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鬼自焚的失控》【鬼殺】

 編號:748
 作者:
不帶劍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2.8.25
 ISBN:
9789862904268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PTT marvel版人氣佳作 好評登場

不帶劍◎著   FC◎封面插畫

一言主親授,

帶你領受「咒」的最高奧義!

內容簡介

偌大的實驗室突然發出玻璃碎裂的聲響,陰暗的角落傳來獸的低吼。巨壯歪曲的身型,跌撞的緩慢腳步,卻有張著利牙的血盆大口,以及無比飢餓的攻擊欲望,閃動在血紅的瞳內。一隻,兩隻,三隻,四隻……實驗室以壯漢為中心,包圍了十幾隻巨壯醜陋的殭屍,看著眼前的獵物,大剌剌地淌著惡臭的唾液。

凝峙的空間中,一個氣息突然閃過。壯漢與范離都聞到了這股氣息,充滿鬼殺人的血腥臭味。手上的搖鈴聲響,包圍的殭屍突然像是衝出牢籠的野獸,飢渴地撲向壯漢。

「去你媽的,我們走著瞧!」      

壯漢怒極,一拳揮去,不符合物理定律地產生誇張的爆炸。

三隻巨壯殭屍瞬間破爛成模糊的肉塊,血液碎屑噴濺出一條通路,壯漢奪路而出,一個起落已經看不見身影。

「我他媽的抓不到你,我鍾魁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不帶劍

1987年出生於彰化鹿港。
文學與法律熱愛者,最得意的是成為人夫。

創作領域橫跨純愛、奇幻、武俠、靈異,
從來不覺得自己的文字受到限制。

而他都是這樣面對詢問:
「成功不是等待即至的未來,
  而是需要不斷努力的現在。」

登臨,不帶劍
http://www.wretch.cc/blog/xsword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吞食大腦的恐懼》【鬼殺】2012.7
《玩鬼自焚的失控》【鬼殺】2012.8

目錄

Ch 2食人恐懼之章
5、夜宿民雄鬼屋
6、遺失的器官
7、非夢
8、四足食肉
9、刑鬼

Ch 3刑鬼非人之章
1.河邊鬼唱
2.醫院有鬼
3.一言主大神
4.名為刑鬼的修羅道

作者自序

《鬼殺》藍圖解密

這是《鬼殺》系列的第二集,也是巨大瑰麗的刑鬼師世界的開端。不免俗地還是要感謝購買這本書的你,不吝提供我繼續創作的動力。

我常常在想,身為一位創作者,最難能可貴的應該是能跟讀者坦誠,而我現在就要開誠布公不帶劍對於《鬼殺》系列的創作藍圖。

Q:《鬼殺》預計篇幅?A:不設限。
Q:登場角色安排?A:即興創作吧。
Q:最終結局構想?A:還沒想好耶。

謝謝大家的白眼,但這就是我目前對於《鬼殺》的理解與尊重。

最近學生在放暑假,我也在等待9月司法官的受訓,賦閒在家沒事就是打開電腦寫《鬼殺》,雖然寫作速度跟喝水一樣快是個人的座右銘,但扣掉看奧運、上PTT、打球、吃飯、陪老婆等生活瑣事,能夠全心放在寫作上的時間其實也是有限,往往一天能寫個幾千字就算功德圓滿了。

我個人寫作的習慣是一次打開三個視窗,一個是PCMan,方便我逛PTT跟搜尋資料;一個是純文字文件,讓我簡單擇要地記下《鬼殺》劇情;最後一個才是我寫作用的Word,負責把純文字文件裡的劇情一筆一筆地KO掉,純手工製造出各位所閱讀的《鬼殺》小說。

各位可能已經在上述的介紹中突破了盲點,沒錯,整個製造過程當中最靈魂精華的部分就是純文字文件裡簡明扼要的劇情摘要,它正是整部《鬼殺》系列的生命。而我當然也慎重其事地選擇在洗澡、上廁所、搭捷運、陪老婆逛街等人生當中難得的大腦空白時段思索著《鬼殺》接下來的劇情走向,講得更具體一點,它已成為我目前生活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既然是生活,我也就無法隨心所欲地忘想掌控它,只能順著他跟著他,到我們該去的地方。

那裡很美,雖然路途遙遠,但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夠一起去。(笑)

