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鬼店

  
編號:757
    作者:
D51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10.10
 ISBN:
9789862904503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你知道,為什麼鬼都穿白衣服嗎?
因為他們都被洗過了……

恐怖名家 D51
都市傳說新章

內容簡介

這家洗衣店,只在半夜開張。

「昨晚,我凌晨兩點才回到社區,經過洗衣店的時候,我突然聽見碰碰兩聲。就像……用木棍打棉被的聲音。很悶,很沉,跟平常鐵皮熱脹冷縮的聲音不一樣。」

「我聽見一聲很淒厲的慘叫……是女人的慘叫聲。那時我嚇傻了,呆呆站在洗衣店門口,想要弄清楚那聲音是哪裡來的,結果……它的招牌燈突然熄滅,第二次聽見慘叫聲的時候,我嚇得腿都軟了。那聲音很明顯是從洗衣店的鐵捲門裡傳出來的!」

不管你多晚才下班,切記,千萬別三更半夜拿衣服送洗。

因為,這家店,洗的並不是人的衣服…… 

作者簡介

D51

胡思亂想的集合體。

一個你在台北街頭隨時可能擦身而過的平凡人,勞碌的上班族,悠閒的旅行者,與一個喜歡說故事的人。2006年開始在BBS上連載小說,說的是自己的故事。

在感受孤獨時才能誠實面對自我,卻也因為分享而感到快樂。

【D51嗜咖啡】:http://iamd51.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鬼當兵》2008.11
《鬼來了》2009.4
《鬼殺人》【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09.11
《陌生人》【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10.1
《葬鬼村》【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10.3
《鬼上身》【地獄校園事件簿】2010.4
《無名屍》【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10.6
《唱屍班》【地獄校園事件簿】2010.9
《外島鬼話──鬼當兵22010.10
《鬼棒球》2010.12
《黃泉旅店》2011.3
《魅魔——黃泉旅店》2011.5
《背叛者──黃泉旅店》2011.7
《收屍日記01 收屍人》2011.08(鑽石文庫)
《夜之女王──黃泉旅店》2011.9(最終回)
《收屍日記02 屠人實況》2011.10(鑽石文庫)
《幽靈咖啡館》2012.1
《殺人熱線》2012.4
《少女拼圖》【變態收藏】2012.6
《洗鬼店》2012.8

作者自序

不知不覺,時序已到九月,炎熱的夏天也跟著暑假一起結束了。

我不喜歡夏天,因為我很怕熱,尤其是都市的悶熱。

但是夏天也有它的好處,例如可以去海邊玩,可以吃冰涼的西瓜,還有更不可或缺的夏夜怪談。

各位的夏天是怎麼過的呢?我的夏天是在工作中度過的。

幸好八月中抽空去了澎湖一趟,享受了三天的藍天和大海,美中不足的是碰上了半天的壞天氣,但是不算掃興。

說到夏夜怪談,那肯定是要眾人圍在一起,聽著門帘上的風鈴輕響,點起燭火輪流說鬼故事的吧。

學生時代,我曾經在這種場合說過一個鬼故事,跟衣物有關。

衣裝,是跟隨人類最久的物品之一,在遠古的年代,很多日常用品都還沒有被發明出來的年代,人類就已經懂得穿上獸皮保暖。

隨著文明演進,衣裝更變成了一種展現自己的手段,佛要金裝,人要衣裝,配合所出席的場合搭配衣裝,是最基本的禮儀。

因此,衣裝對人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必備品。

人是赤身裸體來到這個世界的,但在離開時,卻會穿上衣服。

衣服穿久了會髒,所以需要清洗,那麼人的靈魂所穿的衣裝又是誰來替他們清洗呢?

