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祭》【夜魄堂】

  
編號:755
    作者:DARK
櫻薰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10.10
 ISBN:
9789862904329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夜魄堂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們為您服務?

執溺暗黑  DARK櫻薰著 / Cash◎封面繪圖

那是契約。

老人露出詭譎的笑,他得到一個新的「道具」了。

超值加贈:番外篇〈規定〉

內容簡介

獵奇殺人事件再度發生!且手法與前面四起事件相似。

而死者的姊姊表示,死者房內唯一不見的,就只有死者生前最喜歡的娃娃……

紀珀明和同學去調查這起事件,卻不顧店長殷霖的警告,碰了「不該碰的東西」,沒多久脖子便出現詭異的手指瘀青,且越來越明顯——

夜魄堂
一間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的——「雜貨店」?!

殷霖
夜魄堂的店長,最喜歡藍色,渾身散發一股違和的神祕感,老是看著一本內頁完全空白的黑色封皮書。時常給自家工讀生找麻煩,卻也常被自家工讀生「教訓」。

紀珀明
因為無聊所以答應到夜魄堂工讀打發時間,是個百分之百鐵齒的高中生。只要發現店長把帳簿亂放、亂訂規矩、裝可憐……就會忍不住大發雷霆。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萬年不變的櫻花餅乾。
最近已經完全的餅乾化,專門提供給人啃咬吃食的服務。
(不~以上純屬虛構,還是希望不要真的一口咬下去QAQ
目前正在刷新個人的都市傳說紀錄中……(抹臉)
同時也敬告朋友們不要啃咬人家呀,人家不是故意的~~~QAQ
WINGDARKhttp://wingdark.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咒祭》【夜魄堂】2012.10

作者自序

這是一本被本人戲稱為「店長大人」的一部作品。
一直以來就希望可以看到這本出版,這一回居然可以實現,害我超級感動了啦!><
這還是我第一次挑戰恐怖故事的作品呢!(抖)
其實我超級愛恐怖小說,三更半夜躲在被窩裡,用著小小的燈光看著讓人膽寒的驚悚故事非常的刺激。(以上是不良示範,眼睛會壞掉的,要記得在燈光充足的地方看書唷ODO/
關於這本,小小劇透一下,雖說工讀生戲份頗多,實際上主導的人都是店長大人。
不得不再一次重申,我超愛店長大人XD
就連這一本裡,鮮少出來的某位角色我也特別喜歡。這應該是本人莫名的主角路人化氣場又發作了~(昏)
話說回來,這次的主角個性我超喜歡,是名很有朝氣的小工讀生唷!(拇指)
另外這一本看起來可能不恐怖QAQ,但我會加油努力繼續挑戰恐怖故事>3<//
娃娃娃娃妳在哪裡?在他那裡?在她那兒?啊啊,我知道了,妳在這裡——
這是在網路上流傳的有關於娃娃的歌……
而這也是一切的開始。
誰也不知道,「娃娃」與「歌」所代表的真正意義。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店長與工讀生
第二章 女孩與娃娃
第三章 偵探研究社
第四章 神祕的木盒
第五章 甄姊的警告
終章 重複
番外篇  規定

精采試閱

楔子

「嗚嗚——」

夜裡,傳來如泣如訴的女孩哭聲。

她哭得很傷心,像是不敢吵到別人,把聲音壓得很低很低。那一陣一陣、虛無飄渺的哭音,讓附近經過的小狗猛地抬頭,發出高高的叫聲,讓這街區更增添了森冷的氛圍。

驀然,清晰的杵地聲響起。

「叩、叩、叩」,那是帶著節奏的擊地聲。

一名駝背老人緩緩地走到一條巷弄之中,頭微低,看著擱置在地上髒兮兮的娃娃。

「在哭的人,是妳嗎?」

沙啞難聽的嗓音響起,沒有生命的娃娃轉動著頭,空洞的雙眼朝老人盯去。

「妳有什麼願望想要實現?」

朋友。

娃娃止不住哭音,回答著老人,而那是只有它與老人能夠聽到的嗓音。

「是嗎?」老人詭笑。

在其他人的眼裡,地面上的僅是一個髒兮兮的娃娃,但老人很明確地知道,他所面對的是一名小女孩,女孩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身體還有一些無法遮掩住的瘀青傷痕。

