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釀

 編號:767
 作者:
娜歐米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11
.3
 ISBN:
9789862904619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特別秘方大公開,材料隨手可得。

娜歐米 Cash封面繪圖

秘傳的朴家大醬,到底用了什麼神秘的配方,

讓競爭者始終無法超越?

內容簡介

她並未欺騙父親,別家的醬房絕對釀不出她釀的大醬。

這缸中,還有一味誰也不知道的鎮缸之寶。只要守住這秘方,任誰也模仿不了。

朴宥熙邊把研缽內的花粉沿著醬缸邊緣慢慢撒入,另一隻手邊伸長了往醬缸裡均勻攪拌。手的體溫是最敏感的感測劑,她一邊攪拌、一邊確認哪一邊的醬發酵得比較快,等之後要把醬缸挪出醬房移至屋外大院時,她就能更方便調整日照角度。

棕黃色的醬水之中,似乎有什麼陰影若隱若現地想從發酵的醬面竄浮而出……

驀地,濕潤黏稠的深深醬水底陡然冒出兩隻沾滿大醬的手,一把緊攫住朴宥熙正賣力攪弄的雙臂!指甲全都剝落的十根手指死命地掐進她的皮膚。

「啊!」朴宥熙驚叫一聲,雙手都被攫住,沒辦法捂住自己嚇到叫出聲的嘴。

如黃漿般黏稠的大醬豆渣沿著那雙泡爛的雙手濕黏黏地一點點掉落,落回被攪亂的發酵醬水之中。此刻,露出在醬缸內、掐緊朴宥熙的雙臂死也不放開的手,竟像3D電影畫面似的那樣慢慢地、慢慢地崩解剝離……脫了層皮的、彷彿也正在溶解發酵的腐爛肉泥,一節節再也無法重組的小積木似的骨頭,以及部分早跟濃稠大醬溶為一體的神經組織,全都緩慢地脫離她的手。

全部,一點也不剩地又全掉落進醬缸之中……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關於娜歐米

太陽水瓶驚魂惡搞發神經,金星雙魚又哭又笑寫奇情,

三不五時上演拖稿爛把戲,轉身變臉狂嗑八卦血腥聞。

醉心恐怖氛圍卻又超怕鬼,阿飄主角白日夢中現靈感,

認為流血與流淚一樣浪漫,偏好低調華麗及舊日光影。

最愛的玩具是電視搖控器,最熱衷的運動是搭手扶梯,

最迷戀的男人總在鏡頭裡,最恨的對象小說中告訴你。

娜歐米陰陽調和團:http://www.facebook.com/543naomi
娜歐米的五四三:http://naomi543.pixnet.net/blog
依媚:naomi543@yahoo.com.tw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噬魂喜帖》【靈藝魅談】2007.02
《屍歌》2007.09
《屍花迷藏》【靈藝魅談】2008.02
《鬼伶人》【靈藝魅談】2009.03
《魁儡屍》2010.12
《孀怨》【往生咒】2012.03
《陰魄》【往生咒】2012.04
《厄夜》【往生咒】(最終回)2012.05
《死釀》2012.11

目錄

【前生】
第一回   失蹤者
第二回   異變之味
第三回   祕語金達萊
第四回   意外訪客
第五回   迫切的命簿
第六回   血醬缸
第七回   逆逃劫數
第八回   命喪花
【末】

精采試閱

【前生】

朝鮮,別宮。

這一晚,或許又有人要整夜無眠了。

月光柔靜地映照著石子路,星空底下,春花般的少女提著繡鞋,躡手躡腳悄悄溜過侍衛看守的花園。她沿著整排琉璃瓦築起的矮牆走,牆角邊的盡頭有處雜草堆,輕輕一撥開,雜草堆之後竟藏了一個容身小洞。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驚慌的呼叫聲驀然間響遍整座別宮。

少女轉頭回望,朝那位表情惶恐,正領著成群宮女四處尋找她下落的保姆尚宮投以一記俏麗的嬌笑,旋即一翻身,在雜草堆的掩蔽之下順利鑽出了別宮宮牆。

「嘻,都多久了還沒找到這處洞口,奶娘妳就再讓我多出去玩幾趟吧!」

凝華公主才一鑽出宮牆外,便瞧見那頭也老早就擱好了一輛板車。就和每次她偷溜出別宮之前一樣,先買通宮女與附近負責搬運屍首的殮工,等她避開所有耳目,順利從這小洞鑽出後,就能搭上收了錢的殮工準備妥當的板車安然離開。

見眼前這輛鋪了草蓆與雜草的板車,凝華公主不疑有他,趁著四下無人,立刻倒臥於板車上,為求掩人耳目,再順勢將草蓆蓋住自己的嬌軀。

咦?那殮工呢?怎麼沒像往常般等候在此?豈有此理,膽敢讓公主之尊久候!

