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怪醫協會】》

 編號:720
 作者:波西米鴨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6.20
 ISBN:
9789862903605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吸血鬼獵殺X太歲細胞X妖物病棟

暗黑醫療界寫手 波西米鴨 奇幻新作

濫用禁忌的力量,只會造成無法收拾的後果……

內容簡介

因為吸食人血,希塔與柯黎樂同時遭到埃斯科拉庇斯協會獵殺。躲藏在某醫院的兩人,為了拯救院長的女兒,竟捲入神祕細胞的感染事件。

破爛的護士服下渾身皮膚灰黑,冒著疙瘩的人以四肢伏在地上,半邊腫脹的臉變形垂到了地上,根本已經看不出來是男是女,一口參差不齊的利牙沾滿血液……

妳別忘了自己也是個怪物,是嗜血的吸血鬼,人類是妳的敵人與獵物。

我們是一樣的,才該是盟友啊!

作者簡介

波西米鴨

台灣文壇特有種,嚴禁捕捉獵食。

性好憑空摘取創意,咀嚼後以文字吐哺構築窩巢與人共享。

時而群居、時而獨行。思想飛行迅速、取材地域廣泛。

現棲台北,日多出沒於醫學中心實驗室,夜晚時而於咖啡店覓食。

《本鳥綱目》記載:沒吃過鴨肉,也該看過波西米鴨的小說。

波西米鴨巢:http://www.wretch.cc/blog/sogfried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夢魘特快車》2008.7
《狩之奇航》2009.6
《台魂女鬼學園》2009.11
《童話》2010.5
《台魂女鬼學園──運動會》2010.7
《死神肖像》2010.10
《精靈鬼》2010.10
《死神肖像之密令》2010.12
《死神肖像之追魂》(完結篇)2011.2
《鬼樂團》2011.3
《活摘器官》【怪醫協會】2011.4
《感染》【怪醫協會】

◆即將出版作品
【怪醫協會】第三集

作者自序

【怪醫協會】這個系列是較為貼近我工作環境──醫院的創作。而比起《活摘器官》,這次《感染》的內容更接近我從事的醫學研究工作。故事中提及「幹細胞治療」也確確實實是現今醫學研究相當受到重視的課題,不過也如同本書所提及,距離真正能夠普遍應用還有相當大的距離。

如果《活摘器官》是比較偏向「外科」的恐怖故事,那《感染》相對是比較偏向「內科」一些,講到了疾病傳染與細胞變異。傳染疾病一直是人們健康的大敵,但是除了感染原本身,我覺得時常造成更大問題的是人們的無知造成的恐慌。尤其訊息傳播迅速、媒體喜好危言聳聽、一知半解的人又講話特別大聲的這個時代,在 SARS、禽流感等疫情爆發,以及HIV病人輸血等事件中,都能看見這種盲目的群眾恐慌,而造成患者或是相關人士極大的痛苦。在故事中我試圖呈現這種疾病危機下,人性展向出來的各種樣貌。

當然除了比較沉重的主題以外,少不了黎樂與希塔趣味的互動與溫馨的感情,甚至還有香豔(?)場景喔!大家可以愉快地享用。

最後還是提醒一下,本故事純屬虛構,並不需要因此始擔心或排斥任何新的治療方式。因為現實中醫藥是必須經過大量而長期的試驗才有可能步入臨床治療。只要是專業醫師建議的治療方式,相信會是安全而適洽的。

目錄

開場
第一章 八小時後的追殺
第二章 逃亡之途
第三章 長眠的女孩
第四章 人體實驗
第五章 生化危機
第六章 喋血地道
第七章 痛苦與決意
第八章 決戰太歲
尾聲

精采試閱

開場

「嗚嗚……」

細碎的呻吟聲在黑暗狹小的空間中迴盪著,空氣中混雜著汗臭味、尿騷味,以及有機溶劑的刺鼻氣味。

忽然間,白熾燈光照亮室內。上半身赤裸、蓬頭垢面的中年男子左手沒了手掌,看起來就像是從手腕處被直接截斷,傷口包覆著紗布,而僅存的右手以及雙腳都被鐵鍊拴在牆上。他閉上畏光的雙眼,口中發出驚恐的呼叫,緊張地移動卻無法掙開鐵鍊。

