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恐

 編號:740
 作者:
鐘鳴.貉
 封面繪者: Cash

 初版日期:2012.8.15
 ISBN:9789862904152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你喜歡偷窺嗎?

如果偷窺的內容極端恐怖、變態、真實……你卻不得不看……

鐘鳴.貉繼《陌屍》之後,瘋狂再啟!

內容簡介

人性泯滅!男子殺鄰現場如同地獄!

(記者王憲仁報導)

住宅區驚傳殺人命案,兇手為疑似精神疾病的23歲何姓男子……何男將同一層樓的住戶全數殺死,其中包含房東與三名房客……

「瞪著眼前數小時的殘忍殺戮,我輕聲笑著。狹小昏暗的空間內盡是一片又一片橫飛的爛肉汙血。」

被強迫「偷窺」一切的我,再也不能忍受了——

作者簡介

鐘鳴.貉

1989年出生於高雄,戶籍地在台北,老家在屏東,但個人認為雲林反而比這幾處都還要熟,並且覺得未來一定要住在日本。國三之前,完全不認為自己會踏入小說創作一途,直到基測打混摸魚時閱讀了某部奇幻小說後,開始踏上了這條被人稱為不歸路的康莊大道。

2006年開始以筆名「浪羽」、「喪鐘」在網路發表創作,作品遍佈各大知名論壇與網路空間但全都沒有走紅過,對外比賽的成績自然也是慘不忍睹。但這些並沒有讓創作因此終止,只是斷斷續續了好一段時間,直到2011年才又以筆名「鐘鳴‧貉」認真創作至今。抱著將姓名倒過來唸的決心、以及莫名又過剩的自信,誓言要靠寫小說吃飯——並且統一世界。

這是認真的。

個人空間: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michael78529
粉絲應援:
https://www.facebook.com/CM.H.novel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陌屍》2012.6
《瞳恐》2012.8

作者自序

對於買下這本《瞳恐》的讀者,很高興我們又見面了,也很高興您願意繼續支持我的作品。

而對於第一次買下我的作品的讀者,也很高興看見您。雖然這本書並非我前一本《陌屍》的續集,但因為我個人生性狡猾奸詐,所以這兩本書之間依然存在著關連性。雖然它們並非直線到底,但卻是緊鄰的平行線。為什麼會這麼說,這可能就得麻煩您看看《陌屍》才能知道了。

說到生性狡詐這一點,不得不提到個人在創作時的一些壞習慣。在寫作時,我通常不會喜歡把故事寫死,反而會希望讀者能在閱讀的過程中、自行發現我隱藏在作品裡的蛛絲馬跡。而《陌屍》在結尾那兩名刑警的對談就是如此。而這一回《瞳孔》也將不免俗的繼續幹下去。未來您可能會發現,我的作品之間都會帶有某些關連性,有時候可能是人物、有時候也可能是場景,這些地方都會將我未來全數的作品(特別是單集完結的作品)串在一起。我很難去說這個世界會有多大,但它會大到連我都無法想像,只要我還沒有停止思考,它就會如同宇宙那般繼續膨脹下去。

所以,在看完《陌屍》與《瞳孔》,您可能會怪我為什麼故事都不能好好說清楚?對此,我大概只能這麼跟您回應——故事還沒結束,豈有說死的道理?

那麼,期待我們能在第三本再次會面了!也請千萬別因為我這種個性就討厭我!<=重點 

目錄

楔子      偷窺的定義
第一章        偷窺的經驗談
第二章        偷窺必須承擔的
第三章        不該偷窺的
第四章        偷窺必經的心態轉變
終章      不計代價的偷窺

精采試閱

序 偷窺的定義

偷窺是正當且自然的。

它是一種習慣,不是行為。而且,偷窺充斥著整個社會。

無論是偷窺者與被偷窺者、無論是肉眼或是鏡頭,人的生活早已無法脫離偷窺二字。我們每天打開雙眼,第一個就是從鏡中偷窺相反世界的自己。早餐、著裝、出門,便開始了一整天偷窺與被偷窺的日子。無論是偷偷瞥上漂亮的正妹一眼、或者暗自對奇裝異服的男人指指點點,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沉浸於此、享受於此。

當然,被偷窺也是一樣的。

雖然總有人強調隱私空間的重要性,但他們卻總會下意識的、將自己給暴露在視線之下。無論是穿著暴露、不管是濃妝豔抹、甚至是怪腔怪調、體態優美、行為特異、表現出眾……任何事。人們總是可以因為任何事,進而增加自己被偷窺的機率——而且,他們總是樂此不疲!

