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神【怪醫協會】

  
編號:760
    作者:波西米鴨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10.10
 ISBN:
9789862904510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第四醫寶 X 吸血鬼血脈 X 末日騎士
暗黑醫療界寫手 波西米鴨

神農寶庫終於開啟,
埃斯科拉庇斯協會最後祕密!

內容簡介

「我名叫群,因為我們為數眾多……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繼續浪費時間向上帝禱告吧!
我的作為是上帝認可的,翻翻聖經,我就被記載在《啟示錄》裡,騎著灰馬的那位,而裡面也記載你們這些愚蠢人類的命運!」

「鳥嘴大夫」與原生吸血鬼家族看守的神農寶庫在激戰中開啟,放出了讓中世紀瘟疫蔓延的罪魁禍首。逃亡中的希塔與黎樂將面臨最大考驗!

作者簡介

波西米鴨

台灣文壇特有種,嚴禁捕捉獵食。

性好憑空摘取創意,咀嚼後以文字吐哺構築窩巢與人共享。

時而群居、時而獨行。思想飛行迅速、取材地域廣泛。

現棲台北,日多出沒於醫學中心實驗室,夜晚時而於咖啡店覓食。

《本鳥綱目》記載:沒吃過鴨肉,也該看過波西米鴨的小說。

波西米鴨巢:http://www.wretch.cc/blog/sogfried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夢靨特快車》2008.7
《狩之奇航》2009.6
《台魂女鬼學園》2009.11
《童話》2010.5
《台魂女鬼學園──運動會》2010.7
《死神肖像》2010.10
《精靈鬼》2010.10
《死神肖像之密令》2010.12
《死神肖像之追魂》(完結篇)2011.2
《鬼樂團》2011.3
《活摘器官》【怪醫協會】2012.4
《感染》【怪醫協會】2012.6
《死者之書》【重生遊戲】2012.6
《複製人》【怪醫協會】2012.8
《來世之書》【重生遊戲】2012.8
《瘟神》【怪醫協會】2012.10

作者自序

時間過得很快,[怪醫協會]來到了尾聲,在這本《瘟神》中柯黎樂與希塔的故事即將劃下句點。

這系列是和醫學相關的故事,而醫療的大敵便是疾病,而其中傳染性的疾病無疑是最可怕的。在歷史上,中世紀黑死病與其之後的瘟疫更是大大改變了世界,造成全球超過七千萬人死亡,歐洲人口少了三分之一,慘狀宛如人間煉獄。如果瘟疫是個惡魔,那它絕對是最兇殘又令人喪膽的存在之一。中世紀之後也有多次的瘟疫,包含了流感的肆虐,都有許多人因此喪生。幸好隨著醫療的進步,一般流行疾病逐漸越來越能較快較佳地得到控制與治療。但這真的是醫療戰勝了瘟疫,亦或只是讓瘟神退步或沉睡,悄悄醞釀著下一次的反擊?

在《複製人》之中,埃斯科拉庇斯協會得知了「神農寶庫」的存在並打算開啟,而其中究竟有著什麼秘密與危機卻無人知曉。這一次《瘟神》將帶大家來到了神秘的隱月峽谷與神農寶庫,隱世的古早吸血鬼家族、埃斯科拉庇斯協會的處刑者以及百年封印下的危險大敵,終將展開一場決定人類命運的大戰。

故事中鳥嘴大夫查爾斯‧梅洛(Charles de Lorme)真有其人,是法國瘟疫時代的名醫,威尼斯面具中常見的鳥嘴面具就是源於這位醫師的奇特穿著。不過關於本書中他的事蹟自然是杜撰的,既然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都能成為吸血鬼獵人,我想把梅洛醫師寫成一位魔法醫師也不為過吧?

在寫這完結篇之前,我至少想過了三四種結局,希望最後選定的這個故事結尾大家能夠喜歡。如果喜歡這故事或是有任何想法或意見,歡迎來我的粉絲團按讚或留言:http://www.facebook.com/bohemeduck

最後祝大家都能健健康康,遠離疾病囉!

