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簿之天兵孝女

 編號:764
 作者:
力丹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10
.5
 ISBN:
9789862904459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異色館人氣作家  搞笑恐怖之餘  又帶有微甜愛情的真摯好故事
力丹 Cash封面繪圖

「挖A阿公啊……」

「小姐… …」

「小姐!妳給偶睜大眼睛看清楚照片上的輪!妳素要氣死偶阿罵素不素逆!」

「嚇!我哭錯人啦?!」

女子恍然大悟,羞紅了白嫩嫩的臉蛋,發窘地向家屬道歉後,如火車頭般掩面狂奔而出……

超值加贈:奈何簿番外篇「姐妹」

內容簡介

我很懦弱,不敢去想起殘忍的事實,
所以選擇遺忘過去,假裝自己什麼都忘了;

可是,我的記憶深處卻依然記得,所以在執行任務的時候,
一次又一次為她破例、為她涉入險境、為她擔心――

「奈何簿是遺忘過去的起點,也是前往未來的門。」

終於,我弄懂了這句話的真正涵義。

我想,我知道奈何簿存在的意義了,

它讓我以旁觀人的角度,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
即便那過程是悔恨或是欣喜,
都是我的人生。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力丹

戲劇系畢業,主修編劇,

大學畢業後開始在網路提筆創作。

一路從毛頭小子寫到接近大叔的年紀(掩面淚奔),

從校園愛情寫到靈異恐怖,未來會怎樣誰知道呢^ ^?

部落格:力丹的冒險旅程 http://leedan729.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滅門血案》【替身少年】2011.12
《荒村枯井》【替身少年】2012.03
《生死情書》【替身少年】2012.07
《奈何簿之天兵孝女》2012.010

目錄

第一章:天兵孝女
第二章:有緣千里來糾纏
第三章:逃命冤家
第四章:危機出現
第五章:送鬼歌
第六章:謎底揭曉
第七章:再見,奈奈
番外:傳說,八十七號的秘密是

精采試閱

第一章:天兵孝女

我快想起來了,就差一點點,只剩幾個關鍵、幾件事、幾個人。

走在陽光蔚藍的海岸,來來去去的人擦肩而過,我壓低白色鴨舌帽,匆匆來到約定的地點,滯悶的旋風吹得我頭暈,兩腳踩在發燙的沙灘上,涼鞋不斷被白沙覆蓋,高溫快把我熱死了。

不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早就已經死了。

「奈奈,有沒有帶來?」

七彩的遮陽傘底下,戴墨鏡的男人捧了一杯西瓜汁,好不愜意地喝著。他淺綠色的夾腳拖甩呀甩,半掛在他粗壯的腳上,整個人散發出慵懶的味道,連經過他面前的螃蟹也放慢了動作。

這人,永遠都是這樣,就算此刻天塌下來都沒他的事,他只會繼續喝他的飲料,世界毀滅了他也沒差。

只因為,他是冥府的辦事員,沒事不會跑上來陽間,絕大多數的時間,他都在地底下作威作福,專門坑我這種善良無辜又文質彬彬的小鬼——如果我真的是鬼的話。

誰知道他是說真的還是假的?我只知道,我醒來的時候,白茫茫一片亮光刺入我的眼睛,然後他出現在我的眼前,直盯著我。

他說,我在人世間有債要還,而他是我的監督者。

然後,他丟了一本破破爛爛的紅色簿子給我,要我在期限內完成上面的任務。

「有啦有啦……不要叫我奈奈,我是男的!」把東西丟給他,我抗議。

「死都死了,誰管你是男的是女的?你要當人妖我也不反對就是。還是,你忽然恢復記憶,想起你的名字了?」噙著浪蕩微笑,他媚眼飄飄,隨處漏電的死性不改,即使對方是隻母狗他也不會放過。

「要是我記得,還會被你取這麼娘的綽號嗎?」我大吼,怒目瞪著他。

「這就是了,奈奈。」多麼理所當然地接話,他用氣死人的語調回應。

「八十七號,你別太囂張。」我低聲警告,拳頭早就準備好要送給他,如果他再那麼不識相的話,我真的會揍他。

聽他說過,冥府的辦事員都已經喝了孟婆湯,前世的緣分已盡,每個人都習慣用編號來稱呼對方,而他剛好分配到第八十七號,所以他對這個號碼特別有感覺,特別用心照顧他的第八十七件案子——非常倒楣兼無奈兼狗屎的就是我這個衰鬼。

八七八七,用台語唸的諧音就是「白痴白痴」,真是太適合他了!

