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壞壞【男公關戀愛守則03】

原惡哉◎著 | 重花〈塚本月〉 ◎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3.1.10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4817



簡介

這世界上的人對我來說都是無意義的啊

只有你,可以讓我同時變好也變壞……

成為紅牌男公關需要什麼條件呢──
如果你心中盡是膚淺的答案,就代表你有多看輕這個行業,因為,男公關也能成為一流的夢想啊!

地表上快滅絕的好男人──Nior
夜世界最會賺錢的牛郎──左京
作家「壞結局」客串演出──雨音壞

神都無法阻止!牛郎募集中!
原惡哉「日本牛郎店體驗」Part3

──首次驚揭露──
止染竟是Nior的閨中密友
左京與Nior第一次溫泉❤❤
還有,作家壞結局客串演出──雨音壞:

嬌小型,不喝酒,只喝牛奶。是個外貌和聲音都很柔弱的美少年,「少年殿堂」業績排行第一名的牛郎,看似楚楚可憐,其實個性很強勢。

壞結局強勢推薦:
「他們是驕傲的孔雀、昂首的玫瑰,所有人都看得見他們的華麗,但他們最真實的美,卻只對擁有相同傷痕的彼此綻放。」

若是沒有人愛他的話,他就只是個活下去便是抹殺他人生命的怪物……

左京的心臟像是被人揪住一樣,無法呼吸。他想到認識Nior至今的種種離奇事件,都發生在Nior心情不佳之後。Nior不是故意要這些人死去,但他無從選擇。

左京不懂為什麼他有這種的能力?為什麼他必須接受?但無數個為什麼,都不會有答案。如果有答案的話,Nior就不需要時常害怕他會受到傷害,也不需要時常露出憂鬱傷感的眼神──再也沒有什麼比「自身的存在就是個罪過」這種事更令人絕望的了。

購買資訊

1.03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10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1.3號起金石堂、博客來消費滿299元,送典藏卡乙張(尺寸 10.5*14.8CM,共計三款,隨機出貨,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新黃泉委託人典藏卡、好男人壞壞典藏卡、戀愛微光典藏卡
點單圖片,可看到大圖喔!

 

作者簡介

原惡哉

如果寫著溫情治癒應該會被客訴太騙人
但簡介寫作者風格黑暗扭曲又好像有哪裡不對
因此我想我應該適合「天真爛漫」這四字〈誤〉
雖然筆下人物有崩壞的可能
但就跟作者一樣表面黑化骨子純情
所以請放心跌坑

鬼界非常口
http://akusai917.pixnet.net/blog

目錄

第一章:我們的床絕對能滿足尊貴的客人與小妻子
第二章:是在休假沒錯,但隨時歡迎先生跟我洽談合作事宜
第三章:不要難過,她們是忌妒你的男人比她們身邊任何一隻公的都還帥
第四章:你們的團名取太長了,乾脆之後就叫作(前略)革命少年軍團算了
第五章:大爺我的薪水以秒計費萬元起跳你請不起我這規格
斷章:澄色的天空後記

作者自序

來到傳說中的第三集了,可喜可賀。

上一集說要介紹AIR GROUP牛郎集團的秀氣社長,塞上RYOUMA,雫,還有當上業績第一名過後就不肯下來的夢咲逢夢,因為所以我決定從塞上RYOUMA開始。

問:欸,不是應該從社長開始嗎?

我:你知道這順序完全是看作者的心情去排列的。

問:到底……=_=。

說實在的我對塞上RYOUMA的印象就是──一個很忙的牛郎,他所待的CLOVER在大阪還有東京都有店,因此這位能幹的男公關不時都要搭著新幹線關東關西兩地跑,除此之外,他還擔當《MEN’S KNUCKLE》這本服裝雜誌的模特兒,嘛,雖然這本雜誌標榜是給時下騷年們觀看,但模特兒清一色都是男公關,而且翻到後面內容還會歪到去介紹各家牛郎店,因此是變相的男公關雜誌……

