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季】戀愛微光

D51 | 壬生喵四郎◎封面繪圖
出版日期:2013117日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4794




特色

他不是蒸汽火車頭,也不是日本樂團
型男大叔 D51 2013最「關東煮」的戀愛小說

這是一個非常「關東煮」的故事
清爽、細膩、溫暖你心
──知名偶像劇編劇陳炘怡火力推薦

作家肆一溫暖推薦

躲在攝影鏡頭後面的斯文大男孩──阿翔
外表出眾又超人氣的桃花女孩──詩涵
突然出現在兩人面前的神祕美少女──戀楓
三個人,交織成了一片燦爛閃光的青春戀曲


他們都在等待,秋天

簡介

害羞又正直的男孩──阿翔,總是沉浸在攝影世界裡。
某天他隻身前往深山尋找拍攝題材,無意間遇上了一個精靈般的脫俗少女,驚為天人,只能以鏡頭捕捉下心動的瞬間。

現實世界中,阿翔和好朋友──超人氣女孩詩涵,產生了微妙的變化,竟然可以避不見面、無話可說?

好朋友關係突然變質,周遭同學比當事人還急;木訥的阿翔感情受挫,而神祕女孩戀楓的出現,會讓事情有什麼改變?

等待秋天的三人,也在等待愛情。


木訥斯文男孩──阿翔的告白
關於戀楓
第一次見到她,我看傻了眼,還以為自己撞見了樹林中的精靈!
我的手指顫抖著,忍不住為她拍下了一張照片……

關於詩涵
兩個禮拜沒有見面,我得到了一個感傷的結論:她只是覺得寂寞,才會忍不住吻我!

關於自己
戀愛是個難題,天大的難題!
我害怕、我害怕這整件事只有我還在一頭熱……

購買資訊

1.10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17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1.3號起金石堂、博客來消費滿299元,送典藏卡乙張(尺寸 10.5*14.8CM,共計三款,隨機出貨,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新黃泉委託人典藏卡、好男人壞壞典藏卡、戀愛微光典藏卡
點單圖片,可看到大圖喔!

 

作者簡介

D51
蒸汽火車頭,日本樂團,以上都不是。
過了而立之年,慢慢抓住人生方向的輕大叔。
加入明日工作室至今,寫了三十多本書,包含了各種靈異、驚悚、科幻、愛情各種類型。
天蠍座,但蠍尾已經沒有毒了。
非常沒有耐性,唯獨在寫作時,能專注意志力。
愛看動畫、漫畫、電影,特別是爆炸場面多的爽片。
嗜喝咖啡,喜歡自助旅行,尋找靈感,然後寫成小說。

部落格:http://iamd51.pixnet.net/blog
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iamd51

繪者簡介

壬生喵四郎
只是一個愛畫圖的笨蛋。耶━(д) / ━咿
個人網站:http://www.geocities.jp/nyaroro923/
噗浪:http://www.plurk.com/nyaroro

目錄

推薦序◎陳炘怡

楔子
Chapter1  
夏天
Chapter2  
微光之河
Chapter3  
虛假與真實
Chapter4  
假面具
Chapter5
心理疾病
Chapter6  
水面之下
Chapter7  
冷雨
Chapter 8 
放逐
Chapter9  
我所喜歡的妳

作者自序

這是一本關於愛情的書。

常聽到人問,愛情究竟是什麼?
我想這就跟你問我世界上有沒有鬼、雞生蛋還是蛋生雞一樣,很難找得到解答。
正在戀愛中的男女肯定明白,所謂的喜歡,就是心裡常想著一個人,記得他的味道,他的形貌,然後深陷其中無可自拔。
奇妙的是,當他們不在戀愛中的時候,就會忘記這種感覺,忘記怎麼被愛,怎麼去愛。
喜歡,簡單的兩個字,卻是複雜的環境作用與體內的化學分泌產生的情感。
喜歡卻不敢說出口,與還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歡對方,是兩回事。
我們身邊都會有這樣一種人,非常要好、無話不談、只要待在他或她身邊,就能放鬆心情,笑容滿面。
但這個人,卻不一定是情人。
我們幾乎能夠肯定,自己是喜歡他的,但兩人之間卻維持巧妙的平衡,一旦告白了,就會破壞這一層關係。
可笑的是,一旦當中一方察覺了所謂「喜歡」這份情感,就算不說出口,兩人之間的平衡也會逐漸崩塌頹毀,然後開始疑問,到底什麼是愛情?

