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不二價04 低能殺手

鐘小建◎著 | Salah-D◎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3.1.24 | ISBN:9789862904961 | 售價:220元




簡介

Dinner殺手?我看是低能殺手吧──但只要會殺人,就是好殺手!
這本小說的殺手,怎麼越殺越多!

失去警察資格的良Sir與潔茹,竟組成了「無良偵探」!
失蹤的阿手到底下落何處?
全世界都在找「魏深謀」,但他是誰?
而此時,出現了一位自稱是國際殺手組織IKO成員的少年。
少年的名字,叫作鐘靖杰……

「殺神」終於來了……
傳說中殺神門派的祕技,即將揭曉!

我這一生殺人無數,壞人我殺,好人我也殺,誰出的價格高,我可以馬上調轉槍口對準委託人,說穿了我只是為錢工作,甚至一些政治人物想要除掉政敵,也會來拜託我,到後來我得知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所有的委託人都恨不得我死掉,我死了,那些殺人案就會隨著我的死亡而一起消失了,但……如果我真的那麼好殺,我還會叫做殺神嗎?

──這世界上,除了時間和我之外,沒有人殺得死我。


購買資訊

1.17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24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超商無配合販售

書展簽名會

01.30(三) 16:30-18:00 柚臻+振鑫 見面會

02.02(六)10:30~12:00 惡哉及鐘小建 見面會

02.03(日)10:30~12:00 龍雲+D51 見面會(貴賓:譚劍、畢名)

書展資訊ENTER


創作者簡介

鐘小建
出生於1981年6月14日,標準 B型雙子座。
白天是辛勤工作的公務人員,晚上是鬼黑幫的下屆幫主,不要問我什麼時候才能接班,因為要看現任幫主向日魁少爺他還想當多久。

綽號很多而且都很長,包括「再高二十公分就直接進演藝圈,但還是只能當諧星」,興趣是音樂和棒球,某日誤食過期的天山雪蓮激發出文字創作力量,立志寫出的小說電子檔要能塞爆一個4G容量大小的隨身碟。(其中3G多是放謎片啦!)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J0614

作者自序

我的dinner與低能

宅,我非常宅。

假日常常龜在家裡是常態,就連平常的工作日,我也就只會在兩個地點出沒,一個是學校,另一個就是家裡。早上不到八點就到學校,下班準時回家,每天都過著千篇一律的生活,但我卻不覺得厭煩,反而還樂在其中,因為我每天都期待著與自己最心愛的家人共進晚餐。

我做什麼事情都喜歡在家裡,包括寫小說。

家,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字,是一種力量。

說完了晚餐,我就來說點和晚餐(dinner)唸起來差不多的「低能」吧!畢竟這也是本書的重點。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過《時空旅人之妻》這部電影?

電影中的男主角擁有穿越時空的能力,但何時穿越卻不是他能控制的,他可能隨時說走就走,而且他這能力還有個特色,他沒辦法將衣物也帶著穿越,因此他穿越後一定是光溜溜的。

我當初看到這部電影後,心裡大大震驚了一下,這超符合我的惡搞style啊!

於是我常常在老婆進廁所的時候,將全身衣物脫個精光,然後將衣物亂中有序的擺放在廁所前的地上,第一層是拖鞋、然後是內褲、衣服、眼鏡,斜斜的擺放著,就像一個人突然憑空消失,衣物是從空中掉到地面的樣子。

等到老婆快要出廁所的時候,我大叫一聲(電影中的男主角穿越時也會哀號),接著赤裸裸躲到房間裡,偷眼看老婆出廁所會有什麼反應,她會不會以為我真的穿越了?

