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寓【鬼地方】》

 編號:769
 作者:小白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2.11
.24
 ISBN:9789862904633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超人氣作家小白  帶你穿梭陰陽兩界
小白◎著  FC◎封面繪圖

隔壁住的到底是人是鬼,就別猜了。
裝做什麼都不知道會比較開心……

內容簡介

住戶守則:
一、不關門。
二、要敲門。
三、不亂丟。
四、晚上十二點後熄燈。
五、不要打擾鄰居。

「在這房子裡沒有隱私這種東西,唯一有的就是不要問為什麼。還有,我會租那麼便宜不是因為你們靠關係來關說,也不是我佛心來著。」房東大剌剌地勾住了子薈的肩膀,毫不避諱地在他耳畔笑道:「是因為這裡──是棟凶宅。」

凶宅?好,這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名詞,這兩個字還嚇不倒他,住在凶宅其實也沒有特別的恐怖,反正這種東西就是信者恆信。

但問題是……這個「凶」,到底有多「凶」?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小白
通稱:小白
本名:啥?
生日:五月十號的金牛(人生目標:錢、錢、錢!)
喜歡的東西:不討厭的都喜歡
討厭的食物:會噎死人的東西和紅蘿蔔
小白守則第一條:錢是萬能的,沒有錢萬萬不能!
喀喀!有興趣更認識我嗎?
歡迎寫信給我!
我的mail︰
artemis0510@yahoo.com.tw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禁咒》2006.10
《心魔》2007.03
《索魂》2007.06
《鬼話》2009.04
《投胎》2009.09
《陰狀》2010.10
《生死籤》2011.12
《童話初章之八陣圖》2012.01
《童話終章之永恆童話》2012.01
《駭命》2012.04
《棄神》2012.05
《守護神》2012.06
《偶戲》【異色民俗】2012.08
《偶戲之絕響》【異色民俗】2012.09
《煉寓》【鬼地方】2012.09

目錄

第一話 公寓
第二話 松鶴地產
第三話 301-1
第四話 301號檔
第五話 人間煉寓

作者自序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把故事設定的那麼長,說實話,這真的是很傷神費力的一件事。

好幾個月來一直面對同一個主角,常常會寫一寫就忘了前面的設定,要不就寫一寫必須要更改前面的設定,讓我天天都覺得水深火熱,恨不得讓它腰斬。

不過還好啦!我家男主角常常會寫信來關心我,順便催催進度,要是讀者身邊有同名同姓的傢伙,嘿嘿……拿筆找他簽名就對了。

這套書系真的算是第一次試驗,我覺得不夠好的,就是每一本內容分配上的比例沒有抓的很到位,當然這是我該改進的地方,畢竟寫書系就是要讓人有想看下去的衝動才行,這點我真的要再好好學學。

只希望個位朋友都能喜歡囉!

201210

精采試閱

<第一話> 公寓

「到了!就是這裡!」聖嘆開心地指著眼前的一棟公寓,一臉得意地對子薈道。

「這……這是鬼屋嗎?」一見到這棟公寓,子薈的臉整個垮了下來,他不敢相信在台灣居然還有這種房子。

五層的超級舊公寓,旁邊全是高它好幾倍的大樓,位在精華地段中的巷子的巷子裡……說好聽是巷子,其實只是半個人寬的大樓間隙,別說是車子了,連機車都騎不進來,就好像夾心餅乾一樣;重點,又舊、又破、又爛……可能踹一下就會倒了吧!

「別這樣說嘛!快進來看看,裡面還不錯喔!」聖嘆尷尬地笑了笑,推著子薈進到公寓內,一步入公寓,子薈馬上聞到一股又濕又臭的霉味,他不自覺地掩起鼻子,「你不會真的想住這裡吧?」

聖嘆聳聳肩,無可奈何地道:「沒辦法啊!一個月才兩千,而且離市區又近,我們都剛失業,只能先將就一下了,等到有點積蓄再搬吧!」他們倆碩士畢業後就一同服兵役,現在退伍了,沒工作也沒地方住,不將就點怎麼行?

