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異色七夕】

 編號:736
 作者:
波西米鴨&尾巴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8.4
 ISBN:
9789862904138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得不到的愛請就祝福  不然得到的也只是沒有靈魂的軀殼

波西米鴨&尾巴◎著   Cash◎封面插畫

我會證明給妳看的,證明我的愛有多深!

即便下了地獄,我也要娶妳做我的新娘!

束手就擒吧,妳是逃不了的……

內容簡介

冥婚,又稱鬼婚,是讓男女雙亡以後,家人替兩名往生者舉辦婚禮,讓兩人在陰間可以成親。

鈴--鈴--

一陣鈴聲從神社裡傳來,清脆卻詭異,我緩緩倒退一步,在轉身之際,回頭看了神社一眼,有幾個臉上塗滿白色妝容,嘴上塗著鮮豔色的口紅,穿著黑色和服的女人走了出來,她們踩著內八小碎步的模樣十分詭異,腳步輕得沒有聲音,只有鈴聲隨著她們。

兩手交疊的站成一排,約有四個女人,她們笑臉盈盈的望著我:「新娘子,請讓我們為您梳妝打扮吧。」

說完,她們的脖子突然伸長,往我這飛來,手中也拿著白色和服朝我跑來。

「啊!救命啊!」我拔腿就跑,但後方的女人是用飛的,一下子就被追上。

「新娘子別跑嘛!穿和服要優雅才行。」四女人齊聲喊到,其中一個用脖子絆倒了我,而另一個在我跌倒時脖子繞過我的雙手,好讓白色和服不會弄髒。

「嘿嘿嘿嘿!新娘子就是要美美的啊。」她們尖銳的笑聲讓我很不舒服,我抬起頭,看見塚原道介就站在前方,滿意的點著頭,朝我伸出手。

「我的新娘子。」他充滿憐愛的看著我……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波西米鴨

台灣文壇特有種,嚴禁捕捉獵食。

性好憑空摘取創意,咀嚼後以文字吐哺構築窩巢與人共享。

時而群居、時而獨行。思想飛行迅速、取材地域廣泛。

現棲台北,日多出沒於醫學中心實驗室,夜晚時而於咖啡店覓食。

《本鳥綱目》記載:沒吃過鴨肉,也該看過波西米鴨的小說。

波西米鴨巢:http://www.wretch.cc/blog/sogfried


尾巴

一九八七的金牛兔,愛哭、愛笑、愛吃、愛喝、愛幻想、愛任性、愛發呆、愛創作、愛無所事事、愛拼命寫作。

最愛從生活中尋找小靈感、最愛延伸別人與自己的故事。

更愛看著這本書的你們。

至於部落格,從無名搬家到痞客邦,望請多多關照。

http://ikumisa.pixnet.net/blog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作者自序

波西米鴨

台灣文壇特有種,嚴禁捕捉獵食。

性好憑空摘取創意,咀嚼後以文字吐哺構築窩巢與人共享。

時而群居、時而獨行。思想飛行迅速、取材地域廣泛。

現棲台北,日多出沒於醫學中心實驗室,夜晚時而於咖啡店覓食。

《本鳥綱目》記載:沒吃過鴨肉,也該看過波西米鴨的小說。

波西米鴨巢:http://www.wretch.cc/blog/sogfried


尾巴

一九八七的金牛兔,愛哭、愛笑、愛吃、愛喝、愛幻想、愛任性、愛發呆、愛創作、愛無所事事、愛拼命寫作。

最愛從生活中尋找小靈感、最愛延伸別人與自己的故事。

更愛看著這本書的你們。

至於部落格,從無名搬家到痞客邦,望請多多關照。

http://ikumisa.pixnet.net/blog

精采試閱

械子

漆黑深沉的午夜並不寧靜,連日的梅雨直到深夜也不停歇,嘩啦啦的落在京都郊山的一座荒廢神社。

雨水滴落在神社泥濘的後院,叢生的雜草間有一棵張牙舞爪的粗壯老樹,橫生的枝枒壓在老舊的繪馬亭上。儘管年久失修,繪馬亭仍掛著一片片五角形的繪馬,隨著風雨互相敲擊發出清脆的聲響。

