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因一家02姊姊》/18禁/

羅三◎著 | 
FC◎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11.1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4565



特色

真的糗大了!
身為妖怪的傲因一家,竟然動不了一個女老師……

簡介

這種小說寫出來,「人類」真的可以看嗎……

所有讓人害羞潮紅的祕密
請翻開「姊姊」的日記!

弟弟被毒販女老師逼到極限,甚至露出了真正的面目,這場吃人競賽最後會出現轉機嗎?

同時,弟弟在學校會順利交到第一個好朋友嗎?
爸爸跟姊姊出手幫助弟弟,可以讓傲因一家不因此曝光嗎?

至於媽媽……
她能看清台股大幅下跌(?)的真相嗎……

親愛的日記,今天是弟弟進行第一次完整進食計畫的第七天。這讓我們全家人都有點緊張,深怕看到他失敗。在他面前,我還是擺出信任的態度,但每晚我都必須連吃三個布丁才能睡得著。
我還記得他小時候第一次站起來的樣子,還有第一次跟我一起洗澡,現在的感覺跟那個很像……說得我都有點臉紅了。
他有時候看上去有點沮喪,飯也沒有好好吃,廁所也沒有好好上,我在門外聽了好久都沒有聽到馬桶傳來噗通的一聲,使用過後的廁所味道也跟之前不一樣,這樣憔悴的弟弟我不忍心繼續看下去。

我、我該出手了嗎?

雖然我本身只是個普通的人類,但在家族事業上,爸爸一直稱讚我比弟弟有更好的天資,身為一個人類真的是有點可惜了。
也許就是為了爸爸的稱讚吧,看著同類被殺害我從來沒有特別的感覺……換句話說──

比起背叛人類整個群體,我更害怕背叛家人。
我的腦袋可能很接近妖怪吧。

購買資訊

11.1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本書未上超商喔!

創作者簡介

羅三

寫字,寫文章,寫成套書,寫腦,寫知識,寫出主義;我喜歡最低俗的故事,不用顧及善良風俗,不用在意社會輿論,只要能刺激到腦內分泌麻藥的那些基質,讓快樂、痛苦、壓抑,所有的刺激流過經脈,是,我就會寫。

無名  自解羅三
http://www.wretch.cc/blog/aligantz

目錄

第一章: 姊姊的日記P1-P17
第二章: 入侵老師房間P17-P30
第三章: 秀玲的反擊P30-P49
第四章:
姊姊打開心房P49-P69
第五章: 醜惡的人性P69-P84
第六章: 逆轉的契機P84-P94
第七章: 黑市P94-P102
第八章: 誰是心機女 P102-END

精采試閱

第一章 姐姐的日記

親愛的日記,今天是弟弟進行第一次完整進食計畫的第七天,在這之前他頂多參與整個行動的三分之一罷了,這讓我們全家人都有點緊張,深怕看到他失敗,在他面前我還是擺出信任的態度,但每晚我都必須連吃三個布丁才能睡得著。

我還記得他小時候第一次站起來的樣子,還有第一次跟我一起洗澡,現在的感覺跟那個很像──說得我都有點臉紅了。

他有時候看上去有點沮喪,飯也沒有好好吃,廁所也沒有好好上,我在門外聽了好久都沒有聽到馬桶傳來噗通的一聲,使用過後的廁所味道也跟之前不一樣,這樣憔悴的弟弟我不忍心繼續看下去。

我,我該出手了嗎?

