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樹頭【惡鬼社區II】

 編號:771
 作者:振鑫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2.12.05
 ISBN:9789862904695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惡靈實體化,死亡之手緊抓不放……
這一次,只能救一個人!

邪惡天王振鑫◎ 極凶遊戲大逃殺

內容簡介

現實場景的監視器畫面預告著解謎地點,然而趙小茜、蕭心怡與吳克華的地點分散極遠。死亡繼續倒數,他要選擇救誰?

T大電影社的那本黑皮書,記載著詛咒源頭「板倉翼」的一切,
這真的是解開遊戲的最後關鍵嗎?

兇手在哪裡?
提示:吊樹頭。

螢幕浮出一座樹林,如窺視者一般的月光之下枝影搖曳、鬼影幢幢,但別說是兇手,連一點解謎的線索都沒有……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blog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報應之刨墳》2010.4
《報應之黑令旗》2010.4
《報應之太平間》2010.8
《守墓人:77號墳丘》2011.1
《守墓人:6號墳丘》2011.2
《守墓人:44號墳丘》2011.4
《守墓人:1號墳丘》2011.5 (最終回)
《駐校衛警之卷》(上、下)【咒巡者】2011.8
《腳尾飯》【惡鬼社區】2011.9
《密教行者之卷》(上、下)【咒巡者】2011.9
《撿頭骨》【惡鬼社區】2011.11
《退魔法師之卷》(上、下)【咒巡者】2011.11
《火葬場》【惡鬼社區】2012.1
《翠微鬼王之卷》(上、下)【咒巡者】2012.2
《猛鬼營》2012.2
《猛鬼營之屍橫戰場》2012.4
《奇蠱》【鬼神眾】2012.5
《鬼催眠》2012.6
《飛頭降》【鬼神眾】2012.7
《蛇魔》【鬼神眾】2012.9
《吹狗螺》【惡鬼社區II】2012.10
《迦羅沙》【鬼神眾】2012.11
《吊樹頭》【惡鬼社區II】2012.12
◆預計出版作品
【惡鬼社區II】續集

目錄

第一話 T大電影研究社
第二話 蟲形人間
第三話 嶄新的型態
第四話 實體化
第五話 藏身處
第六話 入侵
第七話 意外的發現

作者自序

社會新聞經常會有這樣的情節,某人看誰不爽,就到那裡去堵人。那麼,人能夠堵人,卻鮮少聽過有堵鬼的狀況。
一般的靈異小說裡,不乏有鬼追殺人、或者人報復鬼的情節。鬼可以堵人,當然人也可以堵鬼。不過,怎麼堵就是一門學問了。
在古代的中國,人們相信鬼的形態類似於氣體,一旦進入屋內,會先貼牆傳播,最後才擴散到整個室內。所以,才會產生「鬼貼牆走」的說法。
正常而言,人與鬼是生存在兩個不同的空間,若是人在虛弱的時候貼著牆走,兩個不同的空間一旦重疊,屆時就很容易堵到鬼了。

還有什麼方法可以堵鬼?我們來聽聽,經常登上暢銷排行榜的《八百鬼》裡的豪傑是怎麼說的。

饕餮金三:我把鬼綁來給你好了,價格可議,嘿嘿。
上泉信綱:找我幹嘛。
水玲瓏:鬼喔,陰間到處都有,呵呵。
風魔狄狄奇:還不簡單,我懸賞你的人頭,馬上一堆鬼來堵你。
諸葛小明:吾夜觀星象,估計只要你也變成鬼,那麼……
楊:讓亡者安息吧。(灑沙)

振鑫:到底還有哪些堵鬼的方法,讓我們繼續看下去(茶)

精采試閱

第一話 T大電影研究社 

I

  「吳克華,你在哪裡?」電話另一頭的蕭心怡急道。

  「我在家裡,晚些要前往H高中。妳找我什麼事?」

  「出大事了!」蕭心怡的情緒激動。

  「妳冷靜點,深呼吸,告訴我到底怎麼了?」

  「我的題目是蟲形人間,你還有印象嗎?」

  「有,我還在網路上查過,找不到這部電影。」

  「那部蟲形人間,我查到了,是夏普導演的電影。還有,你之前的脫胎換骨,也是他的作品。」

  「你在哪邊查到的?」吳克華疑道。

  「T大的電影研究社。」蕭心怡話鋒一轉,說道:「我拿到夏普所有的片子了,可是……」

  「可是什麼?」

  「獨獨少了一片蟲形人間。」蕭心怡的語氣虛弱,顫抖地道:「怎麼辦?我只剩下111小時3045秒……」

  聞言,吳克華整個人如墜冰窖。

  為什麼蕭心怡會找不到片子,難不成御宅社區這個殺人網站又進化了?