「唉呀,多麼美好的號碼!快點多唸幾次給我聽聽!」他雙眼發亮,壓根不在乎我的威脅。

我無言地瞄他一眼,決定快刀斬亂麻,不想再跟他糾纏下去,正常人待在他旁邊三秒鐵定發瘋,超過三秒就會準備跳樓!

「我下一個案子什麼時候會浮出來?」我壓下火氣,直接問重點。

每當我完成一個案子,就必須見八十七號一面,讓他用大拇指在簿子上蓋個手印,我才算完成了任務;如果要說清楚點,八十七號的大每指就像個按鈕,按下去才會有新的任務浮出,不然這本簿子就跟空白計算紙沒兩樣,廉價得很。

更氣人的是,任務是隨機分配,誰也不曉得啥時會浮出來,只為了兩個很妙的字:緣分。

有緣有緣,要嘛就不來,要嘛就一直來,我不是閒死就是忙死,我強烈覺得自己早晚會因為過勞而陣亡,成為冥府首隻被累死的鬼。

「嗯,任務是隨機出現的,我也沒辦法告訴你……還有問題嗎?」他邊問邊蓋下手印,還把簿子拿起來吹了吹。

「我要放假!我已經連續四個月沒放假,快累死了!」我在八十七號的耳邊吼道。

「哦?時間過得這麼快?四個月啦?」他好驚訝地問,隨即喝口西瓜汁,露出悠然的笑容道:「你可能要哭哭囉,可愛又可憐的小奈奈……

八十七號掛上墨鏡,微笑再微笑。

「我警告過你幾百遍了,不要再叫我奈奈!」我一拳就往他的笑臉揍過去,卻揮了個空拳,八十七號已經消失無蹤,連個影子也沒有看到。

遮陽傘底下,只剩一張藍色涼椅,椅子上留著紅色的簿子,簿子封面上「奈何簿」三個大字躍入我的眼中。

拿起奈何簿,我怒氣未消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動作粗魯地攤開——

字跡已經浮現,寫著委託人提供的資料。

我專心看著。

********

「阿公啊,你死得好慘啊!你叫我怎麼活下去啊!活在沒有你的世界,我崩潰啊啦!你這樣轉身就走,我要怎麼活啊!哇嗚嗚嗚嗚嗚——

佈置莊嚴的靈堂,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邊點眼藥水邊越過重重人牆,然後對著棺材深深吸一口氣,在眾人納悶又不解的眼光中,「哇」的一聲猛然趴在棺材上,抽抽噎噎,哭得嘴歪眼斜,表情猙獰到極點,宛如棺材裡的人欠了她八百萬未還就兩腳伸直見閻羅王去了。

驚呼聲此起彼落,有小孩張大嘴巴停止哭泣、有位老伯抽面紙的動作僵在半空中,更有斯文男子忘了把滑落鼻梁的眼鏡推回去,剛走進來的黑衣少年納悶地搔搔頭後,又匆匆往外面走了出去。

白衣女子無視眾人皆呆我獨醒的詭異狀況,硬是哭得肝腸寸斷、硬是哭得驚天動地,原本該是美人落淚的傾國絕顏,只可惜買了便宜的化妝品,兩條黑色的眼淚讓她瞬間變成鬼見愁,連鬼都會被她嚇得再死一次!

「這位小姐……」某位大嬸搖著她的肩膀。

「挖A阿公啊……

「小姐……

「阿——公——啊——」仰天長嘯。

「小姐!」大嬸拉高嗓門。

「衝啥啦!沒看到我很傷心、很悲傷,哭得很忙嗎!」女子柳眉橫豎,粗聲粗氣地不悅回道,惱怒自己完美的情緒被硬生生打斷。

不知道是誰的吸氣聲。

不曉得又是誰的抽氣聲。

過了十秒。

「小姐!妳給偶睜大眼睛看清楚照片上的輪!妳素要氣死偶阿罵素不素逆!」大嬸氣到雙眼翻白,也沒有注意到語病,差點活活暈了過去。

「啊?」好驚訝好意外地回應。

女子茫然了兩秒,抬起頭看到黑白遺照裡的女士正瞪著她,顯然很想從棺材裡爬起來,拿拐杖把眼前的白目揍飛到遠古時代當恐龍飼料!

