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態之三】死亡陷阱

柚臻◎著 | 毅峰◎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12.13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4756



特色
失業這段時間所受的痛苦,我會一次通通還給大家!

柚臻X毅峰【病態】全系列三本
在柚臻的小說中──我們都是偷窺者

失業不會殺人?如果這樣想,你就錯了。
改編自中國駭人社會新聞,巨大陰影來自看不見的每個人內心

「殺不了貪官,改殺孩子」──網民
他以極端的方式來發洩極度壓抑的心情,最終成為殺害N名學童的導火線──【鬼道】版主伊藤翔

柚臻說,「這新聞讓我很感傷,也很震撼,於是促使了我寫出這篇小說。」呼籲「千萬不要模仿……」,因為,人生還有很多選項。

12.25起,柚臻【變態】系列書籤免費索取,相關資訊請洽 ENTER


簡介

本來我們這裡住的都是單純的人,現在有失業人口在這,房價會跌不少吧!
──鄰居周太太

你和我一樣,都失業了、沒有女友,也嚐到人情冷暖……
──嫌犯詹某

對阿維而言,每一天都特別漫長,他已經被綁將近一星期了

阿維無法得知時間,越到後期,他的體力越不堪負荷,縱使詹景元沒對他做什麼,身體卻痛得厲害,骨頭、筋絡像是打結了,心臟也會傳來揪疼,更別說是其他內臟。

他從一開始不敢睡覺,現在卻變得無法清醒,整天頭暈眼花,阿維不確定這是不是脫水現象,阿維不曉得自己是不是快死了。

城市裡微小的犯意,渲染成巨大的恨意
一腳踏進就是無法掙脫的死亡陷阱……

購買資訊

12.06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 ENTER
博客來 | ENTER

12.13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超商沒有上架,請多見諒

創作者簡介

柚臻

在柚臻的小說中──我們都是偷窺者。

最卑劣、不堪的人性,在她的筆下一覽無遺。

出道十年,出版作品超過五十部,並以熟練、懸疑的筆法攻占兩岸出版界。

著有《大獵殺》、《食骨庵》、《煉妖師》等多部作品,於20082009年獲得第八、九屆倪匡科幻獎佳作。

2012年更以【病態】系列作品創造話題,結合社會亂象所勾勒出的驚悚情節,卻也是充滿無奈的人間悲歌,讀者的呼喊下,推出第三部作品《死亡陷阱》。

部落格
http://www.wretch.cc/blog/cansnail

前言

失業醫生血洗校園 砍死九學童

◎  伊藤翔〈【鬼道】版主‧作家〉

2010年3月23日早上7點20分左右,大陸一名失業醫生鄭民生疑似患有躁鬱症,再加上對社會不滿,他來到大陸福建省「南平實驗小學」,趁校門未開之際,抽出一把25公分長的刀子刺向聚集在校門口的學生們!

「當時我正在做這個路段的清掃工作,忽然聽到有小孩大喊『殺人啦』。」負責該路段的清潔工人劉太太說。她只見兇手手持一把刀,抓住一個孩子就往身上連捅數刀,中刀的孩子只喊了一聲就倒地了,之後兇手轉身又撲向另一個孩子!

之後鄭民生一手一個,一口氣連砍13名小學生。一名送一年級兒子來上學的母親,就這樣親眼目睹自己的孩子在瞬間被殺害。

鄭民生邊刺還高喊:「他們不讓我活,把我逼瘋,我也不讓大家活!」他發瘋似的屠戮後,有3名小學生當場被刺死,10人送醫,搶救無效後又死了6人。現場血跡斑斑,不幸遇難的學童一共9死4傷,大部份為一到四年級的學童,年紀最大的遇害學童只有13歲。

刺死多位小學生後,鄭民生還想朝人群較多的地方砍去,結果刀子被人打掉,遭學校老師及路人合力制伏,將他按倒在地。這時鄭民生仍然一直重複大喊:「多殺一個賺一個!」「反正都是死,反正都是死!」

