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月獸封卷03:最終卷.冒險之火永不熄滅

水涼◎著 | Gropius◎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3.1.17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4954



簡介

第五紀元即將誕生?
嗣神之繭的覺醒竟然代表著天蒙大陸的末日,
小紫真的是滅世神嗎?

什麼!連大魔王也是哥哥?
我到底還有多少哥哥失散在外啊!
萌系奇幻最終回,絕對不能錯過

旬穗櫻與宗濂的過往即將揭開,
原來,他們之間的羈絆……

主人,妳真的,已經強大到可以毀滅內心原本所愛的一切了?
透過符映紫的雙眼,勒菲特可以清楚看見,血色槍尖已飛快逼到黑色獨角巨獸頭上!

巨獸那雙赤色帶銀邊的眼眸,充斥著難以解讀的疑惑茫然,甚至,還有痛到極點的麻木。但是,他的嗣神大人啊,情緒依然是封閉的,只有理智在運作、計算著該如何才能一擊必殺,卻沒有半點情感上的波瀾起伏。

隨著血色槍尖赤光閃爍,符映紫直接以槍尖上挑、攻擊眼前那頭赤色噬月獸的致命弱點:額頭──就像當時,符衡斐手中的刀毫不留情地掃過埃卡伊的胸膛一樣!

曾經預見的結果,真的躲不掉嗎?

購買資訊

1.10 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17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超商沒有上架,請多見諒

◇1.3號起金石堂、博客來消費滿299元,送典藏卡乙張(尺寸 10.5*14.8CM,PVC材質,共計三款,隨機出貨,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新黃泉委託人典藏卡、好男人壞壞典藏卡、戀愛微光典藏卡
點單圖片,可看到大圖喔!


 

創作者簡介

水涼

很愛計畫,但計畫從來趕不上變化,無心插柳是人生第一準則,又傻又開心的過日子是首要目標,脾氣像水......不,才不是什麼溫柔似水。而是像水的三態一樣,隨時隨地都可能因為環境溫度的改變而變化,只在微涼時刻最冷靜。

作者自序

自序/慵懶的冬季私語

十二月,一邊迎接我最喜歡的冬天,同時,驀然察覺自己也完成了總計三本的獸封卷。

這部小說的寫作,從構思到完成,前後橫跨半年、三個季節,這恐怕是阿涼到目前為止,平均寫作速度最慢的一部小說了!(不過我猜這個最新記錄可能還會持續被刷新,哈哈:D)慢是
因為謹慎,因為這部小說是我第一次以從未嘗試的主題創作,所以走得很小心翼翼。

從最初超級簡短的不成熟大綱,然後憑著熱情和衝動下筆。

我選擇讓背負著痛苦的阿斐開場,引發一個混亂而瘋狂的結伴冒險故事,接著,小紫和同伴們身上,各自發生各式各樣的相遇以及追尋,終於,在旅程走到終點之前,每個人都做出屬
於自己的選擇和面對。

不論未來是苦是甜、是驚險刺激或者風平浪靜,或者陰謀詭計滿天飛,相信他們都會充滿自信的、抬頭挺胸的好好走下去。

只是,在2012年正開始入冬、正需要溫暖慰藉的寒冷時節,阿涼居然從此要揮別這群美男子後宮(大誤),實在令人感傷,真想對著阿斐聖熙穗纓宗濂野傀儡大喊:
「大家,至少陪我過完聖誕節再走啊啊啊啊啊~」

不過,即使我再怎麼妄想,佔據我身邊所有位置還會爭風吃醋打架的,依然不是這群花美男,而是阿涼家的貓群……因為天氣變冷了,所以牠們一隻隻都搶著要睡在貓奴涼的膝蓋上Orz  比如說,現在我身上就有三隻……

沒辦法。就當作牠們都是天然發熱的毛大衣吧!只是四隻貓加起來逼近30公斤,真的有點太貴「重」了一點點。

扯遠了,回到正題。

記得在還沒有寫作以前,我喜歡翻開書和每一個故事相遇;而在我動筆寫小說之後,我開始會聽說自己的故事和讀者相遇的過程,這是很新奇的美好經驗,因此,一如初衷,阿涼仍然希望這個故事能夠帶給大家歡樂、以及面對任何挫折都能笑中帶淚的勇氣。

在完結篇的最後,小紫跨越她自己的難關,我總覺得自己也向前踏出很大一步。感謝大家對小紫的喜歡,她的故事其實在我心裡沒有真正的結束,蛻變後更加有自信而閃耀動人的小紫,未來一定一定還會面臨更多的挑戰和冒險吧,可是,我相信一切仍會像現在一樣順順利利、快快樂樂的度過!

