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鬼劫

  
編號:762
    作者:Miss 11
、言紡、娜歐米、羅三、鐘小建
 封面繪者: Cash
    初版日期:2012.10.10
 ISBN:
9789862904480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死者之夜,萬鬼肆虐
別被騙了,不給糖,絕對不只是搗蛋……

iss 11、言紡、娜歐米、羅三、鐘小建

內容簡介

這天,在街上的絕對不只有孩子們……

羅三|糖果或搗蛋

傳說,有一位「萬聖節老公公」,當他問你問題時你能作的只是……

娜歐米|薩堤邑少女夜

在萬靈降臨的午夜,請應允我的請求,讓我看見未來的伴侶……

Miss 11|萬聖鎮的鬼屋樂園
如果你們知道,也不會想吃那塊地長出來的南瓜了……

鐘小建|萬聖「杰」
原本空蕩蕩的場地突然出現數百人,原來傳單上寫的是「萬聖節普渡大會,嚴禁生人參加」……

言紡|魔女、黑夜,與將死的我
穿著黑衣的女孩們用嘲弄的眼神,對他伸出纖細白皙的手指……時間到了。 

作者簡介

羅三︰http://www.wretch.cc/blog/aligantz
Miss 11︰http://misswhere.blogspot.com/
言紡:http://totoring.blog71.fc2.com/
娜歐米︰http://naomi543.pixnet.net/blog
鐘小建:http://www.wretch.cc/blog/johns0803

目錄

羅三:糖果或搗蛋
娜歐米:薩堤邑少女夜
Miss 11:萬聖鎮的鬼屋樂園
鐘小建:萬聖「杰」
言紡:魔女、黑夜,與將死的我

精采試閱

糖果或搗蛋:羅三

星期一的國小校園裡,學生的模樣有些慵懶,走廊上揹著書包往教室走去的學生,有些不停揉著眼睛、有些忍不住哈欠,小羅就是其中一個開著大嘴半天也合不攏的男孩子。

小羅是五年級生,成績算是中等,個性則有點單純,這天他繞過中庭踏上往三樓的樓梯,走到一半右肩被後面的人拍了一下,小羅轉過頭去,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影,只有沒人的樓梯。

「我在這裡啦,反應很慢喔。」原來一個男學生繞到了左邊嚇唬小羅,這是小學校園裡經常可以見到的惡作劇。

「威至你又玩這一招,很老套耶。」

「老套你還是中招了啊。」名叫威至的同學一臉得意。

小羅像是要勾起威至的好奇心說:「昨天有去玩什麼嗎,星期天不好好玩一玩太對不起自己了,我家買了最新的遊戲喔,很刺激呢,我都玩到停不下來。」

「我昨天經歷了更……算了,還是不要說。」威至保密到家,這不禁讓小羅想:話怎麼說一半,但怎麼可能有事情比電玩遊戲還有趣呢,威至一定是在唬人,可惡,好想知道。

小羅假裝用興奮的語氣說:「是什麼是什麼?」

威至想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說:「喂,有聽過萬聖節老公公嗎?」

「是聖誕老公公吧。」

「不是喔,是萬聖節之前會出現的東西喔,萬聖節老公公。」

「哈哈哈,從來沒有聽過,那是什麼,會送人糖果的老人嗎?」

威至看了看周圍,像是確認對話不會被其他人聽到。「你可不要隨便跟人說喔,雖然我也是聽別人說的,但這個東西不能亂傳。」

「我知道啦,我是那種會隨便亂說的人嗎?上次小明偷偷說他喜歡小美,我可是一直都保密著。」

「你這不就說出來了嗎?」

「這不算啦。」

威至搖搖頭:「還是算了。」

「你先說你是聽誰說的,搞不好只是騙人的故事,那就不用太認真。」

「很久以前我和家人到某間餐廳吃飯,點完菜後聽我爸說的。」

「說什麼?」

「我爸說:『最近又有人看到了,又要萬聖節了吧,不免又會有幾個人死掉。』」

小羅驚訝的大喊:「死掉?」

威至思考了一下,慎重其事的說:「本來萬聖節是西洋的節日吧,台灣根本不會過那個節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台灣也漸漸過起了萬聖節。」

