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戰之章【黃泉委託人X紅龍之眼】

龍雲◎著 | ◎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9.13 | 售價:260元 | ISBN:9789862904374



特色

新的篇章即刻啟動!
歷史性的交會一戰,會迸出什麼樣的燦爛花火呢?

首刷贈送限量版書衣!

你別太瞧不起人啊!」飛燕怒斥。
飛燕斥完,雙手一揮,
所有碎石頓時化成子彈,紛紛朝對方襲去。

「現在換我了吧?」
任凡叫完,搭起彈弓朝對方射去。
鐵珠筆直朝對方飛去,對方竟然也不閃躲,
只是冷冷地看著任凡對自己進攻。

大量的石頭落在台上,揚起了一堆沙塵,
將看台弄得一片煙霧濛濛。

簡介

滅龍會歐洲本部

中庭,任凡帶來的棺材裡面躺著那具焦屍,引來一堆人圍觀。
其中一個滅龍會的成員,側著頭看著這具裝有焦屍的棺材。

不管怎麼看,拿來裝這具焦屍的棺材都太大了點。
不只是這樣,從內裡的底層看起來,頂多只到這大棺材的一半。

那下半部到底裝了什麼?這個成員不禁心想。

就在這時,棺材突然爆了開來,
強大的暴風,將所有圍在棺材旁邊的人,全部都震了開來。

在其他房間慶祝的成員,也在這爆炸聲的吸引之下,紛紛趕往中庭。所有人都看著那被煙塵包圍的棺材。

這時,從煙塵中,緩緩地浮現了一個人影。
人影閉著雙眼從煙塵中走了出來,所有人的視線都被這人給吸引了。

那人緩緩地張開了雙眼,即便在一片煙塵中,
他的雙眼仍然綻放著耀眼的紅色光芒。

購買資訊

9.6 金石堂及金石堂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 ENTER
博客來 | ENTER

9.13 全面上市資訊

7-11、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超商皆為選店上架,非全部的點都有販售,本次僅上了7-11,請多見諒

金石堂漫博展

本次贈品展期8.30開跑 活動網址ENTER


明日便利書全書系79折加價購
消費滿299元,贈【初夏之雪】或【紅舞鞋】行事曆乙份
二款採隨機出貨,數量有限,送完為止,尺寸皆為:14.8*21CM(直式)

 

博客來夏日書展



創作者簡介

龍雲

從小到大就一直很喜歡看有劇情的東西,從小說到漫畫,一直到電動跟電影,幾乎都是我的興趣。而在這種類繁多的項目裡面,自己最喜歡的就是恐怖電影和小說,不管是各式各樣的西洋電影或者東方怪談都合我的胃口,看多了自己也就跟著創作了起來。最喜歡的作家是貴志祐介。

龍雲官方部落格http://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 http://www.plurk.com/Cloud929

繪者介紹

釿Rozah

釿發音同於『銀』,在高雄工作的嘉義人,
創作靈感起源總是在夢中發生,特別喜歡畫肌膚的肉,作品喜好以奇幻類居多。

Blog: http://aaaa43210.blogspot.tw/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龍雲。

這是我第一份完全在新家完成的稿子,從各個角度來說,這本小說,對我的意義非常重大。

紅龍之眼與黃泉委託人,分別是我的第一部與第二部連載的小說。

就好像過去曾經說過的,這兩部小說剛好代表一陽一陰。

雖然過去在兩部小說中,有許多地方,都有相互呼應,但是將兩者合而為一,這本小說卻是唯一的一本。

也因此,我在小說之中安排了一些章節,希望可以讓大家有種截然不同的閱讀感覺。

其實最初有這樣將兩本小說合而為一的想法,是在寫黃泉委託人第一部完結篇的時候。

其中有一些場景,也是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想好的,只是一直遲遲沒有將他們寫下來。