狹小空間的門被緩緩打開,一個穿著白色實驗衣,戴著護目鏡和口罩的人走了進來,並且以手上如搖控器般的裝置控制鐵鍊收緊,讓赤膊男子大字型緊貼在牆上動彈不得。

「來,別亂動,這個可以治療你。」穿著實驗衣的人走近中年男子,從口袋中拿出一根針筒,熟練地把透明的液體注射在他缺少手掌的手臂靜脈。

「嗚啊!」男子大聲吼叫,全身肌肉緊繃,臉上表情扭曲,看起來痛苦不已。

「反應相當劇烈。」實驗人員拿著筆燈照著男子的瞳孔,眼中佈滿了血絲。

「啊……嘎……」男子的吼叫聲越來越尖銳,渾身膨大的肌肉青筋暴露,鮮血從他的口鼻不斷流瀉而出,猛烈地掙扎把緊繃的鎖鍊拉得鏗鏗作響。

「嘎!」接著包裹斷肢的紗布忽然被撐開,手腕斷口的部分冒出了肉紅色不規則的肉芽。同時全身皮膚發黑,詭異地冒出了一顆顆肉瘤並且越長越大,一塊塊腫脹變形的皮膚讓他的臉扭曲變形,口鼻不斷流出血液。最後他的頭無力地下垂,渾身癱軟不動。

「嘖嘖……果然還是不行……」穿實驗衣的人員搖搖頭,「真是不走運!」

「今天確實不是你的幸運日。」冰冷的女性嗓音在實驗人員的背後響起。

「咦,是誰?」實驗人員驚恐地轉過頭,拉下護目鏡和口罩看著神出鬼沒的人影。對方是身穿黑色醫師長袍、淺棕色短髮的女子,碧藍的眼眸透露出冰冷的氣息。

「我是處刑者,人稱『黑袍醫師』,任務就是除掉你們這種人。」

「啊,難道妳就是那個『埃斯科拉庇斯協會』的吸血鬼殺手?」實驗人員削瘦臉龐上戴著厚厚的眼鏡,底下有著深深黑眼圈的雙眸瞪得像銅板一樣大。

「你就是天才研究家,人稱『費斯梭』教授吧?你私自以活人進行危險的實驗。我的任務是要讓你消失在這世界上,你有兩分鐘的時間替自己辯白。」處刑者希塔不帶絲毫感情地說。

「什麼跟什麼!你們不也是涉足『非正統醫療』的組織嗎?為什麼就是不能理解我偉大的研究呢?我所進行的實驗不是兩三句就能對你們這種愚蠢的傢伙解釋的。這是偉大的發現,探究人體奧秘最重要的一步。然而現在世界的規範竟然什麼都要限制,綁手綁腳……真正的研究是不能被任何人或事所限制的,唯有最大膽最瘋狂的想法與做法才能讓我們有所突破,真正了解人類的奧秘,朝向世界法則的根源前進,解開上帝私藏不讓我們知道的寶盒。」費斯梭渾身激動得顫動,眼睛閃爍瘋狂的光彩。「你們不了解,我所追求的是真理啊……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達到的真理!」

「兩分鐘到了。」希塔從黑袍中拿出一把閃閃發亮的手術刀。

「不,別殺我啊!」費斯梭嚇得跌坐在地。

「永別了。」希塔揮下手術刀。

「鏗!」手術刀忽然脫手,掉落到室內角落,一根細長的銀針把刀子刺在地面。

「刀下留人。」忽然另一個身穿黑袍的人影浮現在門口。

「艾普希隆,你這是幹嘛?我在執行任務。」希塔看著黑袍男子。

「我也是啊,我奉命及時讓妳停下來,這位瘋狂科學家必須活下來。」艾普希隆一樣棕髮碧眼,皮膚白皙,深刻的輪廓散發傲氣。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我可是依分會長的命令處理掉這個目標。」

