《鬼謠言【陰陽門】 》

 編號:795
 作者:金絲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2.5

 ISBN:9789862905036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陰陽門】再度開啟,你有膽再闖嗎?
金絲著/ FC◎封面繪圖

流言蜚語不可說也不可聽啊……
當心一語成讖,你就是賠上命的那個當事人!
 

內容簡介

傳聞一,沒幾天應驗了。
傳聞二,一樣沒幾天應驗了。
傳聞三,沒幾天又應驗了!
死的人越來越多了……

無數個「傳聞」與「應驗」,一件接著一件的傷殘事件與前因後果,在短短幾天內口耳相傳之下,鬧得沸沸揚揚,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使眾人更加籠罩在恐慌之中。

「跟你們說,千萬別小看這些鄰居之間的小道消息。其實在電視報導之前,我早就得知消息。我說你們啊,一定要隨時保持消息的暢通,多聽保平安,尤其是最近太不平靜了,要隨時隨地多留意一下社區裡的動態才能安心。」

噓!這件事我跟你說,但千萬你不要說去啊……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作者簡介


金絲

我是金絲,存活在1/2的現實世界與1/2的虛構世界裡,想找我的話可以來部落格走走,也可以到我的作品裡收尋,因為裡面有我的影子。

金絲部落格【絲絲入扣】http://www.wretch.cc/blog/gooddgo99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童屍》【養屍人】2010.10
《泥屍》【養屍人】2010.11
《百子祭》【養屍人】2011.1
《鬼葬場》【養屍人】2011.2
《美人屍》【養屍人】2011.5
《嗜血花》【養屍人】2011.6
《魂之彼岸》【養屍人】(最終回)2011.9
《話鬼》2012.2
《陰村》【陰陽門】2012.6
《鬼謠言》【陰陽門】2013.2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尾聲
 
作者自序

嗚嗚,好感動啊,這本小說終於拖拖拉拉地完成了。

其間,因為一些私人因素而中斷,沒想到這一斷,N個月過去了,猛然回首,我竟然忘記之前到底在寫些什麼鬼東西!