不管你是紅龍之眼還是黃泉委託人的讀者,甚至是兩部都喜歡的讀者,我都衷心希望你們會喜歡這個作品。

也或許是因為這有點像是在整理過去自己兩部重要的作品,讓我在寫作的過程之中,也跟著思考了很多東西,也重寫了許多部分。

不過在寫作之中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大概就是重新去閱讀自己的這兩部作品,畢竟不管是紅龍之眼還是黃泉委託人,至今都已經相隔了幾年,所以有些細節的部分連我自己都已經不太記得,還需要常常去查看一下。

所以在寫作的過程之中,常常有許多需要修改的地方,寫起來也非常耗時。

當然,這一切在完成之後,都非常值得。                

至於可能有部分的紅龍之眼的讀者們會好奇,紅龍之眼的詛咒這次有沒有發威?

我只能說,詛咒是真實存在的啊~~~!

這次在寫作的過程中,也是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

看來我的八字,真的跟紅龍之眼不合啊。

希望在這本書,兩個作品做了一個融合之後,任凡可以壓得住飛燕,讓這詛咒煙消雲散吧!

最後,非常感謝各位一路的陪伴,希望這部作品大家會喜歡。

目錄

紅龍之眼導讀
黃泉委託人導讀
第一章  黃泉委託人在歐洲
第二章  紅龍之眼在歐洲
第三章  黃泉委託人×紅龍之眼
第四章  交纏的命運
第五章  紅龍之死
第六章  逆轉
第七章  三大神器之戰
第八章  決戰之末
尾聲
後記

精采試閱

第一章  黃泉委託人在歐洲

1

漆黑的夜裡,幽靜的歐洲街頭,此刻正瀰漫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氛圍。

這裡是附近一帶最惡名昭彰的地區,裡面出入份子複雜,犯罪案件頻傳。

所以只要天一黑,就鮮少有人車在這個區域活動,導致這裡一入夜,就變得宛如一座廢城般死寂。

一陣清脆的腳步聲,劃破了這股死寂,為這個地區帶來了一點不安的氣息。

腳步聲的主人,是一個與附近環境格格不入的東方男子。

東方男子就好像誤闖了森林的小綿羊般,走進了這個地區,渾然不知有一對不懷好意的雙眼,打從他一踏進這塊地就已經盯上他了。

就在東方男子轉入巷道的時候,一個身影也快速穿越了馬路,跟著東方男子一起進入巷道。

一年之中,總有這麼幾次,會有幾個對附近不甚了解的外地人或觀光客,誤闖這個區域。

最後都跟這個東方男子即將面臨的遭遇一樣,在這區域之中,遭到許多恐怖的暴行。

巷道之中,東方男子就佇立在那裡,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那隨後跟上的黑影眼看機不可失,從黑暗之中拿出了刀子,現身在東方男子的面前。

「嘿嘿,我想這東西說明了我的來意。」男子晃動著手上的刀子,雖然不確定對方聽不聽得懂,還是用流利的英語說道:「快點,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

就算聽不懂英語,看到男子手上亮著一把刀,多數人不需要透過翻譯也能猜到來者不善,面露驚恐的表情。

然而眼前的東方男子卻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一派輕鬆地看著他,這讓男子懷疑是不是這小子壓根腦袋就有問題。

男子不悅地皺起了眉頭,將手插入自己的口袋,將口袋拉了出來說道:「聽不懂嗎?把口袋清空,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

