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猛鬼總裁

 編號:789
 作者:合集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1.02
 ISBN:9789862904923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位高權貴、風流倜儻的他們,最不為人知的一面……
養心……總裁辦公室大直擊!
娜歐米、乙酒、花野東藏、浮靈子、尾巴

簡介

愛的驚悚祕辛!從來沒人寫過的恐怖總裁!

浮靈子|見鬼了我的愛:小白球聚會上的某位總裁,不知道自己已經……

娜歐米|
Miss
人氣作家密斯金正在寫的完美總裁真的出現了,而且一樣不愛穿衣服!他想保護的女孩到底是誰?

尾巴|最上位者:
這家公司每天都有人晉升總裁,然後在隔日失蹤……

乙酒|求救信號:
被軟禁在辦公室的總裁透過內部網路不斷求救,為什麼從來沒有人救他出來?

花野東藏|就算殺了一個總裁,還有千千萬萬個總裁:
這棟死了無數總裁的大樓,深夜的監視器裡拍下了疑似總裁的鬼影
……

作者簡介

浮靈子︰http://moma1126.pixnet.net/blog
娜歐米︰http://naomi543.pixnet.net/blog
花野東藏︰http://lisido.pixnet.net/blog
尾巴:http://www.wretch.cc/blog/ikumisa
乙酒:https://www.facebook.com/sake.oto?fref=ts

目錄

Miss – 娜歐米
見鬼了我的愛–浮靈子
最上位者–尾巴
求救信號 – 乙酒
就算殺了一個總裁,還有千千萬萬個總裁 – 花野東藏

精采試閱

Miss / BY娜歐米

「到底是不是可以現在改一下看看嘛?」十五坪大的樓中樓,迴盪著法蘭茜音質低沉卻無比洪亮的詢問聲。

「哎唷,現在沒電了,好睏,再說啦。」金蜜絲揉了揉耳朵,翻過身,用身體捲住棉被滾到床的另一頭,不當一回事地繼續睡。昨晚在網上聊天聊一夜,現在極度需要補眠。

拜託,什麼事都等她睡飽了以後,再說。沒錯,金蜜絲的口頭禪就是「再說啦」。

「金蜜絲」是她寫驚悚小說時,封面上印著的筆名,也是她的本名。喜愛金蜜絲的讀者替她取了不少暱稱,有的叫她小金金、有的叫她蜜絲佛陀,還有什麼金絲膏、金蜜糖的都紛紛出籠了。

但在虛擬的網路世界中,混熟的網友則喊她Miss金。她喜歡這化名,嘻,因為她都偷偷用這化名當帳號,登入一些讓人噴鼻血的花美男寫真網站去下載養眼圖檔!這些養眼照太重要了,不但可以配飯吃,寫小說寫累了,還可以幫助她提神醒腦、促進新陳代謝呢!

「小天使,花精靈,金大牌,算我求求妳。」只見頂著一頭亮橘色爆炸頭假髮、單眼皮、熱愛羽毛亮片裝的法蘭茜,屈膝跪靠在床畔,半瞇的小眼中彷彿能洞悉作者們心中無數個小宇宙。

但其實身為金蜜絲的編輯,法蘭茜也常常覺得自己很歹命,她瞅著床上這位滾到床邊去睡的紅牌作家,金蜜絲可是他們「今朝特蒐誌出版社」目前人氣最旺、暢銷排行榜上的賣座寶貝呀!個人的暢銷佳作《陰陽人》粽子串系列賣得嚇嚇叫,所以出版社希望藉她之力,拉抬出版社其他兄弟姊妹一起寫年度套書,才特別企劃了一整套【不見總裁鬼掉淚】的超展開驚悚大作,由金蜜絲掛頭牌,希望靠這次結合了蓋世總裁跟怨鬼的豪華套書,能再多幫出版社賺點年終。

至於編輯法蘭茜為何歹命呢?就隨便拿今天的情況來舉例吧,她為了拜託金大牌抽空修改一點點總裁的設定,用電話狂call不通,發mail也沒回應,就連在線上假裝邀作家一起玩遊戲也不理不睬,但在進度迫在眉睫的情況下,害她只好犧牲自己的午餐時間,餓著肚子,連炸雞排都沒時間啃,就直接殺到金蜜絲的工作室——兼香閨來,繼續跪求拜託。

「好嘛好嘛,親愛的,」噢,見鬼了,每個作家她都喊親愛的,但竟沒一個作家願意好好憐愛她。「Miss金,我新發現一個有很多帥爆的Oba的網站喔……」法蘭茜用自己那顆亮橘爆炸頭假髮去頂棉被,手往被裡探,鬼鬼祟祟地偷撓金蜜絲蜷在被窩裡的腰,嘿嘿,這位暢銷作家非常怕癢。要死了,這樣還不歹命嗎?明明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專業編輯,命運卻偏偏選中她來這裡跟作家玩搔癢癢的遊戲!

