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保安康的惡魔咒語【貓語人】》

譚劍◎著 | Salah-D◎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12.27 | ISBN:9789862904787  | 售價:220元



特色

貓語人危機:巫真異能消失?
靈異鐵道X高手決戰
西部幹線全面癱瘓

府城鐵道風情與幽魂鬼怪的巧妙結合,又一場趣味橫生的冒險——冬陽
原來,靈異事件是如此懷舊又浪漫的存在——乃賴

版權人 譚光磊
評論家 冬陽、乃賴
小說家 天航、陳浩基、畢名、龍雲、紅眼 聯合推薦

簡介

「永保安康」不為人知的祕密:整條鐵路,居然是精心設計過的……

男人沒有體溫、沒有氣味,卻有強大的壓迫感,一雙眼睛仍然望向房間。

台南車站二樓的旅館和餐廳因不明原因荒廢超過二十年。一對偷情男女非法闖入,驚動了住在裡面的鬼魂,導致車站失去電力無法通車,南北鐵路交通中斷,震動全台。
由永康和保安站組成的「永保安康」,原來不僅不是吉祥祝福語,反而是人性黑暗的代名詞。

「我先過去了,會在那邊等你,記得要來找我!」

曾經繁華的鐵道飯店,只剩他徘徊於廢墟之中……

購買資訊

12.20 金石堂、博客來、灰熊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非簽名版)
金石堂 | ENTER
博客來 | ENTER
灰熊  | ENTER

12.27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創作者簡介

譚劍

生於香港,早在五歲時已是幼幼班的說故事冠軍,
並憑這本事騙取父母的加倍愛護和零用錢。
後來洗心革面,
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電腦系和布拉褔特大學企管系碩士班,
並在IT產業供職超過十年,
卻始終敵不過「說故事」的本能驅使而辭去工作寫小說,
並在台灣和大陸地區連連獲獎:
•〈免費之城焦慮症〉獲台灣「倪匡科幻獎」佳作
•《黑夜旋律》入圍台灣「九歌二百萬元長篇小說獎」最後四強
•《肉體竊賊》獲台灣「可米瑞智百萬電影小說獎」第二名
•《人形軟件》卷一「靈魂上載」獲大陸地區首屆華語科幻星雲獎「全球華語最佳科幻/奇幻長篇獎」
•第二屆華語科幻星雲獎「最佳作家銀獎」

倪匡大師盛讚「精華內斂而又神釆迸現,隨便翻開一頁,就能吸引你看下去。」。

現時在香港報章撰寫連載小說及電影評論,
並經營華文小說界兩個獨一無二的輕小說系列:
•以未來香港為背景的「人形軟體」
•和在你手上,以台南為背景的「貓語人」

臉書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AlbertTamFans
官方網站www.TamAlbert.com

作者自序

一如前兩集,本故事純屬虛構。不假的是,台南車站二樓的旅館部和鐵道餐廳部分別在 1965年和1986年停業,而且至今還沒有重開。

二樓我當然沒去過,找到的書也頂多只短短介紹一兩頁。畢竟,近半個世紀以來,二樓只在2010年6月13日的鐵路節一百二十三週年對外有限度開放了一次。

我雖然無法躬逢其盛,但幸好能從網路上找到參訪者提供的資料。他們不存私的把遊記貼上來,圖文並茂,讓我得以一窺二樓這個秘境的風貌。各位有興趣的話,可以上網找找看。

今天的台南車站已經不復當日的繁華氣派,但也別有一番風味。如果重開飯店,會是全台灣獨一無二的車站旅館。這點希望台鐵當局認真考慮,不然的話,我覺得一定有隱情,說不定還真的有鬼怪!

本故事把「永保安康」變成「惡魔咒語」,所以在這裡要先還原真相,特別是不少香港讀者並不熟悉「永保安康」的典故。

話說為了幫台鐵吸引遊客,鐵道迷謝明勳先生建議從站名入手,湊成祝福語,於是從「永康」和「保安」兩個站名裡找到靈感。

他的巧思不只讓台鐵賣出大量紀念品賺進不少錢,也讓我在寫作本書時得到意想不到的啟發。特此致謝!