男子一邊比手畫腳表達自己的目的,就怕遇到了智能不足的,說不定不但什麼都搶不到,還得反過來幫他找回家的路,那可就虧大了。

「我沒有任何你想要的東西,」東方男子這時突然開口說:「但是我確定你有我想要的東西。」

「呿,原來你會說英語?」男子鬆了一口氣,冷笑了一聲說道。

只不過男子雖然這麼說,卻感覺到有點詭異,不知道眼前的東方男子到底是怎麼發聲的。

明明看他的嘴型,就不像是在說英語,但是在自己的耳中聽到的,竟然是道道地地的英文。

不過對方如何開口說英語,對男子來說,一點也不重要,畢竟他不是英文老師,不需要管眼前這東方男子的英文程度如何。

反正只要能溝通就好,畢竟身為歐洲人的他,英文其實也沒流利到可以與人深入研究的地步,更何況這絕對不是他此行的目的。

「既然懂英語,那動作就快一點,」男子沉下了臉,用刀指著對方說:「不要讓我一再重複。」

東方男子仍然沒有任何動作,這讓男子不禁惱火,想著是不是該給他來上一刀,知道自己不是開玩笑的。

就在男子考慮著這一刀要劃在哪裡的時候,東方男子緩緩地開口說:「艾蜜莉……這名字對你有什麼意義?」

「什麼?艾蜜莉?」

男子聽到東方男子口中的這個名字之後,雙眉緊皺,臉色驟變。

不過那只是很短暫的一瞬間,下一瞬間男子臉上頓時蒙上了一層殺氣問道:「你是艾蜜莉的什麼人?」

「幾天前,」東方男子淡淡地說:「艾蜜莉來找過我,拜託我跟你討回一筆屬於她的錢。」

聽到東方男子這麼說,男子的臉色一白,然後勉強地擠出笑容說:「很遺憾,兄弟,你搞錯人了,我認識的艾蜜莉,早就已經往生了。」

東方男子不至可否地聳了聳肩,然後似笑非笑地說:「誰跟你說往生就不能委託別人來要錢了?」

聽到東方男子這麼說,男子不但不覺得害怕,反而歪著嘴奸笑了起來。

因為男子剎那間就幫這一切做了最合理的解釋,人類總是如此,不管東方還是西方,只要出現不合理的事情,總有人會不問任何證據,就直接為這些原本很難以解釋的東西,做出最合理的見解。

男人心裡估計,眼前這個東方男子,說不定正是艾蜜莉那賤人的什麼網友之類的,沒錯,那女人最愛這種玩意了。

艾蜜莉在生前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眼前這個東方男子,將她的遭遇告訴他,然後這男人才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裝模作樣地說什麼「艾蜜莉委託他」之類的鬼話。

說穿了,他只是要那些錢而已。

只可惜那些錢早就已經被自己花光了,不然他也不需要回到這個垃圾坑般的街道,重新幹起攔路搶劫的勾當。

就算那筆錢還在,他也不會這樣交給這種整天只會唬人的東方人。

他握緊著手上那把刀,他要讓這東方人知道,唬弄自己的下場是什麼。

「我很好奇,」東方男子側著頭,看著男子手上的刀說道:「沒有這把刀,你還有多少花招。」

男子聽了,正想回說:「等你肚子被我劃開來,你就會知道我有多少花招。」

誰知道嘴巴才剛張開,話還沒說出口,手上突然一陣劇痛,轉眼間刀子竟然凌空飛了出去。

男子根本沒注意到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只見刀子整個飛了出去,落在東方男子身後的地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兩人之間還有兩三步左右的距離,就算伸長了手臂,東方男子也不可能碰到自己手上的刀子。

那麼剛才襲擊自己右手的那股力量,到底是哪裡來的?

難道眼前這男子就是傳說中,在東方有一種叫做忍者的人物,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自己手上的刀打掉的嗎?

