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村【陰陽門】》

 編號:726
 作者:
金絲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2.6.23
 ISBN:
 9789862903612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異色館暢銷彩系列【養屍人】作者最新系列連載

金絲著/ FC◎封面繪圖

冒險的旅程即將展開,

你……

準備好了嗎?

內容簡介

當尖猴還想要多說些什麼的時候,「唰!」一道利光劈來,在他還沒完全反應過來之前,一陣劇痛已先從他胸前劃開。

他腦袋一片空白,彎腰低頭撫住胸口,搖搖晃晃站不穩的後退幾步。

他看見有道被利爪劃開的傷口從胸前延伸至腹部,痛覺瞬間麻痺了他的神經,他再抬頭看,幾個死靈從從陰暗角落冒出頭,臉上滿是見到獵物的興奮,再往前跨一步,其中一個滿爪染血的死靈把手高舉過頭,又是一揮,往他的身體撲去──

尖猴萬分驚恐的撥開它們的手卻抵擋不了另一邊的出擊,才剛被一隻抓住,前撲後進的死靈跟著抓住他的四肢,一陣瘋狂抓咬中撕咬下他好幾塊肉,鮮血噴灑在它們半腐發臭的軀體上。

「救命啊!」尖猴痛得哀嚎!

「啊啊啊啊……」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金絲

我是金絲,存活在1/2的現實世界與1/2的虛構世界裡,想找我的話可以來部落格走走,也可以到我的作品裡收尋,因為裡面有我的影子。

金絲部落格【絲絲入扣】

http://www.wretch.cc/blog/gooddgo99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養屍人─童屍》2010.10
《養屍人─泥屍》2010.11
《養屍人─百子祭》2011.1
《養屍人─鬼葬場》2011.2
《養屍人─美人屍》2011.5
《養屍人─嗜血花》2011.6
《養屍人─魂之彼岸》2011.9(最終回)
《話鬼》2012.2
《陰村》【陰陽門】2012.6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尾聲

作者自序

又到了寫自序的時候了,想當初,我把準備寫「陰陽門」的構思e-mail給親愛的Mi編,等到回信,打開來一看,當我看見回覆的內容的某一句:「陰陽人的系列」……以上,這一瞬間,我腦海裡閃過無數的畫面,唔……編輯不是做假的,思考的層面不是小小作者可以超越的,寫「陰陽人系列」的話,的確極有挑戰性。

啊……我該寫成有人一出生陰陽同體,每天都在互毆自己的故事,還是該寫成一個佈滿腿毛跳著康康舞的妖豔人妖,他燦爛悲情的一生?當然,我是如此鎮定的把自己的思緒拉回來,沒讓思緒的洪流把我沖走,認真的回信了……

就在某天,換克編回覆信件,標題看了讓我再次被思緒的洪流給捲走,從「陰陽人系列」進化成「陰陽們系列」……難道,由一個陰陽人變成寫一群陰陽人嗎?冏

唔,這個題材寫起來有無限的可能,這,難道這是種暗示?編輯們想用無形的念力影響我,讓我走向另類BL的不歸路……討厭,人家會害羞的。

想當然的,我怕被巴頭,還是正經八百的回信了……

好了,不小心爆料了我的小宇宙事件,那麼,就請大家期待第二集嘍。

精采試閱

楔子

寒冬,半夜兩點鐘,漆黑的大學宿舍裡悄然無聲。

由樓下的圍牆旁往上看,隱約可見四樓窗台邊有幾盞黃燈未熄滅,它們照著長廊角落,在斑駁牆面上映出人影般晃動的痕跡,顯得詭異異常。

忽然間,一陣又急又突兀的咳嗽聲劃破夜晚的寧靜!