「的確是這樣。」

「就是因為萬聖節老公公出現在這裡,所以萬聖節才開始流行起來,他很喜歡萬聖節,萬聖節就是他的命,每一年萬聖節他都會細心在家裡準備糖果和節慶用的裝飾品,等著孩子去他家討糖果,但是等了很久都沒有人去。當他看到根本不熱中萬聖節的台灣小孩時,尤其是像我們這麼大的孩子,他就會怒火中燒。」

小羅不知不覺被這故事的氣氛感染,心跳加速了起來。

「生氣了之後呢?」

「每一年萬聖節左右他都會出現,有可能是在小巷子裡、有可能是在大街上,把小孩子抓來殺掉,聽說萬聖節老公公的外表看起來就像個滿頭白髮的惡魔。」

「惡魔嗎?」

「他殺了很多小孩,只因為那些孩子都不熱中過萬聖節。」

「所以台灣也漸漸開始過萬聖節,是為了讓萬聖節老公公不要生氣嗎?」

威至點了點頭。

「有好好進行萬聖節活動就不會被殺了。」

「你說他像惡魔,到底是哪一種,我看到可以快點躲開。」

「其實誰也不知道他真正的長相,被他問過話的幾乎都死了。」

「……那我們怎麼知道遇到的是他?」

「他會問你問題,他遇到每個人都會問同樣的問題。」

小羅請威至繼續說下去。

「他會問:『為什麼你不來找我,現在你想要糖果還是搗蛋啊?』如果回答搗蛋的話,就會被他用各種不同的惡作劇方法殺死,什麼餵你喝油漆啦,或是把皮膚割下來,其中一種是用繩子勒住你的脖子把你掛在樹上。」

「那,如果選要糖果呢?」

「那就比較簡單了,他只會把你的肚子切開,然後在裡面塞滿糖果。」

「所以還是會死囉,威至,這是鬼故事吧,只是鬼故事吧,哈哈哈哈差點被你騙到了。」

只見威至一臉凝重:「我也以為只是故事啊,但是昨天下午我看到他了,很可怕的。」

小羅一臉不可置信:「騙鬼的吧。」

正當威至還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五年三班的老師,也就是小羅和威至的老師,站在教室外面對著兩人喊:「還不快進教室,在走廊聊什麼天啊。」

老師的吼聲讓他們兩人乖乖動作起來,把書包位置喬了一下後,就快速地進教室坐下。

一進到教室就發現,大部分的同學都反常地好好坐在座位上,本來這時間應該是大家打屁聊天、傳閱漫畫等等的玩樂時間啊,怎麼會蔓延著一股那麼沉重的氣氛?

小羅問了坐在旁邊的同學:「喂,怎麼了嗎?」

但對方只用手比了一個「噓」。

這異樣的感覺讓小羅覺得好像在參加沒見過的宗教儀式一般,他只好乖乖坐下加入人群,靜靜等待要發生的事,而剛剛講出萬聖節老公公故事的威至,似乎對這樣的狀況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早自習過後,老師不發一言地走進來,臉上的表情非常哀傷。

「各位同學,我們有個非常遺憾的消息要公佈,你們都知道那個座位坐的是誰吧?」老師指向某個沒有人坐的位置,在老師說之前,小羅都沒注意到那裡沒有坐人。

「小詹同學昨天下午在公園玩的時候出了意外,所以等等會有員警來做調查,他會問一些小詹同學的日常生活狀況,你們把知道的事說出來就可以了,不可以說謊喔。」

一位女同學舉起手來問:「老師,意外是指?為什麼要調查學生,一般的意外為什麼要調查?」這話一出,學生們都開始疑惑地互相對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不安,讓他們緊張到嘴裡發乾。

老師支支吾吾的不知該不該說,但一看到台下每個學生都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自己,再加上等等員警也會跟所有人提的,乾脆先讓學生有個心理準備,於是老師用嚴肅的語氣說:「好,大家注意,我來說明一下,小詹被殺害了。」

學生們心理都是一樣的想法:小詹死了?怎麼會這樣?