同樣祝福現在正讀著這本書的你/妳,挑戰自己,然後跨越。至於阿涼的下一部作品,目前暫時還被封印在神秘的黑盒子裡(?),希望在這下一部全新出發的作品中,阿涼能以嶄新的面貌,和大家再次相遇囉^^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天元咒障之復活傳說
第二章 天蒙‧第四紀元/邪術師‧狂浪
第三章 錦羽隊的盛大歡迎
第四章 熱烈迎接背後的真相
第五章 相遇,我們的幸運與不幸
第六章 盲從神諭的宗主殿
第七章 絕闇殺戮之夜
第八章 破曉之守(上)
第九章 破曉之守(下)
第十章 最終詩篇
第十一章 小番外──冒險之火永不熄滅

精采試閱

楔子──

符映紫和野傀儡一面躲避來自鏡確的追兵,一面尾隨旬軍留下的駐紮痕跡追蹤,總算在旬軍即將從灼寒支流的渡口搭船回國時,追上了正在指揮最後隊伍的旬穗纓。

「什麼人?」

敏銳的旬穗櫻,立刻察覺有活人的氣息迅速接近!她猛然回頭,反應極快地握住劍柄,紫色短髮的少女卻比她更快,閃電一般撲進她懷裡。

旬穗纓嚇了一跳,但很快就認出那是符映紫。

「小女王?怎麼是妳?」

符映紫像是溺水的人抓到浮木一樣,緊揪住旬穗纓一身依然白得刺眼的制服。她的紫髮削短了,於是露出少女白皙的後頸,然而,那個纖細的肩膀卻在顫抖。

──不停的顫抖。

「這、這是怎麼啦?妳在哭嗎?怎麼只有妳一個人?發生什麼事了?妳……妳要說話啊……」

旬穗纓鬆開劍柄,慌張地連問好幾個問題,難得表現出手足無措的慌亂。

緊接著在符映紫之後現身的褐髮青年,卻讓旬穗纓收回臉上的關切,她單手護著懷裡的符映紫,臉色劇變。

「野傀儡?!」

她一眼就認出那是四國聯合通緝的重犯、曾經在獸鬥場上打過照面的野傀儡!

……所以……是野傀儡讓她哭的?!這兩個人怎麼會一起出現?

旬穗纓是個實事求是的軍人,想像力並不是很豐富,腦袋裡直接把兩個畫面連結在一起之後,思考能力就打結了,滿肚子疑問在心裡翻滾,遲遲問不出口。

風唯旬軍專屬的軍艦停在不遠處,艦上的人聽到旬穗纓大喝,紛紛出來探望,引起一陣騷動,宗濂和樊聖熙也走出船艙,同時看見船下的情景,兩人的反應卻截然不同。

「怎麼回事?咦!小野獸──和野傀儡?!」樊聖熙立刻翻出披風內的短弩,雙手撐住船緣,飛快幾個跳躍,衝到旬穗纓身前,面對野傀儡時滿臉警戒。

「想幹什麼?你離她遠一點!」

相較於樊聖熙的緊張,宗濂卻沒有任何動作,只是站在甲板上皺眉盯著野傀儡,神色先是帶點詫異,不久後,本來俊秀親切的臉上竟透出一絲冷峻。

受到一群人敵視的野傀儡依然微笑,樊聖熙的劍拔弩張只讓他覺得有趣。

暴風藍,你真的很容易被看穿哪,不論走到哪裡,都只懂得用拳頭講道理嗎?」

「那又怎樣?反正我的拳頭厲害得很。」樊聖熙哼了一聲,晃晃自己手上的短弩,弩上已經發出細微的嗤嗤聲,那是無形冰箭即將催發的預兆。

「……到底是誰厲害?不打一場還不知道呢,大話別說得太早!」

野傀儡活動了一下頸關節,樊聖熙的挑釁時間點,對他來說剛剛好!這幾天他正好憋了一肚子說不出口的悶火──雖然他和符映紫一起追蹤旬軍的這五天,他們每天至少都要殺退一波鏡確追兵,但是,他幾乎沒有動手的餘地,只能目瞪口呆的旁觀……幾天下來,累積了不少說不出口的鬱悶,現在有人挑釁,正合他心意!

野傀儡抬頭瞄了一眼顯然沒打算下來淌渾水的宗濂,笑得很陰險。

「你這樣一說我才想起來,當初那場架似乎沒打完呢,暴風藍!現在你只有一個人,還想接著打?我倒是很好奇,如果沒有笑冰山的防禦咒術保護,你還可以硬扛我幾招!」

野傀儡在身前畫了一個小半弧,作出備戰狀態,接近正午的強烈陽光下,隱約能看見他指尖有細細的邪術傀儡線在閃爍。

空氣緊繃得宛如一觸即發的戰局!