別問我為什麼要用騷年,你們懂的(欸)。

MEN’S KNUCKLE》的專屬模特兒各個來歷都很強大,有陽生,祐之介,天馬,M.RYOU,塞上RYOUMA,涼。

陽生和祐之介這個要特別說明一下,我記得不知是二零零六年還是二零零七年,日本全牛郎業績排名前五分別是陽生、壽木榮、涼、祐之介、十条真珠,我忘了是壽木榮第二還是涼第二了,因為我比較有在注意壽木榮的動向,就當作他第二涼第三(居然)。陽生是當時有辦法在一天之內業績破千萬的人,並且佔據日本最大的牛郎情報網站HOSUHOSU人氣第一名兩年以上,那個時期也是日本風俗業最發達鼎盛的階段,各家牛郎店都出現好幾名有特色的男公關,像稱霸關西的花木仁志,幾乎店裡的牛郎都帥到讓人睜不開眼睛的美型社長將人,以及人氣高居不下的雨流劍兒,可惜的是這些人大多都已經引退了。

陽生和涼是待同家店,就是傳說中的「羅曼斯」,那家店當時的業績排名一到三永遠都是陽生、涼、那月,下面的四到十名時常有變動,但一到三名一直都是這三人。

祐之介是AIR GROUP的牛郎,目前也還待在那裡,十条真珠已經引退,天馬雖然一直有開店但也一直在關店,可能是天馬整體的形象太過單薄的關係,因此我通常把他省略過去(抹臉),M.RYOU就是傳說中一個小時要一百萬的一条一希,本名叫松澤亮,不知道他是誰的話可以去翻第二集的自序,順便溫故知新XD

因此回到塞上RYOUMA這個人身上,作為一個男公關,他非常的有型但也非常的矮,目測大概只有一百六十公分出頭吧……相信身高不會阻礙他的事業,我們繼續下一個。

雫跟祐之介一樣來自AIR GROUP,現在則是自己出來開店,似乎經營得有聲有色,還待在AIR GROUP時,和另一個叫作「戀」的男公關相當友好,無論對外還是對內都稱說兩人是兄弟,然後多方揣測和判斷之下,應該戀是哥哥而雫是弟弟。這兩人前後離開AIR GROUP還是有在往來,甚至拍了兄弟特輯,不知為何的每次只要看到兩人站在一起的畫面,都會自動出現閃亮亮的小花背景……ORZ,作為一個專門在寫少年之間禁忌戀情的作者,我必須說這兩人的畫面給了我無限遐想……

夢咲逢夢也是AIR GROUP的一員,就知道這個集團多神奇了,他一開始並沒有這麼有名,差不多是在二零零七年的時候,AIR GROUP開了第四家分店,也就是AI$,那時店裡面有神一般的水城和也,聯手搶錢的兄弟檔戀和雫,姿色極品的疾風優等等,即使他可以排進業績前十名,但離第一名還很遙遠。在水城和也被調去其他分店,兄弟檔相繼離開,疾風優八百年才露一次臉,一直默默耕耘的夢咲逢夢展露頭角,終於成為AI$的紅牌。

是個笑容會讓人感到安心的人,說話的聲音非常溫柔,除了有次生日祭不小心冷落客人為此受到一些抨擊之外,夢咲逢夢幾乎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

現在我要來介紹AIR GROUP的社長了XD,叫作桐嶋直也,是個年輕斯文的男性,長相說真的還挺不賴的,曾經有人在AIR GROUP的討論版上詢問「是否可以指名社長」──好問題,那個詢問這件事的不知名小姐,我尊敬妳XD

行事作風相當低調,不怎麼露面,除了一兩次員工旅遊大合照時有出現幾次外,很難看到斯文社長的身影,因此快點讓我花個篇幅來說明AIR GROUP,這才是本次自序的重點XD

神都無法阻止的AIR GROUP

標題就是這個。

真的,這個集團已經到了連神也無法阻止的地步了。

我決定分前後兩個時期去介紹這個稱霸日本夜世界的牛郎集團。

前期是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九年左右,AIR GROUP那時擁有的店分別是AIRALLAAAAI$

AAAAI$其實是共用同一個店面,只是分日間部和夜間部,出勤的人員有所不同這樣。

AIR是集團第一間店,說實在的就像是總店這樣,通常業績和指名數量都到達一定標準才能待在這家店裡,知名的男公關有祐之介、第三次全國牛郎大賽第一名的一条蘭。整體來說,會去AIR的客人她們的消費額度比較高,走的是貴婦路線。

