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遊戲【夜魄堂】

 編號:774
 作者:Dark櫻薰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12.05
 ISBN:9789862904688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不可思議事件的原型,才是真正的恐怖……

黯黑名店營業中 ◎Dark櫻薰
超值收錄番外篇:寄靈

內容簡介

標題:注意!膽小勿入!K大的不可思議怪談

內容:這不是道聽塗說,而是真實存在的事件! 

一、教室裡的哭聲

二、多出來的教室

三、無人的視聽教室的光線

四、自動開機的電腦

五、廁所的詭異聲響

六、神祕的走廊鬼影 

七、

看似每所學校都會流傳的怪談,卻有著從來沒有人知道第七項內容。

因為,走完六項的人,到第七項都……

作者簡介

Dark櫻薰

萬年不變的櫻花餅乾。
最近已經完全的餅乾化,專門提供給人啃咬吃食的服務。
(不~以上純屬虛構,還是希望不要真的一口咬下去QAQ)
目前正在刷新個人的都市傳說紀錄中……(抹臉)
同時也敬告朋友們不要啃咬人家呀,人家不是故意的~~~QAQ

WING★DARK:http://wingdark.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咒祭》【夜魄堂】2012.10
《怪談遊戲》【夜魄堂】2012.12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意外的訪客
第二章 挑戰學校怪談
第三章 變調的怪談
第四章 不存在的第七項
終章 不請自來的工讀生
第一話 T大電影研究社
第二話 蟲形人間
第三話 嶄新的型態
第四話 實體化
第五話 藏身處
第六話 入侵
第七話 意外的發現

作者自序

上一集出場的神祕人士魏書懷,在這一回公開亮相。

由於這一集焦點在與店長大人相識的魏書懷身上,所以場地也移到魏書懷所就讀的K大。

不知道是不是靈感大神本身偏愛店長大人的關係,這一集靈感大神很不給面子,一直發我卡稿牌,偏偏寫到店長大人,靈感大神開心了,就鼓吹我快一點寫下去OTZ

靈感大神是有偏見的大神!(抖指)

但話說回來,這次把店長大人與魏書懷的關係帶了出來,我還跟朋友開玩笑說,雖然他們的恩怨已經過去了,寫的時候還是很擔心魏書懷會把店長大人掛掉(?)

(謎音:以上狀況從未發生過,不要聽趕稿趕到腦袋炸掉的某餅乾胡言亂語。)

題外話,這本要完稿時,剛好是颱風天,外面狂風暴雨的,感覺挺恐怖的呀XD

最後,如果購買這本書的讀者大人有什麼話想要對店長大人說,歡迎來本餅乾的部落格留言唷~♥

試閱

  偵探,是負責調查案件的職業,通常是以私人委託為主。

有些偵探為了雇主的委託,無所不用其極。

卻不知有些委託不是普通人能接的,一旦接了,哪怕失去自己的性命,也必須完成委託,否則,不只自己送了性命,很有可能連帶周圍的人一起遭殃。 

楔子 

你知道K大的七大不可思議怪談嗎?

聽說、聽說每一位想要嘗試K大怪談的人,最後不是死了,就是下落不明呢!