雖然我本身只是個普通的人類,但是在家族事業的造詣上爸爸一直稱讚我比弟弟有更好的天資,身為一個人類真的是有點可惜了。

也許就是為了爸爸的稱讚吧,看著同類被殺害我從來沒有特別的感覺,換句話說,比起背叛人類整個群體,我更害怕背叛家人,我的腦袋可能很接近妖怪吧。

日記寫到一個段落後,我把它闔起放回原處。書櫃上類似的本子已經累積到幾乎放不下了。

不知不覺我寫了這麼多嗎?不,實際上不完全是這個樣子吧,至少一開始,我是有計畫的在寫。

我看向格子角落,最旁邊的幾本日記已經有點發黃,這不禁讓我想到,書的外表變了,連書都會生病,又何況是人類。

第一本日記,是從三歲開始寫的吧,那時候我家住在日本東京北部靠山的地方。也是那時我才認知到我的生命和別人並不在一條路上──等等,你說三歲就會寫字還寫得漂亮無比本來就不像一般人……這,我也沒辦法控制啊,人家就學一次就會了嘛。

就好比小馬出生半天就能跑步,小鱷魚出生沒多久就會游泳,小傲因三歲會寫會說也是很正常的。

※※※

5月7日

一開始我躺在床鋪上,然後就聽到了怒吼,那不是一般家中的聲音,我揉了揉有點乾燥的眼睛後走向父母房間,我沒有直接走到她們面前,而是躲在門口的櫃子後面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爸爸正在床上泣不成聲,而媽媽坐在一旁默不作聲。他們又吵架了,大概又是因為那個的關係,我記得爸爸曾經說過:「那是我少有的休閒活動啊,難道我為了這個家做的還不夠多嗎?」

而媽媽則是回他:「難道我沒有付出嗎?說得好像都是我的錯,反正你都是對的。」

「喜歡渾圓的東西有什麼錯,男人都是這樣的!」

「你每次一搞就是三個多小時,都不用管家裡了嗎?」

「上次半個小時妳就把我抓走了,才剛開始呢。」

「那是因為你女兒要出生了啊。」這話讓爸爸有點語塞。

「但……但那是讀賣巨人要奪冠的關鍵比賽啊。」

「你再去看棒球我就跟你離婚。」

「當初是妳自己說嫁給了我就會接受我的一切。」

「喔,你殺人和吃人的時候我有說過話嗎?你把我女兒教得像你們一樣我有說過話嗎?」

「女兒現在這樣有什麼不好,她也是傲因啊。」

「你,我賭中日龍今年把你的巨人打爆,最好4:0結束掉。」

「妳、妳這女人,妳不知道有些話是不能說的嗎!」

我當下覺得很害怕,父母會不會分開呢,他們是不是不再愛我了,或者,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他們在一起是因為相愛,但在我出生之後看到的卻是他們的爭吵,似乎很容易歸納出我才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我走到樓下的洗手間,把小椅子放在洗手台前,這樣我才搆得到水龍頭,做了簡單的清洗和整理頭髮後,我悄悄的穿上鞋襪離開了家。

這時候大約是淩晨四點,天色還是全黑,我一個人走在街上,馬路上偶而才看到一輛車經過,清掃地面的大嬸對我感到好奇,差點就要過來問話了。為了避免麻煩我拐進小巷,就這樣一直走一直走,經過了認識的街道、有點印象的路名,最後是完全沒看過的綠地。直到天色出現亮光,我已走到一座安靜的住宅前。這是一座獨棟的高級住宅,座落在山間周圍並無人煙。