ALL是第二間店,這家店比AIR年輕,但比下面的AAA還守舊,代表性的牛郎是已經引退的雨流劍兒和刃霧要。

AAA我想花一萬字去解釋它XD,是個風格非常清新的公關店,裡面很明亮,有別於牛郎店給人昏暗的形象。店裡的男公關都很年輕,有些還是大學生,著名的牛郎就是水城和也、兄弟檔、夢咲逢夢以及喜歡講黃色笑話的巴西混血兒桐生REIRA

AI$雖然和AAA共用同一個店面,但比AAA還更為年輕,牛郎過於年輕雖然能吸引同樣年輕的女性客人,不過也因為太過年輕的關係店內的人員流動率很高,暫時找不出比較注目的男公關。

二零零九年過後,AIR GROUP許多男公關不是自行去開店就是引退,失去了水城和也、雨流劍兒還有兄弟檔並沒有讓AIR GROUP跟著走下坡,這之中確實有沉寂一段時間,但AIR GROUP還是試著找到了出路。

AIR GROUP決定要用包裝傑尼斯藝人的方式來包裝自家的男公關,他們挑選幾個有人氣且長相不錯的牛郎組成一個團體,並且拍攝音樂錄影帶以及上節目,舉辦簽名會還有小型演唱會試圖增加客人,上下一條心努力過後,在日本風俗行業普遍低迷的情況下,AIR GROUP在最近準備開第九家分店AVA與培訓機構CYGNUS,網路上打的廣告特大這點不說,還舉辦相當風光的說明會,向年輕人表達他們經營的理念,並且坦蕩蕩的表示「成為男公關並不是一件可恥的事,將來它會是一流的夢想」。

走過了一条蘭、雨流劍兒、水城和也共同領導的時代,現在AIR GROUP的紅牌有鳳条彪,逢夢,桐生REIRA,神風永遠。

我嗅到長江後浪推前浪的味道XD

相信往後AIR GROUP也會繼續朝著神都無法阻止的境界走下去,以及我的自序難得這麼多字(汗)。

下一集想介紹跟AIR GROUP一樣逐步邁向榮光的FUYUTSUKI GROUP,最近他們家的紅牌牛郎鳳帝引退了,從此之後大概無法在排行榜上看到他的名字,總覺得有點傷感,尤其是他那頭讓人印象深刻的髮型,我不免覺得他上班之前都會用完一整罐的定型液來維持他今天的形象。

以上。

也請大家逢人推廣功德無量XD


精采試閱

第一章:我們的床絕對能滿足尊貴的客人與小妻子

「祈門紅茶是世界三大名茶之一,散發著天然的蜜糖與蘭花香,味道甘醇,值得尊貴的客人品嚐看看。」門市服務人員彬彬有禮的說著,臉上還掛著斯文親切的微笑。

「多謝。」左京從門市服務人員的手中接手傳說中的祈門紅茶,喝了一口,味道真的不錯,並不會太甜,濃度剛好。他滿意的喝了大半後,悄悄將視線瞄向旁邊的Nior,這位海拔一九零的陰鬱美男子正如他預料中的面無表情喝著人家高貴的紅茶。

服務人員看到Nior那張不苟言笑的臉,自然是關切過去了,「失禮了,冒昧請問這位客人,紅茶的味道是不是不合您的胃口?若有什麼需要我們改進的地方,也請不要客氣。」

Nior沉默的搖了搖頭,然後將貴鬆鬆的紅茶放在同樣貴鬆鬆的歐式古典茶几上,世界三大名茶之一的祈門紅茶被他喝了一小口之後,就擱在一旁了,估計之後也不會再去動它。

「你不用太介意。」左京輕輕的揮了揮手,績續喝手上這杯茶。「絕對不是你們家的茶不好喝,而是這茶不夠甜。」

優秀的門市服務人員聽到左京這番話之後,立刻拿了Duc D'o這家頂級酒心巧克力來招待Nior,見到此情此景的左京盯著手上的祈門紅茶三秒後,再次覺得一個人的長相是否夠帥夠耐看真的很重要,像這家店其他客人只有紅茶而已,Nior卻有高級甜點可以享用,這就是差別待遇。

不得不說明一下,左京與Nior的所在地點是席本諾,英國名床品牌,會來這個地方是因為左京覺得家裡的床太小,他貴為一日業績就能突破千萬的牛郎,自然是睡不慣普通尺寸的平價床舖,於是Nior二話不說打算吃完晚餐後來看床。

