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鬼師06 夢煞千藍 (最終回)

D51◎著 | 綠川明◎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7.5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3735



簡介

河畔的幽靈、妝鬼師羅賓、貝德森醫療中心、刺青師左青棘、符籙師張岱年……這些裘伊所遭遇過的對手,無一不是殘虐嗜血,陰險狡詐,他見識過人性最黑暗的一面,只是,這次──

他的朋友,一個一個卻死去了……

這是最後一戰了

謝謝你,和你們認識的這段時間,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裘伊,再見了。

這是一場無法醒來的惡夢,無法逃離的怨念詛咒──

沈千藍將體會收屍人最為悲慘的命運!

她是收屍人,最痛苦的就是替親朋好友收屍;

他是妝鬼師,只為了所愛的人而戰!

購買資訊

6.29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 ENTER
博客來 | ENTER

7.5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上架
(本書沒上超商喔,請多見諒)

金石堂漫博展

展期6.29開跑 | 活動網址ENTER

1)指定書籍單書79折,任選三本75折

2)消費滿299元,送【明日便利書典藏書套】

3)消費滿399,送【明日典藏杯墊】(妝鬼師、八百鬼、強盜王,三合一組,材質為磨砂霧透PP,可重複使用)

贈品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杯墊圖片(點選可看大圖)

創作者簡介

D51

型男作家。從2006年於全國最大的電子佈告欄「批踢踢實業坊」連載小說,一開始就嚐到走紅滋味;2009年加入明日工作室的作者行列,寫出個人第一本恐怖驚悚小說《鬼當兵》,開啟了往後的驚悚小說創作之路。出版【靈異檢察官事件簿】系列之後,一躍成為年輕人創作輕小說的最佳範本。另外著有【黃泉旅店】系列及鑽石文庫的【收屍日記】系列等。

部落格http://iamd51.pixnet.net/blog

作者自序

敲下【妝鬼師】第六集的最後一個字時,是週五的深夜了。

總計超過五十萬字的魔幻旅程,要在這裡畫下句點。我離開電腦,走到外頭去抽了一支菸,慢慢回想著裘伊和沈千藍的故事。

連載期間,他們就像時刻在我身邊生活的朋友,我能看見他們的一顰一笑,喜怒哀樂。

也能看見裘伊為了保護他所愛的人,從一個膽小鬼成長為英雄的過程。

他不是所有人的英雄,事實上城市裡大多數人與他們的冒險根本毫無關係,裘伊不會阻止世界毀滅,也不會去擊敗外星怪獸。

他必須保護的對象不是「所有人」

他的力量,只為了保護自己所愛的人而使用。

心理學的研究發現,人類的人格缺陷有一大部分原因來自於童年歷經的傷痛。

很多人以為小孩子不懂傷痛,其實就算是三歲奶娃,也會將他看見的景象深深烙印在腦海裡。

妝鬼師裡的角色們人格上都有其缺陷,正因為如此,才能讓他們成為更真實的人。

他們會哭、會笑、會貪心、會恐懼、在逆境中絕不放棄,在黑暗中尋找陽光。

對於我來說,這也是一段非常奇妙而美好的時光,我也像書中的角色般,陪著裘伊和沈千藍度過了悲歡離合的大半年。

然而,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不管多麼美好的故事,終須迎向落幕的一天。

我覺得很滿足,很快樂。

謝謝陪著裘伊冒險至今的你們,也謝謝辛苦的編輯和繪者綠川明,故事能夠圓滿落幕,全是你們的功勞。

真的,很謝謝你們。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重新開業
第二章  第二次死亡之夜
第三章  惡夢再臨
第四章   黎明到來之前
第五章  詛咒的起源
第六章  三十三里古道
第七章  演唱會