能怎麼辦呢?關鍵字Key下去就對了啦!耶,果然,有反應了。

「哎唷喂呀,啊哈哈,喔呵呵,哇──哇──」尖笑聲從棉被裡爆響開來,緊接著,一張睡眼惺忪卻有股藏不住興奮感的臉鑽了出來。「哪裡?哪裡?專業的編輯快告訴我,很帥的Oba網站在哪裡?我要趕快去抓圖!」

是有沒有這麼的專業啊?法蘭茜心中的臉綠了,但頭上的那張臉立刻適時地露出笑靨,掀起蓋在金蜜絲身上的溫暖大棉被,從背後變出iPad mini。「登登,喏,不就在這裡了嗎!」

「哇厚厚厚厚……好帥好帥好帥!」像電腦當機似的,金蜜絲熱血沸騰,口中不停讚嘆。她伸長了手,想一把搶來摟進懷中看個仔細,但法蘭茜動作更快,竟然晃啊晃的、有點故意地轉過螢幕不讓大作家逞獸慾,啊不對,是稱心如意啦。

「金蜜絲小姐,好帥好帥好帥的一堆Oba他們說:親愛的,趕快把總裁的設定改一下,午餐還沒吃對吧?妳的苦命小編編法蘭茜,會去幫妳跑腿買大雞排跟珍珠奶茶回來跪拜妳的。」

金蜜絲呵呵乾笑了兩聲,抬頭望著法藍茜說:「騙人,我的Oba他們才不會說中文。

可惡,又被打敗!但已經去行天宮燒了香拜過關老爺的法蘭茜也非省油的燈,有了關老爺的加持,肯定能夠化險為夷。她再次綻開笑顏,但這回笑容不再燦爛,反而透著一股邪氣的詭異感。

「但帥到爆的Oba卻不是騙人的喔,不想要就算了,唉,反正也沒人想欣賞,我就把他們通通都殺掉好了。」法蘭茜滑動手指頭,觸碰螢幕上的一堆視窗畫面,上面有一張張讓人噴鼻血的帥哥型男偶像照片。「嗯,讓我想一想,應該先殺哪一個好呢?」

胡亂紮起馬尾、戴起粗框眼鏡的金蜜絲摀住雙眼,失控地尖聲嚷道:「啊!不要殺不要殺,妳把Oba一個個殺掉,我的心會碎掉,腦袋要爆掉了啦!」

「拜託,千萬別碎也別爆,求求您惹。」法蘭茜表情冷斂,說話方式卻故意學自己在傳簡訊時所慣用的字句。「藏在小說裡的邪佞大總裁,還等著妳去幫他忙呢。」

金蜜絲嘆口氣,雖然生了副能騙人的精明臉孔,其實卻是個傻大姊個性:「改一下就好了嗎?」

「是的。」

「一定要選大雞排跟珍珠奶茶嗎?」

「蛤?」

「我只是覺得,大雞排好油喔,一大早就吃這麼高熱量的油炸物,會不會太不養生了?而且跟珍珠奶茶也不搭。」金蜜絲眉頭一皺,鼻子也跟著皺了起來,像抱怨又像在撒嬌。「不然我可以換鹽酥雞跟卡布奇諾嗎?」

更……上一層樓的咧!是有多不養生多不搭?鹽酥雞配卡布奇諾!這吞下去才會拉肚子好嗎!更何況現在也已經不早了,把午餐的大雞排省下來送妳吃還被嫌!法蘭茜內心彈奏著激動的交響曲,但隱忍的嘴角卻只顫抖了一秒鐘,旋即敞開雙臂,送給她的金蜜絲大作家一個無比華麗的擁抱——

「好的,沒問題,編輯的工作重點之一,就是要把作家的事看得和自己的事一樣重要。」她甩了甩自己的爆炸頭假髮,理了理羽毛亮片裝上面被弄亂的羽毛。「等討論好,我馬上就去買。」

