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情七夕01】契約萌魔女(限制級)
薔薇◎著/Moon◎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8.2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3780



活動區



特色

限制級 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聽

薔薇x Moon  毫不害臊之a萌代表作

你就是新的主人?

想要活命,請全‧力‧愛‧我唷!啾咪~~

主啊!菩薩啊&#@*~(*+﹏+*)

原來,極樂世界是這般光景啊……

主人~

這是我們的第一個七夕

你想要對我做什麼,真的都可以喔~

簡介

牛寶醫療集團最近怪事頻傳,醫院病人以詭異姿勢上吊自殺、醫學院大體老師殺人……為了守護家族事業,牛家人決定召喚守護神,但在此之前,必須推派一名男丁成為牛魔女的人類主人──

啊啊啊,他才十九歲啊,還是純情宅處男,

不想當個人不人、牛不牛、魔不魔的女人的主人,

更別說要用自個兒的「肉體」無限供應牛魔女的「需求」……

「主人,你討厭我嗎?」

「那……為我興奮。」

他顫抖地摸著她的身子,感受著她如絲緞般光滑的幼嫩肌膚,她帶領著他的雙手,來到高聳的雙峰上;她的皮膚上散出了些許熱氣,一些些小水珠,在她雙峰之中的凹槽滑落,她引領他的指腹畫開水珠,濕潤的手指往外畫開,最終停留在……

不,他不能對不起心目中的那個女神,

可是這牛魔女實在太萌了,他、他……他快Hold不住了!

購買資訊

8.2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上架

備註:本書沒有開放預購,超商亦沒有上架,請多見諒


金石堂漫博展

展期6.29開跑 | 活動網址ENTER

1)指定書籍單書79折,任選三本75折

2)消費滿299元,送【明日便利書典藏書套】

3)消費滿399,送【明日典藏杯墊】(妝鬼師、八百鬼、強盜王,三合一組,材質為磨砂霧透PP,可重複使用)

贈品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杯墊圖片(點選可看大圖)


創作者簡介

薔薇

賣肝腦細胞的代稱。

打開薔薇所寫的小說,畫的漫畫,就是開始吃人體生魚片的時候。

目前在開發人體肝腦熟食中。

你好,我的肝腦細胞好吃嗎?好吃的話,記得還要再來唷。

可以找到薔薇冷藏熱煮肝腦細胞之地──

沒有低潮的女人http://annarose.pixnet.net/blog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薔薇。

很開心又在新系列跟各位見面了!

這一次的主題是「七夕」套書。

大家講到七夕,當然一定會想到牛郎織女啦!

但是有人想過這個故事裡面,一個非常重要的配角嗎?

沒錯,就是那條牛……XDDDD

小時候我看電視上演的歌仔戲,我的目光不是集中在女主角身上,而是女配角身上。

我好像從小時候就有一個很奇怪的毛病,不知道是我眼睛太小還是真的眼睛有問題,我時常會忽略了一些重點,看到的都是別人不會注意的地方(就是該注意的不注意,不該注意的注意一大堆XDDD)。

就連我就學或者後來上班,比如說我要找A同事,A同事明明就是在我左邊,但我可能只遠遠看著其他地方之類的,然後跟要找的人錯過……囧

這一次的套書,我想要表達的是:除了主角的故事之外,配角也有一天能夠當主角的故事!

當然裡面也有粉多養眼的鏡頭啦~呵呵~無論是這個故事,或者是織女的故事,大家都要支持喔!而且而且──這本書跟另外一個織女的故事,可以分開看,也可以連在一起看,都很OK,如果是情侶收藏,還可以一個人蒐集一本,多浪漫啊!XDDD

最後,要感謝買書的大家,還有我辛苦的編輯們,真的非常謝謝你們,如果沒有各位,就不會有這本書!

我們下次見!