戀愛季的第二本書終於和各位見面了,感謝明日工作室給我這個機會繼續書寫愛情。
某天下午,主編找我討論書名,其實像是爆笑大會,但最後我們決定了這麼一個可愛清新的書名《戀愛微光》。
寫這本書的時候,我得到了另一種不同的反應,有些朋友已經讀過《初夏之雪》
並且對我說:「真看不出來你會寫愛情小說。」
我則得意洋洋的回答:「這就叫人不可貌相。」
這很正常,每個人都有許多不同的面貌,在同學朋友前,在家人面前,在同事上司面前,在陌生人面前都是不一樣的臉孔。
你們可曾看過,戀愛中的笑容?
正在談戀愛的同學們,請去照照鏡子吧,那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笑容。
寫小說,是跟自己的戰鬥,但寫愛情小說,卻是跟自己書中的人物談戀愛。
這種微妙的感覺,讓人飄飄若仙,精神恍惚。
上一本《初夏之雪》時,我曾經預告過,還會有秋天與冬天的故事,現在,秋天來了。
這一次封面依舊是由喵四郎大大操刀,她替本書繪出了一個夢幻且美好的世界,再次感謝。

另外,我在《初夏之雪》裡寫過一首歌,而這首歌即將由衝擊波樂團改編成實體歌曲,令我既興奮又期待。

想要先聽為快嗎?
請到Youtube搜尋「初夏之雪」。
或者直接輸入以下網址:
http://ppt.cc/TmC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jtQVeg67s

精采試閱

楔子

你知道風是什麼形狀的嗎?

有人說,風是無形的,那麼為什麼風吹在身上,卻會帶來各種感覺呢?

