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亡錄【異遊鬼簿3】》

笭菁◎著 | MOON◎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6.28 | 售價:260元 | ISBN:9789862903742



特色

遠處的少年們正沒命的狂奔,
渾身滿佈著蛆蟲與濕土的腐屍攀上高處,
往遠方望著逃命的背影。

不該有人逃得過,不該……

簡介

血債血償,自以為優秀者就該死!

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偽善者,
和納粹有什麼不同呢?

自以為自己勝於其他人、其他種族,
甚至有權力進行殺害或是滅絕?

那種優越感是怎麼來的,
乃至於賜予他們主宰他人生死的權力?

到底憑什麼自以為優秀?

購買資訊

6.22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非簽名版)

金石堂 |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848917&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48469

6.28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7-11及全家便利商店上架
(超商皆為選店上架,非全部的點都有販售,請多見諒)

創作者簡介

笭菁

一隻另類的雙魚。
腦子裡有說不完的故事,寫不盡的夢。
給我一粒沙,我能築出壯麗沙堡。
給我一點星光,我給你一片宇宙。
給我一個微笑支持,我給你們另一個世界。

笭菁部落格
http://linea.pixnet.net/blog
(隨時都有新進度喔!)

粉絲專頁
http://tinyurl.com/lineapages

E-mail
lineanovels@gmail.com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意外
第二章 戰火之都
第三章 軍靈
第四章 歧視之源
第五章 奧斯維辛
第六章 毒氣室
第七章 頭髮之山
第八章 秘密
第九章 焚化爐
第十章  回家
尾聲

作者自序

這次的景點,是帶著沉重與血腥的歷史殘跡。

戰爭是無情的,但是在這無情中,還帶著更多的殘忍,不管是二戰或是一戰,其實光是納粹的興起,就讓人見識到人類能夠多殘忍。

波蘭奧斯維辛集中營只是冰山一角,在那集中營發生的慘事其實很難去想像,德軍如何的欺騙猶太人,讓他們滿懷希望著走進地獄,還親手奉上所有家產,然後步入駭人的死亡。

在收集資料的過程中,看到的淨是些不忍卒睹的照片,或是一些史實,總是令人毛骨悚然,很難想像這是人類對人類做出的事情,但事實就是如此。

在我們心目中,南京大屠殺何其殘忍、令人髮指,但是當翻開世界屠殺史時,才發現南京大屠殺連前十名都沾不上邊;更令人驚訝的是,前十名屠殺中,中華民族居然佔了五名。

而且其間手法一點都不遜色,慘無人道的各式手法應有盡有,完全不把人當人看。

而舉世聞名的納粹屠殺猶太人達六百萬,竟然前三名都排不上,第一名是蒙古帝國的屠殺侵略,數字高達「兩億」人。兩億吶,怎麼想都覺得這數字實在驚人,等於殺光十個台灣的人口總數。

所以,我始終覺得,人真的比鬼可怕多了。

不過黑暗中還是有光明,雖然人性的邪惡面令人膽寒,但是美好面卻更是溫暖,因此我們為人處世要謹慎提防,但心仍然要面向光明。

波蘭是個歷經戰火肆虐的國度,不似義大利如此明媚熱情,加上宗教緣故,民風是極度純樸的;而集中營設立在境內也是情非得已,畢竟查看歷史就知道波蘭一直是被佔領的國度。

在集中營裡會肅然起敬,那是沉重的觀光路線,每踏一步就是在走當年猶太人步向死亡的路,從集中營大門開始就是欺騙,偽裝成工廠的模樣給猶太人希望,進去後就再也出不來。

裡面不只是廠房有遺跡,還有猶太人們的身家也都還在那兒,行李箱、皮鞋、水壺、拐杖,集中最後一批起來供人參觀;而令人難以承受的,應該是所謂的頭髮山!

每個去過的人都看見那一座頭髮堆出來的山,有辮子、馬尾、男人則是剃光頭,那只是一小部份,可是頭髮要堆成一座山,就可以想像那座山裡是幾百條人命。

我搜尋過照片,妙的是幾乎找不到關於頭髮山的觀光照片,每個人都進去看過,但是無法按下快門。

毒氣室因為沒有「遺物」,所以照片很多,只是聽說待在那底下,也不會太舒服就是了;最後還有一間普通房間,但牆上滿滿的都是彈孔,那兒也承載了數不盡的人命。

我想,我們當以生在這美好年代而感到幸福並滿足吧!