「喀」、「喀」。

夜晚時分,K大校舍傳來清晰的腳步聲。

一名手持手電筒、身穿褐色長大衣的男子,踏著規律的步伐在走廊上行走著。

男子是一名偵探,他所開的事務所收到一名K大學生的委託。那名學生請他調查K大的七大不可思議怪談,不為其他,只因為挑戰完那七項K大怪談的學生幾乎都死了。

一開始男子不把學生所說的話放在心上,對他而言,學生這番話與瘋言瘋語無異,他壓根不需要認真看待。

那一天,男子拒絕了那名學生。

卻不知怎的,學生離開後,他的腦海一直浮現那位學生的表情。

那是一雙帶著恐懼眸色的眼睛,他雙手一直顫抖,無法止住,話說到一半,嘴角還會抽搐,吐出不明的話語。

面對K大學生如此詭異的模樣,縱使男子心中有無數個疑問,他還是斷然拒絕了。

只是,從那天起,男子的周圍便無法安寧。

隱隱約約,他一直聽到自己的身後有腳步聲,還有那若有若無的監視目光,但男子查不到那道目光的主人究竟在何方。

一天、兩天、三天下來,男子的精神一直被那些暗處的小動作侵襲,慢慢地,自己也出現了幻聽症狀。

這件事,你一定要處理。

那位學生的聲音流入耳中,嗓音是多麼的絕望,但他卻瞧不見他的蹤跡。

不然,大家都會死,當然,連你也一樣。

絕望的嗓音過後,是尖銳的笑聲。

面對這般狀況,男子有考慮自己該不該去看醫生。

沒用的,接了吧,接了這項工作,去K大調查。

聲音一直貼近他,就算到了夜晚,在家裡睡覺休息時,聲音依然侵擾著他。

想到自己的精神已經被摧殘得差不多了,他拿起擱置在辦公桌一角的文件,將那名學生約了出來。

那名學生來到他的事務所,嘴角噙著一抹詭譎的笑。

就說你一定會來找我的。」學生如是說。

男子沒有理會他的這句話,而是直接問道:「剩下的人呢?

學生回答他:「失蹤了,全都找不到。」說道這裡,學生又發出怪笑,「他們怪我沒有走完,一直在我耳邊叫著。他們跟我說,他們走完了,但我沒有,我走到一半就逃跑了,他們怨我跑掉,一直在我耳邊喊著,要我快點回去走完。對呀,我應該要走完,這樣他們才不會一直唸我。

學生喃喃說著,然後離開了偵探事務所。

看著學生離開的身影,男子想起學生對他說的話,那些挑戰K大怪談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失蹤。

而之後那名學生也失蹤了,就連電話也無人接聽,學生的家人心急如焚。

男子知道,幾乎每一間學校都有一些繪聲繪影的鬼話,只是這位K大學生的異常以及他所遭遇的怪異之事,讓他不得不正視這項委託。

就算我死了,你也無法逃離。」莫名地,男子的耳畔邊傳來那位學生的嗓音,「答應了,就是要完成。

所以,男子還是去了,在夜半時刻偷偷進入K大調查。

現在,K大不可思議怪談的流程已經走到了最後一則。

對此,男子冷冷哼聲,那些只不過是一些「意外」與「科學」所造成的事件而已,男子搞不懂,為什麼這麼多人會如此害怕這些所謂的校園傳說。

他拿著手電筒,繼續在走廊上走著,走到一半,腳步猛地停下。

第七項怪談是什麼?

男子愣在原地,一直思索著K大的不可思議怪談,那位學生說的第一到第六項他已經挑戰完畢,但是,他在調查時,明明就已經先把七項怪談調查完畢,可為什麼現在卻想不起第七項怪談的內容?

空白,他的腦子一片空白。

驀地,一陣冷風吹來,男子忍不住起了哆嗦,明明現在是夏季,為什麼周遭的氣溫就跟冬天沒有兩樣。

太好了。

身後傳來一道幽幽的嗓音,那是委託他處理這個案件的K大學生。

男子下意識轉過身,手電筒的光線也跟著轉移,他身後的走廊什麼都沒有,黑漆漆的,只有手電筒打過去的光。

男子頓時鬆了口氣,應該是自己又幻聽了吧?

不是幻聽。

冰涼的觸感從脖子處襲來,他的耳邊又傳來那位學生的嗓音。

我走完了,你也來了。那麼,就一起去吧!

話音揚起,男子回頭,映入眼簾的是雙眼凹陷、漆黑的一張臉。

男子雙眸瞠大,抖著唇,雙臉霎時刷白,聲音卡在嗓眼,無法溢出。

嘻。

勾起唇,唇角裂至耳旁,男子看著那漆黑的臉張開大嘴,置在他脖子上的手用力將他壓下,他看著那張漆黑的嘴,由上往下,將他吞下!

 

第一章 意外的訪客

 

一如往常,紀珀明放學後,便來到夜魄堂打工。

「店長大人,就算我上課時店裡沒有工讀生,但你能不能看在我也很辛苦的份上,不要把事情擱在一旁,只坐在櫃檯——睡你的覺!」

最後四個字咬字特別重,溢出的嗓音已經逼近怒吼的臨界點。

紀珀明右手拳起,眉角跳呀跳的,忍住想要搥向坐在櫃檯旁、身穿淡藍袍裝、戴著黑框眼鏡的夜魄堂店長的頭的衝動。

「哎,我只是無聊。」

「無聊就想要睡覺嗎?」夜魄堂的小工讀生,不著痕跡地冷冷吐槽。

店長大人吶,能不能有擔當一點?

身為工讀生的他,卻一直憂心夜魄堂的營運狀況,紀珀明忍不住深深懷疑,自己其實不是工讀生,而是店長。為什麼店長大人比工讀生還要悠哉!

