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敵攻略【鬼畜七海03】》(最終回)

原惡哉◎著 | 重花(塚本月)◎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6.28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3698



簡介

戀愛攻防戰,最後一回合

那個人不是我的情敵,而是我們之間的影子……
「幽坊」的出現,蟬時雨那時並沒有放在心上。他卻沒想到這個名字,在往後幾乎影響了他的世界……

蟬時雨每當想到他和七海可以成為戀人,完全是交易來的,胸口就不禁悶痛。他要的,是對等的情感。但想想,也許他比七海還傲慢,非得對方一而再、再而三的表露赤裸裸的情感,才會覺得自己得到愛。

 儘管愛情像玻璃一樣易碎,他相信自己會重新拼湊它原本的模樣,然後,再一次的對七海說出那句話──
 他蟬時雨的人生,從今以後只對七海這個人,沸騰。

購買資訊

6.22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二合一75折【鬼畜七海03+睡土人 冒險手帳】(書籍二本皆為簽名版)

金石堂 |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849419&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48480

6.28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超商沒有販售,請多見諒)

短缺簽名,該如何兌換貨

非常抱歉,這是明日工作室的疏失
請用郵局印刷掛號將書籍寄至下列處
北市南京東路五段343號7樓 明日工作室 出版部(缺簽名書)收

請於信封內附上您的連絡方式(大名、收件地址、電話)
並附上您網書的出貨發票COPY資訊(證明您訂購的是簽名版)
若只有一本沒有簽名,請寄回乙本即可,謝謝

我們會盡快補寄簽名書予您,並將郵資補寄予您
造成您的不便,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

創作者簡介

原惡哉

如果寫著溫情治癒應該會被客訴太騙人
但簡介寫作者風格黑暗扭曲又好像有哪裡不對
因此我想我應該適合「天真爛漫」這四字〈誤〉
雖然筆下人物有崩壞的可能
但就跟作者一樣表面黑化骨子純情
所以請放心跌坑

界非常口:http://akusai917.pixnet.net/blog

目錄

楔子 不眠夜
第一章「那時的黃昏,你還記得嗎?」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終章「有關你的一切,我都記得。」
斷章「如果。」
新章「從零開始。」
後記
特典:下個系列預告

精采試閱

楔子 不眠夜 

「我已經完全能諒解了。」依織淡淡說著。黃昏的日光在城市的地平線燃燒最後一絲溫暖,剎那街道上亮起各種色彩的燈光。

「我明白你內心的痛苦,也明白你對愛情沒有任何期待,我都明白。但我最終還是無法成為治癒你的人。」依織笑了笑,轉過身看向始終沉默的李唯。認識李唯到現在已經三年了,依織對他的印象就是獨善其身、寡言且孤僻。

依織後來總算知道為什麼李唯寧願孤獨一個人,也不想要別人走進他的世界。幼年的陰影一直困擾著李唯,他被大人暴力凌虐的時候,沒有人對他伸出援手,每個人都知道他全身都是傷,卻依舊選擇漠視。

從此之後,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即使李唯願意給依織瞭解他的機會,但,無論是愛情還是友情,總有它無能為力的時候。

依織明白這是兩人之間的極限。

「我之後應該會去德國的大學任教,恐怕不會再見到你,這樣也好……」依織向李唯伸出左手,就像第一次見面一樣,兩人是從握手開始認識對方。「我們這樣就可以了,李唯。」

「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李唯握住依織的手,語氣裡聽不出什麼特別的情緒。

依織微微一愣,隨後勾出一抹自嘲的笑意。「哪,這是騙人的,對吧?」

李唯只是一如往常掛著寂寞的笑容。

依織鬆開了手,輕輕的搖了搖頭,似乎是在告訴自己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黑幕籠罩這個城市,也籠罩在兩人之間,已經無法清楚看到對方的容貌,依織明白他的人生從此與李唯不會再有交集。