  一開始,御宅社區要玩家回答電影裡的受害者在哪裡,而且只有一次答題的機會,必須要在七天內答題。答對了,進入下一關;答錯了,就會像電影人物一樣死去。

  接著,出題的範圍從「七夜怪談」、「鬼來電」、「惡靈古堡」、「美髮屍」等熱門的商業電影,變成了冷門的實驗電影,大大增加了搜尋資料的難度。

  現在,御宅社區出的題目居然連片子都找不到了,這不是擺明要我們死嗎?

  一想到自己的腦智可能趕不上新規則的變化,吳克華便緊皺眉頭,不禁焦躁了起來……

  「吳克華,你有在聽嗎?」電話另一頭的蕭心怡探道。

  「我在聽。」吳克華回神道。

  「你別出門,我去接你,我會在十五分鐘內到,再見。」

  「喂,怎……」

  蕭心怡掛了電話。

  就和往常一樣,和她在一起,吳克華根本就沒有商量的餘地。

  可惡,她說什麼就是什麼,這樣子我和小受有什麼不同……吳克華搔著後腦袋,為自己一直被牽著鼻子走感到悲哀。

  由於周長榮死前曾經透露出T大電影研究社有夏普片子的線索,所以今晚吳克華已經和趙小茜約好,打算一起到T大的電影研究社,找尋破解御宅社區的方法。現在被蕭心怡這麼一攪局,他的計劃全被打亂了。

  吳克華拿起手機,等到通話之後,說道:「趙小茜,是我。」

  「你到校門口了?好快。」

  「不,我要暫時取消今晚到T大的行程。」

  「為什麼?」

  「蕭心怡出事了,我得去處理一下。」

  「她發生什麼事了?」趙小茜疑道。

  「目前還不是很清楚,我晚些再打電話跟妳解釋,好嗎?」

  「好。」

  「我會看看事情的狀況,再決定今晚要不要到T大。半小時內,我再給妳電話。」

  「好,我等你電話。」

  吳克華切斷了手機,從臥房裡拿起包包,然後徐徐走到門外。

  既然蕭心怡已經到過T大的電影研究社,說不定也會帶來什麼重要的情報。

  不過,蕭心怡是一個成熟的女人,所以她的反應更讓吳克華感到不解。

  到底是什麼事,竟然會讓蕭心怡這麼急三火四地趕來接他?回想起她著急的語氣,吳克華的心不禁揪了起來。

  希望蕭心怡沒事才好。

  也不知過了多久,在忐忑之中,空氣傳來轟隆的引擎聲,震得吳克華的耳膜發癢。他抬頭一看,赫然發現一輛白色重型機車橫在眼前,在駕駛座上那位穿著小熱褲和馬靴的高䠷女人模樣冷豔。

  剎那間,周圍彷彿群花盛開,空氣中隱隱綻出沁人心脾的冷香,吳克華緊繃的身體頓時一鬆。

  難怪人家說芳香療法可以放鬆心神,原來是真的啊……

  忽地,吳克華意會到一個可怕的事實──蕭心怡的長腿彷彿是充滿磁性的強力磁鐵,一直吸著他的眼珠子不放,吳克華數次想要別過頭,卻發現脖子像被打了鋼釘、眼珠子也像是故障般,完全無法移動分毫。

  理智和慾望正在拔河,吳克華為無法控制身體的自己感到可悲,可是視線並沒有要轉移的樣子。

  難道這就是青春期的魔咒嗎?