「那快討論吧,我好想要我的Oba跟鹽酥雞喔。」金蜜絲情緒轉換很快,非常率性地直接盤腿坐在床上準備討論。

法蘭茜再度拿起iPad mini,點進雲端硬碟,打開文件檔,開始瀏覽起她的標注。

「親愛的,這次的套書,所有的作家中,就只有妳的總裁怪怪的。」

「哪有怪?會嗎?我覺得我的梵西總裁那樣的完美很正常啊。」金蜜絲眼睛發光道。

法蘭茜努了努嘴,直搖頭。「驚悚小說裡的總裁怎麼可以完美呢?而且,妳那位居然還是惡魔的化身,哪裡完美了?根本一點都不正常。」頭都快搖斷了,幸好亮橘色爆炸頭假髮還撐得住。

她知道,這位暢銷作家對少女時期迷戀過的漫畫《惡魔的新娘》非常執著。故事描述挑戰禁忌愛上妹妹而被懲罰變成惡魔的男主角迪莫斯,為了挽救被囚禁於地獄中逐漸腐爛的妹妹,唯有到人間找到一個和妹妹樣貌相像的女孩當替身,惡魔心愛的妹妹才能獲得重生。但被詛咒的惡魔卻在不知不覺間愛上了這個與妹妹外表神似、卻總是一次次用純潔善良的心打動他的凡人女孩。

「可是,我的總裁雖然外表是惡魔的化身,但在工作職場上的身份還是總裁呀。」

「什麼總裁?」不說還好,法蘭茜現在覺得自己的血壓在飆高,血糖卻不停猛降。「人體刺青紋身藝術連鎖集團的……總裁?」

金蜜絲眨眨眼,笑咪咪。「不覺得很特別很棒嗎?不覺得我很有創意非常有想法嗎?」

「什麼有想法!妳應該只是想把妳的那位惡魔哥哥化身成總裁,半裸著上身在小說裡逛來逛去而已吧,這種梗作夢的時候想一想就行了,幹嘛那麼認真寫進去?還惡魔總裁?」

「哇!太讚了,妳怎麼都知道?」金蜜絲在彈簧床上雀躍跳著,像找到知己。

法蘭茜嘴角抽搐,「因為我是妳的編輯,知道妳內心一直深愛著惡魔,總裁只是幌子。」

                       

兩小時後。

金蜜絲扯著一頭亂髮,紅色髮圈亂丟在書桌上,桌上凌亂擱著鹽酥雞紙袋,只剩幾根九層塔喪氣地躺在裡頭,咖啡杯內的卡布奇諾也早就冷掉了,被隨便擺在筆記型電腦邊。

「要改哪邊呢?已經很完美了呀。」她哀嘆道,任何一句象徵總裁完美形象的形容都好捨不得刪掉喔。「再也找不到這麼讓我想撲上去抱抱他的總裁了啊!喔,我心愛的梵西!」

一時情緒激動,手一揮,筆記型電腦旁那杯冷掉的卡布奇諾瞬間就被她給……撞翻了!

和著乳白泡沫的淺咖啡色汁液嘩的一下,天女散花狀地全往金蜜絲的電腦螢幕跟一粒粒鍵盤縫隙間潑灑而去,不過轉眼之間,原本開啟中的作業系統畫面突然出現閃爍加上下跳躍的情況。

「媽呀,現在這是什麼情況?」金蜜絲慌了手腳,不停亂按鍵盤想穩住這頁Word檔。「呼,嚇死我了,幸好沒有從電腦裡面冒乾冰出來。」

人哪,千萬別太鐵齒,尤其是八字沒有很重的驚悚小說作家。

就在金蜜絲才剛慶幸完意外並沒有很嚴重的下一秒鐘,真正的意料之外才正開始——

「不會吧!我家怎麼會有真的乾冰啦?」她鬼叫著,雙手拚命揮舞推拒,但乾冰略帶刺激感的霧氣薰在她臉上、瀰漫她渾身上下。「哇……別、別往我臉上噴了呀!」

糟糕,她的電腦!她還在修稿狀態的小說,啊,還有她那凡人無法擋的超完美總裁啦!

「是誰允許妳就這樣隨便闖進我的這個世界?」

好有磁性的嗓音啊……咦,這台詞好熟?

