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咒

龍雲◎著 | 琉翼◎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7.5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3766



特色

絕對會有後遺症

恐怖小說天王 龍雲 《喪鐘》《妖風》後最喪膽新作

三天之內,要找出流血的原因

不經意會帶來災禍,你相信嗎?

一旦開始流血

夢魘、回憶、謎團、鬼影、詛咒──血咒,血償!

相信我,有時候無知是幸福的。──龍雲

簡介

七孔流血,就會死

七人之中,誰能活

他們除了眼睛、鼻孔流血之外,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症狀,就是見鬼。

你們看到什麼了?

女人……有一個女人,站在那裡!

「先是眼睛……」景育用些微的哭腔說著。

「然後是鼻子,接下來呢?阿銘,我不想死。」

「你說到哪裡去了?」

漢銘低沉地說:「就算透過醫學找不出原因,也不代表就會死啊。」

「照這樣下去,我遲早會七孔流血。」景育說。

「你沒聽過嗎?只要七孔流血的人,必死無疑啊。」

購買資訊

6.29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 ENTER
博客來 | ENTER

7.5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7-11、全家便利商店上架
(超商皆為選店上架,非全部的點都有販售,請多見諒)

金石堂漫博展

展期6.29開跑 | 活動網址ENTER

1)指定書籍單書79折,任選三本75折

2)消費滿299元,送【明日便利書典藏書套】

3)消費滿399,送【明日典藏杯墊】(妝鬼師、八百鬼、強盜王,三合一組,材質為磨砂霧透PP,可重複使用)

贈品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杯墊圖片(點選可看大圖)


創作者簡介

龍雲

從小到大就一直很喜歡看有劇情的東西,從小說到漫畫,一直到電動跟電影,幾乎都是我的興趣。而在這種類繁多的項目裡面,自己最喜歡的就是恐怖電影和小說,不管是各式各樣的西洋電影或者東方怪談都合我的胃口,看多了自己也就跟著創作了起來。最喜歡的作家是貴志祐介。

龍雲官方部落格http://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 http://www.plurk.com/Cloud929

作者自序

有些時候,無知是幸福的。

不管多聰明、多細心的人,都擁有無知的時刻。

我們常常用既定的觀點,去解釋所有我們看到的事情。

就好像當三更半夜的時候,你只要仔細去聆聽,夜晚,並不是那種鴉雀無聲的死寂,總會有些什麼發出聲音。

這時,我們總會自己幫這些聲音解釋,告訴自己這些是車聲、風聲或雨聲。

我們沒有去查證,卻自己幫這些聲音做了最完美的解釋。

或許,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安心入睡。

因為當你真的想要去追根究柢、探尋證據,打開窗戶向外看,發現路上根本沒有半台車,到底是哪裡來的車聲?

或者,當你不經意想起,自己所有窗戶都關著,到底哪裡來的風吹動風鈴的?

又或者,當你覺得床所發出來的聲音,只是木頭熱脹冷縮或摩擦的結果,卻忽視了那個一直躺在你床底的……?

相信我,你會認同這句話──有些時候,無知是幸福的。

目錄

自序
楔子
第一章 過去的夢魘
第二章 回憶
第三章 謎團
第四章 鬼影
第五章 破咒
第六章  詛咒再臨
第七章  真相
第八章  血債

精采試閱

楔子

電梯門緩緩開啟,映入眼簾的是讓人目眩神迷的裝潢。

白色的木架構成的走廊,上方堆滿了養著許多觀賞用熱帶魚的玻璃水缸,抬起頭來看,會讓人有種走在海底隧道的感覺。

在走廊旁邊垂下來的流蘇後面,透射出藍色的燈光,也給人走在裡面有種舒適與安心的感覺,不會因為頭頂上游來游去的魚兒而有壓迫感。

這裡吃一頓飯的價位應該不便宜吧?

看到光是入口前的廊道就有這樣的排場,第一個浮現在劉芝儀腦海的想法,就是價格。

從樂觀一點的角度來說,就算這次的對象再怎麼糟糕,自己也算是賺到一頓高級料理。

但是,這不表示芝儀一點也不期待等等即將見到的對象,畢竟自己已經兩個多月沒有男朋友,這對一個正妹來說,有點太久了。

這並不是芝儀第一次進行類似這樣的盲目約會(blind date),這是在她們姐妹淘之間,行之有年的一種聯誼遊戲。

把自己身邊沒希望或不來電的好對象,互相介紹安排約會,進行約會的男女主角在此之前是互不相識的,就有點像是相親的感覺。

而這種在西方比較流行的盲目約會,是芝儀與姐妹淘之間,共有的默契。

「他可是我的壓箱寶啊,」好姐妹沁婷如此形容這個男人:「如果不是……唉,算了,總之就是沒希望了,不然啊,這種人間極品,我真的很想占為己有。去看看吧,我是幫妳約了,能不能來電就看妳自己的造化啦,不過不管結果如何,這次妳都要好好請我吃一頓了。」