曾經在那瞬間碰觸到,但稍縱即逝。

這就是愛。

──蟬時雨,《不眠夜》

第一章「那時的黃昏,你還記得嗎?」 

蟬時雨從床上睜開眼睛的時候,身旁並沒有躺人。

他起了身東張西望看了一圈後,總算在陽台找到七海的身影。

蟬時雨瞇起眼觀察好一陣子,七海是裸著上半身的,下面穿著一條黑色的牛仔褲,不得不說,這廝背部的線條相當好看,七海若不當編輯,真的可以改行去當模特兒。

身高海拔、體型,最重要的是那張臉,都是極品中的極品。

除了個性極差之外,外表是無可挑剔的。

然後這個外表無可挑剔但個性世界頂級糟糕的人,昨天就睡在他的旁邊……在此先前情提要一下昨天發生的種種,請看下面──

「既然你決定這個交易了,那麼……」缺德編輯七海一把就將身子板兒纖細的蟬時雨推在床上,他將眼鏡拿掉後,低著頭用那雙銳利的眼眸直視少年毫無防備的臉龐。

「當作是獎勵,教教你大人的性愛有多厲害也無妨。」七海笑了笑,就將蟬時雨無袖的衣服往上一拉。二十四歲的身體還帶著細緻的滑嫩感,或許是剛洗完澡的緣故,蟬時雨的身體有股清爽的味道。

「欸?」蟬時雨還未能反應過來,七海便伸手摸著他的臉龐,低低在他的唇邊說著。

「把腿張開吧。」

如此簡單的五個字,從七海的口中說出,頓時變得很情色。

就算剛剛不能反應過來,聽到這句話也要馬上反應。

蟬時雨張大雙眼,隨即想推開七海,卻發現自己根本使不出什麼力,與七海之間的距離沒拉開半寸。

「等、等一下!」蟬時雨吞了吞口水,略顯驚慌失措的說著,「你、你不會是真的要做吧吧吧吧吧吧?」

七海看到蟬時雨這麼不知所措的表情,微微一愣後,反倒是用玩味的眼神注視蟬時雨,然後慵懶開口,「怎麼?你很期待嗎?」

「並不是=_=。」蟬時雨覺得此時有空檔,便默默的把衣服拉下去,不然露出腰部,飯店的冷氣這麼強,絕對會感冒。

「小笨蛋,沒有保險套和潤滑劑我怎麼敢做?」七海冰涼的手指輕輕觸摸蟬時雨的唇,一派輕鬆的說著。

「那就好。」蟬時雨鬆了一口氣,但又覺得哪裡不對勁,「啊,不對,既然能讓你得逞的工具現在都沒有,可不可以從我身上起來?」

七海不算太重,但也不輕,超過七十公斤的大男人壓在蟬時雨只有六十五公斤的薄板身體上,怎麼說都很吃力。

而且,蟬時雨完全不想讓七海發現自己的身體有反應……

要是被七海知道這副身體正因為他的碰觸而沸騰敏感著,蟬時雨就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但,七海要不知道實在困難,一來,他正壓著蟬時雨的身體,二來,他正壓著蟬時雨的身體,三來……以下省略。

正壓著蟬時雨身體的七海,理所當然清楚他的反應,於是七海不急不躁地拾起蟬時雨的右手,然後,在少年那雙率直慓悍的眼眸注視下,伸出了舌頭,從蟬時雨的手指一路舔拭到他的手背中心。

從未受過情慾薰陶、對大人情愛遊戲一知半解的蟬時雨,根本禁不起七海這麼大膽的調戲。被他碰觸的地方微微發燙,蟬時雨不知自己該做什麼反應才好,他無法像七海這麼輕鬆自在,他什麼也不懂,只能懵懂的看著七海那張冷靜卻又煽情的臉龐。

「全套是不可能的,不過,半套倒可以。」七海輕聲開口。

連全套跟半套這麼專業的名詞都出現了嗎?總覺得如果不做什麼防護措施,可能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有此危機意識的蟬時雨稍稍挪後了一下。

「想躲去哪裡呢?」七海抓住蟬時雨的腳踝,低聲問著。

「沒、沒有。」蟬時雨連忙搖了搖頭。

「瞧你這麼害怕的樣子,但身體卻又很期待,你究竟要我怎麼做?」七海將手探進蟬時雨的衣襬,順著身體的曲線,緩緩的撫摸上去。少年的身體如他料想的一樣,對於他的撫摸正輕輕發顫。七海滿意的笑著。

