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盜王04 惡月之心

柚臻◎著 | Gropius◎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7.5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3759



特色

一份人情、一個交代;恐怕只有陰陽永隔,死亡之劍,才能劃開他們之間的情仇

柚臻 X Gropius 繼《煉妖師》新奇幻少年冒險長篇小說系列【強盜王】第四發!

請跟著強盜王一起衝鋒陷陣吧!──柚臻

七月,強盜王揭開神祕面紗!【強盜王】一月一集──強勢佔領你的目光!

這次不搶人,竟然要救人?別停下腳步,快快跟上!

那件事?究竟彭奎內心計畫的那件事是什麼?

嘿,不論你走得有多遠,我──月朗,千山萬水都會將你帶回,誓死一路跟隨!

簡介

前情提要

為了解除沙蓮娜身上的毒素,彭奎費盡心力找到傳說中的妖怪──客邁拉,成功解了沙蓮娜體內的毒,彭奎也因此得到他的「尾款」。

為了幫助老大拯救心愛的人,更因復仇的心火從未熄滅,月朗向彭奎一吐曾當「寵物」的骯髒過往,也在協助彭奎找到客邁拉的同時,用那曾名為主人的醜惡男人最痛恨的姿態,令他飽嘗被寵物啃咬撕裂而死去。

為了清查鮫人被綁之謎,阿修羅眾參與了狼王之戰,最後協助蒙西部落的族長魯卡贏得勝利。

然而卻在此時,冒出彭奎過往的隊友,究竟那一男一女要找彭奎救什麼人?

而彭奎又為何那麼輕易就答應他們,一起走?

「魯卡,我有喜歡的人了。」

「月朗?」

「嗯!」

「長頭髮的月朗?」

「嗯!」

「阿修羅眾的月朗?」

「嗯!」

「拿叉子時會翹小指的月朗?」

「嗯!」

那個人妖月朗?阿修羅眾裡面穿著女裝、絲襪、高跟鞋的……月朗?

而且,月朗有雞雞嗎?

……

「打勾勾,不能說出去。」

不論看到什麼、聽到什麼,都請先保密。

購買資訊

6.29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 ENTER
博客來 | ENTER

7.5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7-11便利商店上架
(超商皆為選店上架,非全部的點都有販售,本次僅上了7-11,請多見諒)

金石堂漫博展

展期6.29開跑 | 活動網址ENTER

1)指定書籍單書79折,任選三本75折

2)消費滿299元,送【明日便利書典藏書套】

3)消費滿399,送【明日典藏杯墊】(妝鬼師、八百鬼、強盜王,三合一組,材質為磨砂霧透PP,可重複使用)

贈品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杯墊圖片(點選可看大圖)


創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

作者自序

《強盜王》一書中加入不少戰鬥戲,這和我過去的小說差很多。

為了讓每一場戰鬥都變得有趣,我和振鑫每集都在討論新的梗、新的元素,想讓小說的戰鬥畫面有新的質感與新鮮感。

第一集走肉搏戰,主要是一對一的單挑,著重在招式和氣勢;第二集打吸血鬼,雖然仍走肉搏戰,卻改成一對多的雜複打鬥;第三集加入戰略與謀略,也改成大規模的械鬥與群毆。

到了第四集,這一次的重頭戲放在槍戰。

要怎麼把槍戰的聲光效果融入小說中,成了第四集戰鬥戲的關鍵。

槍戰不只要寫出緊湊感,還要像是在看電影般,閱讀文字時彷彿能聽見輕快搖滾的背景樂!這對我的文字描寫能力又是一番新的考驗。

經過一番努力,最後終於寫出我要的效果,很希望能讓讀者看看這次的槍戰,跟著強盜王一起衝鋒陷陣吧!