我說,風的形狀,取決於我們的心。

吹過如同山谷峭壁般狹隘心境的風,就會變得凜冽酷寒、陰氣逼人。

倘若我們的心是陽光的、溫暖的,那麼拂過那塊境地的風,也會隨著心境的轉化,變得和煦宜人。

我喜歡風吹在身上的感覺。

微風、強風或是狂風。

風,是無所不在的,她能輕柔,也能狂暴,能帶來滋潤土地的雨水,也能替大地送來青綠的樹種。

我無法想像,沒有風的世界會是怎麼樣的。

不管是青綠草原上的溫和微風或是極寒北地的勁烈風雪,有了風,我們才能體會到生命,感覺自己還活著。

我站在全世界最接近風的地方,用這副身軀感受著穿過樹林的風。

地面上枯黃的落葉會隨著時間逐漸腐爛成泥,變成樹木的養分,在春天來臨時,重新回到這個世界。

有些落葉會被山風帶得很遠,那幾乎是無法想像的距離,形狀漂亮的葉子則可能被遊客帶走,放在書做成書籤。

這就是山的魅力,風的神奇之處。

我喜歡一個人待在山裡,在這裡我能平心靜氣,揮別都市的喧囂,一身的煩躁。

藍天,綠地,雄偉的青山,蜿蜒的長河,耳裡聽見的除了悅耳鳥鳴,就剩下風的聲音。

這種舒適的寧靜感,只有親身體會過的人才懂。

會如此無可自拔的喜歡上大自然,或許是因為我的興趣使然。

我是個業餘攝影師,手裡拿的也是時下流行,人手一機的數位單眼。

雖然我拍過不少人像照,其實我很少拍別人。

攝影社的同學們總是邀我參加外拍活動,對拍攝人像沒有自信的我來說,付錢參加那種活動感覺有點浪費了。

我有一位專屬模特兒,對剛學攝影不久的攝影師來說,是無比奢侈的幸福。

但我總覺得,想拍好一個人,必得先懂她的心。

而我現在還不懂。

所以我總是婉拒,一再的婉拒,久而久之,我在攝影社逐漸失去了自己的空間。

因為我本來就是個孤僻的傢伙,或許在他人眼裡也是如此。

他們不把我當夥伴,也不邀請我參與任何活動,我只能當個獨行俠,持續拍攝自己想要的影像。

所以,我走進了大自然。

大自然不會拒絕個性孤僻的人,只有「人」才會。

幸好我生在台灣,這座緊鄰大陸的海上之島,曾被西班牙人譽之為福爾摩沙,意即美麗之島。

我們擁有南北縱走的中央山脈,橫亙東北方的雪山山脈,以及美麗的後山花園台東。對登山愛好者來說,台灣是世界上屈指可數的高山寶庫,而於我亦然。

親身踏進山林之間,謀殺底片的驚人美景垂手可得,我必須感謝日新月異的攝影科技,數位儲存媒體解決了我必須攜帶大量底片的困擾。

熾熱炎夏,山林裡蟬鳴如雷。

我們都學過蟬的生態,在破蛹而出之前,蟬必須在土裡蟄伏七年,才有機會來到這個美麗的世界。

然而,七年的等待卻只換來七到十四天的生命週期,牠們不會浪費寶貴生命中的每一分一秒,使勁的鳴叫,換取繁衍下一代的機會。

蟬的一生是令人感傷的,但置身山林之中,數萬隻蟬一起鳴叫起來,簡直是如雷貫耳,沒有親身體驗過的人一定無法想像那種震撼力。

升大二這年的暑假,班上的同學幾乎都衝向海邊了,海邊有很多比基尼辣妹,與各種熱鬧的活動。只有我一個人帶著攝影裝備,來到太平山的周邊,進行三天兩夜的攝影之旅。

午後三點,我身上覆蓋著青綠色迷彩偽裝布,趴在膝蓋高度的草叢中耐心等待著我的目標。

藍腹鷳,過去曾經活躍於台灣各地的山林之中,族群數量龐大的鳥種,但由於過度捕獵及棲地環境的改變,已經大量減少,甚至瀕臨絕種了。

我正在等待這位嬌客現身,拍到藍腹鷳的身影之後,今天的攝影就算結束了。

拍攝鳥類,俗稱「打鳥」,用的是焦段較長的鏡頭,價格也通常比較昂貴,我一個窮學生當然買不起,手上這顆鏡頭是跟學校的教授商借使用的貴重物品。

足以曬傷人的烈日陽光穿過樹梢之後,變成了和煦的金色光芒,微風徐徐,響徹雲霄的蟬鳴聲也逐漸停歇了。

等待了一個多小時,我持續透過觀景窗緊盯著鏡頭裡的世界,搜尋著藍腹鷳的美麗身影。

忽然聽見一陣拍翅聲,觀景窗裡卻什麼都沒有。

我急忙抬起頭,見到一道深藍色的身影從空中掠過。

心內大喜,牠終於出現了,黑頸白冠、赤紅肩羽,是公鳥!

