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國萌獸【妖之僕】

DARK櫻薰著 | Gropius◎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11.1 | 售價:190元 | ISBN:
9789862904558



特色

人與妖怪都想搶 【妖之僕】第二集 萌日上市
除了我,你不能和其他妖怪太過親近!

最受歡迎的役妖主人──張封煜
超萌的幼獸──洛洛

簡介

那一天,在雪色大地相逢的小孩,那雙如翡翠色澤的眼眸讓他無法忘懷。萊特一直希望洛洛可以留在他的身邊,但他也知道總有一天洛洛會離開……

萊特和洛洛,來自寒冷的國度。萊特是情報販子,只要有一些國內案件的情報,他都會給程亦揚處理。他們的來訪,是為了調查近日的役妖失蹤事件。

因為萊特的家鄉出現了獵補役妖的組織,根據可靠消息,那些人已經來到這裡,想要獵補更多的役妖,包括超強的役妖「醫官璟玹」,和可男可女的「天狐」……

上古時代,妖怪們有一位主人,是群妖之主。妖怪們奉他為王,但他是人類。

而且他有一項奇特的力量──那就是操控妖怪的能力。群妖之王是用他的血與肉控制妖怪,受他保護的妖怪們,誰都不可以欺凌他們。當然,有也一些小妖小怪自動奉上真名,祈求群妖之王的庇佑。慢慢地,群妖之王的名聲出來了,人們漸漸地不把他當成人,將他視為妖物的同類。

可是群妖之王畢竟還是人類,他無法控管這麼多的妖怪。

直到有一天,慘事發生了…… 

購買資訊

10.25金石堂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二合一75折【妖之僕(2)+噬月獸封卷02】(書籍二本皆為簽名版)

金石堂 | ENTER

備註:本次博客來沒有配合簽名版及預購喔!

11.1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超商沒有販售,請多見諒)

創作者簡介

DARK櫻薰

萬年不變的櫻花餅乾。

最近已經完全的餅乾化,專門提供給人啃咬吃食的服務。

(不~以上純屬虛構,還是希望不要真的一口咬下去QAQ)

最愛家中的DIY大書牆,但買書過多的結果,書櫃還是爆掉了。

接下來,還是要繼續過著買書人生(篸?)呀!

WINGDAR 
http://wingdark.pixnet.net/blog

作者自序

這次第二集生出來的速度快到讓我傻眼,不過在此暗自希望大家看完這一本,不會讓我被大家蓋布袋!

煜:我想要打你。

謎音:喂,主角怎麼先跑來殺娘了。

本回出現新的角色,那是金光閃閃的外國人與可愛的銀色小正太。(餅乾你的形容詞是不是用錯了?)

正太太可口,只可惜篇幅被搶眼的狐狸搶走,黑狐狸真的超級可愛!OTZ

我果然對妖怪沒轍,滿滿都是愛。

不過在這裡有稍微帶出張少爺和璟玹之間的事情。搶眼的妖研社社團成員們也有來參一咖。

不知道是不是這次心下決定要腹黑到底(?)所以這一集還是有死妖死人。這一切都是不可抗力啦!

這集光是自序而已,我就快被小煜打了,下一集會不會換璟玹掐我脖子QAQ!!

璟玹:放心,我不會這麼殘忍。(看手指燦笑)

唔唔,好吧,總之,這回第二集有一點點超展開。(謎音:你確定不是只有一點?這已經是BUG了吧!)

如果說上回是教你拐少爺當助手的回合(?),本回是除妖者與役妖之間羈絆之回合。

本次,程亦揚的除妖工作室,人員持續增加中!

程亦揚除妖工作室,再次歡迎大家的委託唷,這次有閃亮亮的國外情報組,還有跟管家沒有兩樣的少年小助手,詳情請洽……(還沒打完推廣DM,餅乾就被程亦揚巴死。)

咳,總之,小煜煜的助手之路終於開始,坑人不手軟的程老闆會怎麼做呢?接著請看後面囉!

