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屍術【躺棺】

 編號:739
 作者:
柚臻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2.8.15
 ISBN:
9789862904145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詛咒延續,喪屍來襲!

燒掉棺材,更可怕的追殺接踵而至——

鬼后柚臻禁忌獵殺系列

內容簡介

在郭品彥找出詛咒的關鍵物後,失去理智的棺材陳開始大開殺戒。

急忙逃離的眾人,卻發現追殺他們的不只是棺材陳……

……那個女孩不是人,她的皮膚青黑腐敗,衣服沾滿泥巴,頭髮糾結,混身的髒污,雙手的皮肉發爛,宛如被掐碎的豆腐。

隨著女孩往前走來,蛆蟲和乾裂的泥巴塊不時地從她身上灑落。

珍珍愣了一愣,想起今天早上班導接的那通電話,小莎的爸爸打來,說是小莎的屍體失蹤了……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好人聯誼社》2007.11
《鬼日記》2008.7
《人頭降》2008.9
《祝福信》2008.11
《荒村古宅》2009.1
《鬼索命》2009.2
《鬼屍》2009.4
《鬼敲門》2009.5
《生存遊戲》2009.7
《地下室》2009.8
《鬼廁》2009.11
《鬼教師花弧─鬼學姐》2010.2
《鬼屍虐》2010.4
《鬼教師花弧─山魅》2010.5
《寡婦村─鬼影實錄》2010.6
《血隧道─鬼影實錄》2010.6
《葬屍江─鬼影實錄》2010.8
《負子娘─鬼影實錄》2010.10
《屍蹤》2011.02
《吊鬼室》【鬼舍異談】2011.2
《陰間守門人》【鬼舍異談】100.3
《倒數計死》【鬼舍異談】100.5
《說鬼人》【鬼舍異談】2011.7(最終回)
《嚇破膽01 試膽大會》2011.8
《嚇破膽02 惡靈封印》2011.10
《社會鬼檔案》2011.10
《買命錢(上)》2011.11
《詭事路》2011.12
《買命錢(下)》2012.1
《監獄旅館》2012.2
《人肉搜索》2012.4
《火燒屍》【躺棺】2012.6
《操屍術》【躺棺】2012.8

作者自序

一本小說最困難的居然是寫序,總是要花很久時間想想這回要在序裡分享什麼……

來聊聊捐東西的經驗好了。

去年有個捐贈物資的活動,某個公益團體把所需的物品和數量列出清單,請民眾認捐。

我和振鑫就把家裡的毛毯和電扇捐掉,沒想到一捐完,家裡僅存的那把電扇就壞了。

冬天時候,因為天氣太濕冷,衣服都晒不乾。

我媽媽說:「可以用電扇吹呀。」

我說:「捐掉了。」

後來又聊到天氣很冷,可以在床上打層毛毯。

我又說:「也捐掉了。」

媽媽汗顏問我:「還有什麼沒捐?」

沒有電扇很麻煩,沒有毛毯也很冷。我想,收到我們物資的小家庭應該能夠開心吧。

每年冬天時,我都會很想捐棉被、毛毯給慈善團體。大概是寫恐怖小說的關係,我很相信因果輪迴,更相信作好事有好報。

當然不是鼓勵大家把家裡所有東西都捐掉啦~XD

期望這世界越發美好,大家一起作善事吧^///^

柚臻:終於把序搞定了

振鑫:嗯,比寫五萬字小說還難吧~(拍肩)

