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迴咒【五鬼位】

 編號:772
 作者:乙酒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12.05
 ISBN:9789862904701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史上最煞招鬼少女VS連續殺人詛咒
「找完我殘缺的碎片」否則,你們都會死……

內容簡介

黃金傳說之遺骸尋寶

你玩過地理尋寶遊戲嗎?利用GPS導航找出寶物的所在地。是近來流行的探險遊戲之一。

這是唯一的提示,然而,整座山的鬼都在阻止她!

赤裸的女人躺在眼前,她的身上黏滿濕土,泛著濃厚的土腥味,一雙瞪大的眼睛無神盯著我的方向,混濁的白眼球和褪色的眼瞳透露出她已經死亡的事實。她用雙手支撐起上半身,不斷地搖頭。

往上望,連樹上的吊死鬼也緩緩搖著歪曲的頭顱……

作者簡介

乙酒

女,天秤座,現居於台灣。
興趣是自助旅行。喜歡鬼故事、恐怖小說、恐怖電影和恐怖電玩…雖說如此,卻是個膽子小到不行的人。
希望能寫出讓人有如身歷其境般感到恐懼的鬼故事,與此同時,又能和劇情有所共鳴,得到除了驚悚以外,溫馨、感動或是各種複雜的情緒。
請多多指教!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五鬼位》2012.8
《五鬼位:六迴咒》2010.12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開端
第二章 詛咒
第三章 六迴咒
第四章 死亡名單
第五章 知更鳥
第六章 曲終

精采試閱

楔子 

「江醫生,你這麼早就要回去啦?」

「是啊。」

「我說你該不會是家裡藏了小情人吧!一下班就回家!」小陳拍拍江南夢的肩膀,露出奸詐的微笑企圖逼供對方。

江南夢是這間法醫室常駐的法醫,不像他和其他幾個醫生都是從別的醫院聘請過來幫忙的。不過明明一直都待在法醫室,江南夢在小陳工作的那間醫院卻赫赫有名,據說醫學界裡也小有名氣。

不過這當然歸功於這傢伙是個條件優質的帥哥,加上住在高級住宅區可見家世不差。當然,有什麼比如果一個人人都搶著要的大帥哥已經死會這件事來得更開心呢?至少他心儀的女醫生也許會回頭看看他,別老是忙著對江南夢放電就好了,小陳在心裡嘀咕著。

「呵呵,才不是呢!只是最近養了隻寵物,想回去準備飯菜而已。」

「準備飯菜?你養的到底是什麼動物啊!真沒想到法醫界的大人物竟然是個寵物奴!虧我還以為有八卦可聽……喔,對了,你聽說那件事了嗎?」小陳壓低聲音問道。

「什麼事?該不會是跟昨晚送來的那具屍體有關吧!不過上頭不是說由榮譽醫師負責解剖就好?」

「對,就是那具屍體……你看過了嗎?那真是太可怕了!」

「可怕?那是我這半年來看過最完整的一具屍體了,沒有腐爛也沒有外傷,保存度很高,是剛病死就立刻送過來的吧?」

「告訴你,他早在七年前就病死了,這就是可怕之處!那家人按照習俗在他死後七年開棺撿骨,沒想到棺木一打開,他就跟當初下葬時一樣好端端的,不要說脫水,連腐爛都沒有!不只是這樣,明明木製棺材底部滲了泥濘進去,卻沒有半隻蛆蟲寄生……他的家人嚇壞了就把屍體送過來,上頭對這很感興趣所以才讓那些老榮譽回來研究研究。如果不是偷看七年前的病歷資料我還真不敢相信那具屍體真的放了那麼久!要知道,七年前電腦沒那麼發達,小一點的診所幾乎都是手寫病歷居多,所以絕對不可能竄改。在我家鄉老一輩的把這種叫做蔭屍,聽說會吃後代子孫的……不說啦,越說越毛,我要先回醫院看診,記得鎖門!」