即使政府訂有法規禁止偷窺這種行為的氾濫,但就算是國家機構,他們也毫不避諱的在進行著美名為「看守」的偷窺行為。幾百、幾千、或者是幾萬個鏡頭就在大街上!它們照著每一個人的臉孔、並一一錄下眼前所見的一切!天曉得在這些儀器的背後,政府的那些人又在以此討論些什麼?我相信絕對不會跟國家安全有任何關聯。

不過,即使偷窺屬於個人性的行為,它依然有需要遵守的規則——那,便是不得聲張。

拜現今社會奇怪的價值觀所賜,即使偷窺從不偷走任何人的東西,但它依然被部份人士視為犯罪之一,即便那些提倡者也同樣在某時某地偷窺著某個人。所以,為了不被當成罪犯看待,偷窺絕對不能聲張。就算是半開玩笑,也會有人因此對你產生不好的觀感。當然,更別提公諸於眾這種事了。

一個好的偷窺者,理應以保守其偷窺之內容的義務存在。這不僅僅是為了不被人抓到,更是為了能讓日後的偷窺行為依舊順利進行。而綜合以上幾點來看……

我,是一個好的偷窺者。

但我卻從未想過,當偷窺變成一種被強迫的行為時,究竟會導致多麼悲慘的局面。

「嘻……」

瞪著眼前的景象,我輕聲笑著。之所以笑並不是因為眼前的畫面有趣討喜,畢竟那是長達數小時的殘忍殺戮,狹小昏暗的空間內盡是一片又一片橫飛的爛肉汙血。

——而且,我還不是透過自己親眼所見。 

第一章 偷窺的經驗談

偷窺是天性,但也不是與生俱來,因為沒有人是天生的偷窺者。雖然人往往都會把好奇與偷窺相提並論,但事實上,前者不過是一時的注意,後者卻是一生所的追尋。

以我而言,是在二十二歲那年成為了一名稱職的偷窺者。當然,這是自認的。

之所以能夠對自己身為偷窺者的身份深信不疑,環境佔了很大的因素。相對於其他事情,環境一直佔了很大的因素。

那年剛從大學畢業,我並不是考慮要找什麼工作,而是想辦法在最短時間內離開家鄉、搬來台北。雖然台北確實擁有許多工作機會、甚至有可能一步登天,但我之所以想來台北,純粹只因為鄉下地方實在不是我所喜歡的環境。即使那邊有我的家。

家,這個字對我而言從來不具有特別的意義。然而若真要賦予內容在這個字上面,我相信最為貼切的便是「牢籠」——它關住了我,並妄想圈養我一輩子。

所以我逃了出來,以最好的理由與最快的速度:為了求得更好的工作、孝敬父母。

就在諸多原因的加持下,我離開了家,來到這名為台北的陌生城市。

我依然記得很清楚,剛到台北的我到底有多麼興奮。在前往未來的住處之前,我先是提著大包小包在台北街頭逛了個痛快。不管兩手的行李有多麼沉重,我看遍了每一個櫥窗之後的東西、幻想著每一個夢。要是我真能擁有它們,我的生活將會變得有多美好?啊啊,光是這樣想著,我彷彿穿上了那一件又一件美麗的洋裝、提著那一個又一個精緻的名牌包……

而就在這個時候,身為偷窺者的路、就在無辜的我面前緩緩展開。

「你看那個女孩……」

即使是竊竊私語,我依然能清楚聽見他們說的每一個字、甚至於每一聲輕笑。用那對鄙視的雙眼,視線就像探照燈一樣、把我由上到下打量了一番;而那輕蔑似的話語,更如同一把銳利的刀劍、將我傷得體無完膚。

「鄉下來的吧?你看看她那種打扮……」

「呵呵,她是沒注意到自己有多奇怪嗎?」

「你覺得……如果我把她上傳到臉書上,能拿到多少讚呀?」

「媽咪——那個姊姊好奇怪喔!」

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到我身上全都變成了惡意。在那當下,我無法坦然自在的待在原地,只能像個被圍攻的動物、狼狽逃竄!

