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拼圖【變態收藏】

 編號:743
 作者:原惡哉
 封面繪者: FC

 初版日期:2012.8.15
 ISBN:
9789862904183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打從十年前開始,她就無從選擇了……

D51 X原惡哉  邪惡廝殺第二回合

原惡哉 反攻

D51極致的變態,非妳莫屬!

緊急參戰確定!羅策: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大(ㄅㄧㄢˋ)師(ㄊㄞˋ)

內容簡介

DEAR 愛雅:

To be or not to be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十年前轟動一時的連續殺人命案?當時死的人還有某位議員的兒子。」

在連環少女分屍案後,私立星峰高中的男學生也開始失蹤了,接著,他們的身體一部分、一部分地在家屬面前出現。

所有線索,都指向范愛雅身上——她便是十年前變態殺人犯的女兒。

緊急參戰確定!羅策:講到變態怎麼能少了我!

作者簡介

原惡哉

如果寫著溫情治癒應該會被客訴太騙人

但簡介寫作者風格黑暗扭曲又好像有哪裡不對

因此我想我應該適合「天真爛漫」這四字〈誤〉

雖然筆下人物有崩壞的可能

但就跟作者一樣表面黑化骨子純情

所以請放心跌坑

鬼界非常口:http://shounenesu.blog69.fc2.com/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紅霧極樂村》【櫻庭愛生系列】2011.6
《化物蝶》【妖怪事典】2011.7
《三途獄門村》【櫻庭愛生系列】2011.8
《鬼塚神見島》【櫻庭愛生系列】2011.10(最終回)
《惡德蜘蛛》【妖怪事典】2011.11
《蟲生草紙》【妖怪事典】(最終回)2012.2
《虐愛》 2012.4
《惡靈APP2012.6
《少年拼圖》【變態收藏】2012.8

作者自序

我好想花五千字來寫這本書的製作歷程,太艱辛(抹臉),真的,很難得在自序裡這樣悲痛吶喊。

截稿日前夕存稿的USB不知是中毒還是怎樣,打開後裡面一片空白。

各位知道我看到那一片雪白的景色是多麼想死嗎?我的內心真的是超、級、崩、潰!

只好趁記憶新鮮在重打一次。

上次截稿日,也就是上個月,我在趕稿時筆電陣亡,因此我當下就趕去電器街買了新的吃飯工具,有新的筆電心裡踏實了些,但拜筆電陣亡說掰掰就掰掰的教訓,這次我學乖的都把稿子放在USB裡,並以為就此可以高枕無憂時,悲劇大神再次關愛了我……

當我把這段血淚史分享在噗浪上時,就有一位中肯的讀者說了一句:沒有備份稿子的作者真的傷不起。

嗷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後來d51也給了很實惠的建議,宅D先生還相當淡定的說:笨蛋,你要養成把稿件放在估狗裡的習慣,估狗大神不會讓你失望,USB會陣亡但大神不會。

嗚嗚,我受教了。

從此以後我每打五千字就跑去估狗那裡存檔。

沒有備份稿件的作者真真傷不起。

另外,這次擔當少年拼圖【變態收藏】的編輯喵喵真的是辛苦你了,我願意加入公會願意為公會出生入死,您說一聲我馬上跟聯盟開戰。

謎音:你該不會是在說魔獸世界吧。

我:正是,之前我是聯盟的人,但現在我要為了部落!喔喔喔喔喔!凱爾薩斯超棒的,暴風雪官方你應該要讓咱們王子多多登場啊,他這麼早死戲份才那麼一點點,在博學者殿堂裡又人人都可以秒殺他,王子的靈魂在哭了官方你知不知道?

謎音:總覺得你一扯到遊戲就沒完沒了。

我:我總是要找個空間發洩一下嘛。

總之撇除重寫這件事,少年拼圖是寫得很愉快啦,只是我邊寫腦中邊想的居然是:寫完這本後,下次來寫寫百合的故事也不錯(欸)。

來邁向多元化發展(不對)。

也請大家多多支持d51的少女拼圖,以及同樣在八月出版的男公關戀愛守則系列,逢人推廣功德無量。

謎音:你居然打廣告起來了!

我:這不是一定要有的嗎?

