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的忍法帖01】式魔!七尾妖狐

柚臻◎著 | LOIZA◎封面繪圖
書展首發:2013.1.30 | 一般通路(書局):2013.2.4 
ISBN:9789862903667 | 售價:220元




特色

人類是妖怪的容器,妖怪是人類的武器
妖忍兵法:這是欺軟怕硬的世界,無論何時都得逞強,絕不能示弱!

奇幻繪師Loiza燎原封面‧華麗進攻
【妖的忍法帖】留言板‧大公開

簡介

八大督家四百年的和平崩毀,戰火一觸即發。
接下來是末日毀滅,還是新的一代宗主的誕生?

主要角色
涼姬──受到督主密令,負責監視八神盛月。在兩次祕密任務中,分別殺害鬼雷督家的犽將扈辰與賁炎督家的犽將紫艷。
八神盛月──八神家的後代,祖先原為衣牒母督家的督主,因此成為現任督主的眼中釘。
八神盛安(鎏時慎安)──八神盛月的弟弟,七歲時被棋山督家的監院收養,改名鎏時慎安。
  他們是一群修練「妖忍之術」的忍者,透過結契儀式與妖怪、惡魔融為一體,再藉由式魔的力量取得勝利。外界稱他們為──妖忍。

   和平的假相終究宣佈破滅。
  不止是衣牒母督家有爭奪宗主之位的想法,就連其他督家的督主也開始起兵挑釁。
  「報!鬼雷督家派出十名妖忍,前往御風督家的境內。」
  「報!賁炎督家的妖忍遭受不明襲擊……」
  「報!」
  每一天,探子都會傳回不同的新鮮事。
  零散的火星竄動,不知何時會襲捲成衝天烈焰。

  
被焰火燒紅的天際,數隻賁炎督家妖忍所化成的不死火鳥在天際盤旋,振動的翅膀襲出炎浪,飛羽如火流星四射,幾乎掌握住制空權。
  戰場上碎屍遍野,鬼雷督家與賁炎督家各有損傷,雖然目前鬼雷督家趨於下風,不過卻有反彈之勢,一時間勝負難以預料。
  鬼雷督家也不是好惹的,數隻有如巨蟒大小的蜈蚣精在地面竄動,與賁炎督家的冥火泗蛇陷入纏鬥……

【限定】網書預購及書展現場買,加碼送/典藏海報



購買資訊

1.28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30 國際書展首發
(相關資訊ENTER
限明日工作室攤位獨家首賣,別處買不到喔!
 
2.4 全面上市資訊
7-11、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超商皆為選店上架,非全部的點都有販售,本次僅上了7-11,請多見諒

書展簽名會

01.30(三) 16:30-18:00 柚臻+振鑫 見面會

02.02(六)10:30~12:00 惡哉及鐘小建 見面會

02.03(日)10:30~12:00 龍雲+D51 見面會(貴賓:譚劍、畢名)


創作者簡介

柚臻

在柚臻的小說中──我們都是偷窺者。
最卑劣、不堪的人性,在她的筆下一覽無遺。
出道十年,出版作品超過五十部,並以熟練、懸疑的筆法攻占兩岸出版界。
著有《大獵殺》、《食骨庵》、《煉妖師》等多部作品,於
20082009年獲得第八、九屆倪匡科幻獎佳作。
2012年更以【病態】系列作品創造話題,結合社會亂象所勾勒出的驚悚情節,卻也是充滿無奈的人間悲歌,讀者的呼喊下,推出第三部作品《死亡陷阱》。
部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cansnail


推薦序

在【妖的忍法帖】裡,人類可以變成各式各樣的妖怪

◎振鑫

  在讀完柚臻的【妖的忍法帖】No.1試閱之後,至今情緒依然無法從複雜華麗的設定中跳脫出來。

  人類是妖怪的容器,妖怪是人類的武器。短短一句話,建構起【妖的忍法帖】龐大的武鬥設定。

  在【妖的忍法帖】裡,人類可以變成各式各樣的妖怪,而妖怪的心性也暗合術者的心性,就連他們的武學也和心性相合。好色的人,可能會變成「一口鬼」,這種妖怪的形態像個巨大的飛頭,在他血盆大口中,露出一截女人赤裸的上半身。這截舌頭是誘捕獵物的釣餌。女人美麗得讓人不捨她被惡鬼吞噬,若是有人想逞英雄,前來救美的話,就會被女人扯進一口鬼的嘴裡,變成他的食物。