大陸《新華社》事後證實,42歲的鄭民生,行兇的動機竟然只因「遭周邊的人看不起」。鄭民生供稱,女友遲遲不肯答應結婚,再加上自09年6月辭去醫生工作後一直找不到新職,感覺「活著沒意思,但死前也要抓幾個墊背的」。

當地記者事後走訪鄭民生曾經就職的社區衛生服務站和鄭民生居住的社區,採訪了鄭民生的同事和鄰居。「他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的男人,話不多,挺內向的,經常自己嘀咕,偶爾在戶外大聲唱歌。」鄭民生的一位鄰居說。

一位手曾經受傷,讓鄭民生包紮過的中年男子說:「我手受傷的時候,是鄭民生給我包紮的,很仔細的,人很好。一下子殺死8名小學生,真是想都不敢想啊。」

另一位年長的鄰居阿婆則說:「他很喜歡小孩的,怎麼會拿刀殺小孩,實在太嚇人了。」阿婆還說,鄭民生一直很喜歡小孩,總是背著侄女和鄰居小孩到處玩,經常買東西給他們吃,直到一年前才慢慢變少。

對於鄭民生動手殺人的原因,一位與鄭民生一同長大的兒時玩伴陳先生推測,可能跟他的精神狀況不穩定有關。

陳先生說:「鄭民生在2009年6月份離開社區服務站後,就沒有了經濟來源。鄭民生曾經到過湖南、福州等地找工作,而每次找工作屢屢受挫,後來變得精神恍惚,疑神疑鬼,總覺得有人在背後說他壞話。」

另一位鄰居宵先生證實了陳先生的說法,還說,今年42歲的鄭民生至今還未結婚,之前跟同社區一個大他4歲的中年女子談戀愛,但受到女友家人的反對。七、八個鄰居一致認為,鄭民生因為家裡貧窮,從小就很自卑,雖然膽小,卻很愛面子。進入社會工作後,又常被單位領導侮辱。

離職後,鄭民生另謀新職屢屢受挫,導致他以極端的方式來發洩極度壓抑的心情,最終成為殺害8名學童的導火線! 

