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靈園【鬼地方】

 編號:791
 作者:小白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1.5

 ISBN:9789862904930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超精彩連載小說 好評放送中
小白
FC封面繪圖

你知道為什麼世界只分為六道,而不把這虛無界也算在裡頭嗎?
知道為什麼要叫做渾沌?又為什麼要叫做虛無嗎?

內容簡介

「無論是人類或是非人類,照理來說應該都要存在於六道之中,人類就該生存在人間、罪魂就是要待在地獄、低靈應該要居於餓鬼道、非人型態者存於畜牲道、俱神格者居於天與阿修羅……這你應該知道吧?」

「陰陽兩界所存在的物質、思想體和生命體是全全不同的,雖然能夠來往,但照理來說我們碰不到陰界的東西,陰界中的同樣也碰不到陽間的事物,這你也懂吧?不過在這六道之外,卻有一個地方能夠讓陰陽兩界的人事物共存。」

丹青笑了笑,「這地方其實你已經去過了,它存在於陰陽的交界處,是位在陰陽兩界的夾縫中,有人稱這空間叫做混沌界、虛無界,而我們……叫它做殘靈園。」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小白

通稱:小白
本名:啥?
生日:五月十號的金牛(人生目標:錢、錢、錢!)
喜歡的東西:不討厭的都喜歡
討厭的食物:會噎死人的東西和紅蘿蔔
小白守則第一條:錢是萬能的,沒有錢萬萬不能!
喀喀!有興趣更認識我嗎?

歡迎寫信給我!
我的mail︰artemis0510@yahoo.com.tw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禁咒》2006.10
《心魔》2007.03
《索魂》2007.06
《鬼話》2009.04
《投胎》2009.09
《陰狀》2010.10
《生死籤》2011.12
《童話初章之八陣圖》2012.01
《童話終章之永恆童話》2012.01
《駭命》2012.04
《棄神》2012.05
《守護神》2012.06
《偶戲》【異色民俗】2012.08
《偶戲之絕響》【異色民俗】2012.09
《煉寓》【鬼地方】2012.11
《殘靈園》【鬼地方】2013.1

目錄

<第一話> 商展大樓
<第二話> 丹青
<第三話> 殘靈園
<第四話> 遇襲
<第五話> 背叛

作者自序

已經到年底了,這幾個月總是特別感傷,也很訝異時間居然過得那麼的快,想不到一年就這樣過去了,但很多事卻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

這一年算是我最用功的一年囉!以前可沒那麼多時間可以胡思亂想地寫故事,但以今年度來說,其實我也碰上了以前從來沒注意過的問題。

很多的問題都是從讀者的來信我才發現的,舉個簡單的例子,像是詢問度最高的兩個角色──嚴以述和上官零。

我不是不想寫他們的故事,只是他們從第一本書開始就不是以系列的形式而存在,因此我每寫他們一次,我就得要重新簡單的介紹他們,不單單只是背景、能力、人際關係……等等,連一些曾經出現在書中的觀念都得要重新描述。

呵呵……當然不只是他們,年初時我的寫作計畫就是把所有的驅魔人都寫一寫,但也是遇到同樣的問題,五月寫完偶戲之後,我發現這問題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一點,因為驅魔人裡所帶到的宗教觀念更是多,他們彼此間的關係也更複雜,雖然我自認為每一本都是單一的故事,但裡頭牽涉的小細節可多了,因此在偶戲結束之後,這一部分的故事我就全部停下了。

當然,會一直停到現在,表示我還沒想到解決的方法,因此目前也只能全都放邊邊,當然這也是我會嘗試寫系列的原因,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是滿多挫折的就是了。

另外……嗯,因為我不知道要去哪裡公告這件事,所以就在這裡順便提了,我除了收信和看新聞之外,真的很少、很少、很少在上網,我承認我是原始人也是自閉兒(沒有啦!其實是我本性低調……)。所以若是有任何的批評、指教、分享、閒聊,全都可以寄信來給我,就是別再問我臉書和部落格了,我真的很少上去的(我相信很多人都能幫我做證……),因此,請各位朋友能夠體諒囉!

最後引述上段所言,我必須要告訴親愛的克編……咳,你真是太偉大了!
2013年大家都能事事順心囉!