  就在吳克華遐思之際,車上的蕭心怡拿下安全帽,說道:「吳克華,你在看哪裡?」

  意識到事蹟可能敗露,吳克華差點兒被嚇到靈魂出竅,脖子上的鋼釘瞬間被拔除了。

  「唔,沒啊。」吳克華敷衍道。

  「你怎麼臉色蒼白,沒事吧?」蕭心怡伸手探向吳克華的額頭,「涼涼的,你還好吧?」

  「沒事,我只是用腦過度……」當蕭心怡的手觸到他的額頭,吳克華結巴地道:「看妳……在電話……話裡很著……著急……妳比較像有事的樣子……」

  說罷,吳克華窘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我的確有事,不然就不會急著來找你了。」蕭心怡臉色一凜,沉道:「我到過T大的電影研究社,向他們的社長詢問一些御宅社區出的題目。很幸運地,那位社長居然看過所有我問的電影,而且對每部片子都如數家珍。」

  「除了蟲形人間這部片?」吳克華雙手抱胸。如果那位社長看過片子,蕭心怡現在就不會來找他了。

  蕭心怡嘆了一口氣,默認了吳克華的推測,「他說,我問的脫胎換骨、女魂和蟲形人間,這幾部片子都是夏普導演的實驗電影,通常只有很懂電影的內行人才會知道。後來,他把自己收藏的夏普片子全借給我,唯獨少了一片蟲形人間。他說,那部片子很特別,至今只有某位電影社的學長看過。」

  吳克華聽得滿頭霧水,疑道:「怎麼個特別法?」

  「那位社長說,當年夏普本人宣稱,他已經拍攝完蟲形人間,影片也已完成並且參展,但是所有的夏普迷都找不到這部傳說中的片子。」

  「會不會是夏普在唬爛大家?」吳克華疑道:「畢竟,在台灣要靠拍電影討生活並不容易,所以導演放放風聲,拖延一下債主說我現在有作品,你晚些再來討債,這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也是有這樣的說法,有人說夏普拍片拍到精神錯亂,所以開始胡說八道;也有人說片子因為不明原因損毀或遺失,所以就失傳了……總之,蟲形人間這部片子的下落,已經隨著夏普的失蹤而變成謎團。」蕭心怡憂心忡忡地道。

  吳克華停頓了一會兒,說道:「妳剛剛說,還有一個電影社的學長看過蟲形人間,對嗎?」

  說這句話的同時,吳克華的腦中浮現之前在靈媒帕瑪達那裡看過的景象──當時,他看到一個疑似大學社團辦公室的地方,社辦的桌上擺滿恐怖片光碟,一個胖子對著社員們高談闊論,儼然以電影專家的姿態自居。

  那是一位雙腳不良於行、必須拄著拐杖才能行走、網路暱稱為「板倉翼」的胖子。

  難不成,社長所言,看過蟲形人間的那位學長就是他?

  「蕭心怡,妳有沒有問過,那位看過蟲形人間的學長是誰、有沒有什麼外貌特徵、還有聯絡電話是?」

  「我問過了,但是沒用,因為那位學長在幾年前就死了。」

  「啊,怎麼死的?」吳克華追問道。

  「我沒問,一聽到蟲形人間的線索斷了,我整個人都傻了,腦袋一片空白,哪有心思去想到這個。」

  為了解除蕭心怡的危機,吳克華低著頭,思索著該怎麼找到蟲形人間這部片子。

  誠如蕭心怡所說,片子的下落,早已隨著夏普的失蹤而變成謎團,因此想要直接從「片子在哪裡」的角度著手,無疑是大海撈針,更是一個思想的死胡同。

  不過,若是換個角度想,若是從「誰有片子」的角度著力,說不定會有新的線索。

  根據T大電影社的社長說法:

  一、蟲形人間是夏普導演的實驗電影,通常只有很懂電影的內行人才會知道。

  二、至今只有某位電影社的學長看過。 

  所以,得出第一個等式:T大電影社學長=知道蟲形人間的下落 

  另外,他在靈媒帕瑪達那裡看過的景象可以歸納出:

  一、兇手的網路暱稱為板倉翼。

  二、兇手是某大電影社學長。 

  所以,得出第二個等式:兇手=板倉翼=某大電影社學長 

  如果能夠證明,那位「板倉翼」就是T大電影社的學長,即可合併前兩個等式,便可證明── 

  兇手=板倉翼=T大電影社學長=知道蟲形人間的下落 

  意外的發現讓吳克華猛然睜亮雙眼,這條等式對他的意義重大,若是等式成立,這意味著他就找到御宅社區的本尊了。到時,情勢將會更加明朗,說不定能從中找到破解御宅社區的契機。

