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的情人【男公關戀愛守則02

原惡哉◎著 | 重花〈塚本月〉 ◎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11.8| 售價:190元 | ISBN:
9789862904404



特色

在夜世界裡,肉食才是王道

誰吃掉誰,還不曉得咧!

簡介

超值收錄:原惡哉「日本牛郎店體驗」Part2

十七歲就身處牛郎世界,販賣自己的臉蛋與情感,只要客人拿出錢,他就願意愛對方。這樣的左京,第一次面對上床這兩字顯得不知所措……

左京的一夜情經歷豐富,但他不和客人發生關係,是因為之後可能會再見到面,這樣的人際往來太糾纏且混亂。所以他只上陌生人,可是這次不一樣。

從前只有別人獻身給他,沒有他獻身給別人……Nior是個例外。

左京跟Nior同居了?基於「身材決定攻受位置」的真理,所以──

我貴為夜世界頂端的紅牌牛郎,說什麼也要壓著別人,誰說只有攻才能待在上面,這不是專利。就讓我坐在你身上吧,我的技巧很好,四十八手我樣樣精通,所以,一切由我來主導……

「牛郎首席」左京、「明夜出版社編輯」八雲,首次見面──

怎麼說……如果他身上穿的是很普通的上班族款式,那麼,這張臉也就是很普通的上班族該有的臉。簡單說來,就是「平凡不起眼的姿色」。

左京的周遭都聚集容貌一等一的男男女女,Nior、銀央、拂曉這些人都有張標緻可看的臉蛋,可眼前這個傢伙,實在是普通到讓左京有點錯愕……

購買資訊

11.1 金石堂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非簽名
金石堂 | ENTER

11.8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超商沒有上架,請多見諒

金石堂滿額贈(11.1開跑)
消費滿199元,贈送【新黃泉委託人】或【男公關戀愛守則02】私藏名片乙份(贈品共計二款式,採隨機出貨,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尺寸:9*5.4CM

創作者簡介

如果寫著溫情治癒應該會被客訴太騙人

但簡介寫作者風格黑暗扭曲又好像有哪裡不對

因此我想我應該適合「天真爛漫」這四字〈誤〉

雖然筆下人物有崩壞的可能

但就跟作者一樣表面黑化骨子純情

所以請放心跌坑

鬼界非常口:http://akusai917.pixnet.net/blog

目錄

第一章傳說中的男人與他的男人
第二章 偉哉編輯與紅牌的邂逅
第三章 肉食主義的純情
斷章 夜殿的日常

人物介紹

夜殿HOST CLUB──夜世界最富盛名的牛郎店,裡面有站在夜世界頂端的五位牛郎。

左京:夜殿的帝王,擁有「只要看一眼就能讓所有人脫下衣服」的強大魅力,十九歲,名言是「我是一個賭徒,而賭注就是人生」。同時也是暢銷小說家。

拂曉:夜殿的老闆,之前也是個牛郎,曾經有過「陪睡一晚開價六百萬」的傳說。

銀央:夜殿的第二名,非常毒舌,喜歡看色情漫畫,目前的興趣是調戲打工少年。

Moonlight butterfly月光蝶──

Nior:知名翻譯者,名字是法文裡「黑色」的意思,據說是真名。喜歡甜食,似乎對電玩很熱衷。

櫻庭愛生NO DATA

其他──

柳煒:夜殿對面的租書店打工少年,曾經是夜殿的外場服務人員。

八雲:明夜出版社的編輯。之前是律師。

摸摸醬Nior養的貓,喜歡吃小魚乾,會用Nior的手機打電話給左京。

2012年上半年夜殿業績總排名──

NO.1左京:「能夠看到頂端景色的人,只有我而已。」

NO.2銀央:「每次的排名都是如此也太過無趣,就不能有新的花樣嗎?」

NO.3清零:「想要新花樣還不簡單,你可以修一個月的長假,第二名就會換人。」

 銀央:「一直都覺得清零你對我沒什麼好感。」

 清零:「我只是提供一個可以換排名的建議。」

 銀央:「所以我應該感謝你如此絞盡腦汁囉。」

 清零:「還不感謝朕。」

 銀央:「……

NO.4雷雨:「……(望上)我覺得我還是待在這個位置好了。」

NO.5藤夜:「的確,第五名也沒有什麼不好。

自序

啊,我終於來到第二集了,感謝各位鄉親里民的支持,為了答謝各位對我的厚愛,我就用「真人真事親身體驗歌舞伎町各大牛郎店」來回饋眾人(謎音:這回饋的方式好奇怪)。

在上一本談到我有在街上碰到CONFORTO這家店的紅牌藍澤NAOKI這件事,CONFORTO這家店最近改名成FUYUTSUKI GROUP,旗下的店名也換成什麼FATE或著是FAITH,大概是為了轉風水才改名,不得不說,日本很多牛郎店都很迷信風水這件事。