沁婷充滿哀怨的口氣,讓芝儀不免開始期待了起來。

為了今天的約會,芝儀還特別去設計了髮型,穿上新買的春裝,卯足了一切點綴自己,增加她那原本就已經很致命的吸引力。

那種感覺簡直就像回到了學生時代、第一次參加聯誼一樣。

穿過了那條宛如海底隧道的裝飾走廊,芝儀伸長了脖子,朝餐廳入口的地方望去。

在宛如宮殿般的入口,除了服務生之外,就只有一個男人站在那裡,應該就是他了吧。

芝儀偷看了一下,那個男人就站在入口旁邊,正在看著窗外的景色。

他身穿深色外套,裡頭搭配淺色襯衫,就外型來說,應該至少有八十分吧。

芝儀的嘴角不自覺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經歷過上一場令人心碎的戀曲之後,現在的芝儀的確需要一個好對象,來安撫委屈了自己一年後,結果卻是真心換絕情的傷痛。

芝儀深呼吸一口氣,朝男子走去。

男子見到芝儀朝自己走來,禮貌地點了個頭示意。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高漢銘先生嗎?」芝儀內心祈禱著,眼前這男子千萬不要只是一個誤會啊。

「是的,」漢銘的笑容解救了芝儀:「妳就是劉芝儀?」

「嗯。」芝儀用力地點了點頭。

「我們的位置已經準備好了,」漢銘笑著說:「先進去吧。」

漢銘與芝儀在服務生的帶領之下,走進了餐廳。

餐廳裡面的裝潢完全不輸給外面的走廊,鏡面的天花板,讓整個空間看上去,就好像置身於永無止盡的世界般,地板上鋪著上等的藍色地毯,花梨木製的桌椅,散發出古色古香的味道。

餐廳裡面的位置不多,座位與座位之間的距離相當遠,除了可以讓用餐的客人感覺到舒適之外,更可以讓客人保有自己的隱私,不用擔心對談被其他人聽到。

這樣的場地運用,同時兼具了包廂的私密性,以及開放空間的寬敞與熱鬧感。

在所有姐妹之中,就屬沁婷對男人的眼光最刁。

從外貌到性格、從能力到財力,幾乎都納入沁婷品評一個男人的標準。

如果真的要芝儀回想的話,她印象中根本沒聽過沁婷對一個男人有什麼太好的評價。

所以沁婷的眼光之高,是姐妹們之間公認的事實。

因此不可否認的,沁婷對漢銘的讚賞,讓芝儀非常好奇,眼前這個男人,到底有什麼樣的魅力,可以讓沁婷如此傾心。

芝儀走在最後面,看著漢銘的背影,心裡這麼想著。

現在她有一頓飯的時間可以來判斷,到底是這些年來,好姐妹的眼光在現實社會的折騰之下,讓標準降低許多,還是漢銘真有過人之處,可以得到自己那個挑剔姐妹的心。

然而這個問題在服務生將兩人的主餐送上來的時候,芝儀已經得到答案了。

畢竟芝儀已經不記得,上一次像這樣如此愉快地用餐、聊天,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漢銘有著恰到好處的幽默,她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漢銘很擅長聊天,而且不會像其他男人一樣,一講起自己就沒完沒了,好像恨不得第一次見面就將自己的人生宛如歷史長片般,強迫芝儀一次看完。

