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尾的逆襲【食人禁咒】(最終回)

 編號:768
 作者:
伊藤翔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2.11
.3
 ISBN:
9789862904602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久等了,「食人禁咒」完結篇奉上

伊藤翔 FC封面繪圖

狐狸啊,不僅溫柔嫵媚,

也是最狡詐邪惡的生物了……

內容簡介

一道獸影從婆羅與泥鰍伯上頭掠過,兩股長獸尾捲來,將他們緊緊捲撂住,然後舉到半空中。婆羅與泥鰍伯的身體彷彿被章魚腳緊圈著,喘不過氣。

獸影撇過頭,露出白色犬牙與一雙紅眼。 是獸體化的女妖狐。

女妖狐撇嘴陰笑說道:「老頭,你以為用那個賤女人的血,跟你的破爛符咒,就能殺死我嗎!人類果然是最愚蠢的生物。」

黑乞叉揮舞狼牙錘說:「五尾,放下那兩個亡靈,我會當作一切都沒有發生,讓妳離開。」

「少廢話,你先擔心自己,你們這些廢物都只是我的糧食而已。」

未知的恐懼如同海嘯襲來,黑乞叉與鬼差們不敢動彈。

五尾跳向前,鬼卒們驚慌的四散奔逃。一陣瘋狂撕咬後,數十個鬼卒被五尾吃進肚裡,成了能夠療癒它傷口的食物。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伊藤翔

我是伊藤翔。

當過製作助理,也發過藝人通告,最後當上了節目編導。當自己以為可以昂首闊步,走向美滿人生另一個的階段時,這才突然重重地摔了一跤。

摔的是鼻青臉腫。

生過一場大病後,我休養了將近兩年,之後放下所有,人生歸零,重新來過。也因為這樣,寫作起步有點晚,所以想瘋狂地趕上「進度」!

2006年2月,我出版第一本兒童小說《等不到你長大》。2008年4月,出版第二本兒童小說《他的職業是犯人》。現在左腦寫驚悚小說,右腦寫兒童小說。左腦+右腦再嘗試寫電影劇本。

最大的目標就是寫出文字作品的代表作。不管是電影劇本還是小說。

請大家多多指教。

【鬼道‧伊藤翔】www.wretch.cc/blog/tom61930726

瀏覽人次已破10,000,000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食人禁咒》 2010.6
《殺人魔全球十大連續殺人案》2010.8
《酷刑世界十大殘忍極刑》2010.8
《獅魁的復仇》【食人禁咒】2011.6
《全球十大奇人異事12011.7
《全球十大奇人異事22011.7
《禽獸》2012.05
《五尾的逆襲》【食人禁咒】(最終回)2012.11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最終章

精采試閱

食人禁咒 一、二集前情提要

十七歲的女孩白美雪被人魔蔡少東殺害,陳屍在學校垃圾場,同校且暗戀她的鄧國勇被捲入命案風波,刑警甲男奉命調查、破案。白美雪死後,魂魄便一直跟著鄧國勇,他是鄧家咒師的繼承人,而鄧家咒師能使喚名為獅鬼的極凶惡鬼。

鄧國勇的外公綽號為泥鰍伯,他作風低調,是獅鬼的主人。

四目魘鬼在陽間四處獵捕遊魂,白美雪因此被它抓入地獄。為了救她,鄧國勇與獅鬼立下口頭約定,只要能救白美雪回陽間,他的性命將由獅鬼任意處置,另外還會幫它解咒,將其妻女魂魄通通還給獅鬼。

蔡少東誤殺親生母親,最後舉槍自盡!

在地獄裡的「無罪鬼城」,四目魘鬼用計威脅鄧國勇,要他殺死獅鬼。鄧國勇卻替獅鬼解了咒,使它成為自由之身,名為獅魁。獅魁瞬殺四目魘鬼,出乎意料的是,獅魁沒有取鄧國勇的命,卻選擇隱沒人間。

鄧國勇的父親入贅鄧家,改從妻姓。因為貪念與慾望,鄧田安想利用當時未解咒的獅鬼來取得名利與不當財富。鄧家長老發現後,對鄧田安發出「必死令」,他東躲西藏,之後逃到日本,化名為鬼頭八郎。