我的部落格:http://annarose.pixnet.net/blog
我的FBannarose@pixnet.net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大體老師殺人事件
第二章  釋放牛魔女
第三章  猛鬼裝
第四章  守護的理由
第五章  愛的代價
第六章  黑魔王
第七章  魔鬼交易
終章  未完的另一端

精采試閱

楔子

「喀嚓。喀嚓。」

碎石子地板上用紅色的顏料寫著一個又一個陌生艱深的漢字,還有許多奇怪的線條劃分,像是一張縝密的血網,排成了一個圓形,而這張圓網的繪者,是一個趴跪在地上,穿著粉紅色睡衣的長髮少女。

她纖細的手指上,佈滿著紅色汁液;圓形魔法陣幾乎要完成,卻在此時紅汁已乾涸。

少女舉起了手,往口中送去,想用唾液沾濕再寫,卻沒有辦法發生功效。

少女皺起了眉頭,只得挪動身子,往房間角落爬去。在房間角落處,放著一個塑膠盆,裡面放著一條一條使用過的衛生棉,那些衛生棉因為泡水的關係,裡頭的經血,如同被稀釋的草莓汁,染紅了整個臉盆,而少女就是用著這些被釋放出的經血,寫出那些龍飛鳳舞的符文。

這樣的場景已經夠詭異了,但這房間內卻不止長髮少女一人。

只見女孩將急血沾了沾手指,正準備把最後的魔法陣畫完,卻在這個時候頓了一頓,用一種不耐煩的口吻說道:「你到底好了沒有?我的魔法陣都快要畫完了耶!」

「我、我盡力了,但是——」

在少女身後,一個含糊的男人聲音傳了出來,少女回過頭,只見在門邊放了一張椅子,椅子上坐著一個戴著口罩、墨鏡的男人,但這個男人讓人覺得古怪的,是他的褲襠拉鍊沒拉,左手握住了他的男性生殖器官,正不斷地上下搓動著。然而無論怎麼搓揉,他的性致卻依舊垂頭喪氣,毫無功用。

「我真的沒辦法在這種環境下……」男人想要替自己的萎靡不振做辯解,然而越說越小聲,彷彿在自言自語。

穿著粉紅色睡衣的少女眉頭一皺,停止了畫符的動作,回過頭去,將男人的手揮開,低下頭,含住了對方那完全沒有興奮的男性特徵。

「妳……妳不能這麼做,我、我已經結婚了!」

男人被女孩的動作給嚇了一跳,原本還想要把女孩推開,誰知女孩似乎早預料到他的動作,只見她含著他的那話兒,含糊不清地說道:「你再動我就把它咬斷!在那邊搓半天都興奮不起來,你當每天都有機會召喚高級惡魔嗎?如果錯過今晚,五十年內沒有這樣的吉日了!」

「嗚……」

女孩的說詞有種令人無法抵抗的魔力,再加上她的口技實在高超,有哪個男人會抗拒這種投懷送抱的誘惑呢?

她先挑逗地伸出了丁香小舌,用如草莓般鮮嫩的舌尖,舔弄著他軟弱的陰莖,如同孩子對待心愛的棒棒糖那樣,細細地、慢慢地滑動;舌尖來到了龜頭處,開始繞圈,一圈、一圈,再一圈;像是玩捉迷藏那樣挑逗又淘氣,少女一面舔弄,一面往上看去,想要從口罩與墨鏡下看出男人的表情與反應;沾著經血的小手,在此刻握住它,逐漸加強愛撫的力道,豔紅的鮮血使得潤滑度提高,在尖端的刺激,很快地擴展到了男性根部,無視於作嘔的血腥味,她將整個男性象徵含了進去。

「嗚……啊!」

舔,揉,搓,所有該具備的挑逗,均在此時出現了。

男人根本抵抗不了少女如此強烈的攻擊,很快地便爬上了巔峰,剛剛垂頭喪氣的模樣,如今因為少女的動作,立刻站了起來,少女不斷地加快速度,只見他發出了悶哼,將少女的頭直接壓到了自己勃起的根部——