為了防止本餅乾被重角色踩碎,本餅乾逃命去也~(逃跑)

以下是我的出沒地點,歡迎大家踏踏~

部落格:http://wingdark.pixnet.net/blog

噗浪(PLURK):http://www.plurk.com/wingdarks

目錄

【楔子 雪地】
【第一章 來訪之人】
【第二章 雪國的友人】
【第三章 班級聚餐】
【第四章 襲擊者的目標】
【第五章 虛構的傳言】
【第六章 不合理的組合】
【第七章 暗處的敵影】
【第八章 四凶饕餮】
【終章 新加入的同伴】

精采試閱

【楔子 雪地】

寒冷的風雪襲擊的大地,而這冷颼颼的天氣讓人們選擇待在家裡吹暖氣,也不願出門挑戰外面寒冷的溫度。

一名銀髮孩童無視外面的風雪,身穿單薄的白色衣裳在林間奔跑著,及腰的長髮隨著他的步伐飄揚,男童開心的踏著雪地,到處奔走玩耍。

那就像是銀白色的精靈,不畏懼寒冷地在這雪國的大地,而這森林像是男童的院子,男童不怕自己會凍傷或是腳步一個不穩,不小心跌倒受傷。

男孩跑著跑著,抬頭看著天上飄下的雪花,雙手高舉,作勢要捧起天上的雪花。

「洛洛,別一直站在那裡,小心被冷到。」

驀地,一名有著及肩金髮的青年來到孩童的身後,他輕推黑框眼鏡,藍色的眼眸中透出寵溺的樣子。

「萊特!」

名為「洛洛」的孩童聽到聲音後,向後一跳,朝青年撲去。青年見狀,張起手,將他抱了起來,將自己的右手充當椅子讓洛洛坐著。

洛洛發出吃吃笑聲,一直朝萊特黏過去。

「真是的,穿這麼少不會冷嗎?」

萊特碎念幾句,寵溺地拍了拍洛洛的頭,將身上的厚外套拉開,把男孩包在外套之內。

「不會,洛洛不怕冷。」洛洛將雙手環在他的脖子上,開心地說。

「玩夠了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萊特笑了笑,用空著的手摸了摸洛洛的頭。

洛洛開心地讓萊特摸頭,不時發出低低的害羞笑聲。

正當他們要離開這森林時,猛地,坐在萊特手上的男孩突然僵住身體,屏著呼吸,一動也不動。

萊特瞇起藍色的眸,默不作聲地微側著頭,看著瞠大碧綠雙眸,臉色霎時發白的男童。

「怎麼了?」

壓低嗓音,溫柔的話語從唇中溢出,身上的男童身體用力一顫,止不住顫抖的身體,瑟瑟發抖。

「乖,都說不要跑這麼快了。」

萊特左手抬起,輕拍洛洛的頭,洛洛感覺到那隻手傳來的溫暖溫度,眼睫用力扇動,眼光泛起一點點透明淚光。

見到洛洛驟變的情緒變化,萊特沒有多說什麼,將洛洛的頭往自己的胸口按去。

洛洛沒有反抗,蒼白的小手抓緊萊特的上衣,默默地哭泣。

萊特輕輕轉過身,小心翼翼地踏著腳步,似乎是不希望吵到身上抱著的男孩,往家所在的地方走去。

雖然萊特的動作很輕、很輕,但那彷彿溫柔到可以包容一切的他卻斂起了笑,給人一種無法抗拒的威嚴。

他是在「那個地方」撿到那個孩子的。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萊特無法理解是誰這麼殘忍,居然這般對待這樣的孩子。

如果他找到那個人,他會怎麼做呢?

萊特淺笑,無法確定的疑問暫且按下,他還是快點回去讓這孩子好好休息,並開始明日外出的準備。


【第一章 來訪之人】

身體很重。

感覺有重物壓著自己的胸口,難以呼吸。

張封煜緊閉著眼,大口大口的吸氣,貪婪地將空氣納入身體之內,他抬起麻痺的左手,朝胸口用力一拍──

還沒碰觸到自己的身體,就先碰到某個大型物體。

張封煜將手收回,輕拍自己的雙眼,發出未睡飽的低沉嗓音,「起來,別壓在我身上。」

唇音一出,壓在張封煜身上的「物體」依然沒有任何動作。

該用什麼法子脫困呢?

