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學分【神行戀人】

瀝青◎著 | 綠川明◎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9.13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436



特色

全新的瀝青

日常奇幻X愛情偶像劇

「神行使男孩」最艱難的雙重考驗──

除了通過神行使的升等,還要得到戀愛學分?

簡介

祕的弟弟駕到!藍小笙真實的身份是……

知道神之森的人,只有兩種。除了神行使,另一種就是獲准進入神之森的人。寧春夏是第一種,那麼……藍小冬的弟弟「藍小笙」,會是第二種嗎?

神行使的測驗非常神祕,每次的考題都不同,出題的方式也沒有一定的規則,考試的時間更沒有一個準確的規則。

「因為身邊都是天才,有時才會覺得沮喪吶……」寧春夏的腦海中出現許多跑在他前頭的身影,有前輩也有後輩,正一個個超越自己成為高等神行使,而他卻一直無法前進。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更不能偷懶啊……」這些苦悶只有他自己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專心應付神行使的測驗。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他看著四季堂樓上的窗戶,這屋子的主人正在裡頭。現在最該煩惱的,就是怎麼跟小冬更進一步──

今天,一定要跨出這一步!

一定要吻到小冬那雙軟軟的唇!

購買資訊

9.6 金石堂及金石堂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 ENTER
博客來 | ENTER

9.13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本書未上超商喔!


金石堂漫博展

本次贈品展期8.30開跑 活動網址ENTER


明日便利書全書系79折加價購
消費滿299元,贈【初夏之雪】或【紅舞鞋】行事曆乙份
二款採隨機出貨,數量有限,送完為止,尺寸皆為:14.8*21CM(直式)



博客來夏日書展



創作者簡介

瀝青

職業阿宅。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作者自序

我覺得應該要寫點不一樣的序才行,可是我一直有寫序障礙說——

(不行啊!妳已經寫了很多次自序了不是嗎?)

不過還是要先來講跟小說有關的事吧!

其實呴,第一集的時候就有讓一些預備要在第二集登場的角色稍微露一下臉了。

因為這些人都會是第二集的主線要角,不過同樣的,還是會先以繞在那兩個阿呆情侶之間的故事為主。

在《神行》第一集的時候,有些人對於「男女向」戀愛這個設定有一些意見。

不過啊……我比較想要強調的是,不要侷限於這個故事是什麼樣的向,請把它當作一個有點日常、有點奇幻的感覺來看待就好。

小冬跟阿夏之間的感情,是讓這個故事繼續走下去的重點,不過相遇的人們、遭遇的事情,包括神行使存在的意義、么五巷發生的一切,更是我想好好深刻描述的主軸。

么五巷是一條很老的巷子,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碰見,在寫這個故事的時候,每次看到充滿老公寓的小巷子,就會想走進去繞一繞,去想像故事發生時的景象。

(不過,事後仔細一想,這樣感覺好像在路上亂晃的笨蛋,還會去盯著人家的屋子很久……這樣超危險啊啊啊啊啊!會被認為是有問題的傢伙吧?)

老公寓、懷舊巷弄,完全是我愛的東西吶!

然後,我覺得我詞窮了。

我應該是有自序障礙這種症狀,每次都不知道要寫啥,每次都被說內容都亂七八糟,詞義莫名其妙。

我想這一定是一種病症!

好啦!請各位朋友快翻過下一頁,快看故事吧!

最後,謝謝每一位閱讀過這個故事的人!謝謝!!

目錄

神行使的戀愛煩惱
弟弟、駕到!
考前溫習
書裡的祕密
大人般的聚會
出發!前往神之森
亂七八糟的旅途
長途跋涉,原點。
測驗現在才開始……嗎?

精采試閱

一神行使的戀愛煩惱

所謂的約會,就是指與人敲定好時間之後碰面,必要時可以牽個小手,在與對方見面之前,總會帶著無比雀躍、又有點緊張的心情期待著。

在談戀愛的期間,這可是非常重要的階段之一,美好的幸福感、日後想起的快樂回憶,偶爾來點閃瞎路人的雙人自拍合照,都會是這個階段會經歷的事情。

這些是寧春夏(男,二十二歲,談戀愛資歷三個月)聽來的結論與感想。

但是……事情似乎與他所設想的有相當出入。

雖然他是個完全沒談過戀愛的人,但是現在開始學習並不算太遲,何況他的女友也是個完全沒談過戀愛的傻瓜,就算出現多尷尬、多奇怪的狀況,都可以想辦法解決才對。

他是這麼想的,他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小冬,為什麼……每次約會都得來吃漢堡?」喝下一大口可樂之後,寧春夏百般不解的問著坐在一旁的藍小冬。

