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月獸封卷01

水涼◎著 | Gropius◎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8.9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4084



特色

流著銀色月血的純淨聖獸

唯有嗣神之繭能拯救他們脫離詛咒

簡介

哥哥……

哥哥,請再等我一下……

透明的繭慢慢幻化出十四歲少女的白皙手臂、帶著嬰兒甜的細緻臉容。直到它完完全全透過符衡斐的記憶,讓自己變成符映紫。

無月之夜的灼寒河邊,他失去記憶的可怕夜晚過後,竟然出現了奇蹟……映紫沒有死!所以,他也不能死,他要陪著她好好活下去!

然而,命運對這位半血之子絕對不會留情的……

瀝青、尾巴 萌意推薦

購買資訊

8.2金石堂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二合一75折【望日‧朔月+噬月獸封卷01】(書籍二本皆為簽名版)

金石堂 | ENTER

備註:本次博客來沒有配合簽名版及預購喔!

8.9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超商沒有販售,請多見諒)

金石堂漫博展

展期8.2開跑 活動網址ENTER

1)指定書籍單書79折,任選三本75折

2)消費滿199送「望日‧朔月+噬月獸封卷01」典藏書籤組(一式六張|尺寸:10*13cm)

3)消費滿299送「夜世界的頂端+妖怪巷弄」涼扇乙隻(扇面尺寸:13*12.4CM)

贈品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點選圖片,可看大圖

創作者簡介

水涼

很愛計畫,但計畫從來趕不上變化,無心插柳是人生第一準則,又傻又開心的過日子是首要目標,脾氣像水......不,才不是什麼溫柔似水。而是像水的三態一樣,隨時隨地都可能因為環境溫度的改變而變化,只在微涼時刻最冷靜。

作者自序

哈囉,大家好,初次見面,我是水涼!非常非常希望大家從翻開本書的第一頁起,可以一路歡笑到最後一頁,這樣一來,阿涼我就會覺得為了這本書而寫到痛苦翻滾的過程,全都獲得最高價值的回報啦!

咳咳,好像樂過頭了──拉回來拉回來……其實,《噬月獸封卷》這本書的初始概念來自我從小到大的最大遺憾,那就是──為什麼別人都有哥哥就我沒有啊(滿地打滾)──我不管啦我想要哥哥!

於是,我嚴重的戀兄癖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萌芽(話說回來,我根本就是家裡的老大哪來的哥哥),常常繞在我家老爸老媽的身邊問:「把拔,馬麻!我不要弟弟我要哥哥好不好?」在屢次受到大人的嘲笑和阻礙之後,據說當時還是小屁孩的我,整個把怨氣全都發洩在可憐無辜的弟弟身上,改成每天繞著他的嬰兒床,好像唸咒語一樣的轉來轉去,喃喃自語的說「我不要弟弟我要哥哥」之類的童言童語。

後來,在成長的過程中,我終於明白了一件事。什麼?原來打從我投胎硬是比別人早一步開始,我就注定不能擁有哥哥了嗎?早知道當初還在排隊輪迴時我就乖乖禮讓老弱婦孺、想盡辦法排到最後面去啊──或者可以重來一遍嗎?這次我保證絕對不會亂插隊搶頭香的拜託……

拜託給我一個哥哥 ()

是的,我的思考迴路一直都像前面所描述的一樣古怪。至於為什麼那麼堅持想要一個哥哥?我後來確實想起原因,其實單純的很可笑;只不過是因為小時候大家都愛比來比去的,我又是個很不愛服輸的倔強鬼,因此,每一次在小孩子之間「我家養的狗比較大隻你遜掉了啦哼」的無腦比一比競賽中,不管我有多牙尖嘴利,永遠都會無盡循環的輸在「哈哈哈不管啦你沒有哥哥我有啦我贏了」這句話上面。吼,這對一個倔強的小鬼來說是件多悲慘的事情啊!