目錄

開場
第一章  黑夜怪醫
第二章  神農寶庫
第三章  隱月峽谷之門
第四章  吸血鬼家族
第五章  雙胞胎姊妹
第六章  瘟神的封印
第七章  逆流之寶血
第八章  散播病疫
第九章  決戰瘟神
第十章  鳥嘴大夫

精采試閱

開場 

中世紀法國南方,一向寧靜聖潔的修道院,此時卻充斥著此起彼落的呻吟聲,以及血肉腐敗的腥臭味。修道院廣場,除了聖母瑪利亞雕像的所在地外,全都佔滿臨時搭起的簡陋麻布帳篷。

「又有一位病人送過來了!」一名修士從門口跑進來。

「又來了?這裡都快被塞滿了。而且我們現在人手不夠啊!」

「這場瘟疫越來越嚴重了,病人數一天比一天多!」另外兩名修士慌張地討論。

「吉爾修士,可以再問問貝拉修女那邊能不能加派人手?」

「不可能,我之前就問過了。她說修女院那邊也都是病人,她自己能過來已經很不容易了。麥可修士,你不是說維雷尼亞伯爵要親自來視察,並且帶了一位厲害的大夫來義診?」

「聽說已經在路上,不知道還要多久……」

「先把病人送進來再說吧!」兩名修士跟著到門口,牛車上躺著一個瘦巴巴的男人,皮膚生著暗紅色斑塊,滲出血水,手腳末端發黑潰爛,爬著許多蒼蠅和蛆蟲,要不是隱約看到他仍虛弱起伏的胸口,大概會誤以為是具屍體!

「麥可修士,不好了!」一位修女慌張地從廣場跑到門口。

「貝拉,怎麼了?」麥可修士把視線從病人轉向貝拉修女。

「歐克先生快要不行了!」

「怎麼會?他早上還很有精神啊。」麥可沮喪地搖搖頭,「天父啊,請垂憐這些可憐的病人吧!」

「咦?」吉爾修士發出驚呼,「那邊有人走過來了!」

「誰?」

「不知道。麥可修士你看,那個人打扮好奇怪。」修士指著揚起沙塵的路口,一個身著黑衣的身影緩緩走過來。那人身披又厚又長的漆黑長袍,戴著黑色的帽子,最特別的是,他的臉上戴著銀白色如同鳥一般有著長長尖喙的怪異面具。

「啊,那就是人稱『鳥嘴大夫』的梅洛醫師。」麥可露出笑容,對著黑袍者揮手。

「他為什麼穿得那麼奇怪?」

「好像是保護不被傳染的措施,不過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救活很多很多瘟疫重症病人。」麥可看到梅洛醫師走到門口,開心地迎接。

「伯爵路上有事耽擱,請我先過來,畢竟對於病危的人,是分秒必爭。」

「太好了,梅洛醫師,我們好需要你,這裡的病情很嚴重,現在就已有一位病人在生死交界了。」

梅洛醫師點點頭,跟著麥可醫師來到充斥麻布帳篷的廣場。

「貝拉修女,先帶醫師去看歐克先生。」

「跟我來。」貝拉修女帶路,來到一個帳篷,裡面的老先生像是泡水的屍體般渾身浮腫膨脹,身上佈滿色彩不均的紫紅色斑塊,缺牙的口中不斷溢出白沫。「歐克先生從中午開始就這樣,已經越來越虛弱了。」

