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戀》【異色七夕】

 編號:735
 作者:D51&
原惡哉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8.4
 ISBN:
9789862904114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編輯部公告

《死戀》一書以D51短篇《白色戀人》發展並擴寫而成,由出版社邀約D51、原惡哉兩位作家共同創作賦予新的生命,部分劇情與短篇《白色戀人》雷同,讀者的閱讀感覺,出版社及作者都已收到指教,並會反省改進,謝謝。

特色

異色七夕首發  生與死的隔閡  只是更加彰顯了愛的無所不能

D51&原惡哉◎著   Cash◎封面插畫

「也許妳的死,是為了與我相遇,所以才會發生吧……」

縱使覆滅了世界,我還是只想跟妳在一起,

沒有人可以把妳從我身邊帶走……

內容簡介

「只要有妳在我身邊,連地獄也是溫暖。」

林夢喬,生於一九九四年的冬天,今年十八歲,在私立星峰高中畢業,考上了首屈一指的大學。從十二歲開始就夢想成為一名旅行者,長大後才知道夢想要實現,原來是這麼困難。

生於一九九四年的冬天,死於二零一二年的夏末。

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作戀愛,是在十八歲死亡之後。

「一起走下去。」

天際泛著白光,已經是黎明升起時了。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通往地獄的黑暗大門,無數折磨靈魂的刑罰正等著我們。

你義無反顧的走了進去,沒有半點遲疑。

這是唯有在地獄裡才能延續的戀愛。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D51

胡思亂想的集合體。

一個你在台北街頭隨時可能擦身而過的平凡人,勞碌的上班族,悠閒的旅行者,與一個喜歡說故事的人。2006年開始在BBS上連載小說,說的是自己的故事。

在感受孤獨時才能誠實面對自我,卻也因為分享而感到快樂。

【D51嗜咖啡】:http://iamd51.pixnet.net/blog


原惡哉

如果寫著溫情治癒應該會被客訴太騙人

但簡介寫作者風格黑暗扭曲又好像有哪裡不對

因此我想我應該適合「天真爛漫」這四字〈誤〉

雖然筆下人物有崩壞的可能

但就跟作者一樣表面黑化骨子純情

所以請放心跌坑

鬼界非常口:http://shounenesu.blog69.fc2.com/

目錄

男方視角:謊言
1.新居
2.女鬼
3.問神
4.鬼談
5.死戀

女方視角:體溫
楔子
Temperature I
Temperature II
Temperature III
Temperature IV

作者自序

作者自序|D51

我從來沒跟別人合寫過小說,尤其是像《死戀》這種方式。

這次,我與原惡哉合作,各由男女的角度出發,去闡述一場不可能成真的愛戀。

感謝克編給我們這個機會,當然,也感謝惡哉願意跟我合作撰寫。

當初擬定這個計畫的時候,我們討論了很多東西,人物心理上的互動,場景上的互動,細微情緒的變化,都是必須考慮並且注意的地方。

生死之戀,一直都是被拿出來討論的題材。

有一句成語,人鬼殊途,簡單扼要的四個字點名了人鬼相戀最天生的限制。

人與鬼,本就是陰陽兩隔,死者與生者縱然能夠相戀,又如何能相思相守。正因為這美麗的矛盾,所以衍生了無數淒美動人的故事。

我們寫的,是一場真正的戀愛。

第一次和惡哉合作,就讓我見識到了她對文字的高度要求,我們互相約定不修改對方的稿子,除了尊重對方以外,這也是讓讀者能夠真實體會到,兩種不同的文字,如何融合成一篇好看的故事。

當初我對克編保證,我會負責盯惡哉的稿子進度,然後,也許是惡哉寫稿史上最恐怖的一週就開始了。

我的部份大約是在四月中就寫完了,我寫男生的部份,惡哉寫女生的部份,由我先開場,也就是說,故事的場景和世界觀都由我來主導。

就在我寫完妝鬼師後,我想起惡哉還沒把稿子給我看,於是開始了催稿行動。

被編輯催稿是很正常的事,但我想也許很少人有被作者催稿的經驗(大笑)。

惡哉對文字要求的程度超乎我的想像,我們在兩週內幾度拉鋸,來回交鋒,甚至讓她壓力大到在接到我電話時忘記我是誰。

所以說被作者催稿才是最恐怖的情況(狂笑)。

後來,好不容易把稿子送出去的時候,我和惡哉都鬆了一口氣。

催稿也不輕鬆啊,我終於能體會編輯的心情了。

最後,感謝購買這本合輯的讀者,希望你們會喜歡這種故事的呈現方式。


作者自序|原惡哉

【妹子,快來跟我一起去看上帝】

標題就是我的感想(到底?)