所以,這部小說裡充滿了對各式各樣不同類型的「哥哥」的幻想。各式各樣的哥哥們,都會出現在這一部小說裡,包括:嚴厲卻溫柔的、傲嬌又彆扭的、本性霹靂無敵邪惡的、看似暴力內心卻柔軟得像棉花的、還有年紀比妹妹小的()、以及生理特徵是女性的(咦咦咦)……呃,介紹到這裡,連我自己都在心裡面猛吐嘈「喂喂!不對吧?這到底是一本哪個星球來的奇怪的小說啊?作者你說說看啊!」

啊啊,我在第一段時就說過了喲,《噬月獸封卷》就是一個希望大家可以開開心心從頭笑到尾的故事,那麼,歡迎光臨,請正式進入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吧──希望你/妳也能像阿涼一樣,感受到這些莫名其妙的哥哥們難以抵擋的魅力

噢,還有!應該要附帶一提的是,在寫這個故事的時候,阿涼異常的戀兄癖已經痊癒了!像奇蹟一般的被治癒了!不過這又是另一段有關夥伴&友情&純真的妹妹&大魔王哥哥&絕惡黑暗陰謀的故事了,而且這篇序的字數好像已經瀕臨爆掉的危機……那就這樣吧!咱們約好了,如果阿涼有機會寫到下一本書序,就公開自己的兄控治癒過程──唔?這樣有算是在作者序裡面拖稿嗎?唉呀這問題太複雜了,不管啦──親愛的大家,先讓阿涼期待咱們第二卷再相見囉!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嫁不出去的哥哥&尋找同類的少年
第二章 哥哥是什麼時候把小獵犬教成這種變態的?
第三章 居然可以看見四種原色的神奇少女
第四章 結盟正式成立
第五章 人型埃卡伊的憂傷
第六章 一心一意的努力變強吧
第七章 等等啊!誰是誰的未婚夫我搞不清楚

精采試閱

楔子

「搜!快搜!」

「只剩最後目標一個人,逃不遠的,一定要趁天黑之前找到他!」

半斜的鮮紅夕陽即將完全隱沒,光線灑在全副武裝的搜索騎兵身上,折射出異樣的血腥。這裡已經是暮淵國的邊境──灼寒聖河的流域,再向後延伸過去,就是充滿未知危機和可怖幻境的巨大異域,因此,戰隊首領很機靈地下令所有騎兵停馬,帶著武器步行搜索。

「第三組留下,守住要道,其他人全都下馬搜,遇見目標,就地擊殺!王后有令,目標首級懸賞一千赤晶!」

「赤晶!」那是晶體的次高級貨幣單位!一千赤晶的價值有多少?戰士的血沸騰了!數術能力較高的人已經迅速算出了一千赤晶的價值,忍不住低喊:「天啊!五千萬銀星幣?!」

超乎想像的巨額賞金,把興奮的武裝士兵眼睛給染紅了。

渾身血汙、面貌難辨的少年,就縮在茂密的河畔蘆葦叢內,聽見不遠處士兵們的興奮對話,他皺起眉來,想笑,「五千萬?原來暮淵的王座……只值這一點破錢。」但,扯緊他臉頰的卻是頸處傷口帶來的劇痛,他眼前一黑,差點倒進後方的灼寒河湍急水流裡。

他原本廣闊無垠的世界,現在只剩下自己斷斷續續的呼吸。

沒了,什麼都沒了。他的忠誠侍衛們,一路拚死將他護送到禁區──妖境之森──他只有一條活路,就是賭這些暮淵騎兵們不敢冒死越過傳說中的禁區……

但是,他的侍衛們沒有料到,若是人性被逼到了最邊緣,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他被死亡逼向這場豪賭,而這些騎兵,卻被貪婪慫恿著坐到他的對家,和他對賭。然而,真正操控這場政變的勝利者,現在則安逸地坐在本屬於他的位置上,舉杯相慶。

