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天狗【妖之僕】

DARK櫻薰◎著 | Gropius◎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3.1.17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4978



簡介

對妖怪的全然信任,我自己也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啊!
張封煜,妖奴確定!

新角色登場──
樂天派日本除魔師:奧村千晶
憂鬱帥氣天狗族:白川泰

憂鬱的黑色天狗出現在張封煜的學校而引起風波。他是有主人的役妖,卻與主人失聯。天狗不願說出主人的名字,張封煜只好把他帶到程亦揚家裡。但這時,程亦揚的家裡也出現了……

「唷,師父我來找你囉!我是奧村家的除魔師,程亦揚師父的弟子!」

「天狗,我的役妖是一隻天狗。」
「怎樣的天狗?」
「不用猜了,就是師父你想的那樣,我的役妖可以化成人型,而且他偽裝成人類時,無人能夠識破。」
這是奧村千晶最引以為傲的役妖。
只可惜,他失蹤了。

「他的役名是?」
奧村千晶輕聲說道:「很抱歉。對於師父,我可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唯獨這件我無法告訴師父你。」

奧村千晶明白一旦讓程亦揚聽到那名字,
程亦揚一定會把她轟出程家!

購買資訊

1.10 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17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超商沒有上架,請多見諒

1.17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超商沒有上架,請多見諒

◇1.3號起金石堂、博客來消費滿299元,送典藏卡乙張(尺寸 10.5*14.8CM,PVC材質,共計三款,隨機出貨,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新黃泉委託人典藏卡、好男人壞壞典藏卡、戀愛微光典藏卡
點單圖片,可看到大圖喔!


 

 

創作者簡介

DARK櫻薰

萬年不變的櫻花餅乾。
最近已經完全的餅乾化,專門提供給人啃咬吃食的服務。
(不~以上純屬虛構,還是希望不要真的一口咬下去QAQ)

最愛家中的DIY大書牆,但買書過多的結果,書櫃還是爆掉了。
接下來,還是要繼續過著買書人生(篸?)呀!

WING
DARK
http://wingdark.pixnet.net/blog

作者自序

【妖之僕】邁入了第三集,上一本出場的是金光閃閃的外國人與可愛小正太,這一回是陽光系少女和陰鬱系(?)役妖。

雖然如此,在這一集最重要的角色應該是某位老闆和陰鬱系役妖啦啦啦──

程:為什麼麻煩要上門?
煜:我比較想要知道,為什麼老闆您的鏡頭比我多?

不知不覺,主角光環快要被程老闆給搶去了。
不得不說,就算小煜目前跟謎一般的人物沒啥兩樣,但敢收小煜的老闆大人也不遑多讓,畢竟從第一集開始出場的老闆是仟宥,所以這一回就直接把老闆拖出來稍微交代一下啦!

(謎音:妳確定不是因為某位小姐一直師父師父的煩著老闆,妳覺得很可愛,不自覺手滑寫多了嗎?)

雖是如此,本回張少爺依然與自己的役妖談話狀態鬼打牆中。
不得不說,小煜煜果然很容易被妖怪拐,這一回連璟玹大人都看不下去了,怒氣值差點達到臨界點,可以開啟無雙模式了(?)

不過,話說回來,本回出場的妖怪是心機派演員吶~
本來想說寫一個逃家且有陰鬱氣場的妖怪出來,結果寫到後面卻反過來成為心機派演員,這讓餅乾我無語問蒼天到了極點。OTZ
靈感大神,您最近很愛SM我唷,您對我有什麼不滿!(哭奔)

以下是餅乾的出沒地點,歡迎大家踏踏留言~
部落格:http://wingdark.pixnet.net/blog
噗浪(PLURK):http://www.plurk.com/wingdarks

目錄

楔子   離開
第一章 換掉的座位
第二章 神祕的轉學生
第三章 弟子
第四章 天狗的主人
第五章 小貓與天狗
第六章 千晶的告白
第七章 天狗與窮奇
終章   搬家
番外   青年與女孩
稚的傢伙