  直腸子的人會變成飛天遁地的夜叉,打鬥狠烈直來直往;蛇蠍美人會變成戶隱鬼女,美麗卻又包藏下毒的禍心;心思複雜的人變成負子蟾,可以同時操控棲息在肉疣裡的數百顆飛頭蠻同時出擊……。

  在【妖的忍法帖】裡,糾纏的不僅是各個妖忍部族的恩怨情仇,或是天馬行空的華麗武學,更多的是令人不禁喟嘆的人心。

  若是各位喜歡波瀾壯闊的【八百鬼】,相信您也會喜歡20131月上市的【妖的忍法帖】。

  我在此向各位誠心推薦,【妖的忍法帖】是一部不能錯過的好書。

作者自序

  名家系列發展至今,累積了不少新舊讀者,謝謝你們的支持。

  2010年我出版了第一本名家系列作品《日蝕之夜》,2011年推出了【煉妖師】的六集系列作,2012年出版【強盜王】。

  每一套都是我的心血結晶,而在2013年的開始,很高興【妖的忍法帖】可以在此與大家見面。

  它將是我2013年的寫作重心。

  喜歡我的讀者,歡迎上facebook加入我的粉絲專頁「振鑫和柚臻的粉絲團」www.facebook.com/3golden,以及歡迎大家加入我的社團討論小說劇情「妖行卷」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418103528249900/

  這次小說的原系列名為【妖行卷】,因此就將社團也以此命名,後來經過幾次討論,決定將系列名改成【妖的忍法帖】,但是社團人數已經超過六百人,因此網路系統拒絕我們再作變更。

  若你喜歡這次的作品,或有其他想要告訴我的話,都可以到「妖行卷」社團裡留言,屆時會挑選出部份留言刊載在【妖的忍法帖】小說中。(翻到小說最末,可以看到其他讀者的感言、回覆、留言。)

  關於【妖的忍法帖】,這部小說雖然在2013年才上市,我卻是在2012年就動工了,算是我的作品中,創作歷時最久的一部。

  中間重複和主編進行討論,也辦了不少活動,例如:寫出你最想要的式魔、網路書名票選、創作小講座、加入小說角色等等。

  同時還在201211月,就搶先讓手機電子書的讀者可以用試閱價下載前五章節,如同美食博覽會的試吃。

  每一個活動,都是為了醞釀出書的爆發力。謝謝出版社的支持、謝謝我的編輯以及每一個參與活動、買書的讀者們。

  這是個怎樣的故事呢?

  在序裡先做個簡單的介紹。

  它是一部由「妖忍」掀開的故事,妖忍是一群修行秘術的忍者眾,可以將自身的身體變成妖怪的容器,藉由與妖怪結合,獲得妖怪的力量。

  它的打鬥場面不少,人性糾葛更多。

  主角名叫「八神盛月」,可以比喻他為一個失勢的皇太子,王朝被人取而代之。如同人質的他,只能乖巧聽話,表現出駑鈍的樣子……。

  接下來,將展開他的一連串反撲、復仇之路。

  所走的每一步、遇到的每個人,都是他人生中重要的歷程與轉捩點。若真要說,它同時也是一部戰爭和人性小說,序的最後祝大家賞書愉快。

  喜歡這一類作品的人,也推薦看看振鑫所寫的【八百鬼】。

  祝 2013年諸事大吉

  柚臻敬筆


目錄

推薦序  在【妖的忍法帖】裡,人類可以變成各式各樣的妖怪 ◎振鑫
自序
圖表 關係圖一、二
八大督家動態圖
八大督家勢力圖
人物表
第一章 暗殺
第二章 勸降
第三章 歸附
第四章 父愛
第五章 有眼無珠,連環殺招
第六章 肅清
第七章 式魔,不如不來亦不去
番外  涼姬
附錄 留言板


精采試閱

第一章 暗殺

  夜襲。

  肅殺之氣騰捲,草木無不低頭尋求掩護,宛如跪地叩迎入城敵軍的瑟縮百姓。

  三里之外,一部馬車正疾速馳騁而來。

  「來了。」說話的女人傲然站在暗夜中,飄逸長髮在颯颯的夜風中不羈竄動。

  女人的說話聲細微,卻還是隨風傳向三里外的馬車裡頭。

  只見馬車內的男人耳朵微動,冷峻的表情不變,嘴唇微啟,吐出「小心」二字。

  他的態度冷靜,以他的地位就算知道前方早有埋伏,也不能露出任何慌張神情。

  駕著馬車的車夫聞言,恭敬回話:「是。」說罷,車夫甩動手中長鞭,鞭繩在半空中畫出完美圓弧,咻一聲,最後啪地落在馬臀上。

  馬匹一陣嘶鳴,四蹄擺動的速度更加快速。

  聽著這聲響亮的鞭笞,就像是收到指令,馬車左右兩名護法霎時繃緊神經。

  兩名護法疾腿在馬車側邊跟隨,腳程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車上的人物是鬼雷督家的犽將──扈辰。

