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魂【異遊鬼簿】

作者:笭菁 | 封面繪者: Blaze Wu
初版日期:2012.08.11 | 販售地點:全省7-11



簡介

超人氣插畫家Blaze Wu 封面繪圖

經典作品 驚悚天后 笭菁 著

每一次的浪花,都藏著數不盡的鬼魂。

靈魂藉著海浪每一次拍打陸地的瞬間,

爭相擠著上岸──他們只想,回家!

創作者簡介

笭菁

我想我是陳小美的媽媽,這孩子比我有名氣得多了。

我想我可能也是阿呆的媽媽,他的聲勢持續看漲。

在明日生了好幾個孩子,從小美到阿呆,還有無間系列的《異遊鬼簿》,是的,我連國外都不想放過,大家一起陪著安繼續旅遊吧!

不喜歡恐怖也不塑造恐怖、我創造的是一種詭魅的空間與世界。

歡迎你的光臨~

笭菁部落格:linea.pixnet.net/blog (隨時都有新進度喔!)

內容簡介

我害怕!

是的,我害怕……我知道什麼叫做極端的「恐懼」了。

恐懼感盈滿了我的胸臆,那是極端的恐懼!

「妳不能現在死!」

「妳必須是被敵人活捉,公開的斬首。」

「──妳生來就是為了這一刻,而犧牲的!」

購買資訊

8.11日起全省7-11 索取閱讀誌即可訂購,今天訂明天到

8.28日起一般書店或網路書局販售

精采試閱

第一章 巴東海灘 1/3

我跳開眼皮並驚坐起身時,發現四週一片嘈雜。
「到了喔!」身邊的女孩手還搭在我肩上,「妳好像做惡夢了?」
我狐疑的蹙起眉,往右手邊看去,飛機已經抵達機場,再緩緩的閉上雙眸,發現冷汗已濡濕了我的背部。
「謝謝,我沒事。」我微微一笑,鬆開安全帶扣。
經濟艙塞滿了人,大家正等著要離開,站滿了走道,這總是讓我莞爾,既然知道自己一定是最後的艙等,又何需迫不及待的起身呢?
所以我慢條斯理的坐著,看著外頭豔陽下的飛機及忙碌的地勤人員,腦子裡想著的是剛剛的夢。
這不是第一次做夢了。
從我尋回了「怒」的情緒後,便開始做著同樣的夢。夢裡面的我穿著日本時代劇的衣服,總是在漆黑的森林裡走著,裙襬掃過許多長草,我甚至覺得草尖真的割到我的手。
同樣一個小女孩、同樣手執斧頭的男人,說著同樣的話。
而每一次我在夢裡都會無比的恐懼,想喊著兩個人的名字,最後彷彿聽見有人自遠方高喊著「公主」。

我總是在這時驚醒。
結果真的有人在呼喚我,炎亭,他會用枯瘦的指尖戳著我,叫我起床;偶爾是米粒,在中午小憩時拍醒我。
公主?有點荒唐的稱謂,但是為什麼我總是夢到這同樣的夢?有什麼意義存在?我問過炎亭,他卻總是「啡啡啡」的笑著,一副明知卻不願回答的模樣,很令人惱怒。
「阿囉哈!」豔麗的女人穿著熱褲小可愛,忽地跳到我的面前。
我怔了怔,女人還在我頭上圈了一圈花圈。
「這裡又不是夏威夷……。」
「喔,拜託!安,妳興奮一點行嗎?」美女勾住我的手,「這裡是渡假天堂,普吉島耶!」
「嗯嗯!」我拖著小巧的行李,跟著她往外走,「妳什麼時候到的啊?」
「三天前啊!我先來這兒渡假!」她勾起一抹笑,姣好的臉龐與身段,引來不少目光。「而且現在是耶誕假期,外國帥哥超多!」
「哼,這是終極目的吧?」我淺笑,依照彤大姐的魅力,要釣一兩個帥哥倒不是問題。
「話說妳竟然沒帶帥哥來,一個人打算落單喔?」
「沒辦法,米粒臨時有工作進來,他得去拍雜誌。」我平淡的回應著,他本來就該以工作為重。

