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逃逸》

 編號:782
 作者:柚臻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12
.25
 ISBN:9789862904824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有時候替天行道,神卻還是不放過你
柚臻◎著/ Cash◎封面繪圖

怎麼會有如此死性不改之人,
都變成鬼了,還滿腦子想繼續殺人……

內容簡介

吱──!
刺耳的煞車聲扎入耳膜,砰!車子一頓,撞到了。輪子明顯像是輾過什麼東西,車身顛了兩下,隨後又往前拖曳了幾公尺才完全停下。宋志強的酒意霎時醒了,他喘著粗氣,心臟狂跳不止。他的腦海一片空白,只有三個字浮現──完蛋了。

他的頭皮發麻,伸手又摸向手機,要報警、叫救護車。可是手指一觸及手機,他又縮了回來。

他是酒駕肇事,要是警察來的話會很麻煩。

宋志強的心跌到谷裡,往車尾走去,赫然看見一具無頭屍體臥倒在地。
那身形應該是個男人,頭顱被輾斷了,脖子斷口的血肉糊成一團,四肢也像骨折,拗成不自然的角度。屍體就泡在血泊裡,肯定沒救了。
「啊。」宋志強駭然,雙腳一軟,踩下油門,急忙離開車禍現場。
車輪一滾,底盤即刻發出卡啦卡啦的怪響,彷彿是輪框絞進了碎石子。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柚臻
在柚臻的小說中──我們都是偷窺者。
最卑劣、不堪的人性,在她的筆下一覽無遺。

出道十年,出版作品超過五十部,並以熟練、懸疑的筆法攻占兩岸出版界。
著有《大獵殺》、《食骨庵》、《煉妖師》等多部作品,於2008、2009年獲得第八、九屆倪匡科幻獎佳作。

2012年更以【病態】系列作品創造話題,結合社會亂象所勾勒出的驚悚情節,卻也是充滿無奈的人間悲歌,讀者的呼喊下,推出第三部作品《死亡陷阱》。

歡迎到柚臻的部落格逛逛──
http://www.wretch.cc/blog/cansnail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好人聯誼社》2007.11
《鬼日記》2008.7
《人頭降》2008.9
《祝福信》2008.11
《荒村古宅》2009.1
《鬼索命》2009.2
《鬼屍》2009.4
《鬼敲門》2009.5
《生存遊戲》2009.7
《地下室》2009.8
《鬼廁》2009.11
《鬼教師花弧─鬼學姐》2010.2
《鬼屍虐》2010.4
《鬼教師花弧─山魅》2010.5
《寡婦村─鬼影實錄》2010.6
《血隧道─鬼影實錄》2010.6
《葬屍江─鬼影實錄》2010.8
《負子娘─鬼影實錄》2010.10
《屍蹤》2011.02
《吊鬼室》【鬼舍異談】2011.2
《陰間守門人》【鬼舍異談】100.3
《倒數計死》【鬼舍異談】100.5
《說鬼人》【鬼舍異談】2011.7(最終回)
《嚇破膽01 試膽大會》2011.8
《嚇破膽02 惡靈封印》2011.10
《社會鬼檔案》2011.10
《買命錢(上)》2011.11
《詭事路》2011.12
《買命錢(下)》2012.1
《監獄旅館》2012.2
《人肉搜索》2012.4
《火燒屍》【躺棺】2012.6
《操屍術》【躺棺】2012.8
《木偶屍》【躺棺】2012.10
《肇事逃逸》2012.12

目錄


第一章 酒駕
第二章 惡靈談判
第三章 第二次
第四章 家屬
第五章 死衚同

作者自序

肇事逃逸的新聞履見不鮮,這次把車禍當作主題。
這一回,跳脫以往靈異故事的模式。
一般的恐怖小說中,大部份的被害者都是善良的,所以才會在死後讓人同情,讓人覺得凶手該死。
不過,這次的作品卻不同。
構思這個故事時,我不由得想到,若是被害者是個壞人呢?
好人變成的鬼,它們要的可能是沉冤得雪,或者是讓凶手伏法。
那麼…壞人所變成的鬼,它們要的又會是什麼?

有些電影的橋段很有趣,小混混想要勒索,結果惹到大流氓,反而被大流氓教訓一頓。
試想,要是有人酒駕撞到人,結果撞死的卻是十惡不赦的大壞人,那麼凶手的下場會變成怎樣?