                                                       2012.12.11

精采試閱

<第一話> 商展大樓

看了看手錶,時針已經來到了十的位置,穿著保全制服的警衛小張,伸了伸懶腰,接著推了推坐在身旁打瞌睡的同事,「喂!醒醒!快交班了,趕緊去巡一巡。」

阿雄打了個哈欠,睡眼惺忪地站起身,他拿起揣在腰間的手電筒,走出了管控室來到外頭的大廳,大廳挑高一層樓半,主要照明設備都已關閉,只有大門口右方的櫃檯還亮著燈,他走了過去,櫃檯後方坐著兩名保全,一個低頭玩手機、一個在看書,阿雄敲了敲櫃檯的桌面,對著玩手機的同事道:「順仔!走了。」

順仔抬頭望了他一眼,收起手機,站起身來,兩人一同走到了大廳右後側的電梯間,五台電梯只剩一台還在運作。

看著電梯從十二樓慢慢下來,順仔脫口道:「真麻煩。」

站在一旁的阿雄愣了愣,不解地問:「什麼麻煩?」

順仔撓了撓頭,「雄哥,你在這裡工作那麼久了,都不覺得這裡的制度很怪嗎?」

「怪?」阿雄疑惑地想了想,「哪裡怪?」

「這裡是辦公大樓,又不是住商大樓,每天都還要有四個人來守備,去巡邏也要兩個人同行,在這裡辦公的公司也不是挺多,真搞不懂為什麼上面要派那麼多人守著,而且每四個小時就要巡一次,你說不麻煩嗎?搞得好像這裡藏了大機密一樣,呿!」

阿雄聳聳肩,順仔的抱怨聽起來就是在嫌上面的安排多此一舉,因此他不以為意地道:「你管那麼多幹嘛?人家有錢聘十個保全來看管,也是他們家的事,我們只要做好就好。」

看著電梯門緩緩打開,兩人步入了電梯內,這是舊式的電梯,載重限制雖然是一點二噸,可空間頂多只能容納八個人,爬升的速度也很緩慢,雖然內部的裝設有更新過,但亮麗的外表仍包不住它年歲已久的事實。

按下了頂樓的按鈕,順仔仍是不滿意地叨唸著,「每天都要一層層去巡,沒事還蓋個十二樓這麼高,簡直就是找麻煩嘛!」光是這樣子巡視,就要花掉一個多小時,真是浪費時間!

阿雄抿了抿嘴沒答話,因為他根本就不覺得這有什麼好抱怨的。

來到了十二樓,整個空間漆黑不見五指,阿雄用無線電通知了在中控室的同仁,沒多久,走道上便亮起了幾盞頂燈,燈光的位置都剛好在十二樓各間的房門口,雖然光線並不特別明亮充足,但比起全黑的景象總是好了許多。

阿雄朝著監視器搖搖手,接著和順仔開始一間間的巡視。

十一、十二樓目前都是被當作倉庫使用,租借給各個不同的公司,保全也沒有鑰匙,所以他們主要都是看門有沒有鎖好,有鎖好就不去理會,遇到沒上鎖的,才會到裡頭去察看是否還有人。

一間間的轉動把手,其實這動作滿簡單的,不用十分鐘就將十二樓巡視完畢,最後確定公共廁所內都沒人後,兩人鎖上了逃生梯的門,接著進到電梯來到十一樓,用無線電通知中控室後,頂樓的按鈕就被鎖住,表示十二樓已經巡視完畢,而且沒有人能再進入。

這就是每天的例行公事,晚上十點的巡邏尤其重要,不但樓層要逐一封鎖,除了保全以外的所有人都必須離開,十一點與大夜的交班後,半夜兩點要再巡邏一次,早上六點也還要再一次,順道打開所有逃生梯的門鎖,並且恢復所有電梯的樓層禁制,在七點交班前完成所有的開通動作。

聽起來是很麻煩,但也沒人知道為什麼要那麼麻煩,不過在高額的薪水下,小夜及大夜班的保全似乎也不認為這算是什麼麻煩事,頂多偶爾有像順仔一樣的年輕人,口頭抱怨抱怨罷了。

很快地將頂樓兩層巡視完畢,兩人來到了十樓,五到十樓是租給公司行號作為辦公室使用,因此在巡邏期間常常會遇到一些因為責任制而留下來加班的員工;每一層都分隔為四大間,裡頭要如何配置是看各公司的需求,也因為這樣,時常會因為沒察看仔細而不小心將人鎖住,因此巡到這幾個樓層,阿雄總是格外注意。