這是我的新故事,一間古怪的洗衣店。

傳聞中,他們洗的,不是人的衣服。

夏天結束了,但是鬼故事不會結束。

請切記,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鬼,而有鬼的地方……就會有鬼故事。

最後,萬分感謝購買本書的讀者,希望你們能獲得愉快的閱讀體驗(笑)。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洗衣店
第二章 鬼事
第三章 替死
第四章 那邊來的使者
第五章  死者之國
第六章 洗鬼衣
第七章 喚魂
第八章 欺瞞

精采試閱

楔子

城市西區,一棟棟毫無生氣的樓房矗立於大馬路旁,市政府花了大錢設置的造型街燈彷若死者的墓碑,於黑暗中閃閃發亮。

每到深夜,這塊區域總是安靜的嚇人,偶有不知是什麼貨品的倉庫裡傳來令人費解的怪異聲響,停下腳步仔細查看,卻又是一片鴉雀無聲。

一言以蔽之,如死一般的寂靜。

聰明人都懂得盡量避開這個區域,就算非得經過,也會結伴同行,那一整排的倉庫後方就有個小型社區,是市政府五年前與建商合作新建的青年住宅。

許多無殼蝸牛住進這裡,替原本老舊荒廢的重劃區增添了一絲人氣。

但數以千計的住戶們心中都有個疑問。

重劃區內放眼所及盡是新穎的大樓建築,唯獨在馬路對面,一排嶄新的住商兩用大樓之間夾了一棟老舊的三層樓矮房。

據社區管委會的人說明,這個狀況起因於產權問題,當初規劃都市更新時,那棟矮房的地主不願出售自家房產,所以建商才會避開他的房屋,在其周圍建起了數棟高達十六層的住商兩用大樓。

沒有人知道那間老房子的主人是誰,也不清楚他為什麼不配合都市更新,住戶們覺得,一整片漂亮的建築中間嵌著那間又髒又舊的老房子,就像是整齊的貝齒之間,夾了一顆腐朽的蛀牙似的,非常不協調。

破屋的一樓開了間洗衣店,不知是屋主自己的產業,還是外租給他人使用。

周俊堯是剛搬進這裡的住戶之一,他剛從南部上台北工作,在這兒租了一間小套房居住。

這天晚上,周俊堯提著垃圾下樓,每天晚間十點,是垃圾車收垃圾的時間。

搬來台北三個月,工作逐漸步上軌道,周俊堯也慢慢喜歡上這個小社區。

因為是政府提供給青年購屋的國宅,這裡的住戶大多數都是和他年齡相仿的年輕人。

倒完垃圾,他轉頭看見幾名住戶聚在一起閒聊,平常大家都要上班,生活相當忙碌,所以倒垃圾的時間,就變成敦親睦鄰的最好時段。

周俊堯把目光放在其中一名女孩的身上。

顧希昀,住在他對面的女孩,今年二十六歲,比周俊堯早兩個月到台北來,同樣是離鄉背井到台北討生活的南部孩子。

她在一間電子公司擔任總經理秘書,外型亮眼,聰明伶俐,是周俊堯喜歡的類型。

「希昀,你們在聊什麼?」周俊堯擠到她身旁,跟其他住戶打了招呼。

「聊那間破房子啊,你知道最近有怪事發生嗎?」她手指著馬路對面的破屋。

「怪事?什麼怪事,從來沒聽說過。」周俊堯道。

「欣宜住在對面那棟的四樓,你聽她說。」

名為欣宜的女子一臉悚然,在眾人面前娓娓道來:「妳們有去過那棟破屋一樓的洗衣店送洗衣服嗎?」

周俊堯搖頭道:「沒有,我來這裡三個月了,從來沒看它開門過啊。」

顧希昀補上一句:「招牌看起來倒是蠻新的,應該開張沒多久吧?」

「就是這樣才恐怖,我以為那間洗衣店裡是沒人的,畢竟每天都看它大門深鎖,但晚上招牌燈都會點亮。」欣宜吞了口口水:「我昨天加班,很晚才搭計程車回來,你們應該知道,有時候社區外面那一排倉庫晚上會有怪聲音吧?」

周俊堯不置可否,微笑道:「那只是屋頂鐵皮的熱脹冷縮而已,我聽過很多次了。」

「對,我老公也是這樣說,那沒什麼,我平常聽見也不會放在心上。但是昨晚,我凌晨兩點才回到社區,經過洗衣店的時候,我突然聽見碰碰兩聲。」

「碰碰?」眾人齊問。

欣宜試圖形容那種聲音:「就像……用木棍打棉被的聲音。很悶,很沉,跟平常鐵皮熱脹冷縮的聲音不一樣。」

周俊堯道:「也許只是附近有人在整理東西,晚上社區很安靜,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嚇到人吧?」