「嗚!咕!」

男人發出了如同野獸般的吼叫,將所有慾望的種子噴射到少女的喉部,透過口罩不斷冒出的氣息,正是他歷經高潮後的證明。

在男人射精後,少女終於把頭從男人的下半身移開,她很快地移動到未完成的魔法陣上,再度奮筆疾書,完成了整張魔法陣。

少女來到魔法陣的中央,把自己的裙子一撩,將內褲上沾著新鮮經血的衛生棉拿了出來,上面的鮮血泛著妖豔的光芒,指尖再度沾血,另外一隻手靠著嘴,將剛剛男人射在自己口中的白濁精液吐了出來,和自己的新鮮經血混合著,讓它們一同流到魔法陣的中心。

此時少女口中催起無法解釋的咒文,窗戶外頭突然吹進了一股強烈的狂風,強大的風勁將房內的一切通通捲起,然而少女卻沒有停止動作,反而更加快了速度,大聲唸咒。

一連串的咒文,讓少女腳下起了一陣又一陣的綠光漣漪,伴隨著綠光出現,地上用經血所畫成的魔法陣亦散出血紅光芒,紅光與綠光互相交織著,像是一連串無法解讀的電磁波,在狂風不散的房間裡亂跳亂撞著。

「嗚……」

    男人被這陣怪風吹得睜不開眼,口鼻之中所吸取的氧氣,帶著一股血與屍臭混合的噁心味道,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環境,卻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怪風,使人寸步難行,目不能睜。

「嗚!」

突然間,他聽到了一聲十分詭異而低沉的低鳴,男人不知道那是什麼動物的叫聲,也無法從過去經驗裡分辨出是什麼樣的猛獸,只覺得這場面已經不是人類所能控制,打從心裡泛起的恐懼,令他只能以最原始的方式趴跪在地上,以求自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亂的大風混雜著少女的開心大笑,他只聽到少女以十分尖銳的聲音說道:「記住了!今天打開結界後,我們就井水不犯河水,以後就算走在路上,咱們也互不相識,召喚魔鬼的下場,也是後果自負!」

是的。

就算是獨霸一方的人,也有無法解決的事情存在,而這些無法用錢、用人間方法解決的,就得要靠著其他世界的力量。

夜裡,有許多顆青色的流星,從四面八方降落在牛寶醫療大學與附設醫院之中,只是這夜色太深沉、人太貪睡,無人注意,那妖魅詭異的星隕……


第一章
  大體老師殺人事件
 

夜深,無聲寂靜。

私立牛寶醫療大學附設醫院裡,除了走廊上的燈仍努力釋放光明外,病房內沒有一點兒聲音。

這一切,均是日復一日的工作,醫院收容病人、醫療團隊治療疾病……牛寶院亦是如此。

腫瘤科病房大夜班的護士,推著治療車,準備開始午夜的巡查與護理。

由於癌症病人的身體均受到癌細胞的折磨,病人的狀況時常會在分秒之間轉變,所以在這裡的護士,更需要打起十二萬分精神,仔細觀察照護病人。

但是,這兒大夜班的護士,卻跟一般的護士不太一樣。「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護士嘴裡唸的,不是病人該服用的藥名,而是一連串的佛號。就連推著治療車的手,都在不自主地顫抖。

藥丸、點滴、體溫、血壓,該量的、該補的……大夜班的護士全部都做了,一個房間一個房間慢慢的巡視,終於,來到最後一間的病房門前。

護士一手推著門、一手推著治療車,門一推開,迎面而來的卻是一股惡臭。

這種惡臭,是每個人都會製造的。

排泄物的臭味。

病房內一點燈光也沒有,黑暗像是這裡的王,異常霸道地占據了這裡的每一寸土地。

「周、周先生?」

護士的口中叫著病人的名字,一面不安地往裡面看去。

然而房間裡面卻什麼聲音都沒有。護士只得更往裡面走去,往裡頭找尋燈源的開關。

就在她完全走進這個病房的時候,突然間後面的門,被狠狠的關上!

「碰!」

同時在這個時候,護士也找到了燈源的開關,瞬間房裡的情形,被看得一清二楚!