「咳咳──咳咳──嘔。」

咳嗽伴隨著嚴重的乾嘔聲,像快把人的心肺給咳出來似的,從長廊的盡頭傳來,而這麼一開始咳,整晚斷斷續續的沒有停止過。

「吵死人了!」

留宿中的小北,不耐煩地用枕頭把雙耳夾得緊緊的,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也睡不著。

稍早之前,他還能事不關己的忍耐擾人清夢的噪音,邊等待著咳嗽聲自動停下來,可是聽久了,咳嗽聲不但沒有停止,還有加重的趨勢,他開始擔心那名同學會不會出事。

最後他想了想,起身拿件厚夾克披在身上,走出寢室尋找聲音的來源。

「唔!真的好冷……」

才剛踏上走廊,窗縫吹來的冷風讓他打了個冷顫。

他拉高衣領,獨自站在空曠的走廊上瞇眼仔細聽,立即分辨出痛苦的咳嗽聲是從前方傳來,彷彿指引著他走往不曾去過的黑暗盡頭。

「──嘔。」

正當他遲疑片刻的同時,嘔吐聲變得更加嚴重!

雖然大半夜四處走動讓人心裡有些發毛,但他還是硬著頭皮邁開第一步,緊接著踩著遲疑的步伐,一步、兩步……繼續往前走去。

咳嗽聲音時而清晰、時而模糊難辨,有一聲沒一聲地迴盪在冰冷的空氣中,讓他聽著聽著,彷彿被催眠般閃神好幾次。

當他走到沒有開燈的區域時,莫名的,他怯步了。

他說不出是什麼原因或是哪裡奇怪,但總覺得白天走起來普通的長廊,到了晚上卻變得特別漫長且令人恐懼,尤其當他的視線落在前方,更覺得看不清的盡頭就像是個無底洞,讓人完全不曉得會不會從那裡冒出什麼……

不行,他暗自告誡自己別再亂想。

他沿途摸索開關,打開長廊的燈光,離開整排寢室房門走往另一頭,經過樓梯口時,他往漆黑的樓下瞄一眼後移開視線,就在這個時候,突發狀況令他措手不及──「啪、啪啪啪!」

「哇!」他緊張的蹲低抱頭。

側吹過來的寒風從左面牆上那扇沒關好的窗灌入,拍打著窗框,也吹亂了他的黑髮。

他抬頭看,下一秒,剛才打開的燈不知為何閃爍了一下,讓他心裡發毛得更厲害。就在他想打退堂鼓時,耳邊傳來的咳嗽嘔吐聲逐漸轉為衰弱,他感覺那名同學好像快撐不下去了。

他皺起眉頭,猶豫好一陣子,最後決定繼續找下去。

當他經過一間又一間房間,終於,咳嗽聲在他經過四十三號暗房外時停止了。

他將耳朵貼在門板上聽,隱約聽見裡面好像有些細碎的動靜,於是他問:「同學,是你在咳嗽吧?需不需要幫忙?」

他耐心的等了又等,這下子不但裡頭沒有回應,連微弱的動靜也沒了。

他試圖扭動門把卻扭不開,於是他敲敲門,再說:「你不說話我就當作你目前不需要我幫忙。你記好,我住在三十一號房,就在這條長廊的另一端,有任何需要,要是找不到舍監,可以來找我。」

說完後,他又等了一會兒,在依舊等不到回應的情況之下他轉身離開,邊走邊冷得直搓手臂,往自己的寢室走去。

「咿呀──」

當他走到一半時,背後傳來碎細刺耳的推門聲。

他轉頭看,四十三號房原本深鎖的門已緩緩地開啟,接著,他看見有雙蒼白的手伸出來對他無力的招了招。

「咦?」

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回頭走,結果走沒幾步路,另一間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他看見有人手拿泡麵走出來,對方抬頭看見他的時候嚇了一大跳,他隨即認出對方是同系的四年級學長,對方也認出他是誰了。

「你半夜不睡覺站在走廊上是想嚇死人啊!」他拍著胸膛收驚,隨即理解的說:「你也是半夜打電動打到肚子餓喔?沒關係學長罩你,我房間裡還有一碗泡麵,要吃自己去拿,等等我們一起去聯誼室倒熱開水。」