男子驚魂未定地看著自己原本拿著刀子的手,又看了看東方男子。

豈料東方男子卻一點也不意外,反而露出了一抹微笑,那模樣就好像這一切正是他搞出來的一樣。

不過男子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畢竟要在這樣的街頭生存,刀子不可能是他們隨身攜帶的唯一武器,想要在這黑暗的街頭擁有一席之地,當然需要有把槍。

男子伸手往自己身後的褲襠摸去,那裡夾著一把他愛用的手槍。

原本是不想惹出太多麻煩,只要拿錢了事就好,想不到這東方男子竟然如此不知好歹,既然敬酒他不吃,只好請他吃罰酒了。

男子熟練地將手槍給抽了出來,正準備用槍指著東方人,讓他知道自己即將大難臨頭之際,誰知道槍一舉起來,竟然順勢從自己的手中飛出去。

男子一驚,反射性地跳起來想要抓住槍柄,但是槍枝就這樣順勢飛到了東方人眼前。

下一秒,男子整個愣住了。

只見東方男子也沒伸出手來接住那把槍,沉重的槍竟然就這樣漂浮著,停在東方人的面前。

「真讓人意外,」東方男子裝模作樣地說:「想不到你還帶著一把槍啊?」

但是此刻在男子的腦海之中,卻只有滿肚子的驚恐與疑惑。

這男人到底是誰?

他是怎麼做到的?

變魔術嗎?

男子試圖用僅存的一點理智,為這一切奇怪到了極點的現象,做出一點連邏輯都無法通順的解釋。

最後,他下了一個結論:這東方人一定是魔術師!

就在男子這麼安慰著自己的下一秒,只見東方男子,輕鬆地揮了揮手掌,幾乎連碰都還沒碰到槍柄的感覺,那把槍竟然好像被大砲射般,向上空疾飛。

男子仰著頭,看著那把槍就這樣彷彿沖天炮般向天空飛去,差別只在於它直至最後都沒有爆炸,就這麼消失在黑鴉鴉的天空之中。

這下,魔術師這個假設是徹底被擊潰了。

一個新的理論油然而生。

雖然男子曾經聽說過,東方人都會跟電影裡一樣的功夫,可是這也太恐怖了吧?

輕輕一揮,竟然可以把槍枝打到空中消失於天際。

他不敢想像,如果這個東方男子,用同樣的勁道打到自己,自己的下場會多麼悽慘。

男子感到無比的恐懼,甚至連想逃跑的勇氣都沒有了。

「你、你到底想要怎樣?」男子求饒地問道:「要怎樣都可以,求求你,不要殺我。」

「你從艾蜜莉那邊騙走的七萬歐元,必須連本帶利還給她的家人。如果在一周內,艾蜜莉的家人沒有收到這筆錢的話,」東方男子面無表情地說:「你就得去跟警方自首,向警方坦承一切。如果你沒去自首……」

東方男子說到這裡突然停了下來,與此同時,狹窄的巷子內竟然突然颳起了一陣強風。

「我保證,你的下場會非常悽慘。」

東方男子的話語,夾雜在這呼嘯而過的暴風,男子只覺得雙腳都快要站不穩,用手緊緊扶著牆,可是這風卻異常猛烈,將男子身上所穿的衣服都劃出了一道道裂縫。

「會!」男子驚恐地叫著:「我一定會去自首!請你放過我吧!」

在男子的求饒之下,這陣突如其來的強風順間又消失得無影無蹤,整條街道又回到了一片死寂,只有男子猛烈的喘息聲。

男子整個軟倒在地上,渾身不住顫抖。

「嗯,記住,只有一個禮拜。」

東方男子伸出食指,比了個一之後,轉過身便朝巷口走去。

男人一臉驚魂未定,抬起頭來無奈地看著那個東方男子的背影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聽到男人的詢問之後,東方男子停了下來。

「別急,」東方男子側過臉來冷笑著說:「等你死後,自然會知道我是誰。」

 