「約會本來就要吃這個,不是嗎?」留著一頭俏麗及肩中長髮的嬌小女孩,嘴裡還咬著雞塊,一臉困惑的反問。

「……是誰告訴妳這種毫無根據的知識?」寧春夏沉默許久之後,非常困惑的繼續發問。

「呃……我印象中,小時候看電視都是這樣演的……」藍小冬說得越來越小聲,對上寧春夏困惑又質疑的眼神,讓她內心開始搖擺不定。

這傢伙是看了什麼樣的電視節目啊?寧春夏略略皺眉,心頭這麼吶喊。

這是他們第六次約會,為什麼次數會記得這麼清楚,完全是因為藍小冬與他的休假時間完全不同,因為小冬在甜點專賣店當服務生,必須採用輪休的方式,往往都在平常日休假。

而他的休假時間,則必須依照四季堂忙碌的程度判斷。

「四季堂」就是他自己開業的店面,專職收妖、伏魔、替人去晦氣,最近承接最多的工作就是替客人收驚,店面位於一條有點奇怪的古老街道么五巷裡,某棟老舊公寓一樓。

而他就住在公寓二樓左側房間,藍小冬則是住在右側房間,他們倆目前不但是鄰居,更是剛交往沒多久的男女朋友。

為了配合雙方可以獨處、約會的時間,兩人必須常常配合彼此的休假時間才可以敲定行程,雖然有點怪,好像把約會當作作戰似的,但是這種狀況彼此都能接受,畢竟……他們之間的交往與一般男女朋友實在有相當大的差異。

他的職業,在外人眼中是有點獨特、奇怪的工作,知道的人都稱他們為「神行使」,不曉得的人常常將他們與一般卜卦、算命的算命師搞混。

他們看得到妖怪,若是碰上妖怪危害人類,他們就得將擾亂安寧的妖怪收伏。

他的女友藍小冬,則是擁有常常不小心招惹妖怪、讓生命備受威脅的體質,或許就是這層原因,才會讓他們有機會更進一步的交往。

不過,託藍小冬的弟弟所賜,最近小冬被妖怪追趕的事件減少了,生活自然也過得輕鬆、安全許多。

小冬常被妖怪侵擾,他則是可以收伏妖怪,整體來看,他們這對戀人組合不只登對,簡直是天作之合。

然而……現在比起這件事,他更需要好好理解藍小冬的腦袋才行。

這傢伙的思維跟一般人不太一樣,理解的事物也不太一樣,必須花相當多的時間才能理解她的某些行為與決定。

「我這樣不對嗎?」藍小冬略微憂鬱的說道,就連一直抓在手中的雞塊都吃不太下了。

「沒有不對啦……」寧春夏緩緩喝下一口可樂,稍稍嘆息的說道。

溝通、溝通!凡事都好溝通!尤其是面對這個遲鈍到令人憂心忡忡的嬌小女友。

「偶爾可以吃點不一樣的,沒規定約會只能來這裡。」他又喝下一大口可樂,雖然他也挺喜歡吃這裡的餐點,但是畢竟是跟女友出來約會,總想吃點不同的啊!

「我懂了。」藍小冬立刻露出釋懷的表情,繼續吃起手中的雞塊。

「下次要去哪,你決定吧!」餐點就快吃完之際,習慣望著落地窗外來來去去行人們的藍小冬,突然低聲這麼說。

「啊?下次啊……」寧春夏仰起頭,露出深思的神情。

小冬下次輪休的日期是下週四,那天日子還不錯,想上門去晦氣的客人應該不少,不能公休……看來只能在晚上一起吃個飯了。

寧春夏非常認真的想著下次約會行程,藍小冬呆呆的望著他,或許也曉得他正在做什麼打算,所以沒有繼續開口,僅是默默喝著飲料。

直到兩人的飲料都喝盡,甚至已經只能吸到杯中的空氣而發出咻咻的聲音為止,他們才收拾好餐盤,自然的牽起彼此的手離開。

「啊!下次休假的晚餐,我們去隔壁路口的義大利餐廳吃吧!阿榕叔說還不錯,雖然由他來說好像怪怪的。」他們一起步出連鎖速食店,這家店離他們居住的么五巷非常近,只隔一個路口,是個就算不特別約也可以一起去吃的距離。

但是,打從交往至今,他們每次約定碰面的時間與態度都非常的慎重,哪怕只是進去吃一個漢堡、喝一杯可樂。

就算他們只住在隔壁,幾乎每天都可以見到面,每一次以戀愛為名義而約會的行程,卻都無比的慎重。

看起來感覺很傻,卻傻得讓么五巷的住戶們覺得他們很可愛。

站在路口另一端的兩人,正等著行人專用的警示變成綠燈,過了這個路口就是最熟悉的么五巷,巷口有一家雜貨屋,雜貨屋的老闆娘非常有個性、非常酷,同時也是促成他們倆可以交往的關鍵,但是這件事只有寧春夏跟老闆娘知道,而他也不打算跟藍小冬說,因為他覺得太丟臉了!