推著子薈走上樓梯,樓梯只有一個人寬,扶手大部分都已經損壞,只剩幾根鐵條還矗立在旁,他們走上二樓,兩戶對向的房門大開,子薈好奇地探頭一看,才發現兩戶住家玄關式的陽台上全堆滿了雜物和灰塵,看來已經很久沒人居住了。

「這棟公寓好像再過幾年就要拆了,所以很多住戶都搬走了,現在只有兩戶還住在這兒,我們租的房子在三樓,四樓是楊太太,五樓是房東。」聖嘆盡責地解釋著。

接著兩人小心翼翼地走到三樓。

上到三樓,聖嘆走進右手邊的房子內,大門連門板都沒有,只剩下門框,這讓子薈忍不住皺起眉頭,想不到他們住的房子連門都沒有,但子薈也只能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跟著進到屋內。

連接大門的是約一坪半左右的小陽台,雖然陽台外的風景和陽光早被聳立的大樓擋住,但最起碼還乾乾淨淨的,這讓子薈鬆了一口氣。

聖嘆拉著子薈走入通往屋內的落地窗門,一入屋,見到的就是客廳,沙發、電視、櫃子一應俱全,連牆壁都重新粉刷過,和外邊的環境比較起來,實在是天差地別。

子薈仔細逛了逛屋子,這屋子不小,三十五、六坪左右,是三房的格局,有獨立的廚房和衛浴廁所,還有一個小小的後陽台,一般生活中該有的家具、電器都有,雖然不是全新的,但至少還能用。

「勉強可以接受。」逛了公寓一圈後,子薈回到客廳,坐到聖嘆斜對面,這才發表他的感想。

「還不錯吧!房東人很好,連押金也沒跟我收,家具什麼的也都有,我們只要再掃過,把衣服帶進來就行了。」聖嘆點點頭,雖然不是頂好,但還是可以接受。

「嗯,就先這樣,那等一會兒去把東西都搬過來。」子薈也點點頭,心中盤算著,「那我們先說好,大間的那間給你住,這樣你女朋友來也方便,房租水電什麼的都平分,不過第四台的錢你要繳,最大的房間都讓給你了,應該沒問題吧?至於外邊的大門你去跟房東說一下,叫他重新來裝一個。」

聖嘆尷尬地僵笑,他指了指身後的牆壁道:「呃……其實,我們兩個是住同一間,客廳旁邊的那一間。」

子薈愣了愣,「為什麼?有三間房,為什麼我們還要住同一間?」他本來預計是他和聖嘆一人住一間房,多出來的房間還可以放些雜物什麼的。

聖嘆伸手比著廚房旁邊以及浴室旁的房間,「這兩間已經有人住了。」

子薈有些訝異地瞠大了眼,「你是說……我們是和別人合租這間公寓?」

聖嘆點點頭,「房東把公寓當成雅房租出去,我們住的房間是每個月四千塊,包含網路和電視,水電我們房客要自己平分;至於你說的大門,我有跟房東說過,不過他好像說這棟公寓的住戶都不關大門吧,反正我也不太清楚。」

聽了聖嘆的解釋,子薈忍不住再次皺起眉頭,有些不滿地問道:「你怎麼沒先跟我說?」合租?他一點也不想跟不認識的人住在一起,每個人的生活習慣都不同,這樣不但紛爭多,而且一點隱私也沒有!他在宿舍就是如此,和室友們鬧得很不愉快,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不用與人共享空間,但沒想到仍是要跟別人住在同一間房子裡。況且什麼叫作這棟公寓都不關大門?連個門都沒有,要是有小偷或閒雜人等跑到屋裡要怎麼辦?

「這是沒辦法的事。」聖嘆無奈地聳聳肩,「想要少花錢就得委屈一點,要不在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一個月兩千塊的房子租你?」

雖然知道聖嘆說的是事實,但子薈仍舊很不開心,他一直希望能有個專屬於自己的房間。

見子薈的臉色越來越陰沉,聖嘆只能拍拍他的肩安慰道:「先將就一下吧!現在先找到穩定的工作才是最要緊的,等有多餘的閒錢,想搬再搬吧。」

子薈重重地吐出一口悶氣,他當然也明白現在的況不得不為五斗米折腰,因此就算他多麼不願意,也必須要接受這個事實才行。

見子薈雖然不發一語,但表情似乎有些軟化,聖嘆這才拿出一張大鈔給他,「別想太多了,至少比無家可歸好。吶!清潔用品我都買好了,掃把、拖把那些我都放在後陽台,等等我要回學校載小香下課,還要順便去吃午飯,所以一些基本的盥洗用具、生活用品你先幫我買一下。」