2

這個東方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在東方黃泉界赫赫有名的黃泉委託人謝任凡。

在陰年陰月陰日於陰地誕生的他,早在出生之前,懷著他的母親,就已經斷了氣,就連他自己,也是在醫生的搶救之下,才勉強救回一命的。

正因為這樣特殊的命格,讓他從小就擁有比任何人都還要強大的靈力,不但看得見鬼魂,更可以跟鬼魂溝通。

在任凡的世界中,黃泉界甚至比人世間的一切,都還要清晰。

可是,也正因為這樣的命格,任凡注定會剋死身邊絕大多數的人,大約每十萬人之中,才會有一個人不受他的命格影響。

也因為這樣的命格,讓任凡從小就被父親遺棄,由一名女法師撚婆獨自扶養長大。

在撚婆的照顧之下,任凡有了一段對他自己而言算是美好的童年。

有別於一般人,任凡在法師與鬼魂們的陪伴下,漸漸成長。

或許是因為都已經往生了,也就沒什麼好計較的了,這些圍繞在任凡身邊的鬼魂,比起其他活著的人都還要來的單純、容易相處,所以這反而讓任凡比較習慣跟這些鬼魂稱兄道弟。

一直到一個女孩,步入了撚婆與任凡的世界,任凡才有了第一個活人的朋友。

那個女孩叫做楊茹茵,是個因為鬼魂作祟的關係,而導致她家破人亡的女孩。

她纏上了撚婆,希望可以學會抓鬼的技能,一開始不願意的撚婆,卻因為任凡的介入,改變了主意。

任凡與茹茵也因此成為了好朋友,一起共度了一段快樂的光陰。

只是這段光陰並沒有持續太久,在得知了自己的命格會剋死茹茵之後,任凡選擇了離去,不只離開茹茵,也離開了撚婆。

最後,茹茵也沒有拜撚婆為師,她決定用自己的方法,學到更多關於鬼魂的知識。

在離開了一段時間之後,任凡再度回到撚婆身邊,並帶回了一個主意。

任凡決定做鬼魂的生意,藉由接受鬼魂的委託,賺取酬勞。

不過,撚婆知道,這是任凡為了尋找那個死後就不知去向的生母靈魂,所做出的決定。

就這樣,在開張營業之後,黃泉委託人的名號在打倒了君臨黃泉界多年的武則天之後,撼動了黃泉界。

而任凡的生意也因此源源不絕。

終於在幾年的努力之後,得到了生母的資料,雖然只是兩個字,但任凡還是毅然決然拋下一切,來到了歐洲。

於是為了尋找自己生母的魂魄,任凡踏上了歐洲的土地。

即便到了歐洲,任凡仍舊是任凡。

在打倒了凱薩大帝之後,任凡的聲勢就好像當年在東方打倒了武則天一樣,轟動了整個黃泉界。

然而,人海茫茫,黃泉界的鬼海也茫茫,更遑論歐洲是如此之大。

好不容易在台灣努力了多年,得到的情報卻是如此的少。

──歐洲。

就這樣簡單的兩個字,讓任凡決定放棄一切,前來歐洲一探究竟。

其實這些年來,任凡也早就已經想過,或許自己生母的靈魂,早就不在東方的世界。

所以在得知自己生母的靈魂可能是被囚禁在歐洲之後,任凡立刻動身前往。至於該如何下手尋找,任凡也早就想過了,只要自己在歐洲可以跟在台灣一樣,打響自己的名號,他知道,不需要自己去找,情報遲早會自己找上他的。

當然,重新開始黃泉委託人的事業,對任凡來說雖然費時又耗力,但卻也算是樂在其中,畢竟這是他最得心應手的工作。

不過,歐洲的黃泉情況,卻比東方還要複雜許多。

各地的風情民俗不同,文化也不同,導致黃泉界也是呈現多變的風貌。

但是這對任凡來說,倒也不是那麼麻煩的事情。

任凡終究是任凡,不管到哪裡一切都是按照任凡的遊戲規則,他倒也不需要去適應各地的風情,只是在處理委託的時候,偶爾會需要一些比較多的手續。

相較之下,剛到歐洲,讓他最不適應的,說不定是語言不通呢。

若不是自己如影隨形的兩位鬼老婆小碧、小憐英文基礎好,學習能力佳,很快就成為了稱職的口譯,否則要任凡為了開業特地去學英文,不如叫他直接去抓個華僑鬼或混血鬼來當翻譯還比較快。