PS.振鑫的《八百鬼02》有楊的出現喔,喜歡《咒巡者》系列作品的讀者請別錯過。柚臻的《強盜王》系列也等著你 >D<購買第一集,還送小冊漫畫唷。

目錄

第一章 棺材陳
第二章 木炭
第三章 邱寧
第四章 攔車
第五章 不是結局

精采試閱

第一章 棺材陳

車上四人心情沉重。

玩錢仙中邪的七個人裡面,目前一死、一失蹤、一失聯。

當時的七個人裡面,邀大家玩錢仙的小莎死了。

本來在醫院靜養的邱寧則是墜樓後失蹤。從監視器畫面看去,墜樓的邱寧全身骨折,根本不可能行走,但她仍然從血泊中起身,動作不自然地離開了醫院。

林盈芷目前失聯,班導師何秀美打了多通電話連絡她,她都沒有接聽。眾人心裡有數,林盈芷估計也是凶多吉少。

班導雙手握著方向盤,心情沉重。

不光是她的情緒低落,另外三人也是愁容滿面。

現在不止是當初玩錢仙的七人中邪,就連郭品彥也中招了。

當初的七個學生分別是──小莎、珍珍、邱寧、蔣佩芬、陳惠玉、林盈芷與顧文璍。

一台車子開往偏靜的山路。

班導師何秀美負責開車,她的三個學生郭品彥、許家齊、珍珍各自坐在副駕駛座與後座。

四人為了解開錢仙中邪的詛咒,因此湊在一起。

班導很是自責,這些學生是在畢業旅行中邪的,她覺得自己沒有盡好照顧學生的義務,所以難辭其咎。

郭品彥則是為了救女友邱寧,自願捲入這場靈異事件裡。沒想到追查的過程中出了點狀況,搞得他現在也被詛咒纏身,就算想退出也沒辦法了。

許家齊則是為了講義氣,他和郭品彥感情很好,看見好朋友出事於是也跳進來蹚渾水。

珍珍是當事人,當晚玩錢仙中邪的七個人裡,其中一個就是她。若不是她說出實話,把棺材的事情講出來,大家還以為詛咒是來自錢仙。

四人開著從租車公司租來的小轎車,前往木雕工廠。

經過他們一路的追查,發現詛咒來源根本不是錢仙,而是畢業旅行的過程中,珍珍與其他同學去躺了號稱可以改運的棺材,所以中了棺材的詛咒。

必須把那口棺材燒了,否則他們都會死。

珍珍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她感傷同學小莎就這麼死了,也擔憂失蹤的邱寧,若是她們七個當初沒有去玩什麼躺棺材改運,現在也不會招惹這些事。

想起剛才在租車公司看見的電視畫面,新聞報出邱寧墜樓後又離開醫院的監視器影像,珍珍不由得紅了眼眶。

墜樓後的邱寧身受重傷,在地面留了大片血跡,卻還是堅持離開醫院,她究竟跑到哪去了?不快點急救的話,一定會死吧?

珍珍很怕邱寧死掉,她們七個人感情很好,就算偶而會小鬥嘴,可是感情比親姐妹還深。

小莎走了,若是邱寧也發生不幸……

珍珍不敢去想,撇過頭去,看著車窗外的風景,怕被開車的班導和後座的郭品彥、許家齊看見她在落淚。

許家齊說,正常人從七樓墜下必死無疑,而且監視器影像裡的邱寧看起來全身骨折,那肯定是死了,不可能還會動。許家齊甚至懷疑邱寧是中了操屍術,中邪後,不止魂魄被偷,連死了屍體也不得安寧。

他的話讓珍珍更為悲傷,眼眶的淚水越發止不住。

車子往前開了一陣,班導的手機響起,唐突的音樂聲在安靜的車廂裡顯得特別刺耳。

班導向副駕駛座的珍珍說道:「幫我接一下電話,在皮包裡。」

珍珍聞言連忙擦掉眼淚,翻了下班導的皮包,拿出手機接聽,「喂,你好。」

「喂?」對方聽見珍珍的聲音忽地遲疑,一度以為自己打錯電話,「請問是何秀美老師嗎?」

「這是她的電話沒錯,老師在開車。請問是哪位?」珍珍代為問道。

班導將車子往路邊停靠。

對方說道:「那……我等一下再打好了。」

「不用,請等一下。」珍珍說完,班導剛好將車子停妥。

班導接過電話,問道:「你好,我是何秀美,請問是哪位?」

「我……我是小莎的爸爸。」那名男人說道。

「林先生,你好。」班導說道。她臉上劃過一抹詫異,沒想到小莎的父親會打電話給她。

不久前,他們兩人在小莎公祭的儀式上見過,更早前,小莎中邪時,班導去探望小莎時也見過她的父親。

只是現在學生畢業了,小莎也死了,班導不明白小莎的父親還會有什麼事情需要聯繫她。

班導思緒飛快旋繞,只想到一個可能性,莫非林先生是要問邱寧墜樓的事?