這時候我有點累了,所以就在住宅的門口坐了下來。這間房子給我一種親切的感覺,也許是睡眠不足吧,我眼前一黑在郵筒下面倒下了。

不知多久後,這家的男主人出來拿報紙看到了我,他把我搖醒問:「小妹妹,妳為什麼在這裡啊?」

「……我家裡不要我了。」我不是真心的,只是好奇這個叔叔會有什麼反應。

「妳的後母因為家裡沒有飯吃了,所以瞞著妳爸爸把妳丟在這深山野外嗎?沒看到妳的麵包屑呢。」

「一般人不會對走失的小孩說這些吧,聽到會害怕的。」

「叔叔家裡有糖果喔要不要進來?」

「很可疑喔,你要把我養胖吃掉嗎?」

「妳這孩子……叔叔只是想讓妳歇息一下等等就送妳回家,妳家大概在哪個方向?」

「不記得了。」

「喔,這樣啊,先來叔叔家坐一下好嗎?」

「不會誘拐我吧。」

「才不會呢。」

「那會不會給你惹麻煩?」

「沒問題的,妳這種可愛的孩子叔叔是很歡迎的,再說也不能把妳一個人放在外面,會受涼的。」

清晨的空氣的確有點涼,再加上我對這間屋子也有點好奇,我像個幽魂般輕巧地走了進去,然後在叔叔的背後說:「好吧,這可是你請我進去的喔。」

「哈哈,我才不會後悔。」

這位叔叔把我帶到他家的餐桌上,給我了一份草莓土司和炒蛋,看我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叔叔好像也很高興,不一會兒,他的妻子也出現了,凌亂的頭髮給人一種神經質的感覺。

「這位是?」這女人看到我就好像看到珠寶一樣。

「老婆,這位可愛的小妹妹好像走失了。而且她的麵包屑明顯已經被鳥吃光了。」

「糖果屋嗎?」

「阿姨妳可以生氣的喔,如果這裡是糖果屋的話,這裡能當巫婆角色的人好像只有一個。」

「唉呀,好聰明的孩子。」阿姨不好意思的打了叔叔一下。

「是啊,我第一眼看到就很喜歡她,我們幫幫她吧老婆。」

「知道家裡的電話嗎?」

「不是走失,她們都不在了,我也不用再回去。」我把謊說得徹底一點,以防他們真的把我送回去。

「啊……」妻子摸了摸我的頭,表情充滿慈愛,她大概在想我遭遇到了什麼慘事吧,其實我只想在這個地方安靜的住幾天,因為這間屋子我是越看越覺得有趣。

「老婆啊,既然這孩子沒有地方可以去,不然就讓她住在我們家吧。」

「這……」

「我會去員警那裡報備的,如果有人找這個孩子的話,有個地方給他們找總好過沒有目標的亂找。」

「可是……」

看到女主人有些遲疑,我趕緊先道謝:「如果可以的話就太好了,不然我也沒有地方去。」

看到我也同意,女主人似乎放下了戒心:「好吧。」

女主人牽著我走道二樓的一間臥室,「妳一定很累了吧,先洗個澡,然後多休息。」

「謝謝阿姨。」

「浴室就在那邊,我會幫妳準備換洗的衣服。」

當我在浴室快速把一身灰塵沖去後,阿姨已經在外面大張旗鼓的準備了衣物,在浴室裡都可以聽見她興奮的腳步聲,那是一套很舒服的連身洋裝和可愛的小熊內褲。

(註:這裡的「小熊內褲」四個字不知道為什麼曾經被人塗改過,似乎是姊姊在長大之後覺得這一段有點丟臉所以把它用黑筆劃掉。)

我換好衣服後再次跟阿姨道謝,她看到我穿那身衣服的樣子,眼眶忽然濕了,她跳過來緊緊的抱著我,像是道歉的語氣說:「小泛,小泛,媽媽好想妳。」

阿姨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開始觀察這間客房。牆壁是粉紅的基本色調,布偶娃娃放滿了床,照片被抽掉的相框放在床頭櫃上,再加上他們能隨意拿出小女孩的衣服,但進來這麼久根本沒有看到任何的小孩子,我大概可以猜到這裡發生過什麼事了。

一對可憐的夫妻失去了他們的女兒──這劇情我寫的時候都覺得感傷,我需要幫助他們,幫他們的心獲得放鬆。

「媽媽。」我撒嬌地叫。

「妳剛剛叫我什麼?」

「媽媽,妳喜歡嗎?」

「嗯嗯。」這位阿姨激動的幾乎要哭了出來,看了真讓人覺得噁心。

「那以後我就叫妳媽媽吧。」

阿姨看上去很感動,她幫我鋪床和蓋好被子後離開了房間。這家人對人很和善,這裡的設備也很舒服,感覺上就是個單純的有錢階級的家。

我的房間在這間屋子的二樓,它是樓中樓的設計,所以我只要走出房間就能在二樓看到一樓客廳的樣子。當她們以為我睡著了,她們便在客廳說起話來。

「萬一沒有人來找她的話,我們就收養她吧。」阿姨期待的說。

「是啊,但是我們還是要先報警。」

「嗯嗯。」

「就好像女兒回來了。」

「我想好好幫她打扮。」

「也許這是老天爺給我們的機會,是吧老婆,讓我們忘記以前的事。」

「重新組一個家。」

「是啊,是啊。」

他們夫妻牽著手恩愛的樣子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讓我想到了自己的家,這種恩愛通常只是吵架的前戲,差別就在,這個家能支持多久呢?