「不好意思,我的命令是更高層下的,所以妳該聽我的。」艾普希隆出示了手背上雙頭蛇杖的標誌。

「好吧,如果真的是這樣,也沒辦法了,我再向分會長報告。」希塔收起了手術刀。

「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都去死吧!」還坐在地上的費斯梭把手中的遙控裝置對準了被銬在牆上,渾身長滿肉瘤的男子。手腳的鐵鍊「喀」一聲打了開來。

「嘎!」沒想到那男子並未死去,反而像是怪物一般狂暴,尖聲吼叫著撲向了兩位黑袍處刑者。

「製造出這種怪物的人,能告訴我不殺他的理由嗎?」希塔冷靜地問。

巨漢斷肢處的肉芽竟然長成了一隻膨大怪異的手掌,披著長毛還有長短不一的利爪,用力揮向艾普希隆。

「咻、咻!」艾普希隆瞬間射出兩根銀針刺在怪物雙腳。

「嘎嗚!」來勢洶洶的巨漢兩腿忽然僵直,直挺挺地趴倒在地。

「簡而言之,他對協會有用,他的研究可能可以幫助世人。」艾普希隆矯捷躍上了滿身肉瘤的壯碩身軀,隨著黑袍飄動、猛力一腳踢在他頭上。隨著一響清脆的斷裂聲,扭曲的臉龐轉了一百八十度。

「要是我能決定,一點都不想讓這種人活下來。」希塔瞪著費斯梭。

「啊,好快!到底怎麼回事?」費斯梭看得發愣。

「你這傢伙真不知好歹,我可是來救你的。」艾普希隆對他搖搖頭,「要是不乖乖聽話的話,我就跟上級報告說我來晚了一步,然後把你交給她處置唷!」

費斯梭看了一眼希塔帶著凜冽殺氣的眼神,害怕地磕頭說:「抱歉,我錯了,就聽你們的。」

「很好,歡迎加入埃斯科拉庇斯協會。」艾普希隆走到費斯梭身邊,「首先把你研究至今的報告交出來吧!」


第一章
 
八小時後的追殺

傳說中「埃斯科拉庇斯」是希臘的醫學之神,他的後代「希波克拉底」承襲了醫學之神的知識與能力,不過卻主張把醫術從過去混雜神靈、宗教、巫術與魔法的醫療中獨立出來,讓醫學成為最純粹的科學,使人們更能了解與應用。因此我們熟知的現代醫學就誕生了;而希波克拉底成為了偉大的現代醫學之父。另一方面關於醫療的神力與法術則漸漸為人所忽略、不信任,只有少數人或是較為落後的地區才持續流傳著。

「埃斯科拉庇斯協會」是由一群了解超自然能力與魔法存在,同時也涉足正統醫學的人組成,在不為人知的前提下,適度以法術協助醫療,同時避免法術遭到濫用的組織。協會的標誌是「雙頭蛇杖」──一條雙頭蛇纏繞在木杖之上。協會成員遍佈許多地方,其中包含許多醫院的高階主管。而T綜合醫院的院長包嚴文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屬於案件最多的第十區的分會長。

即使是深夜,T綜合醫院依舊明晃晃。雖然醫院本應如此,不過晚上通常不會有人的院長辦公室,此時卻也燈火通明。

「總會長大人晚安。」T綜合醫院院長包嚴文坐在電腦前,對著視訊會議的視窗恭敬地說。「不知道如此深夜緊急開會有何吩咐?」

「包院長,我就直話直說了。」對方沙啞的聲音傳來,「上次活摘器官事件我已經看到完整的報告了,事情能夠落幕,應該要對你多加讚許才是。」

「不敢當,屬下處理效率不彰,才會讓如此多人喪生。」包嚴文並非只是客氣自謙,他對於沒能早一點阻止事件發生,感到相當自責。

「那倒不能怪你,而且事情鬧那麼大,還能夠不走漏風聲給外界,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會長過獎。」