精采試閱

楔子

夜,濃如墨,黑似漆。

槍聲,不絕於耳。

士林區山邊別墅,猶如揭起了一場華麗的演奏會,豪宅的庭院裡,數十名黑道槍手正對來犯者展開反撲。

此起彼落的火花耀亮夜空,人跡罕至的靜僻別墅區,路上正有更多黑道份子趕往支援。

上百個窮凶惡極、視死如歸的黑道份子,對手卻只有一個人。

刺青師,左青棘。

歐式風格的庭院中央矗立著一座噴水池,供水的女神像則是重金從威尼斯買進。具有藝術價值的雕像,散彈槍一發子彈就將之轟成了碎塊。

女神像毀了,站在它身後的男子卻毫髮無傷,咧開嘴角,泛起驚人邪笑。

此間不乏道上有名的殺手,他們殺人如麻,通緝在案,但在此人面前,卻形同嬰孩般無助。

「怪、怪物!」

「他真的是人嗎?為什麼子彈對他無效?」

「別退縮,你們難道容許自己被看扁嗎?」

左青棘上身裸露,結實的胸腹肌肉上,刺青圖騰飛快旋轉移動,看起來就像惡魔的笑靨。

每一發打在他胸前的子彈都反彈掉落,一揮手,就取去一人性命。

他下手毫不留情,右手一揚,往前衝了幾步,竟然接連刺穿三人的胸膛,他們的血濺在左青棘身上,隨即被刺青圖騰吸收,黑色的劍戟圖樣先是由黑轉紅,然後再度由紅轉黑。

每殺一人,他眼中的殺意也就越加旺盛。

他是無敵的暗殺者,無堅不摧的……殺神!

「二番子在哪裡?」左青棘笑道。

二番子,原名錢軍國,是台灣黑幫社會之中一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北台灣最大黑幫極龍會現任老大,統掌全台各地上百個堂口、數千名弟兄的傳奇人物。

兩週前,於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葬儀街大會中,沈千藍喚起了葬儀街商家的危機意識,齊心合力將意圖染指殯葬事業的林莫威趕出葬儀街。

由於林莫威在會場開槍殺了錢軍國的拜把兄弟劉野松,本來默許他那些亟欲擴張勢力版圖的種種不法行動的錢軍國,也不得不動手清理門戶。

林莫威被總堂下令拔除青龍堂堂主一職,並且放出江湖追殺令,全力追殺殺人無數、作惡多端的林莫威和左青棘。

只不過錢軍國應該作夢也想不到,應該正在跑路的兩人,竟然直接找上門來。

「再問你們一次,二番子人在哪裡?」

一名穿著花襯衫的男子被左青棘扣著喉嚨,高高舉起,痛苦的掙扎著。

「我……死也不會告訴你老大在哪裡,別作夢了!」

「是嗎?那……你就去死吧。」

左青棘右掌一收,強橫的指力立即捏爆了那人的喉嚨,頸部大動脈爆出驚人血花,噴得他滿臉鮮紅。

「呸,男人的血味道真差。」左青棘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難道女人的血味道就會好嗎?你又不是吸血鬼,喝番茄汁吧你。」狂妄的語調、不羈的態度,林莫威身穿風衣,緩緩從遍地的屍堆中走來。

驀地,屍堆中爬起一人,怒吼道:「紅頭仔,你還敢出現在我們面前?」

「唷,這不是刑堂堂主阿草哥嗎?」

沒有人看得清楚他拔槍的動作,喀的一聲,槍口已經抵在對手額頭上。

「是誰准你直呼這個外號的?」

砰!

不由分說,林莫威一槍了結了阿草,他向後梳高的頭髮上沾染鮮血,再次重回年輕時紅頭仔的樣貌。

「你們在這裡拚死拚活,老頭子又不在這兒,有必要嗎?」林莫威攤開雙手笑道。

「極龍會讓那個昏庸無能的老頭領導,只會越來越墮落,什麼北台灣勢力最大,連個孩子跟女人都鬥不過。」

他眼中露出狡獪神色:「不如跟著我吧,極龍會的老大換我來當,我保證大家都賺錢。」

左青棘道:「喂喂,這趟不是來殺二番子的嗎?怎麼變成招商大會啦?」

「你別急,我知道你迫不及待想要取回黑檀雕筆,並且跟妝鬼師一戰,我向你保證,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