原本應該是個單純的行程,吃飯看床回家洗澡睡覺,應該是要這樣,但兩人吃過晚飯來席本諾的途中卻發生了超自然現象:一個開車不看馬路及紅綠燈的不良少年險險撞上左京,幸好Nior及時拉他一把這才沒鬧出什麼人命。

不良少年似乎也知道自己差點輾過左京,便下了車查看究竟,但這廝完全不是來道歉的,大庭廣眾之下不良少年一身酒氣薰天,嘴巴刁著一根菸十足地痞流氓的模樣,把左京及Nior兩人上下打量一番後,口氣惡劣的說了一句「淦,你們走路不看路啊」。

脾氣同樣沒好到哪裡去的左京原本想在街上跟這名不良少年開戰,他的外表乍看之下沒什麼攻擊力,但打架什麼的根本一代宗師,曾經有過一人挑戰五人這等輝煌紀錄。

正當左京想一拳過去揍到不良少年的媽媽都認不得他時,不良少年居然全身爆裂死在馬路上,血肉四濺的腸子與手指一段段散落各地,頃刻之間人車往來的街道變成了命案現場,頓時周遭的路人甲乙丙都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左京對這一連串的轉變感到錯愕與不解,不良少年像是吃了炸藥一樣自爆了,這種光天化日之下絕不可能發生的事,赤裸裸的發生在左京的眼前。

酒駕開車的不良少年固然可惡,但──像蛆蟲一樣被人踩扁身體這般毫無招架之力,就算是處罰他酒駕開車,也不該是用這種方法。

少年慘死這是事實。

沒有外力插手就自裂身亡這也是事實。

無法不感到害怕。

左京下意識拉住Nior的手,忍不住顫抖的說著「他竟然這樣就死了……」,比起他的怯懦,Nior顯得過份的冷靜。

Nior一如往常很溫柔的握住左京微微發冷的手,然後平靜的回著「我知道,但他再也不會傷害你了」。

儘管是這樣平淡的聲音,卻讓左京打了一個冷顫。

他知道第六感跟直覺之類的不能完全相信,可是,聽到Nior這句話,左京突然有「是Nior殺了他」這樣的想法。

左京知道這種想法很要不得,Nior只是個普通人類,他怎麼可能有辦法讓不良少年自爆,即使如此,他還是對Nior說了那句「是你殺掉他的嗎」。

面對左京的質問,Nior先是疑惑,露出了「你怎麼會認為是我幹的」表情,然後輕聲回答「不是」。

這反而讓左京不知該如何接下去。

Nior眼看附近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警察大概也會在幾分鐘後來到現場,便牽著左京的手退到人群後面,並說著「不要讓件事影響我們的心情了,不是要去席本諾嗎?從這裡開車去最近的直營店也要十五分鐘,把握時間我們先去停車場吧」。

「嗯、嗯。」左京知道自己的回話很僵硬,究竟為什麼他會認為不良少年的死跟Nior有關他也說不上來,不良少年毫無預警的就全身裂開在大馬路上,見到這副景象的人全都嚇得屁滾尿流,而Nior卻很平靜。

完全不合乎常理。

最不合乎常理的就是那句「他再也不會傷害你了」。

一開始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左京第一個想法就是:人家死得這麼痛苦你都不會可憐他一下下嗎?

但仔細的想了想,如果今天不良少年是差點撞到Nior的話,看到不良少年自爆,他大概會很缺德的撇下「地球就這麼大,這種渣死了也好,免得佔用空間」這種鬼話。

同樣的,Nior應該也是抱持這種心態,看到不良少年死在他眼前,大概只會覺得神清氣爽。

這讓左京想起了一件陳年往事。其實也沒有多陳年,頂多是一年前的事情,眾所皆知夜殿裡業績排名第二的銀央是個癡情種,即使女友已經往生一段時間,銀央還是相當惦記著她。於是,一年前的某月某日銀央在休息室跟其他人聊天時,癡心絕對的銀央先生就提到「女友住院的時候,時常自殘,她精神方面有點問題,看到她身上的傷口,我非常難過。為了知道她到底是承受怎樣的痛苦,我也拿刀子割傷手腕。很痛,真的很痛,我只割那麼一次就痛到讓我想在地上打滾,而她卻是不斷的傷害自己,彷彿什麼也感覺不到」。