至於第五集的打鬥要素,我把戰鬥的場景挪到競技場,混入詭奇的比賽規則,請大家也不要錯過囉。

有一回和振鑫在討論《強盜王》一書,提到角色的特色。

彭奎驍勇善戰;桐花可愛天真;月朗個性反覆;馬魈卑鄙膽小。

每個人的個性都十分明顯,因此若今天阿修羅眾的首領不是彭奎,故事的走向與風格大概會和現在全然不同吧。

振鑫問我:「如果阿修羅眾辦一個活動,就是弄一日首領,大家抽籤,誰抽中就可以當一天的首領,那應該會很有趣。」

我說:「嗯,要先祈求馬魈不會抽中,要是他當首領的話,不用一日,阿修羅眾就會滅團了吧。」

討論完後,我才發現自己對馬魈的信任感這麼低XD

其實我心裡超喜歡這個角色的,某些笑點只有馬魈這個角色才寫得出來呀,在寫每一個角色時,其實腦海裡都有他們大致的模樣。

彭奎,我最早的設定,其實是像電影「雷神索爾」的男主角。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找找這部電影的劇照,希望大家還喜歡我的口味。^^

那麼,我們就第五集見囉。

第四集會先帶出彭奎的部分過往,到了第五集,他的面紗也會全部揭開。

祝大家賞書愉快。

目錄


第一章 唐琦
第二章 與過去切割
第三章 熱情歡迎
第四章 見面了
第五章 交易
第六章 暗殺行動
第七章 那件事

精采試閱

第一章 唐琦

錠扇在北國的西邊,阿修羅眾的據點剎摩則在北國的東邊。

剎摩是繁華的商業國家,隔了一條樓蘭河;北國卻是完全不同的風貌,以林木業為主。

阿修羅眾的鮫人部隊被派往德亞國境內擴張勢力,德亞有地理位置的優勢,與四個國家相鄰,所以主要靠著貿易發展經濟,高原的地勢也讓畜牧業相當繁榮。

錠扇和剎摩中間隔了千山萬水,路途迢迢,若是要從錠扇前往剎摩,只有兩條路線可走,一條是先穿越北國再潛入剎摩;另一條則是先到德亞,才進入剎摩。不管選擇哪一途,都得幾經波折。