  八大督家各據一方勢力,彼此河水不犯井水,相安無事四百多年。各自之間就連最底層的忍眾都不敢互相挑釁生事,又有誰敢伏擊其他督家的犽將?

  不過,這份虛假的和平將在今夜被徹底擊破,不到三里外的埋伏只是戰火引爆的徵兆。

  不,更確切的說法,戰火早在一小時前已經被點燃。

  今夜扈辰外出執行督主的密令,不料卻在半途遇到攻擊。雖然扈辰僥倖逃脫,可是到現在還無法掌握敵人是誰。

  這一仗他輸得難看,九名護法此時只剩三名,就連他也身受重傷無法自由行動,必須困坐在馬車裡頭。

  他的手掌按在腹間,鮮血仍在潺潺流淌。刺中他的劍身上抹了毒,讓他無法自行運氣療傷。

  只要讓他活著回到督家,他絕對會報仇。扈辰的表情平靜,心中卻是波瀾激盪,如果他沒有受傷,三里外的那群毛小子能算什麼對手?

  扈辰猜想,那群人應該和先前攻擊他的是同一批敵人,對方預謀多時了,這回是特意佈下天羅地網要將他趕盡殺絕。

  他可是鬼雷督家的犽將,豈會這麼簡單被解決!

  隨著距離拉近,扈辰的怒火越發熾盛。

  猛然,馬車外的兩名左右護法像是感受到扈辰的心意,他們即刻催動體內的力量,一股熱能在血液內奔騰,封印在體內的惡魔彷彿在剎那間就要破體而出。

  頃刻,兩人的肌肉鼓脹成數倍,衣服繃裂成殘破的布條!

  兩人的面容變得無比猙獰,身形化成巨大的地獄魔蠍,六尺長的身軀大過馬車,六足、雙螯、昂立聳天的螫尾。

  為了護主,兩隻魔蠍挺身衝刺越過馬車之前。

  一箭之遙的距離外,五名男女擋在路前,唯一的那名女性站在中間,過肩長髮此時正張狂飛舞。

  站在她兩側的四名男人陡然發出一聲低嘯,同時掠射而出,只有那名女性還是傲然站立。

  伏擊的四名男人就在跨步的剎那,背部乍裂,蝙蝠的趾骨從裂縫中攀出,斗篷般的黑色肉翅發出獵獵風響。

  四人頓時變身成為飛天夜叉,彷若驟臨大地的死神,撲向兩尾直撞而來的魔蠍。

  四隻飛天夜叉赤手空拳,錚地一聲,張開削鐵如泥的鋼爪殺上前去。

  不由分說,雙方陷入激戰。

  馬車仍是不停,車夫又是一鞭抽在馬身上,馬匹受驚,不顧一切地輾向那名倨傲的女人。

  就在馬蹄飛踏而來之際,電光石火間,女人赫然變身,白皙皮膚轉為青黑,身體彷彿抽芽的樹木般往上伸展,肚皮不斷鼓脹,最後化成巨大的餓鬼夜叉,丈高的身子蹲在地上,肚皮處長出一顆扭曲的餓鬼軲轆頭!

  餓鬼頭張開血盆大口,竟然一口咬碎了來不及煞車的馬匹。

  血肉四濺,高大的馬匹眨眼只剩半截。餓鬼夜叉仍不滿足,又是一口追咬,吞下馬匹的後半段身子,就連馬車的木架、鐵箍也被利齒嚼得粉碎。

  馬車上的車夫見狀,大喊一聲:「喝!」乍然變身成巨型飛鐮螳螂,揮出兩臂鐮刃欲把眼前的餓鬼夜叉開腸剖肚。

  然而他的速度雖快,餓鬼夜叉的動作更迅,一把舉手,握拳化成重拳直砸在飛鐮螳螂的腦袋上。

  螳螂立刻腦開八瓣。

  「螳臂擋車。」餓鬼夜叉發出低沉不似女人的嗓音譏諷道。

  她欲再張口吞下馬車後座,只要鬼雷家的犽將扈辰一死,他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餓鬼夜叉正要張口,車篷突然爆破,隨著強勁氣流推送,木屑猶如流箭射向周圍。

