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墓原【異遊鬼簿】

作者:笭菁 | 封面繪者: Blaze Wu
初版日期:2012.08.11 | 販售地點:全省7-11



簡介

超人氣插畫家Blaze Wu 封面繪圖

經典作品 驚悚天后 笭菁 著

「淚水如此的溫暖,我的心,卻宛如寒冬的冰湖。」

如果我有那個命,就能再回來。

如果沒有,這,就是訣別了。

創作者簡介

笭菁

我想我是陳小美的媽媽,這孩子比我有名氣得多了。

我想我可能也是阿呆的媽媽,他的聲勢持續看漲。

在明日生了好幾個孩子,從小美到阿呆,還有無間系列的《異遊鬼簿》,是的,我連國外都不想放過,大家一起陪著安繼續旅遊吧!

不喜歡恐怖也不塑造恐怖、我創造的是一種詭魅的空間與世界。

歡迎你的光臨~

笭菁部落格:linea.pixnet.net/blog (隨時都有新進度喔!)

內容簡介

你確定要踏進去?

一旦迷路,就沒有活著出來的機會──

「我絕對不要回到沒有他的世界!」

「就算是靈魂依存,我也要跟他一起待在這個樹海裡!」

短短一個小時。

我們失去了許多,

可是我得到了──完整的情感。

購買資訊

8.11日起全省7-11 索取閱讀誌即可訂購,今天訂明天到

8.28日起一般書店或網路書局販售

精采試閱

第一章 化け桜 1/3

初春的日本很美,像是座粉紅色的城市,被櫻海所覆蓋。我手裡緊緊握著髮釵,終於來到了這個櫻花國度。
我是安蔚甯,一個情感佚失的人類,明明是人,卻沒有該具備的情感;\更早之前,我沒有極端的情緒,喜怒哀樂及恐懼,都無法到達極致!
所以我不懂什麼是狂喜、不瞭解什麼叫極悲,更不會為了任何事而「怒不可遏」,面對厲鬼與腐屍時,也沒有恐懼之心;這樣的我,似人類而非人類,總是不完整。
一次因緣際會,公司員工旅遊時,在泰國被同事下降頭,並且遇上了乾嬰屍,我們逃出生天,乾嬰屍此後便跟在我身邊,起名『炎亭』;它告訴我,我亡失的情感散落在世界角落,若要尋回,就得到國外尋找。

所以我在港澳尋回了怒意,甚至還有緣去了一趟冥市……當然,沒事我不想再去一趟,接著又在巴東海灘遇上南亞大海嘯的海底遊魂,藉此尋回了我的恐懼。
剩下的,就是我最期盼的「喜樂」。
我好想知道什麼是欣喜若狂的感覺,我想知道什麼是發自內心的喜悅,我想要開懷大笑、我想要成為一個正常的人。
我想要真正感覺到被愛著的喜悅。被米粒愛著是如何的欣悅?
而最終的謎底,就在日本。
半年前我開始做夢,夢裡我穿著和服,一旁有人喚我公主;在巴東海灘時,我沉入海底,撿到了一個發著光的金梳,上頭印著日本獨特的家紋,經過查證,是武田家徽。
炎亭指著日本地圖,它知道我的過去在哪兒發生,一直都知道。
我的前世在日本,但究竟發生了怎麼樣的事情,會讓一個好好的人,願意拋棄情感,成為一個不完整的人類?

「哇……好漂亮喔!」前頭有人發狂似的大喊,「櫻花雨耶!」
彤大姊站在上野公園裡,櫻瓣如雨,隨風落在她的髮上。
我瞧著興奮莫名的她,不由得轉頭看向身邊那模特兒般高身兆與俊美的男人──米粒──讓我心跳失速,卻又惶惶不安的男人。
「為什麼彤大姐會來?」我萬分不解,「你有跟她說這趟旅遊……說不定回不去嗎?」
我們還託她買「單程機票」,表示我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
「有,我當然有說。」米粒皺了皺眉,「但是她覺得我在開玩笑。」
我凝重的望著在前頭轉圈的彤大姐,是啊,她怎麼會記得什麼叫做「生死交關」呢?她是那種正義罩身,認為不招惹人別人就不會傷害她的人,全世界都說巴東海灘有靈騷現象,她就偏偏跑去靈異雜誌社上班,說要去探訪「真相」。
她正義感強烈,認定靈騷是假象,二話不說就到巴東海灘去體驗,非得要真的遇到魍魎鬼魅,她才會瞪圓雙眼承認那是真的──然後,她會恪盡職責的拿起相機,妄想拍下真實的一切。
有時候我不免會想,彤大姐的「膽量」也亡失了,說不定應該找一下。

「你們在悶什麼!我們找一處櫻花樹下來野餐吧!」彤大姐興高采烈的跑過來,「難得有機會賞櫻耶,何必沉著一張臉?」
「彤大姐!」我急忙拉住她,「妳待在東京就好了,山梨有米粒陪我。」
彤大姐微微一愣,似是訝異的望著我數秒,再往米粒看過去,接著悄悄抽了口氣。
「你們搞半天……其實是要去幽會嗎?」她露出很為難的神情,「早說是情人旅遊,我就不會執意要跟了!我以為妳是要來找亡失的情感,所以才想兩肋插刀……。」
「彤大姐彤大姐!」我急忙喊住她,「妳不是要找櫻花樹下野餐嗎?」
天!我的臉一定都紅了!什麼叫做情人出遊、什麼又叫幽會?她是想到哪裡去了!
「幽會啊……好像也不錯。」米粒突然開了口,「妳覺得如何?」