「喔?紅頭仔,你最好是別騙我,否則老子連你都幹掉。」

林莫威仰天大笑:「誰敢在殺神面前撒謊呢,哈哈哈哈。」

豪宅保鏢死傷殆盡,餘下數人渾身發抖,不敢輕舉妄動。

林莫威對他們說道:「回去告訴老頭子,我林莫威不會坐以待斃,請他好好享受遭到狼群獵食的滋味。」

他看了左青棘一眼:「或許還加一頭猛虎之類的。」

黑夜裡,震耳欲聾的槍響已經平息,取而代之的是這個男人的狂笑聲。


第一章  重新開業

清晨六點,從來不曾在這時刻醒來過的沈千藍突然睜開眼睛,神采奕奕的跳下床,拉開房間的窗簾,沐浴在早晨的第一道陽光裡。

「嗚──哈!」她輕吐一口氣,高舉雙手,姿態優雅的伸展肢體,就像隻剛睡醒的貓。

她脫去睡衣,換上牛仔褲,臀部的曲線圓潤漂亮。

洗臉刷牙前,她先是敲了對面的房門:「茉莉,起床!別睡了!」

才輕敲兩下,沈千藍直接開門進入,只見穿著小熊圖樣睡衣的茉莉上半身倒在地板上,雙腳卻還架在床上。

「到底要怎麼睡才能睡成這種樣子?死人還會打呼喔!」

茉莉那嬌小可愛的鼻子確實呼出了輕微的鼻息聲,呼嚕嚕……呼嚕嚕……

「起床──」

「嗚嗚,老大?茉莉好想睡喔,再五分鐘啦。」

「你以為現在是肥皂劇的劇情嗎?我是叫小孩起床的媽媽喔?話說我為什麼要說明得這麼詳細啊,少廢話,快起床!」她對著空氣喃喃自語,一把拉著睡眼惺忪的茉莉起身,架著她到浴室洗臉。

好不容易兩人都打理完畢,沈千藍站在陽台,面向陽光,金色長髮熠熠生輝。

「晴空萬里,非常好!」

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沈千藍興奮整夜,好不容易才小睡片刻,都是為了早上的開幕儀式。

是的,今天是沈氏禮儀公司新辦公室落成開幕的日子。

三週前,辦公室遭到林莫威的手下縱火,所有物業都毀於無情烈燄之中,曾有一度令沈千藍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念,因為父親留下的公司,就是她的全部。

幸好趙品賜即時出面解決此事,他是國內最大建築集團王川建設的公子,與建築相關的一切都難不倒他。

他找來了為富豪們蓋豪宅、替集團蓋商場大廈的頂級建築團隊,全力趕工裝潢修復沈氏禮儀公司的辦公室。

葬儀街從一早開始就鞭炮聲不斷,街上的商家們視沈千藍和裘伊為拯救葬儀街的英雄,紛紛主動熱情參與今天的開幕典禮。

向來死氣沉沉的葬儀街,已經很久不曾這麼熱鬧了。

裘伊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向他熟悉的辦公室,但他卻找不到應該是辦公室的位置,在同一個地方繞了兩圈,直到趙品賜從後方叫住他。

「這裡啦!連自己的公司都不認識喔?」

裘伊愕然看著眼前這棟嶄新的五層樓建築,外牆是亮眼的象牙白,而大門氣派非凡,旁邊掛著金屬蝕刻的招牌,上書「沈氏禮儀公司」六個大字,筆法蒼勁有力,看來是出自名家之手。

「這是我們家公司?」裘伊張大嘴巴。

「不然呢?老子這麼辛苦去找了專業的師傅來施工,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啊。」趙品賜一臉洋洋得意。

