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泉委託人:鬼門關

作者:龍雲 | 封面繪者: B.c.N.y
初版日期:2012.08.11 | 販售地點:全省7-11



簡介

輕小說天才畫家B.c.N.y

經典作品 輕靈異天王 龍雲 著

「妳承認,這世上有鬼?」

一趟證明「無鬼」之旅,一場夢魘的起點,

糟了,鬼門沒關好?

創作者簡介

龍雲

從小到大就一直很喜歡看有劇情的東西,從小說到漫畫,一直到電動跟電影,幾乎都是我的興趣。而在這種類繁多的項目裡面,自己最喜歡的就是恐怖電影和小說,不管是各式各樣的西洋電影或者東方怪談都合我的胃口,看多了自己也就跟著創作了起來。

最喜歡的作家是貴志祐介。

龍雲官方部落格: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www.plurk.com/Cloud929

內容簡介

「安地不可思議及光怪陸離同好會」

簡單來說,就是「反對」不可思議及光怪陸離。

蔑視鬼神的下場──

小心,管你是什麼科學之子,算是愛因斯坦,恐怕也要上廟去求符了。

「輪到我了……下一個一定是我。」

「救命!」

購買資訊

8.11日起全省7-11 索取閱讀誌即可訂購,今天訂明天到

8.28日起一般書店或網路書局販售

精采試閱

楔子 1/3

距今大約五、六年前──
大家所說的「凶宅」,通常有兩種涵義,一是指有人曾經在這棟建築裡往生過,另外一種則是指鬧鬼的房子。
不管從哪個涵義來解釋,這間座落在台北郊區的老舊六樓公寓都符合。
這裡原本是一棟相當不錯的住宅公寓,但是在一個多月前,一名情場失意的女子在三樓上吊之後,一切都走了樣。
住在那名上吊女子隔壁的住戶抱怨,常常在半夜聽到那間應該是空屋的房子裡傳來陣陣哭聲。
恐怖的傳言開始在這棟大樓散佈的同時,許許多多詭異的事情也跟著發生了。
五樓剛上小學的小男孩,看見一名小女孩想拉住他,陪她一起玩,如果不是那小孩的母親最後及時抱住了小男孩,阻止他從五層樓高的窗戶跳下去,說不定這棟公寓又會多添一樁命案。
再加上有超過十個人曾看到過已經過世了的阿婆,還徘徊在樓梯間,讓整件事情變得愈來愈不可收拾。

短短一個月內,竟然從原本住滿的十八戶,瞬間剩下六戶人家還沒有搬走。
畢竟當你睡覺睡到一半,有個不認識的人大剌剌地就坐在你的身上,並且盯著你看,不管膽子多大,恐怕都會落荒而逃吧。
雖然這棟大樓在郊區,但這裡終究還是台北市。
能夠在台北市買棟房子不算簡單的事,說什麼也不肯搬的六戶人家,決定捍衛自己的家園。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盜賊氾濫尋官兵,猛鬼橫行找法師。

是夜
就連原本不肯搬走的人家,今天都得找旅社或親友家借住。
一場大戰即將在這棟凶宅內爆發,整棟公寓一片死寂。
宛如深淵般的走廊上,一名男子面無表情地站在那裡。
他不著急。抓鬼這種事情急不得。
一切都必須看時辰。
如果在錯誤的時辰,遇到錯誤的鬼,就算有一打護身的法寶也是枉然。
來的這個男子,有個名字,易木添。
至於他真實的名字,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是個被丟在廟口的棄嬰,自小被廟公收養。

也正因為如此,別人的枕邊故事是白雪公主與七矮人,他聽的則是天師黃鳳嬌與猛鬼鬥法的故事。
耳濡目染之下,在他成年的那天,透過廟公老爸的關係,拜進了奇門遁甲大師的門下,經過了幾年的修練,終於學成出師。
當然他一心想追隨的目標,就是傳奇天師──黃鳳嬌。
他希望自己可以像她一樣,留下一篇篇動人的傳奇。
然而,各行各業總有些不足為外人道的苦衷。
雖然易木添有點真材實料,但是他所遇到的事件卻不如自己的功力扎實。
總是有些人喜歡把人生一些不如意的事情,推諉給怪力亂神。
他遇過一件事。有對家長找上他,堅稱自己的小孩被鬼附身,結果就算木添說破了嘴,他們也不相信自己一心疼愛的小女兒,只是進入了「叛逆期」,堅持一定是「被鬼附身」才會有這些叛逆的行為。

不過今天不一樣,木添清清楚楚地感覺到,這棟大樓一點也不平靜。
說白一點,木添認為這棟房子根本不適合人居住。
此刻在這棟公寓裡面流竄的陰魂不知有多少,這讓木添的嘴角勾起了微笑。
他等了很久,就在期待這樣的舞台,可以讓自己大顯身手。
從出師之後,一直沒有機會可以驗證自己的身手,現在機會就在眼前,讓他不自覺地浮現出笑容。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身影由左而右從木添的面前晃了過去,木添將符咒拿了出來,蹲低身子。
過沒多久,那個身影又飄了出來,木添一個箭步,朝身影竄了過去,右手一翻便將符咒準確地貼在這個身影上。
一被貼上符咒,立刻發出淒厲的叫聲,那是一隻女鬼。
連看都沒看,易木添便笑著喃喃數道:「一。」