現在這個勾著我的高身兆女人,叫葛宇彤,是個豔冠群芳的大美人,她、米粒跟我之前在同一間公司工作,那時我們隸屬於某雜誌社的小組成員,感情還算融洽。
因為她是個正義感極端強烈的人、個性也很大剌剌,遇到事情總是直言不諱,只要有理,連老闆也不鳥,因此當時的公司為她取了個「彤大姐」的綽號。
她跟我是相反的類型,因為我是那種冷漠處世的人,我不矯情也不合群,只是守著自己的崗位做事,對什麼八卦、聯誼或是人際關係並不擅長也沒興趣。
而且我有天生的缺陷──情感闕如。
我任何情緒都達不到極端,我不會興奮的大笑或是狂喜、也不會悲慟心碎,就連我家人飛機失事,我去認屍塊時,也只留下兩行清淚。

就算有人多過份的羞辱我,我也不會氣到歇斯底里,因為我沒有極怒的情緒;身處在生死交關之際,我不會慌亂或是精神失常,因為我不懂得極端恐懼。
這樣的我,還是在這個社會上過得相當好,而且我還有個類似的好友,一位迷人的模特兒及編輯同事,米粒,他跟我一樣淡然,但我知道他並非缺乏極端情感,他只是內歛。
他過去似乎經歷過些什麼,並不喜歡與人相處,雖是模特兒身份,卻不會張揚更不會炫耀,反而是異常的穩重。

第一章 巴東海灘 2/3
有他在身邊,總是能讓我安心。
在第一間公司時,我就跟米粒較親近,一開始只是泛泛之交,但後來我們一起去泰國員工旅遊,卻經歷了同事下降頭跟邪四面佛的生死劫。
整個旅遊唯有我們三人倖存、一名同事死亡、兩名同事下落不明;不過我們都知道那兩名下落不明的同事身在哪兒,不過沒有人會說出口。
回國後彤大姐很快地找到新工作,在時尚雜誌當編輯,而我跟米粒則一同轉職到一家出版靈異小說的出版社工作;可能是時運不濟,碰上了許多複雜的事,在去香港開會時,先是被蠟像攻擊,而太平山夜景也沒看成,因為有同事從纜車上摔落身亡。

最後還被迫到了澳門,進入了爛鬼樓巷,親自遇上了所謂的「冥市」。
這次存活下來的只有我跟米粒。因為我們沒有貪念、也不會背叛任何人,加上我還有個小助手。
泰國一遭,有個「乾嬰屍」輾轉落到我手中,泰國養小鬼的最高境界,就是把小鬼移進這種乾嬰屍的身體裡,如果能浸在嬰屍油裡更棒!在我家這一具比較特別,他不是移靈進去的小鬼,他的屍身裡原本就保有靈魂。
我回到台灣,他也跟了過來,說跟我有緣份,得跟著我才行;我並不介意,因為老實說,這具乾嬰屍絕對比我之前的任何同事要好相處得多。
而且它也不需用血餵養,偏愛吃巧克力口味的玉米片,這真的讓我輕鬆很多。
我將乾嬰屍起了名叫「炎亭」,它是個四十公分高的嬰兒乾屍,有著鐵青色的肌膚與乾縮的肌肉,他說我之所以會情感闕如,是因為前世的我親自捨棄了感覺,將我的情緒佚失在世界各地,所以我必須旅遊。
在泰國時,我尋回了悲傷,哭到肝腸寸斷;在港澳後我尋回了忿怒,曾在家裡歇斯底里罵了一星期未歇。

