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不二價02殺手戰場
鐘小建◎著/Salah-D◎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8.2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3902



特色

小說混搭天王 鐘小建 一本「人間凶器」般的小說!

為了爭「天下第一殺手」

有些殺手是死神

剩下的,都淪為獵物……

有時「死了」,反而會更容易「活下去」……

殺人有很多方式:人間凶器阿手用手,美女殺殺使毒,天才駭客小價透過網路,而剛加入「殺手專門店」的不二,卻是用嘴巴──他最擅長的「終極詐騙之術」!(也就是說謊。)

簡介

如果「死了」,反而更會更容易「活下去」……

人生的戰場上,誰才是「天下第一殺手」!

讓所有的殺手都消失,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們自相殘殺!

不論用什麼方法,毒殺、暗殺、虐殺、溺殺,方法不限,只要成功暗殺掉富可敵國的郭董,就能獨得郭董所有的財產,和每個殺手最夢寐以求的封號:天下第一殺手。

於是全國的殺手都來參加了,包括殘忍著名的南方殺手團、來自美國殺手圈的布萊德、警界代表殺手C和殺手H;當然還有殺手界的精品店:殺手專門店。

這次「殺手戰場」的規則很簡單──就是沒有規則;而最高宗旨只有一個字──殺。

購買資訊

7.26 金石堂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 ENTER

備註:本次博客來沒有配合簽名版及預購喔!

8.2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備註:本書超商沒有上架,請多見諒


金石堂漫博展

展期6.29開跑 | 活動網址ENTER
1)指定書籍單書79折,任選三本75折

2)消費滿299元,送【明日便利書典藏書套】

3)消費滿399,送【明日典藏杯墊】(妝鬼師、八百鬼、強盜王,三合一組,材質為磨砂霧透PP,可重複使用)

贈品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杯墊圖片(點選可看大圖)



創作者簡介

鐘小建

出生於1981年6月14日,標準 B型雙子座。

白天是辛勤工作的公務人員,晚上是鬼黑幫的下屆幫主,不要問我什麼時候才能接班,因為要看現任幫主向日魁少爺他還想當多久。

綽號很多而且都很長,包括「再高二十公分就直接進演藝圈,但還是只能當諧星」,興趣是音樂和棒球,某日誤食過期的天山雪蓮激發出文字創作力量,立志寫出的小說電子檔要能塞爆一個4G容量大小的隨身碟。(其中3G多是放謎片啦!)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J0614

作者自序

人生就像戰場,從數億隻「小蝌蚪」搶奪一個卵子的時候就開始了這場戰爭,游得慢一點就不會出生,所以我們每個人,至少都曾經當過一次──

第一名。

「第一名」這三個字實在太有魔力了!當學生的時候,父母最常講的一句話就是:「你這次段考要是考第一名,把拔就買XXX給你。」

出社會工作之後,老闆會勉勵員工說:「這個月業績第一名的同仁,獎金加碼十倍。」

於是學生為了XXX拚命唸書;想得到十倍獎金的員工卯起來搶業績,除了想要得到達成目標的獎勵之外,也代表了一種優越感。

差一點就差很多,第二名和第一名看起來只多了一筆劃,但如果競爭者只有兩人呢?那第二名就是最後一名,所以爭第二其實是爭心酸的。在我的印象中,我拿過第一名的次數真的是少之又少,但如果「唬爛」有單位、有刻度、能量化、能評分,那我應該就拿過很多次第一名了吧!(苦笑)

《殺手戰場》是這個系列的第二集,它和我的個性很像,不會和《黑鍋人》去爭第一集,因為我一直覺得第一、第二就只是個排序而已,有看過拙作《死囚器官》的讀者應該就會知道,第一章,就真的只是剛好叫第一章而已,沒有任何意義,整本書看完之後,或許會覺得它應該是最終章,但它卻很適合擺在開頭的位置,因為在我眼中,時間軸是圓的。

【殺手不二價】這個系列我寫得很用力,故事比以前任何系列都要來得龐大,下的功夫自然就多,這個系列沒有很突出的主角,劇情除了主線之外,支線也非常多,看起來雜亂但我總愛在最後把所有線索都纏在一起,讓大家除了看得痛快之外,也要折磨讀者的大腦,這大概就是我的寫作風格吧!畢竟我寫得那麼痛苦,不讓讀者也痛苦一下我還是鐘小建嗎?