我緩慢的移動身體和鏡頭位置,避免過大的動作嚇跑了牠。

藍腹鷳公鳥落在一地枯葉之中,我深吸一口氣,把眼睛湊到觀景窗上,準備按下快門。

但,我卻遲遲沒有動作。

樹林之中,茂密綠葉的下方,竟然站了一個穿著長裙的女孩,半仰起頭,閉著眼睛。

透過高倍率的鏡頭,我能清楚捕捉五十公尺外的她臉上每一個細節。

我看傻了眼,還以為自己撞見了樹林中的精靈。

我的手指顫抖著,忍不住為她拍下了一張照片。

我知道這是不可取的行為,但是,我實在無法抑制心中的衝動。

每個自詡為攝影師的人,一輩子都會有一張心目中最美的照片。

也許是壯麗的山河、某個人的微笑,也許是街角的匆匆一瞥──有些人窮極一生都在追逐著那心中的風景。

而我很幸運,年僅二十歲就拍到了心中最美的照片。

基於禮貌,我必須告訴那女孩,我私自拍了她一張照片,希望能取得她的諒解。於是我卸下偽裝布,帶著相機走向她。

女孩還是仰著頭,徐徐的深呼吸,彷彿與樹林融為一體。

過於專注的她沒有發現我的到來。

而我不好意思打斷她,站在幾公尺遠的地方,靜靜的等待。

片刻之後,她睜開眼睛,纖長的睫毛顫動著。

她發現了我的存在,肩膀抽了一下。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嚇妳。」我秀出手上的相機:「剛才我在那邊的樹叢裡埋伏拍鳥類,偶然看見妳站在這裡,妳是在冥想嗎?那模樣很美,所以我忍不住拍了一張照片,希望妳別介意。」

女孩揚起嘴角,好看的微笑。

她轉過頭來面對著我,鼻裡發出哼哼的聲音。

我被她古怪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額頭開始出汗。

「怎……怎麼了?」

女孩終於開口。

「我不是在冥想。」

樹林中起了一陣微風,席捲落葉,藍腹鷴鼓翅飛起。

她仰頭,視線穿越樹蔭,遠眺蒼藍的天。

「我是在……等待秋天。」

Chapter1    夏天

「緣份……嗎?」我手裡拿著那樹林中不經意攝下的女孩照片,望著天花板發呆。

從太平山回來一個禮拜了,我每天就像這樣,打著無聊的工,一邊用筆電整理照片,聊以打發空閒時光。

反正店裡也沒有多少客人。

我討厭都市擁擠的生活,像現在這樣與人群保持一點距離,是最佳狀態。

每天走在人群裡,看著那些行色匆匆的上班族,我就會想,過兩年畢業之後,我就會成為他們的一份子,庸庸碌碌,為了五斗米折腰。

幸好現在還是學生,學生什麼不多,時間最多。

我能在課餘閒暇時做自己的喜歡的事,時間不會被工作綁住。

話雖如此,我的興趣卻是器材昂貴所費不貲的攝影活動,為了購買所需的器材,我必須打工,於是陷入了忙碌工作與兼顧課業,蠟燭兩頭燒的窘境。

不過,幸運的是,我在這間獨立書店「光河」打工,店裡有很多攝影書籍,老闆答應我能在較為空閒的時候免費閱讀。

座落於巷弄裡的獨立書店「光河」,是這烏煙瘴氣的城市裡少數的美麗風景。

聽說,在以前自然生態尚未被破壞得這麼嚴重時,遠離塵囂的深山裡,水質清澈的小溪旁常會有螢火蟲出沒。

數以千計的螢火蟲在水面上飛舞,遠遠看去,就像一條微光之河。

老闆年輕的時候曾經見過那樣夢幻綺麗的景象,所以把自己的書店取名為「光河」。

我很羨慕他有機會見到那樣的景象。

對一個喜好自然生態的攝影師來說,若有能親眼目睹一次微光之河,這輩子也就足夠了。

這裡沒有連鎖書店的商業氣息,也不像漫畫租書店般雜亂無章,我們的書店二樓兼賣咖啡,只要站在店裡就能聞到濃郁的咖啡香氣。

「阿翔,不要偷睡覺!」

老闆從樓梯間探頭出來,她是個很有趣的大姐頭,三十多歲,我對她的印象就是,總是綁著一頭漂亮的長馬尾,黑色的圍裙,極度喜歡抽菸,單身,和喜歡壓迫別人的性格。

「我沒睡啦!」我回了一句。

「嗯,看你一直在傻笑,應該是沒睡著,可是有流口水,原來你在偷看A片。」

樓上頓時傳來一陣哄笑聲,書店一樓沒人,樓上可是高朋滿座,附近學校的老師和教授都是這兒的常客。

我頓時面紅過耳,「妳別亂說,我怎麼可能在店裡看那種東西。」

「想不到你二十歲了還這麼純情啊,肯定是處男,改天讓姐姐教你幾招。」

「什……什麼!」我大驚失色,莫非是床上的技巧?