原本應該是十分潔白的牆壁,現在被胡亂的塗上了許多的糞便,褐色的手印亂佈著,而令人難以置信的,連天花板上也有掌印!在沒有任何登高器械下,普通人根本無法將掌印印在那裡;除了這滿室的排泄物之外,根本找不到病人在哪裡。

「周先生?」護士繼續叫著病人,一面往病房的廁所移動;隨著她越走越近,惡臭也越來越濃。

在她將廁所門推開的時候,護士被裡面的情況嚇得說不出話來――

病人坐在馬桶上,一支綁在上方置衣鐵架上的變形衣架,垂下圈住病人,如同鐵繩般絞在他的脖子上,直到出現了紫紅色如豬肝般的瘀血;而病人臉上,則出現了一個瞪大眼睛、嘴巴張開、唾液流淌的不堪表情;馬桶之上,溢出了排泄穢物,磁磚上頭,全部都是大量的糞便。

罹患腫瘤的病人因為久病厭世而自殺的事件頻傳,但是坐在馬桶上,用衣架纏住上面的置衣架上吊?這個病人吊死的高度令人匪疑所思――

***

同一時間,牛寶醫療大學醫學院的共同科目大樓地下三樓,有學生一男一女,正在泡製大體的福馬林池前忙碌著。

為了要讓醫學相關科系的學生對人體有進一步的了解,每間醫學院裡都會有「大體老師」的存在。

所謂的大體老師,便是人的屍體,這些屍體有些是來自於無人認領的無名屍,有些來自於病人生前大愛遺願,願意捐出自己的身體,供醫學研究;在學期間,通常會將這些大體老師放置於地下室的福馬林池,等上課前需要使用再將其從池中請出。等學期結束後,會將這些大體老師縫合,並且擇一黃道吉日,祭拜火化。

昏暗的地下室裡,只有一盞慘白的壁燈做為照明,福馬林嗆鼻的氣味,叫人聞了頭暈眼花,放置大體老師的池子是用不鏽鋼鑄造,幾格階梯的高度,看得出是設計者希望池子能容納更多的大體,所特別製造的深度,如同一個大型的鐵便當盒;福馬林的顏色呈現一種能見度低的混濁水色,裡頭躺著兩具大體老師,一位是中年女性,另外一位則是白髮蒼蒼的老太太。

兩個人的皮膚,經過防腐處理後,呈現一種土黃色,赤裸裸的身子一如來到世上般坦蕩,安詳地躺在水池中。

四方形的福馬林池邊設了一台升降機,這升降機有兩個操作步驟,操縱池底開關,啟動池底的板子,讓大體老師離開水面,之後再按下如同挖土機前端的爪子開關,像釣娃娃機的爪子選取所要使用的大體老師,將其推滾入爪掌後,再移動爪子,將大體老師放置到平台處理。

這種使用齒輪原理上升下降的手動機器,需要出很大的力氣,才有辦法將大體老師從池子中取出,所以這個工作,通常都是由男學生來操控。

只見男學生拉住福馬林池底的手動升降拉把,讓原本躺在裡頭的中年女子一格一格地往上移動。

「嗚嗚嗚嗚……」

手動式的升降機,在每次動作時,機械總會因為缺乏潤滑油而發出刺耳的聲響;而男學生也因為這樣,氣喘吁吁。

「呼……呼呼!」

或許是因為一次要操作如此費力的手動機械,男學生停止了動作,只是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順便甩了甩手,稍做休息,一瞬間地下室又恢復了原本的寂靜。

在男同學身後的女同學也沒有閒著,因為最近醫院接獲了幾具新的大體老師,這些老師都得做好防腐措施,女同學就是負責這精細的手工部分。

新的大體老師靜靜的躺在後面的鐵床上,一具具都是剛剛清洗完畢、回復到初生時的裸體模樣,只見她手持針管,針管後面接著長長的一條黑色管線,連結著後面一大桶福馬林,就往新的大體老師那兒走去,熟練地找尋股動脈,準備進行防腐處置。

「哈啾!」

不過女學生因為受不了福馬林的嗆鼻,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聲音迴盪在清冷灰暗的地下室裡,有一種突兀的驚嚇感,只見男學生連忙回頭,忍不住給女同學一個白眼:「柳琴晴妳打噴嚏很大聲耶!」