而威至問的卻是另一件事:「老師,小詹是怎麼死的?」

「……被人用白色繩子勒住脖子,吊在樹上。」

小羅聽到後如遭雷擊。吊在樹上,這不是跟萬聖節老公公的故事一樣嗎?這想法剛剛飄過小羅的腦袋,小羅的身後就傳來了其他同學的對話,他們交頭接耳,像是在說祕密。

「喂,那是萬聖節老公公做的吧,今天不是十月二十號了。」

「小詹他選了搗蛋嗎?」

小羅聽到後急忙加入對話:「你們也知道萬聖節老公公?」

「當然知道啊,我很早就聽過他的傳說了,搞不好我是最早知道的哩。」一個男生毫不掩飾地說。

小羅聽了不是滋味:「我才是很久前就知道了,小詹是真的被萬聖節老公公殺掉了吧。」

「誰知道,但是老師剛剛的確是說被吊在樹上吧,我聽說選擇搗蛋的話就有可能會那樣死。」

「我還聽說萬聖節老公公想要找小孩子來殺。」

同學的話更加深傳說的可信度。「對對,我聽到的也是這樣。」

小羅開始擔心起來:「萬一真的遇上該怎麼辦啊,不是選什麼都會死嗎?」

「……對喔,你不說我們還沒想到哩。」

這樣不行,這樣不行。小羅在心底暗暗發誓。

老師也聽到了學生在說什麼,但他只想維持班級秩序。「安靜,那邊的,不要再亂說話了,警方很快就會抓到犯人的,不要說那些嚇人的事。」

小羅嘆了口氣。這些大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講台上老師眼光繼續表演泛淚,其實他對成績不好的小詹一直不怎麼關心,這全班都看得出。

警方到了之後,老師開始讓學生一個一個到輔導室去跟警方對話,很快,輪到了小羅,輔導室在五樓,一進去就聞到跟學校不同的氣味,菸味和男性古龍水味交雜著,眼前站著兩位穿著西裝的便衣刑警,一老一少,老的那位坐在桌子的一端,伸手請小羅坐在他的對面。

看到員警的威嚴,小羅好像僵硬了一般,老員警看了便說:「別緊張,只是日常的問話,你不知道的話搖搖頭就可以了。」

小羅點點頭,員警拿著小羅的資料問:「小羅同學是吧,你跟小詹同學熟識嗎?」

「也不是很熟,他都是一個人,沒什麼朋友,我只有跟他一組的時候會跟他說話。」

「○○公園是你們經常會去玩的地方嗎?」

「我只知道威至會去,我平常都在家裡玩遊戲,我媽不太喜歡我跑到外面去玩。」

「威至是嗎?」

「員警叔叔,你們在現場有沒有看到一個白髮的人在附近亂晃?」

「……之前還有人問有沒看到戴著南瓜頭的惡魔呢,你們是怎麼回事,被哪來的鬼故事洗腦了嗎?」

小羅開始顫抖:「是萬聖節老公公。」

老員警和年輕員警對看了一眼,這已經不是他們今天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一個人這麼說也就罷了,但已經好幾個學生都提到了這個名字。

「你能跟我說說那個萬聖節老公公的事嗎,越詳細越好。」

小羅點點頭,把知道的都大概說了一遍,年輕員警在旁邊一直搖頭,像是在說:這也太荒謬了。

「所以說他會問問題囉,回答錯了就會被殺。」老員警呼了口氣,這種事如果是真的也太離奇了。

「不是,怎麼回答都會死的。」

「這樣啊,我了解了,你先回去吧。」

「員警叔叔你們會去找那個怪物嗎,這樣下去還有小孩會死的。」

「孩子,我不想騙你,除非沒有其他可能了,不然沒有證據的話,我們應該不會往那裡去查的。」

「這樣啊。」小羅難掩失望的眼神,緩緩走出輔導室。

在所有學生的問話都完畢之後,老員警再次抽起了菸,已經是中午時間了

「年輕的,你怎麼想?」

「看不出死者跟誰有糾紛,雖然人緣不好,但也不至於會被殺掉,不像是仇殺。」

「那個孩子家裡不算有錢,也沒有跟人借錢之類的問題,也可以排除這方面。」

「情殺那個方向更不可能了,所以只剩下那個了嗎?」

「變態的隨機殺人嗎?喂,回去查查看以前萬聖節左右是不是真的有命案發生。」

「前輩,不會吧,你真的相信小孩子的胡言亂語嗎?」

「總覺得很奇怪啊,竟然大家都聯想到同一個怪物,試試吧,反正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