這裡畢竟是別人家,不是他的張家,不能用以往的辦法處理這個特別狀況。張封煜面對這不得已的事態,也只能出這下下之策。

想到要做出不合自己本性之事,張封煜微微嘆氣,只能催眠自己,只要喊完就結束了。

吸氣,吐氣。

然後放聲大喊。

「啊啊啊啊啊啊──」

一陣淒厲的慘叫聲猛地傳起,聲音大到睡在主臥室的主人聽到聲音,想也未想直接從床上跳起,朝叫聲的發源地衝了過去。

他碰地一聲,用力打開客房的門,但一見到裡面狀況,卻選擇向後一退,輕輕的把門關起,打算裝作什麼都沒有看到,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自己的覺。

「璟玹,開門。」

張封煜淡淡地吐出話語,一名身穿古代華服的藍髮俊俏青年驀地現身,抬起手,朝房門門閂伸去,輕輕地扭開。

門發出「咿呀」的雜音,青年將門完全向內打開,便看到門外站著一名露出啼笑皆非的神情,身穿睡衣頂著一頭雜亂黑髮的青年。

「程先生,既然來了又為什麼要走?」

璟玹抬手,長長的袖襬半遮著唇,轉過身,讓黑髮青年能夠完全看到房內的狀況。

等到璟玹確定青年將房內狀況進收眼底,這才客客氣氣地對青年──程亦揚微微鞠躬。

「程先生,您的役妖可否請您帶走?」

對於眼前客客氣氣,但吐出的話語卻不允許他說不的古服役妖,讓程亦揚覺得很棘手。

「璟玹,那小子不聽我的,要我怎麼帶他走。」

程亦揚無奈地扒抓頭髮,側眼瞄向房內的床舖。

他看到一名笑臉迎人的少年坐在床上,但雙手卻緊抓著床舖上的被子,而少年的雙眼一直緊盯著他,一直都沒有移開。

「小煜,剛才是你在慘叫?」

雖然答案心知肚明,程亦揚還是決定先發問,了解房內究竟發生什麼事。

「是的,程先生,方才的聲音是我叫出來的。」

「……還真從容不迫。」

程亦揚嘴角抽搐,看張封煜的模樣,一點也不像是剛才發出淒厲慘叫之人。

「言重了,可否請您將佔領我的床位的仟宥帶走?」

抬手向下一指,程亦揚順著張封煜的手勢,可以看到倒趴在張封煜被子上的黑髮青年。

「我可以說我趕不走嗎?」

程亦揚即為仟宥的主人,對於仟宥的脾氣他十分了解。

張封煜聞言,默默地朝依然倒在他床上熟睡的仟宥看去。

就算張封煜坐在床上,不讓仟宥壓著他的肚子以免使自己難受,但還是無法趕走霸佔床位、且抓著他的腳、蜷著身體依然熟睡的狐狸役妖。

「狐狸很愛睡覺?」不自覺,張封煜吐出心聲。

「吾主,我倒是認為,那隻狐狸在搞怪。」璟玹淡淡地瞇起藍色雙眸,冷冷地瞥了裝睡的黑色狐狸一眼,「仟宥,煜是我的主人,你的主人在那裡。」

信手一揮,璟玹霸氣十足地指向程亦揚,但床上的人依然沒有動靜。

「沒辦法了。」見沒人能夠處理,張封煜看向程亦揚,再一次對他說道:「程先生,仟宥是您的役妖,既然我趕不走,有饒您『命令』他離開。」

「小煜,你別一直『您』呀、『程先生』的,我聽得很不習慣。」

程亦揚頭痛的扶著額際,記得初認識張封煜這個人時,張封煜一直喊他「程亦揚」。

沒想到,等到張封煜簽了私人契約,成為他的助手後,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一直喊他「程先生」。