嗯。我想要朋友。

娃娃——女孩用那雙凹陷的空洞漆黑雙眼,睜睜地看著老人,兩條黑色的淚痕爬在臉上,肯定自己的答案。

「好,我就給妳這個機會。」老人如是說,「只要妳唱完小曲,妳就能夠實現願望。」

女孩的哭音霎時停止,接著街道上傳來幽幽的嗓音。

娃娃娃娃妳在哪裡?在他那兒?在她那兒?啊啊,我知道了,妳在這裡。

那是契約。

老人露出詭譎的笑,他得到一個新的「道具」了。

次日早上,歌聲雖然早以停歇,但「詞」卻莫名地停駐在那天夜裡、所有人腦海裡的一角。

過沒多久,此地發生起一件詭異之事,如漣漪一般擴散開來,然後,直到某一天的夜裡——

「娃娃娃娃妳在哪裡?在他那兒?在她那兒?啊啊,我知道了,妳在這裡。」

晚上,小女孩手捧著姊姊所贈送的娃娃,抱著娃娃不停地唱著不明的曲調。

女孩從未聽過這首歌,但她捧著娃娃時,詞曲卻不自覺地流入心頭,告訴她,她應該要把這首歌唱出來,當作是唱給娃娃的搖籃曲。

女孩不停地唱,只要捧著娃娃,就會一直歌唱著。

但她唱著唱著,詭異的事發生了。

被她捧著的、不會動的娃娃臉孔發出微微的青光,固定在娃娃眼窩的藍色眼球,骨碌碌地轉動。

女孩沒有發現,她一直緊閉著眼,唱著那首小曲調,同時也將娃娃輕輕地放置在耳邊,似乎是希望娃娃可以將歌聲聽得更清楚。

女孩看不到娃娃的雙眼透出冷冷的寒意,它的手僵硬抬起,朝女孩的脖子伸去,接著用力一捏——

歌聲停止,深黑的夜裡,一片死寂。

隔天一早,鬧鐘發出金屬般銳利的響聲,吵雜的聲音莫名地響徹整個家,卻沒有人把它按掉。

女孩的母親在一樓聽到心煩了,覺得很奇怪,女兒平常都很快就會把鬧鐘按掉,怎麼今天響了這麼久都沒有按掉了。

她只好先暫停手邊的工作,去二樓敲女孩的房門,但一直都沒有回應,她輕輕嘆息,輕輕地轉開門把。

「嘰——」

門開了。

母親也愣住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猩紅,鮮血灑滿了整個房間。

她的女兒倒在地上——

瞬間,母親的腦海一片空白,抖著唇,僅能發出片段的「啊」聲。

她晃動著腳,慢慢地走過去,想要看看女兒的狀況,卻看到寶貝女兒的頭不見了!

母親見到這般情景就像斷了線的人偶一般,癱坐在被女兒的鮮血給染紅的地板上。

女孩的姊姊發現母親進入妹妹的房間後,遲遲沒有出來,便穿過走廊,從房門外看到房內的異狀,向後退了數步,過了很久很久,終於察覺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覺而是現實。

她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這一叫,嚇住了在餐桌前吃早餐的一家之長。

父親以為有小偷,立刻衝到二樓察看,但看著與妻子、女兒所看到的一樣景象,他也愣住了。

每個人的心都冷了,他們家最小的孩子死了,凶手不詳、犯案動機也不明。

處於震驚之中的一家人,都沒有注意到窗台那小小的腳印。

那是女孩最喜愛的寶貝娃娃的腳印。



第一章 店長與工讀生

「殷霖,這個東西怎麼可以放這邊!」

一大清早,傳來震耳欲聾的尖銳叫聲,吼聲由內而外,無阻攔地傳播出來。

地板發出「碰碰碰」的聲響,一名身穿廚房專用圍裙、上頭卻繡著「夜魄堂」字樣的黑髮少年,跑到門口的櫃檯,雙手扠腰,瞪視著一名露出悠閒神情、看著手中書籍的男子。

少年挑眉,神色有些不悅,他無法理解為什麼同樣的狀況幾乎天天上演,都沒有改變。

這間店名叫「夜魄堂」,裡面陳設很多各式各樣的物品,舉凡各種雜貨、書籍都有,雖然物品多,擺設方式卻有一定的秩序。

正在吼叫的黑髮少年名叫紀珀明,是夜魄堂的工讀生兼店長助手。

他自認是一個頂天立地、自給自足的十七歲高中生,只因為無聊、想要找工作打發時間,因緣際會之下,得知這家店在徵工讀生,他就這樣被店長拐到店裡工作。

今天剛好是他來這裡工作的第二個禮拜。

「明,你幹嘛叫這麼大聲?要安靜一點喔,一大清早在店內叫喊,會吵到隔壁鄰居,他們會來店內抗議的。」店長殷霖坐在櫃檯內,無奈地推了推黑框眼鏡,順勢輕輕撥開及肩的黑色長髮,又補充說道:「還有,在店裡你要叫我『店長大人』。」