宗濂皺著眉頭,總算走下甲板。「聖熙!把迷天收起來,不要鬧了。」

然而圍在旁邊的那群旬軍卻沒聽見宗濂的指令,一見樊聖熙與野傀儡緊繃對峙,擊劍隊便整齊劃一地高舉配劍,而少數幾名配刀的衝鋒砍兵,同時也從刀鞘裡抽出彎刀待命。

喀鏘!

聽見抽刀聲,野傀儡不知為何竟跳了起來,一臉氣急敗壞:「──等等!誰拔刀?!混蛋!收起來!快收起來!」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前一秒還意氣風發、口出狂言的野傀儡,只是聽到拔刀聲,竟然露出了難以掩飾的慌張?

旬穗纓正帶著符映紫想退離戰圈,但,她卻感覺本來安靜縮在懷裡的少女,突生異變!

「小女王?怎麼啦?」

刀的聲音!拔刀的聲音!誰、誰在拔刀?本來一言不發的符映紫猛然睜大雙眼,刀出鞘的聲音一響起那瞬間,她的耳裡就只剩下淒厲的刀鳴!

不允許、不允許、絕對不允許──不論是誰,都不准再拔刀傷害埃卡伊!

「誰拔的刀?」符映紫抬起頭,臉色異常平靜,她發出了很輕的平板聲音,聲音明明很輕很細,但刮到眾人耳裡,卻引起一陣古怪的顫慄。

符映紫的顫抖在一瞬間就停止。她渾身僵硬,白皙的脖頸上突然浮現深黑圖騰,迸發出異常強烈的怒火──

那是一股旬穗纓只在肉搏殊死戰中才見過的強悍氣場!危機感驅使她立即縮手,她猛然後退幾步:「小女王!到底怎麼回事?!」

符映紫用難以形容的疾速,跳到只差一步就要打起來的兩人中間,單手甩出本來別在腰間的三截短棍,舉起整把槍身都流轉著赤紅血光的煉獄,清秀的臉上毫無表情,但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膚,卻泛出了怵目驚心的黑色光華。

迅速浮現的墨黑圖騰、烈赤色的長槍、紫色短髮和妖異冷酷的深邃瞳孔,符映紫整個人透露出一種詭譎的艷麗。

樊聖熙心裡猛然一跳,驚訝與疑惑,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同時湧上。好熟悉的感覺!當初在野傀儡酒館外,他也看過這樣的符映紫!

「小野獸?妳在幹什麼?又被勒菲特附身了?妳手上為什麼是埃卡伊的煉獄?埃卡伊呢?」

「埃……卡伊?」聽到埃卡伊三個字,符映紫突然不動了,渾身卻冒出無法停止的,洶湧殺氣!

埃卡伊?對!沒錯,就是為了埃卡伊!為了埃卡伊,我一定要變得更強、更強!我要,永遠保護他!

「糟糕!你這蠢蛋!還提那個名字?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野傀儡斥罵一聲後,居然轉身就逃!

符映紫也不說話,直接平舉長槍,迅速朝距離自己最近、又最早動作的野傀儡刺了過去,發動攻擊!

野傀儡氣得跳腳,卻無可奈何,只能匆忙格檔。「女人!喊埃卡伊的不是我、拔刀的也不是我啊!去找他們,不要找我!妳──媽的!妳這該死的妖怪!戰鬥力為什麼又變強了?!還多了新招數?!」

血色的槍刃、銀色的傀儡線,在空中打成了一片肉眼根本追不上的殘影!手中還拿著刀劍的旬軍,早就看得目瞪口呆。

什麼東西啊!這根本就是兩個妖怪的領域嘛!開什麼玩笑?這檔次,完全不是他們可以加入的戰鬥啊!