巷子尾有一間小小的土地公廟,那是么五巷的居民最愛去的地方,拜拜也好、跟廟祝泡茶聊天也好,簡直就像是居民活動中心。

從巷子尾轉個彎還有一家二手書店,那家二手書店的老闆非常的奇妙,看來懶散卻又充滿濃厚的文人氣息,對於么五巷有時會出現的異狀,也能稀鬆平常的看待。

偶爾有妖怪出沒的么五巷,對這些居民來說是很常見的事,反倒是這對傻瓜情侶的種種事蹟,才是居民們喜歡拿出來閒聊的話題。

綠燈了,他們依舊手牽著手走進了么五巷。

「只不過是約個會,而且是去路口對面的速食店吃東西,需要這樣閃瞎路人嗎?」

偶爾會在店門前打掃的冷豔老闆娘,看到他們經過時,總是面無表情的這麼吐槽。

他知道,這是老闆娘在嫉妒!嘿嘿……誰叫她的丈夫長年在外流浪旅行。

幸福戀愛、閃瞎路人,可是他們的義務與權利咧!

「時代在變囉!現在年輕人談戀愛,好像就算在路邊親親也沒關係。」不遠處,正在跟街坊鄰居聊天的廟祝阿榕叔,頂著花白的頭髮,滿是皺紋的臉龐堆起了竊笑,刻意放大聲音這麼說道。

「唉唷!阿榕叔,別說這麼大聲啦!萬一小倆口因此吵架怎麼辦?」一同聊天的三姑六婆們跟著發出一陣笑聲,惹得兩人面紅耳赤,但是依舊沒有放開手,只是牽手的力道稍微輕了些。

「別太在意他們的玩笑。」就快抵達兩人的租屋處前,寧春夏低聲的說道,同時不忘轉頭看著四季堂的店面,由於今天是公休日,所以鐵門是緊閉的狀態。

「嗯,我沒關係。」藍小冬露出甜甜的笑容,或者說她根本沒察覺這是玩笑。

「妳先上樓吧!我還有點事要回店裡一下。」他打開了通往公寓的門,一邊擺弄著褲子口袋裡的鑰匙,發出清脆的撞擊聲,這麼說道。

「好,等等你有空也可以過來我這邊坐一下,我泡茶給你喝。」藍小冬依舊掛著那張令人陶醉、迷人的笑容這麼說著。

「好啊!」直到兩人分離之前,他們之間的氣氛依舊這麼融洽毫無問題,就連寧春夏望著小冬上樓的眼神,也是充滿了柔情與愛意。

然而,直到雙方都看不到彼此為止,寧春夏這才吐了口大氣,露出煩惱的樣子。

「唉……」他仰頭望著接近傍晚的灰白天空,沒了日光的照耀,整片天空好似都失去生氣,而他的心頭似乎也是如此,正為了說不出口的煩惱而苦悶著。

「反正也沒什麼事,去藏那的店裡坐坐好了。」他剛剛說還要忙一下,完全是藉口,只是想留一個可以冷靜思考的空間給自己。

他望著天喃喃說道,隨即拖著有點緩慢、無力的步伐,往巷子尾走去,而目標,則是轉彎後那家營業超過十幾年以上的二手書店。

他想,現在全天下最懂他的煩惱的人,應該是這位二手書店的老闆了。

 

「交往到現在,只是嘴碰嘴的接吻都沒有過?」詫異、難以理解的中年男性驚呼,從么五巷的二手書店小朝堂裡傳出,而聲音的主人就是這家店的老闆,總是擁有濃厚文人氣息,穿著寬大白色襯衫、長度有點短的深色長褲,手裡老是拿著一支老舊的團扇,隨意搧著風的男子,藏那。

「小聲點啦!你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嗎?」原本坐在地上的寧春夏,立刻起身掩住藏那的嘴,慌忙的說著,因為太過激動,導致腳邊堆高的書都被推倒。