來到第一面雙向的玻璃門前,中央橫把的上方印有「康楚設計」的字樣,另一面印有著公司的商圖,阿雄推了推門,兩片玻璃門都已經上了鎖,但他仍是不怎麼放心地將額頭貼到玻璃上往內看,想確定裡頭是不是真的沒人。

走道上的燈光讓阿雄無法看清楚辦公室裡頭的景象,他瞇起眼仔細地看著,整間辦公室裡並不是完全的黑,飲水機、電話、電眼、裝飾燈、魚缸……都有著微弱的光芒,但打在門口的走道燈,卻形成視覺上很大的阻礙。

站在阿雄身後的順仔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門已經鎖住了就表示裡頭的員工都離開了,幹嘛還要在外邊看?實在是沒意義!就算裡面真的還有人好了,被鎖住也是他們活該,大樓租借給各公司時早有協議,子夜以前所有人都得離開,若是怕忘了時間,也能在門上掛上牌子讓保全人員知曉,若自己不遵守,還能怪誰?

不過這些話順仔當然不可能說出口,阿雄是前輩,比他早到了好幾年,聽說還有機會升為組長,所以抱怨歸抱怨,要是把不敬業的態度表現出來,對自己絕對不是好事。

順仔轉身來到阿雄身後的玻璃門前,每一層樓的公司都是兩兩相對,玻璃後方是一片漆黑,上頭燙金的「遠程貿易」字體格外明顯,順仔輕推了門,發現門並沒有落鎖,於是他將整扇門推開,走了進去。

玻璃門後是一個接待櫃檯,裡頭並沒有人,桌面上的電話不斷閃著綠色的光芒。順仔亮起了手電筒,繞過櫃檯來到後方的辦公間,四列兩兩相併的桌子排滿了整個空間,辦公室內並無開啟天花板的主燈,唯一的光源就是位在中央的辦公桌上的桌燈,桌前還坐著一個低著頭微伏在案上的人影,格外的亮眼也格外的明顯。

怕自己突然出聲會嚇到對方,順仔先是敲了敲其中一張桌子的桌面後才道:「不好意思!我是保全,我們準備要關閉大樓了。」

低著頭的人抬起了面容,那是個戴著黑框眼鏡、理著平頭的男子,他看向順仔,「抱歉,我收拾一下就走。」

順仔點點頭,「麻煩收拾好後請先在電梯口等我們。」說完,他便退出了辦公間。

回到走廊,順仔第一眼就見到阿雄還貼著玻璃,他不耐煩地推開阿雄,「還沒看夠啊!」

阿雄皺了皺眉,「不是啊,我好像看到裡面有人,不過怎麼叫他都不開門,不知是沒聽到還是怎樣。」

順仔疑惑地睨了阿雄一眼,接著也將臉貼上玻璃,但外邊太亮裡邊太暗,他無論怎麼瞇眼,都只覺得眼前一片花白,他想看得更仔細,誰知身軀往前一頂,玻璃門就喀啦一聲被推開了。

順仔轉過頭,瞪了滿臉錯愕的阿雄,「這門根本就沒鎖嘛!」

「可是……」阿雄有些驚訝,他剛剛明明就推過也拉過了,他很確定門有鎖上啊。

順仔擺擺手,「我去叫就好,你去對面看看那人收拾好了沒,對面還有一個員工沒走。」見到阿雄點頭,順仔便將門整個大開,心中還不斷暗罵著年紀大不中用之類的話。

設計公司的辦公室規劃果然比傳統產業的新潮了許多,每個辦公桌都用輕隔板做出隔間,雖然有隔板擋住,但仍是很明顯就見到一個人影背對著門口坐在中央的位置。

順仔抬高手電筒照向那人的背,「不好意思!我是保全,我們準備要關閉大樓了!」

「抱歉,我收拾一下就走。」那人轉過了頭,同樣的語調、同樣的回答、同樣的髮型、同樣的臉孔。

順仔整個人僵住了,他看著眼熟的黑框眼鏡男,一陣陰冷竄遍了他的全身,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驚恐。

「麻、麻煩收拾好後……先在電梯口等一下。」是錯覺吧?只是特徵很像而已吧?