子薈吐了一口氣,接下了鈔票,「你怎麼找到這棟公寓的?」

「小香介紹的啊!其實房東就是她舅舅,所以才能那麼便宜嘛!原本這間房要租八千塊的。」想到交往三年的女朋友,聖嘆臉上逸出淡淡的笑容。

聽到聖嘆的話,子薈輕蹙眉頭,不解地問道:「我聽說學妹的家境很不錯,你怎麼不直接跟她一起住就好了?」現在男女同居,其實也很平常啊!雖然他沒見過那個叫小香的學妹,但聽同學說,那個小香學妹也是住校外的,而且傳聞是她爸爸直接在學校附近買了一層公寓給她呢!

聖嘆無奈地道:「唉!哪有可能啊!我直接和她住,一定會被她家人劈了當柴燒,小香的家境雖然不錯,但家教也是很嚴格的,更何況她家的人都一直看不起我,要不然我們為什麼要隱瞞交往的事?都在一起三年多了——」

子薈扁了扁嘴,他對聖嘆的感情路沒多大的興趣,但他卻對這個叫小香的學妹打從心底排斥,因為從小香剛入學就有很多的傳聞,說她家有錢有勢,她的為人是狗眼看人低,就算小香不是自己系上的學妹、就算子薈從沒見過小香,但關於她的謠言居然能傳到全校皆知,可見是無風不起浪;因此當他知道聖嘆所交往的女友是小香時,他除了驚訝之外,更是打從心底感到厭惡和反感,但每次見到聖嘆幸福洋溢地說著他們相處的點點滴滴,子薈也不好意思澆他冷水。

環看著屋內寒酸的裝潢,子薈語氣微酸地問:「她就捨得你住在這種破公寓裡?」自己住豪宅,而男友卻和別人擠在同一間房、住在一棟快要被拆的舊公寓裡,這個聽說很愛面子的學妹,一點都不心疼?都不介意?

聖嘆擺擺手,不以為意地道:「又沒差,她有錢是她家的事,我又不是非得靠她才能活,你當我沒手沒腳嗎?」

子薈點點頭,但他並沒有因為這段話特別高興,雖然聖嘆說得是義正詞嚴,但無論如何,他們倆還不是因為靠著小香的關係才能住在這裡,這讓子薈覺得好像是人家施捨給他一樣。

子薈和聖嘆都是在育幼院長大的,從小都是撿別人不要的來用,所以子薈總是覺得很自卑,他也知道一定要靠自己才不會被人看不起,因此,他很討厭欠人人情,因為子薈很明白,人情這種東西,是一輩子也還不清、還不完的。

「對了,你哪時候要回去看院長?」聖嘆的話,打斷了子薈的思緒。

「先把生活弄好吧!如果要回去,就順便找世佑和恩啟他們一起。」院長是個很虔誠的天主教徒,他們這些一出生就被丟棄的小孩,都是院長給他們取名字的,也帶著他們讀書、領著他們長大,因此對他們來說,院長可是再生父母,所以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回去看看。

回首過往,聖嘆忍不住笑道:「呵呵……我還蠻想他老人家的,不知道他是不是一樣常跟師母吵架。」雖然院長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但院長夫人卻是虔誠的道教徒,兩個人常常因為信仰的問題當眾爭執。

想起童年往事,子薈也笑了,雖然物質上不豐裕,但在育幼院的那段時間,是他覺得最溫暖的日子。

笑鬧了一陣後,聖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他才站起身正色地對著子薈道:「我該去接小香了,總之,我們現在先辛苦一點,等找到工作穩定下來後,我們再一起搬,只要不放棄,沒有任何事是困難的。」