不過,紫髮少女的攻擊力固然驚人,但最令人佩服的恐怕還是野傀儡;因為,他明明被打得節節敗退,卻還能連珠砲一樣的罵髒話、發出颶雨等級的暴躁怒喊,而這些多餘的鬼吼鬼叫,一點也沒有影響他逃竄的身手。

「哇靠!不要戳我的手,等一下!妳這聽不懂人話的混蛋!還專挑我的手指攻擊?!我靠手指頭吃飯的妳知不知道?!媽的這些風唯軍人都是不會動的擺設?沒看到眼前有個無辜市民無緣無故遭受毆打?再不來幫我拖住她,等到她跟我打膩了想轉移目標,你們一定會後悔的嗚哇嘎啊──!」

樊聖熙盯著符映紫被煉獄光芒照得發紅的空洞雙眼、再加上她二話不說就迅速舞動長槍,攻擊距離自己最近的野傀儡,把最擅長近戰的野傀儡打得手忙腳亂……整個人都呆住了。

「喂!野傀儡……小野獸她……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會這樣?」他看傻了眼,剛才還想找野傀儡單挑的氣焰,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啊!煩死了!我簡單解釋……哇哦!」長槍挾帶著豔麗彤光,一點也不客氣的掃到野傀儡腳下;野傀儡一邊跳腳躲得狼狽,一邊繼續鬼吼:

「因為她現在什麼都聽不見、意識全無、看見手持武器或任何有威脅性的人,就開始攻擊!她只有一個弱點──時間!我算過了,她這種狀態本來只能維持一刻鐘,後來卻每發作一次就維持更久!別說我沒警告你們,要是再不來幫我拖住她,你們就等著跟三里外那隊追上我們的鏡確百兵伍一樣,倒楣全滅吧!」

「百兵伍?全滅?!」旬穗纓一臉難以置信。那可是鏡確國最高規格的官方追蹤軍!居然被眼前這個狀態不正常的小女孩給全滅了?

她雖然已經抽出了自己的配劍,但還沒決定該怎麼下令,此刻,她忽然聽見了某個人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喊過的,她的名字。

「穗纓,妳先照野傀儡說的去做。小紫的狀況很不對勁。她身上有很強的自然能量,卻龐大得不像人為咒術,很可能跟她身上那把無形祕刀有關!總之,避免與她正面對敵,還有,務必小心。」

宗濂平靜地說著話,旬穗纓感覺背上竄過一陣被施加了防禦咒術的氣流。

她渾身一暖,忽然很想回頭去看看他的表情,到底有沒有絲毫關心自己的樣子?但,她其實不用回頭就知道,那個人,一定還是像平時一樣溫和卻無情。

早就知道的事,幹嘛要一再確認、一再失望?

苦笑一聲,旬穗纓收回內心暫時的動搖,大喝:「旬軍聽令!現在以自保為原則,盡量拖住那個紫色短髮少女,避開她的要害!」

***

大批旬軍圍著一名少女,荒唐到了極點的瘋狂大亂鬥,正如野傀儡所說的一樣,恰好在一刻鐘過後、不滿兩刻鐘時戛然停止。

前一秒還在刀光劍影的包圍網內飛快穿梭的符映紫,身上純黑光芒無預警地減弱,然後,她就像突然被切斷能源的傀儡娃娃,才跳躍到一半,便直接從離地半尺的空中墜下。

「喂!小野獸!」

離她最近的樊聖熙嚇了一跳,衝上前去,手臂向空中一抄,緊急扯住符映紫的腰帶,卻沒辦法避開煉獄的鮮紅槍尖劃破他的肩膀。他也沒喊痛,只是稍微皺了一下眉頭,小心翼翼的扶著符映紫,讓她坐到地上。

「是……誰?」符映紫張大雙眼,茫然看著已經退到旁邊的樊聖熙,空洞的瞳孔漸漸聚焦,浮現出光芒。

「聖熙?是你?野傀儡……呢?」

「沒事,恢復正常了。喂,全都可以收兵器啦!沒事了!」野傀儡聽見符映紫開口說話,顯然鬆了口氣,繃緊的肩膀立刻垮下。

不過,他一邊對眾人揮手,卻一邊對宗濂露出頗有深意的笑臉:「嘿,收了你的防禦咒術吧,笑冰山!戴著張面具撐那麼久,不累嗎?」

宗濂並沒有理他,只是掃了野傀儡一眼,緩緩將咒光收回之後,直接走到樊聖熙身邊,對精疲力竭的符映紫提出疑問。

「小紫,妳現在覺得怎麼樣?記不記得剛才自己做了什麼事?」

符映紫環視四周,一看見旬軍們對自己嚴陣戒備的樣子,她腦中轟然一響,立刻就知道發生什麼事。

「對不起……我、我又失控了嗎?我沒事,只是現在身體還有點麻痺、不能自由活動而已……濂!有沒有人受傷?」少女的眼神裡充滿歉疚。

宗濂挑挑眉,瞥了一眼樊聖熙肩膀上那道擦傷,淡然開口:「有。」

「沒有!」樊聖熙立刻打斷他,嘿嘿一笑,一邊把自己左肩的傷口退到宗濂背後藏著,一邊大聲搶在宗濂之前回答。「才沒有人受傷!妳別太小看濂和穗纓,這兩個人,一個是風唯高等咒術師,另一個是風唯第一宮廷侍衛耶!剛才那種緊急時刻正好派上用場!」