首先,知道要跟宅D合寫死戀的時候,我的狀態是:喔喔喔,好喔好喔。

跟宅D討論劇情和人物的時候,狀態是:少年少女啊,要榮耀人鬼悲戀。(什麼啦?)

討論完之後我原本打算過幾天再寫,先讓想法沉澱一下,結果宅D居然跟我說「那個,我寫完了」,我的狀態立即變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自那天過後,我經常收到宅D催稿的電話,美其名詢問生活狀況,實則是照三餐問候進度在哪裡,我的狀態因此非常低迷,已經是這個了→這就是人生。好不容易寫完後,看到這次死戀的封面,我的心情就是:快來看神!!!(居然)

這次跟宅D合作很有趣,跟他一同討論人物內心以及劇情走向,與自己一個人獨立完成一個作品的感覺不一樣,希望還有這樣的機會XD。

最後不免俗的就是逢人推廣,功德無量!XD。

精采試閱

楔子

人的一生當中總會有許多感到後悔的事。

那些令我們午夜夢迴,愁腸繾綣的往事不外乎是一時錯誤的抉擇,或是未能彌補的遺憾。

我很討厭後悔的感覺,不管是求學也好,就業也好,或者是曾經追求過的女孩們也好。

每一個選擇都是經過深思熟慮才下的決定,所以我從來不為任何事情感到後悔。

這是我的原則,也是成長至今堅持的信念。

只不過,生命之中總有意外,令人意想不到,難以抉擇的意外。

愛情就像失控的列車,總是突如其來,而且猝不及防。

喜歡上一個女孩是很簡單的事。

不管是長相、個性、身材、內涵,男人只要替自己找一個理由就夠了。

外在和內在兼具的女孩往往是男人們追逐的焦點,她們搖曳生姿的步伐旁總是跟著許多揮之不去的狂蜂浪蝶。

但,若是一個外在和內在都是零的女孩呢?

零,代表的是無,什麼都沒有。

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女孩,我甚至連她是否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都不敢確定。

會喜歡上這樣的女孩,我想我是病了。

不知是心理或生理上的疾病,總而言之,是種難以痊癒的絕症。

我無法忍受一天不去想她,一天不去見她。

愛上一個人本來就沒有理由,愛了,就是愛了。

深夜,天空正下著冷徹心扉的細雨,走在雨中,凍得我嘴唇發紫,渾身僵硬。

但這一場雨,卻澆不熄我心中的火,澆不熄熾烈旺盛的思念情緒。

我對著黑沉的天空大喊,我想見她,無法忍受失去她的痛苦。

我是個從來不後悔的人。

但這一次,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會不會後悔了……

(1) 新居

豔陽高照,晴空萬里,微風舒適。

還有什麼比冬日暖陽更叫人心情恬適,感到全身懶洋洋的時刻呢?

我騎著從學生時代就一直陪伴我跋山涉水的老機車,一路從台北車站騎到了位於台北市郊區的這個社區。

半年前,我從軍中退伍,之後在南部家鄉偷懶了三個月,每天要做的事就是上網找工作。

無奈大環境不景氣,適合我的工作比老婆還難找,不是起薪太低,就是與所學不符。

於是好友敏謙建議我北上就業,我想這是一個好提案,他會為我介紹一間電子公司面試。

敏謙早我一年退伍,也在台北生活了一年半,對於即將到來的都市生活,我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台北房價之高我早有耳聞,在老家能買一整棟透天厝的價格在台北只能買到一間小套房。

我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社會新鮮人,連工作都沒有,更別提買房子了。

話說回來,我連房子都租不起。

幸好生命中總有貴人及時出現,煩惱工作的時候有敏謙提供建議,煩惱住處的時候,我接到了一通遠房親戚的電話。

桂姨,是我家的遠房表親,至於有多遠我實在不太明白,這位阿姨似乎是母親的表姊或是更遠一點的關係。

她與姨丈一家三口住在台北市郊,一個寧靜的小社區裡。

總之,她願意提供我一個在台北能夠遮風避雨的地方,這真是佛祖保佑。

剛出社會,工作運氣就好到令人無法置信的程度,我連做夢都會笑。

騎著機車一路詢問方向,好不容易才找到桂姨給我的地址。

這裡距離市區已有一小段距離了,不過距離我即將上班的電子公司倒是咫尺之遙,騎車只需五分鐘。

小社區位於一座我不知道名字的山腳邊,空氣清新,林木蓊鬱,頗有我南部老家的感覺。

我已經抵達社區,卻找不到阿姨的家究竟在哪裡,只好攔下一名路人問路。

「請問一下,這個地址該往哪邊走呢?」

對方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家,瞇著眼睛看著我手中的紙片,為我指出方向。

「那裡是楊桂香的家吧?小朋友,你是楊桂香的什麼人?」老先生問道。

「我是桂姨的姪子。」

「喔?楊桂香已經搬走了,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我剛從南部到台北工作,桂姨把房子暫時借給我住。」