子薈會心一笑,他點點頭,他也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只要努力一定會成功的。

聖嘆嘴角微揚,「不管怎樣,我們都不可以放棄,有任何困難一定要跟我說,別忘了我們是好麻吉!」

子薈漾開笑容,「嗯……好麻吉。」

聖嘆點點頭,他揹起包包並從口袋掏出機車鑰匙,「我的東西已經搬過來了,晚點會自己整理,所以你把你的部分整理好就好,房間也隨便掃掃就行了,客廳、廚房和浴室就不要去動它,另外冰箱上有貼張住戶守則,上面有寫住在這裡的規矩,有空去看一看。」

子薈疑惑地皺起眉,「住在這裡的規矩?」

「嗯,好像是其他房客定的吧,雖然有幾條規定很奇怪,不過既然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彼此尊重先約法三章也是常有的事。」

子薈頷首,這樣講的確也沒什麼錯,事先約定好,總比到時突然翻臉來得好。

見子薈瞭解,聖嘆這才跨步出了客廳,「我晚上才會回來,有缺什麼再打手機跟我說一聲。」

望著聖嘆迫不及待會情人的身影,子薈好笑地對他揮揮手,「我知道,路上小心。」

*****

由於一直都是一個人,所以子薈的隨身物品並不多,當兵期間他的家當都暫時寄放在學長家中,這一放就放了一年多,讓他挺不好意思的;退伍後到現在雖然才一個禮拜,但無處可去的他依然借住在學長家裡,因此雖然對聖嘆所找的租屋處很有意見,但為了不再給學長找麻煩,再不喜歡也都要忍耐,將所有家當都搬上機車後,他在路上隨便買了個便當就回到新家,簡單吃過飯後,子薈便開始打掃。

這棟公寓雖然破舊,但他們租的這一戶還算保養得很好,至少從外觀上看不出什麼大問題,而且房東已經裝好了網路和第四台,房裡也有兩套現成的桌椅、衣櫃和上下鋪的床組,這讓子薈省了很多時間,他把房間掃過、拖過,裝好電腦、鋪好床,並把自己的衣服物品擺放好,還不到兩個小時就全部整理完畢。

看了看時間,才下午一點多,子薈拿了皮包和手機,準備到超市買點食物,自己煮總是比較省錢。

來到超市,子薈仔細挑選著一些便宜又耐放的食物,以前住宿舍一學期只要四千塊,當兵也不用付房租,現在搬出來外面,一個月和聖嘆平分雖然只要付兩千塊,但對子薈來講仍是一筆不小的負擔,縱使他在學時間和當兵時有存了一點點積蓄,但在外生活開銷總是很大,因此要是不快點找到工作來開源,他相信不用一個月,就可以準備搬到天橋下去睡了。

買好了一些生活必須品,子薈回到新家也快三點了,此時屋裡一個人也沒有,子薈抱著一些食材飲料來到冰箱前,這才見到了貼在冰箱上的一張白紙。

子薈停下了動作,他看著白紙上頭寫著的黑字喃喃地道:「住戶守則:一、不關門。二、要敲門。三、不亂丟。四、晚上十二點後熄燈。五、不要打擾鄰居。」

子薈皺了皺眉,又將上頭的條文再唸了一次,確定自己沒漏掉任何字後,他疑惑地瞇起眼,自言自語道:「這是誰定的?」這些條文,怎麼唸起來會那麼不通順?不關門?不關哪裡的門?要敲門?又是要敲哪邊的門?不亂丟是指要把環境整理乾淨嗎?還有晚上十二點後熄燈?這裡是軍營嗎?為什麼連熄燈時間都要規定?另外不打擾鄰居……這裡還有所謂的鄰居嗎?

越看這些規定越覺得很奇怪,子薈很懷疑寫這張規條的人有很嚴重的文字障礙,最起碼也寫得詳細點嘛!寫那麼簡潔誰會知道到底是什麼意思?