結果我老婆只是淡淡說道:「講過幾次了?要洗的衣服丟到籃子裡啊!」

然後就把那堆「礙眼」的衣物踢開。

不過我這人堅持做戲要做全套、即使魔術中途被拆穿了我還是要變完、就算笑話大家聽過了,我還是要講完然後自己笑。

於是我赤裸裸從房間跳了出來,眼神散渙、雙手不斷抱胸摩擦著上臂說道:「這是哪裡?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是的,我示範了一個沒人理我、但還是要演完的爛尾結局,哈哈哈!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
我的寶貝兒子鐘靖杰剛滿八個月,積極培養他當新一代諧星中

目錄

CHAPTER 1愚蠢的恐嚇信
CHAPTER 2搶銀行
CHAPTER 3殺神的試煉
CHAPTER 4尋找魏深謀
CHAPTER 5國際殺手組織
CHAPTER 6十步一殺
CHAPTER 7間接殺手
CHAPTER 8Dinner
CHAPTER 9全民殺手
CHAPTER 10殺神無道

精采試閱

CHAPTER 1愚蠢的恐嚇信

「泰迪哥,恐嚇信已經打好了,請你過目。」

印表機剛吐出一張熱騰騰的A4紙張,一名小弟恭敬的捧著紙張交到了將腳翹到桌上的男子面前。

那名男子叫泰迪,是一名黑道老大,他的老大阿壯因為女朋友要他退出黑道組織所以有意解散黑幫,泰迪身為阿壯最得力的手下,不忍弟兄多年打下的江山就這麼拱手讓人,於是接下了阿壯的位子,和願意留下來打拚的弟兄一起奮鬥。

但泰迪真的不是一個當大哥的料,他不學無術、個性又軟弱,遇到事情常常跑第一個,因此願意跟隨他的小弟越來越少,就在他也打算金盆洗手之際,和幾名小弟遇上了怎麼樣都不死的阿手,於是泰迪將阿手帶了回來,打算把他當搖錢樹,經營起新的行業,雖然他對這行業不是很熟,但他非常有信心他多年在江湖打滾的經驗可以成為這陌生行業的後盾,他還幫他們這群人取了個名稱──

低能殺手。

低能殺手這名字是從「dinner殺手」轉變而來,泰迪覺得在晚餐後殺人是一件非常有個人特色的事情,因此取名為dinner殺手,但英文不是很好的他常常唸成「低能」,久而久之他們都這樣稱呼自己。

「殺手沒有分什麼天才低能的啦!能殺人的就是好殺手。」個性相當豁達的泰迪這樣告訴他的小弟。

泰迪帶著剩餘的兩個手下和新收的阿手住在一間一樓店面裡,這間店面是泰迪父親留下來的,原本是一間專賣午餐的小吃店,自從泰迪爸失蹤之後,混黑道的泰迪無心接手,於是變成了一間荒廢的店面,破舊的招牌兀自掛在上面任由風吹雨淋。

泰迪爸是一個個性很古怪的人,當年泰迪誤入歧途加入黑幫,他也沒有多說什麼,但只要泰迪當天帶著刀械出門,晚上回來後總會看到房間內擺了一碗雞湯和一瓶紅藥水。

泰迪的父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因此缺乏母愛的泰迪才會走上黑道這條不歸路,但泰迪爸對他的關心卻沒有減少過。

泰迪爸之所以會被別人覺得個性古怪,是因為小吃店通常是晚上生意最好、客源最多,但他卻在傍晚五點準時打烊。

泰迪爸在每天傍晚四點多的時候就會站在門口,一手搭著鐵捲門,視線望著路口,打烊的時間一到,他就會準時拉下鐵捲門,只留下一扇小門,即使有顧客上門他也不做生意,甚至店內有顧客在打烊前沒吃完,他也會一併請了出去。

「打烊了就是打烊了,不打豬也不打牛。」他總是這麼說著。

泰迪爸在泰迪小時候曾經說過:「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家永遠是最好的避風港,所以一家人就是要一起吃晚餐,不管多忙多遠,你都要回來吃晚餐,爸爸都會等你,知道嗎?」

泰迪直到他的父親失蹤之後才知道,原來他的父親每天準時打烊,就是為了要與他一起共進晚餐,沒有任何人和任何事可以剝奪他與愛子吃晚餐的權利。

除了死神。

泰迪爸失蹤多年,泰迪已經不抱能找回他的希望,說不定他現在正和死神共進晚餐。

泰迪帶著三名手下住進這間他充滿回憶的店,裡面的擺設依舊,店內只有三張餐桌,灰塵佈滿每個角落,經過泰迪等人一番打掃之後,店面又回到了以前的樣貌,但那塊招牌已經換了。