語畢,殷霖微垂著頭,繼續翻動著手上的書本。

——那是一本看似年代久遠的黑色封皮書。

「是是是,『店長大人』。」紀珀明閉上眼,敷衍回答,當他看到殷霖專注地看書,忍不住開口,「對了,你又看這本書做啥?」

紀珀明一臉不悅地看著殷霖,他每次看到這位「店長大人」就很想吐槽。

眼前這位「店長大人」身穿水藍色的古時長袍,長長的頭髮僅讓它順順地披在背後,完全沒有要綁起來的打算。

這讓他超想大喊——現在是什麼年代!喜歡藍色也不是這樣搞的好不好,只差沒有把頭髮顏色給染成天空藍!

最最最讓他想要吐槽的一點就是殷霖很愛藍色,但眼鏡鏡框卻是黑色的,如果真的很愛,應該會戴隱形眼鏡,讓他的黑色雙眸變成藍色吧!

這樣「上黑下藍」的模樣在這間夜魄堂裡,不對,就算走出去也格外顯眼,讓他難以將視線從他身上抽離。

他花了兩天的時間不斷對自己催眠、進行「心理調適」,才習慣店長大人這樣奇裝異服的穿著打扮。

當然,以上只是心裡話,紀珀明的膽子可沒有大到直接開口批評店長大人的「品味」。

對此,紀珀明手抵著額際,大大地嘆了口氣。

經過兩個禮拜的相處,他還是不太了解這位店長大人。可能是因為他的品味讓他難以接受吧!他只能不斷說服自己,這位店長大人的喜好很難捉摸,他也應該要習慣。

紀珀明感慨之際,將目光放回自己的手上,他的手中拿著一本薄薄的冊子,冊子的封面寫著「帳簿」二字。

沒錯,手中的這本「帳簿」也是他會大吼大叫的主因,因為貴為店長的殷霖居然把這麼重要的冊子放到要賣的書籍之中,還好他有巡視書架一遍,如果被客人拿走那就糟了。

想到這裡,紀珀明走到殷霖的面前,用力把帳簿摔到櫃檯上。

「砰」的一聲,引起殷霖的注意,但他僅是微抬起頭,看了一下桌上的帳簿,口中發出微小的驚訝聲,接著又繼續低頭看著他的書。

面對店長大人近乎冷淡的漠視動作,紀珀明只能搖頭嘆息,他搞不懂這本空白的黑色封皮書有啥好看,為什麼殷霖可以一整天「盯」著這本空白的書,還露出百看不膩、永遠看不完的模樣。

難不成這本書有什麼特殊之處,讓殷霖願意花這麼多時間「閱讀」?