更不會一直繞著只有他自己有興趣的話題打轉。

光是兩人等餐時的閒聊,就讓芝儀對漢銘的好感度,有如丟入滾燙沸水中的溫度計般,不斷飆升。

吃完美味的主餐,趁著漢銘去廁所的空檔,芝儀先從包包裡拿出了鏡子,看看自己的妝扮是否依然完美。

撥了撥瀏海,輕梳兩下頭髮,將嘴角的油漬用面紙擦乾淨之後,芝儀收好鏡子,拿出了手機。

她在智慧型手機的記事簿上面,寫下提醒自己請沁婷吃最高級昂貴的歐式自助餐。

這是姐妹淘之間的默契,一般來說,在類似這樣的盲目約會之後,參加約會的人要負責請居中牽線的姐妹吃一頓飯。

至於這頓飯到底是路邊攤、一碗泡麵,還是一頓豐盛的美食,完全取決於自己對這個約會對象的滿意程度。

過去其他姐妹們介紹給自己的男人之中,最讓芝儀滿意的莫過於那個健身房的教練。

壯碩的體魄與陽光的笑臉,讓芝儀當下決定請介紹人吃一餐高檔牛排。

當然,那段戀情最後沒有持續太久,因為芝儀很快就發現,健身教練的所有優點,幾乎是在初次見面就已經看完了。

芝儀這次打算請沁婷吃的自助餐,光是價位就比高檔牛排還要貴上兩倍,從這裡就可以知道,芝儀對漢銘有多麼滿意。

不過,這不表示芝儀完全沒有戒心。

雖然說芝儀相信自己的姐妹,不會隨便找個人跟自己聯誼,但是,在芝儀對漢銘好感度飆升的同時,她也察覺到一個問題。

漢銘還不到三十歲,不論別的,光以他年輕帥氣的外表,就應該不乏女人追求,但是聽沁婷說,他已經很久沒有交女朋友了,這不免讓芝儀有點疑惑,因為實際相處過後,很容易就可以發現漢銘的魅力,實在很難相信漢銘會很久沒有交女友,除非……漢銘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隱情。

漢銘從洗手間出來,兩人繼續這完美的一夜。

「我是說真的啊,」芝儀找到了機會,為了解除自己的疑惑,笑著說:「你看看你自己,長相一點也不差,講話也很幽默……。」

在這裡,芝儀停頓了一會,她沒說出口的是,收入又那麼高。

不過這不能說,畢竟這是沁婷告訴自己的,算是兩人私底下的祕密。

「怎麼可能那麼久都沒交女朋友?」

漢銘苦笑著說:「應該是因為工作吧,沒有什麼機會可以認識異性。」

「其實你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了吧,」芝儀一臉惡作劇的表情說:「對不對?」

當然這是玩笑話,如果有這樣的情況,沁婷一定會事先就告訴她。

「妳對人也太沒信心了吧?」漢銘笑著說:「就算不相信我,也應該相信妳的好友沁婷啊,如果我真的有兩個孩子,她會不告訴妳嗎?」

「也是齁。」芝儀笑著說:「我只是很難相信,你的條件那麼好,怎麼會都沒交女朋友,難道我們女人都瞎了眼嗎?」

漢銘笑而不答。

任何正常的男人,聽到一個正妹如此稱讚自己,沒有不暗爽到心飄飄然的。

兩人愉快地吃完了餐點,芝儀看了看時間,現在還不到八點。

可是漢銘看起來沒有接下來的計劃,似乎已經打算要送她回家了。

難道他對我不來電嗎?

不然為什麼不約我呢?

連芝儀都想不到,竟然會這樣懷疑自己的魅力。

但是,她真的不想這麼快就結束這一晚,她體內的激情正熊熊燃燒著,可是她又不想讓漢銘覺得自己很隨便。

經過一番掙扎,芝儀決定放出一點暗示,讓漢銘可以約自己去看場電影什麼的。

下定決心後,芝儀緩緩抬起頭,然後……世界就變了。

芝儀滿臉的笑容僵了,慢慢地垮下來,然後……臉色驟變。

「怎、怎麼啦?」

看著芝儀的臉,漢銘第一次了解到什麼叫做花容失色。

此刻的芝儀,跟在「七夜怪談」電影中,親眼看到貞子爬出電視的高山龍司一樣,雙眼圓睜、嘴角抽動,用顫抖的手指著漢銘的眼睛說道:「你、你的眼睛——」

漢銘不解,正想要找個可以反射的東西,右眼的眼角卻有種流淚的感覺,一條濕潤的液體從眼角流出。

漢銘用手去摸,然後移到眼前一看,終於明白讓芝儀花容失色的原因了。

漢銘的手指上,沾有鮮豔的一抹紅色血液。

看著手指上的鮮血,漢銘雖然沒有跟芝儀一樣,眼睛瞪大到眼珠彷彿都快掉下來了,但終究還是沉下了臉。

比起芝儀,漢銘更了解這是什麼情況。

「對不起,」漢銘站起身來,用手遮著自己的右眼說:「我去一下洗手間。」

沒有等芝儀回應,漢銘慌張地站起來,朝著洗手間的方向快步走去。

而此刻的芝儀也嚇傻了,原本還打算用手機拍下兩人到這裡約會用餐的照片,然後趁機對漢銘表示如果只是出來吃頓飯,感覺好像有點空虛,所以想說至少拍個照留念,也暗示他可以再做點除了吃飯以外的活動。

然而當她一抬起頭,卻萬萬想不到現在的情況不但一點也不空虛,而且還相當震撼!