低能(dinner)殺手。

為了紀念泰迪與父親說好的共進晚餐。

低能殺手開張一個星期了,始終沒有任何生意上門,等得非常心急的泰迪只好退而求其次不只接殺人案,畢竟殺人委託並不是那麼多,而且他們又不想做回老本行,因為黑幫越來越難混了,每天打打殺殺賺不到什麼錢,接委託案來殺人才是王道。

稍早一名叫做阿靠的小弟拿著一張照片來找泰迪,阿靠非常興奮的說知道第一個案子要做什麼了,他將照片遞到了泰迪面前,泰迪差點噴出鼻血,因為那是一張裸照。

照片中的女子一絲不掛,重點是她是一位知名人物。

「哪弄來的?」泰迪捂著口鼻。

「以前道上的兄弟賣給我的,他知道我們不當流氓在做別的生意,所以把這張照片以兩萬塊的代價賣給我,泰迪哥你知道該怎麼做吧!」阿靠越說越興奮。

「嘿嘿嘿!那還用你說?打封恐嚇信給這個女的,把照片複印一張夾在裡面,跟她說要贖回照片的話就付一百萬,像她這種知名藝人,一百萬不算什麼。」泰迪不斷抖動十指,彷彿面前有一堆的鈔票等著他去數。

「泰迪哥,可是我們不是已經不幹這種勾當轉當殺手了嗎?」另一名小弟小妖問道。

泰迪先是臉色一沉,然後十指交疊放在桌面說道:「買槍要不要錢?製作西裝要不要錢?養你們這兩個小弟和一個打不死的白痴要不要錢?」

「喔!」小妖摸了摸鼻子。

「而且我沒說只勒索啊!那一百萬不只用來贖照片,我們開張大吉贈送她一個殺人的機會,只要她開口,我們就幫她幹掉拍攝照片那個人,這算是個公平的交易吧!」

泰迪本性並不壞,當年會加入黑幫純粹是因為從小就被別人欺負,為了自保才會誤入歧途,他不喜歡佔別人便宜,所以才會想出用贖金提供一次殺人的機會,雖然他完全不管人家同不同意。

「泰迪哥,我覺得那名女藝人付了贖金之後如果真的想殺一個人,那個人會是你耶!」阿靠流著口水說道。

「嗯?」泰迪原本正為自己想出的好點子洋洋得意,聽到阿靠的話之後臉色驟變,心想沒錯,到時候女藝人最想殺的人應該就是自己吧!但話已經說出口,身為老大不能出爾反爾,所以他只好說道:「除了我之外。」

「呿!都你在講,規則都你定就好啦!」阿靠和小妖這兩位「靠妖二人組」異口同聲,說完後當然獲得了泰迪扎實的一拳。

「你們兩個少囉唆,快帶著阿手去執行這次的任務,去去去!」泰迪將恐嚇信隨便折一折交給阿靠。

「喔!」

靠妖二人組帶著阿手在路上閒晃,任憑兩人怎麼逗阿手,不太愛說話的阿手就是不理他們,永遠只有一號表情。

「喂!這傢伙會不會是笨蛋啊?看來我們叫低能殺手一點都不冤枉了。」小妖小聲對阿靠說。

「我也不知道泰迪哥在想什麼,好好的黑道不錯,撿到一個打不死的傢伙就想當殺手?」阿靠非常同意的說道:「要不是我花錢去買了這張照片,我們保證喝西北風,哪有那麼多殺人生意上門啊?泰迪哥說不定才是我們之中最低能的。」

「喂!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小妖跟著阿靠走,見他不是去郵局,連忙拉著他說道:「我們不是要去寄信嗎?」

「寄信?寄什麼信?」

「恐嚇信啊!」小妖指了指阿靠手中那封剛打好的恐嚇信。

「喔!」阿靠看了信封一眼,然後看著小妖說道:「可是我不知道那名女藝人的地址啊!」

「蝦毀?不知道地址?那我們要勒索個屁啊?」小妖激動大叫。

阿靠和小妖個性南轅北轍,阿靠不論說話或做事總是慢條斯里,小妖則是霹靂火爆個性衝動,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兩個個性差很多的人會整天在一起,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互補吧!