台灣鐵道包含很多「冷知識」,對台灣讀者也許耳熟能詳,能對台灣以外的讀者來說卻不是,所以我在書裡加入了不少註解。一如上一本書【字鬼】,寫這故事還真讓我自己長了見識。我現在最希望有一天能乘火車來個環島遊。

「貓語人」這個系列坦白說我寫得挺吃力。雖然地方我很喜歡,雖然我可以上Google Earth看街景圖,雖然我可以看書可以上網可以問網友索取情報,但人在香港遠距離寫台南,瞭解愈多愈心虛。當初啟動這個系列,簡單就像戴上眼罩從101頂樓跳降落傘下來。現在拉開眼罩了,才驚叫「媽呀」!

我是那種要做好資料搜集才能下筆的作者。為保持質素,這系列以後會以一年一至兩本的速度前進,無法再快了。

2012.11.13

--BY行銷P--
想一窺台南車站二樓的旅館部和鐵道餐廳部分
可至「和陌生人旅行」BLOG參拜
看了也好想一探究竟…
網址 ENTER

推薦序

〈懷舊的浪漫〉乃賴
一、
你喜歡台南嗎?我非常喜歡台南。台南是台灣最有味道的城市,大城市應該有的機能,它一應俱全,但卻少了張揚與喧鬧。儒雅蘊藉的台南,沒有現在台灣觀光區庸俗新穎的「老街」,卻在每個巷弄都珍藏著私密古舊的故事;除了大量廉價行銷的「名產」之外,還是能找到令人難忘的本色小吃。這不是一個為了招攬觀光客而存在的城市,而是用一種百年不變的步調,自在生活著的城市。原以為台南的美好,應該只有台灣人才最能領略,但看了《貓語人》系列,我才知道,原來在香港作家譚劍筆下,一樣存在一個鮮活清晰的台南。

《貓語人》系列是香港作家譚劍以現代台南為舞台,創作的一系列奇幻輕小說。男主角是具有異能--小說設定稱為「氣場」--的年輕人巫真,他能夠和貓對話,在第一集《殺意樹》當中是這樣敘述的:「聽說他還有點本領,可以把全台南都找不到的失蹤兒童、老人和通緝犯,從大街小巷的角落裡找出來。」巫真居住在充滿貓、雜書和電影的舊式日本建築,專門解決各種大大小小的疑難雜症。女主角則是就讀成大中文的大學生方圓,她的氣場比巫真還強,但個性衝動,能力時強時弱。

在《殺意樹》中,巫真與方圓在追查畫家蕭大年前後幾任女友遭遇意外的離奇事件中相遇。方圓因鑄劍師陳劍的幫助,獲得了威力強大的除魔利器「天命劍」,最後巫真揮動「天命劍」,斬殺了附在安平老樹中的邪靈,釋放了受害者的魂魄,也拯救了方圓。從此他們開始共同行動。

在第二集《字鬼》當中,巫真的好友宅男夜神月成了靈異事件的受害者,於是巫真與方圓從二手書店「闊門」開始,解開一連串的字謎,最後收服了不甘被遺忘的古字怨念形成的字鬼,也獲得了能發揮文字力量的「天書」。在書的最後,兩人也第一次印證彼此的情意。而他們兩人更將在《永保安康的惡魔咒語》遭遇到新的挑戰。

二、
在一系列的小說當中,我們看到譚劍充分掌握輕小說的要旨,並創作出屬於自己的關懷與風格。輕小說顧名思義,是「可輕鬆閱讀的小說」,它的讀者與主要角色的年齡層偏低,描寫學生或年輕人生活,故事當中大量使用流行文化要素,用字淺近、情節與情感都相當簡單,不會出現沈重、嚴肅的故事內容,也不會有大量的說教、論理篇幅,少見複雜的隱喻、象徵等文字遊戲。會出現大量想像的設定,但大多單純易懂,不會有絞盡腦汁才能理解的架空設定或是連篇累牘的奇幻史詩。