「教你幾招追女生的絕招啦,想到哪裡去了。唉,我竟然請了一個小色鬼來打工,你們說怎麼辦才好?」老闆這句話是對咖啡廳裡的客人說的,立刻又是一陣大笑。

她不准別人叫她老闆娘,因為她還沒結婚,也不是哪一個老闆的「娘」。

所以我們都叫她老闆姐姐。

這種獨特的堅持,倒是頗有個人風格,很像她會做的事。

附近就是師範大學,店內除了學生以外,也常有國外的交換學生前來購書。

我不會打擾那些客人,只會坐在櫃檯,靜靜的看著他們滿懷笑意、盡情尋寶的神情。

這就是城市裡最賞心悅目的心像風景。

上課,下課,打工,回到租屋處。

我每天的例行公事簡單而且純粹,生活不容許雜質入侵,那會如同清澈的水中滴進墨汁,逐漸變得混濁不堪。

都市的夏天是非常炎熱的,到處充斥著冷氣機的運轉聲,正午時分,熱氣蒸騰的柏油路面,把整座城市化為一座巨大的三溫暖烤箱。

我常常想,為什麼大學生的暑假特別長?當學生不就是為了學習,做出社會的準備?那麼長達兩個半月,有些學校甚至三個月的假期,又是為了什麼?

班上的同學有些人趁著假期出國遊學,有些人跟我一樣打工賺錢,有些人忙著談戀愛,有些衝浪狂則乾脆去住在海邊。

從安排漫長的假期這方面就能看出每個人的思考模式。

出國遊學的同學,大多是家裡沒有經濟壓力,屬於社會中上階層的族群。

能出國增廣見聞是件好事,若我有錢,我也想到歐洲走一走。那裡有古色古香的城市,長年以來深植人心的藝文活動,以及見證了戰亂歷史的建築物。

可惜的是,我沒有錢。

打工賺錢的這一群人,有些是為了學習經驗,但也有人是為了買東西才打工,像我一樣。

至於衝浪狂李柏約,我只能說,他太瘋狂了。那些人過著跟我們截然不同的生活,很難想像他們是我的同班同學。

為了能每天衝浪,他們集資在烏石港附近租了一間小套房,三個大男孩睡在一起,天一亮,就往海裡衝。

陽光的海灘男孩,是女孩們的最愛。

可想而知,他們過的生活與我是天壤之別。

七月的第二個禮拜,暑假才剛開始沒多久,我已經無法想像接下來的兩個半月該怎麼過。

一天得洗兩次澡,一出門就汗流浹背,台北又是個四面環山的盆地,一到夏天就會像個大蒸籠,我們都是蒸籠裡的小籠包。

而且還是會出水的湯包。

閒得要命的下午,我在音響中放了自然聲響的CD,所謂自然聲響,就是大自然的聲音。專業的音效工作人員親自跋山涉水,前往深山錄製了音效,再搭配新世紀風格的優美旋律,能夠使心靈沉靜,暫且忘卻塵囂。

我從背包裡拿出上禮拜在太平山區中拍到的奇妙照片,細細的回味著。

那個女孩,只留下了電子郵件地址就匆匆離去,除此之外,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能在無比遼闊的深山老林中碰見一個精靈一般的女孩,我也算是三生有幸了吧。

我微微一笑,輕點筆記型電腦內的檔案,把照片檔案傳送出去。

這樣,就算是認識她了嗎?

一個陌生女孩,一張美麗的照片,一個電子郵件地址。

我有點傷感,老天爺為何要如此作弄我,讓我在暑假的一開始就碰見如此奇妙的體驗,接下來我該怎麼辦?該如何忍受枯燥無聊的日常生活?