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偷窺。

除了厭惡還是厭惡,完全沒有半點好感。不過,也正因為有了波折,往後的偷窺之路我才能走得平順無比。

雖然談不上感謝,不過……

——這,卻是必要的。

◆            ◆

「這是妳的房間。」

龜裂的牆壁、難聞的氣味。雖然早在網路上下訂時便非常清楚,在台北,這種便宜的房間絕對不會舒服到哪去,但我依然為了天花板嚴重的壁癌嚇了一大跳!

然而,房東趙先生的表情就像毫無所謂似的,不帶半點歉意與慚愧:

「每個月五號交租,知道我郵局的帳號吧?就像你付定金一樣,匯到裡面就好……還有,小姐,我這人很討厭別人欠錢,請盡量不要太晚交。」

對於這句話我感到相當憤怒,因為這明顯是在懷疑我會晚交錢似的,要不是因為對方看起來有六、七十歲,不然我真想在他那油膩膩的肥肚皮上補個兩腳!

「好的,謝謝你。」

所幸,我再怎麼也是受過教育的人。即使在鄉下小鎮成長,我也很清楚禮貌兩字怎麼寫。反觀這頭在城市裡養肥的老豬公,點了點頭便逕自甩門出去。他還不忘在自己肥大的屁股上抓個幾下。

花了點時間,我將自己的住處打掃與佈置了好些日子,好不容易才將廢墟一樣的空房、改造成一個舒適自在的私人天地。我也順利在不遠的地方找到工作,雖然只是繁瑣的文職,但對於獨自在台北生活的我也算足夠。

雖然剛來到這邊所發生的事情多少讓人有些不快,但眼見計劃已久的夢想漸漸有了雛型,我開始為此感到興奮不已!

「今天也要好好工作!」

哼著輕快的小調,我每天都能踩著輕鬆的步伐到達公司。雖然一開始多少會因為陌生而遭到責罵,我依然抱著最好的心情不斷衝刺!笑著面對同事、笑著面對客戶。就算不小心犯了錯,我也依舊微笑應對。

現在想想,那時的我就像個熱血的傻女孩,不僅對周圍一切的新奇玩意兒感到好奇,更對了解它們感到躍躍欲試。過程中難免會被人譏笑像個土包子,但我仍將那些話吞下肚、只期望自己能在最短時間內知道一切。

等我摸熟,我就不會被笑了。

等我一切都理解,我就不會被說是鄉下來的了。

我是如此相信著,相信時間能把我身上的鄉下味給慢慢洗去,直到半點都不剩。每每這麼想著,就會越來越覺得台北這個地方的可愛,就連初來乍到所碰上的糗事也都忘了個精光——直到我體認事實的那一天前,我都是如此相信。

那天在小小的茶水間內,五個人擠在裡頭、有男有女,每一位都拿著一杯咖啡有說有笑。看著他們休息時間這樣自在,就連我都想跟著加入話題。為了避免什麼都說不出來,我還特別在旁邊偷聽了好一會兒。

誰知道,他們不是在討論新聞、不是在討論藝人、更不是在討論主管的八卦——他們所討論的,是我。

「喂,她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呀?」

「是啊,都已經這麼久了,還是那個蠢樣子!」

「電腦不熟悉、印表機不懂怎麼操作……還有你們知道嗎?光是上個月就給她搞壞了三次咖啡機!不懂也該要有個限度啊!」

「唉,她家到底有多偏僻啊?看她也都不怎麼在化妝,又不是流行自然美,而且她也沒有多正。」

即使沒有指名道姓,我也知道他們在說誰,而這當然不會是對號入座。從工作到現在三個月,做對什麼、做錯什麼,我自然是清楚得很。然而,為了能夠以愉快的心情迎接挑戰,我都盡量讓自己力求改正。

可是,我也不是完美的人,無法保證不會再犯第二次。我仍然會像初次犯錯那樣、不斷跟幫忙善後的同事道歉,而他們也總是一再用微笑安慰我……一群偽善的傢伙!