唯一最無辜的、本來不應該失去生命的,是他可憐的同父異母妹妹。才十四歲的稚嫩容顏,活潑而甜美的善良微笑……若不是她前天一時興起,偷偷潛進自己的宮殿,想給自己一個驚喜,就不會被武裝叛軍發現、第一個捉住;當然,也就不會有她那道不顧一切的破空尖叫,讓自己僥倖逃到這裡。

「哥哥快逃──有人要殺你!」

她如果不發出這一聲尖叫示警,就不會被叛徒首領一刀斷喉!就算自己死於叛亂,她現在仍然會好端端的做她的小公主。

映……紫……少年的眉心,痛苦皺起,乾裂唇邊咬住的無聲的名字,沉重得讓他無法承受。

他,暮淵王儲符衡斐,情願什麼都不要,就只要換她活下來,換他最親愛的妹妹活下來!像自己這樣不能控制變身形態的半血邪獸,死了也罷!可是為什麼,第一個葬命的,會是單純而天真善良的符映紫?

可笑的是,他很清楚,自己只要再撐一下子,比太陽再多一個呼吸,他就會獲救。雖然會失去一個晚上的記憶,但是,自己一定會獲救。

只因為,他身上混著邪惡的獸血,每個無月之夜,都會無法控制地燃燒。而,他不需要翻閱任何日曆,只要從自己胸口的異常鼓動就可以分辨出,今晚,就是一個無月的夜。

夕陽在地平線上躍動,倏然被惡夜扯下山去,一口吞沒。

符衡斐一下子停止了思考,停止了生理上和心理上的痛苦,他不由自主向天空抬起頭,好像在瞻仰什麼神靈一樣,原本深黑的一對瞳眸瞬間吸收了所有太陽殘光,化為艷麗紅色。

夕陽下山了。今天晚上,沒有月亮。

無月之夜!半血之子們的獸血,即將完全沸騰,奏出邪惡死樂的沉夜。

還騎在馬上的叛軍首領顯然也在注意天空,他一看見夕陽下山,立刻就想召回士兵:「入夜了?嘖!這樣不行,沒有人知道今晚是不是無月之夜……全軍撤回鎮上!清晨再回頭來搜!」

首領的指令還沒下完,有一名幸運的士兵將自己的利矛用力插入蘆葦叢,利刃遇到障礙,刺進了血肉之軀裡。

蘆葦叢裡發出屬於人類少年的低微呻吟。

血的氣味,在黑暗中迅速漫開。幸運的士兵興奮極了,高喊起來:「大人!我找到了!他在這裡!」

「找到了?!」首領望著剛暗下來的天空,遲疑了一下,沒有繼續堅持撤退令。

他確實聽說過無月之夜獸血沸騰的可怕,整個隊伍裡也只有他知道,目標就是個半血之子的祕密……但,他都已受了重傷,而己方都是全副武裝,或許,結果不至於是一面倒吧?

首領心裡還在考慮,士兵們已經蜂擁而上。

畢竟,只要讓這個微弱的呻吟聲永遠消失,就可以換到兩千五百萬銀星啊!而,這不過是隨手舉起自己的矛尖戳進草叢內,就可以辦到的一件事!

「快!快點!」

「不要讓他逃了!」

無數的矛尖,瘋狂搗向蘆葦叢裡蜷縮的黑影,士兵們感受到矛尖傳來的肉身阻礙,還有草叢中愈來愈巨大的劇痛喘息,全都興奮了。

「他身上沒有甲冑!很快就可以收屍了──咦?」

有個士兵忽然察覺自己矛尖上不是紅色的鮮血,而是一些閃爍著月光銀的發亮液體。

「這難道是……噬月獸的月血?」就在他辨認出矛尖上顯然不屬於人類的銀色水滴,臉色因瞭然而逐漸發青時,蘆葦叢中瞬間爆出一陣銀色烈芒,所有靠近的人,視線驟然受損。

「這是什麼?怎麼回事!」

淒猛的怒吼,很快就以少年藏身的蘆葦叢為中心,朝四周散射。

黑亮的異光膨脹開來,在這個沒有月亮的夜晚,灼寒河畔的蘆葦叢卻濺射出一道,又一道的銀色血花。

嗷吼吼吼吼──

暮淵國的騎兵全都驚退了。

那是一頭身高幾乎是兩名成年男子高的黝黑巨獸,額上延出一枚三角錐狀的黑亮刺角,渾身流著銀色血液的醜惡傷口,不斷以肉眼看不清楚的速度飛快癒合!牠一爪揮散包圍自己的渺小人類,圈著銀邊的紅色眼眸再也看不出絲毫溫度。