乾冰般的煙霧還未散開,金蜜絲揉了揉眼,往迷霧深處望去。

「啊,是、是……怎麼會是你?」她傻了,也看呆了。

「不是我,還會有誰敢搶先一步站在妳面前?」那聲音道,逐步朝她靠近。

哇賽,霸道的男人好Man呀!金蜜絲眼放閃光,喉頭緊澀,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

「梵、梵西總裁,你怎麼可能會出現在我家?」

只見那身影越靠越近,終於,站定在她面前,「親愛的絲,不是妳來找我的嗎?」

「啊?是我怎麼樣?」金蜜絲不懂這話中的意思,但管他的呢,此刻站在她眼前的,可是自己小說故事裡那位超完美又無敵帥的梵西總裁耶!這種好康……絕不能白白浪費掉。

「噓,這裡有危險。」梵西總裁伸出修長的食指往金蜜絲的唇畔一比,微涼的溫度瞬間在她敏感的肌膚上像觸電一樣啪吱啪吱走火了!天哪,她的臉變得好燙,還有身體也是。

「那、那我們要怎麼辦?」厚!金蜜絲驚覺自己講出來的話都好白目,太扣分了啦。

她一字一句從電腦鍵盤上敲打塑造出來的梵西總裁,居然真的出現在眼前!還有什麼奇蹟比這更驚奇有爆點的,她的總裁……她連作夢都想抱一抱的梵西總裁耶。

站在他面前,這才發覺原來梵西總裁比她描述的還更高,實體化的梵西總裁,有雙比潭水還要深邃的暗茶色眼瞳,眉宇之間寫滿神祕的傲氣,淺抿著的唇角線條害她不敢直視,深怕靠太近看得太忘我,會情不自禁想一口把它給咬下去!啊──下流下流!她居然在心中默默對梵西總裁如此大不敬,慘了啦,千萬不能再偷看他的嘴了。

身為一名襯衫控,金蜜絲總愛在小說裡替梵西總裁換上一件又一件樣式迷人的襯衫,襯衫伏貼地貼上他的胸膛,每一次轉身、每一次深呼吸、每一次俯身朝女主角緩緩湊近時……襯衫的鈕釦就像隨時都有可能會繃開來、飛彈而出似的。

而現在,梵西總裁身上穿的那件襯衫,剛好就是她偏愛的鐵灰色系,才繫了一半、套在頸子上的紫色領帶,看起來很叛逆,開了三顆的釦子讓襯衫內的胸肌輪廓完美呈現。喔,怎麼會有這麼不愛把釦子乖乖扣起來的頑皮總裁呀!天哪天哪,她好喜歡。

金蜜絲狠狠吞了口口水,緊張地閉上雙眼,卻怎麼也壓抑不住臉紅心跳的羞怯。

「親愛的絲,妳必須現在就跟我走。」低沉磁性的嗓音再起,牽住她的手,緊緊握著。

金蜜絲點點頭,男主角不管說什麼都好。「好,但是我們要去哪?哇啊……」但還沒來得及回過神呢,腳尖就忽然離開地面,隨著腦中的思緒飛快奔馳──

感覺才不過幾秒之間而已,她跟她的梵西總裁便雙雙掉入另一個看似更像幻境的陌生之處。

「剛才那裡藏了無數殺意,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不快點離開不行。」他向她解釋。

金蜜絲抬頭張望,困惑中隱忍著一股不安。「那現在這裡又是哪?」

好詭異的地方啊,四周佈滿了看起來頗具舞台效果的電路板高牆,電路板上閃爍不停的燈影投射在他倆的身上,但光影陰沉,令他們在彼此眼中都變得忽明忽滅。不遠處還不時傳來擾亂人心的雜音,讓這裡彷彿成了一座即將引爆、過不了多久便會慘遭廢棄的死城。

梵西總裁臉色一沉,神情瞬間變得陰晴難料。「還是沒有逃出去。」

「逃?」金蜜絲心中暗暗一驚,剛剛說有殺意,現在又說要逃,潛伏的危險到底在哪?