  然而這點殺傷力對於已變身的飛天夜叉、餓鬼夜叉和魔蠍而言,根本不構成威脅。

  扈辰強忍傷勢,催動潛藏在體內的妖忍之術與他的式魔結合,登時變成一隻數層樓高的土蜘蛛,撐爆狹小的車篷。

  土蜘蛛的前腹噴出白色蛛網,迅雷不及掩耳地捆住眼前相距不到一尺的餓鬼夜叉。

  厚重強韌的蛛網封住餓鬼的嘴巴,夜叉頓時如失一臂。

  情勢逆轉,扈辰所變的土蜘蛛撲上夜叉,他等的就是這一刻!若是太早變身讓餓鬼夜叉有所防備,想要順利封住對方的嘴巴,恐怕就沒這麼簡單了。

  扈辰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他身受重傷沒辦法久戰,就連此時的強迫變身都會在日後留下硬傷,這種情形下,他只能奮力一搏、背水一戰。

  土蜘蛛的毒牙刺向餓鬼夜叉,眼見就要制勝,餓鬼夜叉的雙臂陡然往外一張,撕開土蜘蛛引以為傲的蛛網。

  扈辰曾以為那是誰也攻不破的銅牆鐵壁,但是他忘了自己身受劇毒,以致蛛網此時像是紙糊似的,輕易被扯成碎片。

  飄散在空中的蛛網碎片好似雪花,在這六月天裡顯得突兀、淒涼。

  夜叉的雙臂往前環抱,用力將土蜘蛛摟向自身,像是久未見面的情人,熱情地把土蜘蛛揉進懷裡。

  她的雙臂收束、擠壓,肚皮上的餓鬼血口大開,把土蜘蛛的身子塞進嘴裡,一口、一口貪婪地吞咬。

  蜘蛛的身子與利牙磨出卡擦、卡擦的脆響,綠色的體液溢出餓鬼的嘴外。

  勝負已定。

  四隻飛天夜叉原本仍在激戰,不過兩隻奔波疲累的魔蠍又怎會是對手,飛天夜叉們好整以暇地埋伏在這裡,蓄備了足夠的能量,加上魔蠍看見己方的將領被殺,士氣大挫,很快地,飛天夜叉便以殘酷的方式,用利爪貫穿魔蠍的頭部,將他們解決。

  大功告成後,夜叉們變回人類模樣,魔蠍則是因為式魔還沒脫離身體前就死亡,因此死後未能恢復人形。

  「真難吃。」女人皺了皺眉頭說道。

  涼姬,是衣牒母督家底下的犽將。

  說罷,涼姬微微舔舌,嘴裡隱約還留著土蜘蛛的腥味。性感的動作看在四名手下參軍的眼中,有著言以難喻的恐怖。

  「收工。」她說道。

  任務成功,她還得折返衣牒母督家的主城,向督主稟告這次行動的結果。

  一名參軍接話說道:「是,待會兒清理垃圾的人就會過來了。」

  「嗯,走吧。」涼姬懶懶地回道。

  她帶著參軍往主城方向快步疾行。

  而遠處,兩名男人正迎面前來,那是他們的同伴之一,也是方才那名參軍口中所謂「清理垃圾的人」。

  雙方擦身而過之際,涼姬略一頓足,眼神在其中一名男人的身上多停留了一秒。

  涼姬離開後,換盛月與岩淡陸趕到現場。

  濃濃的血腥味還瀰漫在空氣中,放眼看去慘不忍睹,視線範圍內盡是屍塊和血汙。

  兩人模樣認真,做的卻是最不被重視、而且無論如何也升不了官的工作。

  終於,岩淡陸受不了地嘆了一聲,「唉,我也想立功,為什麼老是分配清垃圾的工作給我?」

  他一邊抱怨、一邊不爽地踢向魔蠍屍體洩憤,魔蠍的屍體忽地一動,把岩淡陸嚇了一大跳,他連忙彈開,直到一會兒確定魔蠍確實死透了,他才敢再次上前。

  「可惡,竟然敢嚇我。」岩淡陸惱羞成怒,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根本是在虐屍。

  「快收拾吧,上頭交代了,不能讓鬼雷督家發現是我們幹的。」盛月倒是安份,忙著毀屍滅跡,將夜叉在魔蠍屍首上留下的爪痕銷毀。

  岩淡陸忽地想到一事,八卦地問道:「剛才涼姬大人看了你一眼吧?嘿嘿,你和她好像關係不錯,不然你去求求她,下次分個好點的任務給我們怎樣?」

  岩淡陸自覺這是個好辦法,還向盛月挑了挑眉毛,沒想到盛月像是聽到什麼恐怖的事,急忙搖頭,還啐了一聲才回道:「我才不想打架,要是受傷的話多痛呀,現在這樣多好,他們打他們的,等打完了我們再上場,安全又輕鬆。」