欣宜搖頭:「不是,不是那樣。因為後來,我聽見了很恐怖的聲音……」她搓著手臂,一時之間,莫名的恐懼感襲上眾人心頭。

「我聽見一聲很淒厲的慘叫……是女人的慘叫聲。」說這段話的時候,欣宜臉都白了。

「那時我嚇傻了,呆呆站在洗衣店門口,想要弄清楚那聲音是哪裡來的,結果……它的招牌燈突然熄滅,第二次聽見慘叫聲的時候,我嚇得腿都軟了。那聲音很明顯是從洗衣店的鐵捲門裡傳出來的!」

顧希昀臉色蒼白:「媽啊,好恐怖喔,到底是什麼聲音啊?」

「後來我找管委會的人去看,聽說他們今天有找到洗衣店的老闆,開門進去,卻沒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周俊堯大笑:「一定是妳工作太累的錯覺啦,而且女人的慘叫要是真的這麼響亮,應該大家都聽見了才對。昨天凌晨兩點我也還沒睡啊,我就住在那邊的五樓,窗戶還開著,不可能沒聽見的。」

他環視一圈問道:「妳們有聽見嗎?」

其他住戶紛紛搖頭,這下也把欣宜給弄渾了。

她喃喃說道:「真的是我的錯覺嗎?」

敦親睦鄰的時間結束,周俊堯和顧希昀一起回到住處,搭乘電梯的時候,他笑道:「她真是太大驚小怪了,人家說不定只是還沒準備好開店而已,可能房租或合夥人有問題,才遲遲無法開業,這種事很正常。」

顧希昀美目輕眺著他:「所以,你不信這世上有鬼,或是都市傳說之類?」

「我信啊,寧可信其有嘛,沒碰過就是了。至於都市傳說,很多都是瞎掰的吧?」

「你最好是都不要碰到,像你這種鐵齒的人,一定會嚇到尿褲子。」

周俊堯聳肩道:「我膽子可沒那麼小,我老家就在公墓旁邊耶。」

「難怪你都不會怕,這小子。」她輕輕一拳打在周俊堯胸口,突地使他心頭小鹿亂撞。

他很喜歡顧希昀,並且希望有朝一日能和她成為戀人。

城市西區,一個緊鄰河畔的小社區,除了本地住戶以外,深夜往來的行人稀少。

由於附近曾經發生過色狼猥褻獨自夜歸女性的案例,所以管委會貼出一道公告:

「社區住戶深夜途經倉庫區,請結伴同行。」


第一章
洗衣店

才上班三個月,周俊堯就對這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生活感到無力。

不過短短九十天的時間,他心中對工作的熱情已經被完全磨滅,那是因為他從現在的工作中,找不到屬於自己的成就感。

他是個傳統貿易公司的外務專員,簡單來說就是個跑業務的。

公司提供了三萬元的底薪,加上業績獎金,一個月的收入能逼近四萬元之譜。這在十年來平均薪資水準不增反降的台灣來說,已經算是一份不錯的薪水。

扣掉八千元的房租,周俊堯的生活可說是過得相當寬裕。

對一個單身的男人而言,生活中最大的問題就是洗衣服。

房東提供了一台公用的洗衣機,不需投幣就可以使用,這是房東的好意,但總是有人不珍惜他人的好心,周俊堯已經不只一次在洗衣機裡發現洗完沒有帶走的衣物。

缺乏公德心的住戶洗衣時沒有清理口袋裡的雜物,又或者是一次清洗超過洗衣機能夠承載的衣物,洗衣機運轉時總會發出奇怪的聲響。

才三個月,這台洗衣機就報修了兩次。

週六,他起了個大早,打掃完房間後把累積了三天的髒衣服拿到外頭,準備丟進洗衣機裡。

想不到才掀開蓋子,一股惡臭便撲鼻而來。

他掩鼻大叫:「哇靠,什麼東西這麼臭?」

洗衣槽裡滿滿的都是噁心的污水,水面上漂浮著泡沫與暗黃色的不明浮渣,看來是出水孔堵塞了,而且那些黃色的浮渣,傳出類似排泄物的氣味。

周俊堯想也不想就把蓋子蓋上,掉頭便走。

「到底是誰這麼沒品,洗衣機可是公用的啊,這根本就是惡作劇嘛,這下可好,大家都沒得洗衣服了。」

回到房間裡,他想起衣櫃裡的西裝必須送洗,像他這種業務員,必須時刻保持西裝清潔整齊,這是基本條件。

「乾脆一起拿去洗衣店洗一洗好了。」他喃喃自語。

只不過,當他帶著西裝和髒衣服下樓,才想起這間洗衣店從來沒開張營業過。

附近除了便利商店和一些位於重劃區邊緣的鐵工廠外,沒有其他的乾洗店。

穿越馬路,周俊堯站在洗衣店門口發楞,髒衣服還可以手洗晾乾,可西裝怎麼辦?