在這樣的要求下,我們看到故事的主要驅動,都是相當日本動漫式的解謎,人物的關係大都是單純的愛情與友情。沒有太難懂的曖昧角色,而隨著過程演進,角色能力與道具都要逐漸提昇,所以我們看到,除了巫真與方圓的愛情進展外,其他像是支線人物的情感也大多單純。同時,反派也不是邪惡霸道的妖魔,而是小奸小惡的凡人,有著單純的貪婪與恐懼,濫用過於強大的異能。

想想看,能和貓對話是多麼好玩、多麼無用又多麼有趣的小能力,而字從書中跑出來,爬到頭上後會和名字拼湊出新的文字發揮力量,又是多可愛的創意。正是這種小小的趣味,讓閱讀貓語人,成為相當輕鬆的體驗。

「輕」是小說的風格,但不是作者的功夫。相反地,就一個創作者而言,不管是下的功夫與寄託的關懷,譚劍都是非常非常認真的。作為一個面向市場的類型文學作家,譚劍掌握的是兩種華語作家最少接觸的科幻與推理。這兩種類型文學的背景--科學與法治--都是誕生自西方的文化,因此在華文市場,讀者相對較少,同時寫作上,需要嚴謹的情節安排與扎實的小說技巧,難度較高,願意挑戰的作家也少。而譚劍同時能在這兩大領域大放異彩,成為華文科幻與推理的名家,非常難能可貴。

閱讀譚劍的小說,每每讓我想到日本名家東野圭吾,同樣的理工背景出身,同樣擅長運用大量扎實的資料,每個時空場景、情節人物都具體明確,文字樸實不尚華彩,但作品當中兼具娛樂性、思想性與藝術性,也都一樣誠懇想說好精彩的故事,娛樂讀者。


因此,在《貓語人》系列中,我們只要稍加留意,就可以發現譚劍在輕小說的風格底下,其實藏了非常認真而且重要的理念,而這理念,也體現在他挑選台南作為這個故事的背景上。廢棄倉庫蔓生的熱帶老榕、舊書上難以辨認的古字,或是早已廢棄的糖廠、鐵道、火車站,共同之處就是歷史的見證,被記憶遺忘的遺址。

「滄海桑田」這句成語,正是台南最好的寫照。17世紀時,荷蘭人來到台南時,台南海岸是大片的沙洲,稱為鯤身,其中在大鯤身上的一個古老聚落,稱為大員,就是台灣之名的由來。這裡是台灣歷史的開始,是台灣的根。當時的海岸線接近現在的赤崁樓。現在的安平古堡、億載金城過去都是雄踞海邊的要衝,但如今整個潟湖早已陸化,過去群雄爭奪的海港台南風貌丕變,成為今日的樣貌。老樹的根系,糾結的是不甘被遺忘的舊人;在文字式微的當代,繁體字在台南舊書店「闊門」,成為漢語文化圈最後保留的孓遺種,其中的難堪與無奈更是蒼涼。同樣的,鐵路作為台灣現代化的象徵,也是台灣的驕傲,全中國第一條載客鐵路就是在台灣修築。在日本統治期間,林立的糖廠與縱橫的鐵路,曾經送往迎來,盛極一時,但如今也成了明日黃花。

跨越時空的鐵道,連接起記憶與鄉愁,牽動著離騷與思念,曾經發生過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又曾經寄託多少美好卻又逝去的情感?而這本小說不也正是如此嗎?一個遠從香港來到台南的作家,回顧著這片土地過去的種種,關照著台灣正在發生的一切。樹、文字、和鐵道都是跨越時間的橋樑,將情懷寄託在這些頑強抵抗逝去時間的種種,我不禁好奇在經歷台南歷史洗禮的譚劍,是怎麼思考著台灣的明日。

台灣與香港,都面臨殘酷的時代傾軋。不久之後,台南是否還能用一樣悠然的步調,過著舒緩而自在的生活?老樹、舊書店、與廢棄鐵道是否還是城市生活中獨特的景觀?或是會在霸道的文化與政治宰制之後,成為最後的文化遺址?