「啊,小鈴,是、是妳啊?」

慌張的口氣、飄移的眼神。當我一走進茶水間倒杯熱茶時,他們一個個都像是瞞著什麼似的慌了手腳,渾然不知我早在外頭聽到一切。不過,我沒有立刻給他們冷眼,而是一如往常笑著回應。

「嗯,是啊。」

對,微笑。笑得如此不甘、笑得如此怒火中燒!

但,我還沒有笨到讓他們知道、我早已知曉了一切。最起碼在往後的日子裡,他們依然會在我面前裝模作樣。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使得這一回我不再需要狼狽離開。即便心中如此難受,但那些人也同樣會因為犯錯的罪惡感內心煎熬。看看他們每一個人尷尬的笑容,而我卻能一面頂著微笑、一面痛罵他們禽獸不如的生存方式!

一時間,我頓悟了。

即使談不上真正上了軌道,但在起點之前,我卻已經有所心得。我與眼前兩人都在彼此偷窺著彼此,但為什麼所體悟到的心境卻是如此不同?

——因為,我沒有被他們發現。

◆            ◆

真正踏上偷窺之路,大概是第四個月左右。

還記得我租下的破舊公寓嗎?雖然我的環境煥然一新,但房間外的地方卻依然不變。難以推拉的大門、龜裂的磁磚、剝落的水泥碎塊……我起初很難想像台北這種時髦的地方會有這種建築,而當我發現這種建築還隱藏在每條巷子中時、更讓我感到不可思議!

不過,這應該也是租金便宜的關係了。只要試著不去在意裸露的鋼筋、還有隨時可能掉下來的日光燈,住在這邊的日子其實不算太難過。

——直到隔壁搬來了一位新鄰居。

那是一位男生,我在他跟朋友搬東西時有稍微瞄了幾眼。不修邊幅的衣著、滿口髒話、還有渾身滿溢的菸臭與酒臭,那頭像是掉色般的棕色頭髮我更不想多加討論。即使他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但全身傳來的隨性卻好比家鄉嗜酒鬧事的那些老頭子!

而且如同外表,打從他搬進去第一天開始,我的生活便永遠不得安寧。吵雜的音樂、嘻笑打鬧、甚至東敲西砸!我不知道這位鄰居到底在做什麼,但我很清楚喝醉酒永遠不會做些正常的事!

我不知道他做什麼工作、甚至有沒有工作,但他總是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當我在外面努力工作時,他就在家裡睡大頭覺;當我勞累一天準備返家休息時,他便開始大吵大鬧!我唯一能夠獲得充分休息的機會,竟然只有在他出門喝到通霄才能得以補眠!

如此情況持續沒有兩個星期,我便向房東趙先生反應不下十次。然而那個肥佬不僅沒有把事情解決,倒是擺出一張「事情都已經做了妳還在這邊大呼小叫,奇怪欸!」的眼神給我看。而且他還希望我不要報警,說要是警察來了事情會變得更加麻煩……哪有這種處理方式啊!

「我的天,這根本就是欺善怕惡……」

心灰意冷的站在走廊上,頭頂的日光燈依然在閃爍著,更加增添了這條走廊殘破不堪的模樣。雖然沒有幾步就能回到我的住處,但只要一想到還得繼續忍受那一陣又一陣的噪音,實在是讓我頭皮發麻。

咚滋、咚滋、咚滋、咚滋……音樂的吵雜不斷敲響整個空間,就連水泥碎塊似乎也震下了不少。然而我卻只能默默忍受、莫可奈何。在台北這座水泥叢林中,我就像是一名孤單的求生者,對於眼前猛獸非但無法抵抗,還只能四處逃竄、別無他法……坦白說,我很怕自己會因此徹底崩潰!

可是仔細想想,趙先生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對鄰居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下,擅自報警真的能夠如願嗎?他會不會有身為警察的朋友?或者他自己本身就是流氓?在台北孤伶伶的我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到時該怎麼辦?我能夠再一次成功報警嗎?