楔子 2/3
曾經聽師父說過,當年傳奇天師黃鳳嬌曾經收服過將近兩千隻惡鬼,當時木添就立下志願,總有一天要超越她。
這下總算踏出了第一步!
木添點了點頭,朝著走廊深處走去。
今夜,對活著的人來說,它是間極凶的宅邸;對黃泉的鬼魂來說亦然。
木添所到之處,哀鴻遍野。
所有鬼魂都不堪一擊,畢竟再怎麼說,它們也在這裡生活好一段時間了,如果不是那個「意外」,它們與人世的一切不相妨礙。
就像兩條畫在同一張紙上的平行線,雖然身處同一空間,但是永遠不會有交集。
一看到木添,鬼魂紛紛四處逃竄,一隻男鬼為了保護和自己共赴黃泉的小孩,被木添一劍穿心,魂飛魄散。

看到自己的父親,被法師狠狠地消滅,小鬼整個愣住,一對眼珠失了焦。
木添一躍,欺到了小鬼身邊,迴身一拍,一張符咒就平貼在小鬼的額頭上。
小鬼翻倒在地上哀嚎,額上冒出了陣陣白煙。
「十七。」木添嘴裡計數著。
這時走廊上面的鬼魂早就已經逃得無影無蹤,不過木添不著急,他知道它們離不開這間陰宅。
此時,一個詭異的身影,出現在走廊的另一邊盡頭。
易木添一看,內心一驚。

這是什麼怪物啊?
從身形看起來,來者像是男鬼,卻有著詭異的體態。
定睛看個清楚,才發現根本不是一隻,而是兩隻男鬼,一個站著,一個蹲著,身影連在一起的結果,讓木添乍看之下還以為遇到了什麼恐怖的怪物。
不過這卻沒有讓木添安心,因為這時木添注意到了兩隻男鬼之間,還有個奇怪的地方。
那隻蹲著的男鬼,竟然咬住那站著的男鬼的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易木添這時又察覺另一個讓他困惑不已的現象。
那就是站著的那男鬼,竟然給木添有種「陰陽同體」的感覺。
明明陰氣很重,卻仍有陽氣。
他到底是人是鬼?
在這間鬧鬼的凶宅裡面,木添根本分辨不出來。
說他是人,也未免太陰了。更何況哪有人手上被一隻鬼叼著,還視若無睹?彷彿像溜狗般,來到這間鬧鬼的凶宅中閒晃?
說他是鬼,那散發出來的陽氣又該如何解釋?
不過木添終究是火裡來、水裡去那種有點道行的法師,便當下站穩了腳步。

管他是人是鬼,照收!
拿定了主意,木添紮穩了馬步,舉起桃木劍,朝男人慢慢靠近。
那一站一蹲的兩鬼合體,氣若神閒地盯著易木添,卻沒有半點畏懼的模樣。
算準了距離之後,易木添將木劍對準了站立著男鬼的胸口。
只要被這劍給刺中,就算法力再強的鬼怪,恐怕命也去了一半。
木添向前一躍,跟著將手裡的劍往男子胸口一送,那男子竟然避也不避。

楔子 3/3
行了!
木添心喜,旋即「拍」的一聲,桃木劍比直插進男人的身上,卻沒能刺進去。
「啊?」這讓木添嚇了一跳。
不管道行再怎麼高的鬼,刺不進去,也應該可以把它震退開來,可是男人卻挺直了胸膛,白了木添一眼。
就在他還沒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那男人伸出了左手,緊緊地握住桃木劍一扯,他手上的劍就這樣被男子給奪了去。
這一下來得緩慢,但是被眼前這突然其來的意外給嚇傻的木添,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寶劍被奪走。
男人將劍朝後一丟,高舉左手,狠狠地朝木添的頭上打了下去。

「唉唷,我的媽啊!」木添叫道。
「痛不痛啊?」男子面無表情地問道。
木添抱著頭哀嚎,還沒來得及答應,胸口又被男子的手肘給撞了一下。
這一下,痛得木添整個人坐倒在地上,一手摀著頭,一手抱著胸猛揉。
「我問你痛不痛啊!」男子抬起腳來,準備朝木添踹下去。
木添見狀,整個人趕緊跳了起來。
這時咬住男人右手的那隻鬼,竟然順勢抓住了木添,木添的雙手竟動彈不得。
那男人見機就朝著木添的頭上一陣猛打。

「痛不痛?」男子一邊打一邊問:「這樣打痛不痛?」
「痛!痛!痛!」易木添被打到頭昏眼花,趕緊求饒:「求求你別再打了!」
男子聞言才停了下來,示意要那咬住手指的鬼魂放了木添。
木添一掙脫開來,一連退了好幾步,一直到兩人拉開距離才停下來。
木添揉著自己疼痛的頭顱急道:「你怎麼這樣亂打人呢?你到底……是人是鬼啊?」
「我是人是鬼不重要,我問你,我這樣打你,合不合理?」
「當然不合理啊!莫名其妙就這樣亂打人,我又不認識你!」
「那就對啦!哼!」男子一臉不悅:「那我問你,剛剛被你打到魂飛魄散的那些鬼魂,你認識幾個?」

木添一臉茫然答道:「蛤?」
這是什麼問題,哪有法師收鬼還要認識鬼的道理?
眼看木添沒有回答,男子厲聲怒道:「認識幾個!」
「沒、沒,沒一個認識的。」
「我不認識你,打你就不合理,那你不認識這些鬼魂,卻隨便打鬼,這又合不合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