紀珀明的內心感慨不已,他面對自己下課後還要來夜魄堂受這樣的氣,有一股想要直接轉身走人的衝動。

雖是如此,理智還是告訴他,千萬不可以這麼做,畢竟他是這家店的員工。

「先別提這個了。」殷霖推了推眼鏡,輕笑說道。

「嗯?餵凱爾吃飯?」

每天必做的上工前製作業他都會背了,紀珀明走到殷霖旁邊,從櫃檯內側拿出繡有夜魄堂字樣的圍裙,將它穿起。

「不。」殷霖搖頭,「凱爾晚點再餵,有個問題要問你。」

一直眼巴巴看著紀珀明,尾巴像是快要搖斷的小黑狗,瞬間發出哀號。

「凱爾乖,先等等。」殷霖安慰著自家的鎮店之犬。

「……店長大人,問題可以晚點再問,還是先讓凱爾吃飯吧!」

紀珀明無言了一下下,對於店長大人可能會向他提出要他想些餵寵物吃飯的新手法,紀珀明還是先抓起一把飼料,放在凱爾的碗裡。

只見凱爾跑得比飛得還要快,嘴巴快速咬著碗內飼料,紀珀明再看向店長大人,等他開口說話。

「明,你們學校有什麼怪談?」

店長大人笑笑地說出問題,紀珀明定格了零點零一秒。

「沒有吧。」

「真的沒有?」殷霖手拖著腮,淡笑道:「傳說、傳言也可以。」

「叮鈴。」

門口傳來風鈴聲,紀珀明反射性地轉頭,露出職業微笑,對著進來人說:「夜魄堂您……」話音戛然止住,紀珀明半垂著眼,用懷疑的眼神看著進入夜魄堂、與他一樣身穿N中校服、戴著眼鏡的黑髮少年,「莫道弘,你怎麼『又』來了?」

說「又」也沒有誇張,自從「娃娃事件」結束後,莫道弘幾乎天天尾隨著他,一起來到夜魄堂。

當然,莫道弘不是夜魄堂的員工、更不是客人,他會來夜魄堂,都是為了跟殷霖談他的靈異經,兼聊聊最近有沒有發生怪奇事件。

「哎,明的同學你來啦。」

果然,看到莫道弘進入,殷霖立刻轉移目標,把詢問對象轉向莫道弘身上。

「是呀,阿明的店長我來找你了。」

三步併作兩步,莫道弘跳呀跳的來到櫃檯前,順手拉了一張椅子,雙眼綻出莫名的小光芒,一直看著店長大人。

「今天找我有什麼事?」

殷霖習慣性地拿起擱在腿上的黑色封皮書,輕輕翻動。

「店長大人知道這地方所有的校園鬼話嗎?」

「真巧,」殷霖抬頭對莫道弘微笑,「剛才我還問明這個問題呢。」

「阿明怎麼說?」莫道弘眨了眨眼,下意識地看向紀珀明。

「什麼怎麼說。」紀珀明開始他的工作,正在整理架上商品,「我怎麼可能會知道,那些應該只是別人亂扯的話而已吧。」

「鐵齒的明。」

殷霖推了推黑框眼鏡,看向莫道弘,莫道弘知道,店長大人在問他。

「我們學校的校園傳說都是假的。」身為優良的靈異研究社社長,怎麼可能沒有闖蕩過N中的不可思議怪談。「而且那些怪談少得可憐,用手指頭就算得出數字來。」

「這樣呀。」殷霖頷首,輕聲說道:「那K大呢?那個你熟嗎?」

「喔喔喔!」莫道弘立刻揚聲,讚嘆道:「果然是阿明的店長,真的是內行的!」

「莫道弘,你不要一天到晚來這裡誇店長大人,他又不是你的老闆,誇他又不能加薪。」

「可是阿明,你的店長真的很神耶!」到目前為止,殷霖還沒有被莫道弘問倒過。「不過,阿明的店長,你為什麼要問K大的怪談?」

殷霖將手深入櫃檯內,拿出一張A4文件,遞給莫道弘。

文件上寫著:XXX偵探事務所所長失蹤,內部員工次日紛紛在家或前往事務所途中暴斃身亡,根據調查,全都是急性心肌梗塞導致猝死,但他們都沒有心臟病病史,名單如下……

莫道弘看著下面列出來的人名,接著將文件遞還給殷霖,納悶問道:「阿明的店長,你怎麼會有這個?」

看著這份疑似整理過的文件,莫道弘不認為那是利用一般正常管道就能夠弄到手的資料。

「這個嘛,我有我的管道。」殷霖收回文件,輕推眼鏡說道,「我會想要知道K大的怪談,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偵探事務所跟K大怪談有啥關聯?」莫道弘皺眉思考,想不出兩者之間有什麼關聯性。