她想想也是,剛才新聞報得這麼大,小莎和邱寧同樣是中邪受害者,或許林先生是透過邱寧的事,關心一下實際狀況,一併了解她的女兒究竟為什麼會發生意外死亡。

班導在心裡暗嘆,可惜她和林先生一樣,對真相一知半解,目前也還在追蹤當中。就連能不能順利破解詛咒,讓另外幾名學生脫困都沒有把握。

一開始大家都以為詛咒來自錢仙,後來發現不是,她一度認為下詛咒的是慫恿學生用棺材改運的老劉,沒想到老劉為了證明自己清白也去躺了棺材,導致暴斃死亡。

現在線索指向棺材的擁有人、也是雕刻那口棺材的木雕師父棺材陳。可是班導還是沒信心,也許追到棺材陳那裡又會發現他不是真凶。

越是抽絲剝繭,只是越證明真相的複雜程度超乎他們想像,也可怕到讓人更加退怯。

林先生客套地說道:「老師,謝謝妳那天有來看我們孩子,我們夫妻倆其實不怪妳,發生這種事……妳也不願意,請妳別自責了。」

原來林先生是要來安慰她的。班導頓感鼻酸,她再怎麼悲傷,肯定也不及小莎父母十分之一的悲痛。

「也請你們節哀。」班導說道。

林先生長嘆一聲,話鋒一轉,「老師,我聽另一名學生家長說,妳正在追查學生出事的真相?」

「這……嗯。」班導猶豫半晌才坦承。

「我看到新聞了,另一個學生跳樓,妳看見了嗎?」林先生又問。

小莎的爸媽本來都是鐵齒的人,爸爸更是不信邪,但是女兒都走了,他現在也不再固執己見。

「看見了。」班導回答。果然還是要問這個嗎?

林先生深吸一口氣,沉默片刻。

班導不禁覺得奇怪,直覺林先生後面還有話要說,而且那才是林先生這通電話的重點。

「既然老師也看見了,我就直說吧,這件事……很奇怪,怪到我們夫妻倆也怕了。老師,妳別再追查了,太危險了。」林先生說道:「那天公祭後,我們本來要把女兒的屍體火化,可是小莎的媽媽忽然改變主意,說不火化了,要改成土葬。」

老師回想小莎公祭的那天,她跟郭品彥、許家齊、珍珍先到外面去談話,所以沒有參與整個火葬儀式,原來後面還有這段插曲。

「是。」班導回道。

林先生接著說:「之後我們請殯葬業者尋了塊墓地,把小莎葬在那裡,今天早上墓園的管理員打電話給我們,說墓地被人破壞了。」

「怎麼會?」班導驚呼一聲,誰會作出這麼惡劣的事。

「我和妻子今天趕去墓園看,我們兩人又急又氣,本來以為是盜墓賊,可是小莎根本沒什麼陪葬品,誰會盜她的墓呢?直到我們看見被破壞的墓……說實話,就連我這個大男人都背脊發涼了。」林先生說道:「不見的不是陪葬品,是小莎的屍體。而且墓地像是從裡面被破壞的,就像……就像……」

他支吾其詞,不曉得該不該說出來。

小莎的頭七還沒過,他實在不想說出傷害女兒的話。

「像什麼?」班導似有心理準備。

「像屍變,屍體挖開棺材蓋,刨開墓土自己爬出來。」林先生說道。

林先生一講完,班導猛地覺得雙腿發涼,若她現在是站著,一定會腿軟跌倒。

電話沉默了半晌,林先生的聲音才又傳來,「我和妻子回家後,又看見那個醫院跳樓學生的新聞,我們在想……中邪的學生死後,是不是都會屍變?不然那個七樓墜下的學生,怎麼可能還能走出醫院。老師,我們擔心妳會出意外,所以把這件事告訴妳,希望妳保密,我們不想記者再去墓園作什麼追查,這樣會讓小莎死也不安寧。」

「好,我、我知道了。」班導發現自己回話時,聲音不自覺地顫抖。

「小莎是我們的女兒,我們會自己去處理這件事,老師,妳就別管了。」林先生再次提醒班導。

講完電話,班導將手機放下,她的雙手搭在方向盤上,卻沒有辦法開車,滿腦子都是小莎的爸爸剛才那番話。

屍體從墓園逃走了?

「老師?」許家齊從後方拍了下班導肩膀。

班導身子一顫,嚇了一大跳,滿臉冷汗看向許家齊。

她刷白的臉色讓大家不安。

珍珍問道:「老師,妳怎麼了?」

班導雖然是女的,不過個性強悍,所有學生都怕她,一路追蹤真相至今發生不少怪異事件,可是他們不曾看過班導這副模樣。

「沒有,沒事。」班導深吸口氣,不打算將剛才聽聞的事情告訴三名學生。

「老師,是小莎的爸爸打來的吧?到底怎麼了?」郭品彥問道。

車上很安靜,加上大家剛才都豎耳偷聽,所以就算手機沒開免持聽筒,大家多多少少有聽見話筒流洩出的內容,只是沒辦法聽得很完整。

「老師,我們坐在同一艘船上,有權力知道真相吧?」許家齊雙手抱胸。

班導抿了抿唇,整理好思緒,開口說道:「嗯,是小莎她爸打來的,他應該是從邱寧媽媽那邊知道我在追查中邪的事,他來提醒我不要再追了,他說……小莎當時沒火化,葬在一處墓園裡,沒想到屍體發生屍變,從墓園逃走了。」