因為繩索老舊及風雨侵蝕,其中一片繪馬掉落在泥濘的地面。木片上畫著一對穿著日本古裝婚服的男女,旁邊空白處寫著兩人的名字並且貼著泛黃的黑白照片。不知是因為老舊的斑駁或是雨水的侵蝕,繪馬上的女人看起來似乎正在哭泣。

同樣的雨水澆淋在山坡下的一棟屋子,裡面傳來的聲響無疑是位女子的哭聲。

「哥,你要撐下去啊!我只剩下你一個家人了。」身著白色上衣及紅色緋袴巫女裝扮的年輕女子跪在榻榻米上哭泣著,膝前的床墊上躺著身材高大卻臉色蒼白的虛弱男子。

「裕子……我不行了。可惡,我好恨啊!」男子氣憤的咬牙,隨著情緒激動忽然忍不住猛烈咳嗽,摀著口鼻的手帕上滲出鮮紅的血。

「不,不要這樣啊!道介哥哥。」裕子也察覺哥哥快不行了,但是無論如何就是不願意接受。

「還好多事情沒做,很多心願未了……唉!」道介嘆了一口氣,同時顫抖的手從懷中掏出一張照片。「最大的心願就是這個了,這叫我怎麼能瞑目啊!」

「咦?」裕子張大眼睛看著那張照片,是一個樣貌清秀的長髮女子。「她是誰?」

「王書涵。是我們學校的學妹,從台灣來的……我好喜歡她、好想得到她!」道介望著照片嘆息。「如果此生真的沒有機會的話,也許得試試那個辦法,反正都要死了。」

「你說什麼?」

「我們既然繼承了塚原家的咒術,如果不善用不是太可惜了。我以前不願意學習,現在已經死到臨頭了,一定要好好利用啊!」

「等等,你說的是什麼意思?」裕子不解。

「當然是說『那個』……」道介顫抖的指著紙門外的小茶几,上面堆放著製作繪馬的五角木板。「妳願意幫我嗎?」

「啊!你指的是『那種』繪馬?不,那是禁忌啊!」裕子驚恐的猛然搖頭。

「唉,連自己的妹妹都不願意幫我嗎?我都已經要沒命了,這只是我此生最後一個──也是唯一的心願啊!」道介哭喪的臉龐糾結著,嗚咽著說:「這樣我怎麼能瞑目啊?」

「哥──」裕子神色凝重地擦去淚水,「好吧,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幫你達成的。」

「對嘛,這才是我的好妹妹。」道介轉而露出笑容,「一切拜託妳了!」

裕子把哀傷轉化為協助哥哥達成心願的決心,她接過了那張照片,拿起筆再次確認地說:「王書涵。漢字這樣寫,對吧?」

照片上那張白皙娟秀的臉龐散發出寧靜的氣質,烏黑飄逸的長髮披在略顯單薄的瘦弱肩頭。而窗外的雨像是無盡的啜泣般下個不停。

1

我注視著手中的照片,女孩那清新美麗的臉龐百看不膩,時而覺得如同仙女般絕世脫俗,有時又覺得親切可人。每次看著看著,時間就好像暫停一般,一整個沉浸在幸福的氛圍之中,忍不住露出微笑。

「書涵,終於可以再見到妳了。」我自言自語的開口說著,反正現在身處異國,座位附近的乘客想必聽不懂中文。

「先生、先生!」旁邊的老先生忽然以日文呼喚我,嚇了我一跳,連忙把飄走的魂拉回來。

「啊──甚麼事?」我也以流利的日文回答。

「該下車了吧?已經到京都了,這是終點站。」老先生看了一眼我手上的照片,瞇著小眼睛笑著說:「看你怎麼一直發呆,原來在想女朋友啊!」

「啊,不是的!她只是……」我慌張地收起照片,雙頰發燙。「無論如何,謝謝你了!」我趕緊拎起背包快步下車。

「唉呀,剛剛真是太丟臉了。」我苦笑著踏出京都車站。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京都,就我所知是日本最有文化的美麗古都,沒想到火車站看起來卻十分摩登先進。而且交通也十分便利,從關西機場坐特快車,很快就到了京都。