「唉……」

看樣子,除了繼續忍受噪音外,或許真沒有其他辦法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為了自己的健康著想,我去買一對耳塞還比較實際些。

而正當我要走回自己家門前時,耳邊忽然聽到了一些聲音。

與音樂的吵鬧不同,那是人的聲音,但又不是煩人的大呼小叫,而是更像……尖銳的喘息聲嗎?對,那是女孩子的喘息聲,而其中還夾雜著幾句不堪入耳的語句。那並非暴力方面,而是……色情。

一時間,我面紅耳赤了起來。回想起來,我都已經年過二十了,卻從來沒有跟人交往過,因為我並不是那種隨便的女生……雖然沒有男生搭訕也是個問題,但我真的覺得自己不適合談戀愛。

我吞了吞口水,聲音是從我家斜對面傳出來的,我也知道裡頭住著誰。那是一對年輕情侶,男生似乎還在讀書,而女生則在外頭工作,是需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那種。時下最為流行的姐弟戀。

就連曾經對此感到不齒的我,心底也不免會產生羨慕之情,因為那些能受到男性疼愛的女孩是如此幸福、如此滿足。反觀我,卻只能時時為著不認識的傢伙心生憤怒。

「他們也太大膽了吧?這樣子不怕給人聽到嗎?」

我稍微頓了頓。現在音樂聲如此吵鬧,也不會有太多人發現吧?而且他們又不是在走廊上做那檔事,就算真給人聽見又何妨?

「是啊,我真笨。」

再說,別人的事與我何干呢?我想也沒有多想,然而當我轉身想走時,下一秒,我的注意便再也無法轉移。

「啊!好!就是這樣子……就是這樣啊——」

那名女子就像被利刃捅了一刀、開始發出刺耳尖叫!而且這尖叫不僅包含著痛楚,更包含著一次又一次的過癮高潮!雖然她的確被某種東西給刺入體內,但這種事情……這種事情真會讓人叫成這樣嗎?

前面雖然說了那麼多,但我也不是名自命清高的女孩。我有看過A片,可是這些都讓我難以覺得會讓人慘叫成如此德性。而且,當那名男友看到她叫成這種模樣時非但沒有停手,反而也跟著嘶吼了起來!就好像……就好像野獸一樣!

我又吞了一口口水,口乾舌燥的情況就連我自己都不了解原因。是音樂的節奏所致、還是兩人交歡的聲音影響,我真的不知道。不過,有一件是我可以肯定的——我想知道裡頭的情況!

一切的一切,都在眨眼間變得如此有趣!這就像一場探險,你有了地圖、有了裝備、也知道寶藏周圍有什麼機關,現在,就只差行動而已!而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天份,因為我很快就找到了行動的方法!

你知道嗎?就在大門的門鎖旁,牆壁早已因為長期使用的關係而缺了一小角。也就因為這一角,讓我有了能一探其中的方法!

我先是左顧右盼了好一陣子,直到確認周圍只有我一人才大膽往前邁步、悄悄蹲下……我先屏氣凝神,如果就這麼貿然湊上去,我怕自己可能會因為過於刺激的場面而受不了。接著,慢慢將左眼對上缺口……

……好吧,我還是受不了!

看不到十幾秒,我連忙就離開原地,急急忙忙回到家中、反鎖大門!

噗通、噗通、噗通……心臟的起伏依然雜亂,明明只是幾步路的距離,我卻像剛跑數公里一般氣喘吁吁。好一陣子之後,我才終於讓混亂的思緒穩定下來。

「我剛剛……到底幹了什麼……」

隨著心跳愈發沉著,心底的罪惡感便緩緩溢出,我無法相信自己竟然會有那種念頭!天呀!偷窺別人?我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當下的我不斷思考,但愈是想下去,只會讓自己卡在死胡同。

而且,還不只是這樣。

我無法說明那是我的另一種想法、或者是身體本能上的直覺反應。不管我如何讓自己努力遺忘,總會有另一股聲音要我去回味、享受、甚至於再看一遍!那種感覺就像吸毒,你明明知道違法,卻只能不斷沉淪!我到底……

「……我到底在害怕什麼啊?」

登時,一切都平穩了下來。

對啊,我到底在害怕什麼?沒有被人發現,我幹嘛要害怕呢?這種事情每天都會上演,然而我只不過是用偷窺的方式「參與」其中而已,不是嗎?他們有因為被我看到而少了錢嗎?有少了幾塊肉嗎?只要我不說出去,他們會因此名譽受損嗎?不,不會。

——根本不會!

他們依然會在完事之後、過著原本的生活,只要他們還不知道有人偷看的一天,日子就不會有任何改變;反過來講,只要我一天不說出去,我的日子也不會受到影響……那麼,我到底在害怕些什麼?