「嗯。」梅洛醫師點點頭,拿出一根木棍,輕輕掀開病人破損的上衣,輕觸他的胸口。

「歐克先生還有救嗎?」麥可修士憂心地問。

「這病不尋常。」梅洛醫師從身上的袋子裡拿出一個金屬罐,打開後,裡面竟然是一條條黑色的蟲子。

「梅洛醫師,你要幹嘛?」麥可修士嚇得退後兩步。

「這是水蛭,我要幫他放血。」梅洛醫師以鑷子夾起不斷蠕動的水蛭,放在歐克先生全身上下。「修士,請人幫我拿點聖水。」

「是。」麥可修士拿了一臉盆聖水回來。

水蛭越吸血體積脹得越大,最後吸飽以後自行於病人皮膚表面脫落,歐克先生浮腫的狀況也漸漸改善。梅洛醫師接著拿出藍綠色的草藥,塗在歐克全身的傷口和斑塊上。最後木棒沾著聖水,在歐克胸口劃了一個符號,口中唸唸有詞。

「嗚嘔!」歐克先生忽然全身抽動,開始劇烈嘔吐,吐出一大灘黑綠色的液體,身體恢復血色。

「歐克先生!」吉爾和麥可修士幫他扶起身,擦拭口鼻的髒汙。

「這樣沒生命危險了,這包藥拿去,以聖水熬湯,給每位病人喝,應該病情都能夠穩定下來。」梅洛醫師拿出一大包草藥。

「梅洛醫師,您果然是神醫啊!」麥可感動地說。

「還沒完……」梅洛醫師忽然轉頭問著貝拉修女:「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我是從修女院來支援的啊!」

「妳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梅洛醫師忽然木棍一揮,把臉盆往貝拉修女的方向打翻。

「嗚啊!」貝拉發出哀嚎,被水噴到的地方冒出白煙,皮膚則變成灰色。

「這病人是妳搞的鬼吧?」梅洛醫師以木杖指著貝拉。

「到底怎麼回事?」兩位修士一頭霧水。

「呵呵……不愧是傳說中的『鳥嘴大夫』!」貝拉露出猙獰詭異笑容,低沉的聲音和原來判若兩人,她從口中緩緩吐出灰綠色的煙霧。

「小心,你們快後退!」梅洛醫師對修士們喊著。他一面後退,一面舉起雙手,兩條蛇從他寬大的黑袍袖口竄出,纏繞到木杖上。隨著蛇杖揮舞,空氣中像是浮現屏蔽,擋住霧氣。「讓聖火淨化邪物吧!」隨著他念念有詞,貝拉身上竟然產生一陣火光爆裂,向後飛出帳篷。

「天啊,難道是女巫?」吉爾修士驚呼。

「或者更糟……」梅洛醫師摘下鳥嘴面具,快步追了出去。

「雙頭蛇杖是嗎?」站在聖母像前的貝拉衣服焦黑卻毫髮無傷,她的雙眼化為詭異的土黃色。

「呵!」梅洛醫師揮動雙頭蛇杖,雙頭蛇延長軀體飛身而出,把貝拉一圈又一圈地纏繞在聖母像上。「妳究竟是誰?為何要用疾病害人?」

「呵呵……我是誰?」貝拉發出耀眼的黃色光芒:「『我名叫群,因為我們為數眾多。』[1]

「惡鬼?我的上帝!」麥可修士緊張地低頭禱告。

「呵呵……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繼續浪費時間向上帝禱告吧!我的作為是上帝認可的,翻翻聖經,我被記載在《啟示錄》裡,是騎著灰馬的那位,而裡面也記載你們這些愚蠢人類的命運!」貝拉雙手一揮,忽然颳起大風,帳篷一一被吹倒,不知何時天上也烏雲密布。

「灰色的馬……在天啟四騎士中,是『瘟疫』!」麥可修士驚呼。

「不只這個病人,這裡所有的病人,城裡的瘟疫,在各個國家流傳蔓延的病疫,那都是我們的作品!呵呵呵……」她身體四周散發出一陣陣黑霧,天地像是隨著她詭異的聲音開始撼動。「我說過不只一個人,我還有四個兄弟姊妹。無論你們做甚麼都太遲了,我們已經將病疫傳染出去,一個人傳染給十個人,十個人再傳染給一百個人……大家都會死,一個個痛苦死去!」