沒想到都從錠扇躲到剎摩去了,還會讓赤尾和花浪找到。阿修羅眾的惡名如此遠揚嗎?無奈之中,彭奎又感到一絲得意。

現在,該是了卻愛恨情仇的時候了。

他欠黑曼一份人情,也欠唐琦一個交代。

他們之間的糾葛已經纏成千絲萬縷,無法理清,也別妄想切斷,恐怕只有陰陽永隔,死亡之劍,才能劃開他們之間的情仇。

「哼,笨黑曼,當初就說別用什麼美男計嘛。」赤尾碎唸著,對黑曼既是煩惱又有怨言。

尤其不滿黑曼當時的計畫,竟然叫彭奎去接觸唐琦那個陰毒的女人。

一邊趕路,周圍的景色一邊化成往日記憶在彭奎眼前掠過。

他沒想到事隔這麼久,唐琦仍在找他,還抓了黑曼以此威脅赤尾等人。唐琦估計是不相信彭奎與蛇影幫完全沒有連絡,才會出此招數。

彭奎勾起對唐琦的回憶。

唐家在錠扇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列為護國十大家督之一。

黑曼當年大概哪條筋不對勁,一向作風保守的他竟然想要幹場轟轟烈烈的大事,他把目標放在唐家。

他說,唐家就像座寶庫,只要能侵入其中,幹完這一票就能躺著退休了。

赤尾說話一向直接,向黑曼說道:「是躺在棺材裡退休,還是半殘躺在床上退?」

「就不能躺在金山銀山裡退休嗎?」黑曼敲了赤尾的額頭一記。

隨即,黑曼便開始策劃如何潛入唐家偷竊。

那時贊同黑曼的只有彭奎一人,如黑曼說的,彭奎的性格不安本分,喜歡在刀尖上舔血。

彭奎玩膩了小偷小竊的把戲,既然要幹,當然是幹場大的。

在那一次計畫之後,彭奎等人才知道黑曼為什麼會有這麼瘋狂的想法。原來盜賊之間也會互爭名堂,暗中較勁誰的本事高、排名強。

只不過那都是後話了。

黑曼從人肉市場弄到唐家的格局圖,那張圖據說花了一百多萬才弄到手,上面除了畫出各個房間,就連暗室、監視器的位置與數量都標誌得一清二楚。

「果然值得。」黑曼佩服地點頭,「這張圖是一名退休保鑣畫出來的,當作是撈點退休金,真是天助我也。」

這次的任務十分危險,黑曼思考過後,沒讓太多人參與,帶上功夫不夠熟練的幫手去,只會愈幫愈忙、弄巧成拙。他欽點了彭奎與銀環一起行動。

「三個人很好,三人成虎,是吉利的數字。」黑曼如是說道。

幹這一行的,不知何時會失風,好點的結果是被逮入獄,關過幾年又自由,最壞的結果是當場被革殺。

活在這種不知道能不能看見明天的太陽的日子裡,黑曼不禁也迷信起一些禁忌。

黑曼與彭奎、銀環研究過唐家的動線,隨後開始調查他們的起居習慣。

唐家共有四個重要人物。

一位就是大家督,也就是唐家的掌權人唐元赫,他是唐琦的父親。

一位是唐琦的的兄長,唐揚。

唐元赫與唐揚兩人都在官府中任居要職,時常不在家裡。

第三位便是唐琦本人,唐元赫的掌上千金,唐元赫疼愛她更勝過長子唐揚。

唐琦的母親早逝,父親沒有續弦,所以唐家只有她和兄長兩條血脈。

唐元赫栽培長子繼續他的家督職務,至於財政等內務就放手讓小女兒唐琦負責。

唐琦當年不到二十歲,已儼然是唐家的女主人。

雖說唐元赫這樣的安排,男主外、女主內,兄妹兩人看似合作無間,撐起唐家的大業,可是他卻不知道唐揚與唐琦存在難解的心結。

唐揚極力想要鏟除唐琦,一手獨占唐家大權。

唐琦也暗自提防著唐揚,就怕父親哪一天忽然撒手辭世,自己便會被唐揚趕盡殺絕。

唐琦多年來能安全無事,不受兄長唐揚的設計陷阱,得歸功於唐家最後一位重要人物,負責保全事務的大總管蘭狷。

蘭狷站在唐琦這一方,他也是一頭狐狸,卻還是少了點內斂。但也正因如此,唐元赫才會選用他當大總管。

放一隻不知何時會咬人的狼在身邊,還不如擺一隻心思略有動靜,尾巴就會透露訊息的狗來得安穩;這是唐元赫的用人哲學。

蘭狷很喜歡唐琦,不光是唐琦的外貌,還有大半的原因是她的家世背景。

蘭狷想過,如果唐家最後掌權的是唐揚,那他依舊只是大總管;如果掌權的換成唐琦,而他又與唐琦在一起的話,結果將會是天壤之別,他將躍升成唐家男主人,取代現在唐元赫、唐揚的位置。

要幹大事可沒那麼簡單,除了要把環境摸清楚、記熟動線,還得詳知獵物的起居習慣和每人之間的關係。

黑曼、彭奎和銀環花了七天的時間做準備。

時間不能拖太久,黑曼說道:「我買了地圖,這世界沒有永遠的祕密,一旦事情傳到唐家,他們必然會事先做準備,我們要下手就難了,得在消息傳出去之前提早下手。現在唐家還沒有任何動靜,應該是尚未得到消息。」