「這種事情,根本沒什麼好奇怪的。」

就在這時,我的偷窺之路開始了。

回想起來,為了踏上這條路,我因此受過了不少挫折。雖然不是直接的結果,卻也造就日後持續至今的偷窺路程。只要我不被發現,那麼這個世界依然在轉、每個人的日子也依然持續。而我,則可利用偷窺了解其他人、更甚至於產生一種「擁有」的快感!

對,哪怕只是那麼幾秒,我就擁有了那對情侶做愛的事實、以及過程!而這個社會中,還有更多東西是我未曾想像、以及未曾擁有過的真實體驗!

「哈哈……我根本不需要擔心這麼多嘛?反正只要沒人看見,我就沒事了。」

只要沒人看見就好。

只要沒人知道,那麼一切都好。

往後的我也將不被任何人發覺,那麼,我就會平安無事,且能在一如往常的平凡日子中、增加更多刺激新鮮的玩意兒。

——那時,我真的這麼認為。

◆            ◆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尖銳的笑聲劃破這寧靜的夜。而且,還是在我打算睡覺的深夜。

「又來了嗎?」

不知道隔壁那個男的又發了什麼瘋,最近總是吵得越來越厲害。他一個人在那邊鬧事已經不夠,現在還會帶朋友回來通宵達旦。想當然爾,那吵鬧的程度也因為人數增加、更成長了數倍!

原本我打算就這麼戴上耳塞、安穩入睡。不過就在我戴上之前,腦袋裡突然跳出了一個頗有意思的想法——為什麼我不去看看到底在幹嘛呢?

仔細想想,在正式踏上偷窺之路後,這一層樓我就只剩下隔壁那名男子還未曾偷窺過。我知道房東什麼時候在數他的錢、我也知道對面那對男女什麼時候在開心。當然,我甚至也很清楚樓上幾名住戶私底下到底在幹嘛。然而到目前為止,我卻從來沒有看過隔壁的傢伙究竟在幹些什麼。

之所以這樣是有原因的。他的作息日夜顛倒,而我沒有那種體力陪他玩;有時候他一出門就是三天不回家,我也沒有時間去偷偷跟蹤他去了哪裡、或者又在哪邊做了什麼。偷窺這種事情應該是以自己方便為前提才對,雖然偷窺是一種目標性的行動,但那目標也必須經過仔細審視、在推斷其可能的風險之後,確定可下手的價值才行。

而隔壁傢伙的偷窺價值、趨近於零。

換個說法,他根本毫無私生活可言,我光是從那震耳欲聾的音樂與狂笑聲,就能猜出他現在大概在做什麼。

不過仔細比較就能知道,今晚的笑聲異常高亢,其中還夾雜著幾次較為尖細的笑聲……那應該是出自於他的朋友吧?雖然我覺得吸毒很像他會幹的事,但我從來都不知道吸毒到底是怎樣的滋味、更別說會讓人有什麼樣的舉動了。

……好吧,也許這算是一種心血來潮吧?

我躡手躡腳的靠近牆邊。即使在自己家裡,我也養成了隨時都會小心翼翼的良好習慣。接著不用多少功夫,我便找到了牆上的那個小洞。

那個洞孔差不多半公分大,但對於偷窺而言卻是相當足夠。早在我搬進來之前,這個洞便已存在,但我不清楚它的用途為何。

為什麼會這樣懷疑?因為這個洞並非自然生成,從那完整的圓形看來,它是透過某種工具鑽孔而生。起初我以為這可能是水管或電線的管線用孔,直到隔壁的空房有人住進去之後,才了解那根本是為了偷窺而設計的洞。你知道嗎?從這個小孔看過去,最先映入眼簾的竟是浴室呢!

很可惜的是,對方並不是什麼猛男,而是一個與毒蟲無異的瘦皮猴。想當然爾,這也是我從來不去偷窺的另一個原因。對面那個小白臉還比他有看頭多了。

「還好沒有關門。」

沒錯,從這個洞看過去不僅能看見浴室的光景,亦能從浴室的出入口看到一部份房間的情形。雖然無法全部看見讓人有些惋惜,但也算是相當幸運。

瞪大左眼,我試圖想看見些什麼,不過左瞧右瞧都沒發現。然而,那震耳欲聾的音樂仍在,兩人的笑聲也依舊難聽,顯示他們還在屋內,只不過剛好躲到了我所看不見的角落……嘖,怎麼會這樣倒楣?