送走小陳後,江南夢走回法醫室,找到那具屍體的冰櫃拖了出來。

彷彿睡著一般的年輕男子。

「我一直以為死亡就是種解脫,不過對你而言恐怕不是吧。」

呼,江南夢吐了口氣,往後靠著解剖台後靜靜凝視。從冰櫃竄出的冷凍白煙讓解剖室瞬降好幾度,變得有些冷。又吐了口氣,消散的氣息化作水汽,白煙裊裊。

朦朧間江南夢好像看見那年輕男子的睫毛輕顫,一滴眼淚自眼角,順著臉頰蜿蜒而下。 

「──有個人在等我。」隱約之間,似乎有誰在江南夢耳邊如是耳語道。 

第一章開端 

7月25日

我只是想再見你一面而已。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情景嗎?

在大學某個角落的走廊,你站在走廊盡頭抽菸。對菸過敏的我特別討厭這種不在吸菸區吸菸、想荼毒別人的傢伙,於是我衝上前制止你,沒想到你轉過頭來竟然滿臉淚痕。

老實說你當時真的嚇壞我了。

你丟掉菸蒂,突然抓著身為陌生人的我嚎啕大哭起來,你哭著說:我被甩了,我失戀了,嗚嗚嗚,大家都不要我了都不愛我了,之後還逼我聽你枯燥冗長的羅曼史。

我從沒看過這麼會哭的男生,在我庫存的最後一張面紙用完準備要落跑時,你竟然還抓著我的襯衫繼續哭得唏哩嘩啦,死活都不放我走,還黏得我滿身眼淚鼻涕。

我當時還在想,這麼煩人的傢伙真活該被甩。

但我也不知道那天在發什麼神經真的陪你坐了一下午,現在想起來真慶幸那時候陪在你身旁。

我真的好想見你。

好想你。

--- 

  
七點整,我準時關掉電視走到玄關,就聽到江南夢開門的聲音。

「我回來了!」

江南夢才剛拉開領帶,我就衝上前接過他手上的西裝外套和公事包,再衝去他房間將東西歸位。接著又迅速衝回來站在他面前,努力用我一貫的面癱臉掩蓋期待。

江南夢挑眉,用那雙風情萬種……有點娘又愛勾人的桃花眼看著我,我猜以他的惡趣味八成在數我的眼睛裡有多少顆期待的閃亮小星星。最後他忍不住伸手揉揉我的頭,我雖然很想拍開他……但是不行,至少現在不行。

「肚子餓了?」

我迅速點點頭。對,我快餓死了,救命,所以快去煮飯吧皇上。

「那我們叫外賣吧!」

……我不情不願地去拿外賣的單子,這時江南夢很沒良心的大笑起來。

「開玩笑的啦!我去煮飯!你先幫我把公事包裡面有個黑色的盒子拿去給北雲,再過來幫我洗菜。」

「好!」

入口即化的蝦仁滑蛋、醬燒薑絲松阪豬肉片、空心菜炒牛肉、酥炸九層塔鮮蚵、甘甜清爽的高麗菜炒牛耳絲,以及干貝和火腿做湯底,再用快鍋悶煮的雞湯,我滿足的吃著,總覺得舌頭都要融化了。

好吃!太好吃了!我以前怎麼能忍受吃餿水吃那麼多年!這麼好吃的料理就算天天吃一樣的菜色我也甘願!

舔著嘴角的飯粒又添了一碗飯,無視江北雲無言的臉。

「為什麼妳可以吃得那麼滿足,我每天吃都沒感覺。」

「味覺白痴。」吐槽完繼續吃。

「……」

「哈哈,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何止是好吃!」我用力放下碗,很認真的說道:「你簡直是天才!」說完又繼續奮鬥。