「幹嘛?我們在這裡打工也不是第一次了,有什麼好嚇的。」叫柳琴晴的女學生沒好氣地說道:「而且楊朝鳴你不是號稱『楊大膽』嗎?大體老師都不會動了,哪嚇得著你啊!」

「厚!那是平常啊!」楊朝鳴開始回嘴碎唸,「妳知道我昨天晚上看了什麼嗎?」

「我又不是你老媽,我怎麼知道你昨天晚上看什麼?」柳琴晴一面說著,一面繼續觸摸鐵床上大體老師的股動脈,確認之後就將福馬林針管刺上。

「昨天電影播『絕命終結站』系列的馬拉松,我一連看了三部!」楊朝鳴用誇張的語調開始說道:「裡面好多好可怕的死法,任何一種日常生活的小事,都有可能像骨牌效應一樣,最後釀成大禍!如果不是因為我定性夠,妳剛剛那聲哈啾,膽小的人搞不好會嚇得跌到福馬林池裡!」

「怎麼可能啦,你那麼胖。」柳琴晴沒好氣地說道。

「是是是,我又胖又醜,哪像妳,可是咱們班上的班花,魔鬼身材天使臉孔,不用說話站在那裡就可以迷死一堆男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哎唷!而且我也不覺得我長得有多好看,我不知道那些男同學為什麼會喜歡我……」

「拜託,妳如果一天沒有男朋友,我怕學校裡那一大群雄性動物就沒有安寧的時候,上個禮拜胡佑虎不是為了追妳,還特意爬到研究大樓二樓的樹上準備拉小提琴給妳聽?結果他小提琴沒拉到,先摔得狗吃屎再加上左手骨裂。現在不是還躺在病房裡嗎?嘖嘖嘖,自古紅顏禍水、紅顏禍水啊!」

「禍你的大頭啦!那真的很丟臉好不好。」

柳琴晴因為跟楊朝鳴已經很熟了,所以對他的話也只當成聊天打屁的混話,沒有太在意,邊說邊推壓福馬林到大體老師的股動脈上,這個步驟是讓人體血液代換成福馬林的重要步驟,因此她聚精會神的做著這項工作。

「啪答啪答啪答……」

福馬林一注射到人體,血液會找人體的自然孔洞排出,因此大體老師的七孔開始血流如注,而柳琴晴也做好了防血措施,鐵床上跟地板早就備好防水塑膠套,使血液不直接接觸地面,等做完這個步驟之後再清理即可。

「對了,你做完了林老師出的培養菌試題了嗎?經過一個禮拜培養,我養出來的不是金黃色葡萄球菌耶……我有點擔心,她超兇的,偏偏又是我們班導……」

柳琴晴認真地做著注射,但是此時完全聽不到楊朝鳴的聲音,也沒有機械板升降的噪音。

柳琴晴覺得有些怪,在完全注入福馬林後,往左後方一看:「楊朝鳴?」

她回頭探看同學的情況,誰知福馬林池四周除了升降台跟池中上升到一半的大體老師外,完全沒有楊朝鳴的蹤影。

「楊朝鳴?」

柳琴晴被這突如其來的失蹤給搞得有些緊張;這個地下室只有一個出口,就是在她身後的大門;楊朝鳴這麼大一個胖宅男,怎麼可能躲過她的眼睛離開?

地下室的氣溫,越來越低。

為了使大體老師能保存更加持久,地下室就像個超大冷凍庫。柳琴晴吞了一口口水,緊握住福馬林針管,一步一步地走近超大的福馬林池。

「楊朝鳴?」

四四方方的福馬林池,架高的高台有著視覺死角,柳琴晴先往左邊探去,沒瞧見人影;再往右邊探去,也沒瞧見人影,只好繞到後面,卻也沒看到人!

這是怎麼一回事?

柳琴晴這下真的緊張了,正準備轉身時,只見楊朝鳴做出了一個鬼臉,就在自己身後!