「而我什麼也無法做。」

在場眾人都為銀央的作為表示感動,這個癡情男子居然為了想瞭解女友的心情而割腕,好令人淚光閃閃的情操。

但是,在一旁喝咖啡的清零卻冷冷說了「這樣的舉動一點意義也沒有,你藉由傷害自己想瞭解那時精神失常的女友,可你最終還是沒有幫到她,而那時自殘的傷痕如今還留在你的手腕上,變成你現在回首過往傷痛的痕跡,就我來看,不過是代表那時的你太過弱智」。

左京佩服銀央那個時候居然能忍下來,沒有當場送清零一個憤怒的鐵拳,想必他也覺得清零說的話太中肯,可大多數的人都很討厭聽中肯的話,因此銀央丟下一句「你這傢伙真讓人不喜歡」就從後門離開了。

那時沒有什麼戀啊愛啊纏身的左京也覺得銀央跟女友交往時很弱智,聽說銀央他曾經半夜兩點跑去夜市買臭豆腐及珍珠奶茶,然後再花十分鐘火速飆車到女友的住處,只因為女友肚子餓。也曾排了兩個小時半的隊去買剛出爐的甜甜圈,只因為女友喜歡吃。又因為女友喜歡貓,但女友家裡並不方便養寵物,銀央便養了一隻貓讓女友開心,重點是,銀央這人對貓毛很過敏,即使如此,他還是把那隻小貓養得白白胖胖的。結果那隻貓在女友精神病發作的時候,被她從十五樓扔下去,到底貓咪發生了什麼事這就不多說了。

左京覺得銀央很神奇,他居然可以為女友做那麼多事,就連女友把貓扔下樓也沒有大聲的斥責她,一切都沉默的容忍起來,無論是多無理多離譜的要求都會想辦法達成。

直到左京也被那個什麼戀啊愛啊纏身的時候,他才明白這一切,不過就是因為「愛」這個字。

任何不合理都能合理。

任何不自然都能自然。

他瞭解Nior為什麼會說出那句「我知道,但他再也不會傷害你了」。

Nior到席本諾的時候,左京其實已經沒有去想不良少年自爆這件事了,他一心一意只想挑張質感不錯的床鋪來過冬,於是喝了幾口貴鬆鬆的紅茶後,左京少爺便說了──

「有推薦的床鋪嗎?」

「尊貴的客人,我們非常推薦這一款Platinum皇爵系列,以天然純棉及頂級羊毛混紡紗還有馬毛作為鋪墊,給您超柔貼的舒適感,請試著躺看看。」優秀的服務人員帶領左京兩人到一張展示床的前面,就以外觀來說,展示床的精緻程度無懈可擊,左京伸手確認了床鋪的觸感,還挺不賴的,是上等的好料子。

「我覺得不錯,Nior你覺得如何?」左京側著頭問向旁邊跟他同居的男人。

生性淡泊不求名牌奢侈品的Nior也只淡淡的回答一句:「你喜歡就可以了。」

一時搞不清楚兩人關係的店員露出親切的笑容問著:「尊貴的客人剛新婚不久嗎?」

思考三秒之後的左京:「嗯,說是新婚不久好像也沒錯。」

店員點了點頭:「這款Platinum皇爵系列我相信絕對能滿足客人與新婚小妻子。」

聽到新婚小妻子這個詞兒,左京突然整個精神都來了。

這位月薪百萬的牛郎一點也不害臊的對Nior說著,「所以,我的新婚小妻子,你不說點意見我怎麼會知道你有沒有被滿足?」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只能用這麼多刪節號代表Nior先生的心情,就是無言以對。

站在一旁的店員石化了十五秒之後,總算恢復清醒了,他隱約的發現眼前這位穿著體面容貌俊美的少年,和旁邊這位海拔一九零、面癱、帥、憂鬱、沉默寡言的男子,是一對情侶。

「尊、尊貴的客人,您……您新婚的對象莫非就是身旁這一位先生嗎?」店員無比誠惶誠恐的開口。

做事從不考慮他人奇異眼光的左京毫不猶豫的一個字過去:「是。」

恍然大悟的店員:「原來真的有俊少與美男的組合,親眼看到後我無憾了。」

店員發表完感想,沉默了三秒,露出了世界級真誠懇切的笑容面對這對新婚夫婦,「尊貴的客人,Platinum皇爵系列絕對能滿足您任何需求,在這個床上無論使用什麼姿勢,都不會造成您身心上的負擔,能讓兩位盡情享受歡愛的時光。」