難道漢銘跟其他男人不一樣,人家是看到美女流鼻血,他是看到美女流血淚嗎!

這就是他之所以那麼久沒交女朋友的原因?

對於眼前的突發狀況,芝儀已經沒有辦法思考,只能呆愣在原地,該過去關心還是落荒而逃,她也無法判斷了。

漢銘的腳步非常慌張匆忙,一度還跟一個女服務生撞在一起,這一撞讓漢銘的手稍微離開了臉部,而女服務生見到漢銘流著血淚,也跟芝儀一樣,嚇到花容失色,甚至叫出聲音來。

這一叫幾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漢銘沒有多做停留,慌張地逃進洗手間。

漢銘衝到了洗手台前,看向鏡子。

沒錯,他的眼角流出了血。

漢銘用手抹去從眼角流下的血,可是血仍然繼續從眼眶流出,所以很快的臉上又再度流下一道血痕。

漢銘扭開水龍頭,沖洗著手上的鮮血。

為什麼?

看著手上被刷洗的鮮血,漢銘不停在心中問著。

洗完手後,漢銘從洗手台前面的盒子中,抽了幾張衛生紙,繼續用衛生紙擦著眼角流下來的鮮血。

雖然說,這並不是漢銘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可是漢銘不了解到底為什麼,會在隔了那麼多年之後,又發生這樣的事情。

漢銘越擦越火大,終於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大聲罵道:「可惡!為什麼?」

漢銘一臉痛苦,用衛生紙壓住不斷冒出血的右眼。

轉瞬之間,衛生紙就被鮮血給染紅了。

漢銘的腦袋卻浮現了許許多多的疑問。

為什麼會在這時候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們不是已經逃過一劫了嗎?

為什麼眼角又開始流血了?

手上的衛生紙已經被鮮血染到全紅,開始從邊緣的直角處滴落鮮紅的血液。

漢銘將衛生紙憤恨地丟進垃圾桶,看著鏡子裡面那張滿臉是血的自己。

「可惡!」

心中熊熊燃燒的怒火,化成了猛烈的拳頭,直直打在鏡子上。

這猛烈的一拳,打在鏡子上,鏡子立刻凹了一個洞,並且像蜘蛛織網般蔓延開來,整片牆上的鏡子也跟著一路碎裂。

手上傳來的劇痛,與心中宛如黑洞般的絕望感,幾乎快要剝奪漢銘僅有的理智。

怎麼可以這樣?

不應該這樣啊!

我們明明已經渡過危機了,為什麼現在還會發生這種事情?

漢銘的心中,燃燒出許多不甘心的疑問。

但是,這些問題是沒人可以回答的。

就好像感嘆著「人生為何如此不幸」一樣,這類問題永遠沒有人可以回答。

漢銘的右手,因為猛擊玻璃,此刻也流出了鮮血。

但是,比起手上傳來的劇痛,漢銘心中更是感到無比的沉痛。

漢銘回過身,靠著洗手台,抓著自己的頭髮,試圖在混亂的腦海之中,尋找任何可以提供答案的線索。

為什麼,會在這麼久之後……。

在最裡面的那間廁所,一個男人緩緩地走了出來。

早在漢銘用拳頭打破玻璃之前,原本在廁所的人看到漢銘駭人的模樣,就已經全部落荒而逃,一個不剩了。

至於那些聚集在外面的服務生們,還在等著總經理前來解決,所以一時之間也沒人敢進來,只是杵在門外待命。

那個從最尾間廁所走出來的男人,雙手各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正宛如噴泉般,從缺口處大量湧冒出黑色混濁、宛如淤泥般的血泥,一灘一灘地滑落在地上。

那男人的雙眼,瞳仁早就已經斑白,就連臉部都有大小不等的瘀青,在慘白的臉龐上特別顯眼。

男人緩緩地轉過頭來,冰冷地用那混濁的雙眼看著漢銘。

漢銘斜眼看著早就已經死去多年、只剩下一絲遊魂殘留人間的男子。

果然,又開始了,當年的情況又再度重演了。

漢銘沉痛地閉上雙眼,這一閉,讓原本好不容易止住的鮮血,又從眼角滲了出來。

一道鮮血,宛如背負著一段哀戚故事的傷心淚痕般,從漢銘的右眼角,靜靜地滑落下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