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者留言版ii:眩者

 編號:790
 作者:瀝青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1.02
 isbn:9789862904923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留言板緊急關站!
越接近失蹤名單核心,身邊的人也有了改變……
雲端靈異,真相即將揭曉瀝青

簡介

失蹤名單:眩者

「接下來,是我這輩子最傾心全力的演出。」
他將布幔往上拉,身軀、頭部全都裹在這塊布幔之中,觀眾們摒息以待。
室內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不知是誰將燈光全關了。
觀眾們發出一陣驚嘆,以為也是表演的一環……直到室內的燈光再次開啟。

深紅色的布幔凌亂的被棄置在舞台中央,團長從此失蹤。

是表演成功,還是團長被鬼抓走了?

作者簡介

瀝青
職業阿宅。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啊!妖怪》春宴篇2008.5
《啊!妖怪》夏宴篇2008.7
《歡迎光臨生死事務所》2010.7
《生死事務所卡到陰》2010.9
《生死事務所閻王來了》(最終回)2010.12
《極道監護人》2011.2
《啤酒花》2011.4
《棄神卷》【向家古董屋】2011.6
《小氣銅門》【向家古董屋】2011.10
《失物之章》【向家古董屋】(最終回)2011.11
《子守唄》【悠哉小鎮】2012.01
《亡者留言版:求救》2012.2
《石頭祭》【悠哉小鎮】2012.3
《永身樹》【悠哉小鎮】2012.4
《亡者留言版:正妹同學》2012.4
《糧神葬》【悠哉小鎮】2012.6
《亡者留言版:索命繩》2012.6
《亡者留言版:蝶之血》2012.8
《亡者留言版ii:給愛麗絲》2012.10
《亡者留言版ii:深夜女優》2012.12
《亡者留言版ii:眩者》2013.1

◆預計出版作品
亡者留言版ii最終回


目錄

-關於f村-
一 f村的委託
二 奇怪的信
二、被埋葬在深處的團長
四 不離不棄的約定
五 十五年前,最精彩的演出
六 貪婪的蠶食
七 想知道的真相
八 不算結局

作者自序

留言版ⅱ第三集自序

大家好!歡迎來到亡者留言版ⅱ的第三集!

我們又見面了>/////<

這次的主題依舊是失蹤名單為主,既然都到了第三集,那就可以先來講講無關劇情,但是很想分享的小設定啦!

這次的主角是眩者,事實上在『給愛麗絲』裡就出現的失蹤名單,名字的排序就是留言版ⅱ的集數順序,所以第三集的主角就是眩者啦!

而這次的劇情,因為是從小應叔叔的角度開始,所以整體故事會跟其他集也點不同,至於哪裡不同就請大家慢慢的去發覺了!

第三集上架的時間,剛好是2013年年初呢!

嗚嗯……仔細想想,從2012年,第一次開始在無間出現的書就是留言版,一直到今年的年初還是留言版啊xd

其實,我常常會想,沒寫過這類的題材的自己,可以嘗試寫出偏向靈異懸疑的故事來,又一直聽到很多朋友說,他們很喜歡阿年、小白這兩位主角(噴哭)

身為他們的媽,聽到這些意見,超開心的啊!!!

2013年才剛開始,依舊是這兩人先上陣跟大家見面,他們依舊每天吵吵鬧鬧的經歷每一個難以解釋的委託喔!

另外,第二部主線,失蹤名單也漸漸的要往最終結局發展了,所以這一集千萬不能錯過啊(這時一定要工商廣告一下!)

閒聊到此,請各位看書去啦!

(話說,我的寫序障礙好像還是沒改善orz有很多想說的話,可是到了真正想寫的時候,卻又不知該如何下手……揪竟,什麼時候才能改善呢?)


精采試閱

亡者留言版Ⅱ-消失的戲法

-關於F-

那是一個遙遠又偏僻的山中小村。

爾後,世人都叫這座村子為F村,姑且就這麼稱呼這座偏僻、遙遠、位處深山的小村落。

深山小村裡的住戶不少,這裡曾是產量非常豐富的礦山,所以此處的居民們都是相當保守、有錢的人家。

這麼說來,您可有聽說過這件事?