叮鈴一聲。

門口掛的風鈴傳來清脆悅耳的聲響。

我們這兒是不說歡迎光臨的,因為老闆想讓客人把這兒當自己家,沒有人會在回家的時候聽見家人說歡迎光臨。

一抹斜陽裡,有個穿白色洋裝的女孩走進店裡。

逆光的關係,我看不清楚她的容貌,只是隱隱有種感覺,我似乎又與那位正在等待秋天的女孩相遇了。

「唷!阿翔,俺來找你玩啦。」

「你現在扮演的是張飛還是許褚?」

女孩軒起兩道細眉,輕搖手指:「嘖嘖嘖,這你就不懂了,是黃蓋啊!」

余詩涵,我在班上為數不多的好朋友之一,是個留著俏麗短髮的活潑女孩。

而且,她跟別人不一樣,是個三國志狂熱者,而且是個會在腦內幻想趙雲X劉備,孫權X周瑜的高等腐女。

萬物皆可腐,是她的人生最高指標。

這個秘密,只有我和柏約知道而已,詩涵常對我們說,要是讓班上的同學知道,她就活不下去了,然後就輪到我們活不下去了。

詩涵只有在我和柏約面前會戴上眼鏡,因為在其他人面前,她必須維持文藝美少女的完美形象。

文藝美少女,是她再三強調的重點。

身為班上聯誼活動的負責人,她一邊過著與眾不同的私生活,一邊又得參加許多聯誼和Party,與其說她充沛的活力令人羨慕,倒不如說把那開朗的性格分一半給我就好了。

「笑得這麼開心,昨晚又配對了誰啊?」

「你和李柏約啊,我還畫了四格漫畫。」

「什麼!」我失聲驚叫,今天已經是第二次了,一聽見她幻想我跟李柏約……頓時有種想吐的感覺。

她見我臉色發青,一副老蚌生珠的痛苦模樣,大笑說:「開玩笑的啦,誰要幻想你們兩個啊,噁心死了。」

「那就好,否則我們的緣份就到此為止了。」

「欸!我以後還要你幫我拍Cos的照片耶。」

「免談!」

「拜託啦──」詩涵擺出小狗要飼料的神情,既可愛又無辜,但此刻我只想揍她。

「下次活動你幫我拍,我送你一天。」

「一天啥?妳莫非真實身分是上帝,能延長我的壽命?」

「嘿嘿嘿,知道就好,跪拜吧凡人……不是啦,我是說,我陪你約會一整天,怎麼樣,這夠好康了吧?」

聽起來的確是個誘人的條件,據我所知,詩涵校內外的追求者少說也有十來個。

不過我想她秉持著腐女精神,絕不輕易談戀愛,至今還沒有人告白成功過。

我大翻白眼:「上次是誰拉我去逛地下街,一逛就是一整天?」

「是我啊。」

「這好像不是福利,是凌虐。」

「吼,你真的很過分,我揍你!」她上半身撲到櫃檯上,想要搥我的胸口,我雙腳一蹬,椅子滴溜溜往後滑了三十公分。

不過,我忘記後方的空間沒有三十公分。碰的一聲,我撞上柱子,又往前彈了回去。

詩涵一臉驚慌:「哇哇!哇哇哇!」

我伸出雙手撐著她的肩膀,咳嗽一聲,把她推回原位。

她的身上很香,幽蘭芬芳的味道,不知用的是哪一牌的香水?

詩涵的眼鏡掉在櫃檯上,我拾起來還給她。接過眼鏡時,不經意看見她未化妝的素淨面容。

她慌慌張張的戴上眼鏡,發出動漫人物害羞時欸嘿嘿的笑聲。

我還記得和詩涵開啟這段孽緣的那一天。

大一剛入學不久,某日下午,我帶著相機在校園裡亂逛亂拍,偶然看見她靠在長椅上,捧著書,專心致志低頭閱讀。

午後的書與少女,那幅景象很美,我立刻拍下了那張照片。

隨後,詩涵發現我拍了照片,氣沖沖的過來質問我,這才發現我是她的同班同學。

她生氣的原因更令人咋舌,因為那時候,她捧在手裡的是BL小說。

Boys Love 禁斷的同性之愛。

她很怕我告訴別人,少見的大發雷霆,直到我承諾絕對守口如瓶,這女孩才釋顏一笑。

從那天開始,詩涵沒事就找我幫她拍照練姿勢,拍了一整年,我還是覺得自己的人像拍得極差,總是抓不到令人滿意的神韻。

「詩涵,今天這麼有空出來逛街?」

「放暑假當然全身都是空啦,待在家裡很無聊耶。而且爸媽都在上班,我弟又參加暑期課輔,自己一個人開冷氣覺得很浪費電,當然跑來你這裡吹免費冷氣,順便買點書啊。」她挺起胸膛,理直氣壯的說。