「什麼?」許家齊、郭品彥與珍珍同時瞪大眼睛,瞬間感到頭皮發麻。

就算沒人說,心裡都很清楚,失蹤的邱寧與屍變的小莎是去了同一個地方,她們兩人都被控制了。

珍珍和郭品彥也是中邪的當事人,因此聽聞這件事的恐懼比班導和許家齊更大。

車上幾人陷入沉默。

良久時間過去,班導率先開口打破沉默:「下車。」

許家齊靠在椅背上,說道:「老師,妳不要動不動就趕我們下車,妳快開車啦。我們是不會改變主意的。」

「嗯,老師,躲得過一時,我也躲不過一世,邱寧她……她沒來,還是出事了,我們就算現在不去也不能安全,不如趁著天還亮快點去。」郭品彥說道。

他的語氣黯淡,尤其是講到邱寧的事,邱寧是他女朋友,為了邱寧他特別去躺棺材想破除詛咒,但仍是慢了一步,沒辦法保護邱寧的自責深深束縛著他。

珍珍也說:「老師,快走吧。」

班導已忘了這是她第幾次的嘆息,她強撐起精神,重新將車子駛上山路。

她怕自己開上的是條不歸路,連同幾個學生的性命也會一起葬送。可是他們別無選擇,明知山有虎,卻只能往虎山行。

不把山中那頭老虎打死,幾人都會陸續被這頭惡虎咬死。

班導忍住鼻酸,車子駛向僻靜無人的山路上。

靠近老街那一段路還能看見不少車流與人群,可是越過老街開向棺材陳的木雕工廠這段路,就靜得讓人徬徨。

左右的樹蔭茂盛,陰影厚得壓在幾人胸膛,明明是白天,看起來如同傍晚一般。都進了山裡了,風卻不吹,使人懷疑周圍的樹叢是不是假象。

四人的情緒逐漸緊繃,從悲傷轉變成惶恐。

就在班導以為自己開錯路時,木雕工廠的指示牌歪斜地立在不遠處。

就是那裡了。

幾人不自覺地挺直背脊。

班導沉聲說道:「等一下你們不要開口,我來說話就好。」

「好。」三人同時應聲。

班導一會兒將車子停靠在山路旁的空地,然後領著三人一塊下車。

打開車門,陰涼的山風拂面而來,就像幾隻看不見的鬼魅撲向他們。

 

下車後,四人踩著地上的碎石,彎進一條岔路,走向木雕工廠去。

工廠建在山路旁,還得往裡頭走上兩分鐘路程才能看見工廠,站在山路上看過去,無法窺見工廠的樣子,它被重重的林葉所遮蔽。

班導沒把車子開進去,她是想留條退路,要是談判破裂,大家就先逃,再到車子旁集合。

避免棺材陳要是發狂,將他們的車子給砸了,這樣一來更危險。

班導不想讓底牌曝光,雖然這是張沒啥用的底牌,不過他們若是回不去,停在路邊的車子至少能引起其他人注意,知道他們曾經到過木雕工廠。

她抱著最壞打算,就算死也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一會兒他們看見工廠了,是一間外皮銹蝕,看得出年代久遠的鐵皮屋,鐵門大敞,門口佈滿木屑。

幾口棺材立在工廠門口,大白天的便充斥一股鬼氣森森的氛圍,尤其那幾口棺材不是新的,就像從墓園裡面刨出來的舊棺材似的,不協調的是一旁還有幾尊跟真人一樣高的神像就排在那。

班導他們走到工廠門口,一眼可以看盡裡面的環境,中間是個工作桌,未完成的木雕胚擺在桌上,那些鋒利的工具叫人看了膽顫心驚,尖刀、鐵刨、電鋸……

幾人發不出聲音,就連呱噪、自以為大膽的許家齊都瑟縮了。

工廠內的兩邊牆壁放著成品,有神像、棺材、桌椅還有一些樣貌可怕的惡鬼肖像。

這裡到底是經營什麼生意的,怎麼會什麼都刻、什麼都賣?

