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愛卡陰妹

 編號:792
 作者:薔薇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1.5

 ISBN:9789862904947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正妹狐仙 絕美登場
薔薇
Cash封面繪圖

說不定你在夜市看到的正妹,就是狐仙大人喔!

內容簡介

狐仙發出了輕笑聲,隨即說道:「那麼,我們就來吧……能嘗到你的滋味,呵呵呵呵……一定有不少人會羨慕我!」

狐仙主動貼上一六八的唇,就在他們接吻的同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一種紫色的亮點,就像是綻開的花朵一般,在他們四周亮起,如同黎明的曙光,逐漸放出光亮。

藉由紫光的照耀,賀喜樂這才看清楚狐仙大人的模樣,那是一個非常美豔的女子,白晳的皮膚和純白的長髮,捲翹的羽睫下是一雙如同紫水晶的美眸,銀色貼身洋裝將魔鬼身材襯得更加惹火,可謂是人間絕色的尤物,只是那如同孔雀開屏的白色尾巴,露出了非人的破綻。

狐仙吻著一六八的時間越長,他們周遭的紫色光點就越來越亮,然而伴隨著親吻而來的,是更加惹火的動作。

狐仙的手,不安份地攀上了一六八的襯衫,將上頭的鈕扣一個又一個地解開來,隨即那青蔥般的小手,立刻撫上了他的胸膛。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薔薇

賣肝腦細胞的代稱。
打開薔薇所寫的小說,畫的漫畫,就是開始吃人體生魚片的時候。
目前在開發人體肝腦熟食中。
你好,我的肝腦細胞好吃嗎?好吃的話,記得還要再來唷。
可以找到薔薇冷藏熱煮肝腦細胞之地──
沒有低潮的女人http://annarose.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愛奴》2009. 1
《愛奴2蜃變》2009. 5
《愛奴3軀殼》2009. 7
《愛奴完 夢果》2009.9
《武王》【大雲經】2010.8
《女監》【大雲經】2010.11
《黑寡婦》【大雲經】(最終回)2011.1
《兔魔妻》2011.6
《求愛卡陰妹》2013.1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薔薇!

很高興又在異色館跟大家見面了!已經一年沒在異色館跟大家說哈囉了說^_^

來講講最近家裡的喜事吧,寫求愛卡陰妹的時候,正值醫院的事務忙到爆肝的時候,但寫完第一集,突然發現好像家裡那個……大腹便便的姊姊應該也要生了吧?

結果交稿沒多久,姊姊就生小龍男了XD!我超喜歡小嬰兒的,特別是還不會翻身的,因為那種超好控制,只要每次四個小時餵他就好,像機器一樣XDD,以前考研究所之前兼差當到府服務的保母,一邊照顧小少爺一邊寫小說,我覺得還蠻好的!然後只要注意不要讓他著涼、停止呼吸心跳()或者感冒發燒就好了,跟小寶寶玩耍也很有趣。<-前提是小寶寶要眼睛很大,睫毛長皮膚白,因為本人是正孩協會會長,我只喜歡可愛的小孩。(怎樣!咬我啊喔呵呵呵呵呵!)

再說說求愛卡陰妹吧。

基本上這個故事的主角,是延續之前跟其他三位作者合寫穿越的恐怖故事「怖怖驚心」的配角168的故事。其實當初在寫168的時候,就覺得他可以衍生還蠻多有趣的東西的,畢竟誰能抗拒帥哥呢XD

愛情,大概是最驚悚的鬼故事了吧。

因為你見不到愛情本體,只能由對方的反應來證明對方愛著你,在乎你。


求愛,也就變成了每個人求之不得的慾望課題,無論用任何方法,求助人間之外的力量也在所不惜……

這一次,想用搞笑的方式來寫求愛的故事,也請大家多多指教囉!

最近我迷上FB(我是個走在流行尖端的老女人,哼哼哼~),所以部落格的東西都更新得比較慢,如果喜歡看我寫醫院(簡直就是醫院版的甄嬛傳)+生活日誌,可以加我的FB喔!