「因為,那一家事務所的招牌——也就是他們的老闆,失蹤前,手中最後一份委託案件就是要調查K大的七項不可思議傳說。」

「所以,阿明的店長你會想要了解K大的怪談,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聰明。」殷霖賞了莫道弘一記燦爛微笑,他喜歡跟聰明人說話。

K大的怪談呀……」

唇開啟,話語正要溢出,門口又傳來風鈴聲,讓莫道弘暫時止住話語。

同樣地,紀珀明聞聲,走到門口,看到進入店內的女子,先眨了眨眼,後像逃難似的,立刻跑離櫃檯區域,躲到店內後方的貨架,讓架子遮掩住他的身形,不讓進來的人察覺到他。

「咦?阿明跑什麼?」莫道弘看紀珀明不明逃跑,臉上浮出一堆問號。

「殷霖,你的小工讀生怎麼看到我就跑了?」有著一頭及腰捲髮、身穿OL套裝的女子雙手扠腰,唇中溢出不滿的話語。

「別嚇我的小工讀生,姚甄。」殷霖輕推眼鏡,嘆氣道,「今天怎麼突然想來這裡?」

「矮油,殷大店長你怎麼可以這樣!」姚甄嗲聲嗲氣,走到殷霖身旁,半蹲勾住殷霖的手。

面對投懷送抱的女子,殷霖一點也開心不起來,他收回手,淡淡地對她說:「沒辦法,最近妳找我都是要我幫妳處理事情,我不這樣問,要說什麼比較好呢?」

「唔唔,你每次都這樣。」姚甄嘆氣抱怨,「我可是有很多人追呢!」

「那就別找我。」殷霖微笑回答。

「殷霖!」姚甄氣得跺腳。

這時,原本躲在後方貨架避難的紀珀明有點看不下去了,走回櫃檯旁,隨手拿起一本書,朝殷霖的頭敲去,「看在甄姊每次買你的商品、讓你賺錢的份上,多甜言蜜語幾句會死呀!」

「哎,我不習慣。」店長大人抗議了。

「店長大人,如果你不習慣,就不要一天到晚調戲女性!」

進入夜魄堂的客人,十個有八個是女性,店長大人都會與那些客戶有說有笑,和顏悅色地對待客人,讓她們滿意離開,紀珀明不懂,店長大人跟姚甄這麼熟,偏偏吐出來的都沒有半句好話。

「殷霖,你的弟子還是一樣很可愛呢!」姚甄站起,笑笑地對紀珀明說。

「……我是工讀生,甄姊。」哀莫大於心死,紀珀明絕望抗議。

「先別說這個,殷霖,我給你的文件你看完了嗎?」

「看完了。」殷霖再次將文件拿出,遞給姚甄。

見他突然將文件還給自己,姚甄嚇到了。

「殷霖你沒有興趣?」

抬手收回文件,姚甄的神情顯得很失望。

K大呀。」殷霖淡淡地說:「何必捨近求遠找我呢?」

「書會跟我討價還價。」

「如果真的很嚴重,那傢伙自己會處理。」

「叮鈴。」

門口又傳來風鈴響聲,紀珀明皺眉,朝門口望去。

怎麼今天才剛來打工沒有多久,就有這麼多人上門,該不會又是與店長大人熟識的客人?

紀珀明緊盯著門口,還好,這次的人他不認識。

那是一名有著略微雜亂的黑色短髮、身穿灰色長風衣的青年。

「您好,有什麼需要為您服務的嗎?」紀珀明對青年鞠躬說道。

「我不是客人。」青年拋下話語,逕自走到殷霖面前,淡淡地說:「店長大人,姚甄給你的東西你看完了嗎?」

聞言,紀珀明露出納悶神情。

這個人認識店長?怎麼他沒見過?