腦中的思緒才正飛快起舞著,下一刻,身下的板車竟已被緩緩推行。

啊,來了。凝華公主捂住嘴,忍著那股突然想笑的衝動,努力忍耐忍得臉都脹紅了。這半夜偷溜出別宮的計劃真是太有趣了,她等不及想快些看看外面的世界。

若不是近年父王與母后見愛女每逢春秋交分之際便深受鼻病所苦,日夜失調不得好眠,才特允本性活潑淘氣的公主女兒離開都城赴別宮養病,凝華公主相信,若換作從前,任憑她再如何耍賴撒嬌,父王母后都不放心「放」她出宮的,一來自然是捨不得,再者,亦怕這玩興一來就什麼都拋在腦後的公主女兒又四處闖禍。

噯呀呀,要是白白錯過這大好的遊玩機會,她就不是凝華公主了。

「唧──」板車底響起一記刺耳的雜音,車身往一邊微傾,頓時停住。

「怎……」正欲出聲詢問殮工外頭的狀況,凝華公主突然聽見有人在講話,心想應是殮工在路上遇到了熟人,一時擔心自己的身分洩露,連忙噤聲。

推板車的殮工正與人對話,企圖將音量壓低:「啟稟御史大人,這批棺木全是被那崔縣令屯積在私庫中的上等棺木,每一具所用木材皆從都城狩場的林中偷盜出。」

「這個崔縣令果然膽大妄為,不僅暗中盜採朝廷林木,甚至拿劣質棺木魚目混珠賣給百姓,更可惡的是,竟膽敢將這批由主上殿下的狩場中盜取的木材製成名貴棺木再轉賣給皇親貴族,從中獲取暴利。」說話之人聲音低沉,隱隱壓抑著忿怒。

凝華公主心中一凜,沒聽錯的話,這是父王親自交派任務的暗行御史在查案。

「該如何處置,還請大人指示。」

「如今林木已成棺木,帶回朝廷上交給主上殿下豈不是犯了大不諱。雖說是可惜了這批上等棺木,唉,但也只能燒了它們。」

凝華公主眉頭微皺,鋪在板車上的雜草扎疼了她的玉肌,倒臥的姿勢亦令她此刻四肢僵麻,無法動彈。

深沉的嗓音又起,「等等,就讓板車上的可憐屍首在入土之前,見證這害他枉送性命的惡縣令所犯罪行,也當是主上殿下對百姓的恩澤,就厚葬了這一位吧。」

厚葬!?什麼意思?她好端端的一個人為何要被埋葬?

凝華公主不安地想起身斥責對方,但手腳卻像被人綁住了似的拔都拔不起來,突然感覺腦後有絲如蚊蚋般的聲音傳來,她臉一偏,睨向身後──

居然駭然驚見一張燒焦得難以辨認的屍軀就躺在她身下,焦黑蜷曲的指頭僵硬地勾住她,毛躁如雜草般的焦黃頭髮纏在她細嫩的脖子上。

板車一傾,車上的一人一屍在同一時刻都被順勢裝進一具棺木之中。僵硬的焦屍重沉沉將她壓在棺木底下,這會兒,是真的動彈不得了。

凝華公主睜大雙眸,眼淚驚慌地在眸中打轉,眼看著棺蓋馬上便要掩上了,張大著嘴想高呼救命,那快蓋住她整張臉的焦黃亂髮卻忽然活過來似的急躁緊纏住她的脖子,她愈想出聲,焦髮便纏得愈緊。

棺蓋終於被重重掩蓋上,被關在棺木內的她臉色泛白,氣血阻滯,一口氣幾乎就快喘不過來,嚇得提腳想踹棺木,卻感到有股陰森的寒氣朝她臉上直撲而來,凝華公主雙眼睜大,瞳孔中寫滿震駭,焦屍的臉驀地一扭,惡狠狠地死盯住她,仿如落漆般的粗糙焦皮刮著她細嫩的肌膚,被燒得焦爛的牙齦暴出,不甘心地問:

「為何我死了就被毀成這副醜陋模樣,而妳……卻還是如此的美?」

「……!」救、救命!外面有誰能聽得見她的求救?