一個由壞人所變成的惡鬼,並且擁有高智商。它要的已經不是凶手伏法,而是利用鬼的身分去進行更邪惡的計畫。
至於它作了什麼,這裡就不破梗了。
讀者應該一邊看,會一邊揪心吧 >_<

最後還是希望大家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喜歡這類題材的讀者,懇請支持柚臻的名家【病態】系列。總共三本,已於2012年12月全部上市了。
分別是──《臍帶》、《傳染》和《死亡陷阱》。
病態系列走的也是社會題材。

另外,柚臻在臉書上開了社團,只要上臉書搜索「妖行卷」就可以了。
歡迎大家到社團討論小說感想 ^_^

祝福大家2013年一切順心,運勢旺旺旺!

精采試閱

第一章 酒駕

宋志強臉色泛紅,不過今天不是假日,他預估路上不會有酒測臨檢。

凌晨一點多,馬路上人煙罕見,今晚他確實是喝多了,因為這個客戶太難搞,一副土財主的樣子,竟然在餐廳裡面叫高粱。

「哼。」宋志強想到這裡,鼻哼一聲,幸好沒叫紹興或是黃酒,不然餐廳店員可能要衝到便利店去買一瓶回來吧。

宋志強喝不慣中國的白酒,平常應酬總是喝威士忌、白蘭地等洋酒,但他是業務,總不能和客戶爭,客戶最大、客戶萬歲,客戶要什麼就給什麼,這是他們業務奉行的準則。

那客戶的酒量超好,他們四個人就乾了兩瓶七百五十毫升的高粱。總算客戶盡興了,讓他明天將合約寄過去。

只是,事情能這麼順利嗎?宋志強以前也遇過奧客,吃完、喝完後,竟然裝作什麼都不記得了。

「咦?我昨晚喝醉了,我有說過那種話嗎?」奧客裝傻充愣的本事一流,又不能揍他一頓,還是調閱監視錄影畫面作證。

宋志強只希望今晚這位陳董不是奧客。

他打了個酒嗝,闖過前方的紅燈。反正大半夜的根本沒有車,在那乖乖等候九十幾秒紅燈的,才是傻瓜吧。

一過路口,他的手機恰好響起。

過時的流行樂在車廂內迴盪,他接起來,沒用免持聽筒,「喂?」

宋志強暗自嘲諷著自己,今晚這些違規事例全部加起來,不曉得罰單會是多少?估計破十萬吧。

他半酣地勾起笑意,「老婆大人,怎麼還沒睡?」

「你喝了多少?」老婆憂心問道。

「不多,放心啦。」宋志強說道,「快睡吧,我至少還要半小時才會到家。」

「自己開車嗎?」老婆聽得出他的醉意。

「對呀。」宋志強說道。

「怎麼不叫計程車?」老婆唸道。

「呵呵,就沒醉呀,幹嘛花那筆錢,而且我明天還要用車,把車留在餐廳不方便。」宋志強說道:「好啦,快睡吧,我已經在路上了。」

「好,開車小心。」老婆叮囑完才掛上電話。

宋志強隨手將手機往旁一擱,手指輕敲方向盤,心情還不錯。

猛然,眼前掠過一道黑影,宋志強大驚,急踩下煞車!