 
薔薇的FB
ANNAROSE@PIXNET.NET

試閱

楔子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煙霧裊裊,穿黃袍的法師伴隨著搖鈴聲,不斷地舞弄桃木劍跟鈴鐺,跳來跳去,六歲的賀喜樂,想讓眼睛張大的時間再多一些,對這吵鬧的景象,有著無比好奇,無奈自己的身體,似乎已經不堪這樣的勞累。

就像神明生日時,廟方請來歌仔戲班在露台上跳舞一樣,只不過現在可以更近地觀看,氣氛也更加熱鬧。

「九千歲、九千歲,麻煩您一定要救救我這個孩子啊~」

就在賀喜樂還貪戀眼前這奇異景象時,阿嬤哭天喊地的聲音,穿過耳膜而來。

「我這孫女每天都會看到肚破腸流、渾身是血的髒東西,現在又無緣無故地摔傷,醫院都治不好,我只剩下這一個孫女,求求九千歲念在我是虔誠信徒的份上,救救我的乖孫~」阿嬤唸著心中懸掛,滔滔不絕,「今天是九千歲的生日,請九千歲降駕,幫我把乖孫的陰陽眼給遮起來!頭上的傷也請讓她健康復原,事成之後,我會供奉三個月的麵攤所得~」

阿嬤為什麼要哭成這樣?

遮起來?所以她以後,就不會看到那些東西了?

賀喜樂頭上裹著厚厚的紗布,被安置在神壇的中央,像虛弱的小羊,任憑大人處置。

「天靈靈,地靈靈,天兵天將來顯靈,遮妳陰陽眼忘幽冥,觀音菩薩……」
被九千歲降駕附身的法師,手裡抓著一大把香,在賀喜樂的頭上繞了好幾圈,唸咒的速度又快又急,她雖然閉著眼睛,但那一大把香薰人的氣味,就像是吃進了大量的哇沙米一樣,叫人怎樣也忍不住。

「哈啾!」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賀喜樂突然間打了一個大噴嚏,口水、鼻水,全部都噴在法師的身上。

法師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大噴嚏給嚇了一大跳,彷彿被連根砍斷的大樹一樣,突然往後倒去。

「師父!師父!」

宮廟裡面一起協助辦法事的徒弟們,見到法師突然倒了下去,一大群人立刻向前湧去,將倒下的法師接個正著。

原本坐在神壇左側、排隊等著求神問卜的信眾,看到這個情況,紛紛站起身來,探看法師的狀況。

「師父!你怎麼樣了?師父?」

左邊有人拿扇子狂甩解熱,右邊有人拿毛巾頻頻幫昏厥的法師擦汗,各自使出渾身解數,就是為了要讓昏倒的主角再度清醒,然而還有一個人比現場所有人都還要激動,那就是賀阿嬤,只見她使出歐巴桑的看家本領,從眾人之中擠出一條路,硬是抓住了法師的領口死命搖晃。

「法師!法師!你卡緊清醒!我孫女的陰陽眼還要靠你把它關起來捏!你一定要救救我孫女啦!法師!」

「喂!這位歐巴桑,妳先不要那麼激動——」

「歐巴桑,這裡讓我們來就好了,妳這樣搖,師父的肉體會受傷的啦!」

眾人亂成一團,亂糟糟的情況下,法師悠悠醒來,然而醒來後,卻是法師本人說話。

「我沒事,讓我站起來。」

聽到法師用正常的聲音說話,所有人不免倒抽了一口氣,因為,開陽九千歲,退、駕、了~

「妳這孩子……唉!天意、天意!」

法師搖了搖頭,語重心長地感嘆,讓賀阿嬤的心裡一涼,忍不住又反射性地抓住了法師的領口:「師父啊!我孫女的陰陽眼到底關起來了沒?啊?到底好了沒有啊?」

法師斜睨了聒噪的賀阿嬤一眼:「關起來了,而且九千歲也護住了她的原神,只要身體好好休養,便不會有生命危險。」

賀阿嬤一聽,開心得不得了,連忙牽著賀喜樂的小手,忘情地笑著:「太好了!喜樂,妳終於不用再看到那些奇怪的東西了!」

「不過──」

賀阿嬤開心才沒幾秒,法師的聲音,立刻截斷了這歡樂的氣氛。

「不過什麼?」

「不過,因為她剛剛打了個噴嚏,讓千歲在做法的時候受到驚嚇而退駕,所以,這個封印,其實並不完全。」法師抹了抹汗,似乎全身虛脫,虛弱地指著賀喜樂,緩緩地說:「今後,妳雖然看不到那個世界的東西,但妳卻可以感應到。」