再次感謝您的購買。

目錄

第一章:NILWHY WAS I CHOSENSOMEONE SHOULD ANSWER……
第二章:DISGUSTWHY WAS I CHOSENSOMEONE SHOULD ANSWER……
第三章:REDAN UNDERSTANDING IS IMPOSSIBLE.
第四章:METAMORPHOSISTO BE OR NOT TO BE.
第五章:COWARDTO BE OR NOT TO BE.
第六章:TO BE OR NOT TO BE.

精采試閱

楔子

范愛雅一直都記得父親的模樣,儘管父親在她年紀還很小時就離開她了。

殺害十二條人命,一手撫養她長大的父親說過,殺人的理由是「興趣」。父親是個身材高瘦,乍看之下有些弱不禁風的人,身影總是很單薄,卻出奇的孔武有力,拿刀殺人的行徑也很大膽。范愛雅最深刻的印象是父親在她六歲時帶她去遊樂園玩,兩人坐了海盜船和雲霄飛車,范愛雅玩得很開心,父親見她玩累了將她帶去遊樂園附近的飯店休息。住了一晚回家後,她看到父親買的禮物袋鼓鼓的,偷偷瞞著父親打開來看,發現裡面裝的是飯店服務生的人頭。

范愛雅記得這名服務生,在住進飯店時,這位年輕的服務生拿了一顆糖果給她,父親有看到這一幕,還叫她要好好謝謝對方。

結果父親把給她糖果的服務生殺了,人頭帶回家,屍體則是在兩天後被飯店的人員發現──父親把肢解過後的屍體扔在垃圾桶裡。

范愛雅不知道父親是怎麼辦到的,居然能在飯店裡殺人,而且這行徑對他來說就跟喝水一樣。他殺人一向很隨性,興致一來就會下手,看似隨便卻又毫無破綻。

范愛雅曾經詢問父親為何要這麼做,而父親只是雲淡風輕的說「就是興趣啊,愛雅。我在殺人這方面特別專長呢,這似乎是我唯一拿手的事了,畢竟我可是連一杯牛奶都泡不好的蠢蛋。妳還是嬰兒時只要喝過我泡的牛奶會拉肚子,真對不起了,不過,愛雅也厲害喔,居然可以長這麼大。」

「哪,愛雅長大後也會像我這樣嗎?」父親問著。

她不知該怎麼回答。

會像他這樣嗎?范愛雅不知道,但她知道父親和祖母很像很像。

父親可能非常怨恨祖母,連祖母在病院剩下最後一口氣時,他也沒有去探視,連喪禮都缺席。

祖父比祖母還早逝,連范愛雅也沒看過祖父的尊容,聽爸爸說,祖父雖然很有錢,但長相其貌不揚,祖母是看上他的財產才願意嫁給他。婚後祖母不改水性楊花,幾乎是夜夜笙歌找許多年輕男子陪她,祖父因為深愛祖母的緣故,對她的所作所為一直很寬容,殊不知祖母每天都在他的飯菜裡下慢性毒藥,祖父就這麼毫不知情的走了。

祖母的心狠手辣多少影響父親了吧,所以他也變成一個寡恩寡德的人,祖母火葬後,骨灰被父親拿去倒在臭水溝裡,他看著灰色的粉末被汙水染黑時,還笑得很開心。

范愛雅永遠也無法忘記那時父親臉上的表情。

很快樂,也很痛苦。

她覺得父親一直活在祖母扭曲的世界裡,為了融入那個世界,他也把自己的心變得面目全非,一起扭曲才有辦法活下去。

她的父親是個一生都活得很抑鬱的男人,只能靠殺人去撫平自己滿目瘡痍的內心,但最後,支撐這個像蟲子一樣沒有價值的人能繼續走下去,那唯一、也是最重要的支柱卻背叛了他。

父親在衝上大馬路自殺之前,曾回過頭來望著她,父親憔悴的臉上很難得有了眼淚,也很難得有了悲傷的笑容,淚水與笑容交織在一起,雖然他們之間隔著好幾個人,范愛雅還是在那一刻知道了父親想說什麼。

──總有一天,妳也會像我這樣。

從此之後,她再也沒有家人。

伴隨這樣如雪花般不斷落下的回憶,少女睜開了雙眼,看著一片黑暗的房間。

少女伸出手碰觸額頭,這才發現她的額上皆是冷汗,在黑暗中,她嘆了一口氣,從枕頭下拿出一把鋒利的短刀,並打開衣櫃拿出乾淨的衣服,進入浴室梳洗。

半年了。

正確來說,是七個月又十二天。

她脫離寄養家庭,獨自生活已經七個月又十二天了。每一天,她幾乎做著同樣的夢,同樣,與父親有關的夢。

少女低下了頭,蒸氣不斷自蓮蓬頭那端冒出,蒸氣裊裊中,她彷彿看見了自那個人口中吐出的蜂蜜尼古丁香菸。驀地,她迅速拿起手邊的短刀,往浴室窗戶的方向揮了過去!