吱──

刺耳的煞車聲扎入耳膜,砰!車子一頓,撞到了。

輪子明顯像是輾過什麼東西,車身顛了兩下,隨後又往前拖曳了幾公尺才完全停下。

宋志強的酒意霎時醒了,他喘著粗氣,心臟狂跳不止。他的腦海一片空白,只有三個字浮現──完蛋了。

他的頭皮發麻,伸手又摸向手機,要報警、叫救護車。可是手指一觸及手機,又縮了回來。

他是酒駕肇事,要是警察來的話會很麻煩。

宋志強嚥了嚥口水,嘴巴乾渴異常。

該怎麼辦?他做著深吸呼,竟發現自己沒有勇氣面對,甚至不敢看向後照鏡,不願確認自己撞到什麼東西。

是狗吧?對呀,大半夜的,怎麼可能會有人。

是狗或貓吧,不用緊張,沒事的,只是撞到動物……不可能撞到人,半夜不會有人……

他像在自我催眠,不停地安慰自己。

可他還是無法冷靜,就連握緊方向盤的力氣也沒有,全身不自主地顫抖。

過了好一陣子,他才總算冷靜下來。

宋志強打開車門,外頭的冷風灌進來,說明這一切不是惡夢,風冷得太真實。

他感覺得自己的手腳都麻木了,跨出車門,他甫一下車就看見後方一灘血跡。

宋志強的心跌到谷底,再往車尾走去,赫然看見一具無頭屍體倒臥在地。

依那身形判斷,應該是個男人,頭顱被輾斷了,脖子斷口的血肉糊成一團,四肢也像骨折,拗成不自然的角度,整具屍體泡在血泊裡,肯定沒救了。

「啊。」宋志強駭然,雙腳一軟。

他是個連雞都沒殺過的人,現在卻撞死人了。

宋志強扶著車屁股,腦袋一陣暈眩。

他撞死人了……這句話在腦海不斷播送。

不知自己呆站了多久,宋志強總算回神,他急急回到車上。心想著,既然對方都死了,叫救護車也沒用了,他不能把自己的命、人生和家庭都搭進去。

要逃,他必須逃走。

宋志強踩下油門,急忙離開車禍現場。

車輪一滾,底盤即刻發出卡啦卡啦的怪響,彷彿是輪框絞進了碎石子。

宋志強顧不了這麼多,仍是往前駛去。

開了一百多公尺,他猛地想起什麼,又把車子倒回來。

他仔細檢查周圍有沒有監視器,然而這一帶荒涼,馬路左右是還沒開墾的荒地,連民宅也沒有。

太好了,沒有監視器。宋志強鬆了口氣,又把車子往前開去。

車輪不斷發出怪聲,宋志強也沒空檢查。

約莫十幾分鐘左右,他來到一處更為僻靜的郊區,周圍連路燈也沒有。

他再度下車,從後車廂找出手電筒,然後繞到車前去察看。

車頭凹了一處,可以想見當時的撞擊力道不小。宋志強的後頸發毛,但他還是說服自己,都是對方無預警地衝出來,他才會不小心撞上去。

對,他沒錯,都是對方的錯。要是警察來了,也會知道他沒錯,他只是倒楣在今晚喝了酒,警察不會信他的話,一定會認為他是酒駕肇事,為了不被冤枉,他才會逃走的,宋志強給自己壯膽。

這時他注意到車燈也壞了一邊,這讓宋志強不安,要是有人發現他的車燈壞了,會不會懷疑到他的身上來?

他又繞到車子的另一邊去檢察車輪,這一看,臉色瞬間慘白,輪框上卡著大片血肉,還有幾綹黑色的頭髮。

「唔。」他想吐,那畫面太驚悚。

很快地,他直覺聯想到,方才車輪發出的卡卡聲,不是石子所造成,而是……頭骨。死者的頭顱被絞進輪下,骨頭碎了,卡在他的車輪裡面,所以車子一動就會發出卡卡的怪響。

那具無頭屍的頭顱,原來一直跟著他。

想到這裡,宋志強激起一股惡寒。

手機又響了,他卻恍若未聞,幾秒過去,他才快步打開車門,拿起副駕駛座上的手機。

「喂。」他的聲音沙啞虛弱。

老婆一聽,著急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嗎?都過了一小時了,你怎麼還沒到家……」

「有事嗎?」宋志強問道,聲音氣若游絲。

「家裡沒事,只是我擔心你。」老婆說道。

「我、我也沒事。」宋志強按著額頭,聽見老婆的關心,忽然有些哽咽。他想向老婆坦承撞死人的事,可是又怕老婆擔心。

不能說,他也不敢說。

老婆察覺到有事,可是聽宋志強的聲音,她又不敢逼得太急,只好暫時把滿肚子的疑惑壓下,只是淡淡的問:「什麼時候回來?要是太累,要不要找間旅館休息,不要急著開車。」

老婆越是溫柔,宋志強的心就越脆弱,他快哭出來了。宋志強搖著頭,對著手機那頭說道:「沒什麼事,妳別擔心,我會看著辦。妳……不要等了,快睡吧,我還不知道幾點會到家。」

「好,我知道了。」老婆說道:「那你有事打給我。」

「嗯。」說罷,宋志強急急按下切話鍵,就怕老婆聽見他的啜泣聲。

這一瞬間,宋志強升起自首的想法。但僅是短短一瞬間,很快他又打消了念頭。

他一邊哽咽,一邊拿出破布擦拭血跡。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如此狼狽,血跡的清理不是難事,讓他最痛苦的是拔掉輪框上的頭髮。