「原來如此,我是那邊土地公廟的廟祝,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來問我。」老先生又指著反方向,在轉角處有間香火鼎盛的土地公廟。

謝過老先生後,我騎進小巷,桂姨的家就在小巷盡頭。

這個社區裡的房子大多是獨棟透天的兩層樓建築,在南部是很常見的樣式,在地狹人稠的台北市卻實屬少見。

站在大門前,我仰頭看著未來兩年的住處,心中滿是期待。

不但不用付房租,還能一個人享有這麼大的空間,還有什麼比這更幸運的事呢?

桂姨全家移民到加拿大,但她們不想賣掉房子,想在台灣留一個根。

她已經把鑰匙寄給我,並且吩咐我替她好好照顧這間房子。

懷抱著緊張企盼的心情,我拿出鑰匙打開大門,以後這裡就是我暫時棲身的家。

社區內這一整排的透天厝都採背山面陽的設計,屋裡並不如我想像中的陰暗,午後的和煦陽光從窗戶透入,讓我能夠清楚看見屋內的裝潢和擺設。

桂姨把房子照顧得很好,客廳的大理石地板一塵不染,所有的東西都井然有序收放整齊。

我不禁浮起笑容,隨手放了行李,像個見到新玩具的孩子般跳到沙發上試坐。

皮質的沙發柔軟而有彈性,整個人深深陷入其中,承受著我全身的重量。

對面牆上則是五十吋的液晶電視,根據我的觀察,這電視是去年的款式,也就是說桂姨她們才剛換不久。

她們匆忙搬家,把家具都留在這裡。

處身在時尚而簡約的裝潢風格裡,令我有種飄飄欲仙的錯覺,我一個什麼都沒有的窮小子,住在這兒真的好嗎?

我忍不住打電話給敏謙分享我雀躍的心情。

「敏謙,我告訴你,我阿姨的家真的超棒,簡直像裝潢雜誌裡的房子一樣。」

敏謙回道:「不會吧?住這麼好還不用花你一毛錢?你真是好狗運耶!」

「運氣好到連我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這寬敞的空間只有我一個人,想在這裡開Party 都不是問題啊!」

「有空我一定要去看看到底有多好,媽的,你知道我住多大的套房嗎?五坪!只有五坪!一個月要我八千元的房租。」

「不如我租個房間給你吧?」我笑道。

「我才不要跟你一起住呢!這樣帶女友回家多不方便。」

敏謙在台北交了一個女友,這也是讓我羨煞他生活的原因之一。

「好羨慕你啊!這麼空蕩的房子,如果有個女友跟我一起住該有多好?」

「就叫你快去交一個,別在整天當宅男了。」

「你以為交女友跟到便利商店買煙一樣,說有就有啊?」

我不是不想交女友,而是苦無機會,剛從滿是肌肉棒子的軍隊退伍,又在老家待了三個多月。

每天能見到面的女性,除了我媽以外,就是附近賣菜的大嬸了。

賣菜大嬸還會叫我一聲帥哥,我媽只會說我是吃軟飯的,還不快去找工作。

身旁連一個年紀相近的女孩都沒有,叫我怎麼去交女朋友呢?