「這是、這是噬月獸?!怎麼會有黑色的噬月獸?」

「牠的外皮好硬,刺不穿啊!」

對符衡斐,不,應該稱現在的牠為入邪半血噬月獸──而言,殺戮不再是為了報仇,不再是為了枉死的親愛的妹妹,而只是邪化之後的天性。

牠要殺光膽敢踏進自己領域周邊的任何活物!

即使是無月的夜,聖河灼寒依舊傾瀉著平緩的溫柔水流,毫不在意水中被大量的血腥迅速侵占。傳說,妖境之森有神,神,統馭整個天蒙大陸,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灼寒河寧靜的水流,來自妖境之森的最深處,灼寒河的源頭,長著一棵極巨大而盤根錯節的綠色巨樹,巨樹看似蕨類,只有一左一右兩片大樹葉,但,這兩片樹葉卻碩大得驚人,一片是淡淡的翠綠,這一片葉子頂端掛著一粒水滴狀的透明繭,不知為何,那顆繭居然保持著奇怪的垂墜角度,而沒有因為重量而自然掉落;另一片濃綠的葉子上,斜躺著一名只穿著淺水色長袍,身軀修長的男子。

男子的身上,閃閃發光,整個妖境之森的光源,好像都來自祂。

祂沉睡的呼吸很平靜,閉上的雙眼弧線向鬢角淡抹,還沒有睜開眼,面容就已經是讓人屏息的淡漠俊美。

半里外,那些屬於人類和獸類廝殺所發出的血腥哀嚎,一點也沒有影響祂的安詳睡眠。

祂身邊的水滴繭卻彆扭掙扎了兩下。男子的呼吸被打擾,微微一亂,祂皺起眉來,卻沒睜眼,只是伸出手臂安撫地摸了摸那顆水滴。

「乖孩子,那不是吾等所能干涉的事,你得習慣。」

這幾句命令式的無情發言卻沒有成功讓水滴靜下來,水滴抖動得更厲害,惹得急需休息的美男子大發脾氣。

「小繭!不要任性!今晚沒有月亮,為了保持森林的平衡,吾很容易疲倦!就算河水被絕望汙染了又如何?吾絕對不會出手去破壞自然規律的。」

水滴繭毫不屈服,不滿地左右擺盪,讓自己那片青翠樹葉劇烈晃動,連帶的把青年身體下那片濃綠蕨葉也搖了起來。

「連性別都還沒有能力顯現的臭小鬼!不要再吵了!所以說,吾果然討厭無理取鬧的臭小孩……」

青年被吵醒了,祂低聲咒罵,屈起修長的手指,用力彈上水滴繭,水滴繭好像有痛覺,皺縮了一會才又復原,真的安靜了下來。

巨樹終於恢復平靜,美男子的呼吸,再次陷入沉睡的平緩。

而透明的繭,卻不斷聽見來自那頭美麗淨獸的絕望呼救。水滴繭還太年輕,沒辦法像美男子一樣,對眼前正在發生的慘劇見死不救。

好可憐。牠的氣息明明那麼純淨,獸身明明應該是高雅而善良的,可是,牠現在卻正用自己充滿治癒能量的角,違反本能的在消滅生命!那頭淨獸的心好絕望啊……

要是真的不理牠,牠就會被絕望吃掉理智,變成一頭只知殺戮的邪獸。

哼。壞哥哥,你不去,小繭我就自己去!