目錄

前言 ◎ 伊藤翔
第一章 失業
第二章 計畫
第三章 執行
第四章 囚禁
第五章 師徒
第六章 實習
最終章 逃脫
後記

精采試閱

第一章 失業

理解即是淪陷的開始,一旦代入即無法抽離。

獨棟的十層樓電梯公寓,低公設比,臨近公園、學區,住戶環境單純。

這不是房子的仲介廣告,而是詹景元住的地方。

每層樓只有兩家住戶,每一戶的背景都相當單純,沒有酒女、藥頭或流氓,這裡的住戶雖然不是特別有錢,卻算得上是社會的中堅份子。

例如工程師、護理長、飾品店老闆娘……

詹景元的職業不算頂尖,遞出名片時卻也能得到不少敬意:「喔,失禮失禮,原來你是程式設計總監呀!」

掛個總監頭銜,總能讓許多人敬仰三分。

但那已經是過去式,現在的詹景元不過是個失業一年還沒找到工作的中年人。

過去的光環似乎與他沒有任何關連,這份光環甚至成為找工作時的絆腳石。

「對不起,我們目前沒有這麼高的職位可以聘用你。」

「不好意思,這份工作的薪水不高,怕太委屈你,相信你在別的公司能得到更好的待遇。」

「抱歉,我們要聘的是一般職等的員工。」

詹景元剛失業時,還不覺得緊張,當時心情挺輕鬆自在的,想著總算可以好好休息,安排出國去度假幾周。

他過了一個月愜意的日子,總覺得這才是人生。

鄰居們見到他春風滿面的樣子,總是問他:「詹先生,在休假呀?」

「是呀。」

「喔,出國去玩呀?」

「嗯。」

「哇,公司福利不錯喔。」

「還好。」

「真羨慕你呀。」

「你太客氣了。」

「最近的景氣有沒有影響到你們公司,我聽說最近科技業不太好。」

「沒有。」詹景元笑笑地回答鄰居。

他在這裡住了幾年,彼此之間即使不算熟悉,見面時也都會點頭打聲招呼,住戶間的關係還算不錯。

只是一切都在不知不覺間悄然變色。

他的公司正是受到不景氣影響,從放無薪假變成大規模地資遣員工,他的薪水優渥,公司便拿他來開刀。

休息了一個月,當他充完電準備重回職場,才發現自己的年紀已經三十八歲,不再年輕了,工作機會也相對變少。

基層職位想要聘用年輕人;高層職位的競爭者多,機會也相對僧多粥少。

半年過去,他還是沒找到工作。

詹景元告訴自己不必緊張,不要屈就太低等的職位,一旦把自己的格局往下拉,想要再爬回去就困難了。

他用跳躍理論勉勵自己,想要跳得高,就得先屈膝往下蹲。是呀,他不是在谷底,只是在累積能量蓄勢待發。

詹景元起初不想讓人知道失業又找不到工作一事,可是半年了,他只能被迫向現實低頭,打了幾通電話給過往職場認識的朋友。

他客氣地問道:「老李呀,你有認識的公司在找程式設計嗎?」

「詹兄,你有推薦的人選嗎?」

「哈哈,哪有什麼好推薦的,其實就是想毛遂自薦而已。」詹景元尷尬地說道,卻又不能表現出來,只好用朗笑帶過。

「嗯,最近景氣挺不好的,我也知道你們公司的事,你現在……還在找機會?」老李問道。

詹景元越發覺得面紅耳熱,從沒被問過這種問題,他心虛地說道:「嗯,之前工作太累,就想給自己放幾天假,最近才開始要找,第一個就想到找你問問,你人脈較廣,如果願意幫忙的話,我會很感激。」

「喔,原來是這樣。」老李推托道:「我的人脈不就是你也認識的那些嘛,你太客氣了。我會幫你留意看看,有消息通知你。」

「那就感謝了,改天喝一杯吧。」詹景元說道。

這通電話講得他心火煎熬,過去他與老李一人是大公司的程式設計總監、一人是知名集團的採購經理,可是現在呢?人家還是採購經理,他卻變成一個屁。

老李沒有再連絡過他,那套說詞根本是哄騙三歲小孩的,有消息通知你……哼,又是半年過去,他沒再接過老李的電話。

不僅是老李,還有小陳、建華、高經理、林博士,這些人沒有半個再連絡過他,別說是談論工作的事了,以往大家每個月至少會相聚一次,喝酒或是打球,當自己的光環消失時,友情也同時宣佈破滅。

他還記得因為遲遲等不到面試通知,老友們沒有傳來消息,他厚著臉皮打了一通電話給建華。

「建華,你那邊有什麼好工作介紹嗎?」

「景元呀?哎,你還在家休息嗎?」建華的聲音聽起來已然有些陌生,他們已經三個多月沒有通過電話,也未再見面。

「嗯,是呀,實在是……在家有點閒得發慌了。」

「喔,我倒是挺羨慕你的,我就連年假也擠不出空檔可以休。最近煩公司的事,頭髮掉了不少,真擔心會變成禿子。」

「我在家倒是快發霉了,呵呵。」詹景元硬是擠出乾笑。

「你唷,這是有清福不會享。」建華口氣相當輕鬆:「不過你也不必著找工作呀,能力那麼好,手上應該有點資金吧,可以自己開間公司當老闆,到時候我一定幫你介紹客戶。」

「呵,這事我就不敢想了,如果有好工作的話,還要麻煩你替我留意一下。」詹景元說道。

「好,這有什麼問題呢,我會幫你問問看的。」建華敷衍地回答。

又是一次不了了之的對話。

什麼人情義理?掛斷電話後,詹景元憤憤不平地想著,現實根本沒有溫暖,全是一些見利忘義、不要臉的東西。

隨著失業時間拉長,以前的朋友不見了,鄰居們的臉色也開始難看。

他家的事關鄰居什麼事,但鄰居的恭維變成試探,不再說他好命、過得滋潤,而是改口問道:「詹先生,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你還在放假嗎?」