那些頭髮不能用樹枝勾掉,只能用手去拉出來。頭髮上沾了血跡,還有一些濕黏的液體,宋志強一直覺得那是腦漿。

他忍住反胃的衝動,一度還覺得自己擦到了眼球,有些碎肉還沒變成泥狀,捏在手中的觸感讓人腳底發涼。

他不曉得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也忘了他是怎麼回到家的。

他只記得回家時,天色已經漸漸亮了。

老婆還是沒睡,坐在沙發上等他,一臉的憔悴。

宋志強的老婆很美,她叫作杜家慈。

一看見宋志強,杜家慈即刻站起來,步上前去,她撫著宋志強的臉問道:「還好嗎?」

「沒事。」宋志強這話連自己也騙不過。

杜家慈看他一臉倦容,眼袋浮腫、眼球佈滿血絲,又念他一夜沒睡,所以沒有追問昨晚發生何事,只是點點頭說道:「要不要先去躺一下?今天還要去公司嗎?」

宋志強搖搖頭,一會兒又點點頭,他怕今天請假會讓人懷疑。許是作賊心虛,他變得疑神疑鬼的。

「九點叫我起床。」宋志強脫了外套,一邊說、一邊往女兒房間走去。

他和杜家慈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宋雅欣,目前還在讀幼稚園。

宋志強十分寶貝這個女兒,女兒還在睡,小臉紅撲撲的。宋志強吻了女兒的額頭,女兒皺了皺鼻子,像是要被擾醒了。

宋志強連忙往後一站,直到女兒又沉睡了,他才和老婆轉回自己的房間。 

撞死人後,宋志強一直良心不安。

也不知是冤魂作祟還是心理因素使然,每一晚,宋志強都沒辦法安睡,總是在半夜被惡夢驚醒。

他重複作著撞死人的惡夢,夢中的他驚慌失措,然後開車想逃,接下來,副駕駛座就會出現一具無頭的屍體。

死者滿身是血,頭顱不見了,卻還是會講話。

冤魂呢喃地說道:「還我命來……還我命來……」

「啊!」宋志強大叫一聲,緊接著,他的車子便會撞上山壁、或者衝出懸崖。

夢中的他慘死後,宋志強才會從現實中醒來。

他滿身是汗,一臉徬徨無助,那夢太真實了,所以每回醒來,他都會懷疑自己還在夢中。

老婆也會跟著被吵醒,拍拍他的背問道:「怎麼了?又睡不好嗎?」

「我……」宋志強幾度想向老婆坦白,但始終沒有勇氣,「沒事,可能是太累,所以就作惡夢了。」

他無法想像,老婆得知真相後,還會這麼溫柔地對待他嗎?他是個肇事逃逸的殺人凶手。

老婆總是憂鬱地看著他,但還是沒有追問。

日子一天天過去,宋志強每天都會看報紙,尤其是車禍的消息絕不放過,他總覺得警察正在追緝他,死者的家屬一定在詛咒他。

奇的是,新聞一直沒播出當天的車禍消息。

若不是他的車頭燈壞了,宋志強甚至會懷疑那一晚可能是自己的錯覺,可能他根本沒撞到人,只是喝醉了、記錯了。

不過車頭燈壞了,再再提醒他撞死人的事實。

約莫過了一週,宋志強覺得風頭沒那麼緊了,找了一處外縣市的車行幫忙修好車頭燈,然後就把車子賣了。

他已經沒勇氣再開那台凶車,總覺得死者的冤魂就附在上面。連冷氣孔發出的嘶嘶聲也會嚇他一跳,以為是冤魂的呢喃;偶而一個光影變化,他也會錯覺是冤魂現身了。

再開那台車的話,他要不是先瘋掉,就是會被嚇到出車禍。

賣了車子,老婆問他:「才四年,還能開呀,這樣損失不少。」

宋志強尋了個理由說道:「我上個月的業績不錯,想買台新的。」

老婆沒有反對,只是覺得可惜罷了。

又一次成功瞞過老婆,可宋志強不曉得這樣惶恐的日子還要多久才能結束。也可能,這輩子他的生活都無法恢復正常,畢竟他撞死的是一條人命。

***

半個月後,正當宋志強以為事情都過去了,忽地在早報上看見一則車禍事件。

報紙上所寫的日期、地點完全符合。

宋志強的腦門像被敲了一記,他肯定記者寫的就是他撞死人的事。

「肇事者逃逸,警方正在追查。現場的煞車痕跡超過五公尺,可見當時的撞擊力道猛烈。輪胎拖曳出的血痕有回轉跡象,警方判斷肇事者曾經又折回現場察看——」