在黑框眼鏡男的注視下,順仔僵硬地退出了辦公室,人才一回到走道上,就被阿雄一把拉到了對面的玻璃門前,阿雄抓緊兩邊的門把用力搖晃,「這門根本就打不開,你確定裡面有人?」

順仔臉色慘白,其實他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直覺卻告訴他要趕緊離開這棟大樓。

因此,順仔沒再多想,一把拉住了阿雄的手,朝著電梯疾走而去;被拽著的阿雄不明所以,但見順仔臉色鐵青,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來到電梯口,順仔拚命按壓著下樓的鈕,此時電梯門開啟的速度,變得格外緩慢,等不及門完全打開,他就率先進到了電梯裡,雙手同時按下了一樓和關門的按鍵,晚了他一步的阿雄見門緩緩關上,也心慌地擠了進去。

不過就在阿雄一踏入電梯,刺耳的聲響就從四周傳來,原本要關上的門也緩緩地打開。

阿雄愕然地抬頭看了看電梯頂,這聲音……超重?

順仔也呆住了,他死命地狂按,但門卻遲遲無法關上,而超重的警告聲響也沒間斷。

「故障了?」阿雄疑惑地跨出電梯,此時聲音也停了,他想跟順仔說先通知一下中控室,誰料一轉頭,他所見到的景象讓他把所有的聲音都卡在喉嚨。

他看到電梯裡,擠了滿滿、滿滿的人。

*****

「你們公司有沒有賣吃了會長生不老的仙丹?」中年男人叼著雪茄,蹺高了腳,問著在他面前看起來乳臭未乾的年輕業務。

「目前只有讓您吃了不會倒陽的仙丹。」許子薈滿面笑容地回應。

男人不屑地冷哼了一聲,「那有沒有可以爬到天堂的梯子?」

「您把窗戶打開往下跳,一樣能到天堂。」子薈笑容可掬地指著身旁的落地窗,指點他另一條不用花錢而且更快能抵達天堂的捷徑。

男人翻了一個白眼,「那有沒有吃了可以看到鬼的藥?」

「藥是沒有,不過我們公司片子很多,看您是想看東洋鬼、西洋鬼,還是惡魔、吸血鬼,如果您想要,狼人和外星人也都看得到。」

男人將雪茄捻熄在菸灰缸中,他鄙夷地指著放在他面前的型錄,「明明什麼都沒有,居然還敢說自己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怎樣?耍我就對了?」

面對男人的冷諷,子薈保持著職業的笑容道:「王董,我們真的是什麼都有也什麼都賣,但我們公司是做正當生意,不做違法的買賣,因此剛剛您所想買的商品,我們公司是不進貨的。」

王天仰扁著嘴,他根本就不相信業務說的話,「長生不老有違法嗎?」

「當然,如果有人不會死,那可是逆了天理法則,況且要是兩千年後您反悔想死了,但卻又死不成,那叫我們該怎麼處理?」

王天仰歪著頭想了想,「那就順便賣我吃了一定會死的藥。」

子薈親切和善地解釋:「那更不行啦!這就肯定是違法的。」

王天仰又翻了個白眼,接著聳聳肩,「好吧!那賣我天梯哪裡違法?我不過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天堂罷了。」

對於這種愛找碴的客戶,子薈是見招拆招,「天堂是神住的地方,沒先通知就跑到人家家裡,這不是等於讓您去私闖民宅嗎?因此不賣給您天梯,是為了您好。」

王天仰雙手一攤繼續質問:「那想看鬼總不犯法吧?世界上很多人都看得到鬼啊!」

子薈為難地搔了搔髮,「想看鬼是不犯法,不過一般人既然都看不到鬼,肯定是有他的理由,要是只是因為好奇而我們就讓你去接觸,這樣肯定會世界大亂的!況且您要是真的見到了鬼,八成還會想要跟它們講講話,甚至想要碰碰看它們,搞不好還——」

「我不會。」王天仰大手一揮,截斷了子薈的話。「我只要看看就好。」

「可是……」子薈仍是很猶豫。

「別可是了,一切後果我自己承擔。」王天仰擺擺手,其實他也不是真的想看到鬼,他就是單純討厭業務而已,在他的觀念裡,業務和推銷員全是講話毫不負責,只會信口開河、誇大事實,為了賣東西無所不用其極,和詐騙集團沒什麼兩樣!雖然他也不是想特意刁難做這行的人,尤其眼前這個看起來就生嫩無經驗的新手,還是其他廠商強力推薦給他的,可他就是看不慣!吹牛吹到說什麼都能賣,當他沒見過騙子就對了?這種人不給個下馬威,真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子薈的表情頗為掙扎,他擠眉弄眼好一會兒,見王天仰仍堅持毫不退讓,子薈最後才百般不願地從公事包中拿出一疊文件。