「去,還是睡覺算了。」

我自討沒趣的如此說道。可是正當我打算離開時,緊接而來的情況卻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你……你準備幹嘛?」

聲音出自於隔壁的那名男子,但那已經不是放聲大笑,反而轉變成緊張的語調,彷彿在害怕什麼。不過,從我這邊卻什麼也看不著,只能瞥見兩人的影子,好像在那邊有所僵持……搞什麼呀!

不管你們要做什麼,難道就不能靠過來一點嗎?我在心中如此高聲呼求,但現實裡卻只能緊閉著嘴。偷窺基礎中的基礎,就是一定要保持安靜,不得讓任何人發覺自己的存在。

「喂、喂!放下那個東西……放下!」

音樂持續,但情況似乎愈發緊張,而我仍舊什麼也看不見,只能從夾雜於音樂之中的說話聲、判斷目前究竟怎麼回事。但,我依然什麼也聽不出來,只能感覺到一方慌了手腳,而另一方沉默依然……你們就不能露個臉嗎!

隨著那名男子越來越急促的警告聲,就連我也跟著緊張了起來!然而我怎麼搜索,在那有限的空間內、我無法看見兩人的身影。直到我差點要破口大罵時,眼前的景像終於有所突破——唰!

一道聲音驚響,如同利刃將粗布狠狠劃開!而在眼前,一片鮮紅自我所看不到的角落飛濺而出、灑落眼前的地板上。

「這是……」

當我還在遲疑時,整件事情已經無法阻止。

唰!唰!唰!唰!唰!

聲音接二連三的響起,眼前一切也跟著一次又一次的染上數抹鮮紅!我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這些液體怎麼看也不會像正常情況。除非他們正在玩一場番茄汁大戰,不然,這些景像怎麼看都不正常——特別是隔壁那傢伙一次又一次的尖叫聲!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從那叫聲與灑滿整個視野的紅艷來看,隔壁肯定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因為能與尖叫聲搭配的、永遠只有血……對,那些液體肯定就是血!

糟糕、糟糕、糟糕!我該報警嗎?如果找警察來或許可以解決問題,但是他們也有可能發現我偷窺的事實,這樣子就不妙了……等等,我可以說是聽到奇怪的尖叫聲啊?聲音那麼大,別說是我了,就連其他房客也能聽到吧?而且,我也可以用噪音太吵的原因來報警……對呀!就是這樣!

我連忙起身、抓起手機,迅速按下早就想撥打的110。當電話一被接起,我就立刻緊張的喊道:

「喂?喂?請問是警察局嗎?我這裡有人……有人音樂開得好大聲、搞得我都完全睡不著!你們能請人過來處理一下嗎?」

原以為,我會聽到近似於「小姐,請問妳能告訴我妳們那邊的地址嗎?我們會盡快派人過去協助處理。」之類的回答,但從電話另一頭傳來的並非如此,而是令我大感詫異的答案。

也許,那根本不算是答案,而是用「怪聲」來形容比較合理。

「呼、呼……嘻嘻嘻嘻嘻……」

對,那是笑,但笑得十分詭異,讓人根本聽不出來那算不算笑。與我所知的笑聲相比,這個笑非但無法讓人心情愉悅,更令人因此頭皮發麻。尖細的氣音如同黏液般的滑膩噁心……這是警察局該有的回答嗎?還是我撥錯電話了?但再想想,會有人的電話只有三碼嗎?

當我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時,恐懼感油然而生。只不過,那早就為時已晚。

「妳這個不乖的小女孩,怎麼能夠隨便偷看別人呢?」

當沙啞弔詭的嗓音如此響起時,我嚇得連忙丟開手機、不再靠近。然而,那股聲音並不會因為這樣消失,反而愈發囂張!噁心笑聲驟然響起,我的手機就像被不知名的力量給按下了擴音鍵、無法阻止!

而且,那聲音就好像……就好像來自於附近?

「嘻嘻……真是的,妳就那麼喜歡亂看別人嗎?」

不知什麼時候,原本我用來偷窺隔壁的小洞、突然反被人用來直盯著我!