「咦?」殷霖突然抬起頭,看著紀珀明,這次不是那種淡然、無所謂的模樣,眸中反倒透出驚奇與納悶的色彩。

「幹嘛,我沒有打你這本書的主意,你可以繼續看。」或許是心情不太好的緣故,紀珀明挑眉,不悅地說。

殷霖眨了眨雙眼,納悶地問:「不,這不是重點,明你今天不用上課?」

「不需要啦!今天是週六耶!」

「你前幾天不是說有模擬考?」殷霖指著大門上方牆壁掛著的時鐘,「都已經九點了,來得及嗎?」

「明明就沒有考……啊!天啊!我忘了!」紀珀明原本還以為店長想要騙他離開店裡,沒好氣地回答,但話才說到一半,腦袋裡卻突然冒出一句話。

——今天有考試,他有跟殷霖提過,還說要請假上課。

瞬間,紀珀明發出驚天慘叫,立刻扯下身上的圍裙,隨便朝旁邊扔下,離開夜魄堂。

動作一氣呵成,眨眼之間,工讀生紀珀明的身影便已消失不見,唯一能證明小工讀生適才在夜魄堂的證據,就是大門上掛著的風鈴發出「叮噹」聲響。

殷霖搖頭嘆氣,右手輕輕撫摸著黑色封皮書,慢慢地將它闔上。

這時,殷霖的腳邊傳來小狗的吠聲。

「汪汪!」

殷霖看著坐在腳邊的小黑狗,黑狗身旁還有被工讀生拋下的圍裙,殷霖見狀,無奈地嘆口氣,彎下腰撿起圍裙,起身前還摸摸小黑狗的頭。

「哎呀,提醒他去參加學校的模擬考前,應該要先叫他餵你吃飯對吧?凱爾。」

「嗚——」

像是回應主人的話語,凱爾發出肚子餓的嗚聲,望向門口。

「沒關係。」殷霖雙眸瞇起,露出寵溺的神情,「等明回來再提醒他?」

「汪!」

凱爾開心地搖了搖尾巴,叫了一聲,殷霖笑了一下,滿意地點頭。

「乖狗狗。」

然後,他朝椅背靠去,視線移到置在腿上的黑色封皮書,嘴角揚起了一抹不明的笑。

※※※

「噹噹噹——」

「呃呃呃呃呃——」

下課的鐘聲響起,紀珀明倒趴在桌上,口中吐出無意義的哀號聲。

「唉——」

他長嘆口氣,現在是第三節的下課鐘聲呀!

雖然夜魄堂在自家附近,跑回家換制服、拿書包是很快很方便,但往返之間就花了不少時間,當他來到學校已經十點多,第三節的考試早就開始了。

雖然老師很好心地讓他進去考試,可是他一看到考卷的瞬間,內心只想要問候一下出題老師的祖先們。

天啊!這是什麼見鬼的天殺題目,他幾乎都不會寫!

下課鈴聲一響,紀珀明只能含淚看著自己的考卷被後頭同學收走。

「欸,阿明你怎麼現在才來,睡晚了?」

紀珀明的同班同學鄭安純看他這麼晚才來學校,很擔心地過去搭話,只是調侃意味特別濃厚。

紀珀明無力地趴在桌上,微微轉頭,看一下說話的人,頭又埋回桌子上。

「沒啦!我忘記今天學校要考試,還要店長大人提醒我——」

聲音悶悶地傳來,語氣中透露出不高興。

說到店長大人他就氣。

死殷霖,要不是他,自己也不會這麼慘烈!

「……同學,你都高三了還去打工,這叫找死吧?」

這時突然傳來第三者的聲音,嚇得紀珀明差點三魂去了七魄,轉過頭,見到來人時,這才長吁口氣,用極為無奈的語氣說道:「啊,是你啊,書呆。」

被紀珀明稱為書呆的人是班長廖書楷,學業成績一直保持在全校前三,所以被班上的人取了一個叫「書呆」的綽號。

「哼,不是我那是誰?」廖書楷推了推眼鏡,看著紀珀明,「說,你幹嘛去打工?」

「呃,沒錢加無聊。」

紀珀明反射性的回答讓廖書楷無言以對,他只能搖搖頭,走回自己的座位坐好。

「噹噹噹——」

第四節的上課聲響起,所有人坐回位置上,準備下一科的考試——

※※※

中午,紀珀明咬著剛剛在福利社買的麵包,看著從前面座位同學手中A來的報紙,那是水果日報的頭版。

獵奇殺人事件再度發生!

從這頭版的驚悚標題,就可以知道類似事件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

「欸,偷版鬆偶。(欸,頭版送我。)」

紀珀明邊啃麵包,拍著前面同學的肩膀,含糊不清地說。那名同學回頭看一下,擺擺手代表可以帶走。

得到報紙主人的允許,紀珀明感激地拍了拍同學的肩,正要把頭版收起來時,有人也拍了他的肩膀。

「阿明你先不要收,你看頭版的這個人是不是很面熟,好像在哪裡看過……那女生身上的制服,好像是我們學校的?」

吃完中餐正要找紀珀明聊天的鄭安純,一瞄到頭版照片,突然停下仔細觀看。

照片上的人,是掩面哭泣的家屬。

鄭安純所指的人,是在一名婦女身旁啜泣的少女。

少女身穿淺藍色短袖襯衫,黑色的長裙超過膝蓋,過肩的長髮用黑色髮帶綁起,雖然看不清楚繡在襯衫右邊的名牌和校徽,但看那身行頭,正巧是這間學校N中的標準校服。

或許是鄭安純喊得太大聲,好奇的同學們也看了過去,剛好有一名女同學指著報紙大叫。

「啊!她不是隔壁班的林游雅嗎?」

「校花?」

「嗯啊,很像耶!」

聞言,班上的學生都聚了過去,全都擠在紀珀明的旁邊,原本狹小的位置變得更小。

每個人在紀珀明耳邊七嘴八舌的,話都糊在一起無法聽清楚,紀珀明受不了,終於發火了。

「煩死了,你們能不能不要圍在我這裡說話,很熱耶!」

紀珀明一手把報紙折起,放入書包中,讓誰也看不到。

面對火大收報紙的紀珀明,看不到報紙的同學們也只能摸摸鼻子無趣地離開。

鄭安純用手肘推了推紀珀明,指著他的書包,揶揄說道:「欸欸,你什麼時候對這個有興趣了?」

紀珀明牽了牽嘴角,無奈地說:「哦,這也沒辦法,殷霖喜歡這類的新聞,如果讓他知道我看到這張報紙卻沒有帶給他,他會恨死我的。」

說恨也有點奇怪,店長大人應該會抱著鎮店之犬——黑狗凱爾,一人一狗一起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他,要他馬上離開夜魄堂買報紙。