「啊,終於來到京都了!」我伸了一個懶腰,大口呼吸著充滿文化的異國空氣。「真是太好了!」除了展開一場令人期待的異國旅程,更加讓人心跳加速和期盼的,就是可以看到暗戀已久的心上人──王書涵。

「魏永沛!」一個男子的高聲呼喊。

「啊。」在異國聽見熟悉的母語叫著自己的名字感覺好窩心,我很快就知道聲音的來源,轉過身看著那位一頭稍長金髮的男子。「河崎,好久不見了!」

「真的好久了,五年了?」河崎一身像是搖滾樂團般時髦的黑皮衣,掛著閃亮的銀質墜飾,背後還背著一個吉他盒,他一臉笑容伸出右手。

「快六年了,那時我們都還是小屁孩呢!」我和他緊緊握手。

河崎右近的父親和我爸是舊識,六年前他們全家到台灣住了半年,這半年來都是我們家帶他們到處遊玩。於是我很自然和這年紀與我相仿的男孩變成了打打鬧鬧的好朋友。當初他們搬回日本時,記得我還偷偷哭了一個晚上,現在想起來真夠丟臉的。

沒想到風水輪流轉,六年後再相見竟然是在日本,而且這次是我來到河崎的地盤投靠他。

「你來的正好,前幾天雨還下個不停,現在天氣好多了。」

「不好意思,可能會叨擾好一陣子。」

「沒關係啦,你就別見外了。我現在租了大間房子,一個人也無聊,就來陪我作伴吧!現在暑假也空閒,你想去哪些地方玩就跟我說,讓我當一個稱職的嚮導吧!」河崎右近開朗地說:「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文史愛好者,京都的文化故事我可以跟你說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呢!」

「確實看不出來。」我低頭看他一身搖滾樂團裝束,不過我知道他們家是古時候上野一帶的名門,好像媽媽那邊的祖先還是傳說故事中的英雄神射手。雖然真實性令人懷疑,但是至少我很清楚知道他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走吧,先帶你到我家放東西,晚點再回來京都走走,跟你預告最近的精采活動。」河崎想伸手幫我拿包包但是卻被我婉拒,畢竟他自己背的吉他盒就夠重、夠大的。他帶我走到一台貼著骷髏銀飾的重型機車旁。「上車吧!」