「謝謝學長,我不餓,你吃就好。」他回答完,隨即提起讓他擔心的事,「學長,你應該也有聽見那名同學咳到快掛掉的聲音吧?要不要一起去幫忙?你看,四十三號房的同學在向我們招手求救……」

「別亂說!哪有什麼四十三號房!」他全身僵硬的打斷學弟的話。

「有啊,就是最後面那間,你看,好像有人從房裡看向我們……」

「你閉嘴!馬上回房睡覺!聽到沒?馬上!」

學長連回頭看一眼都沒有,立即否絕他的話,然後麵也不泡了,雙腳立刻退回房間裡,「砰」的關上門,還「喀」的一聲,俐落的上了鎖。

「……啥?」現在的他不只一頭霧水,還覺得非常莫名其妙。

他孤零零的站在走廊上好一會兒,兩難的做不出決定,最後怕因此得罪學長,往後的日子會不好過,只好作罷的走回房間。

他邊走邊回頭,四十三號房還是開著一個大縫隙,但求援的手已經不在門邊。

回到房間後,他越想越不安,決定打手機跟舍監說一聲四十三號房的情況。

就在他伸手拿起手機,幾乎同一時間手機鈴聲響起,他接通電話後,那頭傳來的是學長壓低音量的說話聲。

「喂?你有沒有回房間?」

他雖然被問的有些莫名其妙,卻還是照實回答了,「對,我剛回來不久。」

「謝天謝地,你有聽我的話先回房,你現在沒事吧?」

「我當然沒事。」他納悶的回答,然後問:「學長,不理四十三號房的同學真的沒關係嗎?他好像病得很嚴重……」

「笨蛋!還在提這件事,四十三號房早就沒人住了!前幾年的冬天,有個住離島的學生因水土不服生了場大病,剛好那陣子是連假,只有他一個人留宿沒回家,最後引發氣喘病死在房間裡,等室友放假回來,看見屍體都長蛆了,發出的腐臭味聽說瀰漫整層樓一個月才散去。」

「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誰跟你開玩笑!」

「可是……」他吞下一口唾液,講話開始變得結結巴巴,「可是……舍、舍監怎會沒有注意到?」

「我哪知道這麼多,一時疏忽吧。」他敷衍的回話,接下來要說的才是重點,「聽說之後到了冬天,住在四十三號房的人就會聽見劇烈的咳嗽聲,還有蹣跚腳步徘徊在床邊『噠噠』響,最後只好將四十三號房封鎖起來,本以為這樣就沒事,沒想到都過這麼久了,還會被你這個新生遇到……好了,不說了,亂可怕的,你好自為之!」

「喀嚓!嘟……嘟……」

通話已被掛斷許久,但他依舊心慌得緊握手機不放。

他獨自待在寢室裡回想剛才的種種,恐懼感不停地攀升,他剛才把房號告訴對方,會不會出事?一想到這個可能,讓他更是慌了手腳,而令他恐懼的事果然發生了!

「咳咳──嘔,嘔──」

他刷白臉色緊握著手機,全身繃得緊緊的,彷彿就快把手機折成兩半。

怎、怎麼辦?

他沒有聽錯,咳嗽的聲音又出現了,而且,這一次還聽見有人拖著沉重的腳步由遠漸近,隱約還聽到對方嘴裡喃喃喊著:「三十一……好痛苦……來陪我啊……」

他瞪大眼睛,因為嚇傻了,所以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等他回神後,立即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沒鎖門啊!於是他緊張的衝到門前,雙手握緊喇叭鎖想上鎖時,房門外的聲響停止了,而且,聲音的主人絕對是停在他的房門口,它早先一步轉緊門把,讓他無法鎖門。

「叩叩……」敲門聲過後,哀怨的語氣從門外傳來:「同學……開門啊……」

「啊──」頓時之間,尖叫聲四起!