聰明的人應該從第一集就發現了,小晨尚未當上領隊,因此如果在異遊第二部第六集《死神祭》中瞧過她的人便知,那一集是未來的事;所以異遊第三部依然是以國外風光旅遊為主題,加上女主角成為領隊的歷程。

嗯,認真說,我一點都不想跟她的團!Q___Q

下一個國度是哪兒呢?保證新鮮,小晨下個月開團,大家記得跟上囉!

精采試閱

楔子

呼……呼呼……

白淨少年在樹林間奔跑,他蒼白著臉色,極度恐懼的不時往後看,腳下是樹葉斷枝與泥土,他踉蹌的絆了幾次穩住重心,又再絆得踉蹌,但就是堅持不能倒下!

「跑!你跑什麼!」身後傳來暴怒與嬉笑聲,以及更多踩過乾葉的聲音,沙沙沙沙。「讓我追到你就死定了!」

「不要煩我!」少年痛苦的大喊著。為什麼老是愛找他麻煩!

「還跑!不許你再跑了!」後頭追逐的是另一群少年,他們加快腳步,就怕逮不到前頭那瘦小的男孩。

最高的削瘦少年拾起石頭,狠狠往前拋去,不偏不倚正中白淨少年的頭,他痛得往前仆倒,爾後其他孩子紛紛追上!

白淨少年伸手往後腦杓一摸,鮮血直流,望著掌心上的紅血,他嚇得哭了起來。

「哭什麼!噁心的傢伙!」湊上來的一大群少年們,手拿著隨手撿的樹枝,刻意往他衣領挑去,「真的跟女孩子一樣,愛哭!」

少年們用樹枝將衣服的扣子直接挑開,白淨少年驚駭的顫抖!

「讓我們看看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削瘦少年惡質的下令,其他男孩立刻蜂擁而上,壓住瘦小但白淨漂亮的少年,開始扒他的衣服。

「不要!救命!走開走開!」他拚命護著自己的衣裳,襯衫卻飛快地被撕扯開來,露出白皙的肌膚。

他只是喜歡芭比娃娃、喜歡縫衣服而已,這樣有什麼錯!為什麼這些人要找他麻煩?要說他是變態,還說他是同性戀!

「走開!」掙扎哭泣的少年隨手抓起一旁的石子,猛然就往上揮去!

「啊!」不知道敲到了誰,少年不管,他只知道身上的手鬆了,衣不蔽體的他立刻翻身跳起,半爬半走的再往前奔去。

為首的削瘦少年撫著額頭,感受到涔涔鮮血流下,血流進眼裡迫使他睜不開,只得單手摀眼,怒不可遏!

「怎麼了?你流血了耶!」同伴們紛紛緊張湊前。

「不要管我!快點追他!」他氣得火冒三丈,「我要把他的衣服都扒光,綁在樹上一整夜!」

「……還追?」同伴們怯生生的往樹林深處望,「爸媽不是說不能跑到這麼裡面?」

「去你的,叫你去就去!」削瘦少年使勁推了反對的同學一把,「你不去,我就跟大家說你是孬種、是娘娘腔!」

這話讓同行者臉色陣青陣白,說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說他是娘娘腔,不然他就是下一個被欺負脫衣服的對象!

「走了!」為首的他咆哮著,一群少年們直往前衝,只是這一次沒追多久,就看見了踉蹌的身影。

白淨少年的後腦杓有些濕潤,是血染的結果,他頭很暈,正倚在不遠處的樹邊動也不動,些微顫抖。

「好小子,你也知道該停啊!」削瘦少年撿了根粗一點的樹枝,扛在肩上往他靠近。

白淨少年回首,神色有異的望著他們。

「怎麼?」有人瞧出他的異狀,不安的問。

「這裡……」他指了指自己的面前,「以前有這個嗎?」

嗯?一群少年們狐疑的走上前,紛紛來到他的身邊,在他們眼前的依然是一片樹林,可是腳尖前方卻突然像地層下陷似的,比地平面降低了一些……約有一公尺的落差。

「好怪……怎麼凹了一塊?」

「會不會是因為前幾天下大雨的關係?」有人這麼說著,腳下的泥都還是濕的呢。

「那不是很怪嗎?雨是平均下的,為什麼就這麼凹一塊?」

「好奇怪喔,該不會這裡……也埋了什麼吧?」有個少年,說出了大家心裡最害怕的答案。

氣氛一下子沉默下來,每位少年的眼珠子都轉個不停,來回看著同儕們,爸媽都有說過,這片林子不該深入,他們今天真的跑得太遠了。

所以每個少年的步伐,都不約而同的往後踏了一步、再一步。

直到為首的削瘦少年冷不防的一把將白淨男孩推下去為止!