總之,在真正遇見藍澤NAOKI之前,對他最大的印象就是北國來的人,是個透明感冰山系的美男(到底),在業界的風評就是溫柔體貼還有點纖細,似乎受到不少後輩崇拜如此這般。

相遇的那天,我正打算穿過歌舞伎町去新宿站搭車,就在這時,對面突然出現了幾位牛郎打扮的年輕人邊走路邊聊天,我立馬眼睛一亮,站在中間的,是那個藍澤NAOKI吧,是他沒錯吧!再怎麼說,藍澤NAOKIFUYUTSUKI GROUP也是頗具聲望及名氣,說他是台柱也不為過,這麼一個紅牌居然出現在街上,我頓時有種想拿相機拍下這經典一幕的衝動。

但大庭廣眾之下拿著相機拍攝人家紅牌的帥臉好像不怎麼妥當,於是,就在我糾結要不要拿出相機的時候,咱們冰山系美男藍澤NAOKI就當著所有人的面,轉進一家超商去看色情漫畫了,啊,抱歉,這邊要打岔一下,其實當時我不知道他是在看什麼書,只是後來我將這件事告訴友人時,她就回了我一句:「八成是在看色情漫畫吧,他之前有說那是他的興趣」。

友人不愧是常混牛郎店的女王,連這種事她也知道,不過,興趣是看色情漫畫,這到底是怎樣的興趣咧?(笑)

除此之外還有興趣是看相撲,以及興趣是釣魚的牛郎,牛郎的興趣真事無奇不有。

比起我在街上遇到藍澤NAOKI,親友曾經看過外貌很像瀧澤秀明的一條一希,據說本人真的長得非常像瀧澤秀明,一條一希的真名叫松澤亮(個人有公開),在之前是非常有人氣與買氣的牛郎,曾創下聊天一小時要一百萬日幣的天價,目前要點他坐檯有點困難(為毛連這種事都要老實寫上去)。現在開店當老闆了,店名取為ACE

親友:我覺得他可能當時也有想說要不要取為ACG(動畫、漫畫、電玩的合稱,一開始只有台灣在用,現在似乎連日本也有使用)。

我:叫ACG也太宅了一點,這樣就不像牛郎店,反而像執事咖啡店了耶。

親友:反正松澤亮宅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我:我不知道(抹臉)。

總之重點回到親友身上,先花個篇幅介紹一下這位親友,剛剛就有提到她了,是個會去牛郎店裡聊天的海派女性XD,之前也曾光顧好幾次松澤亮的店,偶爾在店裡見過幾次時價要一百萬的牛郎本人。這一次兩人相遇是在歌舞伎町裡一家台灣料理店附近,那家台灣料理店我有印象,裡面有賣小籠包還有海鮮炒米粉,親友沒想到會在這地方看到人家牛郎店老闆,而且老闆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跟她打起招呼……

第一句據說還是「這不是OOO小姐嗎?好久沒看到妳了,近來好媽?我們OOO(某牛郎名稱,為保護當事人消音處理)一直在說都沒看到妳,非常掛念著妳呢」這樣。

老闆出馬就是不一樣,當天晚上親友就去店裡面觀望指名的牛郎了。

說起這個指名制也是很有來頭,基本上牛郎店一般是採永久指名,所謂的永久指名就是一旦指名這個牛郎,那麼往後所有的消費都會算在這位牛郎身上,就算請別的牛郎來坐檯也是一樣道理。事實上,客人進行永久指名過後,也不會有其他牛郎來坐檯了,大致上就是這樣。

問:那永久指名有什麼好處?