刀鋒直抵窗戶的表面,在窗戶的外頭,一隻壁虎悄悄的爬了過去。不動聲色。

只是一隻壁虎。

少女鬆下了肩膀,將身體擦拭過後,換上輕便的衣服。

即使在家中,她也會將短刀放在她垂手可得的地方,會有這樣的習慣,在於兩個月前,曾有人逮到機會闖入她的住處,手上還拿著斧頭攻擊她。

光天化日之下,一名凶神惡煞侵門踏戶,換做是一般老百姓,肯定是先叫再說了吧。雖然最後她還是擺平了那位入侵者,卻也明白了以她目前的身分,往後還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因此,她便養成習慣隨身攜帶刀子。

她回到寢室,從櫃子裡拿出菸盒,抽出了一支黑色菸紙捲成的香菸,並一同取走火柴盒,拉開陽台的門,俐落的點起菸來。

少女住在公寓三樓。這棟公寓在一年前曾發生住戶墜樓及上吊自殺等兩樁命案,由於兩次事件相隔不到一年。因此,即使租金壓得再便宜,都沒有人敢搬進來住。

一層樓只有一戶,撇除逃生樓梯及電梯這些公設,一戶少說都有二十五坪以上。發生過命案之後,房東不但主動支付水電費,還加裝冷氣、冰箱、電視、抽油煙機等等家具,一個月也只要五千元租金,整棟公寓還是只有少女一個住戶。

既然上上下下只有她一個住戶,少女也沒有什麼好忌諱的在陽台抽起菸來。黑色過腰的長髮在微涼的風中輕擺,可以聞到尼古丁與蜂蜜揉合的香味,少女看著遠方,眼神有些飄忽。

雖然學會怎麼捲菸草是八歲時候的事,但,知道怎麼抽菸卻是在十六歲。

十六歲就會抽菸這件事,並沒有什麼好誇耀,如果她的父親還在,恐怕會邊露出苦笑邊搖頭。

把菸捻熄後,少女換上高中制服,拿起繫有兔子玩偶吊飾的手機,搭乘電梯下樓。

走出公寓,少女在對面新開的咖啡店看到三名男子在聊天,這三人見到少女的身影後,停止了交談,以一種難以言喻的眼神直視著她。

少女點了頭當作是打招呼,然後拎著書包前去捷運站搭車。

是記者。

少女邊走邊想著。確實,她剛搬來公寓的時候,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記者在樓下走動,有時也會以路人甲乙丙的姿態在咖啡店與其他報社的同行喝咖啡。

當然,絕對不是因為這間咖啡店的咖啡特別好喝,而是,她在這裡的緣故。

這樣的情況長達五個月之久,後來記者出現的次數略略減少,但,還是維持著一個禮拜露面四次的頻率。

然而,這個月,包括今天,有四、五位記者已經連續十六天都出現在咖啡店,讓少女有些訝異。

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讓媒體記者這麼勤快,少女不知道原因。

她兩手拎著書包,看著前方捷運電車停靠時面向月台的擋風玻璃,上頭貼著「捷運站內禁止衝撞與奔跑」這個警示標語,似乎是因為今年初春的時候,有孕婦在搭手扶梯時,受到後方的推擠,不慎失足滾落,造成流產。

除此之外,也有許多民眾向捷運站反應,有上班族或學生在趕搭電車時容易撞到其他人,如果對方是行動不便的老人家,往往會造成身體上的傷害。

雖然捷運站很快就決定貼出警示標語,也在站內加強宣傳請勿奔跑,但其實少女已經有好幾次看到其他人為了趕搭電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手扶梯上啪咑啪咑的跑下來,然後在電車門要關的幾秒鐘前,跳進車廂裡。