「先生,你有衣物要送洗嗎?」一道聲音冷不防從他身旁冒出,把他嚇了一大跳。

轉頭看去,說話的是一名斯文的青年,面帶微笑注視著他。

周俊堯從來沒在社區裡見過這個人。

「我是有衣服要洗,請問你是?」

「我是這間洗衣店的老闆,敝姓薛,薛薰」

周俊堯相當驚訝,畢竟他從來沒見過這間洗衣店的相關從業人員,「原來你是洗衣店的老闆,怎麼從來沒見過你開門?」

薛薰一笑:「我前陣子有事出國去了,因為是不得不馬上處理的急事,所以只好放著店不管。不過,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我也打算重新開始營業。」

周俊堯大喜道:「喔!那真是太好了。我姓周,名俊堯。老實說,我們樓上的公用洗衣機不知道被誰丟了大便,媽啊,簡直臭死人。」

「真是沒有公德心。」薛薰搖頭嘆氣:「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就讓我幫你處理這些衣物吧。」

「麻煩你了,什麼時候能拿呢?」

「西裝需要點時間,不過最快今晚就能拿到了。」

「大概幾點?」

「我營業到凌晨三點。」薛薰露出好看的笑容,他身後的鐵捲門突然隆隆作響,自動上升。

「歡迎你隨時大駕光臨。」

「喔……喔!也就是說我晚上回來也可以去拿衣服囉?」

「當然,我們的服務宗旨就是以客為尊,那麼……晚上見。」薛薰轉身走進洗衣店裡,回頭朝周俊堯微笑,鐵捲門又自動下降。

直到鐵捲門完全降下,周俊堯渾身一震,像是大夢初醒似的,出了一身冷汗。

「半夜三點……洗衣店開到這麼晚幹麼?給鬼洗衣服啊。」他想著想著,自己也笑了。

這世上怎麼可能有鬼,家住公墓旁的他如此心想,「要是真的有鬼,從小到大我都不知道看過幾百遍了。」

這天傍晚,周俊堯和貿易公司的同事外出唱歌喝酒,他也邀請了顧希昀一起去。

同事們知道他想追顧希昀,特地將兩人的座位安排在一起,並且為他們點了男女合唱的情歌。

兩人之間的感覺很好,也許很快就能水到渠成。

搭計程車回到社區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半了,顧希昀喝得微醺,腳步搖搖晃晃,還不自覺摟著周俊堯的臂彎。

這讓他感覺賺到了,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阿華那傢伙真的有夠好笑,哪有人用鼻孔喝啤酒的,不嗆死才怪。」

「我真的嚇到了耶,太誇張了。」兩人聊著今天唱歌時發生的趣事,不知不覺間,電梯已經抵達五樓。

「阿堯,那我回房囉。」兩人在房門口道別,彼此離情依依,雖然就住在對面而已。

「嗯,早點睡吧。」顧希昀甜甜一笑,輕輕關上門。

回到房裡,他正想洗澡,一拉開衣櫃才想起來,他必須去拿衣服,否則明天就沒有換洗衣物可穿了。

若由空中俯瞰這河畔的新社區,可以發現社區的形狀是一個不規則的六角形,四面皆有建物,正中央則是社區中庭。

從社區大門口就能看見對面的洗衣店,老房子兩側的大樓似乎還沒有完全售出,黑夜之中,蒼灰冷硬的水泥建築顯得幽淒陰森。

一樓有兩間房仲業的辦公室,再過去則是無所不在的便利商店,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店面。