「阿明阿明,就是那個人。」不知何時來到紀珀明身旁的莫道弘指著風衣青年說,「他就是魏書懷。」

他在「娃娃事件」時找過莫道弘他們,自稱K大偵探研究社副社長。

「原來如此,這就是妳讓我看的原因?」

殷霖笑看著姚甄,那笑讓姚甄感到背脊一陣發涼,她向後退了一步,替自己辯解著,「沒有,我只是覺得你會有興趣!」

K大呢。」殷霖又一次說道,「書不是可以處理?」說到這裡,殷霖站起,走到紀珀明面前,手朝門口比了比,「明,今天休息,我要關門了。」

「咦!」紀珀明嚇得發出聲音,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看在是朋友的份上,你不幫我?」魏書懷聽著殷霖那與趕人無異的話語,冷冷出聲說道。

「朋友?幫你?我不記得我們是朋友,另外,你沒有找麻煩給我,我就要感謝你了。」

殷霖淡淡地吐出決絕的話語,也沒有等紀珀明將店內圍裙脫下,直接將紀珀明還有其他人趕出夜魄堂。

然後,紀珀明站在店外,愣愣地看著殷霖將門關上,並掛上「本店今日暫停營業」的掛牌。

「現在是怎麼一回事?」紀珀明愣住,完全不理解殷霖究竟在玩哪招。

「算了,看樣子今日果然不宜找他,晚一點再問他好了。」魏書懷哼氣,無奈地抓了抓那頂微亂的黑髮。

「你確定你可以?」也被趕出來的姚甄,不知道該氣自己沒有與殷霖說實話,還是氣魏書懷來這裡攪局。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魏書懷聳聳肩說完,便轉身離去。

姚甄看著魏書懷離去的背影,雙肩重重頹下,長長地嘆氣。

看魏書懷走了,夜魄堂沒有開門跡象,看來這回殷霖是鐵了心要讓夜魄堂休息一天。

「明,你可以幫我勸勸殷霖,讓他幫我這回嗎?」姚甄雙手合十,對紀珀明拜託道。

「呃,可是我還搞不清楚狀況耶。」紀珀明尷尬回答。

從店長大人的態度,以及姚甄和那位名叫魏書懷的大學生的對話可以判斷出,他們都是認識的,而且關係沒有他所想像中的簡單。

「唔,既然殷霖沒有告訴你,那我也不方便多說什麼。」姚甄嘆氣,叮嚀道:「總之,幫我勸勸他吧!」

「那個人,是甄姊之前說的『書』嗎?」

記得之前姚甄找他時,有提到一個名叫「書」的人要她妨礙殷霖的工作,看姚甄和魏書懷談話的口吻,要說他們不熟應該不會有人相信。

「嗯,沒錯。」姚甄不諱言地點頭承認,她抬起左手,看著手錶又說:「我還要上班,我先離開了,明,就麻煩你幫幫我,希望你可以讓他回心轉意。」

說完,姚甄便離開這裡,留下紀珀明和莫道弘。

「阿明,接下來你要做啥?」莫道弘用手肘推了推紀珀明問道。

「當然是回家睡覺休息。」

瞬間,莫道弘差點倒地不起。

這傢伙只有回家睡覺的想法嗎?

「趁著今天休假,你不考慮調查一下那個魏書懷?」

「為什麼?」紀珀明挑眉,「那是店長大人的事,我也沒有要好奇的必要吧?」

「可是很奇怪嘛。」莫道弘說:「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家店長的個性,面對這麼奇特的詭異事件,他怎麼可能不去調查?」

這段時間以來,莫道弘與店長大人有了一定程度的接觸,面對「同性相吸」的原理,莫道弘不相信殷霖不會在還沒查清楚的情況下,就將「事件」扔給別人處理。

「……說的也是。」

紀珀明拿出手機,皺眉看著沒有人撥話過來的螢幕。

就算殷霖是因為魏書懷和姚甄而決定夜魄堂關門歇息,可是被店長大人列為麻煩的人走了,而他還在的情況下,殷霖應該會重新開門營業才對。

紀珀明走到玻璃門前,看著門內掛著的吊牌,再望向店內,櫃檯所在的位置瞧不見殷霖的身影,也看不到凱爾晃來晃去。

殷霖不在他視線所及的地方,看來店長大人為了不再看到魏書懷和姚甄,躲到店裡最內側的小房間了。

「阿明,K大晚上有課,我們可以去K大看狀況,有時間就順道去一下偵探研究社,看看魏書懷是不是真的是副社長。」莫道弘繼續鼓吹紀珀明。

「……」

紀珀明賞了莫道弘一記白眼,這傢伙還真的滿腦子都在想著調查魏書懷。

面對興致高昂的同班同學,紀珀明也只能捨命陪君子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