「拜託,又來了,是誰鎖門的?快開門啊。」

從外頭回來的小原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等不到人開門,他直接掏出鑰匙自己開。接著「啪」一聲,他打開寢室的燈,看見三個人瞪大雙眼坐在地板上,隨即理解他們在幹嘛,見怪不怪的抓抓屁股,從他們中間穿過去,走向床邊後,大字形的躺上去不動了。

「你很掃興耶,早不回來晚不回來,偏偏選在鬼故事說得正精采的時候回來亂!」項領生氣抱怨著。

「哈……算了,反正效果達到了啊。你沒看見才講到這裡,某個小子已經嚇得一動也不敢動,還全身抖個不停,有夠膽小沒用的。」尖猴笑指另一名蜷成一團、臉色蒼白直冒冷汗的同學。

「是沒錯啦,嚇他最有成就感,可以說是百嚇不厭,每次只要講到鬼故事,再爛的都能把他嚇得屁滾尿流。懦生啊,你媽到底有沒有生『膽子』給你,太不帶種了。」

「就是說,沒看過這麼膽小怕事的人。」

「我……我……」被譏笑的吳懦生眼眶泛紅,顫抖著雙唇。

他欲言又止的眼神四處亂飄,心中的恐懼並沒有隨著故事中斷而消失,而是不停的往外加深擴大──

他常常在想,如果他們「也看得到」每回隨著鬼故事進行,斷頭、缺手腳……等等死狀淒慘的孤魂野鬼,從窗戶邊、天花板跟地板密密麻麻的靠過來一起聽,還會嘲笑他是膽小鬼嗎?


第一章

「噹噹噹、噹噹噹……」

下課鐘聲響個不停,聞聲,同學們紛紛開始收拾書本準備回家。

一名戴著厚重眼鏡、頭髮凌亂、身穿略微泛黃發皺的白T牛仔褲的瘦小男子,獨自坐在教室最不起眼的角落收拾原文書,不愛與人擠的他,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才緩緩起身揹起後背包,默默走出教室。

他的名字叫吳懦生,人如其名,在別人的眼中,他的個性懦弱又怕生,不論身處何處,不知不覺就會變成為眾人嘲弄開玩笑的對象。

雖是如此,但脾氣好是他最大的優點,所以他的人緣還算不錯,不至於因為溫吞的動作而遭人孤立。

他常常在想,如果今天他的名字不叫「懦生」,而是叫「勇哥」或是「自強」之類的,個性是不是就會變得陽光堅強一點?

總而言之,他討厭自己的名字,完全不懂父母為何取這樣的名字,也無從問起,因為他的父母親在他年幼時就拋下他不管,早不知逍遙到哪去了。從他懂事以來,唯一相依為命的親人只有年邁的老祖母,他倒也不在意,因為祖母對他挺好的,有沒有其他親人對他而言不太重要,反正習慣就好。

離開教室以後,他一路往宿舍的方向走,蟬聲高掛樹頭,他走在樹蔭下任由微風輕拂過他的臉頰,清涼舒暢的感覺驅走暑氣,讓他忍不住微揚嘴角。

其實讓他心情變好的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期待已久的暑假即將開始。

一想到等等收拾完重要物品之後,就可以驅車南下回家,吳懦的心情顯得輕快無比,整個人都快飛起來了。

會這麼想不是沒有原因,因為他總算暫時解脫了,足足兩個多月的時間裡,不用再冒著生命危險跟那三名愛講鬼故事的室友瞎混在一起。

有些事是不能說的祕密,一旦說了,只會被當成怪咖看,就像是他有陰陽眼這件事,深埋在心中自己知道就好。

學校宿舍原本是座墳場,在蓋宿舍前,有遷移過墓園,但他想,除了他之外,應該沒有人知道墳場根本沒有遷移乾淨。

因為這個因素,一直以來,每當他們在寢室裡說鬼故事時,就會吸引一群孤魂野鬼靠過來聽,尤其是深夜兩、三點的時候最誇張,密密麻麻的都快把小小的寢室給塞爆了,還臉貼臉的,以冰塊般寒冷的半透明身體穿過大家的四肢,事後別人沒事,卻害他大病一場。