只是,沒了語言的隔閡,不同的風情,卻還是不免帶來了許多的問題。

在台灣的時候,不管時代如何變遷,有很多東西是不變的,許多習俗觀念與信仰,早已根深蒂固。

就好比提出「在奈何橋邊請人喝湯的是誰」這個問題,不管是哪個年代,什麼宗教信仰的人,大家都知道那是孟婆。

但是在歐洲,卻呈現了群雄割據的時代,各地的理念信仰不同,導致到處都有較強勢的鬼魂,君臨其地。

這或多或少讓任凡覺得棘手,畢竟現在的任凡,身邊可沒有撚婆這個抓鬼大師。

要到這些地區辦事,有時候還必須與那些雄霸一方的鬼魂溝通、招呼,這一向都讓任凡感到麻煩。

不過這些鬼魂多半有自己出沒與控制的地區,只要不要太靠近該區域,大致上來說,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如果真的要說,在歐洲跟在台灣當黃泉委託人有什麼最大的不同,那就是旅程了。

比起台灣,歐洲要大上許多,往往在交通上就花了不少的時間。

由於當時所得到的線索,就只有歐洲兩個字,任凡當然不可能待在同一個國家,只在某一個固定的國家裡面尋找。

這也是任凡最後決定找一個根據地,重操舊業,讓鬼魂們代替自己去搜集各地情報的原因之一。

在丟下被嚇到腿軟的對象後,獨自走出暗巷的任凡,也算是完成一件委託了。

他確定不需要一個禮拜,可能過一會對方有行動能力之後,就會立刻直奔警局去自首了。

就算他想要掙扎,甚至想要透過搶劫他人的方法,得到那些髒錢來還給艾蜜莉的家族,任凡也早有準備。

他早就拜託一些鬼魂,跟在男子身邊,確保男子在行搶的時候,會意外百出甚至慘遭劫難。

看起來像是選擇題的二擇問題,其實只是要他去警局自首罷了。

這是委託人艾蜜莉所做的決定,不是任凡的。

如果給任凡處理,恐怕事情會簡單很多,但是對男子來說,可能會永生難忘吧。

這時,才剛從巷口走出來的任凡,一眼就看到了路燈的頂端,一個白靈靜靜地站在那裡,凝望著自己。

在任凡抬頭的瞬間,那白靈一閃即逝,消失在黑夜之中。

像這樣被鬼魂跟蹤的情況,並不是任凡第一次遇到,記得小時候,任凡尚未在腳底紋上鎮魂符時,自己就好像磁鐵般會吸引各式各樣的鬼魂。

在紋上了鎮魂符後,雖然大大降低了被鬼上身的風險,但是像這樣有鬼魂跟著自己的情況倒也不是沒有過,甚至還挺常發生的。

印象中最近的一次,就是在前往歐洲之前,有一個非常微弱的鬼魂,一直遠遠地跟著自己。

雖然沒有正眼看過,不過光是論感覺的話,任凡印象中不曾感應過這麼微弱的鬼魂,真的可以用吹彈可破來形容。

也正因為如此,任凡不敢輕易靠近它,萬一嚇到它,那可真的是會把它嚇到魂飛魄散。

所以任凡也索性當作沒有看到,畢竟以它那薄弱的力量,就算是真的有什麼惡意,也不會對任凡造成任何損傷。

既然它愛跟,就讓它跟著吧。

只是這些在歐洲各地跟著任凡的鬼魂,與那個微弱小鬼有所不同的是,雖然每次來的鬼魂都不一樣,但卻都是在差不多的距離,靜靜地觀察著任凡的一舉一動。

感覺起來,不像是好奇,反而有種監視的感覺。

任凡對這種事情,一向是大而化之,不過他確實感覺到,在這背後,應該有股未知的力量,牽引著這些鬼魂做出這樣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