「你想笑就笑出來,現在這種要笑不笑的臉有點噁心。」江北雲喝了口雞湯後對憋笑得有點欠扁又很得意,一臉扭曲的江南夢說道。

「咳咳。對了,盒子裡的東西你看過了嗎?」

「一大團很普通的頭髮,哪裡來的?」

電話鈴響,我放下碗筷跑去接電話,結果接了之後真是讓我後悔連連。我拖著沈重步伐走回餐桌,隱約聽到江南夢和江北雲在聊些什麼,大概是和剛才要我拿過去的盒子有關。

「最近送來的案件。那上面有什麼氣息嗎?」

「你指的是什麼樣的氣?和我一樣的話那倒沒有。只有很濃厚的死氣,怎麼看都只是一般亡者的頭髮。」

「……你覺得在沒有任何外在因素之下,一具屍體能夠保持永久不腐的機率有多大?」

「零,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除非奇蹟……是嗎?」

「什麼奇蹟不奇蹟的?」我走回位子上接江南夢的話。嗚,菜都冷了怎麼還是這麼好吃!

「沒什麼。是說妳剛剛怎麼了?看妳講電話一臉鬱悶的樣子。」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一臉哀怨回道:「被朋友要挾去參加她們社團的迎新活動,好像是要去露營那類的……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主意,在這種大熱天去外面找罪受……」

「這才是青春啊!想當年我還是大學新鮮人時可是跑遍各大社團!活躍穿梭於大學之中,堪稱新生中一把炙熱的火苗啊!」

「絕對是為了把妹。」我和江北雲非常認真的點頭。

「不要同時吐槽呀你們兩個!」

「北雲呢?大學時有參加過什麼社團嗎?」

江北雲被問得一愣,江南夢笑著回應,「拜託,妳看這傢伙像是會去參加社團活動的人?他還不把大家冷死。」

「說的也是。」眼珠一轉,剛好瞧見江北雲低下冷峻的臉若有所思。

露營就在幾天後風風火火的展開了。

野外營隊社雖然不是大學裡最熱門的社團,但因為社團活動頻繁,就算本身社員及幹部不多,只要碰到這種野外踏青的活動,偶爾也會有非社員的學生參加的情況,所以零零總總加起來,參加迎新的竟有將近二十個人左右,熱鬧非凡。

我就是個例子,非社員卻自願報名迎新。但其實我是被從小到大的好友,同時也是大學同學的阿樂硬拉進來的,要不然以我這種不冷不熱的性格絕對是對這種熱血的活動敬謝不敏的。

「我說妳啊……明明就有男朋友在,幹嘛非得逼我來啊?」

我背著沉重的登山包,和一群不知道在興奮什麼的新生們一起爬上坡,悶熱的空氣完全沒有澆熄這群人的熱情,特別是站在自己旁邊,眼神閃亮亮盯著社長的阿樂。

「因為他是社團的社長嘛……又不能一直陪我,我一個人很無聊當然要拖你下水!」

我想回家……我想吃南夢煮的菜……我哀怨的看著蔚藍晴空。

「哼,少抱怨了!不知道是誰最近都待在家裡不出來,你小心在家裡發霉!而且,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你跟別人合租房子這件事居然沒告訴我!快!交出手機!還不快讓我看看妳的同居人長什麼樣子!」

「我沒事用手機拍他們幹嘛……啊——」啊媽呀!我忘了之前江南夢太閒拿我的手機在自拍!慘了慘了慘了!絕對不能讓阿樂知道我跟兩個男的住在一起,不然她還不唸死我!在我還在內心掙扎的時候,阿樂已經伸手去翻我包包。

「看妳那個樣子絕對有問題!手機交出來!」

「別啊──」

「喂!一年級的!不要擋路好不好?讓開!」

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已經推開我們先一步跟上隊伍,後頭尾隨那人的另一個女生直跟我們二人道歉,在那人吆喝下又趕緊追過去,活像小跟班似的。

「什麼態度啊!高年級了不起喔!」阿樂做個超醜的鬼臉回敬她們的背影。

「那兩人是誰?」

「前面那個討厭鬼是大四的陳唯湘,跟在後頭的是大三的柳仟霖,大家都叫她小霖,聽說人很不錯不過老是被陳唯湘使喚來使喚去的。她們兩個都是社團指導,好像是上一任社長跟副社長的樣子。」