抱歉,在此要打岔一下,這位店員,是個文質彬彬笑容可掬禮貌斯文的──男性。

稱霸夜世界兩年左右的紅牌牛郎,左京,第一次遇到這麼識時務又會推銷的男性店員。確實,比起告訴他「這張床真的非常舒適非常好躺喔,只要倒在上面不到三秒,就能讓您一覺到天亮,很棒對吧,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只剩一組囉囉囉」,還不如直接跟他說「這張床軟度夠彈性也佳,無論是什麼姿勢都可以讓您舒舒服服安安穩穩,不會腰痠背疼不會使不上力,絕對能增長彼此歡樂的美麗時光」。

Nior知道左京對這張床有好感,二話不說直接拿出信用卡,爽快的遞給店員。

「這店員太有才了,不買這張床就太對不起這麼人性的廣告。」結完帳,填寫了貨物送達地址後,左京對Nior說著,而Nior也是一如既往的,只是點頭表示他已經知道了。

Nior對買床這件事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倒是走出席本諾之後,帶著左京去買暖氣機了。

現在是秋天,很快就會入冬了,Nior知道自己的體溫不高,勉強要左京跟他一起睡到最後也會因為他的體溫比較低而無法好好入眠。

當然左京並不知道Nior的想法。

看到Nior繞去電器行買暖氣機左京有點不解,說實在的,在溫室效應的作用下,寶島的冬天還挺溫暖的,根本用不上暖氣機,但Nior還是買了一台。

回到家之後,Nior將暖氣機放到房間,左京這下終於忍不住問了。

「為什麼要買暖氣機?」他以為是給摸摸醬用的,但Nior沒有放在客廳,反而是放在房間裡。

Nior將暖氣機從包裝盒裡拿出來後,輕聲說著,「很快就入冬了,我希望還能跟你一起睡,你知道我體溫很低,所以……

Nior還想說些什麼,但這時手機發出了收到訊息的聲音,他打開手機看了看之後,帶著無奈的微笑對左京說著,「我得先去處理工作上的事了,編輯方才傳了訊息過來,希望我在五天後回覆他是否能接一本外文小說的翻譯。」

感覺上時間很充裕,五天後再回覆可以慢慢來不用急,但明天開始他就要和左京去旅行,回來都超過回覆的時間了。

Nior瞄了手錶一眼,現在是晚上九點二十分,明天早上十點要和左京搭車去東部的旅館,因此,得在早上七點的時候就要寫電子郵件給編輯。Nior他接翻譯的案子有個原則,就是──得看完整部作品他才會決定是否要翻譯,乍看之下似乎讓人覺得這個譯者很挑內容,但Nior曾經翻譯過文藝情色小說、懸疑推理類別、架空奇幻,甚至還翻譯過醫學雜誌,讓編輯很疑惑的問過他「你翻譯的標準到底是什麼」,Nior想了很久,才回答「只要讓我感興趣,無論是什麼類別我都會翻譯」。

大多數的小說譯者其實都不想接高尺度的翻譯內容,例如那些擺明就是給男性看的色情書刊或者是畫出許多高難度姿勢的耽美漫畫,但一開始走翻譯這條路的譯者多少都會接到這類的委託,除非本身擁有一定的水準能夠去翻譯專門書籍,不然譯者通常有翻譯十八禁漫畫的經驗。

等到譯者有了名氣之後,基本上就不會再接受漫畫或情色書籍的翻譯案子,不過Nior是少數擁有相當知名度還去翻譯十八禁書刊的譯者,而且還不使用其他譯名。

有些譯者會開分身譯名去接比較令人難為情的委託,舉例來說「黑雪」這個譯者是專門接男性向色情動畫,「天狼星伯爵」是接少年週刊漫畫翻譯,「夏以軒」則是接文學小說,可事實上黑雪、天狼星伯爵、夏以軒都是同一個人,雖然文學小說的稿費比較高,但不見得能經常接到這類的委託,因此就需要接色情動畫或週刊漫畫翻譯讓自己不至於窮到去吃土,考慮到動漫翻譯會破壞譯者的名聲與行情,所以得開分身譯名去承接這些案子。