「這個時間怎會遇到你?」

鄰居開始懷疑了,知道他是失業在家、遲遲找不到工作。

當他失業一年時,鄰居們的耳語越來越盛,居然還傳回他耳裡。

那一天他心情鬱悶,存款越來越少,支出卻沒有少過,為了讓爸媽不要擔心,每個月他還是會繳月俸回老家;他不想被看衰,所以沒表現出落魄的模樣,生活依舊維持在職時的樣子。

公司給的資遣費早已經花完,這樣下去遲早會變成卡債族,屆時就真的無法翻身了。

詹景元煩躁地去後陽台抽菸,卻不巧聽見樓下倒垃圾剛回來的鄰居在閒聊。

詹景元住在四樓,聽那對話的聲音應該是三樓的吳小姐和五樓的周太太在對話。

「你知道那個四樓的詹先生吧?」周太太問道。

一聽見兩人在談論自己的事情,詹景元下意識往下一蹲,把自己藏在陽台圍牆後邊。

「嗯,知道呀,前兩天還在超市碰到他。」吳小姐說道:「買了兩瓶紅酒,還有一塊起司。」

這女人看得可真清楚,詹景元暗自思忖。

周太太忙不迭說道:「哎唷,不會是藉酒澆愁吧,我可不想跟酒鬼住在一起,酗酒的人很會鬧事。本來我覺得我們這棟樓風水很好,妳看,每個住戶的工作都很不錯,可是詹先生好像……失業很久了。」

講到最後那句,周太太刻意壓低音量,但還是清楚地傳到四樓陽台來。

八婆。

詹景元拈熄手中菸蒂,又點上了一根繼續聽,他倒要看看五樓的周八婆還想說他什麼壞話。

吳小姐嘆了口氣說:「嗯,現在景氣不好,詹先生好像也有點年紀了,中年失業不太好找工作。」

「本來我們這裡住的都是單純的人,現在有失業人口在這,房價會跌不少吧。」周太太語氣擔憂地說。

吳小姐聞言苦笑回答:「總不能要人家搬。」

「妳這麼一說,我就想起來了,我們這裡的住戶似乎都是用買的,不是用租的。」周太太說道。

「嗯,好像是這樣吧。」吳小姐點頭。

「看來詹先生短時間也不可能搬走了。」周太太好似很希望詹景元可以快點搬離這棟公寓。

詹景元越聽越不爽,不由得生氣,他可不是垃圾。

吳小姐說道:「換個好方向想,或許詹先生之前薪水很高,早就存了幾間房子的錢,他是提早退休、不是失業。」

「唉,能這樣就最好了。」周太太說道:「我最近看新聞,聽說高收入的人更不懂存錢,總覺得錢來得容易,所以花得也快,但願他別揹一堆卡債,到時候讓銀行在門上貼封條。」

詹景元氣得把煙蒂捏緊,就算他失業好了,也輪不到那個八婆來嫌棄。一股氣沒地方發,詹景元看著手中的菸頭,興起惡作劇的想法,轉身將菸頭往樓下扔。

菸頭的重量輕飄,被風一吹就歪了方向,沒落到周太太和吳小姐身上,兩人也沒發現詹景元的惡作劇。

他覺得可惜,又拿起菸灰缸往下倒,然後迅速躲回陽台下。

樓下轉瞬傳來一聲,「哎呀!是誰這麼沒公德心。」

命中,是周太太的聲音。詹景元開心地竊笑,報了一箭之仇。

「好髒,這什麼呀。」吳小姐的聲音接著傳來。

喔,是一箭雙鵰。詹景元的笑意更濃了。

「走吧走吧。」周太太沒了聊天的興緻,偕同吳小姐往正門口走去。

兩人的聲音越來越小,詹景元這才笑出聲,失業以來許久沒有這麼開心了。

王升豪暗自慶幸,剛才抽菸是蹲著抽,否則詹景元的菸灰這麼一倒,周太太和吳小姐抬頭往上看,肯定會誤以為是他幹的,到時候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王升豪也在後陽台抽菸。