「為什麼我覺得京都的寧靜文化都被你給破壞掉了?」我苦笑著。

「阿沛,我常常會想到六年前你發生過的事情呢!」戴著全罩安全帽的河崎依舊高聲與我交談。「哈哈,那時真是個蠢蛋,現在有比較長進了嗎?」

「你倒是越來越像個痞子了啊!」我反擊著。

「那時不是還暗戀班上的同學,開口閉口都是她,每天上課都會偷看人家?」

「哎呀,幹嘛記得那種事情!」幸好有安全帽遮住,他看不到我臉紅。

「還有故意去她家前面的便利商店打工,只為了可以看人家回家。結果卻被店長派去別的門市?」

「你記性也太好了吧!」

「還有為了可以和她一起留下來做事,自願編輯校刊,結果卻發生慘劇……是怎麼樣來著?」

「印表機卡紙,修理的時候手指卡在裡面拔不出來,只好抱著整台印表機到保健室求救。」

「哈哈,結果在她面前丟臉啊!還有提早上學只為了把早餐放她位置上。」

「結果放錯桌,被一位男同學吃掉了。」

「不是還有偷偷寫情書給她?」

「結果忘了署名。」我嘆了一口氣。

「你的蠢蛋事蹟帶給我好多歡笑啊!」

「我後悔以前甚麼事情都跟你說。」

「可惜那時匆匆回日本,都不知道後來結果如何?你把到那個女孩了嗎?」

「啊,那個……當然沒有。」我猶豫了一下下,但是河崎卻讓我有種想把所有事情與他分享的衝動。「她去年出國留學了。」

「唉,殘念啊!到哪裏留學?」

「日本,京都大學。」

「甚麼!」河崎忽然緊急剎車,我撞在他身上差點沒飛出去。

「你幹甚麼啊?很危險耶!」我用力敲他安全帽。

「京都?她在這邊?」河崎打開安全帽的面罩,一臉誇張的吃驚神情。「等等,你來日本該不會不是來旅遊的,而是因為她?」

「啊,也不完全是啦。就剛好有這機會可以長時間出國……」我慌張地解釋。

「別狡辯了,我都知道了!你可別說是因為我,六年間都沒連絡的。喜歡的女孩才來日本一年你就追過來了,真有你的!哈哈……」河崎開懷地大笑,「好啦,我知道了。我會幫助你的,就包在我身上吧!」他蓋回面罩,機車忽然加速。

「甚麼跟甚麼啊!你要幫我甚麼?」我想他真是個多事的麻煩傢伙,早知道別說那麼多。

「當然是幫你和那女的製造浪漫的重逢啊,希望她還沒死會,不然你這趟日本旅行就殘念了。哈哈……」

「別多管閒事啦,我打算就與她連絡一下,打聲招呼,看看她是否一切安好就好了。我才沒有甚麼非分之想呢!」我連忙解釋著,但是總覺得河崎聽不進去。

「你就是這樣子才會六年都追不到喜歡的女生,實在太窩囊了吧?你這六年來有嘗試過讓她知道你的心意嗎?」河崎毫不保留地責備著。

「那個……當然有啊!」我理直氣壯地反駁。

「不要跟我說是那封沒有署名的情書。除了那個以外,有嗎?」

「好吧,沒有了。」我低頭嘆了一口氣。

「這樣有機會也有鬼,難道要人家對你一見鍾情,然後花癡般的自己來向你表白嗎?」

「我真的不敢想,默默看著她我就心滿意足了。」

「唉,六年來一點長進都沒有。我不幫你就不是朋友了。」

「不用啦,沒甚麼好幫的,更何況你要怎麼幫?」我實在不相信這痞子能幫上甚麼忙。

「對了,你這時間來得正好。我有好主意了!」河崎高興的高呼。

「希望不是餿主意。」

「今年京都的七夕祭晚會非常盛大喔!嘿嘿……」河崎不懷好意地笑著。

「七夕嗎?」我會意過來以後心跳加速,緊張的問:「難道你要我……約她?」

「當然囉!」

「這樣太刻意了吧?」

「一點都不會啊!你第一次來京都參訪,又正好有同學在這邊,找她來帶你逛逛不是很合理的事情嗎?」

「但是,她會答應嗎?搞不好已經有男朋友。」

「試了就知道了啊!你約看看,如果她願意來的話就成功一半了。嘿嘿……放心好了,那天我會自動消失,讓你們可以好好獨處的。我會多給你一副鑰匙,多晚回來都可以。」

「喂,你在想甚麼啦!」我再次敲打他的安全帽,不過內心緊張地反覆思考這樣是否妥當。

「喔,等等喔!」河崎忽然減速,視線似乎落在一個穿著巫女裝束的年輕女子。他輕浮的向她搭話:「嘿,裕子,妳怎麼在這?最近好嗎?好久不見,愈來愈漂亮了,七夕祭要不要一起來啊!」

「哼。」被稱作裕子的女孩冷冷看了河崎一眼以後,手中拿著一個小盒子快步的離開。

「那是誰啊?」

「塚原裕子,我同學。別看她那樣,據說可是繼承塚原家陰陽之術的巫女呢!而塚原家的族譜可以一路追溯到平安京時代的陰陽師。」河崎在講這些歷史時,感覺和他的龐克造型相當不搭。