這讓程亦揚非常不習慣。

「這是禮貌問題。」

見程亦揚沒有趕走巴在自己身上的役妖,張封煜索性將依然抓住他的腳,屬於仟宥的手挪開,直接站起並下床,走向自己的役妖──璟玹的身旁。

「這、這也太有禮貌了。」

程亦揚無奈到將手遮住雙眼,對於這對主僕,他真的找不出能夠形容他們詞語。

什麼「既然是僱主,就一定要禮貌對待」,還有「吾主的僱主需要尊敬,不可以沒有禮貌」。這讓程亦揚心中萌生出想要把合約撕毀的衝動。

要不是他還是有留一點心眼,懷疑這對主僕是故意這般對待他,不然張封煜他們早就離開程家,不會佔著這個家的客房,還故意發出叫聲,硬是將他吵醒,請他把役妖帶走。

或許是張封煜下床的關係,他一離開,躺在床上的青年有了動作,他緩緩地抬起手,到處摸來摸去,就是摸不到東西。

然後,青年有了新的動作,他露出剛睡醒的睡容,慵懶地撥了撥微亂的黑髮,像沒睡醒似的,半趴起,左右張望,神情有些困擾。

「小煜呢?」

「這裡。」張封煜淡淡回應。

「嗯?睡不著?」

仟宥抬起頭,看著牆上的時鐘,上面的時針與分針所指的方向,大約是清晨四點左右,還是人們重要的睡眠時間。

「不是。」

「那就回來睡。」

仟宥拍了拍床鋪,重新倒回床上。

「程先生,客廳可以借我嗎?」

張封煜見狀,轉頭看向程亦揚,表示自己對於這項提問有著極度迫切的需求。

「小煜,你睡客廳會不會太艱苦了?這裡沒有人虐待你呀。」

仟宥原本還想要繼續趴在張封煜的床位裝死,聽到張封煜這個發言,馬上跳起。

「沒辦法,我的床位被佔了。」

張封煜暗喻仟宥就是佔床之人。

頓時,仟宥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能找另外一人求救。

「璟玹,幫我。」

「沒辦法。」璟玹微微聳肩,瞟了仟宥一眼,「張少爺是少爺呀,他習慣一個人睡,不喜歡有人佔他的床。」

「地盤意識很深?」

很美妙地,仟宥誤會了。

「差點忘了,少爺是少爺,有著良好的教育。」

璟玹這席話點醒了程亦揚,這也是張封煜特別客氣的原因?

「諸位,你們誤會大了,我會這麼客氣與張家教育無關。」隨即,張封煜淡淡地瞟了程亦揚一眼,「我叫張封煜,不是什麼少爺,程先生請您不要喊錯名字。」

驀地,程亦揚靈光一閃,有了一個絕妙的想法。

「少爺、張少爺、小煜少爺,如同你不喜歡別人喚你少爺,我也不喜歡我的助手叫我程先生,隨便你怎麼喊,就是不准喊我時還要加個『先生』二字,我沒有這麼老。」

「程先生的年紀是比我大呀。」張封煜笑著回應。

「如果不改口,我以後天天喊你『少爺』。」

殺手鐧一出,張封煜從程亦揚的口氣中確定他是認真的,長嘆口氣道:「好吧,那就……」

張封煜思索該如何稱呼程亦揚。

畢竟他現在的身份是助手,當眾喊程亦揚的全名,在別人的耳裡是一件很不禮貌之事。

「唉,雖然是私人公司,說到底你也是一名老闆,就叫您程老闆如何?」

「可以,就這樣辦。」

程亦揚雙手交疊,擊出響聲。

「程老闆」這聽起來挺爽了,他喜歡。

「那麼,程老闆,您的役妖……」

張封煜抬手指向仟宥,動作的意思非常明顯。

──既然大家都各退一步了,老闆你也該處理這隻役妖的問題了吧?

「千姬。」

程亦揚看了仟宥一眼,柔柔地喚著另一人的名字,驀地,半坐在張封煜床上的黑髮青年在眨眼間,變成了一名身穿白色連身長裙,有著銀白色長髮的女子。

「小煜公子,實在是非常抱歉,我代替弟弟向你道歉。」

女子現身,走到程亦揚身旁,對張封煜鞠躬道歉。

弟弟仟宥、姊姊千姬,仟宥千姬是可男可女的九尾天狐。

比起男體的仟宥,身為狐狸女體的千姬是很好說話的狐狸。

算算時間,張封煜進入程亦揚的家裡也過了一週,可能是仟宥很欣賞他的緣故,從他入住到現在,三不五時都會被仟宥「偷襲」一下。

偷襲的定義很廣泛,舉凡睡覺吃飯洗澡走路,仟宥就像是幽靈一般,自動出現在他旁邊,就算假裝沒有看到仟宥,仟宥也有辦法讓他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身上。