「嚇!我哭錯人啦?」女子恍然大悟,羞紅了白嫩嫩的臉蛋,發窘地向家屬道歉後,如火車頭般掩面狂奔而出。

現在才發現哭錯人,反應會不會太慢了一點?

我揉揉太陽穴,跟在女子的身後,為這燙手山芋苦惱。

林淑美,二十五歲,職業為孝女白琴,白天上班,晚上是大學夜間部的學生,目前三修延畢中,極有可能破學校紀錄邁向四修,最後坐上史無前例的五修寶座。

延畢的科目:國文。

要死了,這怎麼得了?百病皆可醫,腦殘無藥醫啊!

我覺得自己非常有可能在這個任務裡掛掉。

願各方神明保佑,我可不想浪費時間在她身上。

畢竟,我的時間有限。

********

等林淑美哭完,太陽都已經揮揮衣袖下山,遠方的野狗很努力地飆高音,只可惜五音不全,都走音破嗓了。

我看著她走出喪禮會場,再度打了個哈欠。

要怎麼接近她呢?這可是個大問題。

畢竟這女的交友圈實在太小,除了工作、上學、吃飯之外,幾乎整天都待在家裡,標準的宅女一枚,而且是宅到會發霉發臭的那種。

懶懶地斜靠著電線桿,我把巧克力口味的棒棒糖含在嘴裡,翻開紅色的簿子,看著委託人漂亮的字跡,愈看愈覺得頭痛。

想讓她忘記自己的人,是她長年住在醫院的妹妹,一個自出生以來就體弱多病的女孩,和姐姐相依為命多年後,終於在十七歲的時候死了,擺脫每日打針吃藥的日子。

原本早就該去投胎當千金女享福的,可是因為心裡牽掛著陽世間的姐姐,妹妹滯留冥府多日,堅決不喝孟婆湯忘記塵緣,強灌下去又全數吐出來,還咬傷了無數隻可憐又無辜的小鬼。

看來她姐姐每天熬補藥還是有效的,至少幫她補了牙齒。

「喂!前面的傢伙!快點閃開!」

藍色的野狼一二五噪音大得會嚇死人,所到之處必然鬼哭神號、妖魔縮尾亂竄、老鼠和肥貓相約逃命。

我好想閃,可是我不能閃,凡事得照計劃進行,才不會出差錯給人抓到小辮子。

「啊――」她發自於內心喊出來的尖叫,比在靈堂的假哭有誠意幾百萬倍,如果她開竅點用這樣富有感情的聲音去哭,包準哭遍天下無敵手,連路過的蒼蠅都會為她掬一把感動的淚水。

我咬碎棒棒糖,巧克力的味道更濃了。媽的,果然不應該買便宜貨,這麼甜是要甜死人嗎?

更正,是要甜死鬼嗎!

「碰!」

她摔車了,車頭完美地吻上路旁倒楣的大樹,她則一頭栽進了路旁的草叢裡,而我是那個害她摔車的人。

那本破簿子只有說要完成任務,沒有限制我用哪種方法,她如果撞成白痴,也算是忘記妹妹吧?