F村過去真的非常的風光,曾有好一段時間,因為挖掘到金礦一度聲名大噪呢!

但是,人啊終究是貪婪的,聽聞這裡有好處可撈,就有許多、許多人一窩蜂的前來挖寶,而當F村再無法挖掘到金礦之後,人們就逐漸散去了。

村子曾每晚夜夜笙歌、燈紅酒綠,其光景可比白天熱鬧得很。

聽起來就是則曾經繁華,但敵不過世代遷移而逐漸沒落的的小村故事啊!

這又有什麼特別之處呢?

曾有個傳聞,雖然至今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但是當時在這座小村裡引起了軒然大波,至今老一輩的F村村民還深刻記得,在幾十年前這座村子住戶眾多、熱鬧的時期,曾有一組戲班子在這裡紮營演出,這一演就是三個月。

這不是一般的戲班子,演出的內容琳瑯滿目,更有許多現今完全沒看過的特殊戲法。

但是,這個沒有名字的戲班子卻在某天出事,一夕之間失去了舞台,從此風光一時的戲班子就成了F村中最禁忌的話題。

據說,當時戲班子每年夏天會在此村停留,直到入秋之前結束表演,轉往下一個村落演出。

當他們到來時,F村特地將他們安置在村子正中央那座由水泥打造而成的活動中心,建築物的最前方是一座木造的表演舞台,每當布幔拉起時,表演便將開始。

表演從一開場就非常的精彩,宛若無骨的女子將身體彎折至不可思議的角度,緊接著是單靠繩子就能在舞台上自由跳躍、飛翔的男子,這些表演結束後,舞台的燈光突然暗下了。

一陣緩慢、有節奏、蹬著皮鞋底的步伐聲從角落逐漸傳至舞台中央。

觀眾最期待的橋段即將開始,他們報以熱烈的掌聲迎接這一刻的到來,燈光重新回歸,最受歡迎的戲班團長登場了

他當著數百人面前,即將表演讓自己憑空消失的戲法,但是仔細一想,當天那位高大帥氣的團長臉色非常不對勁,看起來像是生病了。

蒼白的臉色,勾起的笑意看起來是這麼的勉強,就連那雙以戲法讓人眼花撩亂的漂亮雙手,看來也有氣無力的。

「接下來,就為所有的觀眾表演最後的壓軸戲碼。」穿著西式黑色燕尾服的團長,手裡抓著一張比人還大的深紅色布幔,一邊飄晃著那塊布並這麼說著。

「各位,這次的壓軸表演,是我將會從舞台上消失。」

他笑著,蒼白的臉色並無損那張帥氣又端正的臉龐。

深紅色的布幔看來華麗又低調,隨著他一晃一晃,閃耀著迷人的光澤,並將布幔緊緊地裹住自己的身軀,並在自己的胸前交疊。

舞台的中央,只看得到他的頭部,而身軀全被這塊布幔掩蓋。

「這將是我這輩子最傾心全力的演出。」他笑著,過分蒼白的臉色看起來非常詭異。

「請各位仔細看,錯過絕對會後悔,那麼表演開始。」

接著,他將布幔往上拉,將自己全身裹在這塊布幔之中,觀眾們則摒息以待。

這時,誰也看不到舞台中央的團長,只能看到一塊巨大布幔遮蓋著一名成年男子,室內突然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不知是誰將這裡的燈光全關了。

觀眾們發出一陣驚嘆,以為這也是表演的一環,燈熄了好一段時間之後才終於察覺事情非常古怪,於是他們開始鼓譟了起來,對著舞台中央又喊又叫。

終於,室內的燈光再次開啟。

所有的觀眾卻是面色茫然的盯著舞台。

深紅色的布幔凌亂的被棄置在舞台中央,早已不見團長的蹤影。

這場表演成功了嗎?

這就是團長所說的,消失的戲法嗎?