最常遇到的模式便是仟宥「縮」在自己的旁邊睡覺。

入住程家的第一天,張封煜可以當作仟宥睡錯房間,當出現第二次、第三次後,就已經不是用「睡錯」來形容了。

另外,讓張封煜鬱悶的是,照道理而言,他的役妖璟玹應該會在仟宥進入他房間的那一刻,「請」仟宥不要打擾他,直接離開才對。

可偏偏璟玹似乎想要藉著仟宥捉弄他,故意露出看好戲的姿態,漠視仟宥潛入房間的行為。

就算礙於主人權威,璟玹必須出聲提醒程亦揚要帶走仟宥,但他的那暗自勾起的奸詐微笑,讓張封煜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想。

「璟玹,下次不要放仟宥進入。」

「那可沒辦法。」意外地,璟玹拒絕了主人的命令。

「璟玹!」

「唉,少爺就是少爺,張少爺您是否忘記這裡是程家,不是你家。」

──又開始了。

璟玹的少爺經開關打開,張封煜假裝沒有聽到,望向程亦揚。

「程老闆,有沒有辦法防止仟宥進入我的房間?」

吐出疑問,張封煜看到千姬變成了仟宥。

「小煜,我不是說過了,這裡以前是我的房間?」

仟宥理了理身上的黑色衣褲,眨了眨眼,對著張封煜露出一抹魅惑的笑。

「沒有,程老闆說這房間沒人住,是空的客房。」

張封煜閉上眼,假裝自己什麼都沒有看見。

關於房間問題,早在他第一天搬入程家時,就已經和程亦揚再三詢問確認過了。

那時,程亦揚的回答是:「沒有,這裡算是半個倉庫,雖然整理過還有些霉味,但勉強還可以當個人房間使用。」

雖然張封煜很想回答「不想睡倉庫,怕房間髒」,但又怕程亦揚把他最討厭的「少爺」二字搬出,也只能硬著頭皮住進這個房間。

只是這一住,狀況就接二連三的過來,讓張封煜暗自後悔當時沒有表達自己不想住的念頭。

「仟宥,千姬平常出現的時間很少?」

看到仟宥變成千姬,又變回仟宥,張封煜對於這隻狐狸的性別轉換模式充滿疑惑。

畢竟,這一週下來,他看到千姬的次數很少,少到他都差點忘記千姬仟宥這兩姊弟是用同一個身體。

「你說姊姊?」聽到千姬,仟宥的黑色耳朵不自覺地從髮間彈起,他抬起頭,笑笑說道,「你不在的時候姊姊就會出來。」

「那我在的時候呢?」

「當然是我啦!」仟宥理所當然地回答。

「……」張封煜無言了。

仟宥言下之意,只要他在這個家裡,那麼在他眼前的人不會是「千姬」而是「仟宥」。

轉念一想,這也難怪最近程亦揚調侃他調侃得特別誇張,根據仟宥說明,以前程亦揚的生活起居都是千姬打點,除非有戰鬥必要,仟宥才會出現動動手舒展一下筋骨。

主要原因在於仟宥討厭程亦揚,要他一直出現在程亦揚所在的地方,和他兩兩對望,仟宥也會心煩,所以體貼弟弟的千姬在平常也沒有讓仟宥出來,所以住這附近的人只知道程亦揚有個漂亮的「女朋友」,並不知道仟宥這個人的存在。

但這也只是「原先」的狀況,直到仟宥遇上了張封煜。

千姬見到了張封煜,發現以往討厭人的仟宥並不討厭張封煜,當仟宥跟她商量「外出」時間時,千姬毫不考慮地答應仟宥,只要張封煜在,仟宥都可以一直在外面。

既然姊姊豪爽的讓出「位置」,仟宥就高高興興的用男體姿態出現在張封煜的面前。

當然,程家附近的鄰居也會發現程家多了不少人,由於程亦揚是把家裡充當辦公用的工作室,他便也說是自己與張封煜一樣,是程亦揚新請來的助手。

「算了,我要休息,請你們出去。」

張封煜不想管仟宥神出鬼沒的相關事情了,現在他只想要好好的休息,明天他還要上課!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