下午掃地時間,威至將小羅拉到一旁,怒氣沖沖地說:「你沒有跟員警說萬聖節老公公是從我這裡聽說的吧?」

「沒有,當然沒有。」

「那就好。」威至看起來鬆了一口氣。

「我們繼續早上的話題吧,你說你昨天有看到他,是在哪裡看到的?」

「……○○公園附近。」

「那不就是小詹死的地方嗎,你有跟員警說吧?」

「當然有了,不過我看員警不一定會相信。」

小羅義憤填膺地說:「沒錯,那兩個人都一副不信的樣子,這樣下去會有更多小孩子被殺的。」

「那可是怪物耶,我們這種小孩能做什麼。」

「他不是專殺小孩嗎?」

「難道你想去找他嗎,去找萬聖節老公公。」威至一臉不可置信看著小羅。

「嗯。」

「會死的喔,你不怕嗎?」

「我們不用跟他正面對抗,只要找到他真實存在的證據就好,我們在那附近巡邏一下,看到他的話就用手機拍下來,這樣員警就能出動了。」

「你爸媽不是不讓你隨便出門嗎?」

「是啊,所以我打算說要去你的補習班試聽,他們聽到我想去補習應該會很高興。」

「被發現就慘了喔。」

「你不要說出去就沒事啦。」

「這是為了小詹嗎?」

「我的妹妹也是小學生,她才七歲,是看到小動物受傷都會哭的那種人,我不能忍受她每天擔心害怕。」

「我知道了,我打個電話回家跟父母說今天會晚點回去,我們來把他抓出來吧。」

兩人伸出手在空中緊緊握住,然後看著對方的臉大笑起來,小羅感覺興奮斃了,他幾乎可以聽見自己激烈的心跳,腹部也有一種悶悶的感覺,這是他第一次欺騙父母偷偷出門。

※※※

傍晚時分  ○○公園

在一棵大樹的附近,黃色的塑膠封鎖線畫出了一個勢力範圍,也許是因為昨天才出過那種事,周圍幾乎沒有人影,小羅和威至兩個人手上拿著珍珠奶茶站在封鎖線外,注視著某根粗大厚實的樹枝。

樹枝上面還可以看到掛過重物產生的凹痕。

小羅用描述鬼屋的語氣說:「就是在那邊吧。」

「應該是。」

「前幾個小時,小詹就掛在那根樹枝上。」小羅的額上不由得冒出冷汗。

「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當然是把附近繞過一圈,順便假裝聊天,你的手機帶了嗎?」

威至拿出新手機,螢幕大到口袋幾乎放不下,小羅驚呼:「哇賽,這麼好喔,你家果然很有錢。」

「沒有啦。」

「我們就打開拍照模式,這樣隨時都可以拍了。」

「那就先從那邊走吧。」

「喔好,我不常出來,你帶路吧。」

在威至的帶領下,兩人先是把公園繞了一下,遊樂器材的放置處、人造湖,很快就繞了半圈,接下來他們開始在附近幽暗的小巷裡徘徊,太陽已經漸漸消失了。

小羅打開話匣問:「對了,就像裂嘴女怕髮膠那樣,有什麼可以對付萬聖節老公公的方法嗎,比如咒語之類的。」

「好像有聽說過,穿著萬聖節服裝的話他就會放過你,你現在要去買嗎?」

「不行,萬一穿了他就不出現怎麼辦?」

「也是,前面左轉吧。」

轉過彎後,進入眼簾的是正在施工的工地,最近這附近蓋了很多新房子,這裡也是其中一處,裡面的工人應該下班了,一點聲音都沒有,蓋到一半的房子被綠色的紗網包住,再往裡面是佈滿鷹架的牆面,陰森森的讓人有點害怕。

威至似乎有些靈感地說:「喂,會不會在這裡面啊,有些小孩不是會跑到工地玩嗎?」

「試試看吧。」

一踏進那個空洞的水泥空間,回音就在周圍四竄,再走深一點,沒有照明的地方幽暗一片,兩人只能把手機拿來照明,黑暗中只能看到兩個方形的亮源左右晃著,淡藍色像是鬼火。

「這裡好像沒什麼東西。」

「往樓上看看吧。」威至把手機指向沒有扶手的水泥階梯,那玩意兒看上去非常不穩,只要一踩空就會從上面摔下來,兩人像小狗一樣扶著樓梯本身慢慢地往上爬,到了二樓後,天色也越來越暗了,為了加快速度,兩人分頭探查。

「啊,我摸到什麼東西了,軟軟的。」威至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小羅聽到後急忙往那裡走去。