我:好處就是,當妳指名的對象是松澤亮或藍澤NAOKI或桐生REIRA這種紅牌牛郎時,他們再怎麼忙都會跟妳說說話,無論他們今天有多少客人XD。

撇除永久指名制以外,最近也有一些牛郎店可以換指名,不過這比較少數。

對牛郎來說,永久指名的制度競爭力很大,畢竟客人只能指名一位男公關,但指名過後,業績也能有個保障,再怎麼說牛郎店都是個看業績給錢的世界。

我默默覺得自序好像要爆字數了,我果然只有在寫這種沒營養的事情才會比較認真,唉。可是我還沒寫到傳說中的秀氣社長桐嶋直也,還有塞上RYOMA,以及當上第一名之後就不肯換排名的夢咲逢夢,自序的篇幅太小了(淚),只好下一本在繼續了。

另外,這次在自序我好想跟編輯大人好好謝罪,抱歉這本拖了好幾次稿,真的很對不起,因為我一直寫不出想要的劇情,才會一改再改,讓你催稿催到都想問神我何時能交稿,帶給你這麼多麻煩,相當過意不去……Q_Q。

希望之後能夠很順利的交稿下去。

啊,還有,這次書名叫《肉食的情人》,這句各種含意,也請各位看完劇情後可以來猜測一下XD,第二集的彩蛋很多,就留到下一本自序時公開。

於是,逢人推廣,功德無量啊。

下一本再見了,掰掰。

精采試閱

第一章傳說中的男人與他的男人

「那個,方才那句我是開玩笑的,只是想趕走她而已。」左京喝了一口咖啡緩緩說著。「你可別當真了。」

Nior的前女友三更半夜來這裡要求兩人重新復合,得知這件事的左京在前女友的面前說出了「我愛Nior」這樣爆炸性宣言,只因為智能開平方根還除以二的前女友居然對Nior大吼:「不會有任何人愛你!」

聽到這句話,原本站在樓梯口觀望的左京當下沉不住氣的回敬給前女友核爆的宣言──誰說沒有人愛他,我就非常的愛Nior

這句話果然啟動了非常優良的效果,前女友淚眼婆娑的離開這兩人,於是一時之間偌大的客廳只剩剛剛發表感性告白(?)的左京,與被告白的Nior

左京不認為Nior會相信他所說的話,那一句「我愛Nior」應該任誰都聽得出來只是敷衍而已,任誰都不會查覺到……左京覺得這樣就可以了,有關他對Nior的情感,能這樣說出來他沒有任何遺憾,只要這樣他就能滿足。

「是嗎?」Nior輕聲說著,然後將杯子放下。

左京坐在沙發上望向Nior,黑色頭髮稍稍遮住Nior的臉龐,他無法看到Nior的表情。雖然知道他一定是什麼表情也沒有,這個人天生面癱,高興或著難過都甚少在這張臉上表露情緒,但──

不是回答「我知道你是開玩笑」,也不是回答「這玩笑有點過分」,而是很曖昧很模糊的一句「是嗎」,用清冷的語氣勾繪著,讓左京有些不安。

他不希望Nior討厭他,要是因此讓Nior覺得反感,說真的,那實在是太想死了。

左京將咖啡放到一旁,伸出手輕輕碰觸Nior,帶著猶豫的語氣說著:「Nior,抱歉,讓你感到不舒服了嗎?」

 Nior在此時握住了左京的手,那雙墨綠色的眼眸閃爍著從未見過的情感,Nior深邃的輪廓逐步靠近他,在左京腦中一片空白時,Nior吻住他了。

是相當輕淡而溫柔的一吻。

只是碰觸彼此的雙唇而已,Nior並沒有深入下去。他修長的手指觸摸著左京的薄唇,墨綠色的眼眸直率的看著他,彷彿不容許左京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般。

「抱歉,可是我當真了。」Nior說著。聲音相當低沉。

「你……」左京並非是懵懂無知的小孩,他知道Nior的意思,花了五秒消化完這句話後,左京笑了笑拉住Nior的衣服,然後往下一扯讓Nior的頭低下,「你這根本不叫接吻。」

「真正的吻應該是要這樣,我教你。」伴隨著這句話,左京貼住了Nior的唇,將舌頭伸了進去。

Nior本身的體溫很冰涼,口腔內並不溫熱,但左京仍是輕易的,就暖化了這個冰涼地帶。舌尖與舌尖的交纏,氣息與氣息的融合,像是非得到對方連呼吸都染上自己的味道,否則不會放手,左京緊緊抓住Nior的手臂,不斷加深這個吻,以及彼此的距離。

體內有股衝動跟著這個吻一起提升上來,左京順勢將Nior壓在沙發上,一手放在Nior的左側撐住自己的身軀,一手則不安份的解開Nior襯衫的釦子。

「來做吧,你也有興致了不是嗎?」兩人的唇瓣拉開距離後,左京輕輕舔著Nior的頸間,Nior並沒有使用香水的習慣,但身上卻有一股木質香氣,有點Ckfree blue男性淡香水的味道。