敏謙開始出餿主意了:「你不是很愛上網聊天嗎?談談網路戀情啊!說不定真的讓你好狗運矇到一個美女,現在很多美女都有部落格,你就挑個漂亮的,每天去留言不就好了?」

我說:「我雖是王老五,但不是變態好嗎?別整天叫我去做那些變態行為。唉!順利找到工作,又有免錢豪宅可以住,我真的怕這輩子的好運都用光了。」

「我也是這麼認為,你的運氣實在太好了,說不定之後要衰五年。」

「呸呸呸,狗嘴吐不出象牙,你女朋友有沒有單身的好姐妹,快介紹給我就對了啦!」

敏謙哈哈笑道:「我會問問的,住到新家別過得太爽,結果忘記到公司去報到喔。」

「我有那麼蠢嗎?」

「我就怕你這麼蠢啊!兄弟。」

結束對話後,太陽西斜,整間客廳被染成了一片亮眼的橙紅色。

再過不久就要進入夜晚了,我連忙起身開燈,這才想起來初來乍到太過興奮,還沒有好好看一下這間屋子。

一樓除了客廳以外,裡頭是廚房和飯廳,樓梯底下設有儲藏室,桂姨交給我的一大串鑰匙裡也有儲藏室的鑰匙。

二樓則是臥室、書房等起居空間,大略逛了一下,我發現一樓和二樓各有一間浴室,對人數多的家族來說是頗為方便,不過對我來說就沒有用了。

我站在室內樓梯的轉折處,也許是房子太過空曠的關係,山林間的鳥鳴聲顯得相當刺耳。這個社區比我想像的要安靜許多,從我走進屋子之後,就沒聽過外頭傳來任何人車的聲音。

二樓則更是僻靜了,幽森的長廊讓我不禁有點心慌。

長廊兩側各有兩間房,靠近樓梯口的這間是桂姨兒子的房間,關係上來說,應該算是我的表弟。

我的右側這間房則是客房,不過當我打開房門,一股難聞的霉味就撲鼻而來。

「嗚啊,好難聞的味道。這間房間到底有多久沒打開過了?」

所謂的客房,裡頭卻堆滿了雜物,黑色大垃圾袋包裝起來的東西有小孩的舊衣服,有泛黃的漫畫書,也有一些用不到的鍋碗瓢盆等器具。

大量的雜物堆滿客房,連走路的空間都沒有,看來我是沒辦法住這間房間了。

我苦笑搖頭,想起自己老家的客房也是這副德性,但那是因為我家沒有專用儲藏室的關係。

既然樓梯底下有間儲藏室,為什麼桂姨又要將雜物堆放在客房呢?

「這不干我的事吧?人家肯借房子給你住就該偷笑了。」我自言自語著。

長廊盡頭的兩間房,一間是桂姨女兒,也就是我表妹的房間。

另一間則是桂姨和姨丈睡的主臥室,牆上還掛著一幅碩大結婚照片。

本來以空間選擇,我應該睡最大間的主臥室才對,但房裡的床單、三十年前的結婚紀念照和俗不可耐的梳妝台實在讓我無法忍受。

梳妝台是實心桃木製,看來已有一點年代了,應該是桂姨的嫁妝之類的物品。

整間屋子的裝潢新潮時尚,唯獨這張梳妝台的風格與其他部分格格不入,看著圓形的鏡子,更讓我有種置身恐怖片場景的感覺。

夜深人靜的時候,就算有個長髮女鬼坐在這裡梳頭髮也不奇怪

左看右看,我還是把行李提到大表弟的房間裡,他的房間就像一個高中男生應該會有的樣子。

漫畫、電視、電玩一應俱全,甚至連電腦都沒有帶走,表弟的房間就維持著他離開前的模樣。

只有床單是整齊摺疊好的。

「移民到加拿大,這些東西都不用帶走嗎?」我狐疑心想。

當然,我沒有移民過,自然也不知道移民需要帶哪些東西過去。

放下行李,手機突然響了。

螢幕上顯示一長串看起來不像本國號碼的數字,應該是桂姨從加拿大打來的。

「阿傑,你到台北了沒?」

「桂姨,我到了,已經在家裡了。」

桂姨笑道:「那太好了,怎麼樣,你還滿意吧?」

「太滿意了,我竟然能住到這麼棒的房子,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桂姨。」

「唉呀,別這麼說,我們是自己人嘛!我從小看著你長大的,桂姨是把你當自己兒子看待啊!」

「桂姨,我準備睡在表弟的房間裡。」我向桂姨報告了我最後的選擇。

記得燦明表弟念的是一所不錯的私立中學,成績也相當好。

「沒問題沒問題,我們走得匆忙,忘了跟你說一件事,二樓的客房是雜物間,裡頭很久沒整理,髒亂的要命,不要使用喔。」

我一笑:「我已經看過了,有空我會幫你們整理一下的。」

桂姨忙道:「不用不用,那間裡面都是垃圾,不用整理啦!」

「既然是垃圾的話,需不需要幫你們丟掉呢?」

「啊!也許還有些東西用得到,總而言之,客房就放著不用管它,懂嗎?」

既然桂姨這麼說,我也不用多管閒事。

「桂姨,你們那邊一切還好吧?」

「剛到加拿大不久,什麼都還是一團亂,幸虧有你幫我們照顧房子,否則桂姨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時,我聽見桂姨離開電話,似乎是跟姨丈說了幾句話,越洋電話的訊號不太清晰,陣陣嘈雜聲響,聽不清楚他們的談話內容。