「在這地方,只有逃跟消失兩種選項。」他視線朝旁一瞥,半瞇著眼,嘴角斜勾,轉身將金蜜絲拉過來往電路板之牆壓上去,用自己高昂的身軀抵住她。「不對,還有另一種——」

梵西總裁半敞的襯衫在她寬鬆的家居服上摩挲,暗茶色眼瞳中,映著她訝然驚慌的恍惚表情,粗框大眼鏡被壓在他胸前,即便視線因此變得模糊,還是害她又羞又尷尬。

「還有哪、哪一種?」完蛋了,曖昧到連話都開始講不清楚。

「唔,就那一種。」他若有所思,眸光輕輕一移,瞥向她的身後,然後低頭望住她,眼神半認真半戲弄。「想看嗎?不過擔心妳看了會害怕。」

順著梵西總裁的視線,金蜜絲將臉轉向他望過的方向。她睜大沒睡飽的雙眼,重新調整自己歪掉的粗框大眼鏡,等定睛一瞧,差點沒嚇得連下巴都掉下來。

「這……這些是什、什麼……」她不知該用怎麼樣的形容詞跟名詞才好。

「我也不知道,有些是我來的時候它們就已經存在了。」

深度近視的金蜜絲瞪大眼睛,驚悚小說作家的本能令她即使在面對可怕震駭的驚嚇場面時,也可以邊害怕發抖,邊認真跨越心理障礙「勤做功課」。

眼前的「東西」,的確很難找到最適當的詞句來形容。彷彿一開始就像個從天而降的外星生物,誤闖異界不慎掉入一鍋巧克力醬中被慢慢溶解,再起鍋時,卻已黏糊成一團異變的組合。

巧克力醬之物的外貌介於地球人與外星生物之間,黏稠軟糊的團狀物上,亂插著身體的各部位或器官,手、腳、頭顱、五官、臟器……全都錯亂插置在也已扭曲變形的團狀軀幹上。

「好噁,那些是巧克力醬嗎?」金蜜絲問。

「應該不是,味道不一樣,」梵西總裁面無表情地回應道。「感覺會更像是排泄物。」

「不會吧你、你真的……真的敢吃『那東西』身上的東西?」她尖嚷著,一把推開他,不敢置信居然真有人敢把那團像被改造做壞了的黏稠體沾一點往嘴裡送!他剛剛說什麼?味道不像巧克力,而是像……很多很多的屎?她怎麼可能會創造出一個吃屎的完美男主角?

胃裡忽地一陣翻騰,媽呀,她連想像都覺得好想吐,他卻甚至敢去吃!

等等,停──

必須趕快停止這妄想。

「你是梵西總裁對吧?」她問。

「妳說是我就是。」

「你真的是又高又帥史上無敵完美的梵西總裁?」

「親愛的,妳要這麼堅持的話,我當然就是。」暗茶色的深眸定定凝望她。

「可是,」金蜜絲咬了咬嘴唇,仰起頭,迎向他的凝望。「梵西總裁是我最近正在寫的一篇驚悚小說中的男主角,只是小說人物,並不真實存在。」

「但很遺憾,我就是在妳面前真實存在了,以各種妳所想像的面貌,隨著妳的思緒存在於此。」才剛這麼說,梵西總裁竟突然凌空一躍,縱身往電路板高牆上「飛去」──

哇喔,是、是真的超完美了現在!

想都沒想到她的梵西總裁竟然知道她在寫小說時,心裡曾幻想過的事情。沒錯,她就是把梵西總裁當成是少女漫畫《惡魔的新娘》中的惡魔迪莫斯在想像。

此時此刻,就在這處詭譎怪異的陌生之境,她心中完美的梵西總裁早已褪去那身束縛他結實胸膛的緊繃襯衫,半裸著精壯的身軀,斜倚在隨時都有可能傾倒的電路板之牆上。

背上竄出黑色翅膀,頭上長了一雙惡魔之角。冷冷地、無所謂地、充滿魅惑地盯住她瞧。

「我的總裁真的變成惡魔的化身了!」金蜜絲亢奮得快起雞皮疙瘩,雖然不可思議,但她的梵西總裁此刻真的就在她眼前變身成她最迷戀的樣子耶!

她才剛興奮地喊完,身後電路板牆上的其中一顆燈泡突地爆破,接著一顆、一顆、又一顆,骨牌效應似的啪塔啪塔接連碎裂,上頭一長排電路線瞬間整片暗掉。

因為太突然,金蜜絲被燈泡炸碎的爆裂聲嚇到,驚慌回頭,仰頸看向她頂上的電路板高牆。

她手指著,朝梵西總裁對面的另一面電路板高牆呼喊。「啊,還有人在上面!」

伸長的手僵在半空中,不對喔,上面的人看起來怎麼怪怪的?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