或許到時候,我們就會用再也不輕鬆的視角,來重新看譚劍寫的這幾本,關於台南的「輕小說」。原來,所謂靈異事件,與妖魔鬼怪是如此懷舊又浪漫的存在。

目錄

楔子.荒廢的車站二樓
1.車站二樓的風景
2.不能隨便告訴人的一夜
3.結論不是結論
4.遇襲不是遇襲
5.術士的祕密不能隨便告訴你
6.二樓禁區總有意外
7.復仇總是異想不到
8.善良的白髮魔女
9.借刀殺人很容易
10.新的家卻不容易找
11.好久沒去的闊門書店
12.車站決戰
13.醒來後發現世界不一樣了
14.安靜的生活
15.林沒的意外電話
16.訪客
17.舊情人約會
18.下一站自由
19.林森車站
20.湖北柯震東
21.早餐店
22.父親
23.文化村
24.九曲堂
25.火車
26.醒來
27.記憶
後記
參考資料

精采試閱

楔子.荒廢的車站二樓

媒體記者喜歡挖掘不尋常的人際關係變化,就像母親告訴你她原來是你姊姊,就像兒子出國唸書回來後變成女兒,就像當兵回來後女朋友變成嫂子甚至後母,而且在家庭會議裡公開說你某方面的表現比哥哥和爸爸還要差勁!

王祖明的情況不屬以上類別,但肯定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一樣能引起媒體注意,所以行事一直小心翼翼。別說媒體,連家人也不能說。

「什麼?你跟你的老師……

到時他和她都只會面對一張張瞠目結舌的臉孔,和後續的質問跟壓力,更少不了的是歧視的目光,也許比同性戀更難堪。同志有團體,有大遊行,PTT上有gay版。師生戀什麼支援都沒有!跟女老師談戀愛也許更會引起小男生因妒成恨的攻擊。

不過,這晚就把那些煩惱拋諸腦後吧!

他看見以前的班導——也就是現在的女友——正走進車站裡。

他想起多年前她做班導時帶班遊去候硐參觀廢棄的選煤廠,沒想到現在自己反過來帶她去台南車站荒廢超過二十年的二樓冒險,角色倒轉過來。

她現在還不到三十歲,雖然比自己大上八年,但其實還很年輕,打扮起來跟當年做班導時好像沒差。

她還沒來到面前,他已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當年已是用這個味道,他和其他男同學都喜歡,說以後要強逼女友用這個牌子的香水。他不用強逼,因為他把她變成了自己的女友。