不帶劍    2012 . 8. 彰化老家

精采試閱

前情提要

李東城、曾正德、張洛克、朱大興與黃翰明5個為了見到鬼百無禁忌的大學生,冒著生命危險不斷嘗試各式各樣的見鬼方法,而他們決定在嘉義民雄鬼屋展開最後一次的見鬼探險……

5、夜宿民雄鬼屋

是夜,宵夜時刻,宿舍區瀰漫著雞排與滷味的味道。

N 大男一宿舍,301 室,「靈異現象研究社」的祕密基地。

寢室的大燈關掉,只留下一盞桌燈,李東城、張洛克、朱大興、黃翰明,團團坐在曾正德的電腦前,看著螢幕上的 Power Point 封面:「民雄鬼屋完全見鬼指南」。

「哇咧!Real,你會不會太誇張?去逛個鬼屋你還做 PPT 喔?」張洛克讚嘆。

「我們真的要去民雄喔!那記得拿社費出來買肉包啊!」朱大興吃著雞排想著肉包。

Ladies and Gentlemen,好戲要登場了!」曾正德握著滑鼠,推推宅味眼鏡,「這次可能是我們社團最後一次的見鬼活動,身為副社長兼資訊總監的我,當然要慎重其事,所以我特別將網路上搜集來的資料做了整理,現在開始就來跟各位一一說明。」

他點了下一頁,螢幕上出現了一棟紅磚樓閣,被簇擁在一片綠蔭當中。

「民雄劉家古厝,俗稱民雄鬼屋,位於嘉義縣民雄鄉的興中村義橋上,約於民國 18 年興建,是一棟三層樓的巴洛克式建築,占地一千五百多坪。」曾正德點了下一頁,繼續說道,「傳說當時望族劉容如先生在神明的指引下,跟著一團神火來到義檢山下,神火熄了,神明指示這塊地風水好,適合建屋置產。於是劉容如走訪參考各地有名的宅邸,建蓋成了這棟三層樓閣,引起全民雄居民的注目。」

Real,你好像在講古喔!你不去拍《戲說臺灣》實在太可惜了!」朱大興笑道。

「事實上,所謂的民雄鬼屋說穿了就只是一棟荒廢許久的古老房子罷了,之所以能夠享有全台四大鬼屋的盛名,都是因為裡頭流傳著許多鬼故事的緣故。」曾正德又點了下一頁,繼續說道,「民間傳聞,當時的屋主劉員外愛上了婢女,想納婢女為妾,但元配嫉妒眼紅,不願意別人和她分享丈夫,所以趁著員外外出時虐待毒打婢女,最後還迫使她投井自盡。」他指著螢幕中的古井照片,「傳聞當時婢女投的就是這口井,所以這口井也是民雄鬼屋裡公認陰氣最重的地方。」

「一口井……嗎?」李東城喃喃自語,心裡不知道在盤算著什麼主意。

「而婢女死後,員外一家卻也從此不得安寧。據說深夜時,常常見到白衣長髮女鬼在屋內飄蕩,甚至傳出婢女冤魂回來復仇索命,用長髮將女主人吊死在臥室,劉家人亦接連病倒,鬧鬼之說不脛而走,迫使員外最後只能舉家遷離。」曾正德點了下一頁,「而後,劉氏古厝也就日漸荒廢,直到了日據時代,一小隊日本兵行軍至民雄,臨時找不到地方居住,仗著軍人陽氣鼎盛,索性就夜宿在時人已不敢接近的劉式古厝。」

「嘿嘿,我看他們真的要變成日本鬼子了!」朱大興忍不住未聽先猜。

「當夜,日本兵分兩房就寢,結果睡到半夜突然發現窗外人影幢幢,日本兵連忙抄槍喝問,但還是只見人影晃動,沒聽到回答,於是日本兵就開始瘋狂地向窗外開槍掃射,隔天被人發現所有的日本兵通通被槍打死了,有的死在屋內,有的死在屋外,顯然都是被自己人開槍打死的,至於為什麼當時雙方明明都有喝問卻聽不到回答,就不得而知了。」曾正德又點到下一頁說道。

「嘿!我看這鬼故事最恐怖的地方在於,明明日本兵都掛了,怎麼還會有人知道當夜發生的情況?」朱大興不以為然。

「有可能是當地鄉民根據日本兵的死狀,自己揣摩腦補而來,就像我們今天廣大的鍵盤柯南一樣吧!」曾正德笑笑回答,繼續點了下一頁,「好!背景故事介紹完畢,最後就交給社長來宣布我們明天活動的流程吧!」

李東城點點頭,說道:「明天中午我們就搭莒光號到民雄車站,預計黃昏時分抵達,再轉搭計程車到鬼屋去,大家該帶的東西待會就準備一下,明晚我們就效法當年的日本兵,在民雄鬼屋過夜!」