他們準備出手的時機定在兩天後,透過新聞他們知道,唐元赫被委派前往德亞商談有關國界邊防的要務,並且會帶上長子唐揚同行。

唐家的焦點與全國人民一樣,都集中在這次的會談上,此時正是唐家大宅內防鬆懈之際。

「銀環,你從後門入侵,十一點二十分時準時在後院待命。」黑曼定下時間。

銀環點頭。他跟在黑曼身邊的時間比彭奎、花浪等人更久,所以最讓黑曼信任。

彭奎的個性雖然常讓黑曼頭疼,不按牌理出牌,卻也因為腦筋動得夠快,黑曼才會挑選他一起進行這次的任務。

三人來到唐家大宅外頭。

錠扇的十大家督各自以十種護國神獸作為家徽,祥龍、瑞鶴、奔虎、騰蛇、鎮龜、豐牛……

唐家大宅的門口立著兩座三公尺高的瑞鶴石像,象徵坐守在唐家並於此地遠眺守護住錠扇的皇宮。

石造的樓閣亭宇,穩重大氣,即使是不熟錠扇的遊人旅客也能從大宅的外觀看出此中的主人身分不凡,非若皇親國戚、肯定也是錠扇的砥柱大臣。

前門站了四名守衛,直定定地立在那裡,臉上沒有半絲表情,雙手伏貼兩側褲管,乍看下就像四具蠟人,然而他們的眼神卻如鷹眼般銳利。

另外還有三名沿著屋簷而走,站於高處掃視唐家大宅四周,不放過任何死角。

這次的任務光聽就覺得困難重重,現在親自行動更覺得驚險萬分。

黑曼、彭奎與銀環三人穿著黑衣,三人屏氣凝神,未發一語。

所有該說的話,早在規劃時已經講完,行動過程也暗自排演過多次,因此現在只要一個眼神、手勢,彼此便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些什麼。

黑曼抬手,銀環迅速沒入雲層擋住月光所產生的陰影內,他無聲地隨著陰影流動,鬼魅般滲往大宅後門處。

黑曼雙指一滑。

彭奎即刻了然於心,轉往銀環的反方向,狡鼠之姿掠向另邊的側門。

十大家督的宅邸都經過風水設計,以求達到護國衛民的功效,因此皆設立了青龍、朱雀、玄武、白虎四道門。

鐵環去的是白虎門,虎能傷人,唐家人出入通常不走虎門,虎門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總是緊閉不用,守備也是最為脆弱。

然而白虎門守備雖然空虛,卻有五公尺高,就算是跳高能手,也很難一下就翻躍入內。

按照計畫,彭奎會從朱雀門入內。

十一點十五分,他要擊倒朱雀門的守衛,趁著巡邏守衛發現前,在十一點二十分抵達庫房,盜出鶴印,丟給待命的銀環。

黑曼會在十一點十七分左右製造騷動,為彭奎和銀環爭取時間脫逃。

接下來就是生死有天,各憑本事脫身了。

聽起來謹嚴卻又有些隨便的計畫。

「萬一被逮到……」擬定計畫時,銀環曾這麼問道。

還沒問完,黑曼就打斷他:「到時候見機行事。」

「萬一我無法準時抵達……」銀環又問。

「彭奎就見機行事。」黑曼交代彭奎。

「如果是彭奎無法準時盜出鶴印……」銀環說道。

「那你就見機行事。」黑曼回答他。

「若是你沒有即時製造騷動……」銀環的個性謹慎龜毛,希望能把每個細節都推演仔細。

「這樣你們兩人各自見機行事。」黑曼的表情認真,回答內容卻令人汗顏。

只是大家心裡清楚,規劃得再周全,總會有意外事故,畢竟他們無法預測大總管蘭狷的危機反應,也無法確定那張唐家大宅的格局圖有沒有錯誤。

太多的變數在裡面,見機行事聽起來隨便,卻也是最現實的答覆。

唯有見機行事可以見招拆招,讓幾人盡可能全身而退。

彭奎看著腕上手錶,分針指在十四的位置上,倒數最後三十秒。

年紀尚輕的彭奎心如擂鼓般撼動,這是他第一次犯下這種驚天大案,澎湃的血氣襲上大腦,亢奮、緊張的情緒造成他腦海空白。

時間到!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如何奔射而出,蒼鷹般掠向朱雀門前的兩名守衛,迅電不及掩耳地雙臂一張,袖管噴出摻了迷藥的粉霧。

守衛猝不及防,萬萬沒想到會有惡賊膽敢侵犯十大家督的宅邸。

兩名守衛昏倒在地。

彭奎一躍而起,翻過朱雀門旁的圍牆。

所有動作一氣呵成,沒有半點閃失與停頓。彭奎再回神時,已然闖入唐家大宅,雙腿直奔往庫房的方向。

平常人間的庫房多是建在一樓或地下室,一樓的優點是方便搬運、地下室的優點是隱閉,不過唐家的庫房卻是蓋在三樓高的閣樓裡,一來可以防潮、二來賊人入侵時,可以輕易困住小偷。