晚上十一點零五分,車站裡的人不多。即使有,都是歸心似箭,沒有分神去留意他們。

他沒有多話,不想讓人家多看到他們一眼,牽了她的手後,便以不急不緩不引人注意的速度走到通往二樓的祕密木門外面,推開,閃身進去。

她打開手電筒,映入眼裡的是道破爛到不行的階梯,而且堆了雜物,在燈光裡飄浮的灰塵透著一層說不出的詭異,顯然和門外的大堂屬於兩個不同的世界。

「真的要上去?」她怯怯問。上次聽到她用這口氣說話,是她從黑板轉過身來時發現教師桌上多了個全黑的盒子。裡面其實是生日蛋糕,但已可以把她嚇得半死。

「你怕嗎?」他用頑皮學生的語氣反問:「是你說生活太悶,我才帶你來冒險。」

兩雙鞋子慢慢踏上階梯。

十分鐘後,二樓傳出兩聲慘叫,在大堂裡的人還來不及反應時,整個車站的燈光突然一下子全部熄滅。大家一開始時還保持冷靜,但很快發出驚叫,爭相奪出車站。

整個台南車站失去電力,影響所及,連縱貫線也受牽連,在台南站被切割成無法相連的兩段。

從北部南來的車,一律以永康站為終點站,再折返台北。從高雄開往北部的列車,也只能北上到橋頭。中間有幾個站因無法讓列車轉向,只好停止服務。

除了縱貫線,連沙崙線也遭殃。台南市民要搭高鐵,只好自己想辦法直接去沙崙站。

由於事態嚴重,影響全省南北陸路交通往還,總統和一眾高官不得不馬上從台北趕下來視察,後面跟著一大票媒體。

「七天內一定要解決這問題。」總統在會議室裡道:「否則會拖累下屆選情。」

一眾幕僚紛紛點頭,卻趁總統去廁所上大號時,在外面私下討論。

「總統想得太樂觀太簡單了,下屆選情是幾年後的事。」不願具名的官員道。

「對,要是一個禮拜後問題還沒有解決,難保南部的鄉民會開車上來包圍總統府。」另一個官員說,同樣不願具名。

「這是一個殺傷力強大的政治炸彈,足以把行政院完全炸毀。」第三個官員說。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也太簡單了。這問題政府裡並沒有良才曉得如何解決。

車站二樓的風景

「嘩!」

方圓發出一聲足以震碎杯子的尖叫,馬上把公車上的乘客目光一下子吸引過來,連塞了耳機的也不例外。

不必方圓解釋,巫真已經知道她從噩夢裡驚醒。這不是由字鬼直接引起,而是中了字鬼的後遺症。

現在她不敢騎機車,怕會突然發作從車上摔下來。字鬼的殘餘份子在人清醒時一樣可以發動奇襲。

巫真覺得她即使在乘客座也不安全,只好和她一起坐公車。

他不討厭天書,但極恨那個姓魏的,「你真的不要我去扁那傢伙?也許目擊他被扁到不似人形後,你的情況會好轉。」

「別再提他了,而且,別接近那書店!」方圓說話時雖未至氣若柔絲,但有氣無力。唯一好處是,這個版本的她似乎還比較好相處,不會隨便發脾氣。不過,他更喜歡本來的她,有方招牌的活力和衝勁。

巫真瞄手錶,離早上十點還有十分鐘,方圓今天早上沒課,所以才有空陪他。

這次的目的地是台南車站,無法通車的台南車站。

和平日熙熙攘攘的情況大不相同,現在根本沒多少人。取而代之的是車站外綁在椰子樹上的「還我車站」布條。幾個志工也沒有閒著,給老人家講解情況。

巫真和方圓走進這個沒有通車的百年車站裡。便利商店沒有營業、電視沒開,跑馬燈指示牌沒有動靜。平日發出光亮的廣告招牌一片死寂。沒有人聲,沒有車聲,沒有廣播,讓人覺得像是踏足死城。

也大概因為沒有人,巫真才嗅到一股只有老舊建築才有的陳腐味。這味道應該一直存在,只是平日被人的氣味所掩蓋。

總之,整個氣氛一如災難片裡所有人都死掉的城市。

牆上的鐘指向十一點十六分,停擺在出事的一刻。

他抬頭望向二樓,那一道道圓拱窗後面看來黑得不見底。雖然沒人跟他提過二樓,但他覺得問題一定出在二樓,而不是媒體說的電力供應系統。他懂個屁電力!

車站沒電,無法開冷氣,站長室大門坦蕩蕩的打了開來。他和方圓直接走進去。

許小姐站了起來,主動跟巫真方圓握手。她是站長特別助理,三十多歲,圓圓胖胖的身型,配合臉上長掛的笑意,很有喜感。要是你在人來人往的車站裡不小心踏了她一腳,她好像也不會介意。就是她主動聯絡巫真,邀請他和方圓往車站來。

「這位是我們的站長。」她說。

站長姓馬,這個在網路上就可以查到。本人看來四十出頭,有一副精明幹練、像會在「商業週刊」那種雜誌封面出現的正義臉孔,長得像阿部寬。

巫真奇怪這種人怎會在火車站做沉悶的工作,唯一可能,就是他是個不折不扣的鐵道迷,即使書唸得很好,也視在鐵道工作為人生目標和樂趣。

「讓我來介紹巫先生和方小姐。」許小姐剛開口講了一句,就被馬站長打斷:「我們握個手就夠了。你們的本領我們一清二楚,所以才會找上你們來。半個小時後還會有人加入,現在我先給兩位補充這件事的背景資料……