宋志強的喉嚨像被掐住,呼吸變得困難。

他沒有勇氣看下去,就怕看見自己的車號、車形被寫上去。

短短不到一千字的報導,他卻花了將近半小時才讀完。

「附近沒有監視器,警方正在急尋目擊證人幫忙釐清案情。」讀到這裡時,宋志強鬆了口氣,可見警方還沒找到線索。

他抹一把額際的汗珠。

後續的報導更令他震驚。

「死者的身份已經查出,同時牽扯出一起案外案。該名死者即是桃園銀樓搶案的通緝犯,搶案當時造成五死三傷,受害人家屬表示,冥冥之中自有報應。而警方也在附近一間廢棄鐵皮屋中找到一名被綁架的陳姓富商,目前不排除綁架富商的同是車禍死者──李隆賓。」

宋志強怔了怔。

他放下報導,原來自己撞死的是桃園搶案的劫匪──李隆賓。

這麼說來,他還算是替天行道了?宋志強的良心稍感輕鬆,他還怕自己撞死的是好人,說不定對方一家人全靠死者賺錢過活。

不過現在真相大白了,死者是死有餘辜,就連搶案的受害人家屬都說,這是冥冥之中的報應。

現在想起來都合理了,難怪死者會在半夜出現,他是在躲避警察的追緝吧。

但要是真有報應的話,宋志強不禁又覺得心頭沉重了,他不確定自己會不會有什麼報應。

無論他撞死的是好人還是壞人,都無法改變他是肇事逃逸的凶手,警方也不會就這樣放過他。

他看著報紙發呆,老婆收拾好吃完早餐的桌面後問道:「你在看什麼?」

「沒有,沒什麼。」宋志強迅速將報紙折起,不想讓老婆看見那則新聞,「都這時間了,我準備上班了。」

「爸爸,親親。」女兒湊過來,小臉蛋抬高。

宋志強心頭一暖,親了女兒圓潤的臉頰一口,「啾,要乖乖聽媽媽的話喔。」

「好,也會聽老師的話。」女兒聰明伶俐,自己接著把話說完。

「呵。」宋志強一笑,心裡卻萬分苦悶。

他不想連累女兒,要是女兒將來長大,朋友發現她有個撞死人的父親,會怎麼看待她呢?

「爸爸也要聽老闆的話喔。」女兒鬼靈精地說道。

「好,我上班去了。」宋志強向老婆說完,拎著公事包出門。

***

他來到新車前,開了車門坐進去,順手把公事包拋在副駕駛座上。動作一氣呵成,關門、插鑰匙、扣上安全帶,卻在最後一個環節卡住,車子發出擦擦聲,引擎就是點不起來。

擦擦擦,然後就熄火了。

宋志強愣了愣,這台車買不到五天就出問題了?他一肚子火,又試了一次,連續發動三回,引擎總算正常。

他的眉頭皺得死緊,不過趕著上班只能先這樣了,他按下冷氣,把車子駛向公司。

一路上想著,該找個時間把車子送廠維修,萬一半路壞掉、發生意外怎麼辦?

他專心看著車,卻覺得冷氣越吹越冷。

畢竟是新車吧,總要有個值得誇獎的優點。後來冷到受不了,他下意識伸手去按掉冷氣。

手剛伸過去,眼角赫然瞥見一抹影子。他心頭一緊,仔細看去,冷氣的出風孔竟然吹出幾綹髮絲,很短,像男人的頭髮。

宋志強駭然,一時間怔住,忽然車身一歪,竟然往一旁的貨車撞過去。

他連忙抓緊方向盤,將車頭調整回來,後方的車輛被他嚇到,刮耳的喇叭聲傳來。

叭──

宋志強好不容易穩住車身,同時也嚇出一身冷汗。

他把車子停靠到路邊,胸口仍在劇烈起伏。

「呼、呼。」宋志強喘著氣,視線落在冷氣孔的頭髮上。

他驚惶,但又早有預感這一天遲早會到來。宋志強按著額頭,對,他早就知道,只是一直不想承認而已。

他表情痛苦,直覺是李隆賓來找他索命了。李隆賓,那個被他撞死的銀樓劫匪。

宋志強呆坐在駕駛座上,不曉得自己坐了多久,直到手機響起,「喂?」

「強哥,要開會了,你怎麼還沒來?」公司的同仁問道。

「我、我晚點到,塞在路上了。」宋志強回道。

他匆匆結束對話,然後將車子停好,熄火,拿著公事包下車,宋志強無法再開車了,他顫著手招來一台計程車,連忙趕到公司去開會。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