他與詹景元同住四樓,就在隔壁、鄰著一牆。

說起來他與詹景元頗有相似之處,三十多歲,住四樓,一個人獨居,一樣會在後陽台抽菸,就連此時的處境也很相似。

王升豪最近的工作不太順遂,他在一家會計事務所上班,最近卻有一筆爛帳搞得他焦頭爛額。

經理說:「有兩種行業不容許疏失,一種是醫生!一種是會計。醫生一個不小心就會害掉人命,會計不小心就會迫使公司倒閉。王升豪,當會計的人就是要謹慎、細心,你這帳是怎麼回事?盡快給我查出問題點在哪。」

要怎麼查?那家公司先前的帳務根本不是他負責的,他也是從另個離職同事手中接來這任務的,卻被經理當眾罵得狗血淋頭。

說實話,當場他很想瀟灑地說道:「老子不幹了,不行嗎?你這麼會做會計,就全部交給你呀。」

王升豪想起早上的事情,臉上勾起一抹苦笑。

幸好他沒那麼衝動,現在看見隔壁詹景元的處境,又聽了周太太和吳小姐的閒話,不禁慶幸自己當時沒有遞辭呈。

只是就算他不遞,公司會放過他嗎?那筆爛帳弄不出來總要有人負責,不可能是經理扛起,因此黑鍋有七成機率會扣在他背上。

王升豪心浮氣躁,本想要抽根菸放鬆情緒,卻不經意聽見周太太倆的對話。

王升豪頗有代入感,好似周太太嫌惡的不是詹景元,而是在說他。

失業又不是自願的,為什麼說得好像天理不容,王升豪越聽越鬱悶,隨後便不小心看見詹景元將菸灰往樓下倒。

王升豪是蹲著的,所以詹景元沒有發現他,只有他看見詹景元探出半個腦袋,伸手潑菸灰。

當下他心裡一怔,可是聽見周太太的尖叫,隨即覺得好笑。要說閒話潑別人一身糞,也得當心被從頭灑菸灰。

周太太與吳小姐離開了,他聽見隔壁陽台傳來竊笑聲,詹景元也憋很久吧。

王升豪會意地淺笑,今晚看了齣有趣的戲碼。

王升豪不敢讓詹景元發現他在偷看,一直等到詹景元進屋裡去,王升豪才無聲地輕嘆一口氣,悄然起身,拉開後陽台的玻璃門回到家中。

此時他沒有閒功夫去管別人的事,只希望詹景元可以盡快找到工作,就不用受流言蜚語的攻擊。

世態炎涼呀,本來和和氣氣的鄰居在人家失業後,雪中送的不是送炭,竟是厚厚的一層霜。

王升豪梳洗過後回到床上躺著,明天還得工作,就算不願面對那筆爛帳,他也不想淪落到詹景元的窘境。

他們很像,但王升豪不想變得一樣。 

一夜過去。

早晨的太陽亮得些微刺眼,六點便從窗戶射入擾人清夢。

日升月落的規則沒因某人的人生崩盤而改變,也不曾隨著誰的心情更迭,他們都是渺小的,小到連公司也不在乎有沒有他們這個人存在,又何況是太陽、月亮呢。

王升豪起床換了套衣服,站在鏡子前打量自己的樣貌。

他撐起一臉假笑,昨晚詹景元的事情給了他一個體悟,千萬不能表露出脆弱的樣子,鄰居們不會給予同情、關心,只會落井下石。

鄰居是這樣,同事也是這樣。

他出門了,提著公事包搭乘電梯下樓。

沒想到電梯門開啟,周太太也正要從五樓下去。

「早。」周太太笑容可掬地打招呼。

「早安。」王升豪點頭致意,精神奕奕地步入電梯。

周太太的心情好似不錯,又向王升豪問道:「上班嗎?」

「嗯,是呀。」王升豪笑了笑,心裡卻不屑地暗忖,不上班不然去哪裡?