就在他們找尋著那口從涼棚被拖走的舊棺材之際,工廠裡頭走出一名男人,他穿著白汗衫、牛仔褲,約莫五十歲,頭髮半白,身型非常精壯。

那人一邊拉著手中的粗麻布手套,一邊走向班導等人,「你們是誰?有事嗎?」

「你好,我姓何,我是這幾個孩子的老師。」班導說道。

三名學生再次對她感到敬佩,班導真是可靠,他們剛才都答不出話,被男人的氣勢所震攝住,班導卻還能應對自如。

「有什麼事嗎?」男人又問。

「請問你是陳師父嗎?」班導客氣地說道:「我們要找一位棺材陳,陳師父。」

「我就是。」棺材陳說道。

整間工廠只有他一個人在,幾人心裡早已猜到這名男人就是他們要找的棺材陳。

棺材陳的臉部佈滿蒼桑,乍看下不太像會施咒害人,不過線索已然指向他,不知是不是心裡成見使然,門口的四人都有些不自在。

「你好,陳師父,能不能跟你談談。」班導說道:「我想要買棺材,想跟你買那口之前擺在涼棚下,你借給老劉替人改運用的棺材。」

「妳要那口棺材幹嘛?」棺材陳問道。

班導抿了抿唇,也只能說實話了,「我有幾個學生,在畢業旅行時到老街去,她們找了老劉改運,都躺了那口棺材……」

「妳就是那個透過劉先生想買棺材的女老師?」棺材陳在電話裡,聽過老劉的弟弟跟他提過這事。

「對。」班導點頭。

「這件事我知道了,那棺材不能賣給妳。」棺材陳說道:「進來坐吧,我泡茶給你們喝。」

講完,他逕自往工廠內部走進。

工廠後方沒開燈,看起來陰氣森森。

班導不由得一怔,要跟去嗎?就怕這一進去會誤入陷阱。他們一行人有兩個女的,另兩個男的也都剛成年,算起來四人都是老弱婦孺,要是真的和棺材陳起衝突,他們四人恐怕沒有半點勝算,何況這裡是棺材陳的地盤,他的武器又這麼多……

四人相視一眼,都覺得有些不妥。

只是站在門口不進去,這樣會讓氣氛變擰,想要順利買回那口詛咒棺材就更為困難了。

「都來了,既來之則安之。」班導皺著眉頭,舉步跟進工廠後方。

郭品彥三人見狀,尾隨班導進入。

一會兒他們來到後方一處辦公室,棺材陳已經熱好水在泡茶。

看見他們進來,棺材陳說道:「坐呀。」

四人正衿危坐,隔著茶桌坐在棺材陳對面。

棺材陳倒了茶給他們幾人,可是幾人都怕茶水裡有下藥,不敢喝下。直到看見棺材陳自己喝了,他們才拿起茶杯輕啜幾口,裝客氣地喝著。

班導切入正題說道:「我是那幾個學生的班導師,他們躺了棺材之後就中邪了,家長對我很不能諒解。有一位家長去找算命師,那個算命師說要把棺材燒掉,小孩才會恢復健康,家長要我搞定這件事,所以希望你能將棺材賣給我,好讓我能對家長交代,拜託了。」

棺材陳喝完杯裡的熱茶,又斟滿一杯。

幾人不確定他的意向,因而感到忐忑不安。

「不行。」棺材陳說道。

聞言,幾人臉色瞬變。

一會兒,棺材陳才又開口:「那口棺材還有中邪的事情,我從老劉他弟弟那裡聽說了,也知道老劉死掉的事。我沒料到會發生這些事,如果早料到的話就不會把棺材借給老劉。」

棺材陳的表情誠摯,說話時像個忠厚樸實的老好人。

「那為什麼不能賣給我們?」班導有些急了。

「老劉的年紀大了,前陣子還摔傷腳,沒有辦法工作賺錢,我才會把那口棺材借給他,讓他替人改運收點小費糊口飯吃。我真的沒想到那口棺材會被誤會,也許它真的有詛咒,我是不了解實情啦,可是它已經引起大家惶恐了,我沒辦法再把它讓出去,畢竟它是我刻出來的,我就得自己負責任。」棺材陳說道:「我今天凌晨去把它拖回來,就是為了火化它,我打算今晚把它燒了,要是它讓你們這麼不安,你們可以看著我把它燒掉。」