「怪了,妳不是只是大一新社員嗎?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

「所有接近我男朋友身邊的女人當然要調查一番啊!」

「……果然是戀愛中的女人啊。」

「哼!等妳談戀愛後妳就知道了!好像快到紮營駐點的樣子,我們趕快跟上隊伍吧!」

等到我們終於抵達紮營點時已經是下午的事情了。

從清晨時在火車站前集合,再搭小巴士到山腳最後徒步爬上山腰,幾乎耗盡平常習慣於城市步調的學生所有的體力,但野營社不愧是野營社,極富有經驗的社團指導和活動前不知道來這探過幾次路的社團幹部很快就找到附近冰涼清澈的溪水,讓這群沒怎麼見過大自然景像的學生玩玩水、體驗一下深山野林之樂,之後心甘情願地紮營、佈置帳篷和準備食物。

這是北部一處山區,山中建了許多小小的寺廟,提供旅行者休息的場所,因此成為許多登山者喜愛的山之一。雖然交通不太便利,山腳下也幾乎沒有商家,不過正是這種帶著濃厚未開化的氣息更吸引登山客,以及這群渴望接觸大自然的學生們。

天色暗得很快,大家已經開始在帳篷附近升火為晚點的營火晚會做準備。男生被分配到的都是體力活,比如說升火或是架帳篷,還有檢查營地附近有沒有蛇或是動物,必要時滴些香茅油驅趕山區特別繁多的黑色小蚊蟲。至於女生組則是負責煮晚上的食物,一群女生一邊清理食材一邊聊天,相當熱鬧。

「對了,妳們知道嗎?關於這座山的傳聞。」

「什麼什麼?等等,該不會是鬼故事吧……」幾個膽小的女生已經擠在一團尖叫起來。

「沒錯,就是鬼故事!」

「快說快說!」

「妳們以前都應該聽過這座山吧?在北部很有名,近幾年整理過後因為可以看夜景所以吸引很多遊客。可是我聽我爸媽說,這裡有另外一個稱號叫做『棄屍山』。」

「棄屍山?」大家異口同聲的重覆。

「啊……我好像有聽說過這件事,」另外一位本來在煮湯的女生湊到討論圈,「好幾年前幾件大案子的被害者,屍體都是被丟到這附近。」

「不會吧……」、「妳們不要嚇我……」、「好可怕!不要再講了!」

「而且我們剛剛走過的那條產業道路,聽說兩側都曾經有人棄屍和上吊,或許那些死不瞑目的鬼都在看著我們也說不定!」

啊,原來如此。我歪著頭思索剛剛自己看到的畫面。

「啊啊啊——」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夾雜幸災樂禍的笑聲,正在和幹部討論事情的陳唯湘青筋一跳,風風火火衝過來就把聊得正歡樂的女生組痛罵一頓,大家這才安靜下來。

「仟霖學姊……對不起……」開起這個話題的女生對跟過來當和事佬的柳仟霖道歉,陳唯湘罵完就跑回去繼續幹部會議,大家吐吐舌頭乖乖煮起晚餐。

「沒關係的。我也很喜歡聽鬼故事,露營跟畢旅一樣不講鬼故事就太沒氣氛了,對不對?」柳仟霖對幾個以為闖禍的女同學眨眨眼。

「就是說啊!」

被澆冷的氣氛又回到原先的熱絡。很快地,到了營火晚會的時間,大家一邊吃著熱騰騰的飯菜,一邊和同年級的各系學生聊天,飯後,由幹部帶領大家圍著火堆玩團康遊戲,似乎整座山都瀰漫著歡樂的氣氛。