下定決心後,水滴繭開始等待。天快要亮的時候,它等到了。美麗青年因為耗盡體力,而陷入最深層的沉眠,在祂的力量降到最低、感知能力也最弱的那一刻,水滴繭慢慢由左至右,順著同一個方向轉動。

它慢慢的轉動,小心翼翼的,不去驚醒濃綠蕨葉上的美男子。終於,水滴繭成功絞斷了自己和巨樹唯一的一條連結靈線。

一離開巨樹,立刻失去重量的透明繭,像一片安靜的落葉,無聲落入灼寒河,順著河水,漸漸漂遠。

水滴繭向還在沉睡的美麗青年投去告別的一眼,心裡有點離鄉的哀愁,卻還有更多的擔憂:畢竟,壞哥哥除了壞心腸之外,欺負人的手段還很多!

如果希望壞哥哥不要太快找到自己,它就只能隱藏自己身上所有的氣息,順便,完全消抹自己的記憶;它雖然是一個還沒有破繭而出、正式成形的嗣神,可是,它和哥哥最大的不同是,哥哥在接近無月之夜的日子,力量就會大減,它卻是在無月之夜的前後及當天,力量大增。

但是,具體要怎麼做呢?

就在水滴繭內心還在猶豫糾結的時候,它已經順著灼寒河水,流到一只濁黑的獸足旁邊。那頭野獸身上濺滿屬於人類的紅色血液,紅色帶銀圈的邪化眼眸,茫然無神,望著依舊黑暗的東方;牠正在慢慢走入灼寒河的深處。

夜色逐漸消失,朝陽升起,而黑色的野獸,漸漸化回那個傷痕累累的人身。符衡斐最先恢復那一張英氣蓬勃的端正臉龐,然後是身高一吋、一吋的降低,本來只到巨獸腰部的水,一下子就淹上少年呼吸劇烈的胸口……他再走下去,立刻就會把自己溺死。

喂喂,想自殺嗎?快停!快點停下來!

水滴繭很驚慌地把自己圈在這個半血之子的腰間,試圖阻止他繼續走入湍急河水。但沒有作用,他身上的濃郁絕望,完全拒絕任何救贖之光。

不行不行不行!不准死聽到沒有!要是你就這樣死了,那我冒著被壞哥哥打爛屁股的危險逃出來救你幹嘛?!

水滴繭滿頭黑線,它開始試著用自己還不夠成熟的精神力量,強硬破壞這個半血之子的心防!在成功入侵少年心靈的瞬間,水滴繭頓時感受到一股巨大的痛苦和渴望。

那是符衡斐唯一的心聲。

映紫,我親愛的妹妹,妳不要害怕。哥哥現在就去,陪妳了……

這個半血之子,原來也是一個哥哥。水滴繭很快就從符衡斐心裡感受到一股它從來不曾在壞心親哥哥身上發現的體貼溫柔。

這個人,和自己的超級壞哥哥類型完全不一樣啊……要是有這麼好的一個哥哥,自己一定會永遠黏在哥哥身邊,絕對不會每天都想逃離的。

水滴繭的眼前,藉由符衡斐的回憶片段,非常具體的出現了符映紫的聲音、笑容、蹙眉的俏皮模樣、善良純真的性格……水滴繭被那一股深深的依戀打動了。它它它……它好想當那個幸福的符映紫,然後,把自己的壞哥哥一腳踢開,讓自己變成這個活在半血之子的回憶裡、最疼愛的那個可愛妹妹……

咦?咦咦咦?或許,只要自己變成這個半血之子的妹妹,就能夠順利拯救他,還能逃過壞哥哥的追捕了!