本系列沒有特定主角還有另一個原因,殺手也是互相競爭的。

他們都在爭第一。

爭,天下第一殺手。

二○一二年六月十四日

剛拆完讀者送的生日禮物,笑得很開心中

目錄

CHAPTER 1  籃板球
CHAPTER 2  南方殺手團
CHAPTER 3  不二殺神
CHAPTER 4  鯊魚
CHAPTER 5  特訓
CHAPTER 6  黑鍋
CHAPTER 7      複雜的綁架案
CHAPTER 8     殺手戰場
CHAPTER 9     大鐵
CHAPTER 10   阿南
CHAPTER 11   天下第一殺手

精采試閱

CHAPTER 1籃板球

「咚──」球打在框板接合處發出類似彈簧彈開時的聲音。

橘紅色的籃球向上彈起,底下五、六位國中生不約而同跳了起來,其中幾名還因為激烈碰撞而跌坐在球場。

經過一番爭搶,球被碰出了界外。

籃球朝一旁的鋁製階梯座椅滾了過去,一名頭髮蓬鬆、留著鬍渣、身穿風衣的男子伸腳踩住了球,他的雙手攏在風衣的口袋裡,他旁邊坐著一名頭髮灰白、穿著高級西裝的老人。

「喂!大叔,幫個忙把球丟回來!」

站在籃框下的國中生對著那名像是醉漢的男子喊了一聲。

「嗯?大叔?」男子挑了一下左邊的眉毛然後看了一眼旁邊的老人問道:「那些小鬼是在叫我還是叫你?」

老人緩緩轉頭迎著男子的目光說道:「叫你。」

「嗯!原來如此啊!我已經變成大叔級了啊!」男子伸了個懶腰撿起球,但下一秒卻不是把球丟回場中,而是向後拋到了球場外的馬路上。

「!」

不只球場中的國中男孩錯愕,連老人也不知道男子的意圖。

「嘣──嘣──嘣──碰!」原本在馬路上規律跳動的籃球突然被一台疾駛而過的汽車給輾過,類似氣球爆炸的聲響讓場中所有國中生的眼睛也睜成了圓形。

沒有空氣在內部的籃球剩下一條長長的球皮與地面貼平,國中生紛紛將視線移往那個害他們沒球打的可惡大叔,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說明了他們的憤怒正在快速累積。

「媽的咧!這樣我們怎麼打球?」

「揍他啦!」

「叫他賠錢啦!幹!」

幾名比較火爆的國中生大跨步朝男子走來,但男子卻依舊坐在鋁製階梯上微笑搖搖頭,還從鼻孔哼出一些帶有輕蔑態度的氣體。

「你找死是吧!」帶頭的國中生一把抓住男子的衣領,凶神惡煞的模樣讓他看起來不像是個國中生,反而像個黑社會的混混。

男子的笑容持續掛在臉上,他像是全身都沒有骨頭似的任憑國中生抓起,但下一秒,那名國中生的視線盯著男子的胸口一動不動。

「老大,揍他啊!」帶頭國中生身後的其他同學見他還不出手,紛紛催促他快點揍那名男子。

帶頭國中生緩緩放開了雙手並且往後站了一步,其他同學也看到男子胸口垂掛著一樣東西。

若說黑道大哥為了識別身份會在胸前刺龍刺鳳,那名男子胸前的識別證也等於是他的刺青。

識別證上面寫著男子的名字──

洪正良,警政署特別調查隊高級督察。

而讓這些國中生瞬間安靜下來的最主要原因,還包括男子風衣下的一把槍。

「怎麼不繼續啊?剛剛不是很嗆嗎?」男子稍微整理了一下衣領,皺著眉頭看著這群國中生。

這名男子叫洪正良,是一名高階警官,警界中認識他的人都稱他良Sir,他專門負責重大刑案,前一陣子和菜鳥警察陳潔茹假冒殺手偵破江湖上最神秘的組織「手工幫」,因而受到上級賞識,今天會出現在裡,是因為他身旁那位老人的邀約。