拜託你什麼都不要做不是很好嗎?蟬時雨只能再繼續往後退。

七海倒也並非不懂分寸,看到蟬時雨緊張到全身都微微顫抖,雖然覺得逗弄他很有趣,但總是要適時收手,於是──

「開玩笑的,今天就先這樣吧。」七海拍了拍蟬時雨的肩,便拉開旁邊床鋪的棉被,像是要準備就寢般,「晚安了。」

閉上眼睛前還露出一抹溫柔且好看的微笑,這個前幾秒鐘玩得不亦樂乎的編輯,就這樣睡死在蟬時雨面前。

「搞什麼?」小聲咒罵了幾句,蟬時雨這才關燈跟著睡,不知道是否七海就在他身邊的緣故,他那天睡得很好,不然,從七海許久之前對他說出那句「我對你沒有任何感覺」開始,蟬時雨其實很常失眠。

若不是七海,他可能要過很久才會明白,原來要得到一個人的情感,是這麼困難。

追逐著他人的身影,奔馳在看不見盡頭的愛戀上,無法被愛竟是如此痛苦,蟬時雨已完全體悟到。

然後,這個看似短暫,卻又相當漫長的痛苦愛戀,在今天總算有了結果。

蟬時雨知道七海絕不是出於同情或憐憫,他像個公事公辦的商人,說出了「想要得到我的愛很簡單,就拿你的稿子來交換吧,只要你能繼續為我寫稿,我的愛就是你的」。

這意味著從此以後,他就是用稿子跟七海交換那所謂的愛情。

聽起來很沒道理,但這卻是蟬時雨唯一得到七海的方法。他沒有半點猶豫,連一絲絲的遲疑也沒有,就答應了這場交易。

蟬時雨坐在床上回想昨天發生的事,從他在夜市走丟被七海找到、七海牽著他的手回到飯店、七海對他說「你是我人生第一個失算」……他望向陽台那抹身影,心情有些複雜。

現在時間是七點,退房時間是早上十一點,蟬時雨進去浴室換上了印花T-shirt及牛仔褲,出來時就看到七海坐在沙發上講電話,而桌上則放著飯店附贈的餐點。

蟬時雨先將行李收拾一番後,才坐在沙發上吃著早點,順便閱讀今天的報紙。

「昨晚睡得好嗎?」七海突然問著。

蟬時雨左手拿著三明治吃、右手拿著報紙,他習慣把報紙拿起來看而不是攤在桌上,因此聽到七海說出這句話後,他便把報紙緩慢放下了。七海維持一貫的優雅端著紅茶杯,全身散發貴族氣息,蟬時雨頓時在這麼一個風和日麗平凡無奇的早晨裡,體會到平民與親王的差距。

他就像是被親王私自帶進高級飯店裡一起用餐的下等民,身上穿的是一件三百元有找的T-shirt,牛仔褲要挑耐穿且質地比較好的,因此價格差不多兩千元,但比起七海的行頭,兩千元的牛仔褲就跟地攤貨沒有兩樣。

蟬時雨腦中閃過了「雖然我是某餐飲集團的少東,不過身價其實跟一般老百姓是一樣的」如此念頭後,繼續吃著三明治。

「為什麼要無視我的問題?」七海伸出了手,扣住蟬時雨纖瘦的下巴輕聲問著。

「啊,抱歉。」蟬時雨手中的三明治只剩一小塊,他覺得下巴被人這樣捏住不是辦法,索性一口氣把三明治全塞進嘴裡,快速的吞下去後,簡略的說了「睡得很不錯」。

「我想也是,早上醒來時,我看到你的棉被都掉在地上了……」七海說到這裡,臉上猛然掛著一抹燦爛的笑容,「你的睡相好像不太好喔。」

……聽到這句話思考了十秒之久的蟬時雨,用一句深奧的話回答編輯大人。

「欸,所以被子是你幫我拉起來的嗎?早上醒來的時候我覺得有點冷,飯店的冷氣強到彷彿不用錢。」

如此巧妙的迴避了睡相不好這個事實。

「你……算了。」七海嘆了一口氣,很無奈的把手收回來,「信三前輩他們似乎也醒了,沒意外的話,會在九點的時候一起退房,然後搭十點三十分的高鐵回去。」

「那這樣我還可以上晚班。」為了最後一場簽名會,蟬時雨請了兩天假,無法跟其他人一起打拚業績,他內心一直很過意不去。既然下午就能回到家,整頓一下接三點到晚上十點這個班,心裡也比較踏實。