「我就知道!你們百分之百會想在那裡過夜……」朱大興抱著頭,臉上的表情異常複雜。

「大興,你真的不想去就算了吧!」李東城拍拍他的肩膀。

「我不想去啊!」朱大興喊道,「但沒有辦法啦……沒辦法……真的沒辦法……」他搖搖頭,長嘆了口氣,「唉──算了,我還是會去啦!」

「嘖嘖,你真是大牌耶!」張洛克笑道。

「好,那大家就開始收東西吧!小明,你今晚就別回去睡了,住我們寢室就好。」李東城說。

「對啊!跟大興睡好了!我怕他半夜不敢起來上廁所!」張洛克笑著虧朱大興,沒想到朱大興倒是沒回嘴,點點頭表示贊同,黃翰明也就笑笑答應了。

佛珠、十字架、媽祖護身符、袖珍版聖經……朱大興不斷地將各種宗教的法器聖物往背包裡塞。

「胖仔,你這是在幹嘛啊?」張洛克收著睡袋,好奇地探頭問道。

「我怕遇到鬼啊!所謂預防勝於治療,我帶這些防身比較心安啦!」朱大興這次倒是誠實地沒嘴硬。

「但你之前不是不信這些東西的嗎?」張洛克問道。

「我現在也是不太信啊!」他攤攤手,一臉無奈,「我總覺得鬼神這種東西實在太豪洨了,人家常說,東方人怕鬼,西方人也怕鬼,但怕的鬼可是大不一樣啊!我們可能會害怕什麼白衣長髮女鬼,西方人卻是害怕穿西裝的吸血鬼。而大家雖然都害怕僵屍,但西方流行的是被病毒感染的活屍,我們的殭屍卻是穿著清朝官服還貼張符跳啊跳的,難道鬼這種東西也有地域性嗎?照理講大家都是人類,掛掉後應該會變成一樣的東西才對,那為什麼不同國家、地區卻會生出不一樣的鬼?」他越講越起勁,「所以我認為所謂的鬼都是人類的想像力創造出來的!而人類的想像力又受到地區文化的影響,所以想像出來鬼的樣子就會有所差異!講到底,就是自己嚇自己!我就不相信一個還不會叫爸爸的嬰兒會怕鬼!」

「既然這樣,那你幹嘛帶這些東西啊?」張洛克憋笑。

「媽的,我又不是嬰兒!再加上最近發生那麼多怪事,還是帶著比較保險。」他看著背包裡的各式法寶,「不過我比較聰明,各種宗教的法寶都帶了一些,正所謂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唉!不過我最近真的是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了,真的很奇怪。唉!算了……」他搖搖頭,轉過身去又繼續收東西。

張洛克也沒再追問,他只是看著朱大興的背影,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浮現在心中卻又捉摸不住。

翌日中午,台北車站。

一行人在 7-11 買了便當、飲料,揹著背包進月台搭車。

11 45 分的莒光號,16 15 分到達民雄車站。4 個多小時的車程,倒是在吃便當、玩手機、看報紙、打屁聊天與昏睡當中過得很快,感覺沒多久他們就來到了幽靜純樸的民雄。