「臭警察,有……有種的話……把槍丟掉……我……我跟你……單挑。」帶頭的國中生不想被同學給看扁,只好硬著頭皮舉起雙手做出打架的動作。

「單挑?你跟我講單挑?我在街頭巷尾和黑幫單挑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咧!」良Sir脫下了外套、捲起襯衫的袖子並且把槍交給老人保管。

國中生急促的吸了幾口氣,額頭上的汗從兩旁滑落。

「來啊!來啊!快打我啊!」良Sir大叫著,雙手做出「come on」的挑釁動作。

「你……你……你去死啊!啊啊啊!」血氣方剛的國中生最受不了別人挑釁,大叫了一聲朝良Sir衝了過去。

「咳……」老人突然起身將手插在即將開打的兩人中間說道:「幹嘛打架呢?不就是一顆籃球嘛!這些都拿去,夠你們買一百顆新球了。」

這是帶頭國中生在這三分鐘內第二度愣住,第一次是因為看到良Sir的警察識別證和手槍,而這次則是看到老人手中的……

一把鈔票。

俗話說見錢眼開,這群小鬼見到如此厚的一疊鈔票,連嘴巴都張得很開。

「通通拿去。」老人將那疊鈔票塞進了帶頭國中生的手中。

「這些……這些都給我們?」國中生可以感覺到手中的紙質和鈔票特有的味道,證明他不是在做夢。

「拿了錢就快走吧!不然我要把錢收回來囉!」

「好好好!」國中生深怕老人反悔,緊抓鈔票頭也不回的和其他同學跑遠。

兀自擺出戰鬥架式的良Sir斜斜看了老人一眼說道:「郭董,你這樣讓我下不了台耶!我都還沒出手,那些小鬼就跑了。」

「咳咳咳……得了吧!」郭董先是一陣咳嗽之後將雙手負在背後說道:「我要是不出手,你應該已經被那些小鬼揍扁了吧!雖然你是大人,但沒有槍是絕對打不過他們的。」

Sir臉上微微一紅,其實郭董說得沒錯,他剛剛只是虛張聲勢而已,他已經多久沒打架了,不要說五、六位國中生一起上,就連一對一的勝算都不高,郭董用錢把他們打發掉其實也是替良Sir保留了一點面子。 

「咳……」良Sir乾咳了一聲,撇開話題說道:「言歸正傳,郭董你說接獲有人想暗殺你的情資,這是怎麼一回事?」

郭董用電話約良Sir來這裡談的就是暗殺的事情。

「我不清楚買兇的人是誰,但我已經掌握了一些線索,證明買兇者已經僱用了殺手來殺我。」郭董的臉色略顯蒼白,說這話時還刻意將視線轉開到別處不看良Sir

「喔?那你有沒有打算找幾個貼身保鑣跟在身邊,這樣出入會安全點。」良Sir見到郭董這麼一個在商場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居然敢隻身和他約在戶外,讓他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像郭董這種有錢人,不是應該都很愛惜自己的生命嗎?