台下的觀眾靜靜地、困惑的繼續盯著台上的動靜。

不久之後,後台傳來一陣騷動,充斥著有男、有女的驚呼與慌亂。

那是戲班子最後一場演出,一場讓村民們永難忘懷的表演。

因為表演消失戲法的團長,從此失去了下落,他在數百位觀眾面前消失了。

所有人再也沒有聽到關於這位團長的的消息,戲班子也因為這件事停擺、解散。

F村再也沒有別的戲班子來這裡進駐、演出。

團長的下落從此無人知曉。

這是距今約十五年前所發生的事,雖然並非無人聞問,但偶爾提起的時候,F村的人們總會露出為難的神色。

他們不能談論,因為這是F村的禁忌。

但是不知為何,關於F村的一切、關於這個消失的傳說,卻在十五年後的某天悄悄地又開始流傳起來了。

吶吶、你可有聽說關於那個消失的魔術師傳說?

就是那個,完成最後一場消失戲碼之後,就徹底失去下落的戲班團長啊!

你可聽過這個傳聞嗎?

一、F村的委託

絕體絕命截稿作家發表於2013/01/21 PM 2300                                                               

這不是轉貼的資料,因為太多不實的消息,讓我忍不住想跳出來說幾句。

我要提的就是關於F村的事。

從幾年前開始,我就一直在收集F村的資料,尤其那個把自己變不見的魔術師傳聞,不知從何時又開始流行起來,讓我很想提醒大家:最好別去打擾F村,雖然已經有人找到實際位置在哪。

現在科技這麼進步,要用電子地圖找到那個地方並不難,但是我真的奉勸大家,不要嘗試著去F村探險,那個地方不要隨便進去。

或許我不是最瞭解這個村子的人,但是絕對比你們更清楚關於那邊的一切。

請大家將這段轉貼出去吧!我也不介意你們直接貼出我的ID帳號。

我只是想提醒大家,別刻意靠近你所不了解的地方,因為這是賣命的行為。

《《《》》》

閃亮亮的大一寒假來臨了。

不用暑假作業、又可以等過年領紅包、這對充滿活力的新鮮大一生阿年來說可是超級期待的假期了。

但是,寒假才剛開始、才剛度過第一天而已,他所打工的那個『不能說神秘事務所』就有個奇怪的委託上門了。

而且,他認為這次的委託似乎非同小可,因為——

「阿年,不好意思啊!才剛放假就抓你過來幫忙。」負責駕駛的白守應,帶著充滿歉意的笑容望著投射在後照鏡上的少年這麼說。

「小應叔不會啦!反正我放假之後也沒事,而且這也是打工啊!有酬勞賺有何不可?」習慣坐在駕駛後座的阿年,將身軀傾向前對著白守應笑嘻嘻的說道。

「真是謝謝你了!」白守應溫和的笑著,以流暢的駕駛技術行駛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田間小路上。

「唉唷!不用客氣啦!」阿年輕笑著並重新癱回後座椅背上,望向坐在旁邊、頭抵著車窗打瞌睡的伙伴白秋恆一眼之後,他還是忍不住好奇地又趨向前,與白守應輕聲交談。

「小應叔,這次的委託工作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他有點不安地問著。

「為什麼要這麼問?」白守應笑瞇了眼,對於這個單純又善良的孩子毫不掩飾的態度,非常欣賞。

「因為,感覺平常小應叔超忙的,很少會跟我們一起出任務啊!」阿年搔搔頭,腦中努力轉了好幾回,對於用字遣詞都相當小心。

「因為這次人手不足,有清還有其他的事要處理,加上要去的地方很遠,所以我才決定跟你們一起來。」他笑著簡略解釋,輕鬆地淡化掉阿年的不安。

「耶?有清哥最近到底在忙什麼啊?我好像已經有好幾天沒看到他進辦公室了。」他皺起眉,一想到打電動的好戰友最近都不見人影,感到有些孤單呢!