子薈將文件放到他面前,「既然王董您那麼堅持,我當然也不好反對,不過畢竟賣這種東西是有風險的,所以我——」

「別廢話了。」王天仰很順手地拿過筆,看也沒看就在文件上簽上大名。

子薈扁著嘴,「王董,我還是有義務必須帶著您閱讀文件裡頭的重點,也必須先將風險告訴您,畢竟商品是我賣——」

火速地簽完名,王天仰把合約丟到子薈面前,再次打斷他的話,「別浪費篇幅了,要是你賣的東西合我的意,我可以考慮長期跟你們公司合作。」

子薈無奈地收起文件,他從公事包中拿出小小一罐眼藥水瓶,接著又拿出一疊黃符,「把這藥水點一滴到眼睛裡,記住一滴就好,滴太多您的眼睛會產生劇痛,甚至會有失明的可能,所以在使用時請一定要小心,要是真的不小心滴太多,一定要馬上用清水沖洗然後到醫院檢查;藥水的時效有三天,這段時間內您都可以看得到它們,但個人誠懇地建議王董您最好要裝作看不見,如果您害怕被它們侵犯,只要把這些符紙貼在門口、床上或是帶在身上就行,使用前要記得用劍指在上頭打三個勾,幫符紙開光後,符紙的效果也能持續三天,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別讓這些符紙沾到水。」

王天仰狐疑地看了看子薈,本來只是想刁難他一下的,但見子薈把商品都推到自己面前、還煞有其事地介紹起來,好像真的點了藥水就能看到鬼一樣,真有那麼神奇?

他好奇地拿起藥水瓶左翻右看,但空白的瓶身卻也讓他研究不出什麼端倪。

見王天仰懷疑地頻頻打量著藥水,子薈盡責地說:「這只是試用品,試用過後您要是滿意,我們也有長效型的藥水。」

瞭然地點點頭,王天仰又翻看了一會兒後,這才轉開瓶蓋,接著仰起頭,將藥水瓶緩緩靠近眼睛。

輕壓著瓶身,瓶內的藥水就順著細長的尖口匯集到最前端,一滴淡黃的圓珠也在開口處成形,王天仰指尖稍稍使力,淡黃的藥液從瓶口直直落下,掉入了他的眼中。

熱熱辣辣的刺痛從眼中散開,王天仰緊閉著眸子,用指腹輕輕按壓著眼皮,好散去眼中的不適,等了約半分鐘,他這才停下動作,緩慢地睜開眼睛。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子薈擔憂的眼神,但除了子薈之外,在子薈背後也突然出現了一雙充滿好奇的血色瞳仁,靜靜默默地打量著自己。

「嚇!」王天仰嚇了一跳,伸手就抓起桌上的黃符護在胸前。

見他受到驚嚇,子薈趕忙站起來安撫,「王董您先別緊張,這位是我等一下要約見面的客戶,它很安全也很無害的,另外還要提醒您一下,這符紙要先開光才會有用,喔!還要自己開光才行喔。」

子薈的話果然讓王天仰定了心,雖然他真的有被嚇到,但他怎麼說也是個見過大風大浪的人,而且因為藥水只滴了一眼,因此左右眼所見到的景象不同,無法對焦,雖然有見到突然出現的人影,但並沒有很清楚;不過當他明白這位好兄弟很無害後,好奇、興奮和緊張的情緒也讓王天仰迫不及待地遮起右眼,想看仔細這從未出現在他人生風景裡的另一種生物。

飄在子薈身後的是個女人,看起來很年輕,年紀大約二十出頭,雖然皮膚鐵青到接近灰白,頭髮也糾結雜亂,但模樣很清秀,看得出來生前一定是個美人,而它那赤色的眼珠就像有魔力一樣,散發著一種不可思議的魅力。

王天仰直直地盯著它,接著皺了皺眉,又再仔細看了看女鬼,但結果仍是緊揪著眉頭,接著他拿起藥水瓶將左眼也點上藥後,再次看著女鬼。

「它、它叫什麼名字?」王天仰指著女鬼,他的手有些顫抖。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