昨晚聽了周太太的碎嘴後,王升豪對她的印象變得不太好。

電梯往下降,周太太彷彿一刻也停不住嘴巴,又說道:「你家隔壁的詹先生好像沒在上班了。」

「喔,是嗎?」王升豪淡淡回答,不太想與周太太談論這件事。

明明是四層樓的距離罷了,今天的電梯卻走得特別慢。

「嗯,他好像失業很久了,你沒有注意到嗎?」周太太像是發現某個大秘密,神秘兮兮說道,隨後又問王升豪:「你住在他隔壁,有沒有發現他最近有什麼異狀?」

「我沒有注意這個。」王升豪說完,電梯終於抵達一樓。

叮一聲,門開啟。

兩人走向大門口,卻沒想到巧遇剛買了早餐回來的詹景元。

「詹先生,早。」周太太偽善工夫一流,前一秒才在說周景元的是非,下一秒立刻笑臉以對。

詹景元還在記恨昨晚的事,看見周太太時,嘴角明顯往下拉了一下。

周太太微微一愣,兩人之間的細微反應都看在王升豪眼底。

一大早就這麼刺激,王升豪很是好奇詹景元會不會向周太太發難。

詹景元欲言又止,最後抿緊雙唇往大門裡走。

直到他進入電梯,周太太管不住嘴巴又說:「你看,他怪怪的吧?唉,是不是因為失業所以心情不穩定?」

王升豪心想,詹景元估計是想發難,卻又想起昨晚將菸灰往樓下倒的事,一旦發難的話,周太太肯定會四處亂講詹景元倒菸灰的事。

顧慮這個才會暫時忍氣吞聲吧?王升豪收回思緒,向周太太說道:「我先走了,再見。」

「喔,好,再見。」周太太露出失望的神情說道,那表情在說,還是和女的聊天比較有意思。 

王升豪抵達公司,昨晚到今早看的都是別人的戲,不過現在就輪到他上場演給別人看了。

剛坐下還沒來得及吃早餐,經理的聲音便讓他的食慾全消。

「王升豪,那筆帳搞清楚了嗎?」

王升豪沒有回答,放下手中的早餐,看著時鐘的指針,還有五分鐘才到上班時間。

他深呼吸一口氣,忍住不滿。

未等他開口回答,經理接著說道:「看到你這種不積極的工作態度真是讓人火大。」

說罷,經理轉身離開,狀似專門來找碴。

王升豪心裡越發感到憋屈,什麼叫作不積極?所謂的積極是指提早上班、回家再加班,二十四小時獻給公司卻不拿加班費嗎?

他不禁懷疑公司想把他踢走,經理才會將這爛攤子丟給他處理,再處處刁難他、說些閒話讓同事們誤會他的工作態度和能力。

經理就是想讓他待不下去。

王升豪不只沒了食慾,胃部也隱隱抽痛,不斷上竄的火氣讓他全身僵硬,他不能動彈,否則很可能會衝上前去痛罵經理一頓。

壓抑了許久,他像是落荒而逃的野狗,夾著尾巴走出辦公室,躲到樓梯間抽菸解悶。

又是令人痛苦糾結的一日。

   

時間隨著撕去的日曆紙飄逝。

到處都有小人。王升豪搞不懂,這個世界為什麼不能和平一點?

公司裡的經理千方百計刁難他,但他始終不明白自己何時得罪過經理。

回到家裡,鄰居的那些八婆將詹景元的流言傳得甚囂塵上。

總是有人喜歡亂講話,而且已經不只周太太這個擴音筒了,連吳小姐、陳太太也加入了八卦陣容。

「唉。」王升豪嘆了口氣。

他真的很想找份別的工作跳槽,只是每回聽見周太太傳出的難聽話,胸口就會莫名沉重。

原本以為買到好房子,住戶全是事業有成的人,不過正因為大家都有好職業,此時反而成了他的壓力來源。

不能比他們過得差。這樣的比較意識無形中讓他加倍痛苦,彷彿走到哪裡都得承受別人的眼光。

萬一他也失業的話,鄰居會怎麼看他、周太太又會怎麼傳他壞話?