「啥?」

賀阿嬤聞言,就像是突然被丟進遠洋漁船的冷凍庫裡,歡樂的情緒瞬間冰凍,不過賀阿嬤的反應也挺直接的,只見她在眾目睽睽之下轉身,直往宮廟旁的櫃台大剌剌地走去。

「既然封印不完全,那我要拿回剛剛繳的一半金額。」

「喂!歐巴桑!不可以這樣啦!」

「為什麼不可以這樣?我要的做一半,錢當然也只能給一半啊!」

「這樣對神明不尊敬啦!」

「可是神明拿人錢財,卻沒有將我要求的事情做好啊~喂!還錢啦!」

那一日,宮廟裡就像是煮滾的開水,吵得沸沸揚揚,然而此時誰都不曉得,這樣不完全的封印,讓賀喜樂從此有了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第一章

賀喜樂,十六歲,高一。

身材平平、樣貌平平,就連家世也平平。再普通不過的青春期女孩,就像是空氣一樣,每天呼吸,卻無色無味,甚至,根本不會再想起這樣的一個女孩。

但無論多平凡的人,都還是有著七情六慾。

喜歡,這種如同病毒一般潛伏於人體之中的狡猾情緒,平日只要沒有特殊誘因誘導發病,人就會正常生活。一旦誘因出現,激發體內大量情愫分泌,就會讓人的腦袋暫時「當機」,做出各種脫序的行為。

一開始賀喜樂還覺得喜歡這種情緒,不會那麼早出現在自己的世界裡。然而這種情緒最可怕的地方就在於,它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候,就這麼從心裡冒了出來,而最難堪的是,失去以後,才發現自己對對方的感情,居然深得叫人害怕。

喜歡一個人,沒有任何公式、沒有任何程序,就像是一列完全失控的火車,用極為任性的方式,闖進心房,從此造成了一連串的意外脫序。

但是,你喜歡的東西,別人也有可能會喜歡,而且有可能別人喜歡得更用力、更強烈。

「德然德然棒棒棒!德然德然強強強!德然德然讚讚讚!加~油!愛的鼓勵一起來!」

夕陽西下,倦鳥歸巢,放學時刻,正是社團活動才剛要開始炒熱氣氛的時候,整齊劃一的口號、規模一致的加油棒,每個坐在露天看台上的女孩,個個聚精會神地看著籃球場上的緊張賽事。

但對賀喜樂來說,這個時候卻要趕緊回家幫忙家裡麵店生意,迎戰六點開始忙翻天的用餐時刻,所以幫偶像加油這種事,根本就是一種奢侈到不行的幸福。

夕陽餘暉下,在球場奔馳的康德然穿著一條黑色寬版短褲,白色的運動球衣此時已經濕透,黏在身上似乎十分不舒服,只見他在一記長傳之後,索性將球衣脫去,這個動作就像是點燃炸彈的引線,瞬間讓場邊的女孩全部尖叫了起來。

「德然!加油!」

啦啦隊裡最顯眼的,是站在前方、負責呼口號的一個漂亮女生,全校沒有一個人不認識她,她是學生會長王寶麗。王寶麗有著清秀而深邃的五官,穠纖合度的身材,口條清晰、頭腦聰明,每年學校的年度獎學金總是榜上有名,很多人都傳她跟康德然是一對,但兩個人都說對方只是「談得來」的好朋友。

金童玉女的組合令人稱羨,但更讓人覺得棋高一著的,是他們已經學會如同明星那樣,不把自己的感情狀態說死,只說是「很要好的朋友」,沒死會就有機會,使更多人喜歡著他們。

而康德然除了運動外,也忙於學生會的事情,他擔任副會長,兩個人共事的機會很多,幾乎等於每天都相處在一起。

賀喜樂雖然在遙遠的那一端眺望,但她卻也將康德然的脫衣秀看得一清二楚,那一瞬間,心裡的小鹿不知道被撞死了幾頭,張大的嘴巴幾乎就忘了怎麼呼吸,整個人原地當機。

賀喜樂望著眼前那些瘋狂的應援團,心不禁感到隱隱作痛。

再望著眼前那活躍於籃球場上的身影,曾經她比校園裡的任何一個女生,都還要接近康德然。

因為,他們只差一歲,而且是一起長大、一起玩耍的青梅竹馬。

不是每隻天鵝一出生就擁有如此漂亮顯眼的外表,賀喜樂跟康德然一開始都只是完全不起眼的毛毛蟲;他們以前都是屬於不會引人注目的類型。

康德然還沒進入青春期前,他的身材就像是一隻病懨懨又骨瘦如柴的鳥兒,且為了要讓咬合不正的牙齒好好排列整齊,康媽媽不惜砸下重本,讓兒子戴上了矯正器,而身材瘦小的康德然,很容易被同年齡的同伴給忽略或拋下,因此住在同一條巷子的賀喜樂,很快地就成為他的玩伴。