「砰!」一聲巨響,廣場聖母像忽然碎裂,化為石塊崩落,黑霧如潮水般湧向眾人。

「小心!」

「都會死!」



1[1] 馬可福音第五章:耶穌一下船,就有一個被污鬼附著的人從墳塋裡出來迎著他。那人常住在墳塋裡,沒有人能捆住他,就是用鐵鍊也不能;因為人屢次用腳鐐和鐵鍊捆鎖他,鐵鍊竟被他掙斷了,腳鐐也被他弄碎了;總沒有人能制伏他。他晝夜常在墳塋裡和山中喊叫,又用石頭砍自己。他遠遠的看見耶穌,就跑過去拜他,大聲呼叫說:「至高神的兒子耶穌,我與你有什麼相干?我指著神懇求你,不要叫我受苦!」是因耶穌曾吩咐他說:「污鬼啊,從這人身上出來吧!耶穌問他說:「你名叫什麼?」回答說:「我名叫『群』,因為我們多的緣故」;


第一章
  黑夜怪醫

刺眼的車燈穿透迷茫寒冷的黑夜,急轉的車輪在潮濕積水的馬路上濺起了水花,讓泥濘沾上了標示「減速慢行」的路牌。黑色老爺車一個轉彎駛上了寬敞的公路。

「希塔,不是我在說,這樣做真的好嗎?」副駕駛座的的柯黎樂拉緊白色羽絨外套的衣襟,把盯著車窗水痕的視線移回車內,一臉愁容地注視正在開車的希塔。

「你那教科書般無聊的志願不就是成為偉大的醫師,醫治病痛、拯救人們嗎?」身穿黑色醫師袍的希塔藍色眼眸依然看著前方路面,雙手握著方向盤。穿過路燈下的一瞬間,燈光照亮陰暗的車內,打亮了她淺棕色短髮與毫無血色的白皙臉龐。

「可是從資料上看起來這位布林德先生不是什麼好人,而是現在國際通緝的販毒黑幫裡的大人物呢!」黎樂藉著路燈的光線再次注視手中資料上的照片,果然怎麼看都像是個危險人物。

「那又如何?如果今天你是醫院的醫師,會因為病人是個通緝犯而拒絕醫治嗎?」希塔把視線移向黎樂手中的資料,即使遠離路燈以後光線變的昏暗,她吸血鬼的視力依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當然不會,對病人一視同仁是最基本的。」黎樂搖搖頭。

「那就對了,而且我們也需要這筆生意。」

「可是問題就在於這個人今天不去醫院啊!」

「這是當然的,因為到醫院就會被捕,也因此才會需要我們幫忙。」希塔輕輕搖頭,像是很受不了黎樂的死腦筋。

「所以我們現在即使幫他看病也是非法的治療,而且會因此讓惡人逍遙法外啊!」

「所以就讓他自生自滅,然後你見死不救囉?」希塔故意針對黎樂在意的點諷刺地說。

「也不能這樣啊,只是覺得我們就這樣過去真的好嗎?更何況那是黑幫的地盤,感覺很危險!」

「危險?有我在你還怕什麼。」希塔嘴角微微上揚,「真遇到危險也不錯,我好久沒活絡筋骨了。」

「妳千萬別亂來啊!」黎樂擔憂地嘆了一口氣,「妳已經夠亂來了。」

「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們就好好做這場生意,拿到錢以後你再報警告發布林德的所在也不遲。」