「不會有人經過這裡啦!這時間都在吃晚餐了。」藏那笑了笑,將他的手抓開。

「誰曉得?這裡的人老愛在這附近走來走去,難保他們不會聽見啊!」寧春夏雖然還是很緊張,卻也因為藏那的安撫而緩緩坐回原本的位置,繼續深陷在這些老舊的書籍堆中。

四周瀰漫著老書籍特有、一種時間堆積的陳年味道,很獨特,雖然稱不上是香味,卻讓人有種安撫、寧靜的感覺。

或許就是這樣的氣氛與味道,才能讓寧春夏收起躁動的心,甘願在這裡窩上好幾個小時。

「不過你這個煩惱跟你翻出的這堆書有什麼關係?該不會你也在找什麼促進戀愛的術法吧?」藏那發出竊笑,十幾年前也有一位神行使幹過這種事。

難道說這是每一位神行使的慣例嗎?

「才、才不是咧!」寧春夏說得很心虛,看來心事似乎被說中了一半。

「不然你在找什麼?」藏那露出一副長輩般的關愛眼神問著,那眼神好似在訴說著「年輕真好」的感嘆。

「呃……找可以增強自信的術法……」寧春夏越說越心虛,並避開藏那的注視。

「沒有這種術法。」藏那肯定的說,眼神與口氣充滿了竊笑。

事實證明,幾乎每一位神行使只要談到感情,就會變成傻瓜。

「真的沒有喔?」寧春夏略微失望的說道,看著手中以及身邊的參考書籍,還抱持著一絲希望。

「我確定沒有,而且也沒有教你怎麼接吻的書。」彷彿會讀取他的心思,藏那冷不防地又補充說道。

「咦!為什麼、你知道……」寧春夏吃驚的又喊著。

「因為你在想什麼,全寫在臉上了啊!」這年輕人真可愛啊!藏那注視他的眼神,似乎是這麼想著。

兩人對望了許久、許久之後,寧春夏才投降的將手上的書籍擱下,看著藏那。

「好吧!你覺得我該怎麼做才好?」他像是在懇求一般的問道。

「還能怎麼做?看氣氛很好的時候,捧住你家小女友的臉龐,然後啾上去就對啦!還猶豫什麼?」

所謂旁觀者說話就會覺得一切好像都很簡單,就是這種狀況嗎?

「你說的倒容易。」寧春夏癟著嘴,語氣略酸的說道。

「用說的當然容易,因為付諸行動的人是你啊!」好一句風涼話,讓寧春夏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許久。

「這麼盯著我,事情可是無法有進展喔!」藏那有著與外貌完全不同的作風,看似溫和儒雅,事實上與人應對時才會發現他的用詞銳利無比、一針見血,與他越熟的人,他的態度越是如此,非常直接又毫不客氣。

但是,這也是熟識好友之間的證明就是。

「你這麼說也沒錯啦……」他嘆了口氣,這時放在上衣口袋裡的手機響起,他抓起手機看著來電顯示好一會兒,這才緩慢的接起電話。

「小冬啊,怎麼了嗎?」接起電話後,寧春夏說話的語氣變得相當溫柔,甚至有些含糊不清,和剛才與藏那對話時的態度截然不同。

啊、這也是戀愛中的人必定會出現的症狀之一呢!

藏那依舊帶著充滿興趣的觀察眼神,這麼笑著注視他。

「好啊!我等一下就過去妳家,我正在藏那這邊找書,晚點見。」這通電話很快就結束,當他收回手機時,立刻又對上藏那那雙充滿曖昧的竊笑目光。

「不要這樣看人啦!很噁心耶!」寧春夏彆扭的說道,他當然很清楚藏那笑意背後的含意。

「氣氛不錯啊!就直接把小冬啾上去,有什麼好煩惱的?」藏那繼續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讓寧春夏很想揍人。

「唉啊!你不懂啦!」寧春夏別過臉低喊著,別問他為什麼,因為連他自己也不不懂到底是為什麼。

「好、好。」藏那繼續笑著,依舊是那副讓人看了實在很想揍人的笑容。

「幫我結帳吧,我要買這些書。」在尷尬的沉默中,寧春夏慢慢抽出幾本有關古老術法的書籍,遞到櫃檯。

「咦?你還需要看這些書?」藏那看著書名,深感好奇的問道。「你不是已經是通過測驗的神行使,還開店了?」這些書雖然看來很老舊,但是對於常常販售此類相關書籍的藏那來說,很清楚這些對神行使而言,簡直就像學生用的參考書罷了!