現在回想起大病七天時「加碼」演出的驚悚際遇,就讓他毛骨悚然,忍不住打起冷顫。

不管怎麼說,還是待在家裡最好,乾淨得半隻鬼魂都沒有,能讓他真正的安心下來。

「嘿嘿……」

吳懦生想到再過幾小時,就能見到祖母和藹的笑臉與充滿母愛的擁抱,他踩著輕快步伐走在宿舍的長廊上,克制不住地哼起小曲,而後還想到祖母一定煮了桌他愛吃的菜等他回去吃,更是高興得小跳步走回寢室門口。

就當他微笑的拉開房門,看見裡面的情形,臉上的笑容當場僵住了!

他看見項領、尖猴、小原三名室友早已收拾好部分行李,正確來說是各自只收拾一個背包大小的衣物。他們在桌上攤著一張地圖,好像在研究什麼,等他們發現他回來了,臉上揚起不懷好意的笑容。

「太慢了吧你。」

尖猴說完的瞬間,不祥的預感立即盤據在吳懦生的心頭,他太了解這個笑容背後的涵義,每當他們打算嚇唬他或者捉弄他的時候,就是這麼笑著。

「唔。」吳懦生下意識的往後退一步,打算悄悄關起門,假裝沒有回來過,但馬上被他們識破,搶先一步拉住他,硬把他拖進寢室內。

「不是回來了,幹嘛逃走。」

「嘻嘻,就是說,我們都在等你。」

「等……等我做什麼?」吳懦生結巴的問,但問完立即後悔了,他不該回話的。

「當然等你跟我們一起去冒險。」項領壓住他的肩膀,強迫他坐在攤有地圖的桌前,然後興奮的指著上頭的某個點說:「你看,我們發現一個好地方,聽說這個廢墟是民初時的一個小村落,不知什麼原因,一夕之間滅村,村人的屍體有二分之一下落不明,剩下的破碎屍塊像感染上不明病毒,血肉模糊的模樣十分淒慘,變成亂葬崗之後就沒什麼人去了。」

「所以呢?」吳懦生嚥下一口唾液,怯怯的問。

「當然是有鬼啊,聽說那些死不瞑目的亡魂,會在夜晚出現,不停重複生前所受的苦痛。怎樣,你不覺得很有趣嗎?我一聽說就超級想去,對,不去不行,你一塊去吧。」項領說這話時,眼睛都發亮了,他躍躍欲試中。

「我不要!」他趕緊搖頭,想都不想的直接回絕。

「啥?!」尖猴凶神惡煞的俯視吳懦生,讓他害怕的縮了一下脖子。

「我、我……我不去……」

小原笑咪咪的說:「唉喔,別掃興嘛,行李都幫你收拾好了。」

吳懦生還想做垂死掙扎,他吶吶的問:「幹嘛一定要找我?我會害怕,不想去。」

「就是因為你會怕才要找你去,試膽沒有尖叫聲當背景音樂,怎麼會好玩?」項領沒耐心再扯下去,拿起幫他收拾好的背包,一把塞進吳懦生的懷裡,態度不容拒絕的再說:「不准說不!」

「我……我一定要去?」

「囉嗦耶你,真是個不帶種的膽小鬼!」尖猴毫不掩飾語氣中的鄙視。

「哈哈,好了啦,別再婆婆媽媽的,走嘍各位。」小原邊說邊架起他的手臂往外拖,不論他如何抓住門框,抵死不從的哀嚎,還是抵不過他們三個人的力氣,手指一根根的剝離門框,「刷刷刷」的被越拖越遠。

「別拉啊,哪有人這樣的,根本是強迫中獎嘛!」

「知道就好。」

「嗚嗚,放開我,」吳懦生哭喪著臉,掙扎時連厚眼鏡都被撞歪了,他對空大聲哀嚎著:「我絕對不去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