「哇!」

柳琴晴險些把手上的福馬林針往楊朝鳴的身上刺去,但幸好及時收手;可見到柳琴晴這番花容失色,楊朝鳴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我嚇到班花了!」

楊朝鳴笑得身上的肥肉都跟著抖,那瘋狂的笑聲成了可怕的音波,不斷地迴盪在地下室內,這楊朝鳴胖歸胖,居然有辦法躡手躡腳地跟在柳琴晴身後,不發出一丁點聲音,她忍不住放下手裡的福馬林針管,用拳頭狂打楊朝鳴肥滋滋的臂膀好多下。

「厚!你很可惡、很可惡、很可惡耶!你不要鬧我啦!我手上拿福馬林針管,萬一剛剛我真的刺到你怎麼辦!」

「好、好、好,不要打了……啊!」

就在柳琴晴掄起拳頭不斷搥打楊朝鳴時,忘了楊朝鳴身後就是福馬林池升降開關把手,楊朝鳴為了躲她的拳頭攻擊而往後退,一不小心就用全身的體重去重壓開關,瞬間大體老師再度回到池底!

「碰咚!」

「哇!」

大體老師回到池底,濺起不小水花,柳琴晴跟楊朝鳴閃避不及,全給濺濕了一大片。

「啊……我的天啊!」

福馬林的氣味原本就不好聞,現在更是濃上加濃,這噁心的味道可不是鬧著好玩的,若沒有趕快處理,怕這一兩天都是福馬林臭味上身,洗都洗不掉。楊朝鳴收起了笑容,「好啦好啦,不要鬧了,咱們快點把工作做一做,趕快去沖水。」

柳琴晴點了點頭,兩人決定暫時休兵,認真工作,但誰知困難點又出現——

楊朝鳴想要再度升高福馬林池的高度,讓大體老師上來,但無論怎麼壓,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可惡,該不會被我壓壞了吧?」

只見楊朝鳴漲紅了臉,奮力地想要再度操控開關,見到他這麼努力,柳琴晴也放下手邊的工作,想要幫忙,仍舊徒勞無功。

柳琴晴問道:「那……要不要用升降機去把大體老師弄上來?」

「不行啦!這升降機力道很難控制,而且又不是怪手,我怕它會把大體老師鏟出一個洞來。」

楊朝鳴是大體管理員的打工老手,當初校方會雇用他,也是因為他的力氣夠大又細心,能夠操作整個手動式的機器,不會因為蠻力而破壞了大體的完整性,使學生們可以好好的了解人體構造。

「那……現在怎麼辦?明天那個最兇的林老師要使用大體上課耶。」柳琴晴一想到明天如果沒給林老師大體,肯定是少不了一頓臭罵。

「沒辦法,我下池子去抱大體老師上來。」

只見楊朝鳴往牆邊走,取起掛在牆上的連身吊帶塑膠褲,快速地穿在身上,再拿起隔離手套,將自己的雙手套上。

著裝完畢的楊朝鳴很快地走上了福馬林池台階,小心翼翼地進到池子裡,準備要將那具中年婦女的大體給抱上來。

「喔~我真的要說;學校請你來這裡打工,他們真的賺到了。」柳琴晴忍不住大力鼓掌,對楊朝鳴的敬業態度肅然起敬。

楊朝鳴忍不住苦笑回應:「少耍嘴皮,等會兒快點收工,我們快去沖洗。」

就在他抱著大體準備回到池邊時,突然間覺得自己的腳似乎被什麼東西卡住。

「嗯?」

他原本不在意,但是那阻力越來越大,同時還不斷地讓他往下沉去。

「柳琴晴!別玩了!我現在只想快點把大體老師搬上去,妳少在那邊裝神弄鬼玩我喔!」

「什麼?」柳琴晴聽到他這番話,十分錯愕,連忙將雙手往上一擺:「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可能扳得動那個開關啊!」

「不是妳?那是……」

楊朝鳴這才低頭看去,誰知這一看,令人打從心裡毛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ナク
  • 未滿18歲的這種事真討厭wwww
  • 感概的說,等你年紀大了,會懷念現在的生活地

    MINIBOOK 於 2012/07/26 09: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