阿靠的體型很壯碩,他就像一隻溫吞又沒攻擊力的熊,和瘦弱的小妖形成強烈的對比,小妖就像一隻成天動來動去的野猴子。

「急甚麼急,我不只買了照片,還買了她今天的行程消息,她現在應該在百貨公司前的廣場參加一場簽書會。」阿靠不疾不徐說道。

「所以咧?你要直接把信拿給她?你有看過這種勒索方式嗎?你把信拿給她,她不就知道是誰勒索的嗎?」小妖氣得直跳腳。

「對吼!」阿靠伸手抓了抓頭說道:「那不然怎麼辦?」

小妖先看了在一旁發呆的阿手一眼,然後把嘴巴附在阿靠的耳旁說道:「笨!當然找替死鬼啦!如果我們今天沒把信交到那個女藝人手上,泰迪哥一定會痛扁我們一頓,但我們又不知道女藝人的地址,所以只好讓阿手去完成這個任務啦!」

「阿手?這樣好嗎?」阿靠看了阿手一眼。

「噓……小聲點。」小妖用力拍了阿靠的背一下,然後轉頭對著阿手露出不懷好意的笑。「耶嘿嘿嘿!」

阿手依舊面無表情,舉起右手看了看,他的中指和食指已經被齊根截斷,泰迪將他撿回來之後也發現了這個傷,但從來不去醫院的泰迪只吩咐阿靠隨便拿繃帶將阿手的傷口包起來,而且包得很醜,阿手的右手被繃帶纏得像顆棉花糖。

「阿手,阿手,嘿嘿嘿!我小妖哥對你好不好啊?」小妖搓著手賊笑走到阿手身邊說道:「你幫我做一件事,我就帶你去醫院換藥好不好啊?你的傷口包成這樣一定很難過吧!對不對啊!」

小妖的語氣就像在哄小孩子。

「換藥。」阿手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後點點頭。

「嘿嘿!阿手真乖。」小妖將阿靠手中的信搶了過來交給阿手說道:「你去活動現場把這封信交給信封上這女藝人,完成後我們就帶你去醫院。」

「喔!」阿手依照小妖的指示,接過信封之後來到了百貨公司前的廣場,阿靠和小妖則是進到百貨公司的二樓,透過玻璃窗看著下方的活動現場。

廣場上搭建了一個巨型看板和舞台,那名女藝人穿著清涼站在台上,她手臂上貼了贊助廠商的商標貼紙,台下人聲鼎沸,聚集了數百人全都為了目睹那名女藝人的風采,照相機的閃光燈此起彼落。

現場大多是男生,他們人手一本書,皆為了等一下的簽書會能夠和他們心目中的女神握到手或是更進一步的接觸。

身材高大的阿手輕推開前方的人群,被他推開的群眾原本對他怒目相望,但看到他的體型和氣勢之後還是選擇把這口氣吞下來。

簽書會開始了,拿到號碼牌的粉絲興沖沖的上台,一長串的人龍從台上排到了台下,粉絲們井然有序的按照號碼排隊,唯獨一個人例外,那個人就是阿手。

阿手完全不管現在簽到了幾號,一手一個將擋在前方的人推到了一旁,宛若天神降世般站到了台上。

「喂!你也是來給克莉絲汀小姐簽名的嗎?你的號碼牌是幾號?你沒買書啊!快去下面買一本再來簽。」工作人員沒好氣的瞪著插隊的阿手。

泰迪想要威脅的那名女藝人的藝名叫克莉絲汀,是一名只有二十歲,長相十分甜美、身材非常火辣的當紅藝人。

阿手一句話都不說,但那股凌人的氣勢就足以讓工作人員乖乖閉嘴,工作人員甚至第一次感覺到距離死亡那麼近,那純粹是一種「突然看見地獄」的感覺,他當然不知道那是阿手身上散發出來的──