「哇啊!」他立即往前仆倒,雖然不過凹下一公尺,但是全部的人都跟著驚聲尖叫!

掉進濕土裡的少年嚇得拚命大叫,他慌亂的想起身,卻因為濕黏的泥土讓他益發慌亂。

「哈哈哈哈哈!膽小鬼!」為首的削瘦少年爆出嘲笑聲,「同性戀、娘娘腔,都不該活在世界上!」

「你們幹什麼!」全身沾泥的白淨少年嚇得哭出聲,他轉過身坐在泥地上,一把撐起身子。

可是……他站不起來,因為有東西抓住了他。

咦?他狐疑的回首,原本以為是絆到了什麼,結果卻真的有「人」抓住了他!

上方的少年們瞬間僵住了笑容,他們看得比誰都清楚,眼前的泥地裡居然開始震動,土壤越來越鬆散……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往外鑽動。

白淨少年瞪圓著眼,望著握住他手腕的另一隻手,那是一隻滿是泥巴的腐爛之手,而一旁鬆動的土裡,緩緩鑽出一顆又一顆的……頭?!

「哇啊──」他驚恐的尖叫出聲,連帶著上頭的少年們也放聲大叫,拔腿就跑。「救我!拉我上去!」

沒有人留下來,當白淨少年仰頭朝上望去時,一個同學都不在了。

「不!救命──拉我上去!拉我上……」白淨少年哭得泣不成聲,而更多的手從土裡鑽出,橫過了他的身子,緊緊的扣住他。

腐爛的頭顱鑽了出來,朝他圍了過來。

「哇啊!哇啊──」他失控的驚叫著,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下沉。

無數雙手正扣著他,往土裡拉去。

而遠處的少年們正沒命的狂奔,渾身滿佈著蛆蟲與濕土的腐屍攀上高處,往遠方望著逃命的背影。

不該有人逃得過,不該……

第一章 意外

「嗯~」季芮晨用力伸了個懶腰,臉上劃著滿足的笑容,呼吸著異國空氣。

漂亮高挑的女服務生送來一塊蛋糕,季芮晨劃滿微笑的道謝,對方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頷首離開。

「好酷喔!」季芮晨看著身材爆好的女服務生背影,喃喃道,「從我坐下來到現在,只有那個紅髮的有對我笑耶!」

『有笑已經不錯了,波蘭人在幾年前連笑都不笑的呢!』耳邊傳來熱情的聲音,『他們最近已經越來越進步了,和善很多呢!』

「妳又知道了?」季芮晨戴著耳機,這樣可以讓別人以為她正在講電話,否則容易被認為是自言自語。

事實上,她既沒有在講電話,也絕對不是在自言自語,她有特定對象可以「聊天」,只是剛好這些對象一般人看不見,看見了只會尖叫而已。

『別小看我好嗎?在跟著妳之前,我也在歐洲流浪過一陣子。』女人的聲音得意的很,『波蘭在二戰期間遇過很慘的事情,輪流被佔領,這些人民也怪可憐的!』

「二戰啊……二戰問Kacper不是最準了?」季芮晨喝了口咖啡,哎呀,在  華沙喝咖啡還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呢!

『我不想提。』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悶悶的說著,他原本話就不多,提起二戰的話題,感覺更沉了。

季芮晨聳了聳肩,開始品嚐她的下午茶,她人身在華沙,這美麗的街道、純樸的生活,手裡帶著地圖跟書,還有一疊筆記,下午要跟著「老師」進行地陪課程,所以得先把功課做齊。

『別看書了,好無趣呢!』Martarita抱怨著。

「別吵我!」季芮晨咕噥著,專心於手上的資料。

耳邊算是安靜下來,至少熟悉的傢伙都不說話了,其他會吵的都是她不想理的傢伙,以及波蘭這兒當地的亡魂。

這是無可避免的事,誰叫她天生就聽得見另一個世界的聲音。

她不承認自己是陰陽眼,因為她並不會動不動就看見鬼在附近飄蕩,但如果是鬼哭神號或是囉哩叭唆,甚至是自言自語的鬼音全都聽得見!就算看不見,也能聽到它們的想法或是心情。

這不是什麼意外造成的,她出生就聽得一清二楚,有人會說是詛咒,她把這當天賦。

尤其當妳會十數種語言後,就會不由得感謝上天賜予的優良語言學習環境,讓妳身邊有不同國籍的人成天吱吱喳喳個沒完,想學不會該國語言都很難!就像人說很困難的波蘭語?她也會,東歐語系沒有能難得倒她的,因為身邊不乏二戰時喪生的人,尤其還有從小陪她長大的「同伴」Kacper,更是二戰時犧牲死亡的軍人。