左京身為牛郎,對香水也有一些研究,Ckfree blue將柑橘與薄荷這麼清爽的香氣揉合起來,不知為何的,散發的味道帶著涼意,貼切來說,彷彿是接近零度冰點的氣味。

沒錯,就是零度冰點。

左京覺得這味道很適合Nior

一開始會覺得這股味道太過冷淡,但聞久了,就會感覺到它的溫存。

左京相當熟練的將Nior的襯衫解開,露出有些蒼白的胸膛。Nior可能有健身的習慣,上半身的線條很漂亮,微微浮現在肌膚下的青筋讓人覺得很性感──色情一點來說,就是只要看一眼,任誰都會把持不住。

「很棒的身體」雖然左京並不是第一次看到Nior的上半身,在之前Nior來他家躲雨的時候,他就看過一次了。Nior的身體就跟他那長臉一樣,很耐看,多瞧個幾次也不會膩。只不過,左京深知「身材決定攻受的位置」這個真理,既然對方身材好有肌肉,自然是當攻的料,他心裡沒有半點不平與失落,早在之前看到Nior裸露的上半身,左京就有自知之明了。(作者:你也覺悟太快了。)

不過,有自知之明不代表他就要躺在男人的身下,這是兩回事,想他貴為夜世界頂端的紅牌牛郎,說什麼也要壓著別人,誰說只有攻才能待在上面,這不是專利。

「我其實不喜歡待在下面,也不喜歡在別人面前張開大腿,願意被你進入是我的極限,因此,就讓我坐在你身上吧。」左京靠在Nior的耳旁低聲開口,「我的技巧很好,四十八手我樣樣精通,雖然沒幹過男人,摸過的女人想必也比你多,所以,由我來主導。」

問:可以問一下什麼是四十八手嗎?

答:只好專業的回答了。所謂的四十八手是日本傳說中四十八個不同的滾床單體位,每個體位都有它不同的姿勢與意義,而且這四十八手的名稱都相當文藝,其中有一個還叫時雨茶臼。這個時雨茶臼的體位是指受坐在攻的上方,主導權在受的身上。是的,我要說的就是左京現在這個體位……

「請等一下,我還沒……Nior那張萬年面癱的臉總算有了特別的變化,過於陰鬱蒼白的容貌浮現一絲的困窘,倒也不是生氣或動怒,而是有點難為情。

「還沒戴保險套是嗎?」左京自以為瞭解的點了點頭,然後從口袋拿出皮包抽出了保險套。之前就說了,行走江湖不帶套子出門太危險,因此他身上都會隨身準備一個以便不時之需。「相模002L,應該夠用吧。」

Nior頓時扶額,「我不是這個意思。」

「莫非你是覺得這進展太快了?」左京伸手將Nior褲子的鈕扣打開,接著咬住褲頭的拉鍊,用嘴巴將拉鍊往下拉。「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但,對我來說,現在才跟你上床實在是──太慢了。」

「我面對任何事都可以等,就唯獨你,我不想等待。你要是知道我的心情,就不應該浪費時間拒絕我。」左京邊說邊脫下褲子,他的動作看起來相當優雅,畢竟他時常在別人面前寬衣解帶,一夜情經歷豐富,而他又是當牛郎的料,知道什麼樣的動作會激起對方的興致。他不和客人發生關係,總歸原因,是和客人有了肌膚之親候還有可能會再見到面,他不大喜歡糾纏且混亂的人際往來。所以,他只上陌生人。

可這次不一樣。從前只有別人獻身給他,沒有他獻身給別人,Nior是個例外。

儘管他的動作看起來是漂亮的,但仔細一看,指間與身體正微微的輕顫。

十七歲就身處於牛郎世界,販賣自己的臉蛋與情感,只要客人拿出錢,他就願意愛對方。

同樣也是從十七歲開始,懂得用自己的身體去得到快樂,空虛寂寞的時候就去擁抱從未看過的女人。

這樣的左京,第一次面對上床這兩字顯得不知所措。

不是怕技巧不夠好,他天生床上玩家,永遠知道要在什麼時候用什麼姿勢,知道什麼時候出力什麼時候放鬆。

也不是怕自己身材不能見人,他的體格跟Nior來比當然是沒那麼優秀,卻也稱得上是極品了。

讓他如此膽怯的原因,是因為他從未和喜歡的人做這種事,之前雖然也有交過女友,但接觸的程度只到牽手及接吻。

無法不膽怯。

Nior感覺到左京的異樣,便握住他的手放在唇邊輕輕細吻著。「我不討厭,所以你不要覺得害怕。」

左京微微一愣,隨後俯下身覆上Nior的唇。

Nior,我喜歡你。」

Nior笑了笑,抱住了左京。

黏膩而甜蜜的喘息聲在客廳裡響起,彼此的氣息互相交纏,雙手緊緊扣住對方的體溫,然後──

再也不要放開。

◆◇◆◇◆

手指略為疲憊的往前移動,貧乏的思考著再往前一些就可以碰觸到Nior微微冰涼的肌膚,但觸摸到的,是被日光照射而溫暖的被單,不悅的皺緊眉張開眼睛後,左京並沒有看到Nior的身影。

