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骰》

 編號:754
 作者:艾迪生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9.25
 ISBN:
9789862904312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媲美《西遊記》之玄幻驚奇旅程
眾所矚目新星作家艾迪生◎著 / Cash◎封面繪圖

降妖伏魔、對抗鬼主獨門大絕——
擲「鬼骰」、比大小?!

內容簡介

鬼骰簡介:道士對抗妖魔鬼怪最直接的武器,也是妖魔鬼怪修練出的元神。

特    色:能力大小外觀依持有者修練程度而有所不同,變化莫測。

對抗規則:對戰雙方分別擲骰,並施展擲出點數的所屬法術,收伏對方者勝。

嚴正警告:點數較小者,不一定會輸;點數較大者,不一定會贏。

眾妖紛紛出招,擲出各種奇形怪狀的骰子,它們色彩繽紛、千變萬化,有如小型的流星雨一一墜地,撒滿了地面。

眼見幾十顆鬼骰逐漸停止滾動,那老妖怪挺身而出,細點一顆顆的鬼骰說:「三點、五點、六點、一點……幾乎每種點數都有,妳頂多擲出六點打平,擲到六以下就被我們這方的六點擊敗,我說小妹妹,妳要怎麼贏啊?」

此刻,心媛選擇正面迎敵,在晚風吹撫下金髮飄逸,她跳上石骰,高高在上,神氣地說:「蠢的是你們,無論幾點,你們都輸定了。」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艾迪生

……我是艾迪生,而發明大王是愛迪生。

人們耳熟能詳的愛迪生發明了很多東西,身為小小作家的我也寫了很多故事;如果文字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那艾迪生也要當發明大王!

小說儲藏地:http://addisonovel.pixnet.net/blog

目錄

第一章.時機Moment(上)
第二章.時機Moment(下)
第三章.救世主messiaH
第四章.殺機Murder(上)
第五章.殺機Murder(下)
第六章.線Marionette

作者自序

猶記得我上大學第一個被當的科目叫「機率與統計」,那時候我就覺得機率這東西怎麼可以搞到如此複雜,等之後被當的科目愈來愈多,才深感一切都變得簡單多了,因為我看開了……

其實生活中很多事情都和機率有關,像是我多讀點書的話,考試超過六十分的「機率」就會高點;假如長得更帥、再幽默些,追女生成功的「機會」也會提高不少。

所以說機率這玩意,是人為能去改變的,偏偏有些人不想自己去努力,反而求助鬼神,比如說我養了小鬼,讓他在考場上偷看別人答案再告訴我,這樣子我考高分的「機率」不也增加了?或者是下蠱讓我喜歡的人愛上我,那兩人在一起的機會就趨近百分之百。

這些事情,使我將靈異與機率結合在一起,就讓《鬼骰》這有趣的題材跑了出來。

《鬼骰》是我的第二本小說,裡頭每顆鬼骰都有獨特的能力,造型也千變萬化,特別是角色的魅力,讓我很投入這本書的創作,並結合了一部古典神魔小說來豐富它的劇情,希望各位讀者也會喜歡上他們!

精采試閱

第一章 金骰

「呼。」我嘆氣,今晚總算下定決心說出這件事了。

電腦桌前,我看著那塵封已久的木製小盒子,猶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見著它,還以為是類似母親珍藏在抽屜中、某種外觀精緻的戒指盒。

沒想到當我小心翼翼打開後,盒內散發出淡淡黃光,而裡頭放著的不是戒指,是一顆金色、半透明的骰子。

那時我看得入迷,下意識伸手撫摸它,它的重量和觸感與一般骰子別無兩樣,皆是小巧且冰涼,比較奇特的是它的六個面上,只有一面有一粒白點,其餘五面沒有任何點數。

儘管十多年後的現在,靜止在一旁滑鼠邊的它,依然是顆僅有一點的骰子,至於裝它的小木盒,我正用紙巾擦拭著,準備要將金骰子與我的故事,分享給相識了兩個月的網友們。

他們三人是我在論壇上因緣際會結交到的朋友,我們都喜歡聽一些較鮮為人知的靈異傳聞,便常聚在線上輪流講鬼故事,或討論其真實性。

裡面年紀最大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上班族,他的暱稱是「古早味」,我們則稱他為「古大叔」,他講話聲音低沉,身形略胖、臉頰豐腴,在語音聊天中,時常聽見他的咳嗽聲,是古大叔抽菸多年的痼疾。