「也……也太漂亮了吧?我都快說不出話來了,才三個禮拜,你們是怎麼辦到的?」

趙品賜笑道:「當然是靠我姐姐那張甜嘴,哄得我家老頭心花怒放,才同意讓最厲害的工班師傅放下手邊工作,來這裡趕工。」

「真是太謝謝你了。」

「唉,自己兄弟客氣什麼,記得幫我跟海琳要簽名照就好了。」

裘伊笑道:「待會你自己跟她要。」

這回輪到趙品賜瞪大眼睛:「你──說──什──麼?」

「我說,海琳等一下會來,她說不想錯過我們重新出發的這一天。」

「裘伊大爺,不,裘伊大神,您真是太神了!我竟然能親眼看到舞台下的海琳,作夢都夢不到這種好康事啊!」趙品賜心花怒放,喜孜孜的道。

「千藍和茉莉待會就到了,我想先進去看看新的裝潢。」

「那當然,讓我來好好介紹一下,為了你們,設計師可費了不少苦心。」

一走進辦公室就看見了開放明亮的空間,大尺寸的液晶電視掛在牆壁上,前方則置放提供客戶洽談喪葬事宜的圓桌,書報架旁是一張柔軟舒適的高級皮製五人座沙發。

後方辦公桌區則劃分出了新的區塊,共有四張桌子,電腦及網路設備一應俱全。

「千藍平常睡的那一具棺材已經燒爛了,不過她現在都回家睡覺,應該沒關係了吧?」

裘伊點頭道:「老是睡棺材裡,好像也不大好。」

「所有家具的方位擺設,包括門口的魚缸,都是請師傅看過風水的,你們可以放心。」趙品賜拍胸說道。

「應該花了不少錢吧?」裘伊考慮的是錢的問題。

「花多少錢我不管,請千藍去跟我姐談,她很喜歡你們,說不定根本就不收錢。」

「那怎麼行?」

趙品賜道:「不要說那麼多廢話啦,來幫忙掛彩球,等一下良辰吉時要準時剪綵,才會有好兆頭。」

「你還真懂這些儀式。」

「你知不知道我從小到大參加過多少場落成剪綵儀式啊,我根本就是剪綵的專家好不好。」

兩人拿來梯子,在大門玄關的燈罩上繫好象徵喜氣的紅色大彩球,大功告成,就等時辰來到。

趙品賜突然說道:「裘伊,這個週末有沒有空?」

「倒是還沒有預定的工作。」裘伊道。

「太好了,是這樣的啦,我姐說,要請你們到我們家的別墅去玩。」

「真的嗎?怎麼這麼好?」

「我不是說過了嗎?她很喜歡你們,而且禮拜六是她的生日,我爸特地把別墅借給她,讓她邀請朋友去慶祝。嘖,那老頭超疼我姐的,我生日的時候連個蛋糕都沒送來。」

裘伊笑道:「那是因為你沒回家的關係吧。」

「你們說要去哪兒玩?」兩人身旁冷不防傳來一道甜美的嗓音。

轉頭一看,一名戴著遮陽帽、看起來不太起眼的素顏女孩甜甜笑著。

趙品賜問道:「小姐,請問妳是?」

「海琳!這麼早就到了!」裘伊大喜,握住好友的手。

趙品賜嚇得整個人都變成白色,猶如搞笑漫畫中的情緒表現。

他怎麼可能知道,舞台上熱力奔放、美豔時尚的小天后海琳,私底下是這麼樸素的女孩子?

「今天是你們的大日子,我怎能遲到?況且最近放假了,每天待在家裡很無聊嘛。我又不想一直玩線上遊戲。」

海琳剛結束海外巡迴行程,回到台灣準備最後一站演唱會,當裘伊等人在和左青棘及張岱年決戰時,海琳也在她自己的舞台上奮戰。

「不休息會死人的,我真的是累壞了。」海琳吐舌笑道。

裘伊把趙品賜拉過來,說道:「這小子是妳的忠實粉絲,想要跟妳要張簽名照。」

海琳巧笑倩兮:「你一定很失望對不對,原來素顏的海琳是個這麼普通的女孩子。」

「不不不,一點都不,我怎麼會是那種以貌取人的人呢?」趙品賜連忙搖手。

裘伊道:「你不是最愛正妹的趙大爺嗎?怎麼一見到海琳就轉性了,這樣不老實喔。」

趙品賜的臉紅了,臉皮厚度堪比鱷魚的趙品賜害羞了。

裘伊生怕他爆血管,開口解圍:「剛才我們在說,趙大爺的姐姐為了慶祝生日,打算找我們到他們家的別墅去玩呢。」

「別墅?真好哪,我也好想去。」海琳眼神閃亮,她的確需要好好的放鬆一下。

趙品賜大叫道:「歡迎!超歡迎、大歡迎!沒有問題的,就是這個週末。」

「嘻嘻,那就這麼決定囉,算我一份。」

擁有驚人舞台魅力的小天后,縱使展露私底下素顏的一面,但那份親和力與從靈魂深處散發出的吸引力,仍讓人喘不過氣來。

趙品賜覺得今天是一生中最幸運的一天,竟然能邀請海琳到自家的別墅玩,這可是一輩子才有一次的好運氣。

剪綵吉時將到,當地的里長和商家紛紛聚集過來,裘伊看了看時間,沈千藍為什麼到現在還沒出現?