「死了沒?」我踢踢她的腳。

沒有反應,也沒有嚴重外傷,只有幾處擦破皮的小傷,其他地方看起來都好端端的,似乎因為摔到草地上而減少了衝擊。

我伸出手探她的鼻息,還活著。

無奈又無奈地撐起她的身體,我把她拖到我的車上,直奔山下的醫院。

在車上,林淑美的皮夾掉了出來,放證件的地方夾著一張姐妹相擁的合照,兩個人在陽光下相互凝視,笑得格外燦爛。

我嗤了聲,撇過頭狠狠按下喇叭,逼前面的烏龜車躲到旁邊爬。

********

三更半夜,醫院冷氣開得很強,冷得要死。

看來這家開在郊區的醫院生意很不好,目前為止急診室裡只有林淑美在吊點滴、另一個老婆婆在睡覺兼磨牙,醫生閒到對著桌上的假花打瞌睡,護士則在電腦前上網買衣服。

難怪這家醫院總是醫死人,名列冥府十大金雞母,專門生產怨魂冤鬼,樂得冥府差點破例打塊招牌表揚其模範,願人間醫院向此勝地看齊。

我瞧了瞧醫生的名牌,暗暗記下他的名字,下次得在他沒輪班的時候來光顧,免得他又雞婆把人救活。

林淑美睜開了眼睛,茫然盯著我。

「妳醒了?醫生說妳有輕微腦震盪,其他的地方都是皮肉傷,休息個幾天就沒事了。」我有點可惜地說。

可惜她沒死,不然我就可以爽爽地開始下一個案子了。

「你……是你!那個害我摔車的人!」她認出了我,臉迅速拉下來,雙頰似吹氣球般充氣再充氣,遠一點看像隻臭水溝裡的青蛙,近看像塞了兩顆雞蛋在嘴裡吞不下去。好幼稚的生氣方法,她真的是大學生嗎?

「小姐,是妳跑來撞我的。妳看,為了躲開妳的機車,我的手也磨破皮了,好痛喔……」我泫然欲泣,滿臉委屈。

面對單細胞生物,只能用蠢蠢人格來應對,這齣戲才演得下去。

聽八十七號說,我上輩子是個天才詐欺犯,演技可是職業級,多少人為我的表演感動落淚,只恨老天爺太早勾走我的壽命,讓我來不及變成世界百大富豪,遺憾地不能留名青史。

「你、你你、你你你……哭什麼!這麼大一個人哭成這樣,丟不丟臉啊!」林淑美簡直手足無措了,傻妹性格再現。

再怎樣也不會比她還丟臉,我又沒有哭錯人。

為了讓戲能夠繼續演下去,我強忍住到嘴邊的話,用牙齒咬著下嘴唇,睜大眼睛停止哭泣,一臉受驚小鹿的模樣。

鬼界的奧斯卡金像獎,我來了!

「可是、可是……因為送妳來醫院,我來不及回家跟房東續約,他把房子租給別人了……我、我不知道我要去哪裡,我沒有地方可以去,只能睡路邊公園……」我充分運用超級欠扁的哭腔,要死不活地控訴兼抹黑,拖拖拉拉的語氣中,全都是自憐與無辜。

「你不要哭得好像我欺負你一樣!」林淑美不顧身在醫院,模仿母獅的怒吼,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怪物。

我飛快摀住她的嘴巴,動作看起來很輕,其實幾乎使出了我全身的力氣,她依依嗚嗚啊啊的說了什麼鬼,我都笑著搖頭表示不知道,依然滿臉無辜地望著她,眼睛水呀水汪汪的好純真、好乖巧。

「妳沒有欺負我,是我笨得相信妳是好人。對,都是我太笨,我不怪妳,真的不怪妳……」接著她的話尾,我很順地說下去,順到隔壁床被吵醒的老婆婆都看著她搖頭。

好個始亂終棄的絕佳劇本,偶像劇果然沒白看!

「嗚嗚嗚……」她很努力地想掰開我的手。

「嗚嗚嗚……」我很努力地擠出我的淚水。

「嗚!」她眼睛瞇了起來。

「嗚!」我來個完美抽噎。

倏地,一股劇痛從我的掌心狠狠地傳到我的大腦,痛得我立刻放開手,閃離林淑美的身邊!

媽媽咪呀,她居然張嘴咬人?

「妳妳妳!」我深深吸口氣。

「怎樣!」她也喘著氣。

「有沒有……狂犬病?」我小心翼翼地開口,很怕自己成為冥府第一隻得到狂犬病的鬼僕,那會丟臉死。

「你找死啊!要不要我再咬一口?」她的美眸噴著熊熊火焰,表情猙獰得好似夜叉轉世,櫻桃小口瞬間撐成香腸肉嘴。

「那、那個——

「又怎樣?」

「我、我帶妳去打預防針好不好?」

……

「啊――」

*******

所以說,林淑美的國文會三修是有道理的,這證明了她媽偷懶沒去醫院產檢,才會生出一個沒有腦細胞的女兒。

試問,有誰會第一次見面,任對方隨便哭個兩聲,就心軟地把陌生人帶回家?