凝華公主的脖子被沾滿油漬的焦髮粗暴勒緊,往兩邊使勁一束,喀的一聲,頸部的骨頭隨即應聲碎裂。她連喊疼的機會都還來不及脫口呼叫,便讓一具燒得無法辨認的焦屍糾纏住了,被不帶一絲溫暖情意給結束了,這短暫匆促的一生。

 

第一回   失蹤者

朴敏姬行色匆匆,三步併兩步急著要去找人。

不對,她要找的不是人,至少……已不是活人了。

陰司引渡使是「他」在陰間的稱謂,但其實,還有另一個更能突顯出鮮于皓在此處的身分識別之名,在這陰間地府,鮮于皓被其他幽冥同行戲謔稱作「車尾八」,意指鮮于皓被閻王任命為八級陰司引渡使一職,無論是「業績量」或者職等品級,皆屬吊車尾。

朴敏姬一臉憂心,目光四處搜尋,想在一群正用看好戲的眼神瞅著她瞧的引渡使之間找尋上司的落寞身影。

好慘,又被降一級,第九級了。她在心中默默為自己的授業上司感到擔憂。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鮮于皓又在執行引渡任務時,因一時猶豫心軟,錯放了本該引領回陰間地府的命絕亡魂。就因為如此「慣性般」的失職,才令他不斷遭到降級處分,甚至還被取笑是吊車尾。

朴敏姬嘆了口氣,不喜歡這種吊車尾的感覺。

曾聽其他的前輩提起過,說這位鮮于引渡使當初剛來到幽冥地府時,可也曾是意氣風發過的呢。三百多年前,當他陽壽終盡,被引渡至地府,根本連什麼考核競試都不需要,就直接被閻王風光地封為三級陰司引渡使。

只因這鮮于皓在世前,曾是一名深受朝鮮王信賴倚重的暗行御使。個性嚴謹,嫉惡如仇,雖領有御令,行事卻低調,打擊貪贓枉法之事效率奇佳。主上殿下交派的密令任務幾乎從未失誤過,只除了唯一的一次……。

就那麼唯一的一次,竟就令他遭罪被賜死。致死之罪乃因他的失職竟害死了主上殿下最寶貝的愛女,弒殺公主可是大逆罪,除了處死再無任何活路。

這唯一的一次失誤,害死一條無辜的性命,亦令鮮于皓耿耿於懷了三百多年。

「就提醒過了絕不能再心軟誤事,怎麼才剛提醒完沒多久,就又捅簍子了呢?」朴敏姬走走停停,一路上小心避開身邊不時飛撲上來的無主靈體。

是因為才死去七年的她,元魂還很「新鮮」,才會經常莫名其妙吸引一堆無主亡魂或畜牲靈嗎?其實,這並不是主因,真正三不五時就把成堆靈體吸引上身的,是朴敏姬死後不散的香郁之氣。

她的肉身雖死,但元魂卻仍留存著往生前每天都能從她身上聞到的大醬味。這香醇濃郁的大醬氣味,在陽間吸引貪食的饕客,連在陰間也能吸引嘴饞的魂與靈。

朴敏姬的腳步停在藏書閣內的一處角落,她打起精神,綻開笑顏,想替眼前這位又被閻王降級的上司打打氣。「原來前輩在這兒呀,總算找到您了。」

鮮于皓仰起頭,臉上無太多明顯情緒,猜不出他心中真正的「降級感受」。

「是敏姬啊,妳怎麼回來了?不是該待在崔引渡使身邊認真見習的嗎?」他停下手邊正在翻閱的史書,雖疑惑卻不會太驚訝地問道。

「那還用說,當然是因為……」朴敏姬嘎然止住,話未講完,一雙明亮的眼眸瞪得偌大,眼中的情緒很複雜。因為什麼?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身為一名才剛死七年,當鬼差的經歷還很資淺的見習生徒,朴敏姬得向不同的資深引渡使學習各種引渡技巧及規矩,等磨練夠了,將來還必須通過由閻王親自出題測試的上考,考過了才有資格晉升為正式的陰司引渡使備取者。