子薈扁扁嘴,不想再為這張有看沒懂的規條傷腦筋時,客廳外頭剛好傳來了腳步聲,子薈直覺是聖嘆回來了,他朝屋外看去,但沒想到進到屋內的卻是一個穿著白色背心、看起來五十開外的中年男子。

男子一進屋就見到杵在冰箱前的子薈,他愣了愣,「新房客?」

子薈點點頭,向他打招呼,「呃,你好,我是今天剛搬來的,我叫許子薈。」

男子恍然大悟地朝著子薈點點頭,「喔!我想起來了,你就是聖嘆的室友?」

子薈咧開嘴角,「是的,請問你是?」

男子伸手指著天花板,「我住五樓502-2,姓陳,是你們的房東。」

子薈疑惑地蹙緊眉,「502-2號?」

陳姓房東頷首,他走到了子薈的身邊,並且比著他所居住的房間,「你是新來的所以還不知道,你和聖嘆住的是301號房。」

子薈的雙眉攏得更緊,「301號房?這些房間還有編號?」

房東點點頭並繼續問道:「門板上有寫,你睡上鋪還是下鋪?」

子薈怔了怔,「我們還沒決定好,不過我想睡下面。」

房東瞭然地頷首,「如果睡下鋪就是301-1,睡上鋪就是301-2,房號和床號要記好,也順道跟聖嘆說一聲,寫地址時要記得加上去,若是不寫清楚,以後有什麼帳單或是有人寄信來你會收不到。」

子薈不太能理解房東所說的話,「這是什麼意思?」公寓不就只有一個地址嗎?就算分租給很多人住,但是看名字也應該知道信件是要給誰的,為什麼還要特別註明什麼房號和床號的?

房東對子薈的疑問也只是聳聳肩,並說了個很官方的理由,「這是這裡的規定。」

「規定?」子薈揚起眉,他指著冰箱上所貼的白紙,「這些奇怪的條文也是住在這裡的規定?」

房東呵笑著,「雖然很奇怪,不過習慣後就不會奇怪了。」

「能不能請你解釋明白一點?」子薈越聽越狐疑,既然連房東都覺得奇怪了,為什麼還要遵守?

房東頷首,好心地開始為子薈解惑,「第一條看得懂吧!不關門就是說除了冰箱以外,房子內的所有門都別關就是了,當然這也包括了衣櫃和窗戶。」

「除了冰箱?那連上廁所和洗澡都不能關門了?而且為什麼衣櫃和窗戶也不能關?」

房東理所當然地扁扁嘴,「沒有什麼為什麼,而且你放心,不會有人想偷看你洗澡或上廁所,當然也不會有人到你房裡去偷東西,我們這裡的住戶都很有良心的。」說完後,他還不放心地補上一句,「我相信你和聖嘆也是很有良心的。」

房東的話讓子薈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和有沒有良心是兩碼子事吧!這是隱私問題。」就算沒人想偷看他洗澡好了,但要他洗澡時浴室門大開,他還沒這種勇氣。

房東對他擺擺手,「在這房子裡沒有隱私這種東西,唯一有的就是不要問為什麼。」

「為什麼?」什麼叫作不要問為什麼?

房東斜斜地睨了子薈一眼,「就說了不要問為什麼,遵守就好。」說完,他點了點白紙上的第二條規定,「雖然屋裡的門都不能關,但無論是要進入哪個房間,入內前一定要先敲敲門,這包括了廚房、浴室、衣櫃和冰箱。」

「啥?為什麼?」子薈是越聽越糊塗,到別人房裡先敲門他可以接受,但為什麼連開冰箱和衣櫃也要敲?這太詭異了吧!

「別再問我為什麼了。」這次換房東白了他一眼,「另外,如果你是要找人,譬如說找我好了,你要先敲門,然後說要找502-2的人,這樣才能找到我,懂嗎?」

「為什麼?」子薈怪叫,他越來越無法理解了。

房東沒再理子薈的滿腹疑問,他指著白紙上的第三條規定,「這條更簡單了,別亂放東西就是說只要是公共場所內都不可以放置任何私人的東西,自己的東西要自己收好,如果隨意亂放而物品失竊,這是自己的責任,別想找其他人興師問罪;而公共場所除了浴室和冰箱外,其實客廳和洗衣機也是。」說完,房東看了一眼子薈手上抱著的生鮮食品和蔬菜,「如果你不想要你的東西消失不見,唯一的方法就是你的人要待在旁邊。」

「這裡是地球嗎?」這和一般的住戶守則差太多了吧!子薈很懷疑自己到底是住在哪裡。

房東依然是聳聳肩,對子薈的話不做評論,好似已經習慣了每個新住戶都會有這樣的反應,他指著白紙上的規條道:「第四條就很明白了吧!晚上十二點前要熄燈,只要是裝在天花板的燈都要熄掉,所以外邊的走廊、樓梯間也都會沒有燈,因此你最好去準備個桌燈或手電筒什麼的,免得想上廁所或想去買宵夜時會看不到路。」