「這裡可沒賣妳愛看的那種書。」我大笑。

「我又不是整天都看那種小說!而且看那種小說又怎樣,我愛啊!」

「我可沒反對妳看。有空可以上去喝杯咖啡,老闆煮的咖啡是一絕。」

她踮起腳尖,仰著頭,輕輕閉上眼睛深呼吸。

那模樣使我心中一動。

很像樹林裡的那個女孩子,夏天才剛開始,就已經在等待秋天的女孩。

「真的很香,那種香味像是會直接傳進腦袋裡似的。不知道老闆姐姐會不會看我可愛請我喝杯咖啡喔?」

「嗯……如果妳跟她撒撒嬌說不定有機會。」我聳著肩,不置可否。

詩涵身體前傾,把雙肘放在櫃檯上,捧著自己的臉頰。

穿著白色洋裝,充滿夏天氣息的女孩,這姿勢無疑是最適合獨立書店的景色。

我立刻拿起隨身攜帶的拍立得朝她拍了一張。

喀嚓。

快門聲才剛落下,詩涵一臉不悅:「拍照都不用先說一聲喔?」

「等我問完妳的意見,就錯過剛才的表情了,妳看。」

我把相機轉向,讓她觀看剛才的照片。

照片裡,她的眼神斜斜向上,像是望著書櫃裡的書,又像正在思考頑皮的點子,俏皮中不失清爽可愛。

「哇,真的拍得很好耶,不愧是攝影社的,要是你開朗一點,說不定很受女生歡迎喔。」

「我這樣還不夠開朗喔?」我輕笑。

「除了我以外,你又不跟班上其他女生說話,根本就是自閉症了嘛。」

「唉,我也不想這樣,可是呢,我覺得跟某個人慢慢熟悉變熟,是很看緣份的。或許我真的有點自閉吧。」我搖頭嘆氣。

「開玩笑的啦,你不要想太多。我覺得你拍出來的照片會讓人紊亂的思緒平靜下來,真的很神奇。」

她吐舌眨眼,有些做作的表情在她臉上卻一點也不讓人覺得奇怪。

「拍景我還有點自信,攝影還是需要一點天份的。」

「喔?」詩涵把臉湊得更近了:「也就是說,阿翔是個天才攝影師囉?」

「天才?不不不,哪有那麼誇張啊,我還是初學者啦。」

「哼哼──繼續加油吧,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你開攝影展。」

「攝影社每年都會有聯合展覽啊。」

「我是說你個人的,個人!」

「哪有可能啊,妳不知道在台灣攝影師有多難混嗎?大家都是玩興趣而已啦。」

「是喔,那還真可惜。」詩涵輕盈的轉了身,背對著我說:「我去找老闆姐姐撒嬌要咖啡喝,你慢慢上網當阿宅吧。」

「妳有資格說我嗎!」我笑說。

她緩步上樓,從我這裡就能看見裙襬下筆直好看的小腿。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阿薇: )
  • 沒有簽名嘛QAQ?
  • 本次沒有喔

    MINIBOOK 於 2012/12/18 09:54 回覆

  • 天太陽
  • 試閱非常不錯,期待新書的全文^^
  • 黃瀞瑩
  • 我覺得單筆滿就送購買書籍的收藏卡這樣比較正確吧www
    否則如果買了其中兩本送的卻是另外一本根本沒買的
    (沒買書就是沒有在收該作品的意味呀)這樣讀者拿到也不會開心吧(☍﹏⁰)
  • 123
  • 都市異聞錄05什麼時候會出?
    過很久了也!
  • 由於壞結局同學拖稿較嚴重,我們希望他多交1-2冊後,再進行出版計劃,謝謝

    MINIBOOK 於 2012/12/22 09:40 回覆

  • 123
  • 所以都市異聞錄還會繼續出的意思囉?!
  • 123
  • 都市異聞錄05大概何時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