棺材陳竟然要自己親自動手燒了它?難道凶手不是棺材陳?這樣的疑問在班導四人心中同時浮現。

班導與許家齊四人有些訝異事情的發展,他們互看一眼,像是在交換彼此的想法。

他們幾人想把棺材買回去,最主要的目的也是想燒了棺材,現在棺材陳自己要燒掉它,也算是替大家省麻煩,可是班導四人卻有股說不出的不祥預感在心底醞釀成形。

他們好像忽略了什麼重點。班導陷入深思,郭品彥三人因為在下車前答應過班導,一切交由班導處理,他們不會多說話,所以暫時也只能在一旁等待班導作出決定。

棺材陳說道:「看著棺材火化,妳才會安心吧?我還有工作沒作完,晚點才會燒棺材,妳要看可以留下,不看就先走吧,我不能把棺材交給妳,免得又生事端。」

班導被說動了,不親眼監督棺材的火化過程,她確實難以安心,反正這本來就是他們的目的,只是現在交由棺材陳動手罷了。

誰動的手應該沒差,重點是要把那口棺材燒毀。班導點頭:「那就打擾了,我們等你先忙完工作。」

「好,你們坐吧,我去忙了。」棺材陳講完,喝掉杯中的茶水就到辦公室外的廠區去。

半晌後,班導幾人聽見磨具的嘰嘰聲,棺材陳正在雕刻未完的木胚。

噪音傳來,班導與許家齊幾人互看著對方,他們這會兒才敢說話,噪音能掩去他們的對話聲。

許家齊說道:「這樣不對吧?」

「哪裡不對?」郭品彥問道。

「如果他是凶手,就算燒了棺材……會不會他早就作好後續準備,所以那口棺材燒不燒都沒關係了?」許家齊說道。

「會不會是你想太多,如果燒不燒都沒差,幹嘛不賣給班導,這樣還能多撈一筆。」郭品彥說道。

其實郭品彥也覺得哪裡不對勁,但就是想不出問題的癥結點在哪。

「我……我總覺得……他會不會是在拖延我們時間?」許家齊說道。

他的話一出口,大家不由得一怔。

「為什麼要拖延我們時間?」珍珍心急追問。

「不知道。可能、可能今晚他就要施什麼法,所以要拖延我們時間,讓我們在今晚前沒辦法燒毀棺材,也可能……有別的目的吧。」許家齊聳肩。

「應該不會吧,如果只是要拖延我們燒棺材的時間,那可能叫我們明天再來搬棺材呀。」郭品彥即使這麼說,心頭卻不自覺發涼,只希望許家齊不要猜對才好。

郭品彥順著許家齊的思路往下推測,若是棺材陳是在拖延時間,最可怕的後果恐怕是──棺材陳想等到天黑後對付他們。

「老師,妳怎麼想?」許家齊連續說了這麼多話,卻都被打槍,他直接詢問班導意見。

班導現在思緒混亂,還沒釐出頭緒,她搖頭說道:「走一步是一步,大家先不要輕舉妄動。」

郭品彥贊同說道:「棺材陳都同意要燒毀那口棺材了,我們現在若是逼太緊的話,只會把事情弄得更糟,我也覺得走一步算一步好了,而且宋老師說過,掩魂是四十九天後會死掉,現在還沒到四十九天,應該、應該……不會有大問題吧。」

每個人都只是在揣測,因此在闡述想法時都顯得心虛、沒把握,誰也不敢承擔其他人的生死。

「好啦,既然你們都這樣講,那就等等看吧。」許家齊皺緊眉頭,「不過他說要等到晚上。晚上呀……你們不覺得很可怕嗎?」

幾人心裡泛起疙瘩,他們特地趁著白天來到這裡,沒想到還是得在這裡待到太陽下山。

眾人再次陷入沉默,低頭不語。

好陣子,班導起身,語氣沉重地說道:「我到外面去走走,你們也去附近看看環境,找好逃跑的路線,要是真的發生不幸,記住先保護好自己。」

許家齊三人聞言,連忙也從椅子上起身,各自到外面去勘查逃跑路線。他們還是無法相信棺材陳。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ron Lee
  • 书的结尾提到花弧,是不是有续集,我是马来西亚人,不知有办法看到续集吗
  • 您好
    躺棺系列目前有三集
    《火燒屍【躺棺】》
    《操屍術【躺棺】》
    《木偶屍【躺棺】》
    我們這裏是零庫存狀態
    不知各書店、中盤商或經銷商是否有庫存書籍
    馬來西亞建議可洽大眾書詢,是否能代訂商品,謝謝

    MINIBOOK 於 2013/11/19 15: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