心念才動,身旁一陣涼風拂過,衛青華無聲無息地來到裘伊身旁,低聲道:「來了。」

葬儀街巷口,沈千藍與茉莉跳下計程車,慢條斯理地朝這裡走來。

眾人的目光實在很難不被兩名明眸皓齒的美少女吸引,沈千藍是一貫俐落的褲裝打扮,茉莉則穿了白色的小洋裝,那是參與葬儀街大會時,衛青華為茉莉準備的衣服。

「哎呀,茉莉今天穿得真可愛,像天使似的。」人群中響起了讚嘆的聲音。

「千藍,快點,剪綵儀式要開始了。」裘伊向兩人揮手。

「急什麼,還有十分鐘不是嗎?」沈千藍突然奇道:「海琳,妳也來啦?」

海琳向她揮手,從羅賓手中救回海琳後,兩人直到現在才見到面。

當地的王里長說道:「千藍,差不多該開始了,今天沈氏禮儀公司重新開幕,是不是應該跟大家說說話?」

當日,王里長也在葬儀街大會中僥倖逃過一劫,至今仍忘不了會場血肉橫飛的慘狀。

「我?要說什麼?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啊!」沈千藍一聽到要在群眾面前講話,頓時面泛窘色。

她是私底下說話比誰都大聲,但一站上講台就會噤若寒蟬的那種類型。

半推半就之下,她被拱上階梯,面對街上群聚而來的人們搓手搔耳,不知該如何是好。

「呃……大家好,我是沈千藍,今天很感謝各位前來捧場,麻煩各位,實在不好意思。」

人群中爆出一道聲音:「我們就在對面而已,一點都不麻煩啦。」

眾人頓時哄笑,沈千藍雙頰緋紅,怒道:「你閉嘴啦,我又沒問你話。」

「唷!最年輕的總經理,加油啊!」

沈千藍清了清喉嚨,重整態勢:「嗯哼!歷經了諸多波折,這陣子我想了很多,我們葬儀街的商家,面對大財團的高規格禮儀公司蠶食鯨吞市場,需要齊心合力才能殺出一條活路,這條街上的大家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以後我們不只是競爭對手,更是需要合作的夥伴。我在這條街長大,對這裡抱有非常深刻的情感,讓我們一起創造葬儀街的新文化吧。」

女孩說出了她心中最真的想法,一席話結束,群眾報以熱烈掌聲。

王里長取出繫了彩帶的剪刀交到沈千藍手中。

「時刻到了,我們進行剪綵儀式吧。」

沈千藍笑道:「裘伊茉莉,還有青華都過來。」

「我們是一家人,要一起剪綵才行。」

海琳在一旁笑道:「看他們這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模特兒公司新開幕呢。」

四人一起拿著剪刀,齊聲數道:「一、二、三!」

喀嚓。

剪斷了紅布條,象徵沈氏禮儀公司浴火重生,四人將會齊心合力迎接新的挑戰。

接下來則是茉莉最期待的茶會時間,忙著和趙品賜搶食物吃,裘伊等人則在一旁與海琳閒聊。

裘伊告知沈千藍渡假別墅一事,女孩欣然笑道:「那有什麼問題?品瑄是我們的大恩人,辦公室重建都是她的功勞,不管多忙都一定要去參加她的生日宴會才行。」

「是我的功勞吧!」遠遠就聽見趙品賜大叫的聲音。

「你是順風耳啊?這麼遠你也聽得見。」沈千藍笑罵道。

海琳道:「好期待喔,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別墅呢,我沒有在別墅渡假的經驗耶。」

裘伊道:「既然是品賜他家的別墅,肯定像皇宮一樣豪華吧。」

「為什麼?」海琳好奇道。

「因為他家就是王川建設啊。」

海琳掩嘴驚道:「國內最大的建築集團?我的天啊,完全看不出來!」

「喂──我聽見了喔!」

沈千藍啐道:「這是什麼鬼神般的聽力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收屍人
  • 很好看呢 d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