「對啊!最近有幾個委託需要分頭進行,所以得外出好幾天。」白守應露出苦笑,好似還聽見了那個熱血小助理的痛苦哀嚎。

「小應叔,這次的事件跟網路上流傳的那件事有關嗎?」他一邊說著,還轉過頭看了熟睡的小白一眼。

「現在網路流傳的怪事這麼多,你指的是哪件事?」

「喔!小應叔,你知道我很常逛的那個Unknow留言版吧?最近那邊很不平靜,這幾天好像還因為遭到攻擊,暫時關版。」阿年憂心忡忡地說著,那模樣看來就好像遭逢世界末日一樣。

每天都要上去晃一下的地方,突然無法進入、無法跟熟識的網友們聊天,讓他感到很不適應,就算私下都有取得聯絡,但是這跟在留言版上交流的感覺又完全不同。

Unknow留言版的存在,就是這點有趣啊!

「這件事有清跟我提過,他也是留言版的愛用者,雖然都說自己是潛水員,但是他最近很常喊進不去留言版看文章,覺得很無聊。」他不禁笑道,甚至開始反省,自己對於下屬的管理是否太過鬆散。

畢竟有清的工作,主要就是在網路上蒐集各種可能性的情報,搜尋各大網站是必要的事,不過有時白守應抬頭望一下顧有清的工作情形,卻發現他在玩網路小遊戲就是了……

「就是這樣!一直出現奇怪的帳號留言,接著三天兩頭就被攻擊。」阿年嘆了口大氣,這幾天留言版開了又關、關了又開,攻擊的狀況一直沒停過,使得管理員不停發公告安撫大家。

「奇怪的帳號?例如?」

「就是最近很熱門的失蹤名單啊!上次還出現一個叫稻妻的人上來,丟下很奇怪的留言之後,網站突然就變得很卡,然後就上不去了。」

阿年仰頭思索了一會兒,他遲疑的挨近白守應並壓低聲音的繼續說道。

「小應叔,我記得稻妻也是失蹤名單上的人,上次在L戲院裡也有看到這個人的名字出現在電影的幕後人員介紹上,他到底是誰啊?」

「我也想知道他是誰。」白守應無奈的嘆息著,阿年的困惑也是他的疑惑啊!