人嘛,相處久了總是有情感,有些魍魎並沒有要害人之意,純粹是被她吸引過來,有人聽得見自己說話,總比對牛彈琴好,所以好些鬼伴了她二十幾年,大家也算無話不談了。

驅趕淨化那種東西沒能唬弄她,一開始驅些小鬼還行,有些「年歲已高」的趕不走就算了,有時還會反撲,最糟的是它們因為不希望被淨化,總會折磨她的身子,讓她無法接受任何驅鬼儀式,受折騰的永遠都只有她,太不公平了!

久而久之,季芮晨就放棄對抗這些在耳邊嗡嗡碎語的亡靈們,她選擇和平共處,它們唸它們的,她完全當耳邊風,晚上還能熟睡入眠。

Kacper,你對奧斯維辛熟嗎?」季芮晨翻閱手上的資料,這次即將要去的景點,「那裡感覺怪可怕的!」

『咦?那不是集中營嗎?』Martarita又開始說話了,『完全就是為了屠殺用的!』

「我知道!欸,我是在問Kacper。」季芮晨沒好氣的說著,Martarita熱情大方,人也很好,就是超愛講話!

結果她等的聲音沒有出現,反而是其他的鬼說個沒完。

她有考慮過用波蘭話問問,當地的亡靈說不定會給些意見,但是仔細看過手邊的資料後,波蘭人在二戰中死傷慘重,或許別問比較妥當。

有時候說錯話不只會得罪人,還會得罪鬼,有很多鬼才是傷不起的。

季芮晨跑到華沙來不為別的,為了是成為全方位的領隊或是導遊,憑藉她的語言能力,只要再加把勁就沒問題!剛好輾轉有朋友的朋友在波蘭當地陪,所以她跑到這兒來「實習」。

沒有旅行社也沒有證照,她只是跟在那名地陪身邊,對外說是小幫手,事實上是在學習當地陪的一切,順便也走一趟波蘭行程的精華所在。

「嘿!芮晨!」桌邊站了一道身影,豐腴的女人帶著笑意,看來有點喘。

「嗨,Dabby!」季芮晨忙不迭的站起身,「真不好意思,讓妳提早出門!」

「不會啦,我剛好也要出來吃飯。」Dabby放下包包坐了下來,服務生走過來送上水跟菜單。

Dabby果然是生活在這兒的人,連菜單都不必看,直接點了餐點,還順道問季芮晨有沒有點他們的招牌;季芮晨搖了搖頭,她先吃了蛋糕跟咖啡,不確定這間店的餐好不好吃,不敢貿然亂點。

於是,Dabby也幫季芮晨點了一份波蘭燉肉,瞧她的模樣,季芮晨就知道以後這間餐廳是可以當美食目標了。

「哇,好用功呢,準備這麼多資料!」Dabby主動拿過了她手邊的書。

「我可不希望妳講解時什麼都聽不懂。」季芮晨吐了吐舌,除了歷史要熟之外,還得學習介紹的方式,「等等來的團是哪國?」

「喔,別擔心,剛好是台灣團喔。」Dabby眉開眼笑,「語言上不會有問題的,萬一有用詞不對的地方,妳還得幫我。」

Dabby是四川人,來波蘭也好些年了,老擔心自己的中文不好。而且兩岸的用詞有很多不同,她大部份都接國外團或是大陸團,所以對於台灣習慣用語更不流利了。

「放心啦,沒那麼難溝通的!」季芮晨笑笑,托著腮往街道望,「這裡好安靜喔,有一種很安詳的感覺。」

「是啊……」Dabby也往街上望去,「很難想像過去的傷痕,現在幾乎都看不見了。」

「啊,對了,說到傷痕,我們不是要去奧斯維辛嗎?我查了資料,感覺還蠻駭人的……」

「那是一段傷痛的歷史,但卻無法抹滅。」Dabby說得有點悲傷,「來到波蘭,歷史的傷卻變成必去的觀光景點。」

季芮晨微微一笑,「這跟人生一樣,沒有永遠好的事情,好壞都會成為人生的一部份,歷史也是。」

Dabby笑看著季芮晨,心想這女孩子年紀很輕,想法倒是挺泰然的。「妳說得很容易,遇到的時候就怕沒那麼快釋懷了!」

遇到的時候?季芮晨歪了歪頭,不知道定義中的壞事是什麼呢?