我只剩下恐懼與喜樂未足,也就是這樣,彤大姐邀我到普吉渡假,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彤大姐抽中了普吉的旅遊,兩人同行一人免費,所以她邀我一起玩,原本也邀米粒一起,只可惜他臨時有模特兒的工作必須進行。
我跟米粒目前都待業中,但他有模特兒的工作可以應付生活,我則開始試著成為自由作家。
與人相處太難也太累,連著兩間公司都遇上典型的同事,我實在對於應付人際關係興趣缺缺。
「不是已經有優惠券了,妳提早來普吉幹嘛?」我狐疑的問著彤大姐,她已經曬成一身古銅色。
「悠閒的渡假啊!妳以為五天四夜就夠啊?」她回首對我燦爛一笑,「我可是準備了十四天的假,要渡個過癮!」
十四天……噢,自費的三天加上優惠的五天,她回到台灣還有六天可以慢慢休息。
走出機場外頭,看見了黝黑的男人,正對著彤大姐招手。
「嗨!這就是妳說的好朋友啊?」男人笑咪咪的看著我,咧出一口白牙,「哈囉!我叫菲力!」
「嗨!」我禮貌的跟他握手。

第一章 巴東海灘 3/3
「他是我們的地陪啦,有事情、想觀光都可以找他!」菲力已經為我拖走行李,「我們都住在渡假村裡,所以要出門得靠他。」
「我倒是可以都窩在渡假村裡。」我是認真的,讓我發呆二十四小時都無妨。
我們到了一台廂型車附近,外頭站了幾個人,我一眼就認出其中一位,正是今天坐在我身邊的女孩。
「啊──」她也一臉吃驚的指著我,「妳也是抽中旅遊的人啊!」
我不語,只是轉向彤大姐。
「嗯!我抽中的,不是兩人同行嗎?」彤大姐婀娜的站在車邊,連女孩子都在打量她。
「我們也是耶!真巧!」那個女孩興奮的說著,「我叫娃娃!妳呢?」
「安。」彤大姐知道我不擅應付這種過度熱絡的場面,「我呢,叫我彤大姐就可以了。」
「哈~彤大姐!好有趣的外號!」娃娃拉過身邊的文靜女生,「她是我馬吉,叫做樂樂喔!」
娃娃是個綁著丸子頭的女孩,而她帶來的伴則是高職的同窗好友加現任同事樂樂,是個很乖巧的女生,留著半長髮,跟娃娃的個性相反。
「妳們好。」樂樂很有禮貌的彎腰,像日本人的打招呼方式。
「妳們在日本料理店工作嗎?」我不自覺得問了。
「咦咦?好厲害喔!妳怎麼知道?」娃娃用一種高分貝的誇張聲音喊著。
「她。」我指了指樂樂,別說是文化不同,現在的人誰會這麼有禮貌的打招呼?通常都是像娃娃這一種,假裝熱絡的隨口說說,但熱情有餘,禮貌不足。
「對啊,我們在一家日式燒烤店工作,從高職就打工到現在呢!」娃娃興奮的勾過樂樂的手,感覺很親密。
「餐飲業有辦法請那麼長的假喔?不錯嘛!」彤大姐也曾跑過餐飲新聞,對這文化知之甚詳。
「因為我要升店長囉!」娃娃兩手高舉、歡呼起來,「老闆特地先放我假,回去後就是另一波艱辛挑戰啦!」
「哇!店長啊?妳幾歲?」無怪乎彤大姐瞠目結舌,因為娃娃年紀看起來太小了。
「二十二!」娃娃露出自豪的笑容。
而她身邊的樂樂,卻略過一絲冷漠的神色。
「所以兩個人一起出來慶祝?真好!」彤大姐也看了我一眼,「我也是跟好朋友一起出來玩呢!」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vivike
  • 請問,這套會在2012漫畫展首賣嗎??
  • 如果到時尚有庫存,即會販售

    MINIBOOK 於 2012/07/26 09:30 回覆

  • 838
  • 價格?
  • 99元

    MINIBOOK 於 2012/08/01 16:00 回覆

  • 小韓
  • 還有販賣嗎?這系列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