「這樣也太陰險了吧!所謂的黑吃黑?」

「你還真是有夠囉嗦,不然你到底想怎麼樣?」希塔藍色的眼眸冷冷瞪了黎樂一眼。「我們已經快到了,總之先了解病人的狀況再說。」

「嗯,好吧!」

車子轉了個彎,從公路切到了鄉間小徑,最後停在一棟漆黑的獨棟洋房前。身穿黑西裝的幾名男子早已等在門口。

「果然是黑幫啊!」黎樂開始覺得緊張。

「待會臨場即興演出,一切配合我。」希塔叮嚀著,打開了車門。「走吧!」

迷茫細雨中,一名戴著墨鏡的高瘦男子身穿黑西裝,染成紅褐色的頭髮整齊往後梳。他上前幫下車的兩人撐傘。

「啊,謝謝!」黎樂連忙道謝。

「是拉威爾醫師嗎?」黑衣男子問著。

「是我。」希塔回答,「這是我的助理。」她指著柯黎樂。

「拉威爾醫師竟然是個女人?」

「不行嗎?如果瞧不起女人的話我們這就走。」希塔作勢要走回車子。

「啊!別這樣!」黑衣男子慌了手腳,「是我失禮了,要是讓妳就這樣回去我會完蛋的!畢竟是古德溫醫師介紹來的名醫,老爺現在病痛難耐,需要緊急的治療。我叫帕斯德,是布林德老爺的養子。」

「我就是為此而來。」面對黑幫希塔不但神色泰然,還透露出強硬的威勢。「所以少廢話,快帶我去病人那裡。」

「是、是,請跟我來。」帕斯德帶著希塔和黎樂來到室內,轉過了幾道長廊進入了一間寬敞的房間,地面上鋪著榻榻米以及一張床鋪,上面的男人抱著肚子抽蓄著,額頭上冒著冷汗,發出痛苦的呻吟聲:「嗚……」

「老爺,醫師來了!」帕斯德打著招呼。

「快、快救我,我肚子好痛!」床上的布林德有氣無力地說著。

「請撐著點。」希塔從黑袍中拿出聽診器,聽頭輕觸著布林德的腹部。

「這樣就可以聽出來是怎麼回事嗎?」帕斯德困惑地小聲問著黎樂。

「請相信我們。」黎樂點點頭。

「這狀況有點棘手……」希塔站直身體,若有所思地搖搖頭。「真的是很罕見的狀況。」

「到底怎麼回事?」帕斯德緊張地問,「老爺得了什麼病?」

「這是『柯黎樂氏症』,是極其危險又罕見的傳染性疾病。病原『柯黎樂氏蠕蟲』是一種很傷腦筋的難纏蟲子,傷害性強又很難殺死。」希塔解釋著。

「咳、咳!」黎樂以咳嗽抗議。

「啊,真的嗎?所以妳一定有辦法的,對吧?」帕斯德越聽越緊張。

「有是有,幸好你早點請我來,現在必須先動手術把成蟲取出。」希塔對著黎樂說:「把手術器械、酒精和麻醉藥準備好。」

「好。」黎樂打開手提箱,裡面是各式各樣的剪刀和手術刀等器械。

「在這裡做手術可以嗎?」帕斯德有點擔心。

「沒問題的,幫我準備一盆溫水。」希塔戴上口罩和手套,將針筒吸滿麻醉藥,「手術進行中你們都不能夠靠近,只能在門口看。」

「是。」

希塔將布林德麻醉以後,毫不遲疑地切開了他的腹部,將盤旋在體內緩緩蠕動的腸子裸露在外。她以鑷子在腸子與組織中翻攪,手術刀緩緩伸入。

「真的沒問題嗎?」門口的帕斯德冒了一身冷汗。

希塔用手術刀在腸子上劃開一個口子,以鑷子夾出了一條二十公分長不斷蠕動的蟲子。她把蟲子泡到酒精之中,接著將腸子和腹腔縫合。

「手術完成。」希塔脫下口罩。

「太好了!」帕斯德鬆了一口氣。

「不過真正麻煩的是『柯黎樂氏蠕蟲』很可能已經產卵,要是有漏掉蟲卵,幾天後就會生出幾十條成蟲,可以把人的肚子咬穿。而且這種蟲子有很高的感染性,你們時常與病人相處,很可能都在無意中吞下了蟲卵。」