5月10日

這天晚上吃過晚餐後,叔叔拿了一個木製玩偶給我。

「怎麼樣,楷蕙,妳喜歡嗎?」

「我很喜歡喔。」我沒有騙人,我的確喜歡這個娃娃,不是因為他的外型,而是我覺得自己更瞭解這個叔叔了。

「這個娃娃是我自己做的喔,其實叔叔我是個木雕師。」

「原來如此,真厲害。」

我拉著跟我身高差不多的娃娃在客廳裡跳舞,叔叔彈著鋼琴幫我伴奏,阿姨也拉起了小提琴,我們就像真正的家人在一起一樣,歡樂,和諧。

「有楷蕙在我們家真是太好了,老婆妳也漸漸恢復了精神。」

「嗯嗯,好像回到了那時候,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我也覺得很好喔,你們就像是我的親生爸媽,真希望一輩子作你們的孩子啊。」

叔叔聽到我這樣說表情十分愉快,而阿姨則是哭了出來。

「媽媽,妳怎麼了?」

「我沒事的,小泛,媽媽沒事喔乖。」

「妳在說謊喔,沒事的話媽媽妳怎麼會哭呢。說給我聽嘛,我想聽。」我努力的擺出笑容,從小時候開始只要我擺出這種笑容,不管跟對方要求什麼他都會一邊說好可愛一邊答應的,這也算是一種妖怪的能力吧。

「楷蕙,好吧,反正妳遲早會知道的,妳現在住的那間房間,是我親生女兒的房間,但她前年失蹤了,警方告訴我們找到她的機會很渺茫,警方要我們、要我們當作她已經死了……那時候她只有五歲。」阿姨掩面哭了起來。

「果然……」我看向叔叔,他一臉愧疚,沉吟不語。

「楷蕙妳放心,媽媽絕對不會讓那種事再發生,妳知道嗎,媽媽不能沒有妳,不可以的。」

「我也不能沒有媽媽的。」

「妳以後就是媽媽的孩子,知道嗎?」

5月12日

在這裡的日子真的挺快樂的。不用像住在自己家裡一樣,為了不讓父母失望,時常把自己裝成一個好孩子,每天做那些殺人的練習,老實說我對那些訓練早已感到厭煩,也許這次出走不只是因為他們吵架吧。

我在新家非常自由,平常就是睡到自然醒,看看書,午餐晚餐阿姨都會做一些我喜歡吃的東西,吃飽了之後,有時候看電視、有時候在家裡探險,除了叔叔的工作室因為怕危險不讓我進去之外,其他地方基本上我都已經逛過了。

也因為都逛過了,對某些事我也有了一點掌握,有讓人喜歡的,也有讓人討厭的。不管如何,也該開始做正事了。

5月15日

晚上,我跑下樓,看見叔叔正在看電視,而阿姨已經入睡了。我跑到叔叔身邊,像隻小貓一樣鑽進他懷裡。

「爸爸,抱抱。」

「好喔。」

「還是爸爸好。」

「怎麼,好像有點怪怪的喔,等等,妳怎麼在發抖,怎麼了楷蕙,不要嚇爸爸。」

「嗚嗚嗚……」我拉開裙襬露出大腿。

「妳,妳腿上的傷是怎麼回事?這是被人打的?」

「是、是媽媽。」

「怎麼會?媽媽為什麼無故要打妳呢?」

「媽媽在你工作的時候,有時會把我拖進廚房裡,她說我是什麼無恥的女人,專門來破壞她的家庭。她要好好的教訓我,然後就、然後就……」我哭得十分悽慘,一般人看到大概心都碎了吧──這也難怪,畢竟我經過嚴格的中國表演訓練。