兩位社團指導沒有融入團體之中,而是坐在一旁討論明天爬山的路線,陳唯湘不耐煩的搧著被火光引來的蚊蟲,一旁的我獨自坐在外圍發呆。

「張秋白學妹?」柳仟霖放下資料看著正盯著某處,沒有參與團體活動的我。「怎麼不去跟大家玩團康遊戲呢?」

「呃……」我不知道該不該直接說,森林裡突然的營火吸引許多安息在這裡的亡靈,而他們正好奇的團繞在那群學生附近張望。

有陰陽眼的我實在不想參與,真的。不過要是我如實說出來,肯定被當成瘋子轟出去。這就是一般人面對與自己不同的事物時會有的直覺反應,或者說排除異己是人類的本能。

「不想參加就不要來啊!每屆都有妳這種學生,來了又不好好參與!看了就討厭!」

「唯湘,妳別這樣說,她可能是身體不舒服。」

「別幫那種人說話!小霖妳就是人太好了,妳看那種年紀輕輕就刺青的人,會真心參與我們的活動?她不搗亂我就謝天謝地了!」

陳唯湘並沒有壓低聲音,柳仟霖尷尬片刻趕緊把話題拉回明天的規劃上。她偷偷瞄了我幾眼,確定我並沒有什麼負面情緒以後,才放心轉開目光。

我望著正和男朋友你儂我儂的阿樂,在沒有人沒注意的時候手掌默默覆上脖子上的「刺青」。艷青色的細線環繞整個脖子活像項圈,連接後頸處的青色蓮花,只有我知道這個絕對不是刺青,但我也說不上來這到底是什麼,彷彿某種記號要提醒我什麼事一般。

這是過去因為阿姨房子的風水問題,再加上據說我的體質極陰,導致意外引來瘟神五鬼,在那時為了要保護負傷的江北雲,我在情急之下竟然「開口」阻止了五鬼──當時分明不是我聲音,卻是由我口出,而那時說出的話我記得不太清楚,但印象中是聽也沒聽過的內容。在那之後,這個刺青就突然出現了,至今仍像項圈一樣勒緊我的脖子。

……啊,好想回家吃熱騰騰的飯菜。我撐著頭發呆,不知道今天第幾次這樣想了。

「這次的營火晚會大成功!乾杯!」社長阿敬,也就是阿樂心心念念的男朋友舉杯向所有幹部恭賀。所有的社員在活動結束後都安排到帳篷休息,剩下這些主要的幹部要通霄討論活動流程,因為阿樂想和男朋友在一起,又怕自己的出現太突兀,於是想當然爾,我就理所當然地被拉過來參與。

「乾杯!」

露營活動當然不可能帶酒,他們只是以水代替罷了。我沒有打算要參與大家的話題,只是窮極無聊地研究在場的每個人。

除了兩位社團指導以外,所有人都會掛上寫有名字或綽號的名牌,幹部則會註明職務。在場的有擔任社長身為大三的阿敬,負責帶活動、體態較寬但很受大家歡迎的胖馬,以及很喜歡開話題、總務兼公關的小客,再加上我和阿樂,一共七個人。

仔細算算在場的幹部不多,根據阿樂的說法其實野營社還有其他幹部,但因為擔任小隊長帶隊的緣故,將社員帶回帳篷後就先去睡覺養精神。這時我忍不住無言的想,要是阿樂的男朋友是小隊長該有多好……這樣我現在就可以去帳篷裡睡到天荒地老……