沒辦法,我只好翻看我那亂七八糟,外加連來連去、疑是大綱的東西,沒想到這一看,我竟然瞬間翻了白眼,有種腦死的感覺。


而後腦海裡反覆出現許多問號,嚴重懷疑有種叫小精靈的不明生物,會趁我睡著時竄改我那整齊工整的大綱,以誤導我人生的正確方向……


好唄,我相信這番言論不會有人相信,但它真實發生過,這世界上真的有會竄改人家大綱的小精靈啊啊啊啊,咦?別把我拖走,討厭,你壞壞。


嗯,還是來正經一下好了,不然我怕我會在下本書沒寫完之前先被毆死。


這次的書後面有隱藏人物,有人猜出是誰了嗎?嘿嘿。


接下來劇情會有怎樣的發展,請看下去就知道了……啊,對不起,我又說廢話了。 


試閱

楔 子

老舊公寓四樓、長廊盡頭的一戶住家,原本完好的門被人踹得稀巴爛,顯得搖搖欲墜、嘎嘎作響,再也遮蔽不了滿屋子的凌亂。

屋內就像被什麼東西襲擊過一樣,讓人怵目驚心。

放眼望去,不論是窄小的客廳或是廚房,所見的家具全被砸爛,生活物品也全讓人敲毀,留下滿地扎腳的碎玻璃與雜物。

客廳角落裡,一名不到十歲的小女孩躲在母親的懷中顫抖。

極度恐懼之下,她不敢放聲大哭,而是斷斷續續的啜泣不止,「嗚嗚……嗚……嗚……」

中年婦女鬆開抱住小女孩的手,她兩眼空洞無神,渾身又髒又狼狽地癱坐在地上,任由孩子在旁不停地哭泣。

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她不停這樣問自己。

雖然已經過了幾個小時的時間,但剛才那些不堪入耳的辱罵叫囂聲,沒有因為人群離開而消失,字字句句,就像蝕心的小蟲子鑽入她的耳中,反覆啃咬她的心,讓它血流不止。

「好噁心!」

「小偷!」

「我不是——」

「證據確鑿還說不是!」

「真的不是我。」

「不要臉,偷東西之外還偷人。」

「就是說,也不知跟誰生的野種,長得高不可攀,原來只是個裝模作樣的狐狸精。該不會是老王吧,聽說他們早有一腿,暗中眉來眼去,被人抓包過,還死不承認。」

「明明是老沈,是老黃,不是,我聽說是妳老公──」

「啊──」

她尖銳大叫,瘋狂地舉起雙手摀住耳朵不想聽,卻無法把七嘴八舌吵雜的聲音隔絕在外。

終於,婦人的淚水決堤,她哭花了妝容,歇斯底里地哭喊:「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看我孤苦無依好欺負嘛!」

「嗚,媽媽……」小女孩感受到母親的激動,眼淚掉得更凶,她輕扯搖晃母親被撕破的衣襬仍得不到回應之下,開始放聲大哭,鼻涕眼淚跟口水全糊在稚氣的小臉上。「哇嗚……哇嗚……」

夠了!她受夠了!

不論哪方面都是!

婦人面部猙獰地狠狠推開女兒,眼中像有一把烈火在燒,不論孩子哭得如何聲嘶力竭,她始終沒有半絲安慰的動作,只是厭惡地瞪著她。

此時此刻,壓抑已久的委屈、憤恨,源源不絕地全湧了出來,取代了她僅剩不多的理智,所有的知覺麻痺到再也感受不到。

「噹──噹──」牆上的老鐘噹噹響,出現兩個小巧精緻的木刻舞者跳著芭蕾,表情歡愉地一圈繞過一圈,吸引婦人的目光。

她悲從中來,不自覺伸出佈滿皺紋及厚繭的手細看,感嘆時間如同她老去的年華,一分一秒無情地流逝,除了憔悴與飽受欺凌之外,什麼也沒留下來。

孩子終於哭累到睡著,婦人的心情也隨之逐漸平靜下來,有些事她想一輩子也想不通,突然間,她覺得自己的思緒從未如此刻這般清晰過,她知道自己的去路了──那將會是最好的安排。

婦人的軀體就像是沒有靈魂的機器,自己動了起來。

她面無表情地起身走向浴室,打開水龍頭清洗身體,再圍條浴巾走向臥房,打開老舊的衣櫃換件洋裝,接著坐在梳妝台前看向碎裂的鏡子,一筆一畫仔細勾勒妝容,點上紅色唇膏。

接著她默默地走回客廳,蹲在孩子身邊。

她看著女兒熟睡的表情,伸出十指輕撫她的頭髮,再滑至她的臉龐憐惜地來回撫摸──倏然間,婦人臉色一變,她一把掐住小女孩的脖子,逐漸加重力道,縮緊手中的範圍。

在女孩痛苦哭泣掙扎之間,婦人扭曲著面孔,以不協調的輕柔語調哄騙著:「妳乖,這是為妳好,好好睡一下,媽媽很快就來了。」

再用力掐緊,不出多久,見小女孩垂下小手之後再也不動,婦人才放鬆手勁,輕吻她的額頭之後,將她輕輕放下。

再拿出長袖上衣掛在立扇的下方打個死結,墊著椅子,抓住它之後,婦人唇一揚,「嘻嘻嘻嘻」笑出驚悚尖銳的聲音,眼珠一轉,面露刺骨寒意地直視窗外下方,輕聲呢喃:「我會回來──絕、對。」 

腳一蹬,她痛苦的掙扎並沒有持續多久,便見懸在半空的人影,映在牆壁上來回規律晃動,久久不停……

第一章

「唧──唧──」

雖然是早晨,但在盛夏的加持之下,沒半點涼意。蟬聲不停從四面八方枝葉茂密的樹頭上傳來,吵得人不得好眠。

吳懦生滿臉冒汗地躺在椰子墊上,顫動眼皮,翻來覆去睡得極不安穩。

「不是回來了,幹嘛逃走?」

「嘻嘻,就是說,我們都在等你。」

「等……等我做什麼?」吳懦生結巴地問。

「當然等你跟我們一起去冒險。」有人壓住他的肩膀,強迫他坐在攤有地圖的桌前,然後興奮地指著上頭的某個點說:「你看,我們發現一個好地方,聽說這個廢墟是民初時的一個小村落,不知什麼原因,一夕之間滅村,村人的屍體有二分之一下落不明,剩下的破碎屍塊像感染上不明病毒,血肉模糊的模樣十分淒慘,變成亂葬崗之後就沒什麼人去了。」