家督的宅邸格局蓋的好像行軍打仗的布陣圖,主營、前鋒、哨衛、兵糧,採用這種方式布局各個房間和守衛位置。

彭奎花了兩分鐘潛行到庫房,從進入大宅開始,每個步驟皆不容許有半點差池。

他隨著外牆攀上三樓,黑曼同時在外頭引發騷動。

夜半中數顆火球騰射而來,炸向唐家大宅,彭奎可聽見雜亂的腳步聲和叫嚷:「救火、快救火!」

彭奎剛想自己有充分的時間可以盜出鶴印,卻又聽見一道嚴肅的聲音斥喝:「小心調虎離山,快派人守住庫房!」

彭奎心中警鈴大作,不妙。

唐家的大總管蘭狷果然不是省油的燈,無法輕易瞞過他的雙眼。

彭奎立即撓開窗子,身為小偷,這點功夫是必備的技能,不到三秒,他已經進入三樓的走廊。

倒數的刺激感像酒精麻醉他的慌張,彭奎的體內被注入另一股全新的感受,喚醒他如同槁木沒有生息的心湖。

他沒料到自己會非常享受這種游走在虛幻與現實交界的快感裡。

而後他才發現,這是因為想要實現心中渴望的那件事,就必須從作夢開始。這是他作夢的第一步,第一次竊近自己的夢境邊緣,以致迷上這種感受。

他不敢耽擱片刻,疾步奔往庫房大門,然而叫他驚訝的是外頭的守衛、侍從,全往另一個方向聚攏,就像湖中搶食的鯉魚群,魚貫游往同一方向。

彭奎暗叫不妙,剛才明明聽見有人下令要全體守住庫房,可是守衛們卻是往反方向而去,代表他們拿到的格局圖是錯的,庫房的正確方向應該是另一頭。

彭奎正覺詫異,另方面又想,會不會是空城計呢?或許是唐家在故布疑陣,想營造出庫房在另一方的假象。

狡兔有三窟,何況是家大業大的唐家有三、四個假庫房也是正常的事。

彭奎決定不管外頭騷動,依照計畫先行進入眼前的庫房搜一搜。

他一面吹出迷煙,一面往前摸進。

此地的空氣並不流通,位居封閉的高閣上,迷煙很快發揮效用。幾名侍從倒在走廊,導致庫房洞門大開。

彭奎來到庫房口,運用黑曼教導的方式打開上面的三道鎖,隨後閃身藏入庫房內。

一到此處,彭奎有所啟發,果然沒有密不透風、滴水不漏的地方,就算皇宮禁地也一樣,要想侵入這些地方,不是難不難的問題,只有敢不敢而已。

沒有紅外線掃描器,沒有機關,一切順遂到彭奎感到詭異,莫非真的搞錯地方?他拿出手電筒探察環境。

只剩兩分鐘時間。

房內是一個個銅製保險櫃,每個大小都一樣,沒有特殊編號,看起來約莫有半噸以上的重量,別妄想扛著它走,甚至給人一種火煉不破、水侵不爛的錯覺。

難怪蘭狷這麼放心這邊沒有重兵守候。

彭奎直往房間最底,按照常理,愈貴重的東西會鎖在愈深處。

他來到其中一個保險櫃前,開始破解密碼,時間沙漏般流逝,彭奎的呼吸不由得轉為粗重,雙手卻依舊冷靜,感受著鎖頭齒輪傳上手指的觸覺。

咯。細微如髮絲落地的異動,扣擊彭奎的腦門。中了,第一個號碼,不過還有三個號碼需要破解。

十秒的時間過去,對彭奎而言宛如半個小時漫長。

半晌後他總算打開櫃子,裡頭卻是一堆文件。

彭奎飛快掃視內容,原來是唐家的黑帳。他可不是國稅局的,也對爆料沒有興趣。

浪費了他半分鐘的時間,彭奎立即去打開另一個保險櫃,這次看見的是幾袋鑽石。

也罷,他沒時間去把每個保險櫃檢查一遍。這裡的環境和當時取得的資料相差太多,恐怕鶴印也不藏在這裡。

時間剩不到一分鐘,彭奎決定撤退。

外頭巡視的腳步聲愈來愈嘈雜,黑曼製造的騷動未成功,反而是計畫的敗筆,提早打草驚蛇了。

黑曼沒幹過多少次大案,所以計畫上的瑕疵不少,能有這點收獲也算不錯了。

彭奎將竊到的鑽石扔出窗外。銀環已在下方等得撿寶,拿到鑽石後,銀環先行撤離,而彭奎則自行逃脫。

「在那!」守衛大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