每當她看到這樣的景象,總是會想起父親對她說的「法則與標準,因人而異」。有人看到警示標語,便會謹記不能為了趕電車而傷害其他人,也有人看到這個警示標語,心裡是想著「時間就是金錢,等我撞到人再說吧」。

隨著年紀與見識的增長,少女明白已經不能再像小時候,用一派天真無邪的眼光去看待這個世界,越是明白這個世界的樣貌,就越是要作出更多妥協。

下了電車之後,少女抬頭看著天空。天際的顏色是慘淡的蒼白,通往學校的道路上鋪滿略略泛黃的落葉,只要有風吹來,便發出嚓啦嚓啦的聲響。

是秋季孤寂的聲音。

少女的身旁有許多與她穿著一樣制服的高中生經過,彼此聊著無關緊要的話題,帶著純情的笑容踏入校門。

少女過長的黑髮稍稍掩蓋了她白皙漂亮的臉龐,她深吸了一口氣,融入人群裡。


第一章:
NILWhy was I chosenSomeone should answer……

范愛雅一向很早到校,她是校內圖書館委員之一,通常一到教室,拿了手機和筆記本便會去圖書館整理新書和還書。校內圖書館的藏書不少,頗具規模,圖書館委員高達十三位,而范愛雅是委員裡面的代表。

范愛雅有時會趁閒暇之餘翻閱圖書館新進的外文科學雜誌,可能是學校附近有醫學院,因此像《刺胳針》這樣的醫學雜誌學校也有訂購。基於書中都是外文及專業術語,會去借閱醫學雜誌的人非常少,除了范愛雅外,還會去翻閱醫學雜誌的只有一個月前新來的心理輔導老師韓詠真。

而今天也和往常一樣,范愛雅進入圖書館後,以極高的效率將同學歸還的書放回原處,再拿美工刀將昨天下午寄至圖書館的紙箱打開,將新書一一分類,建立檔案貼上條碼,然後堆到推車上面,依照類別將新書上架。

所有的圖書館委員裡,只有范愛雅能一一記下所有藏書的位置,要是遇到一系列的套書,也能在最快的時間內找到套書陳放的位置。

就在范愛雅推著推車將新書上架的時候,她的背後傳來一陣低沉溫柔的男音。

「早安,愛雅,昨晚睡得好嗎?」

范愛雅側頭看著向她問好的男子,是校內唯二會看醫學雜誌的心理輔導老師,韓詠真。

韓詠真有著俊美斯文的外貌,逼近一八七的身高讓他在與女同學對話時,都會彎下身優雅的聆聽。這個舉動,通常會讓一票女同學臉紅,然後忘記後面要說什麼內容。

擔當校內心理輔導職務的韓詠真為了讓學生能不畏他人目光說出自己的煩惱,設立了一個諮詢信箱,他通常會先篩選過裡面的內容,再安排彼此對談的時間。儘管寄去諮詢信箱的信百分之九十五都寫著「老師,我很喜歡你」,或是「可以的話,請跟我交往」等等假借心理諮詢之名行告白之實的內容,韓詠真還是會一一看過並回覆,盡可能不要漏掉心理層面遭受過傷害的學生。

三個月前,私立星峰高中發生二年級導師羅方誠虐殺三位女同學的事件,當時震驚了全國上下,即使星峰高中勉強維持住聲譽,但不少學生卻出現了創傷後壓力症侯群,於是校方趕緊多聘請兩位心理輔導老師陪伴學生走出這個陰影。(作者:詳細請看D51的少女拼圖【變態收藏】,感謝您的支持)

韓詠真就是新約聘的老師之一。

撇除創傷壓力這個特殊的情況不談,通常需要心理輔導的對象不外乎是因為升學壓力而差點得了憂鬱症、家庭產生問題導致鬱鬱寡歡、在學校與其他同學處不好等等,此外,韓詠真最近關心的對象是圖書館委員代表,范愛雅。

這名十七歲的少女在幾個禮拜前寫信告訴他,自己飽受失眠所苦已經有一段時間,因此韓詠真特別找她約談好幾次,想一同找出她失眠的原因。

「早安,老師。」范愛雅下了梯子,向韓詠真微微點了頭,白皙的臉上露出美麗的笑容。

范愛雅是一名漂亮的少女,擁有牛乳色的肌膚和真絲一般的黑髮,端正而深邃的五官,清純之中帶著一絲邪氣。她的右眼下方有一顆痣,嘴唇紅嫩,身材姣好,理應當是星峰高中眾男性同學眼中的女神,只可惜這樣標緻的美少女似乎不大喜歡男性接觸她。