「所以呢?」吳懦生嚥下一口唾液,怯怯地問。

「當然是有鬼啊,聽說那些死不瞑目的亡魂,會在夜晚出現,不停重複生前所受的苦痛。怎樣,你不覺得很有趣嗎?我一聽說就超級想去,對,不去不行,你一塊去吧。」對方補充說完這些話後,眼睛都發亮了,感到躍躍欲試。

畫面漸漸模糊,黑暗中出現殘破不堪的村莊,有三個模糊的人影走在他的前方。吳懦生眉頭深鎖,身體緊繃著抗拒這個地方,卻還是控制不住雙腳,踏了進去。

下一秒,畫面被狂風吹散開,場景又變了,吳懦生緊張地閉眼,口中含糊地大喊:「不要!」但該發生的事依然發生了!

就在三個模糊的人影同時將手碰到古書的瞬間,「匡啷」一聲巨響,整間草屋開始劇烈搖動!

那些文字逐漸拆解成線條扭曲的接合,轉化成有生命般的黑色細線,從頁面中央浮出。

它們不停地吸收依附在他們身上的黑霧,逐漸茁壯變粗變長,最後變成黑色血管往四個書角擴張,從接觸到的手臂往他們的心臟擠壓運送黑色液體,他們露出痛苦的表情,開始放聲哀嚎:「啊啊啊啊!」

「不要!放開他們!」

吳懦生大喊後抿緊雙唇,眼皮「啪啪啪」的急速跳動。從他身體狂流出的汗水浸濕了薄上衣,只能無助地躺在床上,害怕地揮動四肢,迎接接下來的一幕——

黑色柱體衝射天際,形成佈滿人臉的龍捲風,「轟」一聲,衝擊力道強烈,塵土形成一道風牆劈向四方。

「唔!」他猛然睜眼,身體急速地彈坐起來,思緒混亂得只能張口不停喘息。

咦……他……他現在在哪裡?

吳懦生頭髮凌亂,滿臉驚恐地看向四周,發現盡是一片模糊。

他先是愣了一下,這才想到眼鏡還沒戴起來,趕緊伸手往床頭櫃找,待他笨拙地將厚重眼鏡戴起後再一次確認,發現自己坐在老家的床上,暗自鬆了口氣。

想想古村的事件也只過了一個多月,他的印象依舊鮮明,可以說是驚嚇指數破表到想忘也忘不了,至今仍惡夢連連。

想起了同行的三名室友就讓他難過不已,這場古村災難中,只有他一個人活下來。

他常常覺得如夢一場,恐怖又不合理的遭遇都是假的,但,他真的遇到了。

就快開學了,吳懦生一想到開學後同寢室的三個人都回不來,自己又不知道該怎樣向舍監說明、該怎樣告知他們的父母死訊,及交代自己存活下來的過程,就感到很難過。

其實這還不是讓他最痛苦的,事件的經過,硬著頭皮說的話,還是能說下去,但就怕沒人相信他的話,萬一被當成殺人犯該怎麼辦?

「真的不關我的事啊!」吳懦生驚恐地摀住臉猛搖頭。

他想一想,這個可能性極大,還是推說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可是,要是當時看見他們一起離開的人說出這件事,自己的嫌疑不就更大?

更何況如果不說出實話,他們過世的事不就沒人知道,只能當失蹤處理,那麼,他當初承諾過「活著的人要幫其他人收屍」,不就做不到了?

「唔。」

吳懦生一想起這些糾結,腦袋就快要當機,像鬼打牆一樣,同樣的問題老是在他的腦裡轉,可是又轉不出個所以然來,讓他遲遲下不了決定。無法動彈的現況,令他痛苦得想當縮頭烏龜。

「乾脆休學躲在家裡面算了……」唉,這真是一道令他難解的習題啊。他深深嘆了一口氣,全身無力地躺回床上,接著翻個身,瞬間,他的眼睛倏然撐大,下巴險些掉下來!