周俊堯快步穿越馬路,洗衣店的招牌是亮著的,而且,鐵捲門沒有拉下來,真如薛薰所說,開門營業到深夜三點。

「不簡單啊,這間應該算是全台北最敬業的乾洗店了吧?」

夜深人靜,偶有計程車呼嘯而過,不知從哪裡吹來一陣風,讓周俊堯渾身顫抖了一下。

「天氣也逐漸轉涼,看來是要換季了,日子過得好快,我來台北也三個多月了……感覺沒什麼成長哪。」

他搖搖頭,嘆了口氣,快步走進店裡。

一進門就是寬闊的洗衣場,後方有間小小的辦公室,幾盞破舊的日光燈搖搖晃晃的掛在天花板上,兩側的橫桿則吊掛了無數衣物,這些衣物遮擋住光線,使得店內瀰漫著一股陰暗未明的氣氛。

周俊堯站在門口,裡頭沒有薛薰的身影,他往店裡喊了幾聲。

「老闆,薛先生,你在嗎?我是周俊堯,來拿衣服了。」

周俊堯突然覺得渾身不對勁。

他喊得很大聲,但是他卻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就像是被關在隔音室裡似的。

街上的夜風吹進了店裡。

喀啦、喀啦、喀啦。

橫桿上的衣服隨風搖晃,以不規則的頻率擺動著,他聽見得風聲,卻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周俊堯耳裡嗡嗡作響,又喊了一次:「老闆?你在嗎?」

這回,他確實聽見了自己的聲音,但其中似乎夾雜著奇怪的笑聲。

嘻嘻……嘻嘻……

「那是什麼聲音?」周俊堯左右轉頭,卻沒發現任何異象。

衣物不斷搖晃著,幾件黑色的大衣之間,吊著純白色,看起來像是睡衣,或者床單的東西。

周俊堯心想,也許老闆在其他的房間裡,沒聽見他的聲音,於是往裡頭走了幾步。

搖曳的白色衣物吸引了他的視線。

「嘻嘻。」

這回他聽的很清楚,聲音從上方傳來。

雖然有點害怕,周俊堯還是抬頭看去,只見被清洗的潔白無暇的衣物上方,逐漸蔓延出黑色的毛髮, V字型衣領的部位,有個東西慢慢浮了出來。

額頭……眼睛,藏在衣領裡的竟然是一張女孩的臉!

血紅色的瞳孔中蘊藏著冰冷的笑意,眨也不眨的盯著他看。

周俊堯嚇得渾身發毛,冷不防大叫一聲,剎那間,那張臉猛的縮回衣領中,連同黑色的毛髮一同消失。

他眨了幾下眼睛,上方的白色衣物依舊晃盪著,從下擺的縫隙間能直接看到天花板,哪裡有什麼鬼臉?

「我靠……是錯覺吧……這世界上不可能有鬼的,我……我可是在墳墓邊長大的小孩,連那裡都沒有鬼了,怎麼可能……」周俊堯嘴上逞強,冷汗卻早已濕透衣衫。

因為,女孩眼中那鬼魅的笑意,還在他腦海裡迴盪不去。

他深呼吸了幾口氣,稍稍讓自己鎮定下來。

啪。

冷不防一隻手掌從後方搭上他的肩,手指纖細膚色慘白,周俊堯哇的一聲大叫,幾乎原地跳高三尺。

「周先生,原來你能跳這麼高啊。」斯文冰冷的語氣,原來是洗衣店老闆薛薰。

周俊堯破口大罵:「操,先打聲招呼行不行,三更半夜別亂拍別人的肩膀,人嚇人會嚇死人沒聽過啊?」

「啊,抱歉抱歉,我剛才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回頭看到你在店裡,一時沒有多想。」

「有啤酒,要喝嗎?」薛薰一晃手中的塑膠袋。

「我現在可沒心情喝酒,把我的衣服給我吧,我得回去睡覺了。」

也許是位處老舊建築裡的關係,周俊堯注意到洗衣店的四壁牆面上,油漆斑駁脫落,到處都是水垢和壁癌的痕跡。

那些大範圍的汙垢,不知怎麼的,越看越像人形的陰影。

周俊堯猛地寒顫遍體,雙腿竟不自覺的發抖,他強力克制心中的恐懼感,身為一個男人,可不能在他人面前失態腿軟。

他注意到,薛薰臉上浮起淺淺的冷笑,雙目注視著他。

不過,心中不斷拔升、難以遏止的恐懼已經使他管不了這麼多,從薛薰手上奪過洗衣袋,立刻轉身離開這間詭異的洗衣店。

周俊堯聽見後方傳來一道聲音。

「感謝您的惠顧,歡迎下次再度光臨。」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