若不是因為這位直屬授業上司的表現實在是太令人擔心,她又怎會拋下崔引渡使那邊當紅必修的見習課程,才一聽聞鮮于皓又被降級,就急匆匆地趕來安慰他。

但這位一副事不關己的上司需要被安慰嗎?朴敏姬真的很懷疑。

「因為什麼?」鮮于皓低問,閤上手邊的書,面色一怔。「敏姬妳怎麼了?」

「怎麼了,怎麼了,前輩您到底是個性太耿直,還是真的不太會看臉色啊?」朴敏姬紅著雙眼,眼角隱忍著淚水,揚手胡亂擦了擦眼淚,顧不得對方是她的直屬授業上司,抱怨的話直接就脫口而出了。

「偶爾我還是會懂得看臉色的,」他鎮定地說,目光瞥過她倔強拭淚的臉龐。「可是,妳到底怎麼了?」

「看不出來嗎?我都快要哭了。」她平常對上司講話,絕不會這樣沒大沒小。

「是,我看得出來,但是,為什麼?」鮮于皓問得認真。

「還不都是被鮮于引渡使您氣到好想哭!」她也回答的很乾脆,事實的確如此。

「我好好的沒事,妳有什麼好氣的?為我而哭更是沒必要。」

一聽到這番話,朴敏姬既羞又惱,真的是無語了。有什麼好氣的?她原本個性很好的好嗎!七年來,一直是個從不發脾氣、不亂使小性子的模範見習生徒。

「不是為您啦!是想為我自己哭。」她紅著臉嚷道,嘟著嘴,講沒幾句,眼角又不聽使喚地紅了。「怎麼能不氣呀!有哪個見習生徒不希望自己的授業上司能一帆風順,幫自己打好江山、多鋪點好路。可偏偏,我朴敏姬碰到的就是一位壓根就不想爭氣的上司,沒辦法幫助我提升見習成績也就罷了,竟然還三不五時就出紕漏,難道您都不擔心,我的見習分數會因為您的一再失誤而被倒扣光嗎?」

「別擔心,這次妳沒跟我一同參與引渡工作,沒扣到分數。」他回應。

「重點是您答應過我不再那樣子了,怎麼又沒有信守承諾呢?」朴敏姬正色道,她在意的是這個。他原是信諾如山的鮮于皓,卻為了三百年的遺憾一再食言。

那樣子……就是指他每次在引渡亡魂欲返回地府之際,總會在亡魂的不住哀求之下,一次又一次的回想起三百多年前因他的失誤,讓人錯關在棺木之中埋進土裡、被活活悶死的無辜公主,因而心生憐憫。

心存僥倖的亡魂,次次都懂得利用鮮于皓遲遲下不了手的猶豫空檔順利逃脫。

「唔。」鮮于皓只是輕輕應了一聲,這應聲聽在耳裡,不似回答,倒像是嘆息。「好了,不氣了,下次若有妳在身邊的話,就提醒我一聲吧。」

每次都來這招,就知道她是好講話的……鬼差見習生徒。

「瞧,不就很快就有下次了。」就瞧鮮于皓從黑色差服的寬袖內取出一本小冊子,冊子上清楚記載著任務與對象,以及欲引渡回陰間地府之亡魂的生前簡歷。

「這次是哪裡的亡魂?」朴敏姬忍不住好奇,上司才剛結束上一趟任務呢,雖然算失敗,但還是需要休息一會兒的呀,閻王怎麼那麼急著交代任務給他?

鮮于皓低首,目光盯住握在他手中的命簿,上頭的人名閃爍著醒目紅字。

「宜寧,韓晶恩。」

「什麼?您說是誰?」朴敏姬不敢置信,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衝上前一把搶過那命簿。命簿掌管著陽間凡人的生死,等於是記錄欲引渡亡魂的指導手冊。

被刊載於命簿之上的名字,不就是馬上要赴黃泉的將死之人!

「韓、韓晶……恩!」朴敏姬的雙手不停發顫,她還記得這名字的主人。怎麼可能?這次要被引渡回陰間地府的,怎麼居然會是她的同鄉摯友韓晶恩?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