我連忙後退。即使明知道有牆壁擋著,我還是會害怕對方做出什麼可怕的事。可是,那人就只是盯著我,一顆眼球在那小洞後面骨碌碌地轉動。

但或許是被人給戳到了痛處吧?方才的恐懼蕩然無存,只留下一股呼之欲出的怒氣: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我只不過是因為你們太吵才報警而已……倒是你,你幹嘛偷窺我?小心我叫警察來抓你!」

「嘻……現在是做賊的喊抓賊嗎?不過,我不討厭妳這種個性喔!嘻嘻嘻嘻嘻……」

碰到對方挑釁,我可說是更為惱火。雖然我不清楚牆壁對面的傢伙到底是隔壁的男子、還是他的朋友。但對於今晚兩人的打打鬧鬧,我可說是完全無法忍受!衝著這股憤怒,我立刻拿起電話!再三確認過自己輸入的號碼是110之後、將之播出!這下可好了,我有足夠的證據控訴他們噪音污染、外加一條窺探他人隱私!

可是,正當電話另一頭接起來時,傳出的聲音依然是那油膩弔詭的笑……這到底怎麼辦到的?電波干擾?還是在我不知情的狀況下、手機早已經過他人偷偷改造?眼見我如此困惑,牆壁另一頭的笑聲更為誇張。他簡直就像在看著一場好戲、而且事不關己!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麼笑啊!」

對於如此情況,我實在忍無可忍!手機一握、對著那個小孔就是奮力一摔!只聽「啪啦!」一聲,我的Nokia 3310馬上讓牆壁又多了幾條裂縫、而它自己完好無缺。牆壁另一頭的無聊傢伙也是。

知道手機不會傷到他嗎?一般人而言,遇到那種情況多少都會躲一下,但那人卻閃也不閃,只是一個勁的繼續大笑……難道他是嗑藥了不成?或者本來就有神經病!

「不要再笑了!神經!」

我如此怒吼道。說也奇怪,原以為對方會繼續笑下去,但當他一聽到我的吼叫聲,登時安靜了下來……呵,難不成他是那種受不了女生抓狂的男性嗎?

天曉得,我根本是猜錯了,他之所以閉嘴並不是因為我的反抗而驚訝。保持一小段沉默,那噁心的語調再度從牆壁後方緩緩傳出:

「嘻嘻……有趣的小女孩。不過,偷窺這種事情也需要足夠的勇氣,或許我該好好獎勵妳才是……」

「別跟我說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小心我去找房東過來喔!他就住在這條走廊而已!」

「我知道、我知道。老趙跟我可是老交情了呢……」

「……咦?」

老交情?意思是就連趙先生都會挺這個怪人嗎?我開始有些慌張,但表面上依然故作鎮定。偷窺的另一個基本,就是千萬不能被人發覺!特別是自己在害怕的時候!不過我還沒回答,對方便已經接下去說道:

「既然妳這麼喜歡偷窺,我就讓妳成為新作品的第一位讀者……嘻,這可是很難得呢,畢竟我是這麼受到歡迎……」

「我不知道你有多受歡迎,但你最好快點離開!警察局離這邊也不遠,我可以親自過去報警!」

「嘻嘻,不,妳不會的……」

「我會!說到做到!」

「相信我,妳真的不會……」

「我說會就會!」

「噢……嘻嘻嘻……就算是這樣子也會嗎?」

一個眨眼,我開始懷疑自己是眼花、或者是出現了幻覺。

一根手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我面前伸來。而它的目標,是我的左眼。

——隨著黑暗湧現,我高聲尖叫、蓋過一切……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878
  • 看不太懂在寫些甚麼,可能是我太淺了吧,但我覺得別用太多「他」來描述某人比較好,有種越看越搞不清楚再說甚麼的感覺,還有別說太多道理,讓人越看頭越大,前面寫少女的生活還有想像空間,但到後期的屍體再現的那一段就有種越來越模糊的感覺,劇中人模模糊糊不說,看戲人也模模糊糊就太奇怪了,雖然埋有伏筆但還是沒交代主謀的身分(感覺主謀根本就作者本身?)有種不清楚明朗的感覺,與九把刀的「都市恐怖病」有相似之處,都是多本書最後指向同一個犯人,可是九把刀的給人一種清晰感,這本書則給了我模糊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