精采試閱

【楔子 離開】

那是一名很有朝氣的少女。

她總是微笑看待這個世間,用自己的方式適應這個世界。

她就是這樣的人,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不可否認,當初就是因為少女這模樣,他才被她吸引著,也是因為她,而讓自己有被拯救的感覺。

但,少女也有自己的執著,她並不知道事情的始末,單純地認為那麼做對他們都比較好。。

那執著就像心裡生了根一樣,不論他怎麼勸阻,少女毅然決然地想抓到那個東西。

他很明白那東西沒有少女所想得簡單,遇上那東西他自己可以無事離開,但少女就不一樣了,她沒有很好的自保能力,若是惹火了那東西,最糟糕的結果便是少女的性命葬送在那東西的嘴下。

他不想失去少女,所以,他留下一張紙條,告知少女他要暫時離開。

然後,他開始漫長的旅行。

越遠越好,不能太過接近少女的居住地,在這段時間,他希望少女能夠好好思考:他為什麼離開以及反對少女抓那東西的原因。

【第一章 換掉的座位】

張封煜大病三天。

這三天昏昏沉沉,腦袋很不好使,隱約記得自己有爬起來,卻又被人按回床上。

他很明白自己的處境,若是自己再躺下去,鐵定會被人罵,所以他火大抗議了,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只感覺身旁的那個人很無奈的拍著他的頭,要他不要多想,好好休息。

接著,他的意識中斷,眼簾睜起,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這裡是程家。

不是那個沒有自由的張家。

忍不住皺緊著眉,抬起手,無奈地拍著雙眼,看樣子他病得不輕,居然搞錯了自己「現在」所待的地方。

張封煜將遮住雙眼的手移開,挪動到床邊,手撐著床,有點吃力地爬起身來。

甫一起來,他便發現他的房間門口多了兩名房客。

正確來說,是一人一狗。

他看到仟宥和黑色小狗在門口時,沒嚇到也是騙人的。

看他們的狼狽模樣判斷,他躺在房間多久,他們就待了多久吧!

見到自己被他們緊緊盯著,原本還想要下床,便默默地把那個想法收回,挺直腰桿,重新坐回自己的床位上。

「……你們怎麼在這裡?」

乾啞的嗓音從唇中吐出,聽到自己的沙啞聲音,張封煜愣了一下,隨即,他想到自己還沒有看現在是幾點幾分,手習慣性朝身後去拿放在床頭櫃上的鬧鐘,手摸到鬧鐘,要拿起時,手一個不穩,鬧鐘整個掉落在床上。

張封煜瞇起眼,手維持抬起的動作,定定地看著滾落到旁邊的鬧鐘。

根據以往紀錄,「過熱」引起的病症只需一天就會退去。但看身體出現疑似慢半拍的無力反應,直覺認定,他絕對睡超過一天。

「我睡了多久?」張封煜問。

仟宥唇微張,正要回答張封煜時,璟玹的聲音幽幽傳入。

「三天。」

張封煜偏頭看著驀地站在他的左側,身穿一襲水藍色華服的藍髮俊美役妖,眨了眨眼,再問:「璟玹,我在這裡躺了三天?」

璟玹輕哼一聲抬起手,手掌平貼在張封煜的額前,「看樣子應該沒事了。」

「我是怎麼了?」

張封煜看璟玹老大不爽的模樣,難不成他又做了讓自己的役妖火大的事情?