再來是小我四歲、讀大二的女學生,暱稱「青青」,她長相甜美、個性文靜,有一頭黑色長髮,聲音如銀鈴般悅耳動聽,起初我們認識時,害羞的她一直不敢使用視訊和麥克風與我們交談,直到經過另一位女網友「小涼」多天不斷地勸說,才說服青青讓我們在螢幕上見到她的美貌,以及聽到她動人的音色。

而年齡最小、最活潑的「小涼」,是個成績優異的高三生,早已推甄上大學的她,空閒時間很多,放學後幾乎都待在線上,也是我們四人之中提供最多靈異故事的人。

此刻,眼看電腦螢幕右下角的時間慢慢接近深夜十二點,我放下手邊的工作,把骰子收回木盒裡,接著挪動滑鼠點擊桌面的語音軟體,在自動登入後,如往常跳出一格視窗,上頭寫著:歡迎你,艾迪生

我輕點左鍵關掉它,「艾迪生」是我的暱稱,在我瀏覽離線留言的同時,我進到我的頻道大廳內,狀態閒置的小涼看來已經等了我好一會,然而在所有人到齊前,我還是將木盒擺在視訊鏡頭照不到的地方,畢竟這發光的金骰子對我來說是極珍貴的寶物,我不曾帶它離開過房間,更沒有讓其他人看過。

而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等了幾分鐘後,看著帳號顯示離線的古大叔及青青,我先點選小涼的名字送出邀請,調整好設定並戴上耳麥,結果不到幾秒,小涼很快地做出回應,她小巧的臉蛋便出現在我的畫面裡。

「嗨。」我打招呼,小涼微笑,伸出左手到她臉龐的小梨渦邊,手指如波浪般律動,那是她可愛的招牌動作。

只見小涼另一手拿出粉紅色的耳麥,短髮的她低頭戴起,問道:「艾迪生,今天你要說的是自己親身的經歷,對嗎?」

我點頭,回答:「之前聽古大叔講他去國外出差的詭異遭遇,讓我發毛好幾天,所以我覺得我也不該藏私才對。」

「呵,是喔?」小涼一臉質疑,古靈精怪的她小嘴含著吸管喝飲料,用打字的方式傳送訊息給我:難道不是因為青青姊?

我看見那行字愣了一下,坦白道:「也……算是啦。」事實上,我暗戀青青的事,早在一星期前就被她看穿了。

「青青姊很喜歡聽真實的鬼故事,平時難得發言的她啊,那一次聽古大叔的出差經驗,竟然開口和古大叔聊了半小時呢!」小涼回憶著,她提醒我:「你等會要講的,應該不是為了青青姊而捏造的假故事吧?不可以欺騙我們啊。」

「嗯,當然是真的,我有證據呢。」我語氣真摯,打算舉高裝金骰的木盒時,古大叔和青青一前一後上線了,我立刻送出邀請。

「那我可不能輸你們,下次就換我了,我要帶你們去事件發生現場講鬼故事。」小涼嘴角上揚,表情信心十足。

「哦。」我感到驚訝,心想:繼上次的聚餐後,大家又要約見面了嗎?

這時古大叔和青青的視訊也連了上來,背景是凌亂房間的古大叔問道:「我好像聽到小涼說要帶我們出去講鬼故事啊?」

「是啊。」小涼笑盈盈地說。

而剛洗完澡的青青披著浴巾在吹頭髮,她在鏡頭前來回走動,一雙大眼睛不時關注螢幕,我想應該是耳機還沒插上主機,所以她能一邊梳理一邊從喇叭聽我們的對話。

「那今天是艾迪生說了。」留著小平頭的古大叔點了根菸,很悠哉地靠著椅背。

「嗯,我要說關於我小時候住在舊家的事情。」我說,注意力集中在螢幕上的青青,她加穿了一件薄外套,側頭梳著長髮走來,輕拉椅子坐下。

「不好意思,都在等我。」青青歉疚道,素顏的她模樣格外清純。

「咳,沒關係。」同為遲到者的古大叔不在意地說。

「青青姊,如果我邀妳去外面聽我說我恐怖的親身體驗,妳要去嗎?」小涼問道,因為我們都曉得,四人能不能出團的關鍵在於個性非常內向的青青。

豈料小涼才剛問完,青青便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果然她對真實性高的鬼故事相當感興趣,她說:「喔……好的,我剛才有聽見一點點你們談話的內容,只要距離不遠,我會去的。」