賀喜樂因為得幫忙家裡麵攤,沒辦法隨時隨地像一般小孩那樣找到玩伴,只有康德然可以配合。康德然的外表雖然不吸引人,但他的頭腦卻相當好,總是可以教賀喜樂跟不上的課業。

賀喜樂早就習慣了這樣的關係,也以為會一直持續下去,他們甚至已經約定好了,將來要唸一同一所高中、同一間大學,但沒有想到,在青春期來臨時,他們都開始有了生理上的變化,康德然就像是破蛹而出的蝴蝶,他的身高在極短的時間內便如變魔術一樣長高許多,醜陋的牙套也在這個時候拆掉,外表就像電腦升級一般,晉升到了一種叫人驚豔的程度。

反觀賀喜樂,除了身高外,外表只是兒時的放大版,沒太大的改變。

然而外表一旦開始受到其他人的注意跟讚美,人也會跟著變得有自信。

康德然的世界,除了賀喜樂外,開始有其他人進駐。

上了高中之後,不同的壓力、不一樣的環境,讓兩人的關係更是疏遠。

當賀喜樂高中志願放榜時,原本她開開心心地跑來找康德然,告訴他自己履行了諾言,誰知他卻冷冷地說:「以後,妳可以不要再來找我了嗎?」

他的聲音跟表情,一瞬間就把賀喜樂原本歡喜的心情冰凍了起來。「為什麼?我們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唸同一間學校的嗎?」

「那是以前啊,每個人都會有人生計劃,但有時候人生計劃還是會修改的。」康德然十分不以為意地說著,一面將鼻梁上的眼鏡拿下,仔細擦了擦後,又再度套了回去,語重心長地說道:「妳不應該把自己的世界,全部建築在別人跟妳的約定上頭,應該要多多改變自己,多想想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人生。」

「什、什麼?」

「過去我會跟妳一起,是因為我的外型受限,但現在不同了,學校裡有很多人喜歡我、主動接近我,就連學生會都自己找上我要我幫忙,我現在過得很充實,高中的世界很好玩的,比過去我們兩個在家當宅男宅女鑽研功課、看漫畫都好得多,所以啦,妳應該也要要求妳阿嬤,不要再讓妳一天到晚只在麵攤幫忙,應該要找機會改造一下妳自己,看看外面的世界——」

康德然的這些話,就像是幾千支針一樣,猛刺賀喜樂的心頭,她怎麼也沒想過,他居然會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說實話,我現在在高中超級受到女生的歡迎。」完全沒有發現賀喜樂的表情已經僵化,康德然依舊自顧自地說著,就像是一隻炫耀自己華麗羽毛的孔雀,「我其實不太希望讓人家知道我高中以前的事情,所以如果妳進到我們高中,也請妳不要跟我走太近,以免大家會——」

賀喜樂沒有把話聽完,便轉頭就跑走。

當宅女不好嗎?受人矚目真的有那麼重要嗎?他們兩個又沒有做什麼壞事,為什麼要這麼害怕被別人知道他們的關係?

千辛萬苦熬夜苦讀,賀喜樂好不容易才和康德然進了同一所高中,而所謂的高中,也不過是國中的延伸,可是她這才發現,沒有康德然的高中生活,真的十分枯燥乏味,她依舊是家裡的麵攤跟學校兩頭跑。

原來,一個人的外表,會讓人生有這麼大的轉變。而這樣的轉變,或許才是真正的康德然,只是自己一直以為,他跟她的感情,永遠不會改變。

章均亞小妹妹,章均亞小妹妹,妳阿嬤叫妳卡緊回家吃泡麵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賀喜樂的神智才被書包裡的手機鈴聲給拉回現實世界裡。賀喜樂趕緊把手機拿了出來,螢幕上顯示「阿嬤來電」,嚇得她七魂六魄統統歸位,不敢造次。

「喂?喂?」

「賀喜樂,妳回家的時候,順便繞到那個橋邊老劉那裡,我早上拿了一把菜刀請他磨,現在應該好了,妳去幫我拿回來!沒那刀切菜真不方便……聽到了嗎?」

阿嬤如洪鐘的嗓音從手機那頭傳了過來,她連忙應聲回道:「好、好。」

阿嬤說話,誰敢不從?賀喜樂三步併作兩步,連忙往河堤邊的老劉菜刀店奔去。

她心中那原本應該要達成的小小藍圖,此時全部因為對方否定自己努力而灰飛煙滅,只有現實生活無情地拉著她,從此,她跟他已經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