「保鑣?你怎麼知道招募來的保鑣不會是殺手假扮的?」郭董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我唯一相信的保鑣就是……錢。」

「錢?」良Sir一頭霧水。

郭董點點頭說道:「對!就是錢,你看我剛剛不是用一疊鈔票讓你免於被揍嗎?也間接保護了我的安全,所以錢就是我的保鑣。」

Sir聽到這個答案之後啼笑皆非,這答案果然是財大氣粗的人才說得出來。

「那你對自己變成被暗殺的對象,有什麼看法嗎?」良Sir問道,他隱約覺得郭董找他出來沒那麼簡單,或許郭董自己已經有一套解決之道,只要警方從旁協助就好。

「你會打籃球嗎?」郭董不答反問,而且問的是一個和暗殺事件完全不搭嘎的事情。

「嗯?」良Sir遲疑了一聲,他覺得自己已經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人,但他此刻卻完全摸不清郭董到底想幹嘛?

「剛剛那群小鬼為什麼會讓球滾到你面前,你還記得嗎?」

「嗯……」良Sir想了一會兒說道:「好像是因為爭搶籃板球,然後把球撥到我這邊的吧!」

「沒錯,就是籃板球,我對付殺手的方法就是籃板球。」

「蛤?」良Sir越來越不懂郭董話中的意思,籃板球如何對付殺手?

「球沒投進籃框,打在籃板和籃框上的反彈球稱作籃板球,籃球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不被任何人控制,因此扣除掉站位和身高之後,大家搶到球的機率是一樣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球會彈到哪裡。」 

Sir聽到這裡點點頭,他並沒有插話,因為還聽不出郭董的這番話和暗殺事件有什麼關聯。

郭董繼續說道:「我就像那顆飛在空中的球,而底下準備躍起的球員就是那些殺手,球只有一個,搶到球的也只能有一位,因此在這不到短短幾秒鐘的爭搶時間內,你猜會發生什麼事?」

「發生什麼事啊!」良Sir說道:「就你爭我奪囉!比誰跳得高吧!」

「嗯嗯!沒錯!那是在符合籃球規則下,但那群殺手,可不會管什麼推人搶球或打手犯規的規則,因為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搶到球,也就是殺了我。」

Sir逐漸了解郭董的意思,當球員不必遵守籃球規則時,為了搶到那顆籃板球,一定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將其他競爭者給推開,甚至使出更多的骯髒手段。

「但在籃球規則中,籃板球並非每一個都會被列入個人紀錄中,對於球權掌握難以判斷的籃板球則會被列為『團隊籃板』,也就是說,或許搶到這顆球的是同一隊的兩人,但卻不會被列入個人紀錄裡。」郭董接著說道:「所以我雖然不知道究竟想暗殺我的殺手有多少人,但如果把搶籃板球,也就是暗殺我的行動變成一項至高無上的榮譽,你猜會發生什麼事情?或許連同隊的隊友,也會動手阻止隊友搶到我這顆球吧!」

「啊?」良Sir驚訝了一聲說道:「郭董你該不會是想……」

「嗯!我會在媒體放出消息,宣稱只要能殺掉我的殺手就能得到『天下第一殺手』的封號和我全部的身家。」

Sir張大了嘴,他完全明白郭董想玩的把戲是什麼了。

郭董無法得知殺手有哪些,只好以「名利」的方式引誘其他殺手上鉤,讓那些原本不出手的殺手通通出動,因為有的殺手想得到「天下第一殺手」的榮耀,有的殺手則是想要得到富可敵國的財富。

在台灣所有的殺手紛紛出籠的情況下,原本的暗殺集團就更為棘手了。

目標依舊只有一個,但參與的人變多了,僧多粥少的情況下,一定會出現一個情況。

就是互相推擠,只為了搶到那顆「籃板球」。

Sir不得不佩服郭董的智慧,他試想了一下即將發生的狀況:殺手A即將成功暗殺郭董,但卻被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殺手B給幹掉,因為殺手B不想讓殺手A名利雙收,即使他們隸屬於同一個殺手陣營。

殺手間的殺戮會無限迴圈下去,說不定這樣演變之後,所有的殺手集團都會被其他殺手給殲滅,唯一能活下來的殺手反而是對名利有免疫力的人,但真的有那種殺手嗎?