「哇!妳、妳妳!」吳懦生結巴得幾乎說不出話來,愣了好久,才反應遲鈍地回過神,他看見萬靈兒穿著他的白色襯衫,像隻慵懶的貓咪蜷在他的身旁熟睡著。

「嗯……吵什麼……」被吳懦生的聲音驚醒,她不悅地掙動長長的睫毛,勉強睜開迷濛睡眼看他一眼,接著噘起紅唇,含糊地嘀咕幾聲,又蜷回一樣的姿勢,甜甜地進入夢鄉。

「對、對不起。」他本能地道歉完,歪頭思索一會兒才發現不對,錯的人好像不是他?

想是這麼想,但吳懦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他偷偷盯著萬靈兒看,總覺得一個女孩子家在陌生男人的床上熟睡,好像……好像怪怪的?而且,一般女孩子睡醒的反應也不該是這樣吧?

但,當吳懦生再仔細想想,發現這麼想好像也不太對,因為她本來就不是「普通」的女孩子。

說她是鬼嘛,其實不完全像隻鬼,她不但有軀體,還挺喜歡晒太陽的。

說是人嘛……

呃,吳懦生回想起她在古村裡的驚人舉動,開始狂冒冷汗。

他可是親眼見證過她的驚人蠻力,更驚人的是,她還擁有人類不該有的「能力」,靈魂出竅趴趴走當有趣不說,還會附在別人身上耍著玩,他可是受害者。

所以嚴格說起來,古村事件中的生還者不只有他,還包含萬靈兒,只是情況有點小複雜,讓他有點難以界定她究竟算是人還是鬼。

總之,莫名其妙的,他從古村裡把她「撿」回來了……不不不,這麼說不公道,是萬靈兒硬要跟他回來,還無法拒絕,嗚嗚——

「你盯著我發呆幹嘛?」

吳懦生想得出神,沒注意到萬靈兒早已睜開水汪汪的大眼與他對看許久。

他聞聲回神,才發現自己的失態,慌慌張張地移開視線,耳根子發燙地說:「沒、沒有啊。」

「說謊,我明明看見你一直盯著我看呢。」萬靈兒顯然不相信他的笨拙掩飾。她伸個慵懶的大懶腰,勾起淺淺的笑追問他:「你在想什麼呢?」

「沒有,真的沒有啊……」吳懦生眼神游移不安,下意識地往後挪動臀部,心虛的模樣讓萬靈兒玩心大起。

她目光閃爍地起身,把深褐色的短髮髮絲往耳後勾,像隻調皮的貓咪一樣,雙手撐床,緩緩逼近他,笑容甜美依舊地說:「吶,說不說?你知道的──騙我會有怎樣的『下場』。」

唔,有殺氣!