「嗚嗯……我老覺得Unknow被攻擊,跟他一定有關係!」阿年像個偵探似的口吻,讓白守應忍不住發笑。

「放心啦!既然管理員都有公告的話,表示他們也在處理問題,耐心等等吧!網站會修復的。」白守應很貼心的安慰,Unknow留言版出狀況,他比誰都還要清楚。

因為他就是網站的架設者,雖然不是工程師,但是他知道這次被攻擊的原因——如阿年猜測的一樣,的確跟那個名為稻妻的人有關。

對方的惡意攻擊相當猛烈,迫使他們決定暫時關站維修,也趁這段時間請維護的人追查攻擊者的IP位址。

但是,棘手的是完全查不到攻擊的位址來源,這些網路攻擊好像憑空出現一般,炸得他們體無完膚。

「希望是這樣。」阿年沮喪的低頭,再次發出嘆息,為了轉換心情很快又提了另一個話題。

「所以,小應叔……這次你說要去的F村,也跟失蹤名單有關係,對吧?」

「對啊!而且有點特別,有人在Unknow的留言版看到討論,然後剛好遇到有點巧合的事情,透過介紹才將委託轉來我們的事務所。」

車窗外的風景越來越荒蕪,他們已經進入了前後幾無來車與住戶的深山裡。

「是什麼樣的巧合啊?」阿年問著,心頭浮起不太妙的預感。

「對方收到了署名為『稻妻』的信函,內容雖然不具任何威脅,但是總有些古怪的地方,另外——」

「另外什麼?」白守應欲言又止的模樣,讓阿年更加緊張了。

「收到信的人,也是Unknow的會員,而且很常出沒在留言版上,等一下我們就會跟他見到面。」

「咦?說不定我跟他聊過耶!」阿年驚訝的喊著,世界有這麼小嗎?這邊繞一繞那邊碰一碰,總會碰上多少有關連的人。

「有可能喔!以你待在留言版的資深程度來看。」

「小應叔,你知道他的帳號ID嗎?」阿年拋去了剛才的不安,反而開始有點期待與委託人見面的機會。

「我記得他的ID,瞭解委託內容時這部份也有告知。」白守應思索了一會兒,畢竟網路上來來去去的ID不少,要他立刻想起可有些困難度。

「是什麼、是什麼?」

「我記得,他叫——絕體絕命截稿作家。」

「啊?」阿年愣了好一會兒,這個ID不就是前幾天還在留言版上警告大家不要去F村的人嗎?

「就是叫這名字。」阿年困惑的反應讓白守應止不住輕笑,這孩子就是率直又有趣。

只是對於最近調查的事毫無進展的狀況下,令他內心感到有些心急,關於F村的事,關於失蹤名單的事,以及——這個不停的出現在各種訊息裡,卻無法確認是否存在的稻妻。

稻妻發表於2013/01/23 AM 0000

別妄想靠這個網站就可以收集到資料。

事情遠比你們所想像的還要困難,最好就此收手,別再探究。

否則將會引來性命危險。

Unknow留言版2013/01/23 AM 0003 系統公告:

本站目前遭受網路蓄意攻擊,目前正在進行緊急維修,需暫時關閉網站,如有不便敬請見諒。—

「對方的IP位址我還沒查出來,或者該說根本查不到,頭一次碰到找不到來源的攻擊模式。」電話那頭,是協助架設網站的工程師,但是回應的語氣聽來很平淡、一點都感覺不到危機。

「咦?這樣很麻煩耶!我跟守應大哥得靠這留言版收集情報的說!」走在街道上的顧有清,右耳貼著手機口吻聽來非常焦慮。

「你跟我抱怨也沒辦法啊!對方查到了你們的主機位置,一直用DDOS(註:網路論壇常用攻擊手法)攻擊癱瘓你們的網站,伺服器沒燒掉已經是萬幸了啦!我看對方根本就想把你們的網站置於死地,不過就是個留言版有什麼資料可以竊取的?」工程人員一副我也沒轍的反應,讓顧有清大大的嘆了口氣。

「好吧!你繼續處理,只能暫時關閉網站了。」顧有清無奈的投降後結束手機通話,現在他無暇顧及這問題,在街上走好一段路之後,他拐近一條更狹小的巷弄裡,四周都是木造的老舊屋子,窗戶更是現在少見的毛玻璃。

目的地就隱藏在老舊社區裡的巷弄間,道路兩旁沒有路燈,整個景象只能用殘破不堪來形容。

這裡根本沒有住人,也不會有人想住這裡。

「就是隱藏在這種地方,所以幾十年來都沒人發現啊?」他走到某戶木造二層樓房前,仰頭看著早已斑駁、歷經長期的風吹雨打的牆面,還有崩毀危險的區塊,整棟屋子看來搖搖欲墜、充斥著危險。

被隱藏在門邊的一小塊鐵製招牌,讓顧有清忍不住靠近看個仔細。

精神共同合作會。

招牌上印著這行字,顧有清還慢慢的抽出放在上衣口袋裡的小冊子,再三確認著。

手上的冊子,印著同樣的圖文,然而這間破舊的木造屋看起來已經荒廢許久,腳邊還散落著沾滿灰塵與泥濘的傳單,屋內除了灰塵與雜物以外,沒有其他的東西。

但是,明明是大白天,顧有清卻覺得有股陣陣的涼意從四周襲來,這裡陰氣十足,讓人完全不想久待。

「總之,確定找到最初根據的地點了!快點跟守應大哥說一聲——」

話還沒說完,荒廢的木屋內傳來令人無法忽略的碰撞聲,讓他苦著一張臉、僵硬地看著這座比鬼屋還要令人懼怕的屋子。

「可別有什麼事啊!」他低聲喊著,立刻抽出手機準備打電話求救,這時屋內又傳來了好似雜物落地的聲音,讓他發出有點丟臉的悲鳴,接著他加快按撥號鍵的動作,急著想與白守應取得聯絡。