  「安全有個屁用,一輩子出不了頭。」岩淡陸又是一陣哀號,「我不要一輩子撿垃圾,我也想威風一下啊。」

  盛月沒有搭話,哼著走音的曲調繼續忙他的事,一副樂天知命的模樣。

  看他這樣沒出息,岩淡陸奇怪地說道:「盛月,不說的話,真的很難相信你是八神家的後代。」

  「啊?」盛月不解地看了岩淡陸一眼。

  「沒有、沒什麼。」岩淡陸不再言語,似乎也發現自己說了過份的話。

  衣牒母督家的督主原本是盛月的祖先,後來因為八神家的其中一代不成才,為了繼續維持衣牒母督家的興盛,只好讓賢給現在的督主一家。從此,八神家就失去衣牒母督家的督主之位,不曾再重掌權柄了。

  說也奇了,八神家自從那一代後,往後的子孫皆不成才,在妖忍的體制中,資質就連中忍的程度也達不到。

  「唉。」岩淡陸想到這段歷史,再看盛月此時的落魄模樣,不禁有所感觸。看來就算祖先了不起,子孫也不一定能成才。

  「快清吧。」盛月故意輕踢了他一腳,「小心我告訴涼姬大人。」

  「呿呿,該說的不說、不該說的也千萬別說。」岩淡陸連忙說道。

  隨後,兩人相視而笑。盛月說道:「知道了。」

  「嘿。」岩淡陸聞言,總算鬆了口氣。

  沉靜的夜裡,衣牒母督主的書房裡卻是燈火通明。

  涼姬領著手下回來,另一批伏擊扈辰的隊伍已經候在書房裡,今夜甚是特殊,就連左輔、右弼兩位大臣也都在場。

  督家的最高掌權者為督主,督主之下有一名監院,不過監院向來不管事,除非督主忽然死亡,否則監院不會插手內務,因此左輔、右弼可說是直屬在督主之下權位最高的兩個職務。

  左輔、右弼兩名大臣都到了,加上督主親自在場,三大巨頭齊聚,房裡的嚴肅氣氛不言可喻。

  左輔大臣司掌對外軍務,右弼大臣管理對內文務,涼姬隸屬在左輔大臣的管轄下,見到她回來,左輔大臣問道:「搜到了嗎?」

  「沒有。」涼姬跪下,拱手向督主與兩位大臣一拜,說道:「我把扈辰吃了,這回有細嚼慢嚥,但還是沒咬到什麼好東西,所以能確定東西一定不在他身上。」

  左輔大臣聽完,看向督主,等著督主示下。

  督主仍在思考,沉吟了一聲,「東西不在扈辰身上,會是他藏起來了嗎?」

  右弼大臣說道:「督主,會不會有人早一步先到了?也許東西被其他人奪走了。」

  「不無可能。」督主說道。

  右弼大臣想到這,不由得心煩意亂,又說道:「若是這樣就麻煩了,那要從何追查起?」

  左輔大臣不想讓涼姬和其他部屬聽見太多談話內容,他向督主請示:「讓他們先下去吧?」

  「嗯。」督主閉上眼睛,看得出他十分疲累。

  左輔大臣一揮手,令涼姬與其他閒人全部退下,「都出去吧。」

  「是。」眾人領命,即刻退出房間。

  待他們離開,房間又陷入沉默,肅殺的氣氛更加濃厚。

  妖忍是修行妖忍之術的一群忍者眾,外界稱他們為妖忍。

  他們透過修行妖忍之術與妖魔締結契約,有契約關係的妖魔叫作式魔。妖忍可以和式魔合體,在合體的過程中借助式魔的非人力量來強化自身能力。

  至於式魔,則是在合體的過程中享受殺戮快感,並尋找機會反噬宿主,對於式魔而言,這是一場有趣的遊戲。

  因為妖忍之術的修行方式不同,所以妖忍分成三大體系──四冥部、八天部、三剎部。

  衣牒母督家屬於八天部之一,八天部裡還有另外七個督家,總共八大勢力。

  統管各部的最高領袖叫作宗主,縱使八大督家各據一方,卻都還是要聽從宗主的號令。

  這一代的宗主在位四百多年,這就是八天部中的八大督家為什麼能在四百多年內都相安無事的主要關鍵。

  本來和平應該繼續維持下去,不過,妖忍就算能借助式魔的力量,卻還是不敵生死的循環,於是和平便在宗主死亡之際同時崩解。