「到底……」左京勉強撐起身子觀看周遭的環境,是在Nior的房間裡,落地窗雖然拉上了厚重的灰色窗簾,但還是有些微日光透射進來。他低頭看了一下手錶的時間,已經早上八點了。

左京撐著頭回想凌晨所發生的事,Nior的前女友前來找他復合,然後,他用一句話把前女友給趕跑之後,就跟Nior上床了……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一開始的場景應該是在客廳的沙發上,但現在卻躺在Nior的寢室裡,恐怕是Nior將他抱進來的吧。

左京揉了揉頸部後,拉開棉被準備下床,在腳碰到地面要站起來時,他深刻的感覺到下半身因為縱慾過度而傳來極度不舒服的痠麻感……每走一步,下半身就在痛哭哀嚎,跨出每一步都相當艱辛。

好在咱們左京適應力優秀忍耐力超群,僅管很不舒爽,他還是沖了澡,換上乾淨的睡袍來到客廳。

Nior基本上會在書房工作,左京看到客廳沒有人,便轉身去書房。書房的門並沒有關上,他輕輕推開,立馬就看到一幅和樂融融的場景。

Nior是在電腦桌前打字,而摸摸醬則躺在他的大腿上翻滾……是的你沒看錯,就是翻滾。

「早安。」Nior抬起頭看到左京後,那張陰鬱的臉龐露出淺淺的笑容。

「現在才早上八點,你也醒太快了。」左京瞄向不時滾來滾去的摸摸醬,終於忍無可忍的伸出手將牠拎了起來放在地上。「要翻滾的話在這裡翻滾,面積比較大。」

「喵……」有點失落的摸摸醬一臉可憐兮兮的望向Nior,而飼主Nior先生則是有了左京後就忘了自己有養貓,於是就變成了:摸摸醬看著NiorNior看著左京,左京撇了摸摸醬一眼後就視線放在Nior身上。

喵咪只能拂袖離去,此地不留喵,自有留喵處。

「我很習慣早起。」Nior輕輕握上左京的手,「你不多休息一會嗎?」

「不了。你下次要起床的時候,記得把我叫起來。」左京將額前的頭髮往後面撥,聲音有著剛起床特有的慵懶聲。

「怎麼了嗎?」Nior問著。

……我不太喜歡醒來的時候旁邊沒人。」左京知道這並不是Nior的錯,只是醒來時發現Nior不在旁邊,他其實有點生氣。明明之前與其他人滾棉被的時候,他都是辦完事便離開,不會在別人身邊逗留,但,不知為什麼的,他就是無法忍受Nior不在他的眼前。「雖然我是一個人住,理所當然應該要習慣身邊沒有人的情況,但……

沒有讓左京說下去,Nior很溫柔的摸著他的臉龐,輕聲開口,「我知道了,你很餓吧,想吃什麼?」

「都可以。」

「你稍微坐一下。」Nior站了起來,將位置讓給左京便去廚房了。

摸摸醬不在書房裡,這裡只剩下他一人,左京也不想走去客廳,在想著是否要拿幾本書打發時間,無意間注意到Nior的電腦螢幕。上頭正開著WORD檔案,應該是在翻譯外文小說吧。左京按住滑鼠往上拉,發現才剛開始寫而已,只有三四頁,看不出什麼劇情。

他移動滑鼠將WORD檔案縮小化,想看看Nior平常會瀏覽什麼網頁,結果一看桌面,上頭乾淨到只有資源回收桶、電腦、名為「工作用」的資料夾,以及,一個叫作「Darklineage」(黑暗血統)的文件,當然,少不了的還有瀏覽器。

左京看了桌面右下角的工作列,這才發現Nior並沒有開啟網路。

「唔,看來是個只要一工作就不上網的人。」左京自言自語的說著,便移動游標到Darklineage的文件上去,他心裡猜想這可能是需要翻譯的小說電子稿,取名叫黑暗血統應該是奇幻類別,點了兩下打開來看,卻出現特別的畫面──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