「不過我半夜找你,當然不可能只是為了稱讚你。那次事件還是有幾點令我很介意……」

「會長請說。」包嚴文有種不祥的預感。

「首先就是你的處刑者希塔,竟然吸食人血了?」

「咦?」

「你在想,報告中沒有,我怎麼會知道對吧?沒有事情可以瞞得了我,我還知道吸血沒有造成狂暴,是因為柯洛笛的兒子和他一樣是RH陰性O型血。這種缺乏特殊抗原的血液,能讓吸血鬼發揮力量,但是又不會狂暴,本身是件好事。不過相對來說,這對協會意味著什麼,你應該很清楚吧?」

「啊,這個……」包嚴文臉色鐵青。

「如果吸血鬼處刑者可以靠別人供應更美味的血液,那她還能乖乖聽協會的話嗎?更何況那種血液貿然提供的力量會造成多少危險,你應該很清楚吧?」

「會長大人,希塔十分忠心,除非到緊急關頭勢必不會使用柯黎樂的血液。」包嚴文趕緊替希塔辯解。

「你能夠做什麼保證?能有一次就很難避免第二次,更何況那個能夠供應鮮血的孩子,你又能掌控多少?那孩子也是另一個我很介意的點。」

「柯黎樂?他可是我們前資深會員柯洛笛的兒子啊!」

「是啊,但是他本來應該要對協會一無所知,現在卻知道了那麼多事情。他那麼年輕,在學校與許多人相處,你能保證他不會洩漏任何關於組織的機密嗎?此外他又與處刑者有了私交,甚至有可能左右處刑者的行為,你應該知道這樣有多危險吧?」

「會長,柯黎樂是很善良的人,對自己要求很高,不會造成協會的困擾的。」

「真不知道你對這兩人哪來的信心,要是出任何亂子,你區區一個第十區的分會長,可是擔當不起的啊。」

「我知道,但是……」

「嚴文,你參與協會那麼久,應該很清楚我們處事的方法吧!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守住協會的秘密,防止任何法術濫用造成的傷害,為此,有時候不得不做出一些犧牲……這就是為何我們需要處刑者啊!這樣說,希望你明白要怎麼做,別再跟我爭辯了。」

「好……會長大人,我會儘快處理的。」

「明早八點前,給我一個計畫簡報。」

結束視訊以後,包嚴文大大嘆了一口氣,靠在椅背上搓揉著額頭:「唉,這下麻煩了。」

「分會長,您找我嗎?」辦公室的角落浮現了穿著黑袍的人影。

「艾普希隆,有事情得麻煩你了。這個任務十分重要啊!」

「悉聽尊便。」



午夜十二點的深夜,位於T市市區邊緣的柳川公園十分靜謐,只有晚風吹拂樹梢發出的聲響,以及間歇的蟲鳴蛙叫。

穿著白色針織衫的年輕男子,獨自一人踏在澄黃光線照耀的公園步道,四周幾乎沒有其他人影。他走到了寬闊的湖畔,湖泊中心有一座雅緻的八角小涼亭,但是此刻完全隱沒在黑暗之中。儘管看不見,但是白衣男子很有自信自己要找的人一定就在亭子裡。他沿著小橋,離開了路燈的光線,踏入漆黑之中,到達八角亭。

「希塔,妳在吧?」眼睛適應黑暗後,白衣男子看見倚著欄杆的黑袍身影,正背對自己望著湖面。

「柯黎樂,我有說過沒事別來找我吧?」黑袍女子並沒有回過頭,棕色的短髮隨風躍動。

「對不起,但是我已經很久沒過來了。因為剛好從K書中心回家,所以想說順路來看看妳……」黎樂緊張地解釋著。

「在念書啊,能回到原來的生活不是很好嗎?沒事幹嘛再來和『暗黑醫療界』接觸?」

柯黎樂是醫學系的學生,一個月前,因為父親的離奇命案而意外認識了吸血鬼希塔,也接觸到了以「埃斯科拉庇斯協會」為主,不為人知的暗黑醫療界。希塔是組織中的「處刑者」,負責秘密調查任何和醫療法術有關的異常事件,並且制裁濫用者。在那次事件中,黎樂發現自己的父親竟然也曾是協會的一員,並且留給自己一條有著雙頭蛇杖標記的項鍊。