「就算我現在已經開店了,我還只是初等神行使啊!」寧春夏一副理所當然的說道,就算已經是職業神行使,必要的進修還是不能停。

「所以還需要買書來看喔?」他們一邊交談,藏那拿起了那個老舊算盤,撥動著已經有些黑黃的算珠,在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還有店家會拿著算盤結帳,這景象看在寧春夏的眼底,彷彿在這間老舊書店裡,時間暫停了似的,非常奇特又新鮮。

「當然,因為我只是初等而已,還想繼續考上去。」寧春夏輕輕地嘆了口氣,也顯示他對神行使這個職業,非常認真與看重。

「我認識的神行使朋友,也沒像你這麼認真,還買書回家看呢!」算好價錢之後,他動作俐落的拿出細麻繩捆住這些二手書籍,在這裡他不使用塑膠袋,只用簡單的繩子包裝,而這也成了小朝堂獨有的特色。

「別拿我跟那些天才混在一起講,我知道我的資質比起來是差了點,還有我知道你在說的人,是醋子的老公霍永生吧?」接過捆好的書籍,他順手將捏得發皺的鈔票往櫃檯放。

「對對對!就是阿生,你也知道他啊?」一提到老友,藏那的眼睛都笑瞇了。

「我聽醋子提起過,同樣是神行使、在這裡開過店,我多少也會在意啊!」他收好找回的錢,抓著書本想結束閒聊離開了。

「要不是這傢伙正在四處旅行,我還真想讓你們見見面哩!」沒有招呼與道別,藏那依舊站在櫃檯後方,看著寧春夏步出書店門口。

「嗯!我也很想,聽說是個很厲害的神行使,我也想跟他討教討教。」已經走出去的寧春夏,帥氣的將手中的書往肩上一扛,露出愜意又淺淺的笑意這麼說道。

「我期待那天的到來啊!」藏那又喊道,而寧春夏僅是揮揮手示意道別,便離開了他的視線範圍。

他們對談中的醋子就是巷口那家「么五雜貨屋」的老闆娘,雜貨屋的前身,曾與寧春夏所開設的四季堂是一樣性質的工作室。

有神行使在這裡來來去去,是很常見的事,不過,寧春夏也聽過相關的傳聞,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比起這些前輩們,他的資質的確差了一大截,他總是差那麼一點,所以才會一直無法通過高等神行使的測驗。

對此,他一直很焦急,然而他也很清楚急也沒用,必須等到下一次的測驗通知來臨,才有機會參加升等測驗。

等待,真是難熬啊!

尤其,神行使的測驗非常神祕,每次的考題都不同,出題的方式也沒有一定的規則,考試的時間更沒有準確的規則。

總之,神行使的測驗不是一般大眾所認知的考試那般。

「就是因為身邊都是天才,有時會覺得沮喪吶……」頂著初等神行使頭銜的他,停駐在自己的店面前,望著略微斑駁生鏽的鐵門,以及老舊的四季堂匾額,他的眼神顯得有些難過。

他的腦海中,有著許多跑在他前頭的身影,之中有前輩也有後輩,正一個個超越自己成為高等神行使,而自己卻一直無法前進。

這件事一直壓在他的心中,就算現在已經通過資格可以獨立開店,但是每回只要一想起,心頭總忍不住泛酸。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更不能偷懶啊……」他甩了甩手中的書,語氣沉重的說道,這些苦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會讓其他人察覺,就算是熟悉的師兄們、長輩們也一樣。

因為說了,也無法從別人身上獲得完全的安慰與解脫。

唯一能做的,就是為下一次的測驗隨時做好準備,煩惱都是多餘的,專心應付神行使測驗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

他緩緩的將視線抬高,看著四季堂樓上的窗戶,燈光是亮著的,屋子的主人正在裡頭等著他。

現在最該煩惱的,就是該怎麼跟小冬有更進一步的交往嘛……

雖然,他都忍不住的自嘲,自己就像個急躁的年輕小鬼,急著想要跟女友有更密切的發展,而接吻不過只是一種行為,不是一定要做到的事。

但是,為什麼一定要接吻呢?

他不禁想起巷子口雜貨屋的老闆娘,曾用著酷酷的語氣這麼說過——

那就像一個證明、一個儀式啊!否則,你怎麼可能隨便去跟陌生人接吻?

不愧是過來人,簡單明瞭又好懂。

這麼說也對啦……他腦中又這麼想著。

這番話讓他無法反駁,也深感認同。

那是,一種儀式啊!

「好!」站在樓下思索許久的寧春夏,心頭下了某種決定,活像是要赴戰場似的,抓緊手中剛買來的書籍,推開公寓大門爬上樓。

今天,一定要跨出這一步!

他一定要吻到小冬那雙軟軟的唇!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