一聽說Nior有翻譯過色情書刊,長期跟他合作的編輯囧囧有神的問說「那個啊,雖然你只翻過三本那種色色的書,不過,我還是很想知道,你喜歡看色情書刊嗎」,Nior則毫不避諱的回答「正常的男人都不討厭才對」,為了知道Nior有多不討厭,編輯大人還去找Nior翻譯過的高尺度小說,這才發現Nior翻譯出來的字句說有多下流就有多下流……

諸如像「你很喜歡我是吧,無論我對你做什麼事都能被你原諒的話,那麼,把腳打開吧」、「抱歉,我忍不住了,可以O在你裡面嗎」、「你在床上的聲音最好聽了」等等煽情的句子,完全無法想像是由這個不苟言笑、冷淡正經的男人所翻譯出來的。(作者:O是什麼意思這就不解釋了,大家應該都懂)

於是繼續將焦點放在這對新婚(?)戀人上面──

「你先去忙吧,不用招呼我沒關係。」左京原本想叫Nior跟他一起看影片,但突然有工作上門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左京很能調適,不過有件事情他決定要好好提醒Nior

「別讓自己太累了,要是讓我知道你又通宵到早上……」左京笑了笑,「我就打斷你編輯的肋骨。」

如果是普通人聽到左京這麼殺氣的發言,大概會躲在角落瑟瑟的發抖,可Nior不是一般人,他聽完之後只覺得左京這個人怎麼那麼可愛,會擔心他太忙整夜都沒有睡,然後爆肝操壞身體。

「放心吧,我會適度休息的。」Nior伸出手輕輕摸著左京的臉,似乎感到滿足後,便去書房處理工作上的事了。

就在左京準備拿遙控器開歐美影集來看時,門外傳來了細微的啪啪聲,左京暗自嘆了一口氣之後,打開門讓摸摸醬進來了。

之前就提過,摸摸醬最喜歡的人就是左京,雖然牛郎他脾氣很差個性又不好,不過只要有時間都會願意陪牠玩,不像飼主Nior,就算有時間也只會待在書房看書,不然就是打電動,儘管每天的糧食都很高級美味,但沒有人陪牠玩摸摸醬就覺得好無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喵咪不時就感到空虛寂寞覺得冷。

幸好左京搬來了,摸摸醬真的好開心,牠願意跟左京分享牠的小魚乾,小魚乾富含鈣及蛋白質,對人體很有營養

所以摸摸醬就叼著一包小魚乾進來了,並且露出一雙閃亮亮的眼睛央求著左京拿小魚乾餵食牠。

「要吃小魚乾沒有問題,但,要是你吃得滿地都是,看我會不會揍你。」左京拿了一只摸摸醬專用的小碟子,把小魚乾打開後,倒了一些些在裡面,然後密封好開口,打算明天早上再把剩下的部分給牠吃。

天真可愛的摸摸醬一點也不介意左京說要揍牠,吃了幾口小魚乾後,摸摸醬咬了一隻乾癟小魚,用肉掌拍了拍左京的腳,一副「小魚乾超好吃的喔,左京把拔跟我一起吃嘛」的撒嬌模樣。

左京見狀,敷衍的摸了牠幾把之後,就把視線移到其他地方了,意外的,在臥房的書櫃裡找到疑似是相簿的本子,他好奇的將相本拿了起來,看到封面上寫著19901997

「是十幾年前的照片啊。」左京坐在沙發上翻開第一頁,出現的是一大張超過二十人的家族合照,他知道Nior是個混血兒,父親來自法國,但是看到家族照裡清一色都是外國人他還是有點很訝異。家族照的中間站著一名穿著灰色西裝的男性,與Nior長得有點相像,男性的前面坐著一位東方面孔的女性,女性的手上抱著一名小男孩。

雖然照片有點泛黃,畢竟是十幾年前的東西,都有點歷史了,卻還是可以看出小男孩的眼睛是墨綠色的。左京猜想這名男孩應該就是Nior,凝視著男孩那張漂亮卻帶著淡淡憂鬱的臉龐幾秒後,左京這才將照片拿遠好好研究這張家族照。

不得不說,Nior家族的人,各個都是那個死樣子。

就是──面無表情,眼神頗為冷淡,皮相上等但一看就知道難以接近,好端端的家族照結果沒半個人臉上有笑容。

不大喜歡笑大概是這個家族的特質,左京默默下了這個結論。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