一星期前,周太太在早餐店遇到他,又重提老話題纏著他說:「詹先生失業一年多了,如果真的沒錢,怎麼不把房子賣一賣,搬到便宜的地方住,這樣也能擠出一點閒錢來。」

周太太仍是滿心期待詹景元能搬離,言談中透露出她的心思,好似詹景元是他們這棟樓的污漬,令人看了不快。

王升豪哪有時間去管詹景元,他自己的工作也快不保了。

而在三天前,他在一樓收信時,遇到了吳小姐。

吳小姐想是被周太太洗腦成功,緊張兮兮地問他:「王先生,你隔壁的詹先生還好嗎?你要多注意點,最近有些自殺的新聞,好像是工作不順遂就尋死。我怕詹先生會想不開,他好像失業很久了……」

王升豪當時尷尬地點頭回答:「好,我會注意。」

這要怎麼注意?每天上下班前去按電鈴,確認詹景元是否還活蹦亂跳。

再說,王升豪很好奇,吳小姐關心的究竟是詹景元的安危,還是怕詹景元做傻事的話,會連累整棟樓變成凶宅,導致房價下跌?

回想起這些生活片段瑣事,王升豪不經意想起半個多月前,周太太與吳小姐在樓下的對話。

周太太說:「我原本以為這裡的風水好……」

想起這句話,王升豪露出苦笑,該不會整棟的風水都好,就是他們四樓不好吧?他吐出白濁煙圈,怎麼會開始相信這種無稽的說詞呢?

王升豪躲在後陽台,已經九點半了,明天不用上班,這讓王升豪總算得到些喘息空間,只是他仍無法開心,工作的事情一天沒搞定,他就一天不能舒心。

先前那筆爛帳總算搞定了,但經理接著又丟給他一個燙手山芋。

最近他越來越能感受詹景元的心情。

剛想到詹景元,王升豪就聽見詹景元後陽台拉開玻璃門的滾輪聲。

詹景元也出來抽菸了。

詹景元習慣站著,靠在陽台圍牆上抽菸。

王升豪習慣蹲著,把自己藏在圍牆後方抽菸,所以他看得見詹景元,詹景元卻不知道他也在後陽台。

這有些像是偷窺,不過王升豪倒沒那心思,自己只是不曉得該怎麼和詹景元聊天,保持這樣的關係比較自在。

他總不能問詹景元:「還有錢嗎?有沒有去申請失業補助?政府的福利還不錯欸。」

或是問:「欸,你還沒找到工作喔?」

更不可能轉述吳小姐的話:「大家都說你失業了,千萬別想不開。」

正因為什麼話都不能講,還不如不講,但是兩人碰了面又不說話也甚為困窘,就保持這狀況吧,盡量別碰到面,就能不說話,避開不必要的尷尬。

王升豪捻熄香菸,無聊地看著詹景元。

平常詹景元在後陽台不會待太久,大多兩根菸抽完就會折回屋子了。

只是這一看,王升豪卻有說不出的異樣感,今晚的詹景元不太一樣,說不出是哪裡不對勁。

自從周太太亂講話之後,詹景元的態度就變得更加怪異,可能詹景元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尤其是和虛偽的鄰居們。

王升豪幾次出門時都遇過詹景元,他會點個頭跟詹景元打招呼,可是詹景元卻一字不發,把他當透明人看待。

這還算是好的,他看過詹景元對待周太太、吳小姐、陳太太的方式,人家向他說早安,他卻冷哼一聲,表情充滿鄙夷。

這反應是有點誇張,可是王升豪又想,誰規定只有周太太幾人可以看不起別人,別人就不能這樣對她們?

社會很不公平,但這一點倒是公平的。

他忽然興起一個念頭,想對詹景元說:「詹先生,別理那些八婆。」但是想歸想,王升豪還是沒說出口。

一會兒,他終於知道詹景元今晚有什麼不對勁,詹景元手裡的菸沒點上,卻頻頻在探頭往牆外看。

王升豪很好奇詹景元在看什麼,現在不是倒垃圾時間,樓下應該沒人才對。 

詹景元手指夾著香菸,面無表情,心裡卻異常激動。

要跳嗎?不過這高度,摔得死嗎?萬一摔斷腿卻沒死的話,情況會不會比現在更糟糕?他不可能上頂樓去跳,這樣保險公司會認定他是自殺,不是意外墜樓,如果保險金下不來,他的爸媽沒保障,死得就一點也不值得了。

詹景元這幾天想了很多,幾乎把一生回憶完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