馬站長沒有廢話,一開始就入正題,巫真覺得方圓會對他有好感,果然去看她時,她不再沒精打采了。這種熟男果然真是她喜歡的類型,說不定還會成為自己的情敵。

……相信你也猜到,既然我們找你幫忙,台南車站遇上的麻煩,其實和電力供應無關。」馬站長道。

巫真早就習慣了很多事情表裡不一。媒體早就成為政黨和企業操控的工具,一點也不可靠,便直接問:「到底發生什麼事?」

「有人在晚上擅闖車站二樓……你也知道,這裡的二樓雖然荒廢了幾十年,但以前是旅館和餐廳,很有氣派,接待過日本天皇!」馬站長沒把話好好說清楚,只是細細打量巫真和方圓,問:「我想聽聽你的想法。」

巫真不是沒碰過這種人,他們嘴巴說得好聽,但心裡其實對自己的本領仍然存疑。

巫真答:「我在網路上找到相關資料。直到幾年前你們才開放過車站給民眾參觀,但也只是一次。我看荒廢二樓,應該和生意無關。現在南台南站翻新後,即使不再是車站,但變成別有風情的餐館,很多顧客都主動問可不可以留宿。如果台南車站變成旅館,就是全省唯一的鐵道旅館,我看一樣不愁生意,最起碼可以吸引鐵道迷。你們不會不知道這個商機,唯一的原因,是二樓有不可告人的祕密。」

巫真把所知和所想的一口氣說出來時,許小姐剛回來,把兩杯茶放在桌子上。

「你說得很有條理。」站長沒有露出佩服的眼光,語氣仍然平淡,「二樓裡面有隻厲鬼,所以成為本站的禁地。」

「你們沒想過抓鬼?」方圓問。

「幾十年前,我的前幾任曾經找人治鬼,但始終做不好,所以索性把旅館和餐廳關閉,直到現在。」

「他們是怎做的?」方圓又問。

站長聳肩,「這我就不知道了,畢竟年代久遠。」

巫真覺得不知道也沒關係,只要自己手上的天命劍一出,什麼鬼怪都要立即退場。

對付車站二樓的鬼怪,應該是很簡單的事。相比之下,要解決方圓身上字鬼種下的後遺症,就困難得多了。

巫真一想到這,便在桌底下握著方圓的手,給她力量。她轉頭望他,明白他的意思。他們已進入無聲勝有聲的境界。

接下來,許小姐很快把二樓的歴史重覆一遍,除了補充幾個細節以外,其他的巫真和方圓早就倒背如流。

許小姐說完時,還差五分鐘才到十點半,眼睛瞄向馬站長,他說:「再等一會吧!等人到齊了,許小姐就帶你們上去二樓看看。」

巫真還想問是什麼人時,許小姐像已知道他的想法,忙補充道:「我們等的,就是擅闖二樓的那對男女。」而且臉上構成喜感的線條消失無蹤。

巫真呷了口茶後,人就來了。先在門口出現的是個大學生,男的,頭垂得很低。憑眼袋和黑眼圈的大小,估計至少唸大三。大一和大二通常還在玩所以熬夜的後遺症還沒有出現。

年輕人就是愛玩,即使自己也不例外。只不過,擅闖禁地而引起台南站電力供應系統出了問題,叫全省南北交通大混亂,這個後果也實在夠誇張了。

跟在大學男生後面的……方圓在桌下捏巫真的手叫他留意 ——巫真本來以為是個和男主角年紀差不多的女生,或者是高中生,因為闖禁區這種事有點無聊,沒想到竟然是個年紀大得多的……女人,雖然長得漂亮,也很有書卷味,但從裝扮看來,可能超過三十歲。

這一對男女看來年紀相差至少七歲,不像是情侶。巫真覺得是姊弟,弟弟犯了大錯後,不敢一個人來車站,只好被姊姊像犯人般押解到刑場。

可是,這對男女最終還是一起坐在桌子另一邊的預約席,而且一臉不好意思。

巫真幾乎要用手托起掉下來的下巴。

許小姐介紹各路人馬認識,這次站長沒有阻止。男主角叫王祖明,女的叫周芬芬。巫真暗暗打量他們,看來是姊弟戀沒錯,他一直以為只會在娛樂圈炒作新聞時才會見到。

這對看來說不定只是玩玩而已,只是再細心看,男的雖然年輕,但眉宇和舉止間帶了老成,再看那女的,穿得很端莊。兩人的手坐下後一直牽著不放,像對感情無比認真。不過,這兩人怎會去二樓玩?有特別原因嗎?等下有機會要問他們。