  一直處於挨打的局面並不是辦法,必須找機會予以反擊,唯有徹底消滅御宅社區,才能擺脫被詛咒的命運。想當然爾,若要消滅御宅社區,先得知道他的本體在哪裡。

  可是,這一切都建立在「板倉翼是T大電影社學長」的前提下才能成立。

  而且,這個前提成立的可能性很高。

  根據蕭心怡所轉達的資訊,T大電影社學長已死,而吳克華也在靈媒帕瑪達的協助之下,曾經看見板倉翼在房內踢開腳下的椅子,用網路線吊死了自己。

  無論是T大電影社學長或者是板倉翼,他們都已死亡,這樣的巧合讓「板倉翼是T大電影社學長」的可能性變得更高了。

  「也許有個方法能夠找到片子。」吳克華煞有其事地道。

  「什麼方法?」

  吳克華沒有解釋,逕自問道:「蕭心怡,妳有那位T大電影社社長的電話嗎?」

  「有。」

  「妳先撥他電話,我想親自見他,向他確認幾個問題,或許會找到新的線索。」

  「好。」蕭心怡撥了手機。

  她拿著手機三十秒鐘,電話似乎沒有接通,她又撥了兩次電話,終於在第三次撥號接通了。

  「梁同學,我是蕭心怡,你人在哪裡?還在T大社辦,好,那我想帶個朋友過去找你,一小時內到,方便嗎?太謝謝你了,待會兒見。」她俐落地關上手機,結束這回合。

  「搞定了?」

  「我們走吧。」蕭心怡遞了一頂安全帽給他。

  「去哪兒?」吳克華還沒意會過來。

  「T大。」

  「唔,等等!」吳克華說道:「我先打通電話給趙小茜,她也一起去T大吧,到時我才不用再向她解釋一次狀況。」

  「你打吧。」蕭心怡戴上了安全帽。

  電話響不到兩聲,吳克華的手機就接通了。他想,趙小茜應該一直在等他的來電,所以才會這麼快接到電話。

  「蕭心怡還好嗎?」趙小茜的語氣難掩憂心。

  「待會兒我和蕭心怡會去找妳,到時再向妳解釋。」吳克華說道:「妳人在哪裡?」

  「還是在H高中大門口,我沒離開。」

  「我們這就過去H高中找妳,不見不散。掰。」

  「掰。」

  掛上手機之後,吳克華戴上安全帽。

  蕭心怡已經跨上重型機車,頭一擺,帥勁地道:「上來吧。」

  好像,非坐不可了……

  似乎在期待著什麼,吳克華戴上安全帽,坐上重型機車的後座。

  「坐好了沒?」蕭心怡催動油門,引擎聲如同野獸的低吼。

  「好了。」回答的同時,一道強勁的後座力讓吳克華的身體整個向後仰倒。

  在機車的飛馳下,兩側景物不斷地倒退,眼前的路燈和霓虹燈被拉長為光河點點,這讓吳克華產生了一種錯覺,他總覺得自己和蕭心怡搭在一艘高速行駛的鳳尾船上。

  鳳尾船是一個狹窄的世界,而船上只有她和他兩人。

  機車的尾翼沒有把手,而吳克華又不敢碰觸蕭心怡的身體,為了保持平衡,吳克華兩手壓著大腿,身子努力前傾,以極為奇怪的姿勢坐在後座。

  「喂,你不抱住我,我怎麼壓車!」蕭心怡忽然開口道。

  「抱、抱住?」吳克華感到耳朵發燙,全身的血液都衝上了頭頂。

  「快點,又不是沒抱過,幹嘛那麼彆扭!」

  「好、好。」吳克華小心翼翼地扶住蕭心怡的腰,手掌登時傳來柔軟的觸感。

  微炙的體溫沿著吳克華的手臂、頸背竄上了腦門,他感覺自己沉浸在溫暖的洋流裡,就連帶著涼意的晚風襲上皮膚也不覺得冷。

  又來了!某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湧上吳克華的心頭。

  空氣中漾著微妙的變化,他心中屬於趙小茜的那個部份動搖了。

  悲哀的是,他想要阻止這樣的發展,可是卻無能為力,因為這一回他清楚地體認到,蕭心怡帶來的衝擊是何等強烈,就像他的視線離不開蕭心怡成熟的身體般地真實。

  吳克華的頭隱隱作痛。

  趙小茜和蕭心怡,他該怎麼解這道題?

  對他而言,這題目比御宅社區的任何一道關卡都要來得困難……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