吳懦生縮了縮肩膀,他當然非常非常清楚,惹火她,絕對不是醫院躺幾天就可以了事,於是他戰戰兢兢地招了:「我、我只是在想妳到底是人是鬼?」

「什麼嘛,我還以為你會想些更有趣的事呢。」她皺皺鼻頭,露出失望無趣的表情。

「對不起,我只會想些無趣的事。」

對於他近乎反諷的道歉,萬靈兒不以為然卻也懶得計較太多。她打個哈欠後懶洋洋地回應:「你真纏人,不是解釋過了嘛,我既不完全是個鬼,也不能算是完整的人類。」

「就是因為妳這麼說,我才無法理解……」他小聲嘀咕,萬靈兒卻沒漏聽。

「你說什麼?」她語氣充滿威脅地瞇眼問。

「沒、沒有。」吳懦生拚命搖頭,還釋出善意對著她「嘿嘿嘿」的笑著,殊不知他這模樣看起來更呆,讓她忍不住噗哧笑出聲音。

「妳為什麼笑?」

「難道只有你能笑?」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

萬靈兒的回答讓他愣了一下,這才發現又被她耍著玩啦。

嗚嗚……他眼眶泛淚地怨嘆自己歹命啊。

「所以妳是人還是鬼?」

「哇!你在鬼打牆是不是?話題繞一繞又回來。」她撇完嘴,想到什麼似的,語帶笑意地將臉慢慢貼近他,輕聲問:「那麼,你希望我是人還是鬼呢?」

「我……我……當然希望妳是人。」吳懦生說到最後幾個字細如蚊響,他滿臉通紅地把頭後仰,拉開兩人臉部的「安全」距離之後,怯怯地問:「所以……妳是人?」

「不完全是呢。」萬靈兒的答案依舊沒變。她笑咪咪地直接回答,毫不拖泥帶水。

「哇,妳果然是鬼──」

「呆瓜,誰說不完全是人就一定是鬼,如果你會怕,那乾脆把我當人看,也比較有親切感。」

他無言地張大嘴,而後無奈地說:「是人是鬼能這麼算的嗎?」

萬靈兒一臉無所謂地揮揮手掌,大剌剌地說:「人類的腸子還真的跟小雞的一樣短,別太計較嘛。」

「呃……妳指的,該不會是『雞腸鳥肚』吧?這句話,好像不適用妳剛才的描述——」

「你很古板耶,聽得懂、感覺差不多就好了,嗯?」萬靈兒無比認真地更正:「不,你的腸子比小雞雞更短才對。」

他又無言了,這句話真的不是這麼使用的。

「你幹嘛老把是人是鬼的問題放在心上,很無聊耶。你看,我們兩個人有什麼太大差別,不也一樣會累會痛,有著體溫。」

「鬼怎麼可能有體溫——」

「不信你戳看看,戳戳看嘛。」萬靈兒見他老是在意這件事,很乾脆地提議。

「不!不不!」吳懦生立即驚慌地猛搖頭,她的提議簡直要嚇死他了,男女授受不親,不、不可以的。

萬靈兒見他彆扭得像個姑娘家,再次把臉湊近,邊說:「有什麼好猶豫,你快戳戳看。」

見她的領口微開,隱約透出羞人春光,讓吳懦生差點噴出鼻血。他僵硬地把視線移開不敢看,見狀,萬靈兒不死心地更以上半身貼近他,眨眨有靈氣的美眸對他說:「叫你戳你就戳,怕什麼呢?」

萬靈兒再往前一撐,小小的臉龐就快貼在他的臉上,使他狼狽地扭動臀部想拉開兩人的距離,結果動作過於急躁,撐住床板的手一打滑,整個人便跌躺在床上。

「唔!」

吳懦生驚慌失措地扶正眼鏡,在他連忙起身前,萬靈兒已經雙手撐在他的頭旁邊,惡意地對他輕呼一口氣。

完蛋了,他在心裡「啊啊啊」的叫個不停,這下子無處可逃了。

而後她在上方對他揚起甜甜一笑,一臉不戳看看就跟他沒完沒了的樣子。

唔,死就死吧!

吳懦生把心一橫,緊閉雙眼,伸出食指往前一戳,直接戳中她的胸部。他感受到指尖傳來的柔軟觸覺與溫度之後,怕是一時錯覺,又補戳兩下確認,才不可思議地脫口說出:「真的耶,戳起來軟軟的,還有溫度,觸感跟屍體真的不一樣——」

他驚喜地睜開眼,沒想到看見萬靈兒的眼神透露出一股寒氣,正黑掉半邊臉,視線全集中在戳在她胸上的那根手指。

「唔。」他的手指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冒出大量冷汗之後,他結結巴巴地解釋:「是、是妳叫我戳的,我只是——」

「我是叫你戳我的臉頰,誰叫你戳我胸部了!」

「啪!」她揮出一巴掌,不偏不倚地打中他的臉頰,力道之大,瞬間讓他頭下腳上地狼狽跌下床。

「痛……」臉上的厚重眼鏡歪斜一邊,他疼痛地呻吟著,而萬靈兒已經頭頂冒煙地走向房門。

吳懦生含淚摀住火辣刺痛的臉頰,心裡委屈極了:「妳又沒說清楚,我哪會知道?」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