「我只是想知道妳是否一切安好。」柯黎樂雖然在事件後,有一整個月沒有再和希塔接觸,但是卻每天都會想到她飄逸的淺棕色短髮、潔白細緻的美麗臉龐,以及那湖水般冰冷卻澄澈的湛藍眼眸。

「我只是協會的工具,哪有什麼好不好可言?」希塔冷冷地說。

「希塔……別這樣說啊,妳是一個獨立的人。有自己的意志,也能夠做選擇啊。」黎樂忍不住拉高聲音說,「甚至要是不想繼續為協會工作,我的血液也能夠讓妳自由……」

擁有吸血鬼細胞的希塔,如果直接吸食一般人血,將會引發吸血鬼狂暴嗜血的野性;所以她必須靠著協會提供處理過的血清維生,不得不受到協會的控制,力量也受到了限制。然而,一個月前黎樂在和希塔合作的過程中,他發現自己罕見的RH陰性O型血液,是唯一能夠讓希塔發揮吸血鬼全部的力量,卻又不至於狂暴失去理智的食物。

「不要再說這種愚蠢的話了。」希塔打斷黎樂的話,緩緩轉過身來,水藍色的雙眸冰冷地注視他,「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我是個吸血鬼,別再以你人類的想法來看待我了。此外,更重要的是,為了我們的安全,應該要保持距離,別再接觸了。我想,協會並不樂見我們有任務以外的互動。」

「為什麼?」黎樂情緒忍不住激動了起來,「連見妳都不行嗎?」

「最好是如此,如果你還是執意要來這裡,那我只好以後不再來這個亭子了。」希塔眼神中除了冷酷以外,似乎也有一絲絲深層的憂鬱,「否則會引來危險的。」

「危險?」黎樂覺得難以置信,自己想見心中掛念的人也不行,這讓他難以接受。

「沒錯,而且危險可能已經降臨了……」希塔忽然從黑袍中掏出一把手術刀。

「妳……想幹嗎?」黎樂緊張地後退兩步,而希塔已經射出手中的刀刃。

「蹲下!」希塔高聲喊著。

黎樂趕緊蹲下,同時看見一道銀光從他右肩上方劃過,射向希塔。

「又被妳發現啦。」另一個披著黑色長袍的身影在黎樂身後浮現,指尖夾著剛剛希塔射出的手術刀。

「艾普希隆,你這是在做什麼?」希塔身旁的柱子上插了一根銀針,顯然是剛剛她閃過的攻擊。

「妳剛剛既然都這麼說了,心裡應該有數了吧?」艾普希隆緩緩前進。

「咦?你是誰?也穿黑色醫師袍?」仍蹲在地上的黎樂訝異地問。

「我是處刑者艾普希隆,多謝你了。」

「謝?」黎樂一頭霧水。

「我一直跟蹤你,才能找到希塔啊。」

「啊,我被跟蹤了?明明剛剛一個人影也沒有。」

「艾普希隆有著所有處刑者中最強的潛行能力,就連同樣是吸血鬼的我也未必能發現。」希塔解釋著。

「既然也是處刑者,那為何要攻擊我們?」

「當然是任務啊。」艾普希隆故作無奈地攤攤手。

「上面的命令是什麼?目標是我還是黎樂?」希塔眼神犀利地問著,同時雙手各掏出一把手術刀。

「無論目標是誰,妳打算違抗協會的命令嗎?」

「如果理由不能讓我接受的話。」

「看來妳真的如這位男孩所說的,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了啊!身為一個工具,這樣難怪必須被除掉。」艾普希隆露出微笑,伸出指縫間夾著數根銀針的右手。

「目標果然是我啊,我吸食人血的事情被你呈報上去了對吧?我早就知道你不單只是分會長的手下,還直接隸屬更高層。」

「那我直說了吧,你們兩個都是我的目標。要問理由的話我也不清楚,妳很清楚處刑者只負責『執行』。」

「等等,埃斯科拉庇斯協會要殺我們?怎麼可能?」黎樂難以置信。

「這下,你了解我剛剛所說的『危險』了吧?」希塔下一秒鐘忽然射出手中手術刀,同時一個箭步衝向前。

「我們也共事過幾次,妳應該很清楚,妳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艾普希隆射出飛針打落空中的手術刀,同時矯捷一個跳躍閃到希塔側面,狠狠一腳踢中她的腰部。