多年後,鬼頭八郎回到台灣,展開對鄧氏家族的復仇計畫。鬼頭八郎用陰術,將他日本所生的兒子煉製成恐怖的魔怪-刺角怪。

鄧國勇的阿姨與姨丈突然被鄰居亂刀砍死,之後,家族也有人陸續死亡,憤恨的鄧國勇認為是獅魁要報復鄧家,所以驅使貓妖婆羅殺了鄧家的人。

為了證明自己沒有間接殺人,獅魁與鄧國勇再次合作,要找出事情真相。

鬼頭八郎利用貓妖婆羅,偷得獅魁妻女魂魄,藉此要脅獅魁聽他使喚。

千年女狐妖愛上鄧家第一代咒師鄧文,希望能與他談一場人獸戀,卻被鄧文狠狠拒絕與羞辱。由愛生恨的女狐妖便與鬼頭八郎合作一起復仇。

為了救男友甲男,貓妖婆羅被刺角怪所殺。而泥鰍伯則是為了保護孫子,用血符與女狐妖同歸於盡,炸出一個大黑洞!

泥鰍伯魂飛魄散,鄧國勇認為自己才是該死之人,他暗暗發誓,要找回外公四散的魂魄,免受地獄眾鬼折磨與輪迴之苦!

人生就是一列開往墳墓的列車,路途上會有很多站,很難有人可以自始至終陪著走完;當陪你的人要下車時,即使不捨,也該心存感激,然後揮手道別。《動畫電影:神隱少女》


初章

台北市,晚上約十二點半,陽明山第一公墓。

夜色灰藍,冷風吹攪,兩隻夜鶯一來一往的啼叫著。幾張燒了一半的冥鈔在半空中旋轉、飛舞。不知何時,天空飄來朵朵黑雲,逐漸聚攏,遮住黯淡的月亮。

在公墓四處流竄的一群流浪狗揚起頭,猛吹狗螺。

「媽咪、媽咪……」

「媽咪妳在哪裡?妳快點帶我回家。」

公墓裡的路道上,一名約五歲、右邊頭顱被壓爛的女亡童抱著小熊布偶,哭喊著要找媽媽。不遠處,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亡魂滿臉愁容,坐在自己的墓碑上唉聲歎氣,眼角流出汩汩黑血。

蚊蟲飛繞的公墓路燈下,有一個下半身虛透的白髮鬼奶奶,她拎著放有自己臟器的透明塑膠袋,抬頭盯著燈看。

鬼奶奶腹部破裂,臟器全沒了。她怨念道:「早知道就不出門了、早知道就不出門了。」

一個中年黑衣亡魂蹲在路邊,他的額頭與臉頰皆有彈孔,正津津有味地吃著搶來的祭拜菜飯。

已成亡魂的泥鰍伯躲在一座新墳後方,他透著微弱金光的身體不斷地顫抖。泥鰍伯死前唸了護魂金光咒,勉強能夠保有人類的形體。

源生中藥行與女妖狐那一戰,泥鰍伯為了保護孫子鄧國勇,使用貓妖血符與女妖狐同歸於盡。他雖然沒有了肉體,卻不時感覺到頭疼。他緊皺眉頭,腦海閃過死前的記憶畫面。

「就讓土石掩埋妳對鄧文與鄧家的怨恨吧。」泥鰍伯對女妖狐說。

地面塌陷越來越大,泥鰍伯與女妖狐隨同大量土石,掉進深不可測的大黑洞裡。幾秒後,洞裡傳出極大的悶爆聲,一道青光與金光跟著噴出洞口。

鄧國勇看著這兩道光衝向天際,各往東、西兩方飛去,最後消失於黑夜中。

「外公!」鄧國勇跪地哭喊著。

這隻女妖狐愛戀鄧家第一代咒師鄧文,想跟他談一場驚世駭俗的人獸戀,也寬衣解帶主動獻身,卻被鄧文狠狠地拒絕,女妖狐由愛生恨!

幾百年後,鄧文轉世投胎為鄧國勇,女妖狐便抓住機會,與叛離鄧家的鄧田安,也就是鄧國勇的爸爸合作,展開對鄧氏一族的復仇行動。

當時女妖狐怒氣騰騰地怒罵:「從鄧文唾棄我的那一天起,我就立誓要毀掉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後代子孫,我要鄧文絕子絕孫,回報他辜負我的一片癡心。」

女妖狐又對鄧國勇得意洋洋的說:「我潛伏在鄧家家族身邊,伺機報復。剛好你父親想要對付你外公與鄧家,我倆一拍即合,我就來個順水推舟,幫你父親一把,先看鄧家子孫互相殘殺,也是人生一大樂事。哈、哈、哈……」

鄧田安想靠咒術奪取不義之財與名聲地位,結果事跡敗露,他便殺了鄧家族長再逃到日本,改名為鬼頭八郎。

鬼頭八郎被女妖狐附身奪取肉體,成了它的報復傀儡。

泥鰍伯身旁有一團黑氣,吸取足夠的陰氣能量後,黑氣慢慢地有了明顯的形體與面部輪廓,是女貓妖婆羅。她為了保護男友甲男,被刺角怪所擲出的三叉戟給殺死。

婆羅犧牲後妖力盡失,只能跟泥鰍伯一起躲避鬼差們的追捕,因為一旦被逮入地獄,陽間的人要救他們就比登天還難。

地獄是由地藏王菩薩與閻羅王所掌管,誰敢在那裡撒野!