  不久前宗主就知道自己即將壽終,他還特此通知八大督家,表示他會盡快選出一位繼承人登上宗主之位,掌管八大督家、並且維持督家的勢力和平。

  此消息一出,八大督家的督主不禁蠢蠢欲動,同時也徬徨不安,因為誰也無法揣測宗主的意向。

  唯一能確定的是──只要被選為新一任宗主,就能拿到宗主手中那份被封為「無上密」的妖忍卷軸。

  習會那份卷軸內的妖忍之術後,便能凌駕在各督主之上。屆時就算其他督主不服氣,也沒有能力可以改朝換代。

  只是事情在今早有了意外發展。

  宗主還沒公佈接位人選,竟然就因為不明原因死亡了。屍身留有纏鬥的痕跡,像是在死前曾與人發生過激戰。

  宗主習有最高階層的妖忍之術,外人不可能有能力將他殺害。

  此事在各督家投下震撼彈,不過大家現在沒有心思去追查凶手,也懶得為宗主報仇,他們只想知道宗主手中那份無上密的妖忍卷軸目前流落何方。

  說句心底話,宗主的意外死亡反讓各督家的督主竊喜,若是由宗主親自挑選接班人,大家就只能默默接受最終結果,沒有任何置喙的餘地。

  現在倒好了,宗主死了,卷軸不知流落何方,這麼一來,人人都有機會可以當上新任宗主,只要他們能找到那份遺失的卷軸。

  沒人看過卷軸,就算找到了,能知道那是寶貝而不是垃圾嗎?

  衣牒母督主將雙手交握擱在肚子上,良久後,他才打破沉默,喃喃說道:「今早,鬼雷督家是第一個到場的吧?」

  根據他的消息,宗主死亡後,第一個抵達現場的就是鬼雷督家的犽將扈辰。

  「是,鬼雷督家派了他們的犽將扈辰前去探察真偽。」左輔大臣說道:「收到消息後,我立刻就派了三支隊伍出去,一支到宗家了解情況,另兩支在路上攔截扈辰。」

  督主聞言,點了點頭。

  按照左輔大臣的說法,如果卷軸確實是被扈辰拿走了,那麼涼姬和另一支隊伍應該會搜到;若是扈辰沒有發現卷軸,那份東西仍在宗家的話,第一支隊伍也應該要尋獲。

  不過,麻煩的事就在這裡,不管是第一支隊伍還是涼姬他們,全都沒人找到卷軸,若東西不是藏在宗家最隱蔽的地方,就是早被第三者偷走了。

  究竟是誰快了一步?

  衣牒母督主的心情沉重,他又問道:「會是殺害宗主的人拿走的嗎?」

  「若他有能力殺害宗主,估計就不需要那份卷軸了。」左輔大臣提出他的看法:「而且,宗主的真正死因也還不確定,說不定宗主根本不是被殺害的。」

  說了這麼多,最後還是沒有結論。

  督主蹙緊眉頭,露出不耐神色,「一定要找到那份卷軸,無論要付出多少代價。」

  聞言,左輔、右弼兩名大臣互相交換眼神。督主的意思很明顯了,他不甘只是當個督主,而是要藉著這次機會當上宗主,統御八大督家。

  「是。」兩人應聲。

  督主閉上眼睛,揉了揉眉心。約莫五分鐘過去,他才又睜開眼睛,說道:「不過也無妨,若是大家都找不到那份卷軸,這倒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督主的意思是?」左輔大臣問道。

  「還不懂嗎?既然沒有無上密的卷軸,要想當上宗主就各憑本事吧。」衣牒母督主勾起一抹意味深遠的笑容。

  「督主英明。」右弼大臣聽懂了,雖然卷軸和皇帝的玉璽一樣,都代表著至高無上的權力,拿到卷軸就能確立宗主的地位,不過……。

  要是大家都拿不到,促使一個群雄割據的亂世誕生,那麼……他們也不一定會輸。只要不輸,就等於是半贏了。

  左輔大臣也明白了,他向督主說道:「我們一定會竭心盡力輔助督主。」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