「別太勉強了。」七海知道蟬時雨幾乎把重心放在事業上,由於自己也是半斤八兩,論工作狂之程度大概是平分秋色,便不打算多說些什麼。

差不多快九點時,蟬時雨將房間稍微整理好,就拎著行李出門。他知道這次能和七海同住在一個房間裡很難得,也許往後沒多少次這樣的機會,餐飲業比其他服務業都還來得忙碌,想要跟普通的上班族一樣週休二日不可能。

能見面的時間只有下班後,而隔天彼此又要在工作上忙碌,下次能像現在這樣共同睡一晚,大概要再等八百年。

蟬時雨沒有很失落,他知道大家都是社會人士,得工作糊口飯吃,因此不能太任性,他能瞭解。只是,他現在和七海的關係,撇除作家和編輯這個身份不談,應該算是戀、人、吧。

是戀人吧。

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解釋,戀愛指的是男女(或者男男)互相愛悅的行為。中文博大精深,「愛悅」兩字相當文藝,所以白話解釋戀愛就是感情有搭上線這樣,而戀人顧名思義就是戀愛上有交流的人。

要從字面上解釋是挺容易的,但從實際上去解釋,蟬時雨覺得有難度。

到底身為戀人要做什麼,蟬時雨腦中是一片空白,每天照三餐打電話問候對方嗎?感覺上好像不太對,蟬時雨對於打電話聯絡對方這個舉動,是定義在急事上,唯有急事才需要打電話。那麼,是每天晚上約對方吃飯嗎?還是去逛街看夜景呢?

身為戀人到底做什麼,才不會辜負戀人這兩個字,蟬時雨很茫然。

蟬時雨就這樣帶著茫然的心情,準備開門去大廳與信三他們碰面時,一隻手從後頭伸了過來,輕輕抵著飯店套房的大門,將他打開的門又關了上去。

「嗯?」蟬時雨不明所以,想回頭一問究竟,站在他身後的七海卻突然抱住他。比他還寬大的肩與有力的手臂,環繞在兩人周圍的空氣沾染著七海的菸味與香水味,淬鍊成極為成熟性感的味道。

「你想要對我說什麼,隨時都可以打給我,如果沒有接通,我若看到未接電話是你,會馬上打給你。」七海低沉的聲音,就在蟬時雨的耳邊響起。

只是很簡單的一段話,便讓蟬時雨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許多。

跟以往那樣冷淡傲慢的聲音不同,說著「隨時都可以打給我」的七海,用了蟬時雨無法想像的溫柔聲調。並不是刻意偽裝,也非故意裝飾,會這麼溫柔的對他說話,想必是因為,他們是戀人。

「嗯……」之前就說了蟬時雨沒受過戀愛課程的教育,所以聽到七海這番話,也只能僵硬的點了點頭。

「乖孩子。」七海輕輕吻著他的頭髮後,就鬆開手開門了。

蟬時雨跟在七海的後頭,看著七海把套房的門關上時,心裡突然萌生了難以言喻的感覺。他覺得自己會失落,並不是因為這段旅途即將要劃下句點,也不是因為他和七海再過不久就會分開,都不是。

蟬時雨認為自己在七海放開手的瞬間,會感覺寂寞,是因為他眷戀那樣緊密的擁抱,也眷戀這個男人身上的味道,無論是菸味還是香水,全部都喜歡。

即使喜歡,也無法真正的佔有,他根本沒有多少時間可以看到七海。

一邊感受失去,一邊不斷探求,這就是戀愛。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闇菲~
  •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好期待啊啊!!!!!
    惡哉大大要繼續加油喔!

    「那時的黃昏,你還記得嗎?」
    放心,我會記得的(笑)((欸?!!是你回嗎?!
  • 可愛的讀者大人
  • 現在才關注到這系列的書我深感抱歉(跪
    最近把之前用了某些手段才拿到的絕版書 櫻庭愛生系列以及鬼畜七海第一集看完 今天好不容易搞到第二集 唯獨第三集 完全買不到啊啊啊啊
    我快崩潰了說
    好啦 以上就只是我的抱怨
    我是花了兩天時間看完你四本書的可愛讀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