更貼切來說,是非常討厭男性靠近她身邊。

由於范愛雅的身高有一七八公分,這樣的海拔頗讓人有壓迫感,因此,敢找她講話的勇者同學很少,直到某個風和日麗的下午

某位男性教師打算趁范愛雅不注意時,伸手搭她的肩,卻在快要接近她的時候,被范愛雅用書包擋了下來,並質問「老師,你要做什麼?」

雖然那名老師故作鎮定回答「只是想跟同學妳打個招呼而已」,但下一秒,老師的脖子就被范愛雅抓住,然後一把推到牆邊!那名老師慌張之下,西裝內裡口袋掉出了許多照片,圍觀的學生一看,發現那些照片全是偷拍女同學上樓梯的走光照。

驚覺事跡敗露,老師還想給范愛雅一些教訓,但同樣也是在還沒動手時,就被范愛雅一記過肩摔給摔倒在地上,發出了如殺豬般的嚎叫聲。

制伏老師的范愛雅在那時抬起頭望向周圍的同學,見眾人完全傻住了,忍不住冷冷說道「還不去通知教務處」,其他同學才有了動作。

事後,警方在那名老師的家中,搜到許多女高中生走光及換衣服的照片,另外,在他的電腦裡面,也存有跟女高中生援交的記錄……

雖然范愛雅揪出了老師不為人知的一面,可校內新聞社及外頭的媒體想進一步採訪她時,皆被范愛雅以「不要打擾我的生活」為由,拒絕接受採訪。

即便范愛雅在班上一向有著「雖然人很好,可是不好相處」這樣的評價,但因為揭穿了男性教師的醜陋行為,意外的,她在班上女同學的心目中有著相當高的人氣。

只是,范愛雅當時會去抵制那名男性教師的理由,是因為她曾在某天晚上見到老師與年齡差距甚大的少女一同去賓館,也知道他時常以異樣的眼光打量其他女同學,才想趁著老師要偷襲她時,將他的惡行揭發出來。坦白來說,范愛雅的行徑並沒有獲得師長及其他學生的好評,甚至在與她同班的學生之間還流傳著「那個女生應該也有在做援交什麼之類的,否則怎麼會知道老師的事情」這樣的謠言。

「在歸類新書嗎?我也一起幫忙吧。」韓詠真說,並且行動力十足的準備拿起新書往架上擺。

「不用了,老師,請讓我來。」范愛雅輕聲拒絕,然後將韓詠真手中的書取走,自己放進書櫃裡。

「愛雅還是這麼客氣。」韓詠真笑了笑,便靠在圖書館的落地窗旁,看著范愛雅的身影。

雖然范愛雅表現得不很明顯,但她白皙的臉上掛著輕微的倦意,顯然昨天並沒有睡好,恐怕又是因為惡夢的來訪,導致她無法有個好眠。

他知道范愛雅有服用安眠藥的習慣,儘管他不是很鼓勵這樣的作法,但在她長期失眠的狀況下,也不得不使用藥物。

只是現在看來,就連安眠藥對她也幾乎要失效了。

韓詠真瞄了一眼牆壁上所掛的電子時鐘,輕聲開口,「愛雅今天如果方便的話,放學後跟我談談如何?」

范愛雅停下手邊的動作,沉思了好一會兒,才說出「我不想一直給老師麻煩。」

她知道韓詠真是真的想幫她找出失眠的原因,她知道,她也知道自己為何失眠,只是她實在沒有勇氣說出口。

韓詠真這人原本就長得俊秀端正,笑起來自然也好看,他帶著這樣好看的微笑對范愛雅說「要是妳有什麼話想說,隨時都可以告訴我,不用太拘束。」

也不等范愛雅的反應,韓詠真留下這句話後,便轉身離開了。

范愛雅望著韓詠真離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見為止,她嘆了一口氣,繼續完成剩下的工作。

在第一節課鐘響之前,范愛雅就回到班上,等待歷史課降臨。

歷史老師是個快要退休的慈祥男性教師,在正課講完後,通常都會和同學分享他種野菜的心得,有的時候,也會教導同學如何料理野菜,因此,許多同學的歷史筆記本裡,除了記錄重點,還會有跟歷史完全無關野菜料理食譜。