「不記得了?若是不記得,那麼,那個小東西就可以丟了吧。」

璟玹不滿哼聲,手朝門口方向指了指,仟宥身旁的小黑狗嚇得不自覺地抖著身體。

「噯,別欺負你的新同胞呀。」

張封煜微嘆,對小黑狗招了招手,黑狗見狀,三步併做兩步地直奔張封煜的旁邊,晃著尾巴,發出嗚聲,讓張封煜將自己抱起來。

「什麼新同胞。」璟玹嘴角抽動,一臉不爽地看著張封煜將小黑狗放到床上,諷刺說道:「真沒想到沒心沒肺的張少爺居然會可憐那隻小妖,收他當役妖。我活了這麼久,第一次遇到你這種蠢蛋主人。」

「喂,璟玹!你別太過分,你的主人才剛醒來呢。」

仟宥聽出璟玹話中的不滿,衝上前阻止他,同時又在璟玹的耳邊發出只有他們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

「還有,那隻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小黑狗可不是什麼小妖小怪,它可是四凶饕餮!」

「我知道。不在這時間警告那位大少爺,以後相同事件發生頻率只會多,不會少。」

仟宥瞥了怒氣沖沖的璟玹一眼,瞇起如狐狸一般的眸子,手掩著唇,發出低低笑聲。

「笑什麼!」

璟玹賞了仟宥一記眼刀,眸中的怒意更炙。

像是覺得好笑,仟宥擺擺手,拍了拍璟玹的肩膀。

「別在意我。我只是覺得你好像是一個在跟別的小妖與主人爭寵的人。」

想也不想,璟玹冷冷否定仟宥的話語:「你覺得我像是這種人嗎?」

「不然,你怎麼會這麼排斥新的同伴?」仟宥危險地勾起唇,輕聲說道:「人吶,就是這樣的人,慾望永不停歇,不會滿足於一隻役妖上,面對強大的役妖,只會想要收下,而不是畏懼瞻仰。我說的沒錯吧?璟玹『大人』。」

「呃,請問我做錯什麼,可以請你們直接跟我說嗎?我這樣聽,完全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

猛地,張封煜的聲音傳入璟玹和仟宥的耳中,他們同時望向張封煜。

仟宥衝著張封煜嘻笑道:「沒有沒有,我對你沒有意見,有問題的是璟玹。」

璟玹狠瞪仟宥,這話題是他先挑起的,結果卻直接裝死,過份地把話題扔給了他。

張封煜笑看璟玹,似乎在等他回應,而偎在張封煜身上的小黑狗動了動耳朵,同樣也望著璟玹。

璟玹嘴角抽了抽,手輕輕抬起,用長長的水藍袖襬遮掩住半張臉,眼睫緩緩下拉,半遮住雙眼。

「煜,那隻小妖沒有你所想像得這麼簡單。」

小妖,那隻凶獸的確是小妖,對璟玹而言,除了他之外,什麼凶獸妖怪,統統都是小妖。

「看他還活著就知道了。」

張封煜依然微笑著,這笑讓仟宥感到毛骨悚然。

這對主僕是怎麼了?笑裡藏刀就算了,怎麼還句句帶刺。

不知怎地,仟宥的內心蒙上了一層名為畏懼的陰影。

「仟宥,我們認識了這麼久,我是『什麼』,你也不是不知道。」璟玹對仟宥投以大驚小怪的眼神,「人的確是慾望無窮,但要當我的主人,註定是不會有第二隻役妖。」

「只要和別的役妖訂了契約,都會因為璟玹你而死掉吧?」張封煜摸著小黑狗,輕聲說道:「只是它不一樣,若上古四凶這麼容易就被你掛掉,他們的顏面也不知道要往哪裡擺吧?」

「所以你才收他當役妖?」璟玹挑眉,藍色的眸中透出森冷的寒意。

「他很可憐呀。」

張封煜抱起小黑狗,握住他的爪子,對璟玹裝可愛地揮呀揮的。

話說得這麼清淡,但璟玹知道真相沒有這麼簡單。張封煜的眼睛八成是看到了什麼,決定要收下那隻妖。

畢竟張封煜對妖怪很容易心軟,如果張封煜認為收下饕餮能夠解救他,那麼,他一定會這麼做。

原因沒有其他,只因為張封煜就是這樣的人,能夠讓他如此付出的,從以前到現在,也只有妖怪。

「算了,別再做出減少壽命的事情了。」璟玹不想要理會張封煜了。

「璟玹,我醒了,沒事了。」

張封煜雖是對璟玹說話,但他的眼神定定地停留在小黑狗身上。

小黑狗的原形是四凶饕餮,現在是他的役妖。

不自覺地,張封煜柔柔地看著黑犬,輕聲問道:「你有名字嗎?我要叫你什麼?」

小黑狗晃晃尾巴,發出「汪」音。

張封煜見狀,露出莫可奈何的神情,拍了拍黑狗。

「這裡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你就放寬心說話吧?真要學普通小狗那樣出聲,我帶你出去玩時,在像普通動物那樣就好了。」