「我倒是不關心她是甚麼陰陽師的後代。倒是你啊,一副痞子樣搭訕女生,講得頭頭是道說要幫我,自己又如何呢?還是單身吧!」

「不,我這叫做自由自在,同時可以有很多女朋友而不受約束!」河崎嘴硬反駁。

「都聽你在說呢!」

「到了。」機車緊急剎車,眼前是一棟簡樸但古雅的獨棟兩層樓老房子。

「這是你家?整棟?」

「是啊!歡迎光臨。」

「今年京都七夕祭的晚會主要是在鴨川,到時候會很漂亮。河川旁會有浪漫的燈光,這次還有風鈴燈,除了燈光以外,還會隨風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竹子上會掛起許許多多色彩繽紛的笹飾,在燈光下隨風搖曳。」休息片刻以後,河崎帶我回到京都街頭,拿著傳單資料研究活動。

「笹飾?」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咦,你不知道啊?笹飾可以說是七夕最重要的文化傳統呢!就是在彩色的紙箋或是竹片上寫下願望,然後掛在竹子枝頭上。」

「原來是這種東西啊!台灣也有類似的活動,會把願望寫下來掛在樹上,有些地方則是會把心願寫在竹筒上然後到處懸掛。」我印象中平溪地區的火車站就掛了很多竹筒。「不過論及七夕特有的活動,台灣真是相形失色啊!」

「七夕笹飾時常五顏六色,當樹上掛了很多就會相當漂亮。笹飾習俗的歷史相當悠久,江戶時代就有了,最早是從寺廟的祈福活動轉變而來,和繪馬相當類似吧!」河崎愈解釋我問題愈多。

「繪馬又是什麼?」

「你連這都不知道啊!就是神社掛的那種祈願木片,大多是五角形的。」

「啊,我有印象了。」我腦海中浮現出了模糊的形貌。

「笹飾其實也很類似啊,它本來也是一種法術儀式,在神社廟宇施法的紙或竹片上寫上心中的願望,然後掛在特定的竹枝上,就可以讓願望達成。但是,現在你所看到的大多是隨意的紙片隨便掛在樹上,已經沒有什麼法力可言了,只是個裝飾罷了。」河崎此時口氣卻像是老人般感嘆著。

「你要說傳統文化的流逝就算了,講什麼法力的會不會太怪力亂神了點?」我取笑著河崎。

「你不相信法術嗎?在京都可不能輕忽呢!」河崎煞有其事的回答:「京都古代叫做平安京,整個京城就是一個巨大的法術結界,許許多多的大小神社都有著強大的靈力。而且有許多陰陽師在此發跡,那些掌控陰陽之術的血脈據說還在此流傳著。此外,還有每年都會進行的法術儀式,比如這幾天除了七夕以外就是盂蘭盆祭……啊,說到這個你真是太幸運了,除了七夕祭外,還能看到『五山送火』的盛大儀式呢!」

「也扯太遠了吧,又講出我不懂的名詞了。」

「簡單來說,盂蘭盆祭就是你們講的中元節,會召來孤魂野鬼祭祀。不過,請鬼魂來是小事,要送走卻是一件大事,要是鬼魂賴著不走可就麻煩了,尤其京都這地方據說是陰陽交界的羅城門所在之處,只要一點疏忽可能就會讓妖孽橫行。所以必須要實施一個強大的送神儀式──五山送火。屆時會在京都周圍的五座山上,點燃排成巨大文字的火焰,五座山上不同的文字與符號就會形成一個龐大的法陣,將各方鬼魂驅逐出境。」