「喀啦!」希塔聽見自己肋骨斷裂的聲音,撞上涼亭的柱子。

「希塔!可惡……」黎樂憤怒地衝向前。

「黎樂,別過去,快逃!」

「真是找死啊!」艾普希隆接住黎樂揮出的拳頭,很輕鬆地順勢一個側摔,讓他狼狽地摔倒在地。

「可惡!」黎樂想站起身,卻發現右腳膝蓋一陣疼痛,接著整條腿麻痺僵硬,動彈不得。他仔細一看發現膝蓋上插了一根細小的銀針。

「我的針上面有麻痺性的毒液,所以你暫時會動彈不得。」艾普希隆踩著黎樂身體,左手掐住他的喉嚨,並轉頭看著正要再次衝向前的希塔。「再過來的話,這男孩的頭就得和身體分家了。」

「既然目標是我們,為何不直接動手,難不成你還想談什麼條件?」希塔察覺到這點,停下了腳步。

「倒不是談條件,只是需要說明。妳太快動手,我話都還沒講完呢,所以現在可以聽完嗎?」

「快說吧!」

「雖然你們都是我的目標,但那是八小時以後的事。」

「八小時?」

「沒錯,我現在來找你們的目的,只是提早告知你們,這是分會長的命令。」艾普希隆語出驚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要殺我們,還要事先跟我們講?」柯黎樂一頭霧水。

「我只負責執行,現在話已經講完了。針上的藥十分鐘後就會逐漸退掉,接下來的八個小時你們加油,盡可能地跑遠吧!」艾普希隆轉過身往小橋踏出腳步,遠離前丟下最後一句話,「分會長這樣做,應該是想包庇你們,但是在我看來是多此一舉,即使給你們八小時逃亡躲藏,我依舊會把你們找出來的。」

「可惡,怎麼會這樣?」黎樂用力捶著地面。

「我所能料想到最糟的情況發生了。協會知道我們的事情,高層打算清理掉有可能不受控制的我和知道太多的你。」希塔扶著黎樂起身,「即使分會長私下想幫助我們,但還是不能違逆上級。」

「既然有八小時的時間,我們可以趕快逃啊!」

「如果是我,確實很有機會逃走,但你區區一個人類,大概是九死一生了。」

「可惡……」黎樂咬牙切齒,想了一下,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那我們分開逃好了,我不想拖累妳;而且這樣可以分散那個傢伙的注意力。」

「不。」希塔搖頭,藍色的雙眼注視黎樂。

「希塔,妳……」黎樂心中忽然有一股暖流,想著難道希塔還是顧慮他的安危嗎?

「一起走才是上策。如果沒有你的話,我遲早得食用一般人類的血液,要是變得狂暴,會更容易被逮到。」希塔過於誠實的回答,澆了黎樂一桶冷水。

「所以我只是妳的戰備存糧?」

「同時你也可以得到我的保護,這樣不是互利合作嗎?」雖然希塔說得沒錯,但是這種只考量利益的言詞,還是讓黎樂很難高興起來。

「好吧,隨便了。可是我們要怎麼逃?還有逃到哪裡?」

「我們需要能移動長距離的通工具。」

「我的機車可以嗎?」

「當然不能用自己的車輛,勢必會被發現。我們得取得別的車輛。」希塔冷靜地分析著,「雖然逃向偏遠地方似乎不容易搜尋,但是你有人類的氣味,在人少的地方反而很容易被發現。所以我們得找人多的城鎮,當然是距離遙遠,並且缺乏協會勢力的地方……我們時間不多,一面想就得一面行動了。你的腳可以動了嗎?」

「嗯,麻痺逐漸退掉了。」黎樂試著動自己右腳。

「那我們快離開這裡,向這個城市道別吧!」希塔視線落在盪漾著燈光的湖面。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壞小鴨
  • 看了鴨老大的書的簡介使我更想買了

    不過艾普希隆真是惡劣...

    使我對第二集的幻想有點顛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