我一聽暗自竊喜,和小涼有默契地朝鏡頭相視一笑。

「既然如此,出遊的事就給主辦人小涼規劃了,時間上大家有空再喬,我明天還要上班,現在先聽艾迪生說他的鬼故事吧。」古大叔簡單安排著,成熟穩健的他,總是聚會時掌握流程和控制氣氛的大家長。

OK,沒問題。」小涼開心地說,見她和青青兩人露出拭目以待的神情,我說道:「好,那我趕緊說了。」

這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在我升上國中前呢,我們家是住在一處偏遠的鄉下地方,擁有一棟兩層樓的屋子,屋後有一座花園,屋前則是一片空地,停了父親的愛車。

當時家中的人口很多,爺爺奶奶都還健在,他們十分疼我,在我小學放學後,爺爺會騎腳踏車來接我,尤其是學校只上半天課時,他下午就會載我去別人家作客、泡茶,直到傍晚奶奶差不多煮好晚飯,我們才一路欣賞著夕陽返家。

其中在爺爺那麼多的朋友裡,有一位留著白鬍鬚、面頰削瘦的老伯伯對我最好,常誇讚我很有慧根,他獨自住在一座大橋旁的窄小鐵皮屋內,而戶外有一棵大榕樹,爺爺和老伯伯平常都會坐在樹下喝茶。

每次我們來,老伯伯都會給我一瓶彈珠汽水,免得我一個小孩子看他們泡茶會覺得枯燥乏味,偶爾也會吃到香魚片、巧克力球等零食,當然最有趣的,是聽老伯伯說一些鬼怪的故事。

據我的了解,老伯伯平時的工作好像是在替人驅邪避凶,我參觀過他的家裡,屋內有許多奇奇怪怪的物品、法器,以及一張靠牆半身高的木桌。

桌上鋪了一塊大黃布垂地,供奉著佛像,而他內寢的門上還貼了一張正方形的奇特符咒,上頭用硃砂點了跟骰子相似的六點。

老伯伯和爺爺聊天時,經常講著哪家哪戶的某人被跟了,或是中邪了,而且說什麼他的年紀愈大,愈幫不了他們,因為另一邊的鬼主逼得他很緊……

此時青青忍不住好奇打斷了我,她問:「鬼主?那是怎樣的鬼?」

「我也不清楚,可是我知道老伯伯後來是被他害死的。」我難過地說:「他肯定是不好的惡鬼。」

「哦,他用什麼手段害人的?」古大叔蹺著腳問。

「嗯……是骰子。」我回答。

「啊?骰子?」小涼皺眉道,隔壁視窗的青青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古大叔摸著下巴說:「我從未聽過鬼用骰子奪人性命,太特別了,你能多說一點嗎?」

我點頭,回想著續道:「我奶奶之後有一次被煞到,也是請老伯伯來看,那時候神智不清的她躺在床上全身發冷,爺爺和父親分別站在床的頭尾照顧奶奶,母親則是在大廳乾著急,我便躲在門邊偷瞄,看見老伯伯從褲子口袋取出一個棒球大的灰骰子,他握著它,口中唸唸有詞,然後我彷彿看到蓋在奶奶身上的被單,憑空冒出一股黑煙,不過爺爺和父親似乎沒有看見,接著老伯伯抬高手,像在與黑煙協調什麼,我想往前看仔細時,就被母親發現,一把抱我離開房門了。」

「那老伯伯也有骰子?難不成是某種驅邪的道具?」古大叔坐正身子,他眉頭深鎖,青青也不解地說:「可是艾迪生你說鬼主是用骰子害死老伯伯的,所以說骰子能驅邪又能害人囉?」

古大叔想了片刻,插話道:「除非骰子對他們來說是種武器,老伯贏了就能驅走不好的東西,反之輸了,會慘遭奪命?」

青青和小涼聽了他的推論都相當訝異,畢竟他的確一語中的,講到我接下來要說的重點了,我開口解釋:「沒錯,因為往後的某日,我親眼看到鬼主與老伯伯駭人的鬥法過程——」

那一天,大概是爺爺過世半年後了。

國小即將畢業的我已學著自己騎腳踏車上下學,每當騎著車,望著同一片無邊無際的天空,陽光溫暖地照在臉上,我就會思念起爺爺暖和的後背,所以只要有空暇的時間,我便會去找老伯伯陪伴他。