從小就聽得見鬼說話?常被鬼嚇?還是說很常遇到災禍卻總能逃出生天,但也卻總是參加親朋好友的葬禮?

過去,認識她的人都會說她是全世界最幸運的女孩,從小到大遇到的天災人禍不斷,但每一次都能化險為夷,甚至是毫髮無傷的避開災難,不過身邊的人自然沒有那麼好運。

因此她一直在參加喪禮,到現在沒有什麼知交好友,父母至親也都身故,孑然一身,當然有阿姨叔伯可以依靠,但是她不喜歡只有單方面的幸運,如果幸運之神無法眷顧他人,還是別招惹所愛的人會比較好。

說句現實話,要是又發生什麼可怕的災難,她如果再度全身而退,周遭又是難逃劫難的話,身邊是不是至親,感覺會差很多。

不過這個想法她近來有修正,一是因為她似乎可以把幸運分給別人,二是她其實不是幸運女孩,反而是詛咒女孩。

災禍像是繞著她發生似的,她像源頭,所以不會有事的樣子。

這種想法很怪,卻也很合邏輯,只是沒有得到證實,她不想庸人自擾……就算是真的好了,日子還是得過下去,難道要她關在家裡足不出戶嗎?

她堅信一句話,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再大的災難都會有生還、有身故,這就是命!

服務生陸續送餐上來,季芮晨看了食指大動,淺嚐一口意外美味,難怪Dabby會跟她約在這裡。

「等會兒妳就跟著我,我會跟大家介紹說妳是幫手,妳要做的就是仔細聽我說的,如果有團員不懂問妳的話,記得要回答。」Dabby邊吃飯邊談論等會兒的公事,「還有我們要協助領隊,留意每個團員,落單的、或是沒跟上的,提醒時間等等。」

季芮晨頻頻點頭,她記得之前參加旅行團時,地陪導遊也是有幫忙帶領團員、注意人數等等。

「我們要跟著這旅行團幾天,所以要活潑點,到下一個景點時可以再複習歷史,不會的就直接跟我說,盡可能不要離我太遠。」

「好,沒問題。」季芮晨戰戰兢兢,她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不能夠分心。

是不是要交代鬼魅們也提醒她一下?不過它們實在不太可靠……一下惡作劇,一下沉溺於過去的悲傷,一下子又對她發洩不甘心的怒意,不妥……她還是靠自己好了!

「我聽說妳之前參加的旅行團出事了,是嗎?」Dabby好奇一問,果然好事不出門,一定是朋友多嘴。

「是有點事……」季芮晨笑得很尷尬。

「聽說好像全團就剩下四個團員回來而已,出團時多少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Dabby的語氣顯得憂心忡忡,眼底卻閃爍著無盡好奇。

「這個說來話長,而且啊,我相信說了不好,會招致不好的運氣。」這倒不是針對Dabby,她對朋友也這樣說。

因為談論鬼,只會吸引更多的鬼,這個她拍胸脯保證,只要一有人開始講鬼故事,她耳邊鐵定會吵翻天!什麼叫三個女人等於一個菜市場?說那種話的人一定沒有聽過鬼尖叫咆哮的聲音,一個鬼就等於一個工地了好嗎?

「啊,是嗎?」Dabby愣了一下,「說的也是,我們等會兒就要工作了,最好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大家都能平平安安的回家!」

季芮晨用力點頭,嘿呀,就是這樣才對。

有心的話,「孤狗」就可以查到她上次參加的那個「吳哥窟團」的新聞,畢竟二十人出發,回來剩下四個人也是一絕;大部份的人都報了失蹤人口,在柬埔寨當地失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當然也有發現零星屍體,有失足摔傷的,也有被殺。

那是個不同凡響的旅程,其間牽扯了太多的愛與恨,她也算「幸運」,什麼團沒搭上,偏偏碰上那個死亡旅行團,而且還是硬擠進去,簡直像是拚了命往死裡走。

不過一如往常的幸運,她活下來了,不只是她,有兩個團員也活著回來,還有一個實習的領隊……嘿,跟她一樣,實習的!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琋
  • 為什麼漲價漲那麼多元啊?
    40元...
    有比較厚喔
  • 秀瑾
  • 紙價有漲
  • Hsu A-Lin
  • 請問
    此書不管在哪個通路都是沒封膜的狀態嗎?
    以上,謝謝
  • 是的

    MINIBOOK 於 2012/07/02 09:33 回覆

  • 無言
  • 為什麼260......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