「連外面也不開燈?」

房東點點頭,繼續解釋白紙上的最後一行字,「最後一條也很簡單,就是不要去打擾到其他的住戶,無論是和你住在同一層的或是住在這一棟的其他人,總之別吵到任何人就對了。」

「呃……房東先生,能不能讓我問幾個問題?」見房東將所有的條文解釋完畢,但子薈卻一點豁然開朗的感覺也沒有,反而覺得疑問越多,因此他忍不住問道。

「當然,你想問什麼都行,就是別問為什麼。」

見房東回答得如此大方,子薈也不客氣地問:「這些規定是你定的?」

房東搖搖頭,「不是,是以前房客定下來的,但現在這些規定已經變成了所有住戶之間的一種默契,而我只是代為轉達給任何新來的住戶而已。」

子薈瞭然地頷首,難怪房東會說不要問為什麼了,既然是以前住戶定的,他猜房東大概也不清楚為什麼會有這些規定吧!

「這裡到底住了多少人?」這也是子薈不瞭的地方之一,一棟位在巷弄中的公寓裡居然有那麼多規矩,想必過去曾經繁華過,要不何必限制那麼多來維持秩序?但記得聖嘆說過,目前這棟公寓只剩三、四、五樓還有住人,而既然都已事過境遷,又何必要維護過去一些不合情宜的規定?難不成住在裡頭的人比聖嘆所說的還要多?

房東歪著腦袋想了想,「嗯……我是沒算過有幾個人,不過我知道三樓是滿房的狀態。」

「滿房?你的意思是每個房間都住了兩個人?」

房東點點頭,「你住的這間是這樣沒錯,加上你和聖嘆,總共有六個人;不過我只出租三樓和五樓,所以四樓那個老鬼婆到底把房間分給幾個人住,這我就不太清楚了。」

老鬼婆?看來這房東和鄰居也處得不怎麼好。「房租會算我們那麼便宜,是因為小香學妹的關係嗎?」這也是子薈很在乎的,這間雅房雖然是兩個人住,但四千塊在這個地段來說已經是五折的價格,若真的是因為學妹的關係而有這個優惠,就算子薈很不愛受人人情、也對這學妹心存芥蒂,但該有的感謝還是得表示一下。

「小香?」房東狐疑地挑起眉角,「你說哪個小香?」

「方緹香啊!你不是她舅舅嗎?」

房東瞇起了眼,喃喃地唸著子薈告訴他的名字,但想了良久他依然搖搖頭,「沒印象,我是有一個姪女,她小名也是叫小香,只是她姓王,叫佩香,而且她一年前就死了。」

這下可換子薈瞠大了眼,「可是聖嘆怎麼說我們是因為學妹的關係,你才肯將房間租給我們?」

房東搖晃著腦袋,「沒喔,昨天是聖嘆拿著我貼的廣告紙聯絡我的。」

子薈抿緊了唇,聖嘆從來沒騙過他,既然房子是聖嘆自己找的,為什麼還要把功勞推給學妹?這般做球給她,是為了要讓他感謝學妹嗎?難不成聖嘆已經知道他不喜歡學妹,所以才會這樣做?

很奇怪,什麼事都變得很奇怪,房子奇怪、規定奇怪、住戶奇怪、房東奇怪,而聖嘆也變得很奇怪。

子薈越想越是糊塗,從他一踏入這裡開始,他所碰到的事都變得既詭異又不可理喻。

但子薈還沒理出個頭緒,一隻粗糙的大手就拍上了他的肩頭,他怔了怔,回過神就看到房東咧開了笑,露出一口亮到刺眼的白牙,「你會問這個問題,表示聖嘆那個臭小子一定沒跟你說吧!」

子薈愣聲問:「說、說什麼?」

「我會租那麼便宜不是因為你們靠關係來關說,也不是我佛心來著。」房東大剌剌地勾住了子薈的肩膀,毫不避諱地在他耳畔笑道:「是因為這裡──是棟凶宅。」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雨
  • 看完了小說....其實完全有看沒有懂...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