「不會吧,妳媽媽應該不會這樣的。」

「爸爸你不信我嗎?」我緊緊抱住叔叔的手,裝成很需要他的樣子。

「但妳媽媽應該一直有吃藥啊……啊,難道……」

「我沒有說謊,我說得是真的。」

「她又來了嗎?我還以為這種事不會發生呢,我去跟她說說,不能這樣下去。」

「不要,這樣媽媽會生我的氣的,求求你,爸爸,不要。」

「……好吧,爸爸知道了,來,爸爸帶妳去睡覺喔。」

叔叔把我抱上床,幫我的大腿擦藥,哄我睡覺,接著他走回自己的寢室,完全沒發現在黑暗中我跟在他後面,他沒有理會熟睡的阿姨,只是坐在床邊,打開了一個櫃子的抽屜,似乎在找什麼。

我猜他正在找阿姨的抗憂鬱藥物,他想看看阿姨有沒有按時吃藥,但很可惜,叔叔你是找不到的,因為那罐藥早就被我埋到土裡去了。你問為什麼我知道藥藏在那裡,很簡單,就在玩探險遊戲的時候我已經將這個家徹底摸清了,那些討厭的殺人技巧沒想到會用在這裡。

叔叔現在一定在想:抽屜裡沒有藥,阿姨一定是把藥丟了。如果她沒有吃這些對抗精神病的藥,剛剛楷蕙說的很可能是真的。

他在苦惱了,抓著頭皮,雙手撐頭,然後不情願的躺在床上,這表示他想裝作不知道吧,雖然他很煩惱,但我敢說明天起來他不會跟妻子說什麼的,這樣也好。

5月16日

一早叔叔就把自己關在工作室了,而阿姨在花園裡澆水,我抱著叔叔給我的木製娃娃在一邊看著阿姨。

「楷蕙怎麼了呢?」

「媽媽。」

「媽媽什麼事都會跟楷蕙說喔,所以妳也全部都可以跟我說的,尿床了嗎?」

「不是,是這個。」我把手裡的娃娃推了出去,裝成怕它的感覺。

「這個娃娃怎麼了,妳不是一直很喜歡它嗎?」

「它一直在看我,有時候它的眼睛會一閃一閃的。」

「怎麼會呢?」阿姨接過娃娃開始檢查。

「還有,它的頭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搖的時候會聽到聲音。」

「這樣啊。」阿姨搖了娃娃試試,它中空的腦袋裡真的發出了匡答的聲音,阿姨的表情完全變了。她拉扯掉娃娃的頭髮、把用膠水黏住的頭部掰開,娃娃的頭是中空的,在它的眼部裝著一部針孔攝影機。

她一臉不可置信,一手把我抱進懷裡:「妳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有天晚上,我洗完澡的時候,光著身體跑出浴室,那時候我聽到奇怪的聲音,然後我就往娃娃那邊看,發現它眼睛亮亮的,媽媽,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這是……」

「是不是有人在偷看我呀?」

「妳爸爸,最近有沒有哪裡怪怪的?」

「妳看。」我再次露出小腿上的傷,毫無誘惑的三歲女孩大腿。

「這是妳爸爸弄的?。」

「沒有,這是我不小心弄傷的,但是昨天爸爸有幫我擦藥,他就一直摸我這裡,我跟爸爸說叫他不要再擦了,但是他還是一直摸著。」

「那個傢伙!」

「媽媽,妳不要怪爸爸,我不想這個家也因為爭吵而破裂,我忍耐一下就好了。」

「不要怕,媽媽會想辦法保護妳的,這次一定會,這次一定會。」

阿姨把娃娃扭壞,裝進了垃圾袋,而我在媽媽看不見的地方竊笑,到這裡,準備工作已經就緒了。

接下來,我需要的只是一個導火線:讓他們兩人獨處就好。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