想到這裡,紀珀明除了嘆氣,還是嘆氣。

店長大人的年紀明明比他大,行事作風卻比小孩子還像小孩子。

「陰靈?我怎麼不知道你有養陰靈呢?」

一道幽幽的聲音傳來,差點沒嚇死正在感慨遇人不淑的紀珀明和鄭安純。

兩人同時轉頭,看著不知何時站在他們身後的黑髮同學。

「吼!莫道弘你別嚇我!」紀珀明蜷起手,用力朝莫道弘的後腦杓敲下,「你聽錯了,我沒有養陰靈。」

莫道弘推了推眼鏡,一臉正經地說:「你剛才不是說『陰靈』喜歡這類的新聞嗎?」

「阿明是說打工店的店長啦!」

「殷霖,殷殷期盼的殷、天降甘霖的霖啦!只是聽起來音相同而已,OK?靈異研究社的社長大人。」紀珀明瞟了莫道弘一眼,嘔血說道。

這位靈研社社長是標準的靈異迷,最近發生的獵奇殺人事件超合他的胃口,他與社團成員仍在持續調查這起事件中。

更讓紀珀明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發生獵奇事件的那幾天,莫道弘不斷地在教室宣揚他的靈異經,搞得全班宛如夜半三更的鬼城,陰風陣陣、鬼哭狼號、人心惶惶……

不對,扯遠了,總之,在他宣揚後不到幾日,他就被導師嚴令禁止在班上說這些「非科學」、危言聳聽的話語,如果違規,莫道弘就會被記警告,外加回家反省。

老師這道開明的警告,讓這位莫大社長難過了好幾天。

雖然禁令森嚴,老師的話不能違抗,但紀珀明相信靈研社的社窩一定有完整的記載,畢竟是「社窩」嘛,暗著調查也礙不到別人。

紀珀明偷偷看了看莫道弘,有一種他可以去當偵探研究社社員的想法。

沒記錯的話,他好像看過一名偵研社的人偷偷到靈研社社窩前偷看,八成那些偵研社的人想要去看他們收藏……不對,是蒐集的資料吧!

「看報紙了沒?這是第五件了。」莫道弘推了推眼鏡,故作高深莫測的神情,輕聲說道。

「是、是!」

紀珀明隨口回了一句,反正他也管不到。

「想要看嗎?」

莫道弘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張紙,在手上搖啊搖的,看他得意洋洋的模樣,讓紀珀明超想再次朝他的後腦用力「巴」一下。

「啥鬼東西?」紀珀明瞟了他一眼,詢問道。

「校花家的地址,我的社員恰巧是她朋友,放學一起去?」

……好個朋友。

此時紀珀明和鄭安純心中是這樣想的,有人會把自己朋友家的地址出賣到社長的手裡嗎?

「去之前先讓我回店裡跟殷霖報備一下。」

深怕莫道弘去別人家裡會出現「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詭異現象,紀珀明就算不願意,也要陪同前往。

「……我晚上還要去補習,不陪了。」

紀珀明甫一聽到鄭安純不去的肯定台詞,差點想要抬手掐過去。

不是朋友!

紀珀明心中吶喊。

既然鄭安純不想去,那他也沒必要犧牲自己、成全他人吧?

只不過說出去的話就像是潑出去的水,無法收回,也因為紀珀明這小小的失言,要去林游雅家的只有他與莫道弘兩人。

雖然莫道弘很想馬上奔去校花家,可是現在才中午,等會兒還要繼續考試,蹺課去林游雅家也不太好,莫道弘只能強壓住想去的心情,等待考試結束。

鄭安純看著興致高昂的莫道弘,和一臉無奈的紀珀明,很想要提醒這兩位同學,他們現在的身份是考生,應該要把心思放在眼前的考試上,而不是這起獵奇殺人事件吧!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陶其華
  • d51 龍雲 柚臻 苓青 你們會在出 收屍日記03 殺人偵探03 嚇破膽03 惡童書03 嗎
  • 目前尚無相關出版計劃,謝謝

    MINIBOOK 於 2012/10/11 09: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