巫真又發現站長沒和這兩人握手,甚至連正眼也沒有注視他們,許小姐也沒有端茶招呼。

「恨之入骨」四個字,無聲無息寫在牆上、桌上、地上,遍佈站長室每一個角落,不,是遍佈整個車站。

站長換成沒有感情的語氣,「巫先生和方小姐,許小姐會帶你們往二樓。」又對男女主角道:「希望你們好好合作,把當天晚上見到的如實說出來。」沒有稱呼。

男主角尷尬的一笑,沒有答話,倒是女的說:「我們一定知無不言,如實相告。」

巫真覺得這種文縐縐的說話方式很特別,以前他感到刺耳,不過現在已開始習慣。

望向方圓時,她努努下巴,表示也注意到了。這女的很有可能是方圓的同類:唸中文系的。

許小姐領眾人離開站長室,去到通往二樓的階梯。

巫真的心情興奮極了。他讀到網上的新聞時,已磨拳擦掌急不及待想來。很好有這件事,否則他可能對二樓一無所知,更別說可以進去一窺究竟。

在通往二樓的楷梯前,有一個大塑膠箱,裡面放了一頂頂黃色的工地帽。

「我們不是要戴上吧?」巫真明知故問,那些帽子看來好蠢,他不想戴到頭上。他望向方圓,她似乎也有同感。

許小姐尷尬的說:「沒錯。二樓雖然不是工地,但日久失修,不只滲水,天花板有時會還掉東西下來。」

眾人抬起頭,那個天花板還算正常。

「我指的是二樓。」許小姐提醒大家,「等下你們就可以見識到。」

「那好危險。」方圓有點吃驚,「不會整個天花板掉下來吧!」

「這倒不一定,所以,敢去二樓冒險的人,實在很勇敢。」許小姐別有深意的答。

巫真料想那對男女主角要直到出事那天才親身體會到二樓的不尋常之處。很多人以為荒廢只是經營不善。那腦筋也太簡單了。

他望向方圓,她雖然一句話沒說,但那瞹眛的笑容已是答案。

許小姐等一眾人戴上工地帽後,才踏上階梯。這道梯也夠殘破了,很多梯沿的部份都破爛。巫真從沒走過這種破爛程度直達危樓等級的。

沒有耐性而且脾氣不太好的方圓終於發難,問許小姐:「這好像是國定古蹟,對嗎?」

許小姐一時反應不過來,半晌後才尷尬的答:「對,是內政部指定的,之前是省級古蹟。小心,別從這裡跌下去。」急急轉換話題。

巫真心想那對男女敢上來二樓玩,膽子還真大,外表完全看不出來……巫真突然腳下一滑,幸好走在下面的王祖名及時出手相助,緊緊抓著巫真的手臂。

「謝謝!」巫真驚魂未定。

「不會。」王祖名的眼神很誠懇,給巫真不少好感。

走在巫真上面的方圓,雖然後知後覺,但也鬆了一口氣。

巫真好不容易才走過這條險途,去到二樓,入口玄關有道寫上「鐵路飯店」的門。這道門並沒有拉上,而是打了開來,像是歡迎大家進入。

穿過門口,就是筆直的走廊,旁邊是從一樓大堂舉頭看到的一排圓頂窗,另一邊是無人的旅客櫃檯。

眼尖的巫真很快發現櫃檯裡有個看來像是保險箱的東西,但沒多問,這天他不是來參觀,而是來查案。

許小姐轉過身來,面向王祖名跟周芬芬,以比對死物更沒有感情的語氣道:「你們可以講那晚的經歴了。」同樣,沒有稱呼,只是「你們」。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