忽然,這個一箭雙鵰的想法竄進水滴繭腦中。在它還沒來得及仔細思考時,渾身的靈力已經順著心意,徹底變形!雖然,小繭從來不曾見過那個名為符映紫的人類少女,但是,它卻可以從符衡斐的記憶深處,挖掘出那個十四歲紫髮少女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微笑或哭泣的臉龐……這是一個堅強美麗,但是生命卻太早流逝的少女。

在符衡斐痛苦破碎的過往記憶裡,「妹妹」這個稱呼,只代表了一個徹底悲劇的結局。可是,從今以後就不是這樣了!因為,它──「嗣神之繭」,決定隱藏自己所有的能力與記憶,正式讓自己化身為人類少女「符映紫」,陪伴眼前這個人類哥哥一起生活下去。

至於森林深處那個長相漂亮得天怒人怨,個性也惡劣得天怒人怨的壞哥哥,就讓祂自己去好好反省壞心腸的下場好了。

就這樣,帶著賭氣、憐憫,還有一絲渴望受到哥哥寵愛的期盼,小繭的身上產生了異變。本來應該在破繭之後擁有超凡如神的能力的嗣神之繭,正式破繭而出──但是,它卻壓抑住所有身為嗣神的記憶,變成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類女孩。

一個本來應該已經死去的少女,就這樣,藉由思念的哥哥腦海中全部的回憶形象,再次臨世、重生。

從今以後,它的哥哥不再是個無所不能但個性惡劣討人厭的神,而是一個只擁有半人半獸的血統,但卻對妹妹溫柔無比的普通人類。

從今以後,它不再只是一顆沒有名字的嗣神之繭,她有了名字,她的名字是──符映紫。

※※※

哥哥……

哥哥,請再等我一下……

透明的水滴繭慢慢幻化出十四歲少女的白皙手臂、帶著嬰兒甜的細緻臉容。直到,它完完全全透過符衡斐的記憶,讓自己變成符映紫。

少女眨了眨眼,就像剛睡醒一樣,臉上充滿迷濛和疑惑。她明明記得,自己躲進了哥哥的宮殿書房裡,想等哥哥進書房時就突然冒出來,給他一個驚喜的。但為什麼,自己現在會抱著哥哥,和他一起……泡在水裡?

「哥哥?這是哪裡?你要帶映紫去哪裡?」

符衡斐睜大雙眸,空洞的眼神終於緩緩散出光來。他開始聽見世界的聲音。

「映……紫?」

熟悉的聲音,一雙不應該存在的、熟悉的纖細手臂,緊緊摟著自己的腰不放。憑空出現的少女,正縮在他懷裡輕輕顫抖。

還沒有恢復神智的符衡斐,腳步頓了一頓,他猶豫地低下頭,去察看自己的胸前,血紅的雙眼,慢慢轉回帶著憂鬱的墨黑,然後,一雙瞳孔不可置信的緊縮了!

「映紫!」

不顧符衡斐的無聲和震驚,少女滿臉疑惑的依在哥哥懷裡,一邊朝著陌生的荒野四處探望,一邊顫抖著墊高腳尖──因為,河水的高度差不多可以淹沒她的嘴唇!

「哥、哥?我不是……躲在你的書房嗎?我是不是又、又不小心躲到睡著啦?」深紫髮色的少女,抱著自己深愛的哥哥,一張蒼白甜美的臉龐,染著濃濃的睏倦和不解。

「哥哥,你好冷喔。映紫不想玩捉迷藏了,我們上岸去吧?好不好?」

符衡斐曾經以為,自己會這樣順著敵人的意,死在灼寒河畔,然而,他現在卻用力抱住妹妹的腰,努力把她抬高,瘋狂呼吸著每一口絕對不甜美的泥沼空氣,踉蹌跌回岸邊,撲進了充滿血氣的濕泥裡。

他要活下去!追來的叛軍都死光了,但他的妹妹沒有死!無月之夜的灼寒河邊,他失去記憶的可怕夜晚過後,竟然出現了奇蹟!映紫還在,映紫沒有死!所以,他也不能死,他要陪著她好好活下去!