雖然說,我的皮相不算太難看,有好幾次走在路上被演藝圈的經紀人纏住,說什麼要跟我簽約拍戲,但是我沒時間也沒力氣去拋頭露面,只恨老天爺忘了賜給我一個分身來幫忙我完成任務,早一秒脫離八十七號的魔掌也好……

令我極度納悶的是,她眼底沒有冒出粉紅色的愛心泡泡砸向我,卻把我給帶回家,讓我一路走在她的身旁沒事做,只好偷偷瞥她幾眼。

早晨的空氣很好,從醫院走出來沒多久就到了她家:是一棟中古的透天厝,屋齡最少也有三十年,樓梯踏上去像隨時都會垮掉,種在陽台的仙人掌看起來也快發霉了。

林淑美帶我逛了屋子內外一圈,並且帶我走進一間雅房,說是暫時讓我住幾天,然後就自己去做早餐了。

我聳聳肩,輕輕關上門,跟著她走進廚房。

半小時後,她像是忽然發現了該說些什麼,猛然轉身朝坐在餐桌前的我走來。

「你今天立刻給我去找房子!找到就給我滾出去!」她手拿湯勺在空中揮兩下,最後指著我的鼻子,很有魄力地宣佈。

果然,過了半小時才想到叫我去找房子。

不過,正常人應該會叫我去住旅館吧?她神經也真夠大條,直接把我帶回家……

我皺皺鼻子,有點想打噴嚏,但是為了不被她剁下去煮湯,我硬是忍住那股衝動,不讓自己的鼻涕往她臉上噴。

「我吃完早餐就去找房子,這樣可以嗎?」

她見到我畏畏縮縮的表情,重重哼一聲,又走回廚房煮湯。

早餐是番茄炒麵,差強人意、勉勉強強,吃下去應該不會有事,看她得意的模樣,那應該是她最拿手的菜色;問題是,她另外煮了一鍋玉米濃湯,只有幾顆玉米粒飄在少少的蛋花上面,為了調味她居然倒了十分之一罐的胡椒!

這女人是吃胡椒粉長大的嗎?還是現在胡椒粉正在打折促銷?

「妳會不會加太多……哇哈、哈、哈……」我看見她又要倒胡椒粉,便走到她身邊試著開口,想叫她別倒那麼多。

不行,停止呼吸講話太高難度了,我做不到。

終於,我還是打了個超級大噴嚏,還很準地對著整鍋湯噴去,讓林淑美反應不及,持著湯勺傻愣住。

完美的角度,出奇制勝的一擊,讓我擺脫玉米濃湯!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驚恐地盯著她,整個身體努力往牆角縮,連眼淚都差點噴出來。

她臉上的青筋跳啊跳,最後整張臉開始吹氣球,只見她特別盤起來的頭髮掉了一撮在額前,隨著她用力呼吸起飛又降落,比拍洗髮精廣告還要飛揚。

……不是故意的?」冷冷說完,她關掉瓦斯。

她一說話,室內溫度瞬間降低了幾度,連湯都不沸騰了。

「我發誓,絕對!」是故意的。

林淑美瞪著我,不知道是第幾次瞪著我,如果她的目光可以殺人,我想我已經死好幾百次了。

她瞪人的表情讓我想起以前,在我還在唸高中的時候,校門口總會有一個女孩子穿著制服,牽著她的腳踏車氣呼呼地等著我,那女孩總是比我先走出校門,然後自己愛等又愛罵,看到我就罵我又遲到了——

咦?等等,我有讀過高中?

「你給我滾出去!」

來不及深思腦海中掠過的片段,林淑美就把我推出廚房,惱怒地甩上門。

呆站在門邊,我望著林淑美的背影,看著她倒掉玉米濃湯。

我快想起來了,卻又想不起最關鍵的地方。

我看不見,那女孩的臉。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