第一章 化け桜 2/3
我身子一僵,該死的連耳根子都發燙!
「我現在沒有那個心情……。」深吸了一口氣,我別過頭,「到日本以後我一直心緒不安。」
「怎樣的不安?」米粒忽然扣住我的上臂膀,將我輕柔的回過身子。「有我在身邊,妳不必感到害怕。」
他深邃的雙眸正凝視著我,身為模特兒的米粒有著傲人的體魄以及迷人的外貌,就連站在異國的櫻樹之下,路過的日本女人都會盯著他瞧。
可是他炙熱的雙眸,卻是放在我身上。

「我……」心裡的衝動瞬間化成言語而出,「我到日本後,突然覺得不能愛你!」
「咦?」米粒詫異的瞪大雙眼,彷彿受到打擊。
「對不起,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有一種聲音,警告我不能愛上你!」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但是真有一股力量警告我,他不能愛、絕對不能愛!
「我不明白……是哪個多嘴的?」他失笑出聲,「下次那個聲音再出現時,麻煩通知我一下。」
「嗯?」
「我想跟他P.K。」他揚起輕鬆的笑意,瞬間就化解了我的擔憂。
現在的我,應該總是緋紅著雙頰吧?就像飄落的櫻瓣一般,透著淡淡的粉色,他不說我也明白,因為在這之前,愛上米粒讓我執迷不悔。
「這裡這裡!」遠處傳來彤大姐的叫聲,她拚命的揮舞雙手,一點兒也不在乎自己的突兀。
她已經把備好的塑膠布鋪上精挑細選的櫻花樹下,連餐盒都已經拿出來了!我們到日本第二天,先抵東京,決定欣賞一下美景再展開尋找情感的路程,所以彤大姐萬事齊備。
『她可真會找地方啊……』我的背包裡掀開一小角,想是炎亭悶得受不了,探頭出來看。
是啊,連我都不由得停下腳步,彤大姐哪棵樹不選,為什麼選擇那一棵呢?
她身邊就站著一個割頸的女人,頸子有一道利刃劃開的傷口,幾乎切斷了三分之二的頸部,切口的肌肉組織外翻,血管、神經均交纏似的曝露在外;女人使勁的瞪著彤大姐,暴凸的眼珠似乎就要落下來。

而彤大姐身後還有個眉心中槍的男人,我可以透過他眉心的孔洞看到後方正在歡唱的日本民眾,他半身跟櫻樹結為一體,也冷冷的瞪著彤大姐看。
至於上方……我眼神稍稍往上看,有個狂笑中的老鬼自樹上倒吊而下,就落在彤大姐的頭頂正上方,蛆蟲不停往她身上掉。
「看不見,是幸福的。」米粒下了結論。
「可是我們都看得見。」我往一旁看去,「隔壁那株就很乾淨,你去說服彤大姐換棵樹吧?」
「為了食慾……的確。」米粒卻忍不住笑著,誰叫彤大姐一臉幸福的模樣。
『麻煩!那女人永遠搞不清楚狀況,還得解釋多累?』炎亭在背包裡出了聲,『你們兩個別忘了有我在。』

第一章 化け桜 3/3
噯呀!是啊,有炎亭大人在,它的陰邪總是勝過那堆幽魂厲鬼吧?思及此,我深深覺得養一隻嬰屍真是非常的便利!
我們一同走向彤大姐所在的櫻花樹下,尚未走近,那樹下的割頸女鬼、中槍男鬼以及枯瘦的老鬼彷彿都感受到炎亭在後,嚇得魂飛魄散,瞬間安份的躲起來,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老鬼躲到樹上蜷曲著,男鬼躲進樹裡,割頸鬼把自己藏在樹後,巴不得炎亭別看見它們。
「看!」彤大姐眉開眼笑的指著我們席地而坐的塑膠布,此刻業已鋪滿了櫻花瓣。
的確很美,日俳:「婆娑紅塵苦,櫻花自綻放」,大概就是這樣的意境吧!
我讓炎亭出來跟我們一起賞櫻,為它穿上連帽小雨衣,好遮去它的模樣,炎亭原本抵死不從,但為了能出來透氣,還是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只見它早先綁好了圍兜,米粒為它倒上鮮奶跟巧克力穀片,他可比誰都興奮的捧著碗,在櫻雨下大塊朵頤。

我喜歡這種寧靜的祥和,如果人生能夠在如畫的風景裡、在靜謐中結束,或許也不錯吧?不知道青木原樹海,是否也能給我這樣的感覺?
咬著蘋果,望向長長的櫻花道,放眼望去是飄落不止的櫻花,我眼神突然有點迷濛,總覺得好像看過這樣的景色……彷彿坐著的我,就在那櫻花道上,伸長了手盛接櫻瓣,隨便抓就是一大把……。
路邊有人夾道歡迎,喊著、喊著……

「安!」我被人戳了一下,忽然驚醒,回首一看是彤大姐,「飲料!」
她遞過飲料,靠著滿是鬼魂的櫻花樹幹,享受得泛出笑容,我望著彤大姐,由衷的希望她別跟我們到山梨去。
「別看我。」彤大姐突然闔著眼出聲,「再怎樣我都會跟到底的!」
「彤大姐!我們不是去玩的!」我也扳起臉孔。
炎亭也問過我,是否非得要找回所有的情緒不可?
因為此去生死未卜,我的喜樂遺落在一個窮凶惡極的地方,就算找到了,也不一定有命回得來。
我意外地堅決,我寧願在死前嚐得一絲真正的喜悅,也不願終其一生不懂得狂喜的滋味而終老。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