「有這種事?」帕斯德倒抽一口氣。

「我身上有一種藥可以徹底消滅蟲子,但是相當珍貴,連醫院也沒有,是我以特殊管道直接向實驗室取得,但也僅此一包。」

「太好了,老爺有救了!」

「雖然現在講這個很失禮,但是我這包藥已經被一位醫師以五十萬的價格預訂了,假設我現在用掉,就違背了當初的約定,所以……很抱歉!」希塔眼瞼輕閉搖搖頭。

「那怎麼行?」

「對不起了。」

「一百萬,我們出一百萬跟妳買,拜託妳一定要救救我們啊!」帕斯德激動地喊。

「真的嗎?雖然還是很難交代,但總不能見死不救。」希塔點點頭,「好吧,就給你們服用,不過現金立即交易。」

「好,沒問題!」帕斯德對著身後穿著西裝的手下,「快去拿錢,一百萬現金裝進皮箱裡,快!」

清點皮箱裡的鈔票以後,希塔從懷中掏出一包藥,裡面有幾十顆膠囊。「布林德先生與你們有接觸到病人的所有人,每天一顆。」

「好,謝謝妳!」帕斯德接下了藥。

「如果有什麼問題立即請古德溫醫師連絡我。」希塔收拾好東西,提了裝滿現金的皮箱就往門外走,黎樂連忙跟上。

雨已經停了,老爺車壓著積水的路面疾馳離去,回到了公路上面。

「希塔,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黎樂確定安全以後,忍不住激動地問著。

「什麼怎麼回事?」

「這個……」黎樂拿出剛剛從布林德身上取出,泡在酒精裡的蟲子。「什麼叫做『柯黎樂氏蠕蟲』?看起來就像是一般的蛔蟲啊!」

「臨時掰不出別的名字嘛!」希塔一派輕鬆地說。

「所以真的只是蛔蟲?那妳高價賣給他們的藥……」

「蛔蟲藥啊,應該是有效的。」

「所以什麼特殊管道取得的稀有藥品都是為了騙錢想出來的台詞?」黎樂難以置信。

「你現在才知道?」

「這樣太陰險了吧!就算我們為了維生必須要無照治病,但是也不能騙人啊!藉著人對醫生和醫療的信賴而牟取暴利,太沒有醫德了。」

「有什麼差別嗎?反正他們的錢也是透過不當管道賺來的,相較之下,我還費盡心思撒謊、臨機應變,也算是辛苦錢吧。而且我也確實把病人治好了,蛔蟲可能會傳染也是真的。」希塔一面說著,一面看著後照鏡。「話說回來,這一帶的蛔蟲或其他寄生蟲的罹患率意外的高呢!所以這招搞不好還可以再用幾次,多賺幾筆。」

「這樣做真的好嗎?」在黎樂的反問下,車子經過沾滿泥汙的「減速慢行」標誌。

「你問過好幾次了,換別句吧!」希塔讓車子減速,從顛簸的路面鑽進了果園之中。「來收拾善後吧!」她停下了車,打開車門。

「唉!」黎樂嘆了一口氣,把車上的東西全部帶在身上,跟著希塔來到果園中的藍色跑車旁,裡面有一個身體被捆綁著,嘴上還貼著膠帶的中年男人。

「拉威爾醫師,我們回來了,把車子換回來吧!」希塔把拉威爾醫師扛起來,放到老爺車上。「等我們再走遠一點我會再報警救你的。」

「啊,這一點小意思聊表歉意。」她從皮箱中拿出幾張鈔票塞到拉威爾醫師的口袋裡。「畢竟多虧你才能賺到這筆啊!」

「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這樣做不好啊!」黎樂深深嘆了一口氣。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何亮倫
  • 會出 重生遊戲II 的 希臘祭典 嗎
  • 目前未見出版計劃,謝謝

    MINIBOOK 於 2012/10/11 09: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