此話一出,璟玹怒了,「真令人訝異,沒心沒肺的張少爺當這隻饕餮主人當得挺上心的呀。」

張封煜愣了愣,笑著說道:「璟玹別生氣,它這樣小小隻的比較好帶出門呀。」

重點不是這裡。璟玹的眉角又重重挑起。

仟宥在空氣中嗅出劍拔弩張的氣息,尷尬地搔搔臉頰說:「呃,你們慢聊,我這三天幾乎都在這裡,姐姐擔心那傢伙沒吃飽睡好的,我還是去看看那傢伙掛了沒。」

看著仟宥逃離房間,張封煜指著房門,對著璟玹笑道:「璟玹,你把人家仟宥嚇跑了。」

璟玹見這房間沒有什麼閒雜人等,除去小黑狗,只剩下張封煜和他自己,板起的怒容瞬間斂下,他什麼都沒有想,連自己做了什麼也沒有意識到,回過神來,他已經將張封煜攬在懷裡。

一直以來,都是他看顧著張封煜,看他連續三天高燒不退,急都急死了,怎麼可能不會吐出關心的話語?要不是仟宥那隻狐狸沒有離開房間,他也不會對張封煜冷言冷語,十句沒有半句好話。

「看你笑得這麼勉強,還很累?」

張封煜靠在璟玹的懷裡,輕聲地說:「是有點累,看來我真的睡了三天。」

「廢話。」

「唔唔,破記錄了。」

張封煜內心發出警戒的噔噔聲,若是以後都要躺上三天,璟玹應該不會等他醒來,必定是先掐死他再說。

「什麼破記錄,你是存心想要嚇死我、還是真的希望有一天我受不了先把你打死再說?」

嘴巴上一直數落自己主人的不是,其實璟玹才是最擔心張封煜的人。

張封煜果然是璟玹的主人,因為他猜對了璟玹的內心想法,。

雖是如此,張封煜還是有點小打擊。因為璟玹很少對他說出要把他宰掉的相關詞語,看來他真的生氣了。

「……下次不會犯了。」

「這時候要說對不起吧?」

璟玹微微嘆氣,對於這少爺的腦袋構造已經沒有吐槽的慾望了。

「你認為我錯了嗎?」

張封煜問,璟玹鬆開手,看著張封煜那雙眼睛,眉緊緊地蹙起,將張封煜的雙眼蓋住。

「是錯了,大錯特錯。」

璟玹依然不認為張封煜的作法是對的,真要拯救那隻饕餮,直接殺了它不只省時又省力,也可以少掉日後養饕餮的心力。

張封煜拿掉璟玹的手,淡淡地說:「哎,那時候情況危險呀。如果不收了他,他們之間一定會出現傷亡。」

他所說之人為程亦揚與仟宥千姬,以及萊特和洛洛。張封煜不認為他與璟玹會出事,相反地,他們兩人是最有可能生還的一方。

璟玹勾唇,習慣性地譏諷說道:「什麼時候對人這麼上心?狼心狗肺的大少爺改性了,我該開心嗎?」

「璟玹,怎麼你最近一直說我沒心肝?平常你不是不怎麼愛管我的事,最近怎麼跟老媽子一樣煩。還有,我叫張封煜,可不是什麼大少爺。」

從他醒來到現在,璟玹也說了三次的「少爺」,再不出聲糾正,只怕璟玹會誤以為他已經習慣了「少爺」稱呼,一直這樣喊著他。

「你不就是少爺,還需要改嘛?」

「算了,我現在還有點累,不想跟你吵。」

「累,當然累。」璟玹碎念幾聲,問道:「煜,你要回一下張家嗎?」

此話一出,張封煜愣住,久久不能言語,過了許久,才吐出話語。

「……為什麼?」

璟玹藍眸閃出些許的幽光,冷冷地說:「你以為你可以一直留在這裡,不用回到張家嗎?煜,你是張家的人,總有一天你會回去的。不是被逼、也不是茵求你回去,而是發自內心,自願走回你的家。」