印象中,那是個烏雲密布的下午,我剛放學,揹著書包騎車來到老伯伯家,將腳踏車停在大榕樹下,一切都很平靜,沒有風,天氣有點悶,我喊著他,一步一步走進屋子,老伯伯並不在家裡,無聊的我就坐在板凳上等他。

不久,他提著一個裝了衣物的竹籃回來,原來是他看要變天了,就先走到橋下,去乾涸的河床邊收衣服。

「你來了,幫我把這籃衣服拿進去。」老伯伯和藹地說。

「好。」我扛著它,推開那扇貼了符咒的門,老伯伯的房間始終光線黯淡,兩側窗戶貼著報紙透進微光,四周遍布著檀香的氣味,我把竹籃放到床板上,慢步走出房間,發現老伯伯正翻箱倒櫃地找東西。

「你在找什麼啊?」看老伯伯把一堆零零碎碎的物品弄得滿地都是,我彎身想幫忙收拾,卻被他拒絕了。

「來不及了,你趕快躲到神桌下。」老伯伯緊張道,模樣判若兩人。

「老伯伯怎麼了?」我問,內心深感不安。

「你是很有天分的孩子,將來一定也能聽到那聲音。」老伯伯冷汗直冒,不停地回頭看向門外。

「什麼聲音,我沒有聽見呢。」我說。

「是從遠處傳來的馬蹄聲,鬼主來之前的警告。」老伯伯神情焦慮,一手拉著我來到神桌前,他掀高低垂的黃巾,示意要我鑽到桌底。

年紀還小的我顫抖道:「老伯伯,我怕。」

「別怕,你躲好不要出來。」老伯伯說完話,立即放下黃布,僅留一道細縫,而處於跪趴姿勢的我,便藉此空隙偷看著外面。

說時遲那時快,我看見一雙穿黑皮鞋的腳跨過門檻走進了屋子,神桌還震了一下,似乎是那人無預警地進屋,使老伯伯被嚇著了。

「鬼、鬼主。」老伯伯的身子壓抵著神桌,發出「嘎嘎」聲響。

「久違了。」鬼主說,他的聲音沙啞、怪異,讓我聽了起雞皮疙瘩。

「你為何而來?我這不歡迎你。」老伯伯口氣異常激動。

「唉……」鬼主無奈地嘆氣,同時一道寒風撫過黃布,地板忽然變得冰涼,使我的小臉不敢貼在地面。

鬼主走上前兩步,冷冷地說:「你該心知肚明,你老了,時候到了。」

「哼!」老伯伯狠狠地跺腳,氣沖沖地說:「你們只是不想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壞你們的好事罷了。」

鬼主聽完即笑道:「不對喔,我可是很公正的,是你活得夠久了。」

「廢話少說,有種就來,我未必會輸你。」老伯伯說著便搖起銅鈴開始作法,鈴聲尖銳,刺痛著我的耳膜,可惜響不到幾秒,就聽得鬼主更強烈的大喝,我疼得摀住耳朵,頭皮發麻,接著看到銅鈴和斷成兩截的木劍接連掉到地板上。