由於歷史老師是個野菜達人,在學校裡素有「野菜歐吉桑」這樣的暱稱,所以甚至有同學直接在課表上,以「野菜料理」代替「歷史」這個沉悶的名詞。

就在野菜歐吉桑要進來之前,范愛雅的班導率先踩著高跟鞋華麗的踏進教室裡,她是個相當年輕的老師,估計不會超過二十八歲,以極為優異的成績在師範大學畢業,目前教導高二與高三的國文。

這位小姐明白時間就是金錢,進門的第一句話就說,「各位同學們,高中三年如此漫長的時間,如果沒有養眼的東西是撐不下去的,我們校內最帥的韓詠真老師也無法天天光顧這裡,因此,我替大家徵求了一名臉蛋好身材佳的優秀同學讓你們認識,也請同學們好生愛護她。」

說完,老師就拉開教室的門,讓轉學生進來。

在場拿起野菜課本準備接受料理薰陶的少女們一見到轉學生,手中的課本都掉了下去,整間教室發出了啪啦啪啦課本散落的聲音。

這位轉學生的容貌是極品中的極品,冷清秀麗的臉蛋搭配一頭黑色柔順的短髮,淡紅色的薄唇以及高挺的鼻子,膚色還是讓所有人都非常羨慕的乳白色,最讓大家感到吃驚的是,在藍白格子裙底下,那雙腿看起來太纖細太修長!

一群高三少女們看得血脈賁張。

轉學生太美好了,逼得班上有些人必須默默拿起衛生紙以防鼻血來襲。

無論是容貌、身高還是身材,除了沒什麼胸部外,轉學生各方面都非常優秀!

在星峰高中男女分校的制度下,即使偶爾能看到男同學,但其實就跟讀尼姑庵沒什麼兩樣的校園生活裡,轉學生的出現簡直是綠洲。

只是,這位轉學生的左眼及左手都用紗布與繃帶包紮起來,剛轉入學的第一天就以「身負重傷」之姿現身,而且看來傷勢還不輕,讓許多女性同學不禁心生愛憐……

「大家的反應還真是激烈,總之,我們優秀的轉學生名叫洛純夏,請大家務必好好發揮同學愛,讓她知道我們班有多溫暖,千萬不要把她玩壞了。」這位班導露出燦爛的微笑,看向左眼用紗布包紮,只能以右眼視物的轉學生,「那,同學,跟大家打個招呼吧!」

在年輕班導的燦爛微笑攻擊之下,名叫洛純夏的清秀轉學生看了一眼班上座位的大致分佈,便以清冷的聲音說,「我的座位在哪裡?」

班導那抹燦爛的微笑瞬間有些僵硬,她合起嘴,輕了輕喉嚨,指著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就那兒好了,採光良好,地理位置佳,坐在妳前面那位還是三年級的榜首,要多多跟她學習喔!」

「三年級的榜首」指的正是考試全科皆滿分的范愛雅,一直看著窗外天空顏色變化的范愛雅一聽到班導似乎提到她,便抬起頭,對上了洛純夏。

洛純夏長相有多極品不再贅述,那像是帶著水氣的黑色髮絲服貼在她臉上,唯一能見物的右眼頗為銳利,讓范愛雅感到一絲絲煩躁。

洛純夏走過范愛雅的身邊,瞥了她一眼後,便坐到她後方的位置,沉默的拿起課本。

見轉學生都坐熱了椅子,班導也不再多說,馬上歡迎野菜歐吉桑光臨三年一班,隨即踩著愉快的腳步離去。

范愛雅有些不自在的翻開野菜課本。她並不喜歡自己的後面還多坐一個人,以她一七八的身高來說,班上要超過這個海拔的也沒多少,因此她後頭的座位一直是空著的。如今毫無預警的,有個人坐在身後,用那樣銳利的咖啡色眼眸直視著她,讓應該彌漫著歡樂野菜香的歷史課,頓時毫無樂趣可言。