出了車站,黃昏時分卻不見夕陽,天氣陰沉沉的,微微飄著細雨,眾人撐了傘,走出車站。

「欸!帥哥、帥哥!搭計程車啊!」車站前的計程車歐吉桑熱情地揮手招呼。

「我們要搭兩部才坐得下,你們先搭,我和大興找下一台好了!」李東城說。

「哎呀!不用麻煩啦!你們擠一下就好了,這樣也比較省錢啊!」歐吉桑展現民雄人的親和力,大方地說。

「這麼好喔!謝謝喔!」李東城笑了,「大興,你這麼龐大當然要坐前座囉!我們四個就在後面擠一下吧!」

大家哄笑上車,還好李東城、張洛克、曾正德、黃翰明四個都算瘦,大家疊著擠著也算勉強坐進去了。

歐吉桑繫上安全帶,微笑問道:「帥哥,你們要去哪裡呢?」

「興中義橋那邊的鬼屋,謝謝!」李東城說。

「什麼?」歐吉桑轉頭問道。

「我們要去民雄鬼屋啦!」朱大興重複地點。

「下車!」歐吉桑突然將安全帶解開,大聲說道。

「怎麼了嗎?」李東城納悶問道。

「下車啦!不載你們了!林北要收工回家啦!」歐吉桑忽然爆氣,撂下話,逕自開了車門出去,在車旁點菸抽了起來。

「猴死嬰仔,不知死活……」歐吉桑邊抽菸邊喃喃罵道,氣到把頭別過去不願意看李東城他們。

李東城一行人也只能摸摸鼻子下車,走回車站門口。

「搞什麼啊,我們又不會喝醉酒打司機,為什麼不載我們啊?」朱大興抱怨。

「我們再找其他計程車吧!」李東城聳肩,無奈地說。

結果這一找,卻更攪混了他們心底的疑惑。

「鬼屋?你們還是找別台車好了!」

「太晚了,我不敢開去那耶!歹勢喔!」

「你們去那裡要幹嘛啦?下車下車!不做你們生意了!」

一台接著一台,只要說出「民雄鬼屋」這四個字,他們就不斷地被計程車司機打槍。

相較起外來客的好奇大膽,對民雄當地人來說,那棟傳聞中的鬼屋似乎是個特別的禁忌存在。

「糟糕,現在怎麼辦?」張洛克看看手錶,已經快 5 點了,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李東城看著天空,此刻的雨已經停了。

「再不行的話,我們就租機車自己騎去吧!」李東城說。

「叭叭!」

後方突然響起了喇叭聲,眾人回頭,一台老舊計程車緩緩駛近,駕駛搖下車窗,是一個滿臉鬍渣的豪邁大叔。

「上車吧!我看全民雄只有我敢載你們了!」大叔咧嘴笑道,露出兩排迷人的黃板牙。

車上沒有空調,大叔搖下車窗吹自然風,順便點了支菸邊開車邊抽了起來。

雖然已經 11 月多了,民雄的天氣卻還算溫暖,馬路溼漉漉地,看來是下了一整天的雨。

沿途住宅與稻田交相錯落,遼闊的景色有著與台北截然不同的鄉村氛圍。

「司機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們要去鬼屋啊?」張洛克好奇問道。

「看你們像呆頭鵝一樣在那傻等,我隨便猜也知道!每個禮拜大概都會有一、兩團的少年人要來探險,結果都來得不是時候,招不到計程車。」大叔一手抽菸,一手開車回答。

「為什麼不是時候啊?」李東城也問道。

「阿就太晚來了啊!下午兩點過後就沒車敢開去那裡了啊!之前新聞不是還報很大?有人在鬼屋裡拍到什麼白影,結果大家就更不想跑那條線了!」大叔回答。

「那大哥你怎麼不會怕?」張洛克又問道。

「我怎麼會怕?我少年時在跳陣頭耶!跳八家將扛神像耶!有神明護體,驚啥米?」大叔哈了口菸,眼角的皺紋微微抽動,似乎想起了年少歲月。

「那裡到底有沒有鬼啊?」坐在前座的朱大興終於忍不住發問。

「鬼屋鬼屋,鬼住的房屋,你說有沒有鬼?哈哈哈!」大叔哈哈大笑。

朱大興聽了,臉色似乎蒼白了點,勉強笑說:「哈,大哥你真愛開玩笑!」

大叔漫不經心地握著方向盤,笑道:「阿你們來冒險不就是想見到鬼?哈哈!」他又吸了一口菸,吐出煙霧,繼續說道,「其實還好啦!這裡三天兩頭就有人來什麼探險,還有人開咖啡車在門口賣咖啡耶!我如果是鬼,煩都煩死,早就搬家了啦!哈哈!」