「映紫──是妳!是妳!妳回來了,妳沒有死,妳回來了!啊啊啊──」

「哥哥?是我啊,為什麼哭了?映紫一直都會在的。」符映紫歪著頭,小手試探著伸過去,觸摸符衡斐埋在橫倒一片的蘆葦堆中痛哭的臉。

「映紫,妳不要再躲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好嗎?別讓我找不到妳,映紫……」

洶湧的情緒找到了出口,符衡斐身上的氣息,逐漸穩定了下來。

「好。以後我們都不玩捉迷藏了,哥哥。」少女輕輕地笑。

她的哥哥,總是這麼溫柔,這麼疼她。這樣的感覺太幸福了!符映紫偷偷在心裡發誓,自己最喜歡的人,永遠、永遠都會是哥哥!

天亮了。

符衡斐失而復得的哭喊聲,迴盪在充滿血腥,清晨的灼寒河畔!被追殺了兩個晝夜,都沒有掉過一滴眼淚的符衡斐,在妹妹細嫩的呼喚聲中,徹底崩潰。

同時,徹底復活。

※※※

啊。但是,根據這個世界的平衡定律,既然有一個哥哥因為撿回妹妹而開心,當然也會有另外一個哥哥,因為妹妹(弟弟?)的離家出走,而陷入嚴重的扭曲情緒。

清晨了,蕨葉上已經睡飽的美男子拉長身體,伸了個懶腰。熬過無月之夜,又在朝陽下補充了足夠的自然能量,祂慢慢回憶起自己昨天好像在脾氣很差的狀況下,罵了小繭一頓。

有一點點歉疚的情緒,讓祂閉著眼睛伸長手臂,想把那顆現在一定在鬧彆扭的小東西抱過來安撫一下。

左摸摸,沒有。右摸摸,空的……空的?

祂用力跳了起來,猛然睜開那雙說不出是什麼顏色的美麗眼睛,在陽光下閃爍著驚人的異彩。

「小繭?」

淡翠綠色的那片葉子上,昨晚本來還掛著那顆繭的位置,已經空了。祂那個顯然已經進入叛逆期的妹妹(弟弟?),離家出走了!

沒過多久,整座靜謐的森林開始騷動起來,那是妖境裡最偉大的主宰者,不顧形象的情緒暴怒又內容幼稚的宣言:

「你這顆臭繭!有膽子逃家你就不要給吾回來!吾發誓自己絕對不會因為耐不住寂寞就跑出去找你!吾一定每天等在這裡,等你回來以後,就把你拿來當球踢、當沙包揍!你這顆臭、繭──」

後來,這個吼了一整天危險宣言的暴力哥哥,其實在第一個沒有小繭陪伴的晚上,就已經開始孤單寂寞覺得冷了。可是,祂還是很傲嬌的硬是咬牙,努力維持自尊,沒有自己跑出去拎回那個翹家的渾小孩。

祂真的很努力的在維持自己的自尊。

直到祂發現,小繭並不是一時興起的普通逃家。因為,一年過去了,祂身邊的那片翠綠樹葉,依然空蕩;第二年到了,這位鬧彆扭的哥哥有一天發現身邊那片巨大空蕨葉的顏色,漸漸變得枯黃……祂知道,這下子事情真的嚴重了。

但,來不及了。

之前,祂是不肯低下頭主動去找小繭回來,可是現在,祂卻是沒有能力離開妖境。

不過,儘管祂的軀殼愈來愈虛弱,口中的詛咒卻沒有減輕,反而愈來愈凶殘;現在,祂已經決定要在小繭回來後,把它身上的絲一根一根的剝掉,讓它露出不知道是妹妹還是弟弟的原形之後,再光溜溜的拿來當球踢。

當然,前提是小繭必須來得及在祂的生命氣息終結之前回來──否則,整條灼寒河會完全乾枯、這個世界的平衡就要完全傾毀。

沒有人能料到,本來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哥哥家暴導致妹妹(弟弟?)翹家的事件,居然導致整個世界距離毀滅只差一步……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星悅
  • 請問一下...這部是屬於正常向嗎??
  • 水涼
  • Dear星悅:這本不是BL喔^^ (不過有偽BL) 盼閱讀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