「我看看。」

小羅把光源移動到威至說話的方位,那看來是一面牆壁,在微弱光源下只看得到一點水泥牆的灰色。

「不是啦,再下面一點。」

小羅把光往下移,牆上的光圈從牆上慢慢往下照,角落出現了一些東西。

「那是衣服。」小羅大吸了口氣,但那口氣卻卡在喉嚨裡。

「小孩的衣服,上面還有血跡,還有吃剩的麵包渣。」

「他在這裡吃飯,這裡是……他的巢穴嗎?」

這時靜悄悄的工地忽然傳來了腳步聲,叩、叩、叩,小羅嚇得心跳差點停止,兩人同時把光源給關掉,但如此一來,腳步聲也更加明顯了。

叩、叩、叩……

小羅蹲低身子,深怕被那個東西看見。「他在這裡嗎?」小羅用比小貓還細的聲音問。

「小聲點,不,聲音還要再遠一點。」

「我們還是要去拍啊。」

「呼,好,讓我喘一下,小羅你不怕嗎?」

「怕啊,我的腳一直在抖。」

也許是在黑暗中已經有一段時間,兩人的眼睛漸漸習慣了,靠著外面微弱的月光就可以看見屋內大概的輪廓,沒錯,屋子裡沒有人,那個腳步聲是從屋外傳來的,威至拉住小羅的手把他帶到窗邊,兩人往樓下一看。

「在那邊。」

一個人影在鷹架下方慢慢走著,他穿著長長的斗篷,滿頭都是白髮,一股強大的壓迫感直襲而來,每一步都好像踩著兩人的心臟。

「他不會走上來吧?」

「看起來是往前面的小巷走去了。」

「那我們跟上去吧。」

「呼,好。」

兩人躡手躡腳地下了那道危險的樓梯,沿著剛剛進來的入口走出去,但人影已經不見了。

「到哪裡去了?」小羅左右看了一回,依然沒有看到,他和威至快步往巷口跑去,但在巷口時威至把小羅拉住。

「等等。」

「你幹什麼?」

「你看那個角落的鏡子。」

威至說的是在那種狹窄或是彎度較大的路段都會有的凸面鏡,用這種鏡子可以看到等等要彎的地方是不是有車子要過來。

而現在鏡子裡的正是那個人的背影。

「你的手機準備好了嗎小羅?」

「好了。」話雖這樣說,但小羅的手卻忍不住顫抖。

「不過他為什麼忽然停下來啊?」

「難道——」

這時巷子的另一邊傳來了詭異的聲音。

「為什麼你不來找我,現在你想要糖果還是搗蛋啊?」

小羅驚覺到不是自己趕上了萬聖節老公公,他是找到了下一個目標所以才停下來,小羅拿穩手機,一個箭步跳了出去。

「不准動。」

但眼前的狀況讓小羅大吃一驚,消失了,萬聖節老公公消失了,街道上只剩下一個男孩子坐在柏油路上。男孩一臉驚恐地看著空氣,像是那裡本來有著什麼。

小羅跑過去問那個男孩說:「你沒事吧?」

「萬、萬聖節老公公。」

「你看到他了?」

男孩點點頭。

這時小羅注意到地上有一團黑黑的東西,這正是剛剛在樓上看到的斗篷,還有帶著白髮的恐怖面具,簡直像是萬聖節老公公剛剛在這脫了一層皮後消失了。

「開什麼玩笑,那傢伙呢?」小羅抓住男孩追問。

「我、我只看到一道黑煙從那傢伙的身上竄出來,他整個身體忽然就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倒在地上,然後就是那些東西了。」

威至在後面說:「根本抓不到他。」

「喂,我會死嗎?」地上的男孩看起來很害怕。

「你還沒有回答他吧,那就別怕,你也是XX國小的吧?」

「我是五年級的,我叫小福。」

「別擔心,我們會拍到他的照片的,這樣員警就會來調查了。」

「你要去哪拍?」威至疑惑地問。

「剛剛那是他的巢穴吧,在那邊等總會看到他的。」

「那走吧,你能自己回去吧小福?」

小福點點頭,快速跑開。

小羅和威至則是沿著原路回到工地,一看到工地小羅當場傻在那邊,因為那個鬼影已經回到了工地裡,小羅拍拍威至的身體要他看向二樓,在綠色紗網後面,那傢伙一樣是滿頭白髮,站在那裡看著小羅。

「你在等什麼,快拍。」

「喔。」被威至提醒了之後,小羅趕快拿起手機,咖一聲,畫面一黑,小羅再看的時候,鬼影已經消失了。

「拍到了嗎?」

「嗯。」小羅把手機給威至看,螢幕上的確顯示出萬聖老公公的樣子。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