※ ※ ※

死戰之後,甲男會同警方,救出了婆羅十二歲的女兒小喵,她被鬼頭八郎的手下綁架,用來威脅婆羅做事。

小喵有一雙如同貓眼的湛藍色眼睛,臉龐粉嫩,五官深邃,常常讓人誤以為是混血兒。

甲男接手照顧小喵,但她卻從此喜歡躲在陰暗的角落,這似乎讓她比較有安全感。小喵的反應較慢,也不喜歡吃飯。不愛說話的她,常常會被誤以為她是個放在角落的一只洋娃娃。

這讓甲男十分憂心,認為是突然失去母親的創傷後遺症。

甲男將小喵交給他的媽媽照顧後,便開車到三重找鄧國勇。

那天,在五樓公寓的客廳裡,氣氛低迷,鄧國勇與甲男的臉色都不好看。客廳昏暗一片,好比兩人現在的心情。

鄧國勇一臉陰鬱,頭髮越長越長,身高約一百七十二公分的他,已經瘦了將近十公斤,臉頰削瘦的鄧國勇酷似影星陳柏霖。

「甲男哥,你不要逼我。」

甲男拋開老大哥的尊嚴,哀求道:「阿勇,我真的拜託你了,鄧家的咒術這麼厲害,你外公肯定留下一些方法,能讓婆羅借屍還魂。」

鄧國勇沉默不語,望著牆邊一本又一本堆疊起來的古咒書。

甲男說:「我上網查過資料,你知道朱秀華借屍還魂的真實案例吧?據說她被海盜殺死,死後她的魂魄在金門海豐島附近徘徊,後來被島上一座廟裏的神明收留,並指示說,幾年後,可以借吳林罔腰的屍體還魂。之後果然真的還了魂,媒體也都報導過,還訪問過她本人。 」

鄧國勇突然發怒,他一腳踹開木椅,高分貝吼道:「我又不是神明!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一個連外公都救不了的高中生!」

坐在沙發上的白美雪嚇了一跳,她虛白的靈體冒出屢屢白煙。

白美雪死時只有十七歲,她被人魔蔡少東殺死,棄屍於學校垃圾場。一連串的意外之後,白美雪就一直跟在鄧國勇身邊。

客廳櫃子放了一個莉卡娃娃。之前泥鰍伯作了法,讓白美雪的魂魄能夠暫時棲息、依附在娃娃上,這個娃娃就等於是她的「家」。

鄧國勇怒氣未消,他接著說:「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想要借屍還魂沒有這麼容易,也沒有捷徑。器官捐贈移植,都要看會不會有排斥反應了,更何況是借屍還魂。外魂如果沒有辦法與『借』來的肉體結合,這個法術就不會成功。」

甲男一臉歉意,但還是動之以情地說:「阿勇,你先別生氣。婆羅有一個十二歲的女兒,她好像生病了,所以非常需母親的照顧。我們不要放棄任何希望,最後一定能找出方法讓婆羅借屍還魂,這是我欠她的!」

鄧國勇臉色鐵青,嘴角微微顫抖。

「那我外公呢?他是為了保我的命,才跟女妖狐同歸於盡,他也不應該死,死的人應該是我、是我!」

「婆羅的女兒需要母親來照顧,那誰要照顧我?你說呀!」鄧國勇很想哭,不過還是強忍了下來。

甲男啞口無言,滿臉失落的點起香菸。

白美雪來到鄧國勇身邊。她心疼地說:「阿勇,你別難過,你還有我,我會陪在你身邊的。」

鄧國勇凝視白美雪,試圖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

甲男撚熄香煙,沮喪地說:「阿勇,對不起,我不應該逼你。我知道你的壓力比我大,也不應該讓你獨自一人承擔這些痛苦。」

甲男仰起頭,想讓淚水留在眼眶裡。

一想到婆羅臨死前要他安心的笑容,甲男的心就糾結在一起,他猛捶牆壁,哭喊著:「老天爺,我該怎麼辦,我要找誰幫我?」

沉默許久,鄧國勇終於開口說話。

「甲男哥,我們現在只能先做一件事,那就是在鬼差還沒抓到我外公跟婆羅之前,先將他們的魂魄收到陰陽瓶裏,之後再想辦法。」

鄧家第一代咒師鄧文,為了要將人的三魂七魄給保存下來,鑽研了許多法術密本,最後終於找到能夠保存魂魄的方法。那就是將收來的魂魄與陰陽水混合,再倒入陰陽瓶中,只要水不消失,魂魄就能永久保存於瓶中;反之,水沒了,魂魄自然會消失。