咚——咚——

不規律的掉落聲響越來越大聲了,這時他才清楚看到屋內有許多雜物往下墜的黑影,但是在毫無外力的狀況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守應大哥,我找到了!」這時電話總算接通,他口氣慌忙地立刻回報狀況。「這裡的確是精神共同合作會的根據地,可是荒廢很久了耶……」他帶著不安的心思解釋著,屋內又傳來更多、更響亮的雜物落地聲,緊接著他透過模糊不清的毛玻璃,好似看到了不太尋常的景象。

「然後,守應大哥,有人——」顧有清的口吻聽起來像是快哭了。

他隱約看見有個人影,從遠處左晃、右晃地逐漸朝木門逼近,現在可是白天,他實在無法判斷這個詭異的景象,到底是活人還是阿飄。

黑影離他越來越近了,讓他下意識地開始往後退、準備轉身逃跑,此時傳來一陣尖銳的破碎聲。

玻璃在沒有外力的狀況下,被打破了。

顧有清不禁轉回頭,從透裂的毛玻璃之間看出去,視線所及是永無止境的黑暗,與令人不安的沉靜,根本沒有任何人影。

正當他這麼想,突然冒出了一隻手,抓住了還殘留碎玻璃的木窗邊緣,這景象讓顧有清嚇得縮起肩膀、狼狽的立刻拔腿就跑。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更無法確定那是不是屬於活人的手,只曉得這種時間出現這種現象,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他只能拚命地奔跑,快點遠離這條無人又奇怪的小巷。

「守應大哥,對不起!我是俗辣——我要先落跑了啦!」顧有清邊跑邊喊,這聲哀鳴般的大叫,響徹了整條巷弄。

「有清這傢伙……」白守應瞪著手機,已經離耳朵好一段距離,居然還可以聽見他發出的慘叫,可見他正承受相當大的驚嚇。

「有清哥怎麼了?叫得好難聽。」後座的阿年湊上前不解地問。

白守應為了接這通電話,還特地將車子停到路邊好一段時間。

「不太清楚,他很膽小,看到蟑螂老鼠都可以唉唉叫。」白守應望著已經被掛斷的電話,悶聲、不解地說。

「那應該就是沒什麼問題吧?」白秋恆不知何時醒來,一邊打著哈欠說。

「希望是這樣,讓他單獨一個人去查事情,還是有點不安心。」白守應收起手機,重新發動車子,銀白色的房車重新行駛在山間小路,一路上的顛簸總讓人感到有些不舒適。

「有清哥只是膽子小了點,應該還好吧?」阿年低聲說著。

「嗯!所以小叔叔不要太擔心,放他一個人去吧!他需要長大。」白秋恆半開玩笑地補充,後頭兩人一搭一唱,順便損了在遠處辛苦忙碌的顧有清幾句,讓白守應也難得地露出輕笑。

路面越來越顛簸,相較於過去的幾次委託,這次的地點的確遠了些,他們繞了一圈又一圈的山路,阿年甚至開始暈車,正當他感到頭昏眼花、想開口求救時,白守應一句輕聲的提醒,讓阿年的精神立刻恢復了。

F村就在前面了。」他放慢車速,指著前方說。

「啊?終於要到啦!」阿年立刻湊向前想看個清楚,但是這一看,他立刻暗叫不妙,面帶恐懼地說:「真、真不愧是傳說中的F村——」

「嗯!真的很陰。」白秋恆毫不避諱地附和,這比他去過的任何一個村子都還要陰氣沉沉、了無生氣。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沒命騎士875
  • 我覺得~
    顧有清這一集應該是....
    神麼英文高中吧....
    像a樂園那些的一樣
  • BY瀝青
    嗚嗯...就等結局出來啊就會知道真相了XD
    因為已經寫完了啊XD

    MINIBOOK 於 2013/01/17 16: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