這想法太可怕了,郭董只要一放出消息,所有的殺手都會為了名利而戰,在殺手互相牽制的情況下,郭董反而有了無數個另類的「殺手保鑣」。

錢果然就是最能夠保護他的方法啊!

「那……那郭董你要我們警方做什麼呢?」良Sir問道。

「我只要你們……」郭董看著良SIR緩緩說道:「什、麼、都、別、管,我想讓所有的殺手消失在這世界上,方法就是讓他們自相殘殺,包括那個看不到的殺手,咳咳咳……」

Sir不發一語看著郭董,頓時又完全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

「你知道什麼情況下殺人無罪嗎?」郭董說完站起身子,頭也不回的往前走遠,留下滿臉錯愕的良Sir坐在原地。

    ※※

「啊──怎麼可以這樣?」周不二坐在椅子上張開雙手大叫,他的面前擺放著一台電腦,螢幕中的畫面是一台最新發售的掌上型遊戲機。

「一大早吵什麼吵啊!」一名頭髮蓬鬆但卻帶有性感女人味的女子穿著內衣和短褲站在門口,這裡是殺手專門店的辦公室,辦公室的另一邊則是四名成員的房間,這名女子就是擅使毒和變裝的美女殺手──

殺殺。

周不二原本是一名神秘的黑鍋人,專門幫客戶扛罪,但在一次任務中卻意外發現他是殺手專門店的創始人老龐的兒子,老龐為了保護不二而身亡,最後的遺願就是要不二加入殺手專門店。

殺手專門店中扣掉不二還有三名成員,這三名成員從小就是孤兒,在老龐的養育和教導下成為三個特色完全不同的殺手,分別是──

剛滿20歲,綽號「鬼手」的阿手,話不多的酷酷個性加上健壯的身材,簡直就像個渾身散發男子氣概的模特兒,他的雙手就是最厲害的武器,有「人間凶器」的稱號,負責刺殺案件的執行工作。

美艷的殺殺小阿手一歲,專責與客戶接洽和行前勘查的工作,集團內雖然只有她一名女殺手,但已經習慣在男人堆裡生活的她平時的穿著還是很清涼,不吝惜秀出她的好身材。

至於年紀最小的小價,國小還沒有畢業就已經是世界級的頂尖駭客,不論什麼難破的密碼、嚴密的資訊安全防護,在他眼中就像是一道簡單的數學算式,輕而易舉就能夠破解。

他負責將目標所有的網路活動統整出來,包括目標上過哪些網頁、留過什麼留言、甚至用信用卡買過什麼商品都查得出來,必要的時候,小價還會用網路……

殺人。

「欸!我一直想問妳一個問題。」不二看到殺殺進到辦公室內,頓時把剛剛的不爽丟到腦後,他眼珠將殺殺的身材從頭掃到腳、再從腳掃回頭說道:「妳的名字,到底是草字頭的莎還是薄紗的紗啊?我覺得都很好聽,莎莎、紗紗,嗯嗯!還蠻適合妳的。」

殺殺慵懶的看了不二一眼緩緩說道:「是殺人的殺。」

「喔!原來是殺人的殺啊!」不二笑著點頭,但下一秒他弄清楚是哪個字之後眼睛瞪得老大,自言自語說道:「殺……殺人的殺?怎麼……怎麼會有人用這麼怪的字當名字啊!」

「你管我,喂!周不二,你剛剛到底在鬼吼鬼叫什麼啊?」殺殺不耐煩看著不二,因為她是被不二的吼叫聲吵醒的。

現在是早上七點多,對殺手這種夜行性動物來說正是補眠的時間,小價也才剛睡沒多久,但小價一睡著之後就連七級地震都很難把他吵醒。

阿手則是殺手中的特例,他無時無刻保持著警戒的狀態,因此睡眠時間很少,天還沒亮就出去跑步了,所以被吵醒的也只有殺殺一個。

「我昨晚瀏覽購物網,發現一台標錯價的最新型掌上型電玩,我就下訂啦!沒想到今天一早起床來看,發現購物網廠商只是刊個道歉啟事就想了事,一點誠意都沒有啊!一萬跟一千雖然只差一個零,但是對我來說卻差很多啊!」不二哭喪著臉說道。