「但現在我在這裡,在程亦揚的家裡,你別忘了,我是他的助手,張家的人沒有阻止我不能這麼做。」

「那傢伙知道你是張家的人,他也只是想要藉著你要脅著張家。」

能夠讓天狐心甘情願奉獻的主人又能簡單到哪裡去?

璟玹至今仍不認為程亦揚收留張封煜只是單純想要他當助手。

──一定有什麼原因讓他這麼做。

「璟玹你想太多了。」手抵著額,張封煜感覺他的頭開始痛了起來。「……怪了,之前都不會這樣的。」

真的用眼過度?

應該不太可能,他都昏睡三天了,況且他還有璟玹,若是真的有什麼問題,璟玹也早就治好他了。

璟玹抬起雙手,扣住張封煜的頭,輕聲說道:「煜,看著我。」

張封煜看著璟玹的眼睛,過了許久,璟玹鬆下一隻手,拍了一下張封煜的頭。

「你再睡一下。」

璟玹的手掌悄悄地撒下淡淡藍光,沁入張封煜的身體。

莫名的睡意襲來,張封煜眨了眨眼睫,看到依然坐在床舖的小黑狗,輕輕地吐出話語。

「等、等一等,凶祈的名字不好聽,我還要想他的新名字……」

璟玹聞言,將張封煜按回床上,並把被子拉好。

「就叫『壞厄』吧,毀壞災厄。這名字不錯,不是嗎?」

隱隱約約,張封煜聽到璟玹幫小黑狗取了名字,心鬆了下來,眼簾這才甘願拉下,進入夢鄉。

聽著張封煜那低低的呼吸聲,確定不是裝睡,而是真睡後,璟玹這才安下了心。

「要你去張家,不是要你重新去過那個日子呀。」

璟玹看著熟睡的主人,不自覺地說出心中的話語。

他會要張封煜回到那個家,只是想要確認張封煜在程家所發生的身體「異狀」是否與張家有關。但張封煜耳根子硬,對於回到張家一事,不論出發點好壞,他始終聽不進去,不然璟玹也不會把話說得這麼重。

雖是如此,璟玹明白張封煜的心意,若是張家哪一天突然對他說,要他別在外面鬼混立刻回家。不用懷疑,張封煜連眉頭都不會皺,立刻回到張家。

對張封煜而言,逼不逼、求不求、自不自願一點也不重要。重點在於,他知道自己的本分,所以他從不掙扎,因為他知道最終一切都只是徒然,還不如順其自然,就這樣發展下去。

至於現在的「不想回去」,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張家目前並沒有要他回去,張封煜自然也沒有回家的必要。

璟玹看著床上的小黑狗,冷冷地說:「壞厄,下去。」

壞厄聽到璟玹的話語,乖乖地跳到地板上。

「好凶。」壞厄低聲抱怨。

「唷,終於出聲了?」璟玹勾起唇,露出毫無溫度的微笑。

「放心吧,我不會危害到他。」

經過三天相處,壞厄知道璟玹是個口是心非的人,表面上對主人意見特多,實際上卻對那樣的主人感到無奈。

只是,璟玹的關心話語在吐出時,卻很彆扭地變成毒辣的言詞。

「明天他會去上課。」

壞厄晃了晃尾巴,保證道,「知道,我會盡到我的本分。他在外的安全由我顧著。」

那是唯一願意接納他的主人,縱使人類的生命對他而言十分短暫,他也希望在這有限的時間內好好地保護這個人。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