鬼主輕咳,不屑地說:「什麼年代了,直接拿出真本事好嗎?」

而老伯伯沒有回話,但是我能感受到屋內的氣氛變了,鬼主和老伯伯之間拉開了距離,鬼主說:「這才像樣,擲吧,反正你贏我的機率低得可憐。」

「沒試試看怎知道!」老伯伯說道,他的影子晃動,一個東西被他丟下地板,滾了三圈後停住。

我瞇眼專注一瞧,是那粒棒球大的灰色骰子。

它周圍的光線有點扭曲,導致附近的地板看在我眼中都變形了,這時老伯伯胸有成竹地說:「好啊!四點。」

然而鬼主卻潑他冷水,竊笑道:「嘿嘿,差一點、差一點,老頭你輸了。」

「你沒擲怎可下定論!」老伯伯發怒著。

「不見棺材不掉淚啊。」鬼主無所謂地說,他大口深吸著氣,腳邊的影子化成一團黑霧向上直飛,我吞嚥,等了數秒,看著這沒影子的怪物前方,掉下一顆拳頭大的骰子。

烏漆抹黑的影子骰帶著殘影在地面彈跳,那軌跡撲朔迷離,不規律地跳動,當它終於靜止時,上面的點數是鮮紅色的三點。

「哈,是我贏了!」老伯伯興奮地大叫,我也鬆了一口氣,為他高興著。

擲出點數小於老伯伯的鬼主卻悠哉慢步,不疾不徐地說:「等等,還沒完呢。」

豈料鬼主語畢,在影子骰的陰影中出現了幾隻小鬼,他們長著獠牙,耳尖指長,伸出雙臂賣力地推著黑骰。

老伯伯無任何阻止的動作,我猜他和我一樣根本不知鬼主動了什麼手法,只能眼睜睜看著小鬼們緩緩搖晃骰子,然後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影子骰原本是三點,突然間被小鬼們合力一推倒,翻到了連接五點的那一面——

聽我說到這裡,青青、小涼和古大叔都是一陣驚呼。

特別是非常投入的青青還一度哽咽,她問:「難道鬼主是指養小鬼的主人?老伯伯輸了嗎?」

「我不知道鬼主的底細,能確定的是老伯伯輸了。」我沉痛地說:「那好比是一場賭局,獲勝的鬼主奪走了老伯伯的生命力,他大搖大擺地離去後,老伯伯虛脫地倒在地上,他的骰子也離奇地蒸發消失,我哭著爬出來,只見老伯伯用剩餘的力氣交與我一把古老的鑰匙,並指著神桌下我方才躲藏的位置,我點頭表示明白,臉色蒼白的他勉強擠出笑容,雙眼便漸漸闔起,去西方極樂世界和爺爺相會了。」

我喝口水,訴說的往事來到了尾聲,畫面上小涼和青青紅著眼眶,古大叔也垂首沉思。

「嗚嗚……」小涼抽泣道:「那他留給你什麼?」

此時在電腦桌上待命良久的小木盒總算登場,為了展現它的神奇之處,我還特地關上房間的燈,將它捧在鏡頭前方打開。

柔和的黃光隨著掀蓋的動作緩緩散發出來,與螢幕的光亮相抗衡,我輕輕地取出那顆金骰子,他們眼睛皆為之一亮。

小涼吃驚道:「你也得到一顆神祕的骰子了!」

「嗯,我在神桌內部找到一個上鎖的抽屜,裡面放著一個裝金骰的木盒,可是它和老伯伯、鬼主的骰子相比之下小很多,沒有什麼特殊功用,六個面就一面畫了一點。」我把金骰小力地拋到桌面作為示範,它翻滾兩圈停在空白面,未發生奇怪的現象。

古大叔說:「真神奇,千萬別告訴我骰子裡裝了LED燈。」

我將骰子捧在掌心,說道:「看,它是半透明的,沒裝設電子設備。」

「那艾迪生我問你喔。」螢幕前,一直盯著骰子看的青青詢問:「下次小涼辦的聚會你會參加嗎?」

我曉得她也會去,想都沒想便回答道:「會啊。」

「嗯。」青青微笑,能和她聊上幾句的我心情愉悅,她又問:「那你可以帶骰子來給我們看看嗎?」

古大叔聽見也附和道:「好主意,我也想看。」

「我也是、我也是!」小涼跟著說。

我看著他們期待的臉孔,再看向手中發光的金骰子,其實當我決定要說出這段深埋於心中的回憶時,早有了讓金骰子重見天日的打算。

以前的我總擔心這金骰子會不會引來鬼主,或者其他有的沒的妖魔鬼怪,但這麼多年來,我都是平安、順遂地成長,沒再碰過靈異事件。

換個角度想,爺爺和老伯伯在他們有生之年那麼照顧我,也許託付給我的東西,是個能保護我的護身符也說不定。

讓我長大後,可以勇敢、客觀的面對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更進一步想去理解它們,試圖探索老伯伯接觸過的另一個世界,也就因為這念頭產生的動機,我和青青、小涼、古大叔三人才有了交集。

所以對於他們想看骰子一事,我說道:「當天我會帶它去的。」

小涼開心地拍手,青青也在聊天室發送一個笑臉圖案。

我的故事分享完後,由於古大叔明早還得上班,他便先行下線了,留下我們三人繼續聊天說笑,討論著何時要去聽小涼說她親身體驗的恐怖經歷。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