陰陽水是由野生的陰陽草煉製而成,這陰陽草為草本植物,粗為陽,細為陰,通常會並生在一起,不過野生的陰陽草數量稀少,無法大量煉製成陰陽水。

甲男蹙著眉頭、苦著臉問:「那……如果收不到他們的魂魄呢?」

「下場肯定比死還要痛苦。」鄧國勇一臉痛苦的說。

「什麼意思?」

鄧國勇嘆了一口氣,然後說:「我外公說過,人死為鬼,鬼死為魙(ㄐㄧㄢˋ)。我外公生前殺了不少流氓惡鬼,那些惡鬼們急於報復,早就賄賂地獄判官,要先讓他受盡各種地獄苦刑,再用桃花枝抽打致死,然後讓我外公投胎為畜生。」

白美雪驚嘆一聲,甲男瞪大雙眼,不敢置信。

「至於婆羅的下場,我真的就不清楚了,因為她是妖而不是人。」鄧國勇說。

「幹!」甲男大叫,釋放心中的龐大壓力。

※ ※ ※

台北市,北投開明街的五樓老公寓。

四樓鐵門掛著「巧異紙紮屋」的招牌。

紙紮屋對面傳來一連串不知所云的咒罵、幹譙聲。

「老闆娘,對面的酒鬼又再發酒瘋了啦,這樣我怎麼做事,妳去請他安靜一下好不好?」

低頭在工作桌做紙紮ipad的男子對廁所門喊道。

男子大約三十多歲,綽號為阿吉,建築系畢業。他的體型矮胖、留著一頭像是雜草的短髮,戴著近視眼鏡。

廁所內傳來用力擤鼻涕的聲音,待在裡面的女子大聲的說:「別吵,我已經拉肚子拉了一整天,現在沒力氣跟那個酒鬼吵,你做你的事就好。」

巧異紙紮屋專門製作燒給往生者的紙紮品,從別墅、商店店鋪、名車、3C家電、金童玉女、紙紮手槍或者衝鋒槍通通都做。

紙紮屋的空間約六十五坪,是兩戶打通成一戶的格局。台灣九二一大地震之後,開明街這間房子的牆壁出現數十條裂縫,所以房租非常便宜。

阿吉左手邊有另一張工作桌,一個只見背影的人不發怨言,專心地工作。

待在廁所的女子說:「對了,阿吉你做完手邊的案子,記得幫我打一下暗黑三的武僧等級,帳號跟密碼我等一下抄給你。」

「靠……北邊走!」阿吉低聲幹譙。

「馬的,阿吉,你罵我什麼?你想每天都吃便當是不是?」

阿吉趕緊轉移焦點,他叨念道:「老闆娘,妳不是在家看韓劇、打線上遊戲,就是躲在房間裡念念有詞,妳要多出去走走,妳那台大黃蜂重機是買來當裝飾品的嗎?」

公寓騎樓停了一輛黃色重型機車,一隻白貓正趴在機車椅墊上睡覺。

「你給我閉嘴!你才要動一動你肥滋滋的身體。」

廁所傳來沖馬桶的聲音。

「我們半斤八兩啦。」阿吉回嘴。

「Shut up!阿吉,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我們再吵下去,白婆婆要出來罵人了。」

紙紮屋最裡面的房間傳來微微的誦經聲。

檀香裊裊,厚厚的一層香灰累積在圓碟內。一名白髮、童顏的老婆婆,正神態自若地翻閱手裡的經書,她的面前是一尊白瓷造的觀世音菩薩像。

白婆婆低聲念經,聲色輕柔悅耳,無視於外頭的鬥嘴聲。

紙紮屋客廳的神龕祭祀著一位神明,是俗稱火神的「火德星君」。

據說,火德星君原本是遠古時代某個氏族首兒子,他發現擊石取火的方法,取代了過去的鑽木取火。黃帝知道後,就封他為掌管火的火官,並賜名為─-祝融。

祝融教導百姓將火運用在日常生活中,如用火烹調食物、驅趕野獸與鑄造金屬物等等。歷代君主加封他為「火神」和「火德星君」。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