「真的嗎?」她低聲問,心裡其實不太相信。

這幾天,每次失控後一醒來,她的身邊都是一片慘不忍睹。雖然那些被她攻擊或殺害的人,都是時奉玄派來追捕她的冷血殺手,但是,符映紫還是很難在清醒的時刻正常面對那些慘狀。野傀儡還會在旁邊搧風點火的告訴她,她變得多凶殘又冷血──似乎是以看見她懊惱的表情為樂。

宗濂還想說話,野傀儡已走過來,伸手搭在宗濂肩膀上,警告似地拍了一下,露出非常受傷的表情,雖然那表情做作到了極點,可是人長得好看就是吃香,還真讓他裝出那麼一點惹人同情的樣子。

「喂!臭女人!妳怎麼不問我受傷了沒?妳剛才可是誰都不打,專挑我攻擊耶!」

「不要鬧了,你明明就活跳跳的……野傀儡,你有沒有數過,自從你完全解除我身上的傀儡術之後,這是,是我第幾次發作了?」

相處幾天以來,符映紫對野傀儡嘻皮笑臉的態度已經完全免疫,直接切入自己最在乎的重點。

「有這麼多次了喔。」野傀儡伸出五隻手指晃了晃。

五次!才三天時間,她就發作了五次啊──只要她一聽見帶著殺氣的拔刀聲,不論那個聲音是不是針對自己,她立刻就會失控!

「可惡,我明明已經很努力控制了啊!難道最後還是只能靠傀儡術這種外力,才有辦法制止這種異常行為嗎?」

符映紫喪氣的低下頭,煉獄還握在她手上,但看起來只是一把尋常漂亮的赤晶槍,剛才那些淋漓閃爍的赤色威光全部消退,她身上的圖騰色澤當然也已經淡去,若不仔細看,幾乎看不出圖騰在她四肢上存在的痕跡。

「喂,妳那一臉委屈是什麼意思?我第一次用傀儡術居然不是殺人而是幫人,而且還是用在一個女人身上,妳該覺得榮幸才對。」野傀儡不滿了。

「小女王,」旬穗纓收了配劍,把士兵安頓妥當後,走過來蹲在她身邊,極為嚴肅地捧著她的臉頰,直視她的深紫色眼瞳:「這是怎麼一回事?妳一定要說清楚!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鏡確國時奉玄不是妳的未婚夫嗎?鏡確為什麼會派出專門對付重大刑犯或政治犯的百兵伍來追妳?還有,埃卡伊人呢?為什麼煉獄在妳手上,埃卡伊卻不在妳身邊?」

聽到埃卡伊三個字,符映紫咬著嘴唇,本來就黯淡的臉色看起來更蒼白了,她握著長槍的手指在輕輕顫抖。

「嘖嘖,旬侍衛,妳怎麼沒有提到我?明明是我跟這女人一起被百兵伍追殺的,不管怎麼想都應該是個淒美浪漫的私奔故事吧──哦嗚!喂喂,不信就不信,幹嘛動手?」

野傀儡的嘻皮笑臉,在匆促躲避宗濂的掌刀和樊聖熙的拳頭後,宣告終結。

被野傀儡一鬧,符映紫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輕輕開口。

「因為,時奉玄根本只是為了他自己的陰謀,才利用了我和哥哥。哥哥他……受到時奉玄的蠱惑,埃卡伊被他用勒菲特修補完成的本體……消滅了。然後,其他的事我記不太清楚,好像還聽到時奉玄說要組織噬月獸大軍、會讓哥哥成為主將……時奉玄本來也設了陷阱要抓我,是野傀儡帶我逃出來的。從那時候開始,我就開始變得很奇怪,到最後,甚至只要聽見拔刀聲,就會失控。」

符映紫的聲音很小,也解釋得不是很清楚,但聽在野傀儡之外的其他人耳中,這段話裡所透露出的重要訊息,卻有如晴天霹靂,轟得所有人一時說不出話來。

噬月獸大軍!

在「噬月獸就是人類」的消息傳開以後,果然有心懷不軌的人,比其他國家都早一步動作了!而且,最糟的是,時奉玄此人不但隸屬於一向和風唯敵對的宿敵鏡確麾下,而且,鏡確貴族時家,更是鏡確國內有名的強硬主戰派!

風唯,恐怕有危險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