好不容易下課鐘聲一打,范愛雅便拿起筆記本和手機快步前往圖書館,一秒也不想待在教室裡。

洛純夏的目光淡淡掃過范愛雅的背影,正要拿起下一堂課的教科書時,班長走了過來,要她填寫一下個人資料。

「是這樣的,希望洛君能寫下連絡電話、地址、電子信箱、個人網站、非死不可(FACEBOOK),做為同學之間交流用。」班長是個可愛的女生,這年頭綁麻花辮還能散發清純氣質的少女已經不多見了,可班長就是穿著校服紮起辮子還能笑得天真浪漫的奇葩。

這位人看人憐愛的班長是校內劍道社的社長,怪癖是喜歡在別人的姓氏後加個「君」,她同時也是星峰高中著名的「少年千人斬」,目前紀錄是拒絕了一千零二十九位的男性告白,而且婉拒少年們心意的台詞一律都是「只要打贏我,我就跟你交往」。

簡單來說就是武功要夠高強,才能與班長譜出一段驚天地動鬼神可歌可泣的戀曲。

洛純夏看了三年一班同學連絡表一眼,無視班長的笑容有多可愛,仍是用平淡的口氣說著,「只寫地址和電話可以嗎?」

「洛君請隨意。」班長愉快的說。

洛純夏右手拿著筆,飛快的填寫電話和地址。她的左手則纏著繃帶,就跟她的左眼一樣,感覺上狀況不甚好,可行動卻非常自如。

可愛的班長見到這一幕並沒有多問,待洛純夏把資料寫好,說了一句「歡迎洛君加入三年一班的強大陣容」便走了。

送走班長後,洛純夏想翻翻等等要上的英文課本,沒料到翻了四頁,又有另一名女同學來打擾,說了幾句寒暄問暖的話後,就拉來一把椅子坐在她的對面,準備要跟她聊起來。

三年一班到底有多熱忱,可見一斑。

洛純夏是個說話只有重點、廢話無緣的清秀少女,對談之中,她的應答只有「嗯」、「是嗎」、「……」,最後一個不用解釋,就是無話可說。

面對洛純夏如此冷淡的回應,同學的熱忱並未被澆熄,繼續散發三年一班的大愛。

「說到這兒,妳知道坐在妳前面這個人的八卦嗎?」同學邊說,邊比了比范愛雅的位置。

洛純夏這時總算抬起了頭,看著前面空無一人的坐位。范愛雅並沒有放任何東西在抽屜裡,只要一下課,她就會把桌上的東西收進書包內,不像其他同學的抽屜裡什麼東西都有,包括衛生紙、餐具、手機、吹風機、漫畫小說、掌上型遊戲機、雜誌、昨天沒有吃完忘記丟的早餐、小型仙人掌盆栽……

同學以為洛純夏起了興趣,便滔滔不絕的說下去。

「范愛雅她啊!據說她身上有個懸著好幾年的血案,到現在還沒破,想不到身分這麼撲朔迷離的人居然跟我們同班,妳不覺得很神奇嗎?」同學貌似是從深夜鬼話怪談節目裡出身的一樣,覺得這故事精彩,又自己加了不少料下去。「除此之外,也有其他同學撞見范愛雅在假日的時候,與年紀比她大超過二十歲的男人一起逛街,這情況應該是援交了……」

同學意猶未盡的想要說下去,可班長卻突然出現在後頭,露出可愛的虎牙,甜甜的說「不行喔,請不要在當事人不在場的情況下散布不切實際的八卦,這樣我會當作是故意挑撥三年一班的感情,班會的時候恐怕就會提出來讓同學們處決妳。況且,妳會這麼針對愛雅,是因為妳跟本校的男同學告白時,對方說妳沒有比愛雅漂亮而懷恨在心吧,請不要再做這種事了,不然我就讓妳好看喔!」

過度表現友好的同學一看到班長就在背後,吞了吞口水,連句「那就先這樣了」都沒有說,椅子放回原處就跑了。

有著「少年千人斬」殊榮的班長一見到人跑了,嘆了一口氣,再度露出職業級可愛的微笑,免費放送給洛純夏。「洛君請不要介意,還有,剛剛她所說的話,不要放在心上,裡頭不實謠言太多了,忘了吧!」

如此神出鬼沒的班長說完,又以同樣愉快的身姿離去,洛純夏的耳根子終於清靜後,咖啡色的眼眸再度移至范愛雅的位置。

她從口袋裡拿出智慧型手機,打開這次執行的文件,上頭顯示碩大的幾個字──

重要調查目標:范愛雅。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