「喔,聽起來很壯觀呢!」不過我腦袋一轉,「但是怎麼會講到這邊,那是之後的活動吧,先來好好計畫七夕比較實在吧!」

「哈哈,也是。只是想說要是七夕進展不順利,就約她去看五山送火吧!」

「你剛剛說笹飾有許願的法力?」我腦海中浮現了一個想法,讓我心跳加速。「現在要如何取得有法力的笹飾?」

「這問我就對了!好主意,我這就帶你去清坂神社,那裡有提供真正具有法力的笹飾。」

河崎帶我到離鴨川會場不遠的神社,清坂神社並不大也顯得有點老舊,但是給人的感覺就是相當古雅舒適。庭院中央佇立了一叢青竹,竹枝上掛了許多綴有彩色絲帶的竹片。

「那就是清坂笹飾,也就是你要找的最有靈力的許願笹飾。」河崎帶著我以古禮參拜神社,接著走到了像是處理寺務的桌檯前,對一位老婆婆微笑著說:「久遠寺老婆婆,我想幫我朋友請兩張笹飾,七夕要掛來許願的。」

「喔,歡迎歡迎。」一頭白髮的老婆婆臉上皺紋隨著笑容綻開,「要祈願的叫什麼名字啊?」

「他們是台灣人,用漢字寫台灣名字不要緊吧?」

「當然,洋名都沒問題。」

「魏永沛和……王書涵。」我光是要講出她的名字就覺得緊張了起來,些許顫抖的手把我們名字的漢字寫給老婆婆。「魏永沛就是我。」

「喔,好。原來是和女朋友要許願長長久久啊!」

「啊,不。」

「沒錯。」河崎搶在我前面回答。

老婆婆拿了兩張竹片,口中唸唸有詞的在背面角落寫下了我們的名字,接著分別綁上了紫色和黃色的緞帶。「這兩片笹飾不只是普通的竹片,現在已經和你們靈魂深深相印,彼此連結。」

「謝謝。」我雖然聽不懂,不過還是接過了笹飾。

「七夕當天晚上將自己的笹飾掛上神社的竹子上,上面的心願就能實現。」老婆婆笑咪咪的說。

「喀啦!」我手上的竹片忽然發出細微的聲響,兩片都有了裂痕,尤其綁了紫色緞帶的那片裂痕相當長。「咦?」

「老婆婆,這是怎麼回事?瑕疵品嗎?」河崎驚訝的問。

「唉呀!」老婆婆收起了笑容,神情十分凝重的說:「你們最近千萬要小心啊!尤其你女朋友,有大劫啊!」

「啊?」我困惑地張大嘴巴。

「老婆婆,不會又要藉此推銷什麼平安符一類的吧,我已經夠多妳們神社的符咒了,不會再花別的錢了。」河崎搖搖頭,遞給老婆婆笹飾的錢。

「哼,真沒禮貌,不信就算了,自己自求多福。」

「好,再見了。」河崎拉著我離開神社。

我心中的不安也隨著河崎的態度而緩和了下來,畢竟神社就是靠賣這些東西過活的,和算命師一樣總是會故意講些劫難之類的來說服你買東西或改運。更何況我本來就對這類東西存疑,要是真的那麼有用的話,先等手中笹飾的願望實現了再說也不遲。

「好啦,這樣大功告成了。當天就帶著她穿過鴨川的會場,來到神社掛起笹飾許願吧!」河崎誇張地笑著說:「真是浪漫啊!」

「前提還是要先能約到人吧?」我其實一點信心也沒有。

「接下來就靠你自己好好加油了,今晚就約好吧!反正晚上我不在,你不用怕我偷聽到你甜言蜜語的邀約。哈哈……」

「你晚上有事?」

「對啊,今晚是我的練習時間。」河崎輕敲身上背著的吉他盒。

「半夜練樂團不會太吵?」

「誰跟你說是樂團了。」河崎狡黠地笑著,「要去練我的祖傳絕藝!哈哈……」

我並沒有再追問河崎是要練習什麼,畢竟我心思已經飄向遠方,此時唯一擔憂與掛念的就是要怎麼邀約書涵了。

我當天晚上就寫下了邀約的信函,發送到書涵的電子郵件中,不過隨後就開始擔心起不知道她是否能夠收到?又何時能收到呢?這是個煎熬卻又甜美的期待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