殺氣。

「沒關係的,讓他先上來簽吧!」坐在台上的克莉絲汀露出迷死人的微笑,既然她都這麼說了,工作人員也不好說什麼,只好讓阿手先上台。

阿手將恐嚇信遞給了克莉絲汀,滿頭霧水的克莉絲汀用困惑的表情看著阿手問道:「是要我簽在這裡嗎?」

阿手搖了搖頭。

「那……是要我現在拆開來看?」

「嗯!」

「好吧!」克莉絲汀咬著下唇做出可愛的表情,她收過不少粉絲送的禮物,她猜這封信是情書,還沒有男粉絲這麼直接要她當場拆開情書,所以她對外表酷酷的阿手產生了些許好奇,很想知道信裡面寫的是什麼。

克莉絲汀小心翼翼的拆開了信,但她才讀沒幾行臉色馬上驟變,再看到信裡面那張照片,連忙皺著眉頭要經紀人過來協助處理。

「小汀,怎麼了嗎?」克莉絲汀的經紀人是一名年約四十多的男子,他看到不對勁馬上接過那封信。

「是恐嚇信,而且照片……」克莉絲汀欲言又止,但看得出來她非常不悅。

經紀人將視線從信上緩緩移動到阿手臉上說道:「小兄弟,你是開玩笑的吧!你拿這種照片就想來勒索?」

經紀人將照片轉個方向面對台下所有人,深諳炒作新聞手段的他對著台下的媒體記者大喊道:「大家看啊!這個人拿了一封恐嚇信和一張裸照就想要對我們勒索一百萬!」

閃光燈此起彼落,那些配戴專業相機的記者們對著經紀人不斷拍照,因為勒索是件大新聞,有來參加簽書會的記者心想還好自己沒偷懶,要是錯過了這樣的大新聞鐵定會挨罵。

「可笑的是……」經紀人伸手拿起簽名台上一本書說道:「這張照片,不就收錄在這次新發行的寫真集裡面嗎?這張照片是我們第一波宣傳時就率先公開的,居然有人會拿公開的照片來勒索?那現場有買寫真集的人都跟我們勒索一百萬我們不就要破產了?報警!」

原來這是一場克莉絲汀全裸寫真集的發表會暨簽書會,阿手拿著大家都有的裸照來勒索簡直就是笨蛋的行徑。

「靠!」站在二樓看著下方活動現場的小妖轉過頭看著阿靠說道:「搞屁啊?這張裸照是寫真集的照片?你他媽的買這種照片幹嘛啊?這張照片網路抓就有,你還花了多少錢來買?兩萬?靠!」

知道上當受騙的阿靠也臉色鐵青,神經原本就很大條的他這時候也開始緊張了,他問小妖道:「那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快閃啊!難道你想被警察抓走嗎?」

「那阿手……」

「還管他幹什麼啊?我們都自身難保了,別囉嗦!快閃啦!那傢伙要是運氣好的話關個三、五年就可以出來了啦!」身形瘦小的小妖拉著魁梧壯碩的阿靠轉身奔跑。

台下一陣騷動,每個男粉絲都怒目瞪視著阿手,彷彿只要有人煽動就會全體失控衝上去將阿手碎屍萬段,因為阿手傷害了他們心中的女神。

「衝上去揍他啊!」

不知道是哪位粉絲大叫了一聲,接著上百名男粉絲像是搶百貨公司的限量商品般朝台上的阿手衝過去。

「上啊!竟敢污辱我們的女神,這比傷害我媽還嚴重啊!啊啊啊!」

阿手就像一尊雕工不精細,但每刀都能感覺到狂野霸氣的雕像不為所動,蜂擁而上的男粉絲抓住了他的四肢,彷彿下一個畫面就是斷手斷腳在天空中紛飛的場景。

已經奔跑到一樓門口的靠妖二人組不忍多看,較為宅心仁厚的阿靠猛唸佛號,希望阿手當鬼了也別來找他,冤有頭債有主,所有主意都是他身旁的小妖想的,要報仇找他好了。

「嗯?」狂奔中的小妖突然接收到風傳來的心底話,這純粹是一種臨時的感應,也可以說是他對阿靠的一種熟悉,他皺著眉頭對阿靠說道:「最好所有主意都是我出的,不知道是哪個笨蛋花了兩萬塊買了一張蠢照片。」

「啊!靠!被你發現了,你會讀心術?」阿靠大驚。

「妖!這不用讀心術,用屁股想也知道你在想什麼吧!」

兩人的口頭禪語助詞分別是自己的名字。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