朱大興聽了開心地附和道:「對啊!應該都是謠傳的比較多啦!那麼多人來冒險也沒聽說發生過什麼意外啊!」

大叔笑笑,抽著菸沒再多說什麼。

車子開在鄉間道路,沿途的風景越來越荒涼。

大叔突然將菸熄掉,往車窗外丟去,順手搖上了車窗。

他伸手到駕駛座旁找了一下,拿出一副墨鏡戴上。

「大哥,天要黑了,你還戴墨鏡喔?」張洛克問道。

「已經快到了,戴墨鏡比較不會看到一些有的沒的啦!」大叔說著,此時的他已經換成雙手慎重地握著方向盤,車速也明顯慢了下來。

車上眾人沉默下來,大叔簡單的一句話與動作已經說明很多了。

朱大興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他發現它們不由自主地在微微顫抖。

天空只剩下一點點亮度,沿途蓊鬱的樹蔭更顯陰暗。

車子停在一個老舊庭院的門口,斑駁殘缺的紅磚牆訴說了年代的久遠。

全台四大鬼屋之一,民雄鬼屋到了。

眾人拿了行李下車,在門口端詳著這座全國知名的鬼屋。

「你們要去多久?我在車上等你們。」大叔搖下車窗問道。

「這個……」李東城笑笑,「大哥不用啦!我們今晚要在這裡過夜!」

大叔愣了一下,才回過神說道:「過夜?這裡不好睡吧!還是回市區睡啦!」

「大哥多謝啦!我們從台北來就是打算到鬼屋住一晚看看。」李東城說。

「唉!少年人喔……」大叔嘆了口氣,摸摸豪邁的鬍渣問道:「你們真的都要住嗎?有沒有後悔要跟我回市區的?」

朱大興發現自己不只雙手在抖,他連嘴巴也微微顫抖起來,他心中千百萬個想跟大叔回去,但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卻無法表達出來。

其他人則是搖搖頭,婉謝大叔的好意。

「不過,可能要麻煩大哥明天早上大概 9 點多來載我們回車站!」李東城說。

「這沒問題啦!」大叔比了個 ok 手勢,「要注意安全喔!我走了!」

「司機大哥,謝謝喔!掰掰!」眾人向大叔揮手。

大叔卻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將墨鏡拿了下來,向庭院裡看了一眼,微微皺起眉頭說:「我看你們今晚還是不要住這裡好了!今天已經太擠了!」

「太擠?還有其他團也來冒險嗎?」張洛克疑問。

大叔搖搖頭,比了個手勢叫大家靠近,低聲說:「偷偷跟你們說,我的左眼是陰陽眼,看得到那些不乾淨的東西,今天裡面太熱鬧了。」他將墨鏡壓低,半露出一雙眼睛,左眼的黑色瞳仁明顯小上許多。

朱大興聽了,幾乎全身都在顫抖。他發現自己不是不能說話,而是根本無法拒絕去鬼屋。

李東城聽了倒是很開心,「真的嗎?那太好了,我們就不會白跑一趟了!」張洛克、曾正德、黃翰明也都點頭表示同意。

「你們這麼堅持啊……」大叔注意到臉色異樣的朱大興,關心地問道:「胖哥,你還好吧?你要不要跟我回市區啊?」

朱大興的嘴還在微微顫抖,說出來的話卻是無法克制的違心之論,「我真的是不太想去,但沒辦法啦……還是跟大家留下來好了!」

「這樣啊……」大叔聳聳肩,無奈地說:「總之,你們要記得不要亂講話,人不犯鬼,鬼不犯人,應該就可以平安過一晚了!」戴著墨鏡的他表情變得嚴肅,「還有,最好不要靠近院子裡的那口井,要記住嘿!」

「知道了,謝謝大哥!」李東城微笑著說。

「好,來去了!」大叔揮手,車子掉頭離開。

朱大興看著漸遠的車尾燈,他實在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不在車上。

「好!我們先在門口拍張照吧!」曾正德拿出了相機與腳架說道。

於是五個人在老舊庭院門口留下合影,也揭開了鬼屋探險的序幕。

「出發囉!」李東城顯得精神弈弈,走在前頭,領著一行人走進了庭院。

沿著荒徑走去,雜草蔓生的院子,樹蔭層層籠罩著,偶爾還看到幾張泛黃破爛的冥紙,不禁令人覺得心底陰冷。

黃土上的坑洞滿是積水與泥濘,一整天的陰雨把這座宅院洗落得更為荒涼。

「靠,有狗!」朱大興突然喊了出來。

只見旁邊草叢或站或臥,或黑或黃,大約 10 隻左右群聚的流浪狗,漆黑的雙眼們瞪著李東城這群陌生的訪客。

「糟糕,大興你這麼可口,牠們一定餓很久了!」張洛克開玩笑道。

「別理牠們啦!牠們不會主動來找我們麻煩的。」李東城倒是不太在意,繼續往前走。

「哇,有一隻小黑跟過來了耶!」曾正德說。

只見一隻骨瘦如柴的黑狗跟著眾人後面,安靜地沒有吠叫,像個沉默的跟蹤者似地亦步亦趨。

「大哥,你為什麼要跟在我屁股後面啦!」朱大興看見黑狗跟來,哇哇叫了起來。

「我看牠是真的很餓,你就給牠咬一口吧!」張洛克又笑道。

李東城搖搖頭,還是繼續往前走。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眾人停下腳步,一棟三層樓高的西班牙式建築矗立在他們眼前,外牆上的門欄刻著「兄弟和樂」四個斑駁大字,恰好成為這座空屋最諷刺的註解。

看著斷垣殘壁,荒蕪歲月折磨過的磚牆,仍不難想見當年新宅落成的氣派風光。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