「我還以為是什麼重大的事情咧!」殺殺用纖細的食指指著不二說道:「拜託下次別吵老娘睡美容覺好嗎?」

「我覺得是大事啊!而且一夜之間就有上萬名網友訂購耶!我剛剛看了一下大家對這件事情的討論留言,很多人都氣壞了,認為廠商很不負責任,一定要他們出貨,不然的話就要……」

「殺了他嗎?」殺殺接話道。

「殺?嘿嘿!還不至於啦!大家說要告到底吧!」

「對吧!又不是要殺了負責人,所以是小事啦!呵啊!」殺殺說完後伸懶腰打了個哈欠。

不二尷尬的笑了笑,的確對殺手來說這真的不是什麼大事,但他就是覺得不甘心,原本能用低價買到的電玩現在卻飛了。

「噔嚨──」

電腦螢幕的討論串突然出現了一則最新留言,不二將頭湊過去看了看,赫然發現居然是一則詛咒購物網負責人不得好死的辛辣言論,最後還加註他願意花錢請殺手幹掉負責人,希望大家踴躍捐款。

「哇!開什麼玩……」

不二最後一個字還沒有說完,那則留言的回覆瞬間爆量,參與幹掉廠商負責人的金額已經累計到了兩萬多元,全都是一百兩百的小額金錢。

殺殺也湊了過來,當她看到累計數字不斷跳動,轉過頭對不二說道:「喂!新來的,該是你出手的時候了,我們還沒見識過你的殺人手段,所以嚴格說起來你還不是我們的一份子,所以這則生意就交給你吧!」

「蛤?」不二張大了嘴看著殺殺說道:「我是殺手專門店創始人的兒子耶!我還要證明什麼?」

殺殺搖搖頭說道:「這也是你爸爸訂下的規矩,每當有新成員加入,就要接一筆案子當作考驗,沒成功的人就沒資格加入。」

「真的假的啊?難道連小價那小屁孩也殺過人?」不二皺著眉頭做出非常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可別小看小價喔!他是我們之中唯一殺人不留痕跡的殺手。」

不二知道要在這裡生活下去就得接案子,這是推託不掉的,即使他是老闆的兒子也一樣,於是勉為其難說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嗯哼!」殺殺微笑點頭。

「我爸爸……呃……我是說老龐,他還有訂過什麼規矩嗎?關於加入殺手專門店的,還有他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不二問道。

「沒別的規矩了,你爸爸是個很神秘的人,我們對他的過去都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有個哥哥還是弟弟在美國。」

「哥哥還是弟弟?連是哥哥還是弟弟你們都不清楚,那真的有點神秘了,不過也就是說我在這世上還有親人囉!」

「你還是煩惱怎麼處理這個案子比較實際吧!」

不二深吸了一口氣坐回位子,然後飛快的在那則留言打起回覆的訊息。

大家不用再出價了,我接了這件生意,殺此人的價碼不二價……零元,因為我也是受害者,我是殺手。

當不二打完這則留言之後,大多數的網友都覺得這是開玩笑的,因為哪有那麼剛好網路上就有一個殺手,而且還是受害者,因此大家對這則留言的評價也是褒貶兩極。

不二起身用力敲打著小價的房門吼道:「死小孩給我起床,馬上幫我找出負責人的資料。」

「需要什麼武器自己挑,只要你說得出口的武器,我們這裡都有。」殺殺一派輕鬆說著,在她的房裡放著各式各樣的中西式武器和毒藥。

「呿!」不二冷哼了一聲豪氣說道:「殺人還需要靠武器?我的武器就在身上啊!」

 不二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頭。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