「阿傑,桂姨要掛電話了,家裡的電器隨便使用沒關係,不過電費要自己負責喔,呵呵呵。」

她誇張笑了幾聲,通話即告中斷。

夕陽已經完全西沉,暮色籠罩了大地,從窗戶看出去,街燈一盞盞點亮,四周安靜地讓耳膜感到刺痛。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我剛講完兩通電話。透過電話,我能感覺到自己不是孤獨的,一旦掛上電話,重回現實之中,偌大的房裡卻只有我孓然一身。

我才剛來到這裡而已,為什麼卻出現寂寞的揪心感?

四周安靜地甚至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也許是水土不服吧!也許開始上班之後會好一些吧!」我如此告訴自己。

行李大致打點妥當,外頭飄來炒菜的香氣,我的肚子頓時擂鼓作響。

該是時候找點東西祭祭五臟廟,從中午到現在,滴水未進,實在是餓了。

我決定騎機車在社區裡繞一繞,順便熟悉地形,免得在自己住的地方迷路了,那可是貽笑大方。

昏黃的車燈照亮陰暗的街道,我駛進未知的黑暗中。

騎到小社區的外圍就能看見一個社區公園,規模不大,設施卻應有盡有。

公園旁就是巨大的排水溝,騎過小橋,在對面一塊空地上看見了我最愛的鹹酥雞攤位,小小的市集裡有賣熱炒、賣飲料、賣炸物,還有粉圓冰,甚至是串烤的商家。

陣陣香氣使我口水直流,看來晚餐是暫時不需要煩惱了。

我在鹹酥雞的攤位點了幾樣,留著大鬍子的老闆看了我一眼,笑道:「你不是本地人。」

我奇道:「我真的不是本地人,今天才來到這裡,你怎麼看出來的。」

大鬍子老闆道:「這個社區地處偏僻,往來的人也少,所有的人我都認得。」

「這麼厲害?」

「你要是天天在這裡賣鹹酥雞,不出三個月你也會跟我一樣。」大鬍子老闆大笑道。

買了晚餐,回家路上我順道走進便利商店補充日用品,牙刷、牙膏、肥皂、洗髮精,便利商店連洗衣粉都有賣。

社區雖然偏遠了點,但購物卻比想像中方便。

熟悉的樂音在自動門開啟的時候響起,整間商店裡只有一名女孩站在書報架前,年輕的店員打著呵欠,看也不看我一眼。

我不經意的看了那名女孩一眼。

在這微涼的秋天裡,她只穿著一件輕薄的白色襯衫和牛仔熱褲,露出一雙線條優美的長腿,長髮飄逸,背影窈窕。

這種外型出色的女孩,只要是男人都會忍不住駐足多看一眼。

年紀約莫是十七八歲上下,或許要更大一些,我不敢確定。

女孩凝視著一本書,那本書不管是厚度和封皮我都非常熟悉,那是我在學生時代非常喜歡的一本書:《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這麼年輕的女孩子也喜歡看這種充滿破滅和無力感的小說嗎?

從背後打量了兩眼,我便提著購物籃,又從架上拿了一組刮鬍刀和兩瓶啤酒到櫃檯結帳。

店員睡眼惺忪,有氣無力的刷過條碼:「一共是兩百五十元。」

付完帳,走出門時我又看了那女孩一眼。

她的側臉很美,小巧的臉蛋上綴了纖長的睫毛,站在書報架前也不看書,望著玻璃窗,似乎正在思考什麼事情。

走出店外,我跨上機車,突然發現書報架前的女孩不見了。

正準備回家的時候,我聽見只有在自動門開啟時會聽見的熟悉樂音。

但是,自動門卻沒有開啟。

那時我沒有想太多,騎著老機車回到住處。

轉彎進巷口的時候,我看見穿著熱褲的辣妹站在路燈下,低著頭,依舊是那直立不動的姿勢。

我心中微感奇怪。

從便利商店到住處外頭的巷口距離大約也有五百公尺以上。

為什麼她會早一步站在那兒?用走路的竟比我騎車還快?

也許錯綜複雜的巷道間有條捷徑吧!

那時候,我是這麼想的。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