「大家辛苦了!忙得那麼辛苦都沒好好享受露營!所以今天晚上呢,我們決定不開檢討會!」阿敬拍拍坐在旁邊的胖馬,兩人賊西西的笑著。

「不開檢討會?那我要去睡了掰掰!」小客假裝要走結果被兩人又是哀求又是假哭,終於拉了回來,一群人玩得相當開心。

「好啦!不要吊大家胃口,快說,你們到底想幹嘛?」

「其實呢,我們偉大的活動胖馬想出個遊戲讓大家一起玩!不要再說幹部來露營什麼都玩不到,這次特別設計屬於我們的遊戲啦!」

「到底是什麼?」

「GC,地理尋寶,有聽說過嗎?」

地裡尋寶是近幾年隨著GPS衛星導航興盛,而吸引許多人加入的一項運動,不分國內外都有大批愛好者參與的尋寶遊戲。遊戲所需器材正是GPS衛星導航,或是備有GPS功能的智慧型手機,至於遊戲規則很簡單易懂,由藏寶者在某處藏下寶物,寶物沒有限定內容,只要不要太容易損壞就好,藏好後將寶物的座標上傳到網站上,標註難易度、地形、物體尺寸即可,接著由尋寶者循經緯座標(GPS行話稱做「航點」)找出寶物,隨便放點什麼在寶物內(比如說寶物是一本筆記本,那就在上面簽名),最後將心得日誌上傳到網路上和大家分享。

簡單來說,也可以將這個遊戲稱為大人的尋寶遊戲。這項遊戲相當有趣,因為你必須克服各種地形,雖然航點也有可能位在城市地區,但通常越靠近城市寶物消失或損毀的機率越高,加上GPS訊號雖然能穿透許多物質,但碰到高樓大廈容易失去精準度,所以大部分的寶物都會藏在山區或是觀光景點,挑戰性十足。

你所需要的只是一台可以定位座標的GPS,幫你計算和寶物的距離,以及任務清單就可以了。

「聽起來好酷!」小客興奮的大叫,其他人也一臉躍躍欲試。

「不過我們有GPS導航儀嗎?」

「當然有!不然玩什麼啊!」胖馬拿出一台掌上型可使用GPS的PDA,炫耀似的在大家眼前晃來晃去。

「然後,這是我們篩選過的幾項任務,任務難度大約是兩到三顆星,都在北部,剛剛好其中一個航點就在我們附近!所以今晚這就是屬於我們的尋寶遊戲!」

「太帥了!」阿樂跟著歡呼,小霖拿出備用的手電筒分給大家,陳唯湘嘟著嘴但還是接過手電筒,幾個男生已經黏在拿著PDA的胖馬身邊討論方向了。

「等等!在那之前,為了增加遊戲的刺激性,我們還有個驚喜要給大家!」胖馬對柳仟霖眨眨眼,對方接到指示後拿出一台奇怪的儀器,大小和PDA差不多,上面只有兩個轉盤和2吋大的螢幕而已,一堆奇怪的刻度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哇塞!妳還真的借到了!真是太帥了!」

「喂喂喂,你們兩個在搞什麼姦情!快解釋這是哪門子的驚喜!」

「鏘鏘!來見見偉大的EMF測量器!」

EMF?在神遊的我總算回過神。我曾經從江北雲和江南夢那聽說過EMF,EMF就是所謂的電磁場,而EMF測量器顧名思義就是電磁場測量器,可以測出電磁場的濃度,得知自己所住的環境是否有超高的電磁。不過國外卻有研究者發現,在許多產生靈異現象的地點附近竟然都測到超高的電磁值,因此許多國外研究超自然領域的專家深信,高量的電磁值或許是提供鬼魂現身的能量也說不定。

不過這種深山裡也會有電磁場?我輕笑。

「EMF測量器又被人稱為鬼魂磁場檢測器。我們要一邊找寶物,一邊拿著這個檢測器驗證這座山是不是像傳聞中那麼玄,夠刺激了吧!」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路人小孩
  • 終於等到續集了,大期待!!!>///<12月快點到吧!
  • 楓
  • 姆姆(° ▵ °)~
    期待12月+1 (?!
    >W<
  • 宮主linna
  • 大大啊~要出續集囉!加油加油.......
    可是有一點宮主一定要說~那個作者簡介裡的出書日期是否打錯呢?不是2012.8出<五位鬼>才對嗎?
  • 抱歉抱歉,已修正,謝謝

    MINIBOOK 於 2